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东到越南】我在东南亚画圈圈12

  

一大早爬起来,登上了开往金边的巴士。这一天,我要坐一整天的巴士车,一路向东,跨越国境,抵达目的地——越南胡志明市(西贡)。

 

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个德国女孩儿,简单聊了几句,就闷头大睡。中午抵达金边,在汽车站吃了顿简餐,下午便直接跳上了去往越南的巴士。

2013年11月1日

【遇见扎西拉姆多多】我在东南亚画圈圈11

  

与扎西拉姆多多结识,是在印度有一个电话之缘——当时我们都在菩提伽耶,由她的热心指点,才得以如愿见到一位高僧大德。半躺在暹粒咖啡馆里刷微博时,忽然发现扎西拉姆多多此时居然也在柬埔寨的暹粒!与一个人在半年内在国外的两个城市遇见,这种空间位移让我觉得好奇妙!

 

你见,或者不见我

2013年11月2日

【住在湖上的人】我在东南亚画圈圈10

在写这一篇前几天,刚好看到索达吉堪布在微博上描述了这群特殊的“住在湖上的人”。

 

他们是一群战争时期的越南难民,约有几万人,越南战争时,他们顺水辗转到柬埔寨暹粒城南四十公里处的洞里萨湖上,搭建窝棚居住。他们回不了故土越南,也没有合法身份登陆柬埔寨,一辈子没有人身自由,只能在船上度日,以此活鱼,喝湖水为生。

 

2013年10月2日

【被丛林吞噬的千年遗迹】我在东南亚画圈圈9

第二天早上,和杰约好奔赴距离暹粒城40公里以外的丛林中的千年古迹——崩密列。

 

崩密列(Beng Mealea),是一座小吴哥窟式的印度教寺庙,现在,小吴哥已经成为游客拥挤的喧嚣之地。要想体验吴哥窟未被发现前在丛林里沉睡的摸样,崩密列则是一个好地方。LP称它是一个“被放大了的塔布茏寺”。如果说塔布茏寺引发了我“像一个外国探险家一样到丛林古

2013年10月1日

【他们依然微笑】我在东南亚画圈圈8

       在柬埔寨旅行,你几乎无法回避一段血腥的历史——红色高棉的记忆。

       在金边,我特意回避了所有与红色高棉历史有关的博物馆和景点。然而,无论在金边、还是在暹粒,旅途中遭遇到的突突车司机、导游,他们会偶然向我讲述讲述他们的亲人在那段时期饱受

2013年10月0日

【巴肯山落日与日本青年】我在印度支那画圈圈7

  

       接近日暮时分,杰驾着突突车,带着我来到了巴肯山—— 在这里,可以看到美丽的日落。

       车停到山脚下,我沿着石级一步一步地登上山去,海拔每升高一点,视野便广阔几分,渐渐地,被一天的太阳炙烤出一片雾腾腾的烟气的高棉森林完整地呈现在我

2013年10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