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8984
  • 开博时间:2005-04-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陈三五娘》与《荔镜记》


《陈三五娘》又名《荔镜记》,是潮剧的经典名作。不过似乎《陈三五娘》比《荔镜记》更加有名。《百年梨园春秋》之中可以见到梨园戏《陈三五娘》见不到潮剧的《荔镜记》。再者,《陈三五娘》这个名字相对比较通俗,普通老百姓一听就知道讲的是一个叫陈三与一个叫五娘之间的爱情故事。所以,无论是在潮汕本地还是在外面,《陈三五娘》这个名字相对比《荔镜记》影响要大。

我个人相对是比较喜欢《荔镜记》这个名字的。“荔”与“镜”是陈三五娘二人爱情之间的物证。五娘搂头看见陈三骑马经过,借助荔枝表达爱意。是以民间有歌谣唱道:“六月暑天时, 五娘楼上赏荔枝, 陈三骑马楼前过, 五娘荔枝掷给伊!” 因为有了荔枝传情,才有后来陈三倾心假装磨镜师傅来到黄家。借助磨镜来到黄家只是一个初步的开始,陈三借助打破镜子的机会,自己甘愿卖身以抵押镜子。如果没有荔枝与镜子,这出经典的戏剧就简直无法演绎下去了。

这个剧目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上演了,流传至今的明朝潮州戏文五种之中,就有一个是《荔镜记》。这个戏剧的故事发生背景是在宋朝。宋朝是一个非常重理法的朝代
分类:戏曲剧照 | 评论:3 | 浏览:17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芙蓉颜偏说是平庸脸

《张春郎》其实是一出男人的戏剧。
喜欢《张春郎》的原因主要是喜欢他桀骜不驯宁折不弯的个性。在潮剧众多的剧目中,能以男人的名字来命名的是很少的。而该剧由《张春郎削发》变为《张春郎》(电影版)的原因就是张春郎突出的性格形象。
双娇名如其人,除了“娇”还“骄”。上香时,你听她一声“瑞霭凝香界”,饱含着皇家的矜持和娇气;在将张生的俗发削完之后,一声“摆驾回宫”,充满了得意和骄横的气势。难怪半空师傅也看不下,在后来寺会一场中还特意模拟呢!
可惜双娇能够“娇”出头,却不能“骄”到底。这在知道被削发的小和尚就是驸马之后,她的“骄”气还曾经嚣张一下,以为亲自出马,马上就可以将和尚变为驸马,但是后来碰了钉子,那和尚愿意念阿弥,不想娶“骄”妻,于是双娇便如一个糖人,开始在张生面前慢慢变软,既而粘上去,张生想甩也甩不掉了。
你听他们在隔墙的对唱,双娇说,“早知是你飘然到,我要梳蝉翼,匀粉面,换霞衣,迎上前。君欲看,抬头转身任你看,你百看不厌我不烦,生就一副平庸脸,独供春郎一人观……”,一个无理也要七分辩的女子,在一个所谓的“情”字的的熏陶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刀剑与美女

一组对比鲜明的词。
刀剑是锋利的,女人是美丽的。
女人是美好的,刀剑是残酷的。
似乎女人是利刃是固定要搭配在一起,残酷的刀剑注定要摧残美好的女人。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虞姬昂然把她那光滑如脂的脖子迎向寒光闪闪的剑锋,用殷红的血溅红了西天一抹将坠的斜阳。她无悔,去得安然。
侠骨铮铮,柔情似水的尤三姐,容不得柳湘莲半点的疑忌,鸳鸯剑下芳魂一屡飘向九幽,她无怨,却有恨。
花容月貌的潘金莲,面对自己深爱的武松迎面抛过来的砍杀三条罪名,她左肩顶,右肩挑,可是对于第三条罪,一个柔弱的女子她没有第三个肩膀来应付了——那人要杀他的罪名太多了!第三罪把她压倒,她挣扎着抱住所谓的爱人祈求得到支撑而意乱情迷的时候,钢刀已经穿胸而过!
都是死在刀剑之下的美女,虞姬和尤三姐是自杀,毕竟出于某种自愿的念头,而潘金莲,她还不知道该怨该悔该恨的时候一缕芳魂已经飘散!
彤红的舞台上,杀嫂的动作定格着,《武松杀嫂》落下帷幕,在寂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笑

