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真理二三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749
  • 开博时间:2005-04-10
  • 博客排名:第64593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冬天到了

我身处黑暗,却无能为力。这句话真好。

我喜欢这样的句子,这样的反思,令人深刻而清醒。

为什么,一直对黑暗感受如此敏感?在长长的旅途里行走,令人思考的不仅仅是名利和光芒,而更深更深的黑暗却令人难以忘怀。那些黑夜和水流一样的生活,经历,在雨点击打房檐的屋瓦时刻,我们感受到的,是时光的茫茫无际,我们难以把握的人生。以前我经常在J学校值夜班,在一个地方,看着太阳升起,太阳落下,日升星落。看着时间的坠落,在一个一个的时间节点上。我的人生就是这样度过的吗?就是这样瞬间消逝的吗?我们在走向什么?走向未来哪里呢?不知道,日复一日的生活磨平了我们的额头皱纹还是染白了双鬓,华发初生,不知道时间的变化不知道时间的流逝,是去向何方?那些熟悉的人群,他们其实和我们距离很远,我们无法走进他们的内心的啊!他们走进那个有名的初中,然后离开那个初中,可是我只是一个旁观者啊!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他们人生的观测者而已。我所有教过的学生都已经忘记我了,我还记得他们或者她们,我在骑车过一个隧道的时候,念叨着十多年的学生,这个,那个。学生是我们的名片,而我已经被他们忘记。我们的学生因为和我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的神谕

夏天的神谕

 

在花店里,我看着他们背靠着背,那么无聊

女孩子看上去不太年轻了,男孩子坐着

七月的花朵已经枯萎,鲜花如此衰老

这个像花朵一样枯萎的午后,我看出了什么

 

会议

 

一年又一年的会议,在盛开,在爆炸,在风起云涌,在高潮迭起

在和地球的运转拼着力气

领导们端坐在台上,没有人关注他们她们

台上的人在汇报什么,他们在启示什么,在说明什么教育的规律么

一切是那么苍白,那么无力,我们关心的只是午餐粮食和面包

他们说了什么,像一阵风吹过,不留痕迹

 

涤荡湖路

 

在去年的一个黑夜里,我摸黑去了涤荡湖路

那条我走了一年的水边公路,去看望我的水杉,我的湖水我的长长的马路

一切当然是依旧,只是我的心境改变了,白鹭在原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的神谕

夏天的神谕

 

在花店里,我看着他们背靠着背,那么无聊

女孩子看上去不太年轻了,男孩子坐着

七月的花朵已经枯萎,鲜花如此衰老

这个像花朵一样枯萎的午后,我看出了什么

 

会议

 

一年又一年的会议,在盛开,在爆炸,在风起云涌,在高潮迭起

在和地球的运转拼着力气

领导们端坐在台上,没有人关注他们她们

台上的人在汇报什么,他们在启示什么,在说明什么教育的规律么

一切是那么苍白,那么无力,我们关心的只是午餐粮食和面包

他们说了什么,像一阵风吹过,不留痕迹

 

涤荡湖路

 

在去年的一个黑夜里,我摸黑去了涤荡湖路

那条我走了一年的水边公路,去看望我的水杉,我的湖水我的长长的马路

一切当然是依旧,只是我的心境改变了,白鹭在原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学校

浑浑噩噩的在学校里又度过了一段时间,在这些时间里可以称呼为悲愤交加。各种潮水一般涌过来的人事,各种人,各种事情,都让人难忘。

脑子始终处在一种混乱里,处于无奈,悲哀和郁闷之中。假如,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工作,我不会再选择现在的工作。压抑沉闷的工作,而永远也没有的分数,让人堕入无尽的悲伤。

如果从学校里离开了,我们还能够做一些什么呢?我们始终就是在父母的挟制和制压之下,我们被动地听从父母的安排,而从而造成了一生的悲剧。我们的孩子看不上我们,到处受尽嘲笑到处受尽排挤,在冷眼里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真是无谓的浪费啊!实在是太可惜了。竟然事情到达了我们的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这也是真的令人眩晕了。可是到哪里去寻找什么人呢?

