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梦死

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南无阿弥陀佛!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5305
  • 开博时间:2007-11-14
  • 博客排名:第1536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赠诗:出租屋3

出租屋3

 

 2013-7-9 10:13

 

七拐八拐

停在一栋楼门口

忘了仰头看

不知道一共几层

 

大门打开

甬道很窄

灯很暗

 

左转

铁门

是了,屋子在一楼

 

主人工作了

二十八岁

信佛

说:随便坐

 

沙发是旧的

还好

墙上一幅牡丹

我不会欣赏

只是觉得很好看

 

几本杂志随意放着

茶几上有感冒药

分类:文以载道 | 评论:1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下你的名字

  

2004年9月——2007年9月,16#公寓221宿舍。名单:张洪华、贺颖辉、后来加了一个 倪宝山(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杨旭中(法学专业)、陈亚光和我(工商管理专业)。

 

2007年9月——2008年6月,16#公寓302宿舍。名单:吴志向、彭传厂、陈亚光、朱胜喜、我,还有一位记不太清了。

 

毕业四年之后,想起大学时的舍友,一下子有恍如隔世的感觉,毕业之后,刚开始还有联系,后来就断了线,到现在,音讯全无。把他们的名字记在这里,算是记住名字,留待以后有缘的相聚吧。

 

PS:2013年2月12日(正月初三)上午,我在老家接到陈亚光的电话,说从商丘来洛阳,问我在不在。这是第一个取得联系的舍友,以后逐步寻找联系方式吧。祝福他们!

分类:自传日记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评《蝴蝶终于飞过沧海》

  蝴蝶终于飞过沧海
  
  □余来水
     
  按我的理解,作家的写作总是带有自己生活的影子,或者可以肯定地说写作就是自己的生活,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作家内心向往的)。胡跃东是一个有着丰富生活经历的男人,在《老婆孩子都是别人的》一文中,他从一位去世的领导身上看到了一种悲哀,50多岁的领导因病去世,老婆孩子都成了别人的,这貌似一种戏言,却也是现实生活的体现。
  因缘际会,胡跃东也遇到了这种情况。他是一个真实的人,敢于剖开自己的内心,敢于写出自己的生活,在长篇散文《非常态》中,他开篇点题:“2011年,我结婚了,……42岁初婚,不是另类也是另类了。”接下来,“我一结婚就有了闺女,是我媳妇的闺女,我很轻松地当上了继父,……我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写的发表在《牡丹》杂志上的文章《老婆孩子都是别人的》。”读来想会心一笑,可是又笑不起来。
  有一位朋友读了这本书,跟我交流她的看法:“胡跃东真厉害,很多东西我不敢写他敢写。”作家马继远说:“一个人生命的跨度,究竟能达到多长?某种程度上,作家胡跃东的新书《一个人的痕
分类:文以载道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评《蝴蝶终于飞过沧海》

  蝴蝶终于飞过沧海
  
  文/余来水
  
  “胡跃东,网名、笔名蝴蝶飞过沧海。1969年生,曾为大厂工人,后从事宣传报道、内刊编辑、机关文秘并从业广告多年。”这是我翻开胡跃东新著《一个人的痕迹》(白山出版社)看到的第一行字。
  我和胡跃东很熟悉,他的生活经历我也曾多多少少地了解。他在《牡丹》发表的散文,总题目正是《一个人的痕迹》,而胡跃东以此题目为书名,可见他对这组散文是比较看重的。
  按我的理解,作家的写作总是带有自己生活的影子,或者可以肯定地说写作就是自己的生活,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作家内心向往的)。有一位朋友读了这本书,跟我交流她的看法:“胡跃东真厉害,很多东西我不敢写他敢写。”作家马继远说:“一个人生命的跨度,究竟能达到多长?某种程度上,作家胡跃东的新书《一个人的痕迹》,给我们提供了答案。这本散文集,其实更像一部自传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就是作者自己——‘我’。”诚如斯言,这些感受也正是我的想法。
  胡跃东在书中详细地书写了他的生存状况,频繁地跳槽,频繁地漂泊,好在他没有
分类:仗剑江湖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余子愚的诗