习惯了用电脑写作,习惯了手指跟着思维百转,习惯了一边写作一边放着音乐。
某夜,一阵凄怨的乐声打动心扉,却原来放到了《赵氏孤儿》的一段,老生在对童生回首十六年前的往事。
有一段唱词突然打动了我的心。
“……孤儿被藏药箱中,将出宫门偏遇守门人,机关败露本当死,谁料虎口得生还,守门将军乃是忠烈辈,人间大义一肩担,他开笼放雀天外走,横刀一笑自刎身亡……”
一个词刻画出了一个人的形象:一笑。
一笑之间暗寓多少玄机?
在美人的回眸里,一笑无比娇媚,在敦煌的壁画里,一笑无比飘逸,在拈花的佛祖嘴角,一笑无比玄妙……而对于“守门将军”来说,一笑却是无比壮烈。
“我自横刀向天笑”,谭嗣同的笑是放声的狂笑,“守门将军”横刀轻轻一笑,虽然无声,却也足够震心荡魄!
正沉浸在守门将军的悲壮中,唱段一转,吕蒙正把老婆刘月娥接到了京城,夫妻相会,其乐融融。随机播放,一悲一欢两个唱段竟然如此偶然地连在一起,悲也何悲?欢也何欢?人生悲欢转瞬!
一念及此,不由淡然一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苍凉的爱情——有感新诗《荔镜记》

 近日,偶然读到《汕头特区晚报》副刊刊发的一组诗歌。这组诗歌与众不同的是用新诗的笔调抒写潮剧的故事,并挖掘了一定的新意。其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首《荔镜记》:

 岭南的荔枝掷落
 偶然做客的异乡人
 匆匆回头
 明媚的笑容
 映落潮州风光
 为那狭路相逢的一笑
 担起为奴的时光
 三载无怨无悔的青春
剥去书生娇憨的纯情

 人间啊 并非爱情的净土
 要不然
 私奔的路上
 为何独把传书的侍婢留下
 倾心与那一见时心灵的震颤
 依赖于生活中孤独的无望
 月缺自有月圆时
 而摔破的镜子难再圆
 修补的是生活
 而圆时 只是惊鸿一瞥的云烟
 ——鄞珊《荔镜记》


 诗歌不算长,但从陈三五娘楼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飘洋过海一份缘

 2001年10月29日,广州的天空有点阴沉,淅淅沥沥地下着微微的小雨。南国的深秋,原本闷热,然而,一阵冷雨带来了恻恻轻寒之冬的消息。我穿一件短袖的夏衣,满腔热情地在广州国际机场等着。等着一位来自新加坡的潮剧网友--许克源。许先生祖籍广东潮州庵埠,自小在新加坡长大。直到现在,我认为我和他的认识纯属缘分。
 那是1999年10月,因为一篇稿件的需要,我在网上搜索关于潮剧的资料,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关于潮剧的专门网站--潮剧大观园。其时潮剧院尚未接手,大观园还是一个个人主页,虽然这样,但是对于刚接触潮剧的我有些资料还是难得的。在大观园里溜哒的时候,我看到了许先生的剧作《英勇的皇后》--一个改自《圣经》的故事。在众多的潮剧剧目中,我知道的关于以外国故事为题材的的好象只有一个《三磅肉》,而将《圣经》中的故事改为潮剧,我却是第一次看见。因而一开始,许克源的名字就特别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再后来,为了一个采访任务,我去了一趟揭阳,因为顺道便回去普宁老家看看,家乡的一位长者给我讲了一个发生在故乡的民间故事,他希望这能够给我一点创作的题材,我先是把它整理成中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反思《龙井渡头》

