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8
  • 总访问量:22856215
  • 开博时间:2007-11-15
  • 博客排名:第22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王强,GUCCI与竹节装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王强请沈昌文和我、朱立利在大董烤鸭店吃饭。席间除了确定出版《书蠹牛津消夏记》,还有两件事难忘,一是王强对沈公敬重有加,点了一些很贵的菜。沈公素有“京城吃货”雅号,他还是幽默地叹道:“难道大董换菜单了?这菜我怎么都没吃过啊!”再一是我送王强一册海豚制作《鲁拜集》特装版,伊莱休·维德绘画,仿制一八八四年美国波士顿霍顿·米福林公司出版的对开本。上世纪初桑格斯基制作《鲁拜集》就用的这个“书芯”,后来随泰坦尼克号沉没海底。

当时王强捧着这本大书感叹不已,两日后发来一封长信,开篇写道:“晓群兄:再谢所赠大作及海豚精品。海豚《鲁拜集》此印之精几可比肩英美,实非溢美套话。依此品味与制作坚持下去,得兄之理想主义加完美主义不懈追求的引导,西书装帧艺术必藉海豚为纸质书在中文世界再辟蹊径。佩服。期待。这两天得空仔细把玩《鲁拜集》,奉上几点不成熟的观感,就教于仁兄。班门弄斧,海豚面前说嬉水,谬误处望兄海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蠹精与海上奇侠——书后的故事

他们是中学同学,上海人,一位叫顾犇,网名“书蠹精”;另一位叫简平,我私下称他“海上奇侠”。

顾犇是大才子,复旦数学系出身,精通英、德、法、意多种语言,喜爱音乐,曾译《简明牛津音乐史》。他说早年沈昌文、陆灏主持《万象》时,沈公曾约他聚谈。我二〇〇九年来到北京,在中国外文局海豚出版社工作,在研读“国际汉学”时,读到一段轰动一时的故事,其中重要部分与顾犇联系起来:

一九八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澳大利亚《堪培拉时报》发表一篇发自巴黎的文章《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作者帕特里克·曼海姆写道:“上周在巴黎召开的‘面向二十一世纪’第一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国际大会上,一批国际著名学者和诺贝尔奖得主探讨二十一世纪科学发展与人类面临的问题。在新闻发布会上,汉内斯·阿尔文博士发表了非常精彩的演说。他是一九七〇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瑞典科学家,他在等离子物理学研究领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4 | 浏览:8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强:书虫的故事

本文专谈王强。

这世上叫王强的人太多,他们几乎遍布于社会的每一个群落。那天在北京小聚,有赵丽雅、王强在座,他们第一次见面。赵丽雅是一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我介绍说,他是新东方“三驾马车”之一,她说不知道;我说,他是电影《中国合伙人》中佟大为扮演王阳的原型,她也说不知道;我说,他是中国名列前茅的投资机构“真格基金”创始人之一,她更不知道了。但她突然说,想起来了,你是陆灏《上海书评》上经常写文章的那个王强吧?

类似的情况,王强一定遇到很多。你看他幽默地说:“不奇怪,日常乘机或住宿时,我经常遇到因为重名惹来的麻烦。有一次一个通缉犯也叫王强,结果警察把我仔细盘查半日。”

回忆起来,我与王强相识很早。二〇〇〇年前后我还在辽宁教育出版社时,出版他的《王强口语》三册。当时王强还在新东方任职,那套书印得漂亮,卖得也很好,直到现在王强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2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后的故事——八十以后

二〇一七年,我师父沈昌文先生年满八十六岁。那天朱立利苦笑着抱怨,这个沈公啊,八十岁以后,缺点都暴露出来。我正色道,沈公做事完美,哪会有缺点呢?

