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5069
  • 开博时间:2007-11-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值得纪念的一天

  

博客密码不知什么被黑了,试着找回几次,总未成功。那种崩溃和沮丧,好比明明与自己的亲生骨肉相对咫尺,却不能相识相认,叫人万般惆怅。

然而今天,机缘凑巧,去见了亲爱的徐老师。开门的刹那,忍不住泪盈于睫。

徐老师还是那消瘦、优雅,讲话的语气依然轻言慢语。只是头上添了缕缕白发。

时光仿佛重来。

回家后突发奇想,打开了新浪邮箱,才发现新浪才是我的捆绑邮箱,结果轻而易举找回了密码。

果然是,众里寻它千百度,摹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斓珊处。

原来,一切的结果都在那里,该相遇的总相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手气

  过年,姐妹几个陪母亲打麻将,都是家里人,打得较随意。更兼新手上路,我的手气出奇地好,要什么来什么,最终一吃三,赚得巨资X元X角X分。好像都没给我。母亲笑说,新人的手气都好哎。
  她这样说有点抚今追昔。想当初,家里的老牌骨是爸爸,业务精通到盲打,随便摸一下牌便知根知底。常常,老爸摸到一张牌,摩挲片刻,眉眼渐渐漾开,然后猛地一拍桌子,推倒牌局。胡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过于此。。妈在旁端茶递水做服务。她不识牌,也没有被麻将的魅力所感染。但看着看着,摸出一点门道来了。
  妈迷上麻将是退休后了,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时光渐渐倒流。现在的她成了麻将室的常客,父亲倒缩在家做家务了。她还自嘲,怪就怪我当初手气太好,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我年轻时手气也挺好的。单位分房抓阄,最好的楼层;联欢会摸奖,好几次一等奖。可是,我人生最大的失败也在于此。尽是些小打小闹,关键时刻运气就差了那么一点点。而那一点点决定了我这一生道路的方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勇气

  爱穿紧身衣,高筒靴,露着一截黑底的袜;夏天,则一身浅紫色旗袍,衬着骨头力透衣背,愈发让旗袍剑拔弩张。
  这样的装扮,无论在哪里,都会赚得几分回头率。
  尤其,那张枯藤老树的脸,再精致的化妆也无回天之术。
  看得人暗自摇头。
  境遇应该不算差吧。每天,风雨无阻地出现在这个候车点,搭市直机关的班车。
  可是,人缘好象不太好。不像别的同事,一上车,三三两两挤在一处,私语,笑谈,片刻,发出震天的笑,彼此意会着乐不可支。只她,从上车,到下车,一语不发,站着,或遥遥里拣个位置坐下,闲云野鹤样,望着窗外。
  某天,她上来了,司机居然训她,不是叫你不要坐我的车吗,下去下去!
  她不理,径直走到后面。
  一车人尴尬。
  第二天,她照样面目平静地等在那里。
  想,要经过怎样的打磨,才换来如此强大的气场。可以,一年四季夸张地穿衣,毫不理会异样的眼光,甚至,打破了生活常态,只活在自己的意志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炸圆子

  本地过年的必备菜,炸圆子位居其一。过了腊月二十四,家家户户飘出炸圆子特有的浓郁香味,在小街小巷里尤甚。仿佛年关发布的昭告:吃上炸圆子,一年就要到头了。但那是过去式了,现在要想吃炸圆子简单,菜市上有的卖,或者跟老妈撒个娇,也能吃上。然而到底少了几分滋味,有点寡淡,不似过年那么隆重而热烈。套用宋丹丹的话,炸圆子天生为过年而生的。
  炸圆子做法容易,做起来却繁琐得很。把上好的猪肉剁碎,和上豆腐末、葱末、姜末、山粉,浇上酱油和盐,揉成糊状,再揪成团往油锅里丢,炸上刻把钟,外焦里嫩的炸圆子就新鲜出炉了。但剁馅是个技术活,除了力气,还要巧劲,还要耐心,没有半天功夫不行。母亲喜欢开着电视,一边听黄梅戏一边剁馅。她左右开弓,手法快速而有力,刀声不疾不缓,像进行曲。一旁看得兴起,我自告奋勇上前代替她,往往剁不到一会手就酸了,只好“出师未捷身先退”。母亲爱怜地嘲笑我,一边拿过刀继续操作。
  年少时,对炸圆子简直又爱又恨。喜欢当然是能吃上炸圆子,讨厌的是我又要起早去排队买豆腐。那时买什么都要排队,母亲没有时间,叫我先去占队。豆腐店在老街的中腰,一家国营副食品商店,离家还算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可怜的骗子

