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0
  • 总访问量:22867490
  • 开博时间:2007-11-15
  • 博客排名:第22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风咎与狂人——五行占

《隋书》中大风记载,依据古法,每一天象都与现实对应,涉及事件则以皇家与军事为多,而以“大臣有难”最多:

其一,起兵:梁天监六年八月戊戌,大风折木。京房《易飞候》曰:“角日疾风,天下昏。不出三月中,兵必起。”是岁魏军入钟离。

其二,帝王:承圣三年十一月癸未,帝阅武于南城,北风大急,普天昏暗。《洪范五行传》曰:“人君瞀乱之应。”时帝既平侯景,公卿咸劝帝反丹阳,帝不从,又多猜忌,有瞀乱之行,故天变应之以风。是岁为西魏灭。

其三,太子:(一)陈天嘉六年七月癸未,大风起西南,吹倒灵台候楼。《洪范五行传》,以为大臣专恣之咎。时太子冲幼,安成王顼专政,帝不时抑损。明年崩,皇太子嗣位,顼遂废之。(二)开皇二十年十一月,京都大风,发屋拔树,秦、陇压死者千余人。地大震,鼓皆应。净刹寺钟三鸣,佛殿门锁自开,铜像自出户外。钟鼓自鸣者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馆——书香故人来

近日研究晚清以降“中国书籍史”,可惊可叹之处不少。

先是“出版”一词的产生,一直来路不明。《辞源》没有此词,只有“出品”,词意是“作品”,其中引宋米芾《画史》曰:“杭僧真慧画山水佛像,近世出品,惟翎毛墨竹,有江南气象。”《辞海》有此词,却只谈近现代的词义,未谈出处。另外《辞源》有“版本”一词,称“古以雕版印刷之书为版,手抄之书为本。”可见“出版”在古代中国,也是有其实而无其名,或曰另有其名。

据言十八世纪中叶,日本已经有“出版”一词产生,中国却迟到十九世纪末,即晚清年间,才开始出现零星使用“出版”和“出版社”的称谓。即使那一百年里,西学东渐、戊戌变法一类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即使那一百年里,极具现代意义的出版机构纷纷涌现,但“出版社”一词真正全盘占领出版领域,还是在上世纪中叶之后。

读《上海出版志》,二〇〇〇年上海社科院出版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韦先生的赠品——书后的故事

韦先生的赠品——书后的故事

那天韦先生在单向街爱琴海书店与读者见面,推介他的三部著作《琼琚集》《硃痕探骊》和《上书房行走》。他制作一个极风趣的PPT,有网友说,这一定是“八〇后、九〇后”的手笔。从新式漫画到自虐式调侃,诸如“老韦卖瓜,自卖自夸”、“不买我就哭给你看”,引得现场互动,满座皆欢。

事后韦先生打来电话,语调依然平和温暖,表达着对读者的丝丝爱意。他说:“人家愿意听我讲,愿意买我的书,我唯恐愧对人家。您想想办法,为前来见面的读者制造一些小惊喜!”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鲍家的传承——书后的故事

谈中国百年出版,一定要提到上海商务印书馆;谈上海商务印书馆,一定要提到鲍家的贡献。

一八九七年,鲍咸恩、夏瑞芳、高翰卿、鲍咸昌几个年轻人发起建立上海商务印书馆,他们开始筹集资金,每股五百元,有八位人士入股:沈伯芬二股,鲍咸恩一股,夏瑞芳一股,鲍咸昌一股,徐桂生一股,高翰卿半股,张蟾芬半股,郁厚坤半股,共积得三千七百五十元。其中除沈、徐两位之外,其余六位都是鲍氏一族的人。鲍氏咸恩、咸昌两兄弟不用说,张蟾芬的妻子是鲍家长女鲍大姑;夏瑞芳的妻子是鲍家次女鲍翠芳;郁厚坤是鲍咸昌的妻舅;高翰卿与鲍咸昌后来成为亲家,其女高斐君嫁给鲍咸昌长子鲍庆林。

这是偶然的么?当然不是。我觉得起码有两个重要背景在起作用,一是晚清社会“西学东渐”的大背景,此处不做论及;再一是鲍家前辈,尤其是鲍哲才先生的故事,很值得我们了解。

鲍哲才生于一八三三年,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科普——书香故人来

我四十年前参加高考,有幸进入数学系读书。虽然学的是理科,但我在骨子里还是喜欢文史哲和写作。不过身处这样的环境,能写些什么东西呢?

