生活在这儿,也在别处天涯名博

在我生存的世界外,在我日常的生活外,在我真实的经验外,始终有一个专属于我自己的世界,一个由我设计但可以自行发展的情节,一个脱离于世俗规则之外的规律,伴随我整整一生。那是我的寄托,我的归宿,我的光彩,我的生命支柱。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5632907
  • 开博时间:2005-04-18
  • 博客排名:第19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对我而言的10年巨变

  

很多年前有个阶段,我经常和一帮朋友开车出去玩,去过很多地方。那些经历都比较爽,而去陕北的那一次,是最爽的一次。从那以后过去10多年了,每每想起“青春的放肆”这样的词,就会想起那一次。

值得纪念的不是开车游荡,这事现在干的人多了,我们既不是先行者,也没走到什么奇难绝险的地方。但我们的那一次,有现在的人无法复制的一个经历——我们带着枪。

当然不是真枪,是仿真枪,可以打BP弹。我们的后备箱几乎是个武器库,手枪、自动步枪、冲锋枪,甚至还有一把机枪。子弹更是多到爆,简直永远也打不完。

我们一共有3辆车,差不多每辆车就是一辆战斗小分队,每一次停车就是一次战役,不管是要加油、买东西、还是嘘嘘,不管是在闹市还是在荒野,正事全都来不及干,都要先对射一番,弄出几个伤员才会暂时中止。那几天,大家下了车,甭管干什么都要随身带武器,躲躲闪闪,随时防备冷枪。有一次在一个乡下小卖部前面,我们刚一下车,小卖部老板“嗖”地卧倒在地,他还以为我们真的是一帮悍匪呢

那次回来我的腿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同行的几个朋友有人乌眼青,有人脑门带朱砂。那次我们的武器

分类:胡作非为 | 评论:1 | 浏览:49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胸毛纹身店

  

小小问我:“养小孩烦不烦?”
  我说:“还好吧。”
  晚上临睡前,我忽然想起得了鼻炎的小小有一样药还没有吃,赶紧爬起来去给她冲药。小小叹了口气,说:“看,很烦吧,当初我真应该劝你别要孩子。”

  小小说:“长大我打算开一家纹身店,专门给人家纹胸毛和腹肌。”

  小小总喜欢蹲着,有时候吃饭也蹲在地上,她爸爸觉得不好看,总是纠正她。
  一天她又深深地蹲在了地上。爸爸看到了,大喊:“你怎么又这姿势?!”
  小小幽幽地回答:“因为我要低调做人。”

  我盯着小小读英语课文,她把新单词读错了,我纠正她。
  她很不服气:“外国也有外地口音的人呀!”

  小小背单词,她拼错一个字母,我就喊一声“错了!”
  几遍之后,小小焦躁地说:“唉呀,现在的学习可以把人整死!”

分类:母与女 | 评论:4 | 浏览:2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物质动物小小

  

我对荒芜的景色情有独钟,很希望小小也能分享我的这种审美。有一次我带她在附近一条河的岸边溜达,那里比较破败,是我喜欢的调调。

我们徒步走了大约两三公里,我一直兴致勃勃,但小小兴味索然。终于,她不耐烦地提议:“已经够了

分类:母与女 | 评论:1 | 浏览:2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多么英明啊( ̄︶ ̄)↗

  

看到出租车后门把手被拆卸、过长安街要签协议、超市刀具禁售等一系列消息后,我觉得我应该宣传一下我的那本书,《造反者》。

不是要鼓励造反哈,只是想介绍一下我书中提到的一些理论。

 

分类:读史八卦 | 评论:6 | 浏览:17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怎样的幸福观

  

不久前我妹当面说我“显得很老”,令我很受刺激,小小非常为我抱不平。她在家里宣布:“以后在咱们家不许说‘老’这个字!”
  思考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老鹰’也不许说!”

       再想了一下,又说:“‘老鼠’也不许说!”


接小小的时候,爸爸带着她去找老师,谈谈她最近的学习问题。我不想搞得兴师动众的,就没同去,而是去麦当劳吃午餐,并给他们带了点吃的。
  小小吃到了香芋派,还是很不高兴:“为什么你不去找老师?”
  “难道你希望我和爸爸都去跟老师谈话,听你老师说你吗?”我反驳她。
  “这倒也是,”她说,“但那你也不应该独占麦当劳啊!”