朱说,与沈公约会,请他来签书或小聚,他不接电话只接邮件,接到也不回复。我说,他不回邮件,一定会遵时到来;一旦回复,反而说有事不来。朱说,沈公进入他的办公室,见到书就拿,留下纸条扬长而去。我说,沈公只拿好书,况且他留的纸条,比那本书还值钱呢。朱说,与沈公聚会,见到许苏葵、董曦阳等小辈,人家问:“认识我么?”他都说不记得。我说,沈公是在调侃,你不见他接着说:“我只记得当年辽教社也有小许、小董。”朱说,沈公不如从前坚强,在上海签售,有人打断他发言,他事后抑郁,发誓不再参加签售。我说,第二天我问沈公抑郁了么?他笑着说,没有啊,我只是看到自己不如张爱玲受欢迎。朱说,请沈公出差、参加活动,他一律回答:“去问白大夫,还有我的两个女儿和外孙,他们同意我才敢去。”我说,他遇到熟悉的人,他还会附上一句:“我外孙北大医学博士毕业,在协和医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十杂忆——送终

我热爱老人。俗语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样的话深得我心。有老人在,无论你是什么年龄,在家里都是晚辈;老人离去,无论愿不愿意,你都会变为一个家庭中最年长的人。因此孝敬老人是快乐的,送终却会使我们陷入极度的悲伤之中。

我的母亲五十八岁去世,那一年我只有二十八岁。她先是在几年前罹患脑血栓,再加上肾炎和糖尿病,身体开始一天天衰弱。接着出现并发症,打点滴,滴水、滴糖、滴盐都受限,最终陷入深度昏迷,早早地离开了我们。

我的岳父八十四岁去世。他多年患气管炎,慢性病,年龄大了,每年冬天都会复发。那一年岳父又高烧住院,病愈后医生建议,再做一次全身检查。没想到在彩超中发现,他已经到肝癌晚期。怎么得的病呢?医生说,一是他经常住院,可能有感染源;再一是他曾经注射过血制品。半年之后,岳父就离开了我们。

我的父亲九十九岁去世。他是江苏人,生活规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春,与大师相遇

初春,与大师相遇

许渊冲先生已经九十六岁了。几个月前中央电视台编辑打来电话,他们知道这些年海豚出版社与许先生过往甚密,出版很多许老的著作。所以希望我们牵线搭桥,请许先生来央视,做一档“朗读者”的节目。

说实话,对于此事我并不看好,他老人家毕竟是九十几岁的人,耳朵严重失聪,我从内心里不愿许先生与明星们为伍,更为他的现场状态捏着一把汗:“许先生能应付央视那金光闪耀的环境么?还有那些光鲜亮丽、伶牙俐齿的主持人?”

没想到“朗读者”节目甫一播出,许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香故人来——变轨

一九八一年临近大学毕业,当时我踌躇满志,决心继续做学术研究,希望在纯数学领域得到深造。为此我报考某大学一位数学教授的研究生,并且在考试前来到他的家中请教。老教授为人坦诚,他当时说出两个观点,对我人生道路的选择影响至深,也是我最终没有从事数学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

首先他说,数学尤其是基础数学与其他学科不同,它的学术体系历史悠久,逻辑缜密,绵延不断,每一项研究都需要从头起步。但人生短暂,所以天资平庸的人投身数学,可能一生都在路上,根本达不到顶峰,哪里还会有新的发现与发明呢?能做一点修修补补的工作,或者做一个称职的数学知识传授者,已经很难得。

其次他说,我劝你不要考我的研究生。你让我指导本次考试出题方向,怎么指导?其中有一道微分方程的大题五十分,其实它是一个定理,是几代数学家花费百余年才证明出来的。现在我如果告诉你,就跑题了;我如果不告诉你,哪个学生有那样的天赋,能在两个多小时中自己证明出来呢?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十杂忆——书柜

前些年父亲去世后,我们清理他留下的物品,看到那几个老旧的书柜,深深的赭红色,厚厚的木板,结实的框架,一丝不漏的柜门,……瞬间把我的思绪又拉回的几十年前。

此前我多次谈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爆发,父亲的书被造反派抄家拿走,退回来后只能装在麻袋中,堆放在那里。后来我们家走“五七”道路,被下放到乡下锻炼,临行前母亲找到几个大木箱,将这些书放入其中。到农村几年后,我们有了固定的住所,那些书箱一直堆放在一间小北屋里。