 潮阳的龙井渡头因为数百年前的一位妇女在此强迫上省城应试的丈夫写下离书而成为潮汕地区家喻户晓的地方。时至今日,每逢说起龙井渡头,不管是男女老少都要骂那个女子,骂她贪图富贵,忘了夫妻恩义……
  每次听戏我纯粹是为了听戏。我知道,戏剧都是来源于现实生活,但是它是经过艺术改造的,已经跟现实生活大不相同,因而我也知道,戏剧之中的故事绝对不会是现实生活的再现。对于别人的骂声,我也没有异议,毕竟他们骂也有他们的理由,而沉默的我,也有我不骂的道理。我只是知道,每次听完龙井渡头,我心中总有一股要倾诉的欲望,可是却又说不出来。直到现在,我知道,那个女子身负的骂名太多了,我那亲切善良的父老乡亲的口水也太多了,我再不开口,那个女子就永世也不能翻身,永远淹没于骂声和口水之中了。
  那个女子叫美娘。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就想起她貌美如花的容颜。正处于自己人生最美丽的季节,便在愚蠢的父亲作主下,被迫嫁给了一个穷苦的书生,从此开始了她苦难的生活。而原是“家资颇丰”小康人家小姐的她嫁人的理由,只是她的父亲看上了穷书生的“秀才”名声。因而实际上,她不是嫁给了书生林绍,而是嫁给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潮剧中的锣鼓

 锣鼓,是潮剧演出中经常用到的乐器。可以说,如果没有锣鼓,一场潮剧根本就无法完整地演下去。记忆中,每逢村里游神赛会或者是什么大的节日,一般都会请来一台大戏(潮剧),而年幼的我们,总会跑去看。通常是还没到棚底便先听到喧天的锣鼓声,一声声,一阵阵,把骚动的一颗童心如神话中孙悟空为寻被玉龙吞下的白马怒将“鹰愁涧”搅动。锣鼓,在童年的印象中成了潮剧的声音代表。因为,有潮剧,肯定有锣鼓!
 记得今年春节,我带一位北方的朋友到潮汕,恰逢村里上演潮剧,他在一旁又是看,又是听,端详了大半天。我问他能否看出一点什么味道。他却嘣出这么一句:“很热闹。”于是忍不住好笑。他听不懂潮语,所以整场戏他又是看又是听,唯一听得懂的就是潮剧中的锣鼓。潮剧中的锣鼓给他的印象就是“很热闹!”也许他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他针对的是潮剧中的锣鼓。锣鼓也因为热闹才被经常用于节日喜庆。
 经典潮剧《陈三五娘》一开头就是一段热闹的潮州大锣鼓。只因为剧中故事一开始就是发生在元宵夜这个热闹的氛围里。帷幕一拉,是五娘和小婢益春欢快的样子“出闺门喜奔驰,眼景物尽新鲜”。这样的氛围,别说是用锣鼓来伴奏,就是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仇恨的力量——解读刘明珠


 那个柔弱的少女,哪里来那么大的力量,手执铁如意,朝堂之上,一记如意 ,便将奸王朱厚蟠击毙?每次听完潮剧《刘明珠》,我的心中总是有这么一个疑问。
  家中那台古旧的录音机任劳任怨,多年来一遍又一遍地播送着潮剧《刘明珠》。家人已经熟悉得能够跟着随口哼上几句。于是在一个不经意的日子里,我听到我那没有上过学的父亲突然叹道:“仇恨重过刘明珠!”其时录 音机里正好咿咿呀呀地播放着这出剧,但是父亲的话还是如许清晰地进入我的耳朵,顿时宛如一盆冷水当头倾下,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心不由跟着通明起来:是了,是仇恨的力量!
  刘明珠本来也是一个堂堂总兵大人的千金小姐,虽然比不上皇家公主金枝玉叶,但多少也是比一般普通的女孩玉叶金枝。她的父亲刘光辰无辜遭到奸贼的冤杀,在这个柔弱的闺中女子心中激起了仇恨万重。写到这里,耳边不由响起了她那几句咬牙切齿的念白:“爹爹,你劾奸未遂竞成仁,明珠立誓表寸心,洗冤雪恨除厫贼,不完父志不为人。张伯伯,为今之计,明珠唯有即日上京,御前鸣冤,谪逆除奸,竞父遗志。”表明了自己除贼洗冤的决心,字字仇句句恨。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笛一声,遐思几许

