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7962
  • 开博时间:2007-11-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卿何薄命

  我宁愿相信可卿是个被遗弃的或是父母双亡的苦命女孩子,她在养生堂里渡过了生命的最初日子,如果不是有幸被秦钟的父亲抱作女儿,那么她的命运又该是另一种色调。

  给秦家做了女儿,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其实无法断论。因为作了秦家的女儿,而秦家又“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这一嫁入贾家,可卿是否有过真正幸福的生活?
  
  贾蓉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在仕途上只能靠父亲用大把的银子买官来对付,在吃喝玩乐上倒是个人精,连贾链不防头都上了他的套子——他那样热心地为二叔偷娶二姐,根本就是为了自己取乐的方便。
  
  嫁给了这样一个花花公子,可卿的日子可想而知。初嫁之时,可卿一定暗自庆幸过,这样极富的人家,这样英俊的夫君,这样可亲的公婆,能不知足?
  
  可是——
  
  极富只是表面现象,诺大的贾府,气数已到了将尽的边缘;英俊掩饰不了风流成性,温柔体贴的丈夫,更加热衷的是荒淫无耻的行径;可亲的公婆?那更是可笑——究竟是何时,公公那色迷迷的眼睛,早已盯上了美丽的可卿!
  
  在皮肤滥淫的乱伦关系里,可卿没有勇气挣扎。对于贾珍而言,这一段畸形的公媳关系只不过是众多风流案里的小菜一碟,可是对于柔弱的可卿来说,这段耻辱却让她画梁春尽落香尘,成了败家的根本。
  
  作者写红楼,字字皆是血,写到可卿,想必连眼里都要流出血来了吧。这样一个擅风情,秉月貌的凄美女子,在第十三回就离尘而去,写她的文字不多,可是她的死则是最让人惊心动魄的,作者虽然删去了淫丧天香楼的回目,留下诸多让人疑惑的曲笔却仍表明她是悬梁自缢而亡的。和公公的“通奸”,虽然作得机密,却不能逃得过宁容二府里那些招子极亮的眼睛,因为事主的身份,众人只是心知肚明,不敢明言罢了。可是这个在作者心里有着“兼美”之称的弱女子,当丑事被丫环撞个正着时,终于发现自己与这个让她留恋的、让她憎恶的世界缘份已尽,她那样不舍地离开尘世,把自己对于贾家兴衰成败的预言,以及相应的应对之策等一番高瞻远瞩的衷言,全部交待给她认为最值得托付的风姐,便义无反顾绝世而去。
  
  作者无法掩饰自己对可卿的喜爱和惋惜之情,他把贾府的现在将来统统通过可卿的眼睛过滤一遍,找出症结所在并指出相应的策略,他让可卿——这个终究逃脱不开“淫”字的女子站在了最高处,万人莫及。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6 | 浏览: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本之木话妙玉

妙玉究竟从何而来,为何而来,照书上的说法,妙玉本是苏州人氏,读书仕宦家之女,只因从小体弱多病,买了许多替身都无法将病治愈,只好带发修行。随师傅来长安拜观音遗迹并贝叶遗文,却又因师傅圆寂便留在了都中。

贾府为了迎接娘娘的省亲大兴土木,采买戏子道姑,听说了妙玉的事便写贴请来,自此,妙玉便成了贾府的一位编外人员长住于斯了。

前八十回里,妙玉亮相次数并不多,每每看到她,总觉得有点像隔了层纱,雾里看花般始终看不清楚想不明白。

《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是妙玉屈指可数的几次出场里最长的一节。她把黛玉宝钗当成众姐妹中的佼佼者单独请到内室饮“体已茶”,从她泡茶所用的水便可以看出厚薄,众人喝的都是旧年蠲的雨水,独给黛玉宝钗喝五年前收藏的“梅花上的雪水”,其曲高和寡到黛玉都被她奚落了一番。

最让人费解的便是妙玉拿出来请客的茶具了,给宝钗的“辧匏斝”,给黛玉的 “点犀譙”,这两样都是“古玩奇珍”,连被宝玉看作是“俗器”的绿玉斗,竟然也是连贾府也未必找得出来的珍宝,如果祖上仅仅是个读书仕宦之家,且父母都已双亡,她何来这些足以招至杀生之祸的古董呢?

