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8086
  • 开博时间:2007-11-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re 故乡·家

   抬头望着现在的家,故乡模糊起来。用手抹了抹眼泪,不再去想故乡,此时妻走来,问我: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刹那间,故乡和远方的家又近了。我对妻言道:有空,陪我回家。这一刻,屋内无言,唯有青衣江的水声在耳边流淌。
   故乡是我们心里常怀的梦,她的一草一木一瓦一树是那样的简单普通,而在我们年少的心中又是说不尽的复杂与深刻。
   它的复杂产生于祖辈面对自然、面对压迫的不屈精神,它的简单来自于我们少年不更事的幼稚。还有那条河,她就是一帘春梦,卷了起来,却卷不起我们的心思无穷......她,她的故事,还有那曾经的爱,都一如那条河的静溢却川流不息。
   我人终年在外,我的精神却长年在乡。
   我现在想,或者是希望她和故乡能知道我的一些什么,或全部。
   伊已为人妇,我也为人夫,什么时候能看见她又在那河里洗衣才好。想问她的故事,也想叙自己的故事。
   故乡难怪是故事啊。
   百年后,有一个人讲从前.......不就是讲我讲她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关于李清照好色

  
  
  
  
  
     继有人说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是在外面有了二奶,孔子是一条什么(我不想复述)之后,李清照又有事了。杨雨教授认为李清照“好酒”“好色”“好赌”我们请看下面一段短文:
     “昨日,记者联系上杨雨本人,针对新书引来的一片哗然,杨雨显得很坦然,“如果和其他人说的都一样,那我也就没有必要写书讲李清照了。”杨雨说之前大家对李清照的了解很片面,她写书只是想还原一个全面的李清照,况且她书中的“好酒”“好色”“好赌”等观点,对李清照有一定研究的人都略知一二,“大家对我不满,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使用学术语言,说得太通俗了。”另外,杨雨表示自己绝无污蔑李清照的意思,因为自己研究李清照多年后发现,自己想说的被李清照说了,因礼教束缚自己不敢做的事情,李清照做了。换句话说,杨雨在李清照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才用一个女人的方式解读千年之前的另外一个女人。”
     上面是一段引文,下面我提三点不解:
     1,杨雨显得很坦然,“如果和其他人说的都一样,那我也就没有必要写书讲李清照了。”
     教授所说的:“和其他人说的都一样”。我们不知道指谁。为了不一样是不是就可以乱说?我们也不知道这个理谁敢信。
     2,关于李清照好色,
     宋朝道德上公开允许男人们狎妓宴饮,而夫妻间的欢愉表述在今天也被认为“好色”了,好象说不太通,证据也不充分。(至于好赌,说来也没有意思,我想教授有时也会搓两把。)
     3教授说“大家对我不满,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使用学术语言,说得太通俗了。”
     我不知道教授的所谓“学术语言”又能怎样的“和其他人说的不一样”,并可释解:大家对我不满?
     我就问上面三点。
     关于李清照我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我认为中国在李清照以前过有好的女诗人,比如蔡文姬、卓文君,但她们不是丰碑,应该在三流之列;能与苏东坡等并肩的女性唯有李清照,她是丰碑,并至今没有后续之美.教授用“和其他人说的不一样”来演绎李清照“好酒”“好色”“好赌”令人不能接受。
     中国人的恶习里历来有两大绝招:
     1击败男性对手说他贪(至于色,现在和北宋一样说谁好色已不太管用,个别地方还近似表扬)
     2击败女性对手说他色(这招百用百灵)
     这两点,是我对教授阐述李清照所产生的看法。
   但愿 我说错了。
    
    
    
     写于浙东靠近西施故里的一个小镇
     2008.6.26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6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怀疑的变异

  
    (笑话故事)
    