北方的冬天,那间小北屋好冷啊,墙上结着厚厚的白霜。入冬时为了保暖,北窗已经用秸秆封上,夹缝中还灌满高粱壳子。因此屋子里没有光线,关上门完全是黑的,进屋时点一盏十五瓦的白炽灯。但小北屋对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一是屋内贮藏着家中的食品,有冻馒头,粘豆包,油嗦子(油渣),过节时还会有炸丸子、熟肉什么的。二是那几个大书箱,那里的书让我觊觎已久。所以我拉拢二姐,经常趁父亲不备,我们倆悄悄钻进小北屋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香故人来——国学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很长一段时间西风劲吹,直到九十年代初,学术风向出现转变,所谓“国学”有振兴的苗头。那时我在辽宁教育出版社做副总编辑,曾经顺应潮流,组建两套丛书,即“国学丛书”与“中国地域文化丛书”。那一段往事,也可以在我留存的记忆与信件中得到体现。

先说“国学丛书”。

我最初的创意是编一套“国粹丛书”。一九八九年五月四日,我曾写信给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周山,向他请教如何来做。那时周山四十岁出头,专攻中国逻辑史,还写小说、注说《周易》、撰写专栏等,满身才华。此时周山正在为我们主编“东方人生五大难题”书系,他写《东方情欲论》。

六月一日周山来信说:“文化遗产问题,大致可分为物态、礼态、心态三大类。物态即与人们的衣、食、住、行相关的方面,如建筑工艺、饮食、服饰三方面最为突出,也比较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以建筑为例,从纵向看,有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十杂忆——知青书单续

回忆知青书单,进而想到一件趣事。大约受到时代的影响,我们那一代人写文章,很喜欢用“排比句”。除去文章的需要,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呢?

首先是毛泽东,他最有影响的两段排比句,在那个时代,大概没有人不知道。其一是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九三五),其中一段写道:“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其二是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九三〇),这一段排比句激情四射,更为有名:“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当然另一位走红的作家鲁迅,他的“排比句”也很了得。那时我读鲁迅,一定要把它们一段段抄下来,一段段背诵。《纪念刘和珍君》和《友邦惊诧论》两篇,都是进入中学课本的文章,它们文中的排比句,尤其以三个“他们不惊诧”和一个“他们就惊诧了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十杂忆——知青书单

知青时代的阅读,除去马恩列斯毛,就是鲁迅。今天翻检我的书架,还有三本“青年自学丛书”遗存,一是《鲁迅杂文选》上、下册,收录鲁迅一九一八至一九三六年文章,首印一百万册;再一是《鲁迅书信选》,首印三十五万册。三本书均由复旦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选编,一九七三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试问,那些年读鲁迅目的何在?时至今日,我们究竟留下那些记忆?应该是那一段段故事和语录,当时一遍遍翻读,没想到它们竟一直沉淀在我的记忆中。

其一,一九〇四年鲁迅在日本学医,偶然见到一幅画片上,一群被捆绑的中国人身体健壮,目光麻木,他们做了俄国间谍,等着被日军砍头示众。鲁迅由此惊醒,弃医而投身文艺,立志要“改变他们的精神”。(《〈呐喊〉自序》)一九七六年有消息称,人们发现一首一九三〇年鲁迅写的四言短诗《无题》:

“杀人有将,

救人为医。

杀了大半,

救其孑遗。

小补之哉,

乌乎噫嘻?”

这段故事与这首小诗,都让我一生难忘。

 其二,一九二五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十杂忆——“招甚鸟安”

前文谈到《封神演义》和《三国演义》,其中英雄故事,生死轮回,令我落泪之处不少。其实我少年时最爱的武侠小说,还有《三侠五义》。一回回读下去,一点点融入侠义精神,直到锦毛鼠白玉堂惨死冲霄楼,立时令我大惊失色,泪流不止。

《三侠五义》一百零五回写道:“白玉堂举目留神,原来是从下面一缕灯光照彻上面一个灯毯,此光直射到中梁之上,见有绒线系定一个小小的锦匣,暗道:‘原来盟书在此。’这句话尚未出口,觉得脚下一动。才待转步,不由将笨刀一扔,只听‘咕嗜’一声,滚板一翻。白爷说声:‘不好!’身体往下一沉,觉得痛彻心髓。登时从头上到脚下无处不是利刃,周身已无完肤。”

我一直痛恨作者石玉昆如此狠心,虽然我知道他也是不忍,或许是假惺惺的,在《三侠五义》正文中,石氏直接写道:“这段情节不好说,不忍说,又不能不说。”有此原因,我再不重读此书,因为有了白爷死亡的阴影,再读到诸位侠客时,都会心中一凛。后来见到《续三侠五义》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香故人来——来信