再,请听一向低调的她是怎么说的:“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的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 ”这里妙玉很自然地泄露了她身世的秘密,这决非一个平常读书仕宦家的女儿作得出来的姿态。

在这节里还有一个很微妙的举动,同样泄露了妙玉内心的秘密,给老太太众人喝的杯子,想来妙玉自己是不会去用的,不过可以留着,用来待客或摆设,但被刘姥姥用过的,纵然是个上好的成窑五彩小盖钟,她也不要了——还幸亏她未曾用过,不然就只能得到一个被砸碎的下场。然而,给宝玉的钟子呢?则是她平常家用的,也就是说,只有宝玉,可以和她共用一杯,一个正值怀春妙龄的女孩子,无论她平时如何收敛,如何掩饰,在一个特定的环境里,还是会把真情一面,悄然显露。

妙玉一向孤傲冷僻,也许除了宝玉,没有几个人会喜欢她,就连平日里最宽厚包容的李纨,都公然宣称:可厌妙玉为人;而幸被她看得中的宝钗黛玉,也认为她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与她有师徒之谊又是贫贱之交的岫烟,是整部书里最了解妙玉的,她非常客观地将妙玉归结为“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放诞诡僻”,照现在的说法,应该是另类的极致代表。

在八十回书接近尾声的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里,妙玉又以一段后续联句让黛玉和湘云叹为“诗仙”。至此,妙玉不仅家世令人生疑,她的诗情才意也说明她的背景不像前书所言那样简单,她的前生后事,直叫人如坠云里。
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1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何时黛玉爱上了宝玉

  是何时黛玉爱上了宝玉?
  
  一见钟情不可能,那时候他们都还太小。而日久生情则需要一个契机,首先,得让自己发现爱情的降临。83版的电视剧里有个场景处理得非常有意思,那就是宝黛钗三人的会面,当容貌才情都不输于黛玉的宝钗带着金灿灿的项圈,出现在宝黛二人面前时,宝玉惊讶于她的美丽,而黛玉则露出了小女儿特有的一点点嫉妒,此时此刻,镜头下滑,观众面前出现了宝玉的手,正向黛玉的手指轻轻握过去——三人的情缘,就在这一握之间,早已定下。
  
  在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里,黛玉“夹枪带棒”地因喝冷酒一事借雪雁讽宝钗,“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看到这儿,相信读者都会轻按书页,会心一笑。
  
  黛玉的“酸话”,已微露情心。到了宝玉会着秦钟一齐去“上学”,来辞黛玉时,黛玉问他:“你怎么不去辞辞你宝姐姐呢?”明知宝玉不会去,可是她仍要刺一刺他,此时的黛玉的心里,已经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三角,虽然她颇有自信她这一角和宝玉那角靠得更近,可不远处的那一角(宝钗)的威胁总是遥遥存着的,是不能够低估的。三角已经构成,不放心渐成心病,爱情便始发生。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0 | 浏览:3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的墓志铭

  也曾经如花般美丽,可是青春的脸色只是昙花一现,突然之间便成了死灰槁木,没有一丝色彩。“桃李春风结子完”,一个完字,为李纨的青春和爱情划了个干脆的句号。

  失去了春天的李纨,守着一个伶俐的儿子,把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也许儿子便是她活着的理由。爱子填补着爱侣的空缺,贾府上下,无一不认为她是幸运的,毕竟,“到头谁似一盆兰”,她还有一个儿子为她积淀着希望。
  
