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3
  • 总访问量:22861108
  • 开博时间:2007-11-15
  • 博客排名:第22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藏书——书香故人来

在当代中国藏书界,韦力先生有“第一人”之称。何事第一呢?

其一,藏书之巨:作为私家藏书数量与质量,有观点说,若以横向比较,韦力的藏书量在整个藏书史上应属中上水准,在当世,则是第一人。(绿茶语)在韦先生天津和北京的书库中,总共存有八千余部、七万余册古籍善本,其中宋元及以前刊本、写本五十余件、二百余册,宋元递修和宋元明递修本近二十部、三百余册。

其实关于韦先生藏书的价值,历来议论之声最多。有人说韦力藏书“天下第一”,他连声说不敢不敢,当今社会,私藏怎能与公藏相比呢?他还引钱锺书先生那段妙译自嘲:“老妪小遗于大海中,自语曰‘不无小补’”。有人说韦力藏书“富可敌国”,他说你是在害我啊,况且我的藏书与金钱无关。还有人夸赞韦力做事“志不在温饱”,他幽默地说,我胸无大志,请把那个“不”字去掉吧。

其二,著述之丰:韦先生的看家本领,见于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签名本随想

二〇一六年某日,我在上海与陈子善先生小聚。我问他近期打算,陈先生说自己明后年已近七十岁,会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我说这几十年,您对我乃至辽教社、海豚社帮助巨大,从“新世纪万有文库”到“海豚书馆”,累累好书都留下您的辛勤汗水。恰逢此时,您能否从自己的著作中选出重要一部,我来为您出纪念版答谢读者,并向您表达敬意。几经说服,陈先生接受了我的想法,但他这些年著作很多,选哪一部呢?不久陈先生回答我说,还是出版一本《签名本丛考》吧。这个题目他颇为看重和喜爱,而且最用功力,只是初稿已经与其他出版社有约,那就给他们更换一本吧。

就这样,陈先生将《签名本丛考》版权转到海豚社,加以完善后,交到我手上。我们的设计方案也独出心裁,除了普通版之外,还会手工制作七十册真皮特装本,顺贺陈先生七十大寿,请他逐一留言、钤印,编号发售。

我如此重视此书,除了上述原因,还要强调两点: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风与宫车晏驾

《晋书》记载恒风事例极多,其中有十余次大风,都预示将有“宫车晏驾”、“大臣授命”一类大事发生。实为史上一段奇观:

其一,嘉平元年正月壬辰朔,西北大风,发屋折树木,昏尘蔽天。“是时曹爽区霿自专,骄僭过度,天戒数见,终不改革,此思心不睿,恒风之罚也。……后逾旬而爽等诛灭。”

其二,吴孙权太元元年八月朔,大风,江海涌溢,平地水深八尺,拔高陵树二千株,石碑蹉动,吴城两门飞落。案华覈对,役繁赋重,区霿不容之罚也。明年,权薨。其中,“覈”读he二声。

其三,孙亮建兴元年十二月丙申,大风震电。是岁,魏遣大众三道来攻,诸葛恪破其东兴军,二军亦退。明年,诸葛恪又攻新城,丧众大半,还,伏诛。

其四,孙休永安元年十一月甲午,风四转五复,蒙雾连日。是时,孙綝一门五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韦先生的哼唱——书后的故事

 

韦先生的哼唱——书后的故事

拿起电话,听到韦力先生不紧不慢的声音,作为一个出版人,那实在是一种享受。这些年谈书业收藏大家,有“中韦力,西王强”的说法。如今他们把自己的书稿交到你手上,还经常彼此交流,对你而言,怎么会不是一种享受呢?

当然,韦力与王强的交流方式不同。韦先生喜欢打电话,他语调谦和,叙事婉转,缓缓道来。王先生喜欢发微信,文图并茂,时缓时骤,不分昼夜,因为他满世界奔跑。我重视王强发来的一排排书影和语音留言,会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上署名“活雷锋”

上文说完读经,本文再说读史。

写下这个题目,我想起二十多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最后的盛宴》,其中提到最喜欢的书,我说是《二十五史》。后来我将此文贴到网上,有网友跟帖说:“你就装吧,《二十五史》也敢最爱,真正读过多少呢?”