 看了《张春郎削发》(舞台版)以后,脑子里却总是有一声清亮的笛声。
 乐器里面,二胡是凄楚的,最能挑动一股愁绪,而笛声却是清越的,最是能够引起人的遐思。
 我要说的这声笛声是在双娇公主行香回来后在宫中拿出张春郎所画的扇子独自思念,后来宫女小红看见了,与之戏耍的这一小节。其中扇子是这一小节的中心道具。
 先是公主拿出扇子,吟诵上面画的配诗《万里云海图》,边吟边诵,到最后一句,小红就接口过去了。于是自然而然,话题就由扇子到了张春郎本人身上。
 公主虽然贵为玉叶金枝,当时在封建王朝的年代里,她也如其他普通的女子一样,在没有成礼之前是不能见到未来的丈夫的。因而在双娇的心里,情郎的模样,她完全是靠着扇子的诗画想象出来的。于是她对小红说:“似此诗画,须非凡比。”一语双关,夸了扇子,同时也夸情郎。睹物思人。扇子“须非凡比”,但是作这须非凡比作品的人儿呢?灵巧的小红马上跳着说:“我知,我知!”于是故弄玄虚地指着扇子:“他在这万里云海中!”于是,这声清亮地笛声也就随着在这时候响起。
 笛声最是超脱。在乡村,一天之中,最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种滋味尽在一甩中

 喜欢潮剧,遗憾的是因为学业和工作长期奔波在外,导致我听的多,看的少,至今,所看的潮剧屈指可数。所幸的是身边的单放机以及耳塞质量过得去,所以,我一般都是靠着声音来感觉剧情的。记忆中比较深的是那年在长沙,家乡朋友从家里给我带来了两本《刘明珠》的电影录音,身在异地,因而十分珍惜,听得特别细。最后的那一段,刘明珠殿上用铁如意砸打奸贼,我虽然没有看到,可是,凭着剧里的一句说白;“奸贼看打!”和紧凑的锣鼓声,我可以感觉:奸贼被刘明珠打死了!
 后来回到广东,接触潮剧音像的机会稍微多一点,通过音像,这才知道,原来潮剧的舞台表演还有那么多的学问,各个行旦,都有各自的演技,他们借助手中或者身上的工具,大胆夸张地表现着剧情或者人物的心理,其中旦角的水袖,丑角的扇子,老生的胡须,小生的辫子等都是比较常用的。记得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洪妙,在一次表演的时候,表演一个老太太,他用的是一个后影,借助一个后脑,惟妙惟肖地表现出老太太当时的心理活动,从而赢得“洪妙的后脑会作戏”这句著名的潮汕戏谚。
 前不久去汕头访友的时候,一个偶然机会和潮剧新秀林初发相遇,其时大家一起在茶馆喝茶闲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宿命的悲剧 ————有感刘小丽饰演的潮剧《双玉蝉》

宿命的悲剧
——有感刘小丽饰演的潮剧《双玉蝉》
文/黄剑丰
 本来不相信看戏会流泪。明知道台上的一切都是虚拟的,是演员做出来的,可是当你进入角色,心情随着剧情的起伏变动时,宛如有一只无形的手悄然打开你眼泪的闸门……

 《双玉蝉》是一出悲剧。尽管对于沈梦霞来说是喜剧,——他苦尽甘来,蟾宫折桂更兼洞房花烛,人间的美满和富贵尽得。但是因为曹芳儿悲惨的遭遇,奠定了全剧悲剧的基调。特别是到了最后一幕,沈梦霞和吕碧云红烛高烧,同拜花烛,而曹芳儿黯然出走,一喜一悲,交叉辉映,悲剧的氛围更是被喜庆衬托出来。戏看至此,虽不敢说有泪水流下来,但是心里却是百感交集。——为曹芳儿的遭遇。

 曹芳儿的命运注定是悲剧,在“三从四德”的社会,这是注定的一种宿命。父亲的一句错误诺言,却要她用一生的婚姻前程来承担。剧中是善于利用对比的形式的。戏一开幕,刘小丽饰演的曹芳儿青春而活泼,对未来的婚姻充满了希望。越是憧憬,越是希望,越是为这种憧憬和希望的破灭添加浓郁的悲剧色彩。