  我给小小听写生词,按照老师的规定,凡是写错的都要罚写5-7遍。
  听了一个,不会;又听一个,不会。我禁不住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笑?自己的孩子要写几遍几遍的,你还笑?”小小愤愤地说。
  过了一会儿,继续谴责我:“你怎么能这样取笑你自己的孩子!”

分类:母与女 | 评论:3 | 浏览:1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价值观是我的私事

  我和我妹在小区里打羽毛球,不请自来了一个女人,自动加入并热情地与我们聊天,大谈她的育儿经——如何花钱托人把女儿挤进了重点小学,如何给女儿报了各种培训班占满了她所有的课余时间,如何重视女儿的英语为出国留学做好准备,如何最终实现了目标令她女儿上了澳门的一个大学,从此脱离了中国人云云(咦?澳门不是中国吗?)。此外,就是向我们输出价值观传授先进经验,让我们循着她的道路前进。
  她说得亲切热闹,我笑笑转身走开了,假装去看孩子。“道不同不相与聊”是我最近几年遵循的原则,人生那么短,可做的事情那么多,哪有空闲听这些没营养的东西?搁前几年,我会和她争论,探讨谁的想法更正确,而现在我不会——能不能争出个所以然来还是次要的,我的价值观是我这么多年来通过学习和思考一点点获得的,我凭什么免费传授给她?
  小的时候,我浪费了许多时间在向他人证明自己这件事上,每每不能得到对方认可时,我都会费尽心机地讲述、争执,努力让对方明白我的想法。那时候我会这样做,现在分析起来,一方面是相信可以说服对方,一方面是想让对方了解自己。当自己的表达不被对方接受时,就觉得是表达有问题。经过了许多次的鸡同鸭讲之后,才终于明白,互相了解与否,与彼此是否有相同的价值基础有关,再清晰的表达,也无法传输给不同基础的人。就如同油只能溶于油,水只能溶于水一样。
  与没有共同价值基础的人,有什么可谈的呢?无非是浪费时间而已。出来混,都是要还的,什么价值观做什么选择,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自己选什么没必要讲给别人听,别人也没可能替自己的选择买单。人是需要表达,但表达只有对着知音才能收获回声,当对方是牛时,琴就不必谈了吧(——没有贬低的意思,观念不同的人,每个人都是对方的牛)。要求对方的了解就更没必要了,你跟人什么关系啊?人家有什么必要要了解你?他了解不了解你,对你又有什么意义呢?人活在世,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中心,你只需也只能得到你在意的人的了解。那些跟你既无关系也没可能成为亲朋的人,就别麻烦人家了解你了。
  晚上回到父母家,陪我爸聊天。小时候我和我爸经常吵架,最后往往以我被揍一顿告终。现在我们也不吵了,不光是因为我爸老了我成熟了,还因为我不再认为值得跟他吵架了。想一想我们以前都因为什么吵?记得有一次我挨揍,是因为我们俩争论张国荣唱歌到底好听不好听——为这事有什么可吵的呢?我们当时竟然会闹到几乎反目的地步。现在回想起以前我会觉得自己不可思议,在张国荣唱歌好不好听与我们的父女关系之间,哪个更重要?这应该是不言自明的,可我们竟会有过为捍卫无聊的观点不惜断绝关系的时候。那时候我觉得张国荣唱得难听,没几年后我就彻底推翻了我的观点。回头看当时的争吵,就更加感觉荒谬了。
  我和我爸价值观有很多不同,比如,他是个毛左,我是个右派,政治观点就不同,对于各种文化方面的话题,我们也有很多分歧。但现在的我已经不认为非要证明我对他错,因为我们彼此的观点都不影响到最根本的原则——做个不做伤天害理事的人,做相亲相爱的家人。
  坚持价值观当然重要,但价值观是为指导自己的生活选择的,而不是为了要求别人承认的。我爸爱我是因为我是他的女儿,而不是因为我也拥护耄主席。我亦然。求同存异在亲人之间尤为重要,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比起几十年前为了立场亲人成仇人的那些,我也还算不晚。
  记得在豆瓣看过一篇文章,标题很赞,叫做《理想是你最大的隐私》。心有戚戚。价值观虽不是隐私,但它是你的私事,你不需要宣扬给别人,更不可能施加给别人。于无关者,你没必要让他知道,说不着;于亲朋,你没必要去捍卫,它是“你”的事不是“你们”的事。
分类:关于人生的胡思乱想 | 评论:8 | 浏览:28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Parade’s End——荣誉的终结