  准备下班,门口一个人影一晃,以为又是来问路的。
  单位身处闹市,我的办公室正好又在一楼,来来去去咨询问路的总免不了。
  人影却不作声。
  抬头一看,年约六十的男子,高,瘦,穿着不知哪里的工作服。气喘吁吁,欲说又休,站立不稳,神情痛苦。
  赶忙发问:您怎么了?快坐下吧。
  还是喘。但间间断断地道出原因:哮喘……走到这里……不知怎么发了。
  我说,那赶紧联系家人吧,我替您打电话。
  不了,家很远……吃点药就好了。
  那我替您倒杯水吧。
  药没了……准备去买……。他抖抖索索掏出钱包,拿出几张拾元的,示意:不够了,还少二十四元……我在供电公司上班,你们替我垫一下……咳咳,回头还你……
  提到钱,阶级斗争的弦立马拉紧了,不会是骗子吧?没等我接话,办公室的小W说:您去门房借吧,我们身上没零钱。
  他的眼睛暗了,磨蹭了一会,走了。
  看着他蹒跚而去的背影,有心不忍,与小W商量,不然就借他吧。万一真有病……
  小W也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祖父的梧桐树

  我家门前曾经有一棵梧桐树,是弟弟出生那年祖父栽下的,连得了几个孙女后,弟弟的出生让祖父欣喜若狂。但他向来寡言,也不懂得如何去感激上苍,他以一个农民最质朴的行为——种一棵树来表达他满心的感激。他死得早,他不知道,他种的这棵树为我们带来怎样的快乐,以及伤痛。
那棵树现在徒留一截木桩凸在地面,像一个墓碑,昭示着它曾经拥有的枝繁叶茂鲜活的岁月。但我清晰地记得,它初初生长时柔软的茎叶,草绿色的树皮,挺直的树身,像一个茁壮成长的小小少年。我给它浇水,爬上树捉一种叫“天牛”的昆虫,在它宽敞的树荫下乘凉,几乎和它一起成长。但它长得快,等我刚及豆蔻年华时,梧桐树已高过屋顶,树叶阔大,亭亭如盖了。梧桐树长得这样快,在我却很欣喜。仿佛喜欢的人一夜之间长大,有了某种保护我的力量。
祖父喜欢在树荫下喝酒。夏天的傍晚,知了还在拼命地鸣叫,太阳迷离着最后的热情,满地的斑驳树影晃了又晃。祖父搬了一张椅子和一个小凳子,就着一碟子腌菜喝酒。祖父一生嗜酒,但对酒菜都不讲究,街上打的散装酒,配着小菜,有时就是几粒花生米。他搛一口菜,抿一口酒,酒入口时滋滋有声。他喝得那样有滋有味,仿佛王者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马观花看青岛

在路上
九个小时的车程是难耐的。刚开始,还能打起兴趣看车窗外的风景,也无非是些草和树,山和水,桥和人,寻常可见的事物,因为在异乡,倒也看着几分新鲜。然而时间长了,到底有些疲了,眼睛自动屏闭,迷迷蒙蒙中进入梦乡。不知昏睡了几时,抬头看窗外,依然铺展着深深浅浅的绿,身边的人窃窃私语,电视上的赵本山继续忽悠着范伟。不由自己发笑,原来,我在,生活就在继续。
天空一路阴沉,渐渐地,飘起了淅沥小雨。(有些郁闷,去海边当然要泡着海水晒日光,偏又下雨!)公路两旁的树,有的已落光了叶子,枝桠间的鸟巢清晰可见。荷塘、树林、石桥和房屋一闪而过,偶尔也看见浮在水面的鸭群,埋头吃草的山羊,伏在湖滩中间的牛。一切都那么悠闲。
写着陌生地名的标牌不断迎过来,近了,又退去。吴庄、龙王河大桥、清溪风景区……许多人,就生活在这些地名后面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比如坐在河畔的那位老人,穿着蓑衣,吧嗒吧嗒吸着旱烟;比如路边的那家“小红烟酒”店,忙进忙出穿红衣的女人;比如正在田地里忙活的老农,旁边,放着他的菜蓝子。
此时此刻,家人在做什么呢?父亲一定看他的碟子,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只执着的狗