  可是,谁会去想长夜漫漫里这个以德为美的女子,是否有过一声幽幽的叹息,看青春年华在柔美的身体上悄悄流走,看风花雪月在忧郁的眼睛里变成一道道没有容颜的空景,那种游丝般无根的自语是否真的能够抚慰寂寞的心灵?也许每天的思念早已变成了一种负担,因为那些回忆太远太少,像过年时贴在墙壁上的杨柳青,当风拂过,当星掠过,当太阳光从窗缝里斜斜地射进来,曾经鲜艳夺目的颜色,被岁月剥落得泛出苍白,一如李纨年轻而无色的面容。
  
  夜,才是属于李纨的真实时光,玉臂轻拥的只有落寞的锦被孤衾,纱帐笼罩的只有暗夜无眠的泪眼,整个世界都睡了,只有日间安静端庄的女子,在夜里念一句谁的婉约词,听不清楚,连她自己的耳朵,也被躲过了那轻晰的声线。
  
  命运,早已内定,它不会因为谁的不幸而绕过谁的身边。
  
  不幸照样按部就班地过来召唤了她——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还没真正尝到儿子功成名就带来的喜悦,就面对着失子的巨大痛苦。
  
  青年丧偶,老年丧子,人生最大的三个不幸,李纨,竟然遭遇了两个。如果给她一把斧子,她会砸了那高高的贞节牌坊,如果给她一把火,她会烧了那灿灿的凤冠霞帔,这些用失夫丧子换来的金光,生生地剌瞎了她生命的眼睛。她用一生换来的虚名儿,只是多少年前青春逝去时就已经刻在碑上的墓志铭。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2 | 浏览: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欲躲不能

虎狼囤于阶下,尚谈因果的懦小姐迎春,向来不惹是非,当她的奶娘偷了她最值钱的累金风作了赌本输了去时,她竟然拦着丫环绣橘不让去告诉风姐,因为她有她的道理:罢,罢,罢,省些事罢。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

宁可没有了也不生事——这就是二小姐的处世哲学。可惜,别人不领她这个情,你懦弱?好啊,那么大家乐得快活,奶娘带头在院子里大开赌局,顺手便把小姐的首饰拿来翻本,输了也不着急——有什么好急的,不就是个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管的懦小姐么,又没个有势力的亲娘护着,自己又弱,不欺她欺谁?虽有个伶牙俐齿的绣橘,毕竟是个丫头,成不了什么气候,这么着,奶娘的媳妇才敢于在小姐的屋子里公然叫嚣她们婆媳竟为小姐白填了二十多两银子,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姐的累金风拿不拿得回来倒成了次要的事,婆子们倒为小姐出了生活费,这样的事居然发生在“金莼玉粒噎满喉”的贾府,真让人啼笑皆非。

绝不生事,结果如何,奶娘赌博事发,让老太太判了个“打四十大板,撵出,总不许再入”的“极刑”——真正是丢尽了主子的脸面;婆子丫头在小姐屋子里大呼小叫,吵闹不休,哪个小姐的屋里也没有她这里热闹——连黛玉都觉得她不可思议,叹息她是“虎狼囤于阶下,尚谈因果”。幸而机敏的探春叫来了平儿,奶娘媳妇这才吓得慌了神,事情才有了个了断,不然还真不知会如何收场。

在探春和平儿合计怎么处置这婆媳二人时,迎春却什么也听不见,因为她正专心地跟宝钗一起看《太上感应篇》故事,分不开心去管她屋里这一大群人的争执。唉,这懦小姐怎一个懦字了得!
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4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爱物儿

  宝玉在《撕扇子作千金一笑》里有一段对爱物儿的论述:“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他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的碎了也可以使得,只是别在生气时拿他出气。这就是爱物儿了。”

