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8
  • 总访问量:198881
  • 开博时间:2005-04-16
  • 博客排名:第805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某处(四首)

 

茶水

 

端起一杯茶水,滋润水土流失的忧郁

窗外的日落,使我的影子无端延伸

 

那些远去的青年,只剩淡淡血痕中的背影

淡泊的案前,我时而惊起,疑心于一个不见底的下坠

 

我已远离了那个路口的选择,种种可能的追悔

我走到一条小径的穷处,手心的这杯茶水——

 

一个微型花园,一缕微弱的气息,便缤纷摇曳

落日的余晖下,罂粟般堕落而沉迷

 

 

 

面对这只蝶,猜想着

如何飞入我的梦境

它画出的魔圈,曾使贤哲们居住

拒绝弥漫的妖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斗野亭诗与秦观的另一诗风

 

我一直以为,中国传统的文学批评存在一个很大的缺陷,尤其是对诗人的批评,将诗人创作的“诗”的形式划分的极细,如赋、诗、词、曲、新诗等,自然,这并非坏事,但研究者却往往一只牛角钻了进去,不能出来,失却了全局的眼光,没能在“诗”这一总题下给予很好的综合,从而使得多种“诗”的形式均有涉猎或建树的诗人的形象,由立体而平面下来,甚至片面下来。这当中损失最大的,或许就是高邮的诗人秦观了。

一提到秦观,一般读者眼前马上浮出的,是一个多愁善感,弱不禁风的婉约词人形象,联想到那些“春去也,落红万点愁如海”,“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之类的词句,而忘了在他的五言诗中,还有另一番景象,“一雨复一阳,苍茫飓风发。怒号兼昼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思集(一)

 

 

他们流连于走廊布置的花卉,而我则关注着走廊引向何处。

 

我提着灯笼,与自己的影子做着游戏,乐此不疲。

 

因为现实中的拘谨,我便在诗中放荡不羁。

 

我喜爱与万物自由的碰撞,充满了无数的可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若虚的“金字塔”

 

一个时代的诗歌总集,一个诗人一生的创作,乃至他的一本断代诗集,皆可寻出金字塔的轮廓。相对而言,那些高大的金字塔攀援比较困难,一般的读者往往也就乘着别人设计好的缆索,到金字塔的塔尖浏览一下风光就下来了,而将塔腰和塔座留给文学研究的专家学者。但在日常的阅读中,有些诗人并没有给读者留下金字塔的轮廓,最显著的例子,是唐代大诗人张若虚,仅留下了一首“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和一首仅为文学史研究者知晓的《代答闺梦还》,这就是说,张若虚只给了我们金字塔的塔尖和塔座的一块砖头,而整个腰部都不见了,隐没于历史的迷雾之中。相信许多读者没有看过《代答闺梦还》,兹录于下:


  关塞年华早  楼台别望违
  试衫著暖气  开镜觅春晖
  燕入窥罗幕  蜂来上画衣
   情催桃李艳  心寄管弦飞
  妆洗朝相待  凤花暝不归
  梦魂何处入  寂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 张若虚的金字塔

 

一个时代的诗歌总集,一个诗人一生的创作,乃至他的一本断代诗集,皆可寻出金字塔的轮廓。相对而言,那些高大的金字塔攀援比较困难,一般的读者往往也就乘着别人设计好的缆索,在金字塔的塔尖浏览一下风光就下来了,而将塔腰和塔座留给文学研究的专家学者。但在日常的阅读中,有些诗人并没有给读者留下“金字塔”的印象,例如,唐代大诗人张若虚,仅留下了一首“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和一首仅为文学史研究者知晓的《代答闺梦还》,这就是说,张若虚只给了我们“金字塔”的塔尖和塔座的一块砖头,而整个腰部都不见了,隐没于历史的迷雾之中。相信许多读者没有看过《代答闺梦还》,兹录于下:


  关塞年华早  楼台别望违
  试衫著暖气  开镜觅春晖
  燕入窥罗幕  蜂来上画衣
   情催桃李艳  心寄管弦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痴人说梦(五首)

 

捞月

 

幻象无法捕捉

但并不拒绝

互动的游戏

 

一轮水月

在幽冷的水与手心之间

循环,传递

 

一种节律

银色的活塞

虚无中推运

 

这个夜晚

地球的轨道发生了偏移

但无人知觉

 

 

痴人说梦

 

所有的梦之间

有一扇门

但钥匙不在我手中

 

白天的光线

是严密的门闩

它们各自的小舍禅坐

 

当我疲惫入眠

它们的门纷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一年(组诗)

 

 

写作

 

就这样,在写作中

我忘却着时间的流逝

像那个误入深山的樵夫

沉迷于一盘无解的棋局

不觉腰间斧柄已烂

但我已不想再下山

那儿的时间已与我错开

我只存在于过去的幻觉

在幻觉中愉悦自己

星月,松风,石头,溪水……

以及我的影子

都已在一张棋盘上就位

等待另一位樵夫的来临

或许,他并不存在

 

 

阅读

 

时间是多么快

猛一抬头,已是中年

所有的器官,都在背弃

我不再能不停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 我的两位员工

 

 

八太爷并非指的哪位大爷,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而是我公司的一个司机,岁数比我还小。他在家族里排行第八,平时除了开车的专业之外,公司别的杂事一概袖手,而且喜欢双手捧着茶杯,迈着八字步,摇晃着四处指指点点,因此,公司的人皆以八太爷称之。当然,他也是有些资格这么做的,他是我父亲初创公司时的几位元老之一,他父亲与我父亲年轻时拜过把兄弟,现在东边的一个乡镇做派出所所长,算是一方人物,尤其是,他有一个远房亲戚,是某个军分区的司令员,当地人提到他的名字便肃然起敬。

八太爷好茶之外,还好酒,一天三顿不咪上两杯酒,就浑身的不自在。当然,这于他的司机身份很不相适,但由于他的家庭背景,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加上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抓酒驾还不像今天这么严苛。八太爷开着我公司的一辆桑塔纳,当时算是豪车,交警一般不会打它的主意,偶尔被拦下,八太爷便爽快地打开车门,堆出笑脸,给交警递烟,然后从容地提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如不管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剧诗 影对形四首

 

 

(一)
  
影: 对影子世界的深入,见到了什么?
形: 只摸到了一些躲在阴暗中的石头——实际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影子。
  
影: 那是当你俯身时,我又跳到你的背上了
形: 你是说,当我们探索影子时,倒反而被影子锁住了

 

    

(二)
  
影: 你干吗把我当降落伞?
形: 你干吗把我当拐撑?
  
影: 降落伞总是飘浮不定。
形: 拐撑总是点向虚无。
  
影: 可我们还在下坠。
形: 我们在一起下坠。
  
影: 快去寻一个空中居所!
形: 快去寻找语言!


  
(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 小镇往事

 

 

戴天成之所以成为我笔下的一个人物,是因为他攻下了镇上有名的“桥头堡”。

“桥头堡”并非堡垒之类的什么工事,而是一个不寻常的女人的外号,这个女人美貌出众,放荡不羁,至少有二十余年的时间,占据了镇上街谈巷议的话题中心。

将粗陋的堡垒之类的形象,与一个美貌出众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实在是不伦不类,体现了小镇人艺术素养的低劣。但另一方面,你又不能否定小镇人的智慧,这个美貌出众的女人的居处,是位于东陵大桥北侧的一幢水泥混凝土二楼,凸显于周围低矮零乱的青砖灰瓦间,确有着某种镇守的味道,而更主要的,是出入“桥头堡”大门的,都是一些老板官员之类的人物,总之非富即贵,非一般百姓所能奢望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7页/46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