这话让我颇受刺激,但细细一想,我那时确实所读《二十五史》不多,说到喜欢,还是事出有因。首先是我父亲的影响,他有一套《廿四史》,尤其是“前四史”,尤其是《史记》,父亲经常翻读。文革中我上山下乡离开家时,父亲心情不好,他帮我收拾东西,往我行李中塞几本书,有几册吴晗主编“中国历史小丛书”,还有一本王伯祥选注《史记选》(人民文学,一九五七)。父亲还提醒我说,多读点历史,会一生受益。

参加工作后,我逐渐有了经济能力,很早买一套中华书局出版的《二十五史》,绿色封面。后来我经常在办公室读书,将许多书提来提取不方便,又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商务的书目

去年在上海见作者,有暇去旧书店看书,见到许多老上海旧籍。如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等零星版本,其中几册“书目”引起我的注意,有《万有文库第一集一千种目录》《丛书集成初编目录》和《万有文库第二集目录》(附万有文库第二集预约简章)云云。

你别小看这些“书目”,其中包含很多重要信息。

其一,在《万有文库第一集一千种目录》中,有王云五《印行万有文库缘起》一文。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还在辽宁工作时,曾在沈阳古旧书店买到一些《万有文库》,后来王之江帮我在图书馆找到王云五“缘起”文章,故而萌发出版“新世纪万有文库”的想法。当时我曾写文章《向老辈们学习》,其中有一段写道:“且不说《永乐大典》《四库全书》的辉煌和壮烈,就看一看本世纪三十年代商务印书馆的《万有文库》吧,论规模,‘冀以两年有半之期间,刊行第一集一千有十种,共一万一千五百万言,订为二千册,另附十巨册。’论范围,‘广延专家,选世界名著多种而汉译之。并编印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喝酒,他饮茶

日前陈墨新著《小西天影话》出版,题目源于他的居住地海淀小西天。说来这已经是我为陈先生出版的第三部著作。回忆我们情趣相投的原因,除去彼此心智相通,一见如故,还有就是“海豚小精装”的诱惑。

二〇一四年出版陈墨《口述历史杂谈》,我们一反他以往著作的文献式风格,采取银色布面精装,封面上手工粘贴一枚纸质图画,整体装帧珠联璧合,使陈先生大受震动,一时爱不释手,赞不绝口。人称“不爱红装爱武装”,此一举却使他以往“专注内容、不看外表”的情绪得到改变,甚至在文笔上也受到唯美主义的影响,注意表达的细节与装饰。

两年后,陈墨来信写道:“晓群兄:好!长假期间在郊区,整理出一批电影短文,取名《小西天影话》,共四十二篇,将近十二万字,向您投稿。如我在《后记》中说,主要是因为海豚版图书可读可爱、可玩可藏,于是有了贪心,想再出一本。自己觉得书中文字还有些意思,或许是敝帚自珍,有灯下黑之嫌,故请审查定夺。”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风拔树——五行占

此类风称“常风”。班固《汉书·五行志》,将恒风归于土发生变异名下。并称:“雨旱寒奥,亦以风为本,四气皆乱,故其罚常风也。”汉代刘向认为:“于《易》,‘巽’为风为木,卦在三月、四月,继阳而治,主木之华实。风气盛,至秋冬木复华,故有华孽。”云云。

班固论说“常风”,则以春秋故事“六鸟退飞”为首引,阐释其观点:釐公十六年“正月,六鶂退蜚,过宋都”。《左氏传》曰“风也”。刘歆以为风发于它所,至宋而高,鶂高蜚而逢之,则退。经以见者为文,故记退蜚;传以实应著,言风,常风之罚也。象宋襄公区霿自用,不容臣下,逆司马子鱼之谏,而与强楚争盟,后六年为楚所执,应六鶂之数云。京房《易传》曰:“潜龙勿用,众逆同志,至德乃潜,厥异风。其风也,行不解物,不长,雨小而伤。政悖德隐兹谓乱,厥风先风不雨,大风暴起,发屋折木。守义不进兹谓耄,厥风与云俱起,折五谷茎。臣易上政,兹谓不顺,厥风大焱发屋。赋敛不理兹谓祸,厥风绝经纬,止即温,温即虫。侯专封兹谓不统,厥风疾,而树不摇,谷不成。辟不思道利,兹谓无泽,厥风不摇木,旱无云,伤禾。公常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诉我,《易经》与《易传》有何区别?