  在宝玉看来,一切自然的东西都是美的,包括心境,包括行为,撕可以,砸可以,只是别拿撕和砸作为泄忿的手段,那么,被撕破被砸烂的东西再珍贵,也是作了唯美的牺牲品,是值得玉碎的。

  这便是宝玉的理想主义。

  在他的心灵家园里,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因为他认为女儿是纯粹的,不会为了利益而言而行,男人是浊臭逼人的,因为男人无一不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择手段。
  
  宝玉是出了名的不爱读书,殊不知,他不爱读的只不过是他认为不值得一读的书,他喜欢的书都是些追求自我的“闲书”,是要躲起来念的,连黛玉突然出现都把他给吓了一跳。其实,宝玉并不是否定《大学》、《中庸》、《四书》、《五经》的文字,而是痛恨,它们之所以被推崇,是因为推崇它们的宗旨不是让人“读”,而是教人们利用学得的知识在仕途经济的道路里寻找捷径,在这里,读书,这本来很纯粹的行为已经被注入了不纯的动机,已被作为一种加官进爵的必须手续,已经失去了爱物儿的身份。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0 | 浏览:4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人眼里的宝玉

黛玉第一次会宝玉,因王夫人有言在先,所以,就在宝玉只闻脚步尚未见人时,她便下意识地对他有着拒绝的心理:“这个宝玉,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可是当这个“混世魔王”真真切切地来到她的面前时,却只见他: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视而有情。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象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
当然眼熟,三生石畔那一段木石之缘,即便是经历了千年万年,也如昨夜梦事。

那么,别人眼里的宝玉,又是什么样儿的?

宁荣二府里的闲言碎语,黛玉不会听不见,所以她也曾劝他:“你又干这些事了。干也罢了,必定还要带出幌子来。便是舅舅看不见,别人看见了,又当奇事新鲜话儿去学舌讨好儿,吹到舅舅耳朵里,又该大家不干净惹气。”人言可畏,所以当宝玉把他采得的头两枝桂花“亲自送一瓶进老太太,又进一瓶与太太”时,老太太欢喜得连声直夸她的宝贝:“到底是宝玉孝顺我, 连一枝花儿也想的到。别人还只抱怨我疼他”,可见老太太也知道她的命根子宝玉是府里议论的焦点人物。宝玉这一孝举不仅感动了老太太,让太太脸上增了光,更可以“堵了众人的嘴”。

小门小户里长大的秦钟,自见了宝玉形容出众,举止不凡,更兼金冠绣服,骄婢侈童,便心生羡慕,只恨自己出生贫寒,未能早与之相交;有意思的是宝玉见了秦钟后也很懊恼:“天下竟有这等人物!如今看来,我竟成了泥猪癞狗了。可恨我为什么生在这侯门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门薄宦之家,早得与他交结,也不枉生了一世”。两个小小少年,不同的生活环境,不同的性格品行,产生的想法竭然不同。

北静王水溶,看见宝玉面若春花,目如点漆,更不禁笑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
就是这个如宝似玉的贵族公子,却被处于最下层专司送货的老婆子形容成了呆子:“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咕咕哝哝的。且是连一点刚性也没有,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的。爱惜东西,连个线头儿都是好的,糟踏起来,那怕值千值万的都不管了。”说的,还都是实情。
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1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距离放逐

  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的贾敬,只想着做神仙,官也不做了,父亲的身份只怕也早已扔到了一边,不学无术的贾珍,白捡个官袭何乐不为,直乐得把个宁府闹得要翻了过来,可是他的胞妹惜春,枉有严父长兄,只是一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便生生离开了自己的家,在姨奶奶家里做一个永久的住客。
  
  在贾敬看来,女儿住在哪儿还不一样,都是豪门富宅,都是至亲家人,又有姐妹们相伴,不见得比住在自己家里差;
  
  在贾珍看来,这么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幺妹,照顾起来不仅费事而且责任重大,所以当史老夫人表示愿意帮他带“孩子”的时候,我想他心里一定是乐不可支的;
  