     有一对夫妻,老婆一直怀疑丈夫有外遇,所以每天老公回家老婆便要细细检查老公的一切。特别检查严厉的部位是老公身上,比如颈、手、耳等重要地方,要看一看,有没有留下风流的毛发。
     以前,女人可能通过这种方式,侦察到男人的不轨。
    最近情况好象有些不同,已经检查三天了,男人竟然一点风流迹象都没有。她耐住性子,坚持下去。一直到第六天,她确信自己仔细检查过了,并完全可以肯定没有放过任何一点可能遗漏的地方,仅管如此,还是没有找到风流。
     女人始不解,继而怒,接着便无限哀痛号哭起来。
     老公见女人哭了,忙劝道:“什么都没找到不就对了吗,哭啥呢?”
     女人哭骂道:“你个挨千刀的,没想到堕落到这个样子,连没有头发的女人也要了,这叫我怎样活哟——”。
    
    
     (笑不笑由你,反正我是捡来的故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由 “缘起”引起的思考

  
  
  
  
   《动物与超人之间的绳索》是一本德国哲学家详解尼采《查拉斯图特拉》的书。我从书首看到了刘先生写的前言:“缘起”。说实话,很喜欢 。
   我写下这篇小文并非为赶赴过来夸说先生,而是源于自己对许多问题的困惑,无处说,借您的题向您、也向其他人说说心里所感。
   我们感觉着读书有些累了,特别是读一些译作。这是我们一直亢奋着的读书精神状态中以前不曾有过的信号。一个不好的信号。
   我们所见到的尼采《查拉斯图特拉》译本有许多种。且各说各的。好象一个乐队,指挥一个调,其他的器乐手各拉各的调。大家又都演奏《查拉斯图特拉》,作为台下的观众,我们在听些什么呢?那种象旧时茶馆一样的音杂。
   尼采说自己是继哥德之后第三个将德语推上顶峰之人,但我们通观许多他的译作,实在找不到语言之峰。
   您认为“………西学典藉的汉译历史虽然仅仅百年,积累已经不菲,学界的解读,似乎仍然在吃夹生饭——甚至吃生米,消化不了。……“”
   您告诉我们今天“……仍似乎与清末以来汉语思想致力认识西方大传统这一未尽前业不大相干。晚近十余年来,欧美学界重新翻译和解释古典思想经典成就斐然,汉语学界仅仅务竞其新,紧跟时下‘主义流变’以求适时,西学研究终不免以支庶续大统。”
   是啊,务竞其新的译作海洋,繁荣倒有些繁荣,不该带给我们太多的平俗。
   举一个例:
   排在德语顶级的《浮士德》是世界级名著了,我们也是诗的国度。我问过许多写诗读诗的朋友,问他们对《浮士德》的看法,答者言之了了。
   我也读我们的李白苏东坡、……他们的瑰丽,让我们痴迷长醉。世界与本土,前后反差,令人不堪接受。
   “显而易见的是,这类翻译的选题基本上停留在通史或评传阶段,未能向有解释深度的细读方面迈进。……”
   通史或评传阶段?先生批的好。
   我们有时甚至还看到了一些朋友,译大家经典不顾原著风格,竟使用疑似散文的不负责任方式。我们感到悲哀。
   这时候您点出了精要:
   “西方思想经典即便都译成了汉语,不等于汉语学界有了解读能力。翻译西方学界诠释西学经典的论著,充分利用西方学界整理旧故的稳妥成就,於庚读清末以来学界理解西方思想传统的未尽之业意义重大。……”
   说实话,真愿我们的译界应该是这个样子:“……尤其注重选择思想大家和笃行纯学的思想史家对典藉的解读,”
   那么,我们这些热情且负重诸多不解、在一条看不清前面到底有什么或曾有过什么的山道上跌跌撞撞矇眬赶路的读书人,,就会看见遥远山坳的一个地方还亮着一盏昏暗的灯。
   我写这篇读后的感受,并不想举出具体,我只说“缘起”, 只说我们读书人累。只说我对许多问题的困惑与不解。
   我们不解尼采的许多,但我们不解译界的更多。
   但愿我错了。
   如果我们译界错远了,这便如何是好!
   您文章结尾说:“编、译者深感汉语思想与西学接榫的历史重负含义深远,亦知译业安有不百年之可一朝有成。”
   当如是,幸甚。
   《动物与超人之间的绳索》成书于2006.6,到我手上为2008.6月,时间刚好二年。在这以前,我不曾看到过先生任何作品,也不知道先生名讳:刘小枫,更不知道“缘起”竟作于2000年!仅从本书的缘起才起缘,我好象走近了您。
   心里有要看先生文章的冲动。
   如有缘先生指愚,稀夫将不辞路迢万里提脩去见。
   谢先生美文。
  
  
   写于浙东靠近西施故里的一个小镇
   2008.6.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7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你真的肯定吗?


