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0
  • 总访问量:22983626
  • 开博时间:2007-11-15
  • 博客排名:第18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沈昌文:一位边疆壮汉的内陆开发记

沈昌文:一位边疆壮汉的内陆开发记

《书香故人来》序

俞晓群又有新作问世,听到这消息,我立刻就寻思,他这次要写什么?

 

我知道他已到了退休的年龄大限,说不定他这次要告诉我们一些退休后的新作为、新理念。我常有这样的期待。

 

我的这种期待还出于一个经验:我同他的合作,始于我的退休。我把过去的这种合作,称为我的“黄金时期”。因这经验,我一直在盼望他退休后的精彩作为。

 

等到读了他这部新作的电子稿,方知他要告诉我们大家的,还是旧事。不过,这次他对旧事作了系统发掘,可以说,他这次系统地描述了一位搞文化的边疆壮汉在内陆开发的思路、艰难和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沈昌文近况——书后的故事

沈昌文近况——书后的故事

明年沈昌文先生就八十八岁了。

记得二〇一一年八月,我们为沈公做八十寿,祝他从事出版六十年。那次活动宾朋满座,央视读书节目的李潘主持,腾讯网络直播,沈公新著《八十溯往》首发,连蛋糕都做成书的形状。

事后余兴未尽,一次跟沈公喝小酒,他突然抑郁起来,半开玩笑地对我说,以后不要再过生日,我总觉得那一次欢聚之后,人就变老了。此后七年过去,我每次张罗祝寿他都拒绝。没有办法,我只好每年为他出一本书,八月到上海书展签售,有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17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阅读与独处

阅读与独处

今年六月二十三日,王强回到他的母校北京大学,在光华管理学院做一场题为《读,为了独处》的演讲,旨在与校友们分享他的著作《读书毁了我》。入北大北门时,王强被门卫拦住,滞留半小时,即使你是大名人,即使你是北大的骄傲,那又怎样?这当然不是门卫的错,而是我们接待人员跟进不及时。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王强的情绪。一段调侃之后,王强说他的话题有两个:其一是“丧失独处的时代”,即我们现时代的焦虑,正是来自于我们丧失了独处的艺术。在虚拟的链接之中,我们所谓的独处,既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6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不炎上,孔子的占卜故事

一、“火不炎上”总题记

《书经》讲五行,第一位是水,第二位就是火。古人言灾异,所谓“水火无情”,此为一证。

但将自然界中水、火与人类社会联系,偏重又有不同,就“火”而言,更强调对人的认识与使用,如《书经》所言:“知人则悊,能官人。”所谓“官人”,就是用人做重要的事情。说白了,就是说如何用好人不用坏人,正如《汉书》所言:“举群贤而命之朝,远四佞而放诸壄。”

为什么识人的事情,要归于“火”之下呢?因为火为光明之物,如汉儒所言:“火,南方,扬光辉为明者也。其于王者,南面乡明而治。”那么在识人的问题上,发生哪一类事情会引起火之变异呢?对此,《洪范五行传》列出四项原则,即:“弃法律,逐功臣,杀太子,以妾为妻,则火不炎上。”正是在这样的原则之下,汉儒们展开了对五行中“火不炎上”的解说。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13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书房

我的书房我曾笑言,当代书房可以有四类之分,有文人书房,存为所读;有学者书房,存为所用;有藏家书房,存为所爱;有出版人书房,存为无奈。这最后一项是我的调侃。

我是出版人,从业三十六年,在辽宁教育出版社工作二十多年,编书很多,可留存书目有千册之数;在海豚出版社工作八年,编书四千余种,可留存书目也不少。加上业内交流,作者赠与,个人购买,你想不建书房都不行。如果你再兼有学者、作家或藏家的身份,那就更不得了了。

我的存书可分为三类:一是珍藏的书,极少;二是使用的书,多为自己购买;三是堆放的书,各类样书、杂书汇聚。十年前,我从沈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终于谈爱——书后的故事

前文《到底几寸灰》,谈到毛尖新著《一寸灰》即将出版。文中回忆我与毛尖的编创交流,品评这部书稿的诱人之处,其实还有一个现实版本,那就是我叹道:“毛尖终于谈爱了。”

真是这样么?无论赞同与否、真心假心,我是认定毛尖的思想变化。散文、杂文、随笔、影评,长长短短,东西无照,南北游离,读下去都是幌子,一条爱的暗河在流动,像一缕丝线,串起毛尖这一波文章的思想况味。

谈爱,先批评非爱与不爱,也是高人一贯的套路。

《华尔街之狼》,毛尖说,感觉要整一部美版《金瓶梅》。主演小李子的华尔街生涯,充斥着毒品、妓女、传销、毒品、妓女、传销。结果不但小李子没拿到小金人,还被一位奥斯卡评委大骂导演“你无耻”。毛尖说,这一次电影写作,有佳句,没佳构,导演试图通过这场风月宝鉴揭露资本主义的腐朽本质,最终迎来资本主义的莞尔一笑。那样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到底几寸灰——书后的故事

