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月天涯名博

水因有月方知静。天为无云始觉高。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40079
  • 开博时间:2007-11-19
  • 博客排名:第251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怀旧:我的第一个中篇小说《蛊》

怀旧:我的第一个中篇小说《蛊》 

 

 

 

蛊,古代传说可以害人的毒虫。
   ——《新华字典》
  
  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传说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过去,在中国的南方乡村中,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蛊色变。文人学士交相传述,笔之翰籍,也俨然以为有其事;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终天隔地慈母去

  

终天隔地慈母去

 

母亲走了。

在殡仪馆跪别母亲遗体的那刻起,我不再有母亲了。那一瞬间我凝视着她九十岁满是菊花皱纹的面容,想着她三天前还在久卧的床前,颤巍巍欠起身给守夜的我摸了摸额头,想着她已是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临终只喝了一小碗清清的米汤,喝完嘴里喘着气轻悠悠地说,“还是米香,真好喝,我女好呀”,想着她弥留之际是那般地安详平静,一点儿也不让我们惊慌,从记事起我就知道只要家里有妈在没有应付不了的事情,想着我给她穿寿衣连把她的

分类:小说 | 评论:7 | 浏览:4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晒晒我给李文诗集《白杨树下》写的点评介绍

  静静地呆了一段时间,很久没有写博了。许是端午节来临,凌晨醒来上网,欣闻李文的绿色诗集《白杨树下》面世了,且发行得这么好,真让人替她高兴啊!
  李文是一个什么样的女诗人?看一看责任编辑的推荐:当代著名哲学家、学者、作家、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国平倾情作序推荐!爱情、亲情、友情、乡情——一字一句总关情!
  而我,也把给她写的点评介绍在此晒一晒吧——
  开卷“白杨树下”四字,顿使我眼前浮现出高尔斯华绥的名字,少女时期捧读过他的经典之作始终不曾忘怀……而这个阳春三月,朋友聚首点了佳酿,吸一口微醺的芳香,让细腻滑爽的甘露在唇齿和舌间浸润,聆听身边这个女子吟诵她的诗,脑际漂浮着她的一首首诗篇:海/生命之绿/千纸鹤/小船和大山/太阳不哭我不哭/我总在梦里见到你/龙的图腾……诗和美酒的神奇,且不论她饱含了鲜活生命的原汁、蕴涵的文化,更多的是放松了心情,沉醉于那种释放的感觉。当我拿起状如郁金香的玻璃杯,听着晶莹的冰块与杯体撞击发出的声音,凝视着酒汁折射出的玫瑰琥珀色的光泽,心是那么的怡然、宁静,那一刻我似乎听见歌德在吟哦:The Eternally Fem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回桂林!

  
11月是发稿忙季。上上周五接到办公室主任从本部打来的电话,说14—18日单位组织退休人员在桂林搞活动,并说同龄同事们都希望我能参加,因为我退休一年时间一直在忙,一次都没有参加退休人员活动。我一听高兴得马上请假,第二天就登上前往桂林的火车。虽说在北京买卧铺票要提前十天,但买软卧票还是随时可买到。
  


说起来,我不是一个地道的桂林人,父母早年支边,家居漓江上游。而我却像一个极富桂林情结的人,由于经常出差,也曾一度常驻北京,现又在京返聘,每每接洽寒暄,被询问从何而来,我便不假思索脱口应答:“桂林。”想起那次在桂林迁移户口,户籍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一迁出,你就不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9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时明月如霜

 


 


分类:散文 | 评论:10 | 浏览:1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参加女儿毕业典礼

   7月6日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可以说女儿圆了我和先生的北大梦,结束的时候似乎又感觉少了点什么?一场隆重的典礼,总觉得温情有余,个性不足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7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白: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昨晚看了日本入围第8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奖的電影《告白》,不得不承认日本文学作品在挖掘人性上之细微之极致。
  剧情说的是一所平凡的中学,一年级B组即将放春假,十三四岁的学生们肆意吵闹,殊不知一场酝酿数月的风暴正向他们袭来。级任教师森口悠子(松隆子饰)全然无视这片混乱,貌似沉静地向男女生们作出最后的告白。这个单亲妈妈独自抚养着四岁的女儿,而数月前爱女却在游泳池中溺水身亡。警察认定这是一起意外事故,森口则通过私自调查得知女儿死于班上两个学生之手。她不动声色地当堂剖析A和B的犯罪所为,并宣布用自己的方式来警示凶手。在此之后,森口辞去教师职务。新学期开始,复仇的风暴袭向了这群无知无畏的少男少女……



  这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1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部让人在黑夜里看到亮光的电影——《让爱传出去》

 
  这世界太烂了,人活着真没劲……我们经常听到这句话。人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人们常这样问。即便如此,生命的烛光不灭,夜色弥漫着笼罩着,而人也已习惯这样的阴霾——冷漠、自私、贪敛、势利……因此,当影片中的小男孩崔佛用七年级学生不连贯的话解释什么是“pay it forward”时,我真的被打动了,引起了内心的共鸣:

  习惯原本生活的人不容易改变
  就算现状很糟
  也很难改变
  他们还是放弃了
  他们一放弃
  大家都是输家



  好一个“输家”之说!
  然,我们都是输家。“没有爱,我们什么也不是。” (Without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12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后震撼:北大博士夫妇退隐深山,二十年牧耕读书自己

  原文地址:20110327唐师曾:北大博士夫妇退隐深山,二十年牧耕读书自己接生作者:peaceduck唐老鸭
  
  1986年,王青松在北大未名湖畔。校徽是橘红色研究生校徽。



  王青松是我本科同学,还是我们班团书记(北大国政系79级)。北大国政系79级学士、北大法律系83级硕士、北大哲学系89级汤一介博士第一名未读。在北大37楼432一年半,一直住我下铺。
  1979年,昌平,北大200号,虎峪沟种树,左起:张勤书、王青松、唐师曾,背水上山浇树。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1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山的呼唤

  可兰经里有句名言:
  
  若你呼唤那山
  
  而山不来
  
  你便向它走去
  
  简简单单一句话,意蕴却那么深刻。Life is short, excluding gains and losses. 人生不计得失,而在于经久而明智。
  
  多少次在梦中,听到那山的呼唤……
  
  说不上是爱山,但它那难以名状的神奇令我难忘。十八九岁初涉世时,就曾入崇山峻岭间执教。时至今日,对那山的印象仍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尽管近四十年不曾释怀,内心的惧畏却让我无一次攀爬到顶。忆当年乡学晚间,我会倚着一棵参天杉树坐着,独抱肩头,微闭双目,倾听山风掠过树枝,听蝉鸣叫。我一度误以为,我能听懂这林中的声音,那是山的呼唤……
  
  这个冬夜,我不再能如先前沉睡到天明,却一次又一次地梦见那曾眼熟的山,心不得歇息。我于冥冥中感知,那山的呼唤……
  
分类:散文 | 评论:22 | 浏览:1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1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