     女儿长大了。她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应该如何去应对别人的评价?
     我一时无语,这显然是一个大题目。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是一直要面对人们评价与批评的。没有人能够躲藏得了。伟人毛泽东也评价过自己功过三七开,许多伟人之所以愿意评价自己便是因为身后评价可能多种多样,自己歉虚的对自已生命历程中所发生过的一些事表示自己的一些看法。可以起到一种定调的作用。
     我们知道评价来源于你的历史,你过去怎么样,人家会说一说。
     至于对你的今后,那只能说是评估,是说一种可能。
     这里我们讲一个故事:
     有一个省级画展上出现了一幅这样的画:画纸上除了画着一个黑线圆圈外,什么也没有。
     有美术家评论了:这是极简约的完美意象。
     有画家评论了:线条的弧度代表人的追求境界的感性显现。
     有作家说:人性中最深刻的一个拐点,也是接近虚无的又一个起始。
     有位也能画两下的领导说:这已经说明正在摈弃毕加索复杂画风的新生画技兴起。
     这时候一个5岁小孩在墙外玩球,不小心小皮球从窗外扔进了展厅,他赶紧跑进来捡了球。他诧异人们怎么会围了那么一幅画指指点点,他说:就是一个圆。
     事实,孩子说对了,那就是一个圆,什么也没有。
     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哪——那些家们全看走了眼?也不是,只能说明这些家们,在来观看这个画展前,心里已经把这个画展定在了一个级别上,他们的语言方式由那个级别左右。
     我们来说:应该如何去应对别人的评价。
     有名人说:走你的路,让狗子们叫去吧。
     这是对来自敌意评价说出的气话。有许多人跟在后面学着说,我们可不敢,我们不能这样说话。
     那么,我应该如何去应对别人的评价呢?
     如果你认为自己还算洒脱,我想建意你不要计较评价,因为大多数时候,人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说过了什么。这点包括你比较计较的批评。就象人们面对那副画一样,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我看你不妨把对方的评价直接看成为一个错误,而不去关心他是否赞扬你还是贬低你,这里也包括不去管他是好意还是恶意。
     我们再讲一个故事:
     冰雪封山的冬天 ,有两兄弟又冷又饿,他们要出去砍柴,劈柴已经快用完了,不去砍,今晚可能过不去。老大为了鼓舞士气对弟弟提出了一个问题:“皇帝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
     弟弟连想都不想,便答道:“皇帝在吃烤白薯!”
     哥哥倒是动了脑子,他说:“不对,皇帝这个时候正在用金刀砍柴。”
     是吗? 皇帝正在用金刀砍柴?
     依我看:别人谈我们的方式和这两兄弟没有区别。我们谈别人的方式和这两兄弟也没有区别。
     但是我们还是很在乎别人的评价。
     那么,我们既然不愿把别人的评价设置为一个错误信号,同时也不愿洒脱到不去计较。并且还精力旺盛着要去面对。我要夸你,有点象鲁迅先生:敢于直面残淡人生。那么,好,我们来和这个社会较真。
     但你必须记住三条基本原则,并尽量不去违反它:
     1,要知道自己有多少出息。
     2,我们自己到底怎样看待自己。
     3,尤为重要的是:知耻。
     除了上面几点,我再送你一句诸葛亮的话:我心如秤,不于他人作轻重。
     好,这时候你可以昂首阔步走向人群了,可以和风刀霜剑,人言可畏斗一斗了。但愿你已经做好倾刻遍体鳞伤的思想准备。记住:千万不可以哭着回来。你有自信可能已经具备金刚不败之身。因为你是一个新的生命,一个初始。
     我的女儿,你现在还打算去直面别人对你公于不公的评价吗?你肯定吗?你真的肯定吗?
    
    
    
    
    
    
     2008.端午写于南昌寓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7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共3页/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