大三那年,我得到一本英文原版《趣味数学》,就利用课余时间将全书翻译出来,乱七八糟一大摞书稿,被朋友发现,她说认识出版社的编辑,拿去给他们看看。结果编辑回话:“这部书稿很有意思,但那么多专家的书稿还在排队,你还是一个在校学生,急什么。”就此灭掉我的梦想。

大四那年,我读到一本英文原版《拓扑反例》,就与同学刘玉章一起,将前言与目录翻译出来,拿去给教授看。那位教授阅后很高兴,说很有学术价值,鼓励我们继续做下去,边翻译边研究,一定会有收获。教授还说,他认识出版社编辑,可以帮助我们推荐出版,后来也没有结果。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出版社做数学编辑。那时的许多老编辑都是专家,像袁老师是金史专家,赵老师是书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罗胖麾下的爱丽丝——书后的故事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四日,张万文兄与李倩来我办公室。这是我与李倩第一次见面,她在“罗辑思维”任职,此次来谈合作,我们说到《冷冰川墨刻》《书蠹牛津销夏记》和《牡丹亭》等书,最终李倩拿起《爱丽丝漫游奇境》说:“我们可以策划合作这本书。”

“罗辑思维”是罗胖(振宇)的一个神话,是一个网络传奇,又是一个出版梦想。一段时间里,许多出版人都希望自己的书能被罗胖选中,能纳入他们的销售系列之中。从《战天京》《中国文学史》到《莎士比亚全集》,全新的商业案例,突发奇想的经营手段,惊人的销售业绩,经常让传统出版人目瞪口呆。这次海豚的书能引来李倩的目光,确实让我感到兴奋。

海豚是一家相对老派的出版社,缺乏赤裸裸的现代商业精神,打着追求诚信、追求人文经典、追求精工细作、追求文化理想的旗帜,举手投足之间,时常透露出“旧日商家的呆气”。

二〇一四年十月,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5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傅杰文录”点滴

这个月,我的阅读计划是四卷本“傅杰文录”。书已出版半年有余,这一次认真翻读,也是早有的想法。读罢掩卷静思,收获多多,略言三例:

一是文字干净,干净得一尘不染,对于白话文而言,傅先生能做得这样好,实在难得。我对傅先生这样说,他回答,陆灏也这样说。这让我想起一段故事,当年吕叔湘与张中行二位先生为《文言读本续编》作注,后来张先生回忆道:“我起草,吕先生定稿,出版之后我看,心中戏言,这就是当代的《吕氏春秋》,不能增减一字。”如今我们确实可以从傅先生的文章中,看到前辈的身影。

二是故事好看,书中谈到很多人物,尤其是傅先生写自己的先生或师友生动有趣。比如朱维铮先生,傅先生说他对学生管教极严,“不拘一格整人才”。一位女博士业余活动太多,不认真读书,被戏称为“低足”。她每到周一去上朱先生的课,“都会脸色发白,嘴唇发青,到周四才会缓过来。”可见朱先生管教学生之严厉。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扬尘——书香故人来

二〇一六年八月,傅杰先生四卷本“傅杰文录”出版,名曰《文史刍论》《序跋荟存》《书林扬尘》和《前辈写真》。

回想这部书稿的编辑过程,可谓历尽艰辛。先是书稿的整理工作,经历漫长的时间,傅先生几次交稿,几次取回,三番修正,五度更改。定稿后傅先生又亲赴北京,在海豚出版社校阅全稿一月有余。他每天起早贪晚,不分假日,不分晴雨,遵时来到海豚所属的中国外文局上班,门卫都把他当成了员工。校稿期间,傅先生出京开了个会,拖着拉杆箱再去海豚,门卫问候他:“您出差回来啦?”