  在贾母看来,小姑娘从小便没了娘,怪可怜见的,都是贾家的子孙,多带一个少带一个没什么两样,既照顾了孩子又成全了她的慈善心怀;
  
  这样的迁徙对头绪繁杂的贾府来说,正如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可是从来没有人想过,在惜春看来,这种乔迁是否有喜可言。
  
  惜春是几岁住到荣府来的书中没有明示,但从黛玉进京的年龄就可推算出惜春很可能是在襁褓中就已经失去了娘亲,在贾府这样显贵的大家族里,养个没娘的孩子当然不成问题,照样可以过着锦衣御食、养尊处优的贵族生活,和其她姐妹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在她内心深处呢?
  
  “没妈的孩子象根草”,四小姐惜春除了生活无忧,她的感情生活正如没妈的孩子一样无所依靠。心里有话的时候,成长触痛的时候,她的身边,只有丫环婆子众星捧月般围着,却没有一个可以忘情投入的温暖怀抱。
  
  岁月在她的心里只刻下了寒冬的印迹,命运让她对未来日渐绝望,耳闻目睹宁府的种种不堪,她像剌猬一样把自己最软弱的部分拚力保护起来,对外界尽情展开冷酷的刺尖,只为了不与之同流合污,只为了要保住自己的清白名誉,对丢了她体面的贴身丫环入画她心狠到极至:“快带了他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对劝慰她的大嫂她心冷到底:“若果然不来,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还清净。”
  
  “独卧青灯古佛旁”——她早就为自己找好了归宿,当她被放逐,被亲情放逐。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0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安全的距离

生日(大年初一)都比别人占先的元春,似乎运气也比人强些,先是因贤孝才德,选入宫去作了女史,到后来更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教日渐败落的贾府,又发出了新枝。

因为皇上的体恤之心,元春又有了省亲的福气,想她早年入宫,与父母家人一别经年,虽然近在咫尺,却似隔山背水,轻易不能相见,天伦之愿早已成了奢望。宫廷里没有人情可言,能感受到的只有隐隐约约的血腥和嘶杀,保住自己是唯一的任务和目的,因为对于她来说,自己的性命已不仅是她个人的事,而代表着一个大家族的盛衰,掌握着一股血脉的生死,一年三百六十日,有哪一天,她可以放心地睡去舒心地醒来。

省亲日终于到来,见到年迈的祖母,渐老的双亲,忽然之间长大的弟妹们,元春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泪水夺眶而出,更那堪长辈们跪于裙下,她的心酸无可化解,只有一句似怨非怨之语冲口而出:“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见娘儿们一会, 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当她与父亲隔帘相望,不但不能向父亲敬行家礼,反而要接受父亲的请安,她的心在瞬间裂成了碎片,几乎是不管不顾地抛出了“大逆不道”之言:“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 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她把光宗耀祖的皇妃之位归结为无趣,直叫她的父亲担心不已。

回銮的时刻像刀一样割痛着贾妃的心,紧握的双手不得不松开,满眼的泪水要在回宫之前完全收回,皇宫并不遥远,前呼后拥的人群里她孤独到极至,回望家园在渐渐淡了去,元春整理心情踏上如履薄冰之路。

离家人不远离皇上很近,可元春自从进了那不见天日之地,她的哪段距离算得上安全?
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宝玉的泛爱和专情

贾宝玉可算得上古今中外小说里泛爱的典型了,原因也很明了,他说了:我见了女儿便觉清爽,见了男人便觉得浊臭逼人。

只要是个女儿,宝玉都不会吝啬自己的赞美和关爱,就是对村里纺线的女孩子二丫头,他的留心和关切都是发自内心的,甚至于有“跟了她去”的“傻”念头;又因“恐薄了傅秋芳”(贾政的门生傅试——“趋炎付势”——之妹),连素习最厌的愚男蠢女也肯见了;而刘姥姥信口胡编的雪下抽柴的女孩子,更让他深深挂念,自己行动不自由便命茗烟代为探望。