 对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潮剧反角,想说爱你不是容易的事

 舞台上人物有好有坏,看到台上恶欺善,台下一颗心跟着对那反角演员也恨起来。全没想到人家是在做戏呢!
 爱憎分明,人之常情。上至领袖,下至百姓,无不如此。当年毛大主席看完《青蛇传》,戏落帷幕后,他上台祝贺演出,紧紧握住“小青”的手,至于“法海”的手却“始终没握”,而在我们潮汕,有俗话“陈四美讨无咸菜”说的是陈四美因为枭心,扮演者回到台下不但讨无咸菜,还惹来乡村老婶老姆一顿臭骂!
 对于潮剧中的反角,有些是令人讨厌的,但是值得憎恨却还不多呢!
 《金花女》中的哪个婆娘,虽然泼辣,但是还没有完全坏透,所以顶多对她有点讨厌,却又因为演员滑稽的表演让我增添了笑声,讨厌感情倒也少了几分。
 《潇湘秋雨》中的后母,本来有点憎恨,但是结尾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变,立马恨不下去,却对编剧的恨起来,为什么让她变得这么快,让我的感情转变有点不自然。
 《刘明珠》中的奸贼,虽然也是很坏,但是他注定要死在铁如意之下,也就算了,不恨了。
 能够让人心里发恨的是坏人好下场的那种。当然,在戏曲中这是很少的。特别是潮剧,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愁的眉

 好久没有看《莫愁女》了。前段时间回老家,邻里阿姑在看这碟,于是我也跟着一边喝茶一边看。
 《莫愁女》热播的时候,还是电视机不普及的时代,姑那时还是个年轻的姑娘,为了看潮剧,经常不惜过家到村头去。
 于是一边看莫愁的眼睛如何被人挖掉,以至最后跳到湖里去,姑还一边怀旧地说起了当时播莫愁女的一些场面。未了,还说,片子很老了,当时的化妆水平不好,莫愁是个美女,可是你看她的眉画得如此平,不好看,要是现在的化妆水平,肯定会把它画得扬起一些,这样才好看。我仔细看,果然,美女莫愁的眉平得几乎成一直线呢。我平时看戏可没看得如此仔细。
 回广州后,一个人又看了一次莫愁女,心中有所感触。莫愁是个美女没错,但是她的命运注定是悲剧,她一开始出场就是带着那么一股愁怨的,如果让她画起两道扬眉,只怕跟剧情基调不协调呢。
 于是我打电话给姑:莫愁的两道眉与当时的化妆水平不挂钩。她的两道“平”眉是愁眉呢。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勿再漏我天机——从潮剧《德政碑》中的活动转台说起

 前段时间,潮剧《德政碑》在广州参加第八届广东省艺术节,因为艺术节有个规定,参加的剧目都必须是新创的,而且在剧目演出之中必须有所创新,所以各个剧种都绞尽脑汁,尽量求新。潮剧《德政碑》在演出中别出心裁,用了一个活动台的创举。据说以前潮剧演出一般都是一桌两椅的所谓“三牲”摆设,因此很多人对这个活动台的意见很大。
 对于我这个半路出家喜欢潮剧的来说,以前潮剧的传统摆设在我脑海中倒是没有什么根深蒂固的印象,所以此次潮剧《德政碑》在友谊剧院演出的时候,我专程去看,戏落帷幕,观众意见各异,而我心中留了足够的容量,倒是对这个活动台能够接受下来。
 戏曲的一个特点就是意象和模糊,三两个人过场可以看成是千军万马,一根马鞭可以想象成一匹马,几步的走动可以想象是经历了万水千山……因而这个活动台,我可以根据剧情,充分发挥想象,是在渡头、在监狱、在宫廷……而且,借助这个高台,还可推动剧情的发展,特别是在最后一幕,这个活动台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 当然,舞台也因为这个庞大的活动台,限制了一些舞台动作,一些尝试性的东西在其开始的时候总是难免良莠并在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3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