多年来我识见作者可谓多矣,但像傅先生如此认真者,大约只有寥寥几位,他们或爱惜羽毛,或有文字洁癖,或志不在当下。还有一类,那就是他的著作观点尖锐,对手众多,自己独树一帜或进攻他人时,先要精雕细刻,筑好营垒,以防露出破绽,反受攻击。

傅先生属于哪一类呢?以往我用《易经》考量,他的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银鱼妞妞——书后的故事

 

银鱼妞妞——书后的故事

二〇一〇年下半年,我刚到北京海豚出版社工作不足一年。诸事刚刚起步,有些影响的项目如“几米绘本”“海豚书馆”等,每天忙得昏昏沉沉,时常会有抑郁的情绪涌上心头。实在耐不住,我就去找沈昌文、郝明义和于奇聊天,那时他们在办“逻各斯”公司,地点在北京东部万达广场。于奇对我说:“如果出现抑郁的状况,搬一张椅子,到太阳下面坐坐,喝茶、聊天、读书,会有缓解。”后来她的建议成为我的习惯。

那天我又有些压抑,在百度上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韦先生的后面——书后的故事

这半年我们制作韦力先生著作渐入佳境,每天小编们跑来跑去,十之六七是在谈韦先生的书稿。《琼琚集》《硃痕探骊》《上书房行走》和《觅理记》,几乎“一月一书”,而且每一本书又有不同的款式变换出来。比如《上书房行走》,有紫色的普通本,有红色的定制本,有四种颜色的真皮本,还有多册“抽印本”在请陆灏先生设计。近来小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太复杂了,我都快被弄晕了!”我开玩笑说:“我们能把作者和读者弄晕,才算成功。”

这一年既是幸运,又是辛苦,先是王强先生的《书蠹牛津销夏记》,他把西书收藏讲得天花烂坠,让我如醉如痴;接着是韦力先生的一系列著作,把中文藏书玩得出神入化,更让我难以自持。许多人读他们的书,要学习他们的生活情调和方式,我私下感叹,这二位大神的活法云山雾罩,平常人哪里学得了呢?

那天我又跟韦先生通电话,说要写一写他的故事。于是我把韦先生的著作一本本读下去,没想到越读越入神,结果把自己弄晕了。首先韦先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30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藏书——书香故人来

在当代中国藏书界,韦力先生有“第一人”之称。何事第一呢?

其一,藏书之巨:作为私家藏书数量与质量,有观点说,若以横向比较,韦力的藏书量在整个藏书史上应属中上水准,在当世,则是第一人。(绿茶语)在韦先生天津和北京的书库中,总共存有八千余部、七万余册古籍善本,其中宋元及以前刊本、写本五十余件、二百余册,宋元递修和宋元明递修本近二十部、三百余册。

其实关于韦先生藏书的价值,历来议论之声最多。有人说韦力藏书“天下第一”,他连声说不敢不敢,当今社会,私藏怎能与公藏相比呢?他还引钱锺书先生那段妙译自嘲:“老妪小遗于大海中,自语曰‘不无小补’”。有人说韦力藏书“富可敌国”,他说你是在害我啊,况且我的藏书与金钱无关。还有人夸赞韦力做事“志不在温饱”,他幽默地说,我胸无大志,请把那个“不”字去掉吧。