对贾府的丫头们,宝玉视如姐妹,他记得晴雯爱吃豆腐皮儿的包子,袭人爱吃糖蒸酥酪;为了逗玉钏儿高兴,想尽办法让她亲尝了连薛姨妈都不认得的莲叶羹,怕龄官淋雨受凉,他竟忘了自己也正站在倾盆大雨里,忙不迭地只是催她快去避雨;偶尔宝玉也会耍少爷脾气,踢了袭人,宝玉悔得不行,恨不能自已代她顶了那脚,气头上要撵走晴雯,事后又百般地哄她开心;他怜惜被薛蟠夫妻蹂躏的香菱,同情在风姐之威贾链之俗下仍能处事周全的平儿……

于是宝玉便得了个“泛爱”的名儿,甚至有人把他称为“花花公子”,细想想,焉是如此,他作的这一切,何尝有一丝一毫不纯良的动机,他只是凭心而为。他不求得到什么,只是想尽自己的所能为被他当作珍宝的女儿争一个平安而快乐的生活环境。

宝玉这“泛爱”,其实是对女儿的尊重和理解,是对女儿的关心和体贴。

移开这种让人感觉暧昧的“泛爱”之说,在宝玉的爱情生活里,他的用情却不可谓不专。大观园里除了他的亲姐妹,尚有黛玉宝钗宝琴妙玉以及后来的岫烟、李纹李绮等,无论是容貌还是才情,都各有令人惊慕之处,可是他爱情的目标,只锁定黛玉一个人,最能说明问题的就是《薛宝钗羞笼红麝串》那回,看见宝钗雪白的一段酥臂,他“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 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暗忖的这段话把宝钗黛玉和他的关系划得清清楚楚,一点不含糊。而后来错把袭人当黛玉的大胆诉说,更是众人追如星月捧作凤凰的贵族少爷铮铮的爱情宣言。
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0 | 浏览:4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夕的月光

  元春生在大年初一,是以“样样占先”;巧姐儿偏巧生在七夕,按刘姥姥“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取名,她的命运还真如姥姥吉言,遇难成祥,逢凶化吉,都从这‘巧'字上来。
  
  
  巧姐儿第一次出场还是个抱在怀里的小娃娃,一直到贾府落败,她的年龄也不会超过十岁,荣华富贵的日子只在孩提间,这和作者的经历有些相似,曹府衰败时雪芹也还是个刚开始记事的小孩子,对于家里曾经有过的辉煌并没有切身的感受,那些极尽奢华之事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
  
  
  孩提时代无忧无虑的生活在突然间遭遇变故,一时间,公子小姐全部贬值,能捞到活口就算命大,能够到大户人家做丫头便是幸运,被卖到青楼花船,也只能怨命罢了,如果没有刘姥姥,巧姐不会比湘云幸运!树倒狐狲散,谁还会有能力来保谁?可是刘姥姥来了,受过贾府一饭之恩的刘姥姥在这公候之家大厦倾覆的时候,毫不迟疑地伸出了援助之手,以她芥豆之微的力量,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把巧姐儿从火坑里救出来。
  
  
  身陷于绝境的巧姐儿,看到慈详的姥姥从千里之外一路追寻她而来,怎能不痛哭失声,她哭她死去的母亲,哭她流放的父亲,哭她土崩瓦解的家族,哭她狠舅奸兄的残酷无情,更哭她命里尚留的一丝余庆,得遇这样毫不图报的恩人,救她于水火之中。
  
  
  七夕的夜里月光明晰,巧姐恰如一缕七夕的月光,掠过满目废墟的贾府,归隐田园,那正是可卿所言可保永全的世业。
  
分类:读红札记 | 评论:0 | 浏览:3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