经史子集,我先说读经。

此前我在文章中谈到唐振常《四川军阀杂说》,他在书前题词,引苏东坡佳句:“斗酒纵观廿一史,炉香静对十三经”。此中唐先生将“炉香”写为“炉手”,后来王辉兄指误,有苏东坡手书碑刻为证,“香”字正确。再者“焚香读经”也有出处,朱熹《周易本义》讲卜筮的仪式,要选一个洁净的地方,“置香炉一于格南,香合一于炉南,日炷香致敬。……筮者斋洁衣冠北面,盥手焚香致敬。”

当然唐先生的下一句话才是重点:“录东坡句,藉喻读书有深阅浅览之别”。他是在说读书的方法不同,读史可以“饮酒纵观”,读经却要“炉香静对”。对照恁些年读书感悟,我从读经到读史,越想越有道理,因此想把书房命名为“深阅浅览斋”,把下一本集子命名为《深阅浅览斋随笔》,甚至连一枚“深阅浅览斋”印章都刻好,嵌在新著《杖乡集》封底上。

回忆自己读经的过程,因为早年文革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2 | 浏览:20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强,GUCCI与竹节装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王强请沈昌文和我、朱立利在大董烤鸭店吃饭。席间除了确定出版《书蠹牛津消夏记》,还有两件事难忘,一是王强对沈公敬重有加,点了一些很贵的菜。沈公素有“京城吃货”雅号,他还是幽默地叹道:“难道大董换菜单了?这菜我怎么都没吃过啊!”再一是我送王强一册海豚制作《鲁拜集》特装版,伊莱休·维德绘画,仿制一八八四年美国波士顿霍顿·米福林公司出版的对开本。上世纪初桑格斯基制作《鲁拜集》就用的这个“书芯”,后来随泰坦尼克号沉没海底。

当时王强捧着这本大书感叹不已,两日后发来一封长信,开篇写道:“晓群兄:再谢所赠大作及海豚精品。海豚《鲁拜集》此印之精几可比肩英美,实非溢美套话。依此品味与制作坚持下去,得兄之理想主义加完美主义不懈追求的引导,西书装帧艺术必藉海豚为纸质书在中文世界再辟蹊径。佩服。期待。这两天得空仔细把玩《鲁拜集》,奉上几点不成熟的观感,就教于仁兄。班门弄斧,海豚面前说嬉水,谬误处望兄海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蠹精与海上奇侠——书后的故事

他们是中学同学,上海人,一位叫顾犇,网名“书蠹精”;另一位叫简平,我私下称他“海上奇侠”。

顾犇是大才子,复旦数学系出身,精通英、德、法、意多种语言,喜爱音乐,曾译《简明牛津音乐史》。他说早年沈昌文、陆灏主持《万象》时,沈公曾约他聚谈。我二〇〇九年来到北京,在中国外文局海豚出版社工作,在研读“国际汉学”时,读到一段轰动一时的故事,其中重要部分与顾犇联系起来:

一九八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澳大利亚《堪培拉时报》发表一篇发自巴黎的文章《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作者帕特里克·曼海姆写道:“上周在巴黎召开的‘面向二十一世纪’第一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国际大会上,一批国际著名学者和诺贝尔奖得主探讨二十一世纪科学发展与人类面临的问题。在新闻发布会上,汉内斯·阿尔文博士发表了非常精彩的演说。他是一九七〇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瑞典科学家,他在等离子物理学研究领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6 | 浏览:16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强:书虫的故事

本文专谈王强。

这世上叫王强的人太多,他们几乎遍布于社会的每一个群落。那天在北京小聚,有赵丽雅、王强在座,他们第一次见面。赵丽雅是一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我介绍说,他是新东方“三驾马车”之一,她说不知道;我说,他是电影《中国合伙人》中佟大为扮演王阳的原型,她也说不知道;我说,他是中国名列前茅的投资机构“真格基金”创始人之一,她更不知道了。但她突然说,想起来了,你是陆灏《上海书评》上经常写文章的那个王强吧?