到底几寸灰——书后的故事

前些日,见到毛尖新稿《一寸灰》,不由得一阵亢奋。为什么?说来话不是很长,但陆陆续续,也有二十多年的记忆。

最初追逐毛尖的文字与著作,起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那时《万象》创刊,毛尖开笔写文章,后来在辽宁教育出版社结集出版《慢慢微笑——毛尖自选集》。接着是五年前在北京海豚出版社,策划出版毛尖的《有一只老虎在浴室》和《我们不懂电影》。

海豚社做毛尖的书,我们追求的是“牛津风度”,从引进版权、装帧设计到使用材料,都由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无常——书后的故事

六月十三日早晨,我的好朋友王辉在睡梦中告别了这个世界,今年刚刚五十四岁。闻讯我的心中一阵揪痛,泪下,口中却默念着:大辉的性格。

我与王辉相识二十多年,他一直从事沈阳日报副刊编辑工作,我们之间的交往,始于工作,交于同好,终于他的一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从数学系毕业,喜欢写文章,起步于科普创作;后来写书评、随笔,介绍自己编的书,开始与王辉来往。那些年,我的几篇重要文章如《无法忘却的纪念》《读孔的奇趣》《书之爱,父之爱》发表,都有王辉的支持与鼓励。尤其是本世纪初,我的工作变动,当时心情不好,曾写《那一缕书香,怎消得独孤寂寞》,回忆编辑“书趣文丛”的往事,王辉立即编发此文,还写一篇《俞先生的十八声叹息》与我唱和。

那些年,我从沈阳到北京,编书三十多年,起起伏伏,但王辉与我的交流从未间断。他懂书,爱书,爱好书,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7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不曲直,怀想让皇帝的凄美故事

一、“木不曲直”总题记

《书经》说,五行之三为木,“木曰曲直”。何谓曲直呢?它是说,木是可以弯曲、可以笔直之物。就其自然属性而言,如果无法把木弯曲成车轮,无法把木拉直成箭矢,抑或在树木上增生出人之形状,就可以说自然界发生了“木不曲直”怪现象。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现象出现呢?《洪范五行传》将其引入人类社会之行为规范,尤其是针对皇家而言,它解释说:“田猎不宿,饮食不享,出入不节,夺民农时,及有奸谋,则木不曲直。”

其实上述《洪范五行传》所言,只是说明事情的一个方面,即人类某些不良行为,会导致自然界出现“木不曲直”现象。反之,自然界中出现哪些自然现象属于“木不曲直”呢?它将预示着人类社会发生哪些灾异呢?

《汉书·五行志》有“木不曲直”例目,它所列举的自然灾异,只有“木冰”一项,其事例取于春秋时代:“《春秋》成公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8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出版家王云五》序言

《中国出版家王云五》序言

王云五先生是一位伟大的出版家、学问家和社会活动家,是近百年以来,中国最优秀的知识分子之一,他为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所做出的贡献,是辉煌的,不可磨灭的。

本书撰写,力争按照传记的体例落笔。但可能是由于王云五先生的经历过于丰富,可能是我们的思想还存在着某些认识的禁区,也可能是我的手笔,实在缺乏把握这样一位伟大人物的能力。没有办法,我只好按照王云五先生的教导:当你遇到一个大困难的时候,你可以使用笛卡尔方法,将大问题剖分为一个个小问题,再一一求得解答,而后综合总结,则整个大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约见冷冰川——你的劳作简直像宋朝人

前些天一个早上,冷冰川先生发来语音私信,声调中充满喜悦与欣慰:“晓群,感谢你的连线。昨天下午我去拜见黄永玉先生,谈得高兴。先生九十五岁,头脑清楚,状态好得不得了。”

冰川还发来几段视频,见到黄先生对冷冰川说:“这几天,我一直在读到你的书和画。昨晚知道你今天会来,心情很好,没打草稿,信手题诗一首。”黄先生站在那里,慢慢打开一卷宣纸,他声音清朗,读道:

   “《读冰川画——你的劳作简直像宋朝人》:你的画,是五寸厚的大辞典,/每一页,/每一行,/每一颗字粒,/都标帜着一个/可靠的心地:/母亲的细心,/父亲严厉,/情人的甜蜜。/你的笔墨像/轻轻放牧蚂蚁那么多的羊群,/让它们在草原随心漫步。/你为那些紊乱不堪的杂木荒草梳理发髻/让她们从野丫头变成闺秀。/你让每粒砂石,每片树叶,每根野草,都显出教养的仪态。/你把绝望变希望,让流浪的星星都有了归宿之处,风暴变星月满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3 | 浏览:56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小数据——书后的故事