  人气男星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主演的新剧《Parade's end》,国内有翻译成《队列之末》的,也有翻译成《行进的目的》的,从字面上说,这俩都对。不过到第四集的时候,康伯巴奇扮演的梯金斯有句台词,忽然让我觉得这个名字有别的意义。
  ——梯金斯的上司,那个钟爱他才能的将军向他戳破他妻子西尔维娅曾经私奔的传言,问他为什么还为他老婆隐瞒,梯金斯犹豫良久,说:“一个丈夫还能怎么做?你难道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Parade。”
  字幕组在这里把这个词翻译为“荣誉”,我翻字典没有翻到这样的解释,但我觉得这种译法是确切的。梯金斯——作为他妻子口中的“大英帝国最后一个正人君子”——确实是为了荣誉而活的。他的“荣誉”,是英国骑士时代的传统道德,它不仅仅是面子,而是对于每个人的人格和境遇有足够尊重与同情、让当事几方都保留体面的责任;是宁可自己被误解、被污损,也要对对方负责,一人承担下来的气度。在第一集里,梯金斯自己说自己是个保守主义者,更适合生活的年代是十八世纪,后面的几集他都在用行动证明这一点。他为朋友两肋插刀,借钱给朋友不需要还,为朋友安慰其惊慌失措的情妇招致“共享情妇”的流言也不解释;她明知道西尔维娅在他之外有人,也不确定西尔维娅怀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但对方提出结婚,他就挺身承担并不一定属于自己的责任;他失望于父亲对自己的不信任,就放弃祖业的继承权和遗产,宁可过清贫的生活。
  可惜他所生活的时代已经不再是骑士时代,人们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表面上维护着一夫一妻的神圣,热衷于捉他人的奸情,私底下却个个有情夫情妇。伊迪丝是他们的代表——在他人面前表演爱着疯丈夫的圣女,背地里早与麦克马斯特有了奸情,而在同时,她还在无中生有地指责着梯金斯与瓦伦汀的私情,丝毫不顾后两者都曾为保护她尽心竭力,甚至牺牲了自己的声名。
  洁身自好的梯金斯、正直隐忍的梯金斯,后来竟然成了大英帝国最声名狼藉的人,简直找不到比这更荒谬的事了。这不仅是一个接一个的误会造成的,更是人们的恶意、人们的以己之猥琐度人造成的——没有人相信他凌晨与瓦伦汀小姐出现在一辆马车上是纯洁的送行,没有人相信他握着伊迪丝的手仅仅是为了同情,人们自己都太脏了,他们不相信还有干净的人。因为造假而被他鄙视的同事、因为求爱不得而嫉妒他的情敌、因为被他维护了体面而由羞转恨的朋友……他们都成了诋毁他的人,都成了编排他的人,他们恨他的正直恨他的高贵恨他不肯同流合污,只有用唾沫把他说烂,心里才能安。
  这个剧,写的是梯金斯这样的人的穷途末路,是他所秉持的那种价值观的穷途末路。Parade's End,应该是“荣誉的终结”,是骑士精神的终结,这才是这部剧在讲的东西。
  
分类:书评影评 | 评论:1 | 浏览:1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信血性唤不回

  我学过的课文里最难忘的一篇,是《唐雎不辱使命》,其中的一句“ 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无论是当时学时,还是事后每忆及此,都有血脉贲张的感觉。很多年后我读了一些历史,困惑于这种慨然无惧的勇气怎么在后世就很难看到了,困惑于像樊於期、高渐离那样重义轻死的义士怎么就消失了。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中国人的血性是何时、怎样消失的。
  我一直没有答案,但当我看到雷海宗先生写的《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我知道他也思考过同样的问题,而且,他有他的答案。雷先生认为,春秋时期的兵源于“士”,士族全体都当兵,他们为封建贵族的侠义精神所支配,都以当兵为天职,为荣誉,不能当兵反被当作是一种羞辱。春秋时的战争,是为维持国际间平衡而战,非以消灭对方而战,因此那时的兵全无畏死的心理,有侠义,有原则。
  到了战国,国际间进入了不择手段消灭对方以图称霸统一的状态,国君地位提高,成为一国之独断,士族瓦解,所有的人都要靠自己的
分类:书评影评 | 评论:11 | 浏览:18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种品质都是双刃剑