类似的情况,王强一定遇到很多。你看他幽默地说:“不奇怪,日常乘机或住宿时,我经常遇到因为重名惹来的麻烦。有一次一个通缉犯也叫王强,结果警察把我仔细盘查半日。”

回忆起来,我与王强相识很早。二〇〇〇年前后我还在辽宁教育出版社时,出版他的《王强口语》三册。当时王强还在新东方任职,那套书印得漂亮,卖得也很好,直到现在王强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2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后的故事——八十以后

二〇一七年,我师父沈昌文先生年满八十六岁。那天朱立利苦笑着抱怨,这个沈公啊,八十岁以后,缺点都暴露出来。我正色道,沈公做事完美,哪会有缺点呢?

朱说,与沈公约会,请他来签书或小聚,他不接电话只接邮件,接到也不回复。我说,他不回邮件,一定会遵时到来;一旦回复,反而说有事不来。朱说,沈公进入他的办公室,见到书就拿,留下纸条扬长而去。我说,沈公只拿好书,况且他留的纸条,比那本书还值钱呢。朱说,与沈公聚会,见到许苏葵、董曦阳等小辈,人家问:“认识我么?”他都说不记得。我说,沈公是在调侃,你不见他接着说:“我只记得当年辽教社也有小许、小董。”朱说,沈公不如从前坚强,在上海签售,有人打断他发言,他事后抑郁,发誓不再参加签售。我说,第二天我问沈公抑郁了么?他笑着说,没有啊,我只是看到自己不如张爱玲受欢迎。朱说,请沈公出差、参加活动,他一律回答:“去问白大夫,还有我的两个女儿和外孙,他们同意我才敢去。”我说,他遇到熟悉的人,他还会附上一句:“我外孙北大医学博士毕业,在协和医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十杂忆——送终

我热爱老人。俗语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样的话深得我心。有老人在,无论你是什么年龄,在家里都是晚辈;老人离去,无论愿不愿意,你都会变为一个家庭中最年长的人。因此孝敬老人是快乐的,送终却会使我们陷入极度的悲伤之中。

我的母亲五十八岁去世,那一年我只有二十八岁。她先是在几年前罹患脑血栓,再加上肾炎和糖尿病,身体开始一天天衰弱。接着出现并发症,打点滴,滴水、滴糖、滴盐都受限,最终陷入深度昏迷,早早地离开了我们。

我的岳父八十四岁去世。他多年患气管炎,慢性病,年龄大了,每年冬天都会复发。那一年岳父又高烧住院,病愈后医生建议,再做一次全身检查。没想到在彩超中发现,他已经到肝癌晚期。怎么得的病呢?医生说,一是他经常住院,可能有感染源;再一是他曾经注射过血制品。半年之后,岳父就离开了我们。

我的父亲九十九岁去世。他是江苏人,生活规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春,与大师相遇

初春,与大师相遇

许渊冲先生已经九十六岁了。几个月前中央电视台编辑打来电话,他们知道这些年海豚出版社与许先生过往甚密,出版很多许老的著作。所以希望我们牵线搭桥,请许先生来央视,做一档“朗读者”的节目。

说实话,对于此事我并不看好,他老人家毕竟是九十几岁的人,耳朵严重失聪,我从内心里不愿许先生与明星们为伍,更为他的现场状态捏着一把汗:“许先生能应付央视那金光闪耀的环境么?还有那些光鲜亮丽、伶牙俐齿的主持人?”

没想到“朗读者”节目甫一播出,许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8页/55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钓鱼舟

2017-05-26

xixiange19..

2017-05-23

无羽书天堂

2017-05-23

明君博客

2017-05-22

bianbianzh

2017-05-20

安居乐业88

2017-05-19

陈振东2015

2017-05-19

三脚猫4168

2017-05-19

何何女2017

2017-05-18

mszone168

2017-05-18

moonriver4..

2017-05-18

wbyl2017

2017-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