二〇一七年二月,新浪微博通知:恭喜您已获得“微博问答”功能,我们根据您的微博活动情况,提供您擅长的领域信息,邀请您回答问题,云云。

此后,几乎每天都有“邀请回答”的问题发来,此时我发现:所提问题有所依据,即自二〇一〇年十二月我发第一条微博,到现在已发二万多条,有近四十万粉丝。他们根据那些数据,为我制定“擅长的领域”。每当有人提出问题,符合我的特长,就会(自动?)生成提问,给我发过来。当然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受聘的其他人也会收到。归纳一下,我被认定的“领域”有:其一,我是一个书人,做出版;其二我是一个老人,好谈经典;其三,我是一个写手,侧重点评图书与作家;其四,我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但出言谨慎;其五,我是一个体育迷,偏重足篮台……这是我在微博上的数字形象,够不上“大数据”,或可称之为“小数据”。

面对微博问答,我从未发过“回答”帖子,但并非没有作答。什么情况呢?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文难忘——书后的故事

做出版,受到批评难忘,读到美文也难忘。在我的电脑中,存储着许多我喜欢的好文章,它们或来自阅读,或来自师友和同人的推荐。我会在这些文章的题目上,标注着阅读时的感受,诸如:有见识,文字功力极高;美文,联系作者等。

二〇〇二年八月,沈昌文先生转来李敬泽文章《“散文”的侏罗纪末期》,原载《南方周末》,其中提到《万象》杂志,有两个定义式的句子,让我一直记忆,其一是“《万象》虽有西仔气,毕竟是从文化上回应了这个时代。”其二是文章第三段的标题“《万象》:新文人的全球化表情”,李敬泽站在批评的视角写道:

《万象》第七期上,用长达五十一页的篇幅推出了《2002年5月10日》,在两个月前的这一天,老师布置了作业,三十四位华人文化精英都在写日记。那是一个豪华的阵容,包括汪丁丁、葛剑雄、董桥、张承志、阿城、叶兆言、李欧梵、王安忆、陈村、棉棉等等。……三十四篇日记加在一起,构成了跨越空间的虚拟社区,这里几乎没有异质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8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谜一样的王强——《读书毁了我》序

公元二〇一八年元旦,我从杂乱的书架上,取下王强《书之爱》,小三十二开本,二百余页,出版于千禧年一月。时隔十八年,我还能信手把它翻检出来,捧在手中,知道为什么?

因为在十八年间,它始终与一些书聚集在一起,供我日常工作和写作时翻读。它们都是“关于书的书”,其中包括书话、笔记、随笔,古今中外都有。在我的观念中,此为“知书”的一个重要门径,历来被爱书与藏书者看重。查尔斯·兰姆步入暮年时说:“现在我从书中得到的乐趣已经少了许多,但依然喜欢读谈书的书。”

王强是一位爱书成癖的人,他赞美兰姆的喜好,还推崇收藏家罗森巴赫的观点:“这世界上最伟大的游戏是爱的艺术,此后最令人愉悦的事情是书的收藏。”所以王强喜欢读“关于书的书”,乐于写“关于书的书”,他说:“那是爱书人关于书的情书,是阅读者关于爱书的告白。”

此时,我取下这本小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5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忘的批评——书后的故事

从业出版三十余年,如今静处家中,心绪淡然。时而回顾以往,多谈辉煌战绩,败走之事常常回避。其实多年编书出书,受到专家、读者批评,值得回忆之事不少。

对有格调的读者而言,烂书、平庸的书,他们会采取无视或轻蔑的态度,连批评的热情都没有;只有好书、有价值的书,他们才乐于品头论足、吹毛求疵。比如“新世纪万有文库”,读者赞扬之声很多,质疑与挨骂之声也很多,且很有水准。

一九九七年“新世纪万有文库”上市,时任某报主编的王一方先生,陆续写两篇文章点评。第一篇题为《船造大之后》,用笔名“涂八路”,谈到俞晓群追寻王云五“万有文库”,推出“新万有文库”,毫不含糊;但其编辑思路有“外延无边、口袋无底”之嫌,似非上策。第二篇题为《高高的桅杆》,他对第一篇的观点解道:

如今,辽教社俞晓群君,欲承王云五当年大整合旧愿,推出“新世纪万有文库”。观初集书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0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5页/6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5-29

费尔奇圆

2020-05-29

冷自知胺

2020-05-25

汽车配件abc

2020-05-22

小奋青滤pe

2020-05-20

文锦书屋

2020-05-17

刘美凤

2020-05-13

d3zhang121..

2020-04-29

宜家猫64

2020-04-25

monikalili..

2020-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