余子愚的诗

◎水蓼花独白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我要开花!
是谁让我拥有水蓼的名字?
逐水草而居的,不一定只是人,还有我。

而我被大水淹没,几乎灭顶。
我红色的外衣,墨一般的河水。
呛人的气味,我的叶子大面积憔悴变黄。

冬天深了,枝干开始干枯。
而我还没有从深秋的感受中走出——
细碎的红花开着白蕊,无人欣赏。

我拥有疗伤的功效。
可是看花的人,请抑制你内心的伤——
这世上有许多心事让人断肠。

◎倒影

绝望在黄昏来临时到来。
太阳有一种病态的黄,光线刺眼。
你只能看见夕光下的倒影。

交错的湖堤,水面静止,万物死寂。
树冠被风改变了发型,稀疏中透着寒意。
巨大的球体高悬,被挺直的电线杆遮挡光亮。

在尘世之上——
分类:文以载道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应该是人类想象力拓展的无极限运动

  诗人杨光黎说:“诗歌应该是人类想象力拓展的无极限运动。”说的很有道理。
分类:花边文集 | 评论:0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签约之事

  今天上午,给梅老师打电话,谈及省作协签约作家之事,我觉希望不大。
  梅老师说,洛阳优秀的作家太少,你不申请,怎么行?
  可是现实是,省作协签约大多是小说作家,而我却只写诗和散文,申请成功的机会实在不大。
  梅老师又鼓励我,申请试试吧,至少让省里对你有印象,对洛阳文学还是有意义的。
  感谢梅老师的积极支持,我尽力而为吧。2012年,尝试写一些小说,转转方向吧。
分类:自传日记 | 评论:1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鹦鹉之死

  鹦鹉之死
  
  文/余来水
  
  我从来没有养过鹦鹉,只在花鸟市场上见到过出售的鹦鹉,一般是红嘴、绿毛、锋利的爪子,煞是好看。
  那天,父亲从麦地回来,说看到十几只不知名字的鸟,死在河滩上,鸟的羽毛很漂亮。我听了很感兴趣,又让父亲仔细描述那些鸟们的特征,父亲只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绿毛红嘴的鸟。我心下一惊,难道是鹦鹉?
  可是心里又立刻否定,鹦鹉是城里人笼养的观赏鸟,怎么会有十几只一起出现在家乡这小山村呢?而且是集体死亡!
  我要父亲去河滩上捡一只死鸟回来,父亲说村里人看到这些鸟很稀奇,都将死鸟抢回家给小孩子玩了。我顿感失望,在没有确定这鸟的种类之前,我倒替鹦鹉们庆幸,希望不是它们。
  父亲说麦地里的种子现在都是拌着农药一起播种,为防止鸟雀们偷吃,这让我倒吸一口冷气。可怜的鸟类,为了填饱饥饿的肚子,竟然因啄食麦粒导致中毒而死。真是鸟为食亡啊!
  父亲像大多数村民一样,只关心粮食和庄稼,种下一季麦子,要保证来年有个好收成,所以要杜绝鸟们偷食种子。父亲说他并不想杀
分类:文以载道 | 评论:2 | 浏览:4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心菜

  空心菜
  
  文/余来水
  
  一棵空心菜死了。
  在我的一个花盆里,我曾栽满了空心菜。那是一个雨夜,夏季的暴雨,减缓了天气的闷热。我打伞从外面回住处,路过一片菜地,就是城里人在绿化带边缘开辟的那种小菜地。路灯昏黄的光亮,照得绿油油的空心菜格外晃眼。
  我对绿色植物有一种天性的喜爱,一小片空心菜进入我的视线,被我顺手牵羊掐了几棵。回到住处,我将花盆里的泥土翻了一遍,将这些空心菜栽下,浇上水。那个夜晚,我有着城里人拥有一小片私人菜地的满足。
  《封神演义》里面写到,被纣王剖腹挖心的比干,路遇一个吆喝着卖空心菜的妇人,比干问她,菜无心可活,人无心如何?妇人阴险地一笑,答,人无心不可活!比干倒地身亡,原来这妇人竟是狐狸精苏妲己变的,专门来害比干的。虽然是神话,但空心菜的确是无根可活的,一截被掐断的空心菜,栽进土里,它会自动生根,这个特点和石榴、杨树等相似。
  花盆里大概有五六棵空心菜吧,没过三天,已焉了大半。这座城市的夏天异常酷热,跟下了火一样,娇嫩的空心菜自然无法适应。我倒有
分类:文以载道 | 评论:1 | 浏览:7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况