其二,著述之丰:韦先生的看家本领,见于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签名本随想

二〇一六年某日,我在上海与陈子善先生小聚。我问他近期打算,陈先生说自己明后年已近七十岁,会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我说这几十年,您对我乃至辽教社、海豚社帮助巨大,从“新世纪万有文库”到“海豚书馆”,累累好书都留下您的辛勤汗水。恰逢此时,您能否从自己的著作中选出重要一部,我来为您出纪念版答谢读者,并向您表达敬意。几经说服,陈先生接受了我的想法,但他这些年著作很多,选哪一部呢?不久陈先生回答我说,还是出版一本《签名本丛考》吧。这个题目他颇为看重和喜爱,而且最用功力,只是初稿已经与其他出版社有约,那就给他们更换一本吧。

就这样,陈先生将《签名本丛考》版权转到海豚社,加以完善后,交到我手上。我们的设计方案也独出心裁,除了普通版之外,还会手工制作七十册真皮特装本,顺贺陈先生七十大寿,请他逐一留言、钤印,编号发售。

我如此重视此书,除了上述原因,还要强调两点: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风与宫车晏驾

《晋书》记载恒风事例极多,其中有十余次大风,都预示将有“宫车晏驾”、“大臣授命”一类大事发生。实为史上一段奇观:

其一,嘉平元年正月壬辰朔,西北大风,发屋折树木,昏尘蔽天。“是时曹爽区霿自专,骄僭过度,天戒数见,终不改革,此思心不睿,恒风之罚也。……后逾旬而爽等诛灭。”

其二,吴孙权太元元年八月朔,大风,江海涌溢,平地水深八尺,拔高陵树二千株,石碑蹉动,吴城两门飞落。案华覈对,役繁赋重,区霿不容之罚也。明年,权薨。其中,“覈”读he二声。

其三,孙亮建兴元年十二月丙申,大风震电。是岁,魏遣大众三道来攻,诸葛恪破其东兴军,二军亦退。明年,诸葛恪又攻新城,丧众大半,还,伏诛。

其四,孙休永安元年十一月甲午,风四转五复,蒙雾连日。是时,孙綝一门五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韦先生的哼唱——书后的故事

 

韦先生的哼唱——书后的故事

拿起电话,听到韦力先生不紧不慢的声音,作为一个出版人,那实在是一种享受。这些年谈书业收藏大家,有“中韦力,西王强”的说法。如今他们把自己的书稿交到你手上,还经常彼此交流,对你而言,怎么会不是一种享受呢?

当然,韦力与王强的交流方式不同。韦先生喜欢打电话,他语调谦和,叙事婉转,缓缓道来。王先生喜欢发微信,文图并茂,时缓时骤,不分昼夜,因为他满世界奔跑。我重视王强发来的一排排书影和语音留言,会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上署名“活雷锋”

上文说完读经,本文再说读史。

写下这个题目,我想起二十多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最后的盛宴》,其中提到最喜欢的书,我说是《二十五史》。后来我将此文贴到网上,有网友跟帖说:“你就装吧,《二十五史》也敢最爱,真正读过多少呢?”

这话让我颇受刺激,但细细一想,我那时确实所读《二十五史》不多,说到喜欢,还是事出有因。首先是我父亲的影响,他有一套《廿四史》,尤其是“前四史”,尤其是《史记》,父亲经常翻读。文革中我上山下乡离开家时,父亲心情不好,他帮我收拾东西,往我行李中塞几本书,有几册吴晗主编“中国历史小丛书”,还有一本王伯祥选注《史记选》(人民文学,一九五七)。父亲还提醒我说,多读点历史,会一生受益。

参加工作后,我逐渐有了经济能力,很早买一套中华书局出版的《二十五史》,绿色封面。后来我经常在办公室读书,将许多书提来提取不方便,又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8页/5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北方白桦

2017-07-19

筱琴雅韵

2017-07-18

红石玉

2017-07-17

海南康美屑

2017-07-17

福缘东方

2017-07-17

一心先生

2017-07-17

拾青里

2017-07-17

龙文鹏

2017-07-17

飞霞烟飞

2017-07-09

钓鱼舟

2017-07-05

湛江海之声

2017-07-02

邓伟平

2017-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