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2
  • 总访问量:162601
  • 开博时间:2005-04-16
  • 博客排名:第9997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新诗所需的形式早就在那儿

 

 

新诗已百年,建立新诗的形式,规范诗体,一直是一些诗歌理论家和诗人的一个心结。其实,这是一个悖论,新诗的本质,就是自由,是唐诗,宋词,元曲,明清格言诗这一路,在语言上愈来愈舒卷、自由的发展的一种必然抵达。试图对新诗进行规范,进行某种诗体建设,实际上就是在扼杀它。但如果有人要问,当代的诗歌写作,是否就不需要某种形式,或某种诗体,来与新诗的自由写作对应,我说,要,而且它们早就在那儿了,那就是当今的诗人们运用旧体格律所进行的数量巨大的创作,成为了自由的新诗在形式、诗体上的一种对应,补充。这些今人运用旧体格律所进行的诗歌创作,承继了先人的完善完美的形式,严密的平仄,对仗,音韵的体系,它们的创作,不仅补充了新诗未能,或无法涉及的诗意空间,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成为新诗的一种依凭,使新诗尽管放开手脚地去自由地创作,创造,不断地为诗歌开拓新的疆土。当然,新诗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然也会反顾身来,给这些运用旧体格律的创作,注入新的血液,改善它的体质,实际上,我们阅读到的今人运用旧体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汶川安魂曲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中国四川汶川发生8级强烈地震。地震造成69227人死亡,17923人失踪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金刚经》

 

14时28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使词典

 

天空:

火柴盒的磷面

或许轻擦一下

便会生风生云生雷

 

日:

女娲的一勺铜水

寻着天的裂缝

却总是犹豫不决

 

月:

顽童甩出的一只飞碟

夜色中翻飞不定

                

黄昏:

一位赶集的农妇

揭去大红的掩布

一篮子的星星跃出

若唧唧喳喳的鸡雏。

 

格斗:

如此广阔的喧嚷

在一只小小的瓦罐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天

 

轮回中,那个时刻

再度降临:一道怪异的闪电

击出一团火球,若太阳神的

一只轮子,歪斜着下坠

隆隆不绝的雷声,将她

从古远的酣眠惊醒

——她欠一下僵化的躯体

土丘下翻出,抖落着

沙土,垃圾,时间的皮屑

而天的那角,曾经的伤口

已工厂的排污口般,倾泻着

天外的虚无,寒冷

 

她的目光依然那么纯澈

仿佛透光的玉石,但此刻

布满了狐疑,面对着

一个陌生的星球

不见灵魂,惟沙暴怒吼

曾经充塞天地的绿色

为一种贪婪啮噬净而尽

荒芜的背景上,一簇簇蚁巢

——人类的城市,仿佛

戈壁可怖的魔鬼之城

正汹涌的黑色潮水间

缓缓下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诗歌的反抒情写作

 

在一般读者的心目中,中国诗歌是属于这些抒情诗的,是《采薇》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是《古诗十九首》的“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是李白的“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是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是徐志摩的“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挥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是戴望舒的“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自然,这些都是传诵人口的佳作。但当他们读到新诗中的与之风格不同,乃至截然反向的写作时,就诧异了,甚至将之目为非诗,并将新诗写作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归咎于此。这是非常不公平的,那些似乎反抒情的作品,并非凭空出现的怪物,亦非自西方强行移植的结果,伟大的古典诗歌传统中,早已有了大量此类的创作,只是今天得到了更为丰富的发展。

因此,我的这篇文章,试图从古典诗梳理至新诗,来探讨这一愈来愈盛的反抒情写作现象,将它们构成一个传统。需要说明的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 补天

 

 

轮回中,那个必然时刻

再度降临。一道怪异的闪电

撕裂天宇,隆隆不绝的雷声

有若地狱的怒吼,将她

从古远的酣眠惊醒

——她欠一下庞大的躯体

从泥土深处翻出,抖落着

沙土,烟尘,垃圾

而天的那角,曾经的伤口

已工厂的排污口般,倾泻着

天外的虚无,寒冷

 

她的目光曾那么纯澈

但此刻,布满了狐疑

仿佛面对一个陌生的星球

不见灵魂,惟风涛怒吼

曾经充塞天地的绿色,以及

道路,村庄,田野,小溪,野兽

为一种贪婪,啮噬净尽

荒芜的背景上,一簇簇蚁巢

——人类的城市,仿佛

西部沙漠的魔鬼之城

仍在疯狂生长,但在更汹涌的

黑色潮水间,缓缓下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 垂钓

 

 

  呼吸开始平缓

  背后的世界,隐入一片虚白

  身下的坐石,因为流水的冲刷

  而坚实如原点

  一根钓竿,将我与波光连接

  某个时间,浮标突然颤动一下

  仿佛一个苏醒的哈欠

  我的钩,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咬住了

  下游而去,似乎加入了

  一种神秘的惯性

 

  或许,我钓住了一条渭水

  但我的鱼篓,只收藏暮年的孤寂

  我的仍在延伸钓线,在企图什么——

  一条河的终结,那个惟一?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魏晋风流(组诗0

 

 

广陵散

 

       深夜,嵇康抚琴自娱,空中忽有喝彩声。原是被害的

古琴爱好者,嵇康与之契谈琴理,鬼魂试弹数曲,中有《广

陵散》。后嵇康临刑前复弹此曲,遂成绝音,不复为继。

 

 

萧疏的竹林

那个抚琴的背影

从夕阳,弹入深秋的暝色

一个喝彩的声音,夜空中

与他孤独的灵魂回应

他听到了自己的命运

在那首如水的曲中

瞬息间诞生,又消逝

一种炼狱的激情

来自月光的另一面

他已厌倦了时间的漫漫疲惫

日后,他生命的惟一存在

便是渴求竹林后的夜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梯

 

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淮南子》

 

我终日枯坐,以八卦

勘测世界的本质

想象那惟一的永恒

但每一条线路的尽头

总会遇到一块墓碑

迫使我绕行,或跳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意象的花园(一)

 

 

 

 

红日香皂

将一树夜色

漂洗的干干净净

一甩绿纱巾

露水荧荧

 

 

女娲的一勺铜水

寻着天的裂缝

却总是犹豫不决

 

 

哪个顽童甩出的一只飞碟

夜色中翻飞不定

                 

黄昏

 

一位赶集的农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0页/39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