  某天,到单位,刚停下电动车,一只小狗冲我叫,居然被吓得后退好几步。旁边人哄笑。定睛一看,一只小白狗,全身脏兮兮的,观其貌,顶多才进入儿童期。不禁红了脸,真是,“人”落平阳被犬欺嘛。
看门人的老婆说,不知哪里来的,星期六就溜进来了,赖着不走。
她来来去去拿着一支杈八棍,嘴里叼着牙签,加上顶着个蓬蓬头,仿佛《功夫》里的包租婆,面貌凶狠。小狗却一直跟在她后面,温柔地,怯怯地,坚定地,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她大声喝斥它,它就定住,她拿脚踢它,它就后退,她脸上有了笑容,它就慢慢贴过去。
整整一个星期。
她吃剩了的东西,已经习惯性地丢到地上,等它来吃。
它先趴在车子底下睡觉,后来,移至楼梯道,再后来,跑进看门人的厨房里。看门人的老婆无可奈何地笑,这个狗东西,就是不走嘛。前天把它赶着老远,自个又跑回来了。
出身应该算是宠物狗吧,不然不会与人如此天然亲近。也许,曾经被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在小区里的绿荫地上撒欢追逐。或者,被小主人命令着坐卧起立,相看甚欢。它那时的生活应该食无忧,居有所吧。是怎样走出了原来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的暑期班

  女儿裹着大被单学古代女子走路,在镜子前招摇了许长时间,不然,就神秘地刨制秘信,说是把纸洗晾六次,就能达到惊人效果。虽然知道她纯粹童心未泯自得其乐没什么不好,虽然知道她作业早已做好已无后顾之忧,但不知为什么,对于她这样无谓的浪费时间虚度年华,还真是有点心痛。尤其想到此时,别的小孩都在培训班里孜孜以求地苦学,更惶惶不安。
关于暑期班,我是这样打算的:如果要考外国语学校,要上个英语班;她数学基础不好,最好上奥数;她老是弯着腰,像个大虾,得去舞蹈班练习一下形体;她的字也写得不好,可以上书法班;她缺乏锻炼,兵乓或游泳,可以选一样。作文还过得去,可上可不上。
宏大的蓝图搁在心里,激动的是我自己。如果她都愿意上,我自然乐观其成,鞍前马后不辞辛劳。可是提议刚摆上桌,小丫头断然否诀。
她说,难道我们小学生的生活就只是学习学习学习吗?
她说,你们大人都很虚荣,天天跟这个比跟那个比。你觉得别人好,找她做女儿吧。
她说,好不容易有个暑假,我都没有自己作主的权利吗?
她说,你小时候奶奶也这么要求你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植物之爱

  买了十枝富贵竹,回家找了个空雪碧瓶插上,居然一室蓊郁,很有看头。它名曰富贵,我以为极不相称。你看,它既无华丽之外表,又无元宝似的大果实,哪来既富且贵?相反,它纤瘦,细长,单看一枝,像旧时贫穷人家营养不良的女子,腰身不及盈盈一握。然而数枝合并,却枝条斜逸,分外妖娆。仿佛一棵小巧的树,案头摆放,顿时春意盎然。

想买它的念头,已非一朝一夕,但我的蓦然心动,从来都迟缓行动。可心之物,并不急于拥有。待到心有所感,兴之所至时,又往往伊人不见,与之擦肩。如此,花店虽近在咫尺,双足硬是不愿动弹,拖拉着,冬去春又回了。可巧,今日回家的路上,一老农挑了担子,躺着的,全是富贵竹。欣喜难抑,相逢的缘份,不再错过。

母亲来家,笑问,它能活到几时?大惭。她是知道我的,对于花,虽出于天性里的喜欢,却不够细心体贴。但凡娇柔一点的进入我家,不出几月,全都成残花败柳,以至不假天年。每次心动买花,问了又问,好养么?容易成活么?话里话外透着不安。卖花人倒对我信心十足,连说“好养好养”,极力打消我的疑虑。然而历史是可复制的,言犹在耳,最后的最后,总剩我一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