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00
  • 总访问量:193953
  • 开博时间:2005-04-16
  • 博客排名:第831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沉思集

 

 

  他们流连于走廊布置的花卉,而我则关注着走廊引向何处。

 

  我提着灯笼,与自己的影子做着游戏,乐此不疲。

 

  因为现实中的拘谨,我便在诗中放荡不羁。

 

  我喜爱与万物自由的碰撞,充满了无数的可能。

 

  边缘的雾中,每行一步,都有着一种创世纪的兴奋。

 

  我的幻觉,创造了一个美妙的城市,但我并未其中居住,而是游客一般地愉悦。

 

  只能攀越一块石头,而无法穿越一块石头。

 

  一个人的远游,可能仅仅是一只舞蝶的诱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 推销员L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我尚在油田机械修理厂工作,因为单身,仍在父母那儿蹭饭。父亲是个市场先锋派,创办了本地的第一家民营企业,由此,家中热闹非凡,乡镇各级领导,工商税务,乃至父亲手下的员工,都喜爱到我家里谈事,然后吃饭,因为我母亲烧的一手好菜。

那天中午,我下班回来,见家里坐了一位三十岁左右,乡村教师模样的年轻人。他戴了一副黑框眼镜,闭着前凸的厚唇,斜着身借着窗户的光线翻阅报纸,而头发却是刷子一般向后,不,是向上排起。父亲介绍道:“这是有名的记者L。”

L放下半遮着脸的报纸,面无表情地冲我点了一下头,又扯起报纸。

或许是文人,都有些傲慢的。我父亲对L显然有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剧体诗三首

 

树影与木影

 

(小舞台。尽处挂一轮日。一棵树,一侧躺一截木头。)

树影:太阳要落西了。

木影:它该落了。

树影:我们可以握一会儿手么?

木影:就一会儿。

 

(随着日移,树影的一角与木影交汇在了一起。)

树影:你的手凉凉的!

木影:什么是凉?

树影:而且愈来愈凉!

木影:我没有温度。

 

(沉默。)

树影:我好像认识你。

木影:你是谁?

树影:我们曾经相爱?

木影:我们只是同一肤色。

 

(一阵风过,树影婆娑摇曳起来。)

树影:来,我们做一个游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 戴殿章和“桥头堡”

 

 

戴殿章之所以成为我笔下的一个人物,是因为他攻下了镇上有名的“桥头堡”。

“桥头堡”并非堡垒之类的什么工事,而是一个不寻常的女人的外号,这个女人美貌出众,放荡不羁,至少有二十余年的时间,占据了镇上街谈巷议的话题中心。

将粗陋的堡垒之类的形象,与一个美貌出众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实在是不伦不类,体现了小镇人艺术素养的低劣。但另一方面,你又不能否定小镇人的智慧,这个美貌出众的女人的居处,是位于东陵大桥北侧的一幢水泥混凝土二楼,凸显于周围低矮零乱的青砖灰瓦间,确有着某种镇守的味道,而更主要的,是出入“桥头堡”大门的,都是一些老板官员之类的人物,总之非富即贵,非一般百姓所能奢望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形影对二首

 

形影对(一)

 

形:世界是凸的。

影:世界是凹的。

 

形:我一路踉踉跄跄。

影:我轻易地跨越一切。

 

形:我总是忧心忡忡!

影:我爱孩童一般跳跃!

 

形:唉!生存是如此孤独。

影:与万物的交接是多么愉悦!

 

形:我何时能教堂一般屹立?

影:但布道的是谁?

 

形:我的腰正衰老地弯下。

影:你正与我亲近。

 

 

形影对(二)

 

形:我突然爱上你了。

影:恐怕就这么一会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得小集

  

 

天堂,只存在于某个视角。

 

  一盏烛火,与所有的星星之间有着相等的距离。

 

  死亡,使梦的胶片不再曝光。

 

  泥土,一种神奇的滤网。

 

  可能存在的世界,并非应该存在的世界。

 

  人的一生所期待的,只是一个回声。

 

  我的诗中,游移着一片绿光,那儿便是我的南山。

 

  当我提到李白,杜甫便叠印出来。

 

  一首诗的空白处,隐居着无数的古典诗人。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之小诗一组

 

 

初秋

 

葱郁的绿

醉着初秋

 

谁将是第一片落叶呢

谁愿是第一片落叶呢

 

葱郁的绿覆盖着我

我沉沉醉去

 

 

 

乘着一场秋雨而来

然后,就盘踞在树阴里

 

仿佛中年的一些慢性隐疾

从某个部位浮出后

就赖着不走了

 

 

秋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 我的两个同学

 

 

杜二是我中学时的同班同学,家都在镇上的东大街。那时的他,又瘦又小,喜欢眯着眼,一张小国字脸,透着一种表层的憨厚。东大街的几个朋友总是一起上学,挎着书包经过他家巷口时,就“二子二子”地叫起来,他也就一闪影跳了出了。二子他爸那时是街道办主任,很威风的,背着手,踱着方步,我们老远见了就躲到一旁的巷子里去。当然,他不知道,他很多时候成了我们的挡箭牌,几个朋友干了坏事,比如,与西大街的打群架,或掏人家鸡窝被发现了,就把责任一股脑推到杜二身上。杜二义气,一概应承下来,人家一听说是杜主任家的儿子,往往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杜二直到今天都是个大结巴,开口就“我操……操你妈的!”其实他本来并不结巴,上小学时,班上转学来了个里下河的同学,里下河的腔调,讲话又结巴,杜二觉得很有趣,一到课间休息,就与人家对话,还模仿人家的结巴,谁知时间一长,他也成了结巴,改不过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光组曲

 

 

月升

 

月之银色子宫

坠下一滴露珠

 

庭院的一团白菊

睁开最初的眼睛

 

 

月隐

 

世界突然俯身于

体内的黑暗

 

并见到一些

游动发光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贺的回声 《开愁歌》 《秋来》

 

《开愁歌》

 

秋风吹地百草干

容碧影生晚寒

 

你生下来

便已深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4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