  1、2010年12月15日,与杂志社签合同,发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心里稍微安稳。
  2、2010年12月20日,诗集五本被洛阳师范学院图书馆收藏,算是完成大学里的一个心愿。
  3、买书、读书,发觉时间不够用,每天读书都嫌紧张。
  4、千字文拟进行“绿色植物”系列,从身边的一草一木写起,尽量多一些。
  5、美好主义诗学,有时间可以整一下。正是因为生活不美好,我们才应当弘扬并建立美好主义诗学,由诗学辐射散文、小说等文体。
  6、散文如何写得更好?这是值得我思考的。
  7、轻易不动怒,爱惜,珍惜,相扶相持。体会爱的感觉。
分类:自传日记 | 评论:1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盼 雨

  盼 雨
  
  文/余来水
  
  有多久没下雨了?扳着手指头算算,应该两个月了。
  老天仿佛忘了下雨这回事,一直这样晴着。地里的庄稼等不住了,叶子开始变黄,整个身子朝着地面矮下去。
  伯母等不住了,催着堂哥开车拉水,一车车的水,舍不得洒出一滴在路上,拉到地里,一桶桶地浇灌出去,真是比油还珍贵。庄稼需要什么?就是这救命的水!
  打电话回家,父亲一次次抱怨老天怎么还不下雨,地里的中药材都干死了,他和母亲一起下地补栽。要是再不下雨,可怜的药材幼苗怕又会凶多吉少。
  国人向来有“人生四喜”之说,“久旱逢甘霖”竟然能与“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相提并论,我一直保持怀疑。可是现在,我不得不相信下雨也是一件莫大的喜事。
  我所在的这座城市也很久没有下雨了,小雪节气过去了,大雪也过去了,可是连一滴雨都没有见到,更别提雪了。冬天的天气,一直这样干冷着,而人开始不适应起来。嘴唇干、起皮,口舌生疮,眼睛干涩,感冒患者增加等等,到医院询问医生,医生说都是天气惹得祸
分类:文以载道 | 评论:1 | 浏览:5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枇杷

  枇杷
  
  文/余来水
  
  上班的路上,我忽然看见一棵枇杷树,长在绿化带里。这是一棵小树,一尺多高的身子,几片叶子伸展着。
  小枇杷树在这个初冬,显得有些落寞。虽然幼小,但是它比绿化带中的那些花草显得有气质。树和草不一样,在雨水丰沛的季节,草可能长得高过一棵小树,但是树最终还会高过草,而且将草远远地抛在身后。
  这是一棵没有引起绿化带管理人员关注的小树,因此它得以生存下来。这座城市的绿化工人很勤奋,经常把花木旁边的杂草全部除去。枇杷树为何会长在这里?我猜想应该是某个人无意丢了一个枇杷果的核,落进泥土中,幸运地发芽长叶,成了一棵小树苗。
  我喜爱枇杷树,源于求学时读到明代归有光的《项脊轩志》:“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简短的句子,却寓情于树,睹物思人的情感倾泻而出。枇杷树就这样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查阅资料得知枇杷树属于南方树种,在北方和中部省份比较少见。枇杷树秋天开花,结枇杷果,第二年五月果实成熟。枇杷树叶四季常青,花、叶、果皆为中药,可谓全身
分类:文以载道 | 评论:0 | 浏览:5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1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