沈昌文先生八十岁后不断对我说,他有很多资料和信件,存放于“二房”(他的书房)之中,待他整理出来,一点点交给我保存。一晃六年过去,沈先生陆续送给我许多书籍和作者、读者来信,其中一些资料极其珍贵。他说,你留着吧,有些内容一时不能见人,总会有能见天日的时候。说此话时,他的脸上带着诡秘的表情。

从二〇一五年起,我们开始在海豚出版社陆续出版沈先生的书信集《师承集》、《师承集续编》,都是影印件,没有重排。有些读者说看不懂,但此中也有深意。还有朋友提醒说,沈先生这样发表别人的信件,会引起来信者的不悦。怎么会呢?沈先生一生做事,举手投足,掌握分寸最为得当,每一个细节,他都会做到心中有数,这一点我早已经领教多多,深信不疑。

沈先生将董桥先生的信收入《师承集》中,他当然不会忘记给董先生寄书、写信、致意。董先生见到书后,在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二日,给沈先生来信写道:“昌文兄如晤。信收到,《师承集》收到,谢谢谢谢。久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读十记:"为小弟搵泪"

六十杂忆:此前写《初读记》已有九篇,友人读后有两个疑问:一是说,你早熟啊,小小的幼童,怎么有那么多晦暗的想法呢?二是说,你自幼读书没有正形,整天嘻嘻哈哈,就没有伤心落泪、悲天悯人的时候?想一下,还真有。

少年时读《封神演义》,最喜欢哪吒。他生来好斗,四处惹祸,抽取龙王三太子的筋,抓下龙王的鳞片,被人堵到家里质问。哪吒的父亲李靖属于“窝里横”,在外面胆小怕事,在家中却摔锅打碗,怨天怨地。哪吒不忍心看父母为难,只好割肉还母,剔骨还父,以自杀了断。

 

 

为求再生,哪吒托梦给母亲,请她修一座行宫供人拜祭;眼看着香火旺盛,哪吒塑像栩栩如生,即将复活,又被李靖发现,他一怒之下,将塑像打得粉碎。哪吒的师父太乙真人没有办法,只好用莲叶、荷花、鲜藕等为材料,塑成三头六臂的哪吒真身,还为他配上风火轮、混天绫、火尖枪和乾坤圈等武器。

 

初读这段故事,我几番流泪。先是不解哪吒自杀,父母怎么忍心看着他下手呢?接着李靖打碎哪吒塑像,更让我大惑不解,伤心不已,甚至对“父亲”一词,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香故人来——师傅

今年过春节,世风有些变化,称我“师傅”的人突然多起来。那天海豚社办主任小D来电话,开口就叫“师傅,新春快乐!在家待得闷吗?多出来走走。”当时把我叫懵,还以为他打错电话,怎么社长也不叫了呢?

记得二十多年前,有专家提议把出版搞成一门学问,许多大学纷纷开办出版专业,毕业生一茬接着一茬,专业教材出不少,优秀人才也出不少。但我却渐渐悟出一个道理,出版是一个经验产业,他最需要两个传承:一是内容方面的文化传承,一是经验方面的师徒传承。我身体力行,三、四十岁开始追随陈原、沈昌文先生学做出版,在辽宁教育出版社、海豚出版社编书不少。还写不少文章,包括专栏“晓群书人”,后来结集出版《前辈——从张元济到陈原》;文章《陈原,我们的精神领袖》《谁是我们的导师?》和《永远的追随者》等。积年累月,一晃三十六载,终于把自己熬成一个渐老的守望者。前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徒弟》,回忆我追随师傅的时候后有来者,一些晚辈同道纷至沓来,接续文化志向。我在文中没写“徒弟”的真实名字,从小A到小Z散散落落,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页/5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肥喵喵0427

2017-04-25

1830230887..

2017-04-25

湛江国贸店

2017-04-25

mengmeiHRC

2017-04-25

老小孩Tan

2017-04-25

3D金表

2017-04-24

fffff1313

2017-04-24

心忧未敢忘

2017-04-23

ty_菲菲637

2017-04-21

恒大包装厂

2017-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