  我人生中最大的优点应该算是专心。对于我喜欢的事情,我能全部身心地投入进去,什么“一万小时理论”根本不算问题。我专心的另外一个体现就是我只关注我感兴趣的事情,我起身睡觉吃饭走路,都是在思索这些事,对于周边事物视若无睹。我不会去惦记别人是不是挣得比我多过得比我好,不会去恨人有笑人无,不拿“别人家的老公”、“别人家的孩子”来比自己的,我只关心自己,只要自己身边相安无事衣食不愁,就挺得意。
  这当然是个很好的品德——至少在我和我老公看来。但是,同样的这个品德,这个性格,体现在别的事情上,也有它的另一面。
  我的视野太“向内”了,我确实只关心自己,只关心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在不比较他人的同时,我其实也不惦念他人,甚至是自己的亲人。家人的各种纪念日从来都要我妹妹短信提醒的;我爸出差在外多日,我也不会想起来给我妈打个电话聊天;自己出门了一趟,如果不是父母打电话过来问,他们都不会知道我是何时回来的;家里亲戚患病,我见他们的面都想不起问问平安。
  前些天我姨家的一个表弟得了急病,在ICU抢救了很久,我姨主动跟我说起了这事。但我第二次再见她时,我早就忘了这个事情。第三次,是我妈告诉我,那个表弟已经去世了。
  以前在我家帮忙过的那个保姆,有一次我回家时她委屈地告诉我,她搬自行车上楼的时候连人带车滚下了楼梯。我听后只是“哦”了一声没做反应,过了很久,才忽然明白过来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故。
  我不是冷血,我有同情心。但我只是太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人的事于我都象是隔着水传过来的声音,我听到了却没到心上。
  这种事情其实也让我自己痛苦万分,我妹妹曾经谴责过我很多次,老公也说我是“没心没肺、无情无义”,每每想及此我都会很自责,责怪自己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关心他人。我不是不想关心,可我的心里确实没有他们的位置,我放了太多别的,我的全部精力都用来思索各种不切实际的问题上了。
  我曾暗下决心要改,也曾向我老公表过忠心,但效果很有限。他一开始鼓励我,后来慢慢放弃了。有一次谈及此话题,他叹了口气,说:“你就这样吧,这是你的性格。你这种性格让你能专心地做事情,不被外界影响你自己。喜欢你这一点,也就必须得接受你这个性格造成的另一面。”
  于是我就心安理得了,偷偷地原谅了自己。谁也不是完美的人,不是机器人,不可能实现在不同场合、面对不同人群的顺畅切换。一个性格在某种情况下是优点,在另一种情况下可能就变成缺点,这也实在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改掉缺点,恐怕优点也跟着消失了。何况“改掉”一种性格,哪是容易的事。
  小小就和我完全不一样,她惦记着家里每一个人,注意得到每个人改变了发型,操心每个人即将做的手术,我和她爸爸离开她开车出去,路上会受到她的短信问我们是不是平安……我这样一个人竟然生出一个这样情深意重的孩子,常常让我想起《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里那句话——“下水道里蹦出个卫生球来”。
  在我羡慕小小这有情有义的同时,我也常常烦恼于她对于学业、对于知识的不求甚解、毫无钻研精神,很多次我向他的爸爸抱怨:她怎么就没有我这种好奇一件事,就一定要把它弄明白的精神呢?!看来性格这东西就是不能两全,当你得到某一品质带来的好处是,必然得接受它的暗面。我肯原谅自己,也就必须要接受她的这一点了。
分类:关于人生的胡思乱想 | 评论:11 | 浏览:37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广告下

  新快报介绍我的书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3页/132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Gdamn

2017-09-14

yangzidema..

2017-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