我们身边的那一群功利的人们,功利的眼睛,另我们无法言说。在镜湖,就是在建功的翻版,令人气愤至极。我们教过的学生,她们从来也没有记得过我们,我们的身上,订满了各种负面的新闻,各种谣言被传得漫天飞舞。他们的目的是你可以离开学校,你去自己找活路。我们的信心我们身上的各种斗志,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消解着,我们已经被浪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学校

浑浑噩噩的在学校里又度过了一段时间,在这些时间里可以称呼为悲愤交加。各种潮水一般涌过来的人事,各种人,各种事情,都让人难忘。

脑子始终处在一种混乱里,处于无奈,悲哀和郁闷之中。假如,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工作,我不会再选择现在的工作。压抑沉闷的工作,而永远也没有的分数,让人堕入无尽的悲伤。

如果从学校里离开了,我们还能够做一些什么呢?我们始终就是在父母的挟制和制压之下,我们被动地听从父母的安排,而从而造成了一生的悲剧。我们的孩子看不上我们,到处受尽嘲笑到处受尽排挤,在冷眼里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真是无谓的浪费啊!实在是太可惜了。竟然事情到达了我们的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这也是真的令人眩晕了。可是到哪里去寻找什么人呢?

我们身边的那一群功利的人们,功利的眼睛,另我们无法言说。在镜湖,就是在建功的翻版,令人气愤至极。我们教过的学生,她们从来也没有记得过我们,我们的身上,订满了各种负面的新闻,各种谣言被传得漫天飞舞。他们的目的是你可以离开学校,你去自己找活路。我们的信心我们身上的各种斗志,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消解着,我们已经被浪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起

1、我陪伴着我自己

 

想起我们

很早展开的诗歌生涯

雨水,连接着黑夜

我陪伴着自己,度过了河流

度过了连绵的黑暗和荆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苏记行

昨天今天欢欢妈妈就是在历险。      

 

     早晨急着回家,人不舒服,坐上大巴车回绍兴,谁知道他走的不是朝跨海大桥海宁方向的直线,却朝杭州方向走三角形的两边,估计路程多出一百公里。本来直线距离是200公里。      

    司机飙车也用了整整四个小时才到客运中心。那个司机一脸的精干,一点黑。      他开的车,我得叫他娘,就差飞起来,所有的卡车和货车都被他超过,所有的小车都被他吓坏,他恨不得吃了那些私家车。      

     记得刚刚过江苏,大概在浙江江苏交界处,一个叫盛泽的地方,他停车十分钟。我被他骂得狗血淋头,黑司机大喊大叫地说,早干嘛去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苏记行

昨天今天欢欢妈妈就是在历险。      

 

     早晨急着回家,人不舒服,坐上大巴车回绍兴,谁知道他走的不是朝跨海大桥海宁方向的直线,却朝杭州方向走三角形的两边,估计路程多出一百公里。本来直线距离是200公里。      

    司机飙车也用了整整四个小时才到客运中心。那个司机一脸的精干,一点黑。      他开的车,我得叫他娘,就差飞起来,所有的卡车和货车都被他超过,所有的小车都被他吓坏,他恨不得吃了那些私家车。      

     记得刚刚过江苏,大概在浙江江苏交界处,一个叫盛泽的地方,他停车十分钟。我被他骂得狗血淋头,黑司机大喊大叫地说,早干嘛去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来了

渴望春天

 

春天即将来了,花儿开放

而我是否也将苍老

在我的白发,缺an牙齿的地方

长出新的青草

 

黑脸男

 

一个早晨

一个黑面的丑男人,排队在我的前面

因为不肯让我先拿早餐(我要心急火燎地去上早自修)

他决绝的语气

直接把我气昏了

 

傍晚,我冲进了他的办公室

破口大骂

他正在办公室里

两脚搁在桌子上

吞云吐雾

 

他看了我一眼

说,我早上为什么要先让你

你脑子出问题了吧

 

小城

 

小城将我淹没了

我已经无法逃脱她的手掌

小城,小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九月

     九月还没有结束,这是戊戌年的秋天,这个年份是有名的,不是发生这个,就是那个。著名的戊戌变法,就是百年之前的历史。而作为普通人的我,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季节。

     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呼啸,或者奔驰而去。时间一瞬间将我们变成为白发满头的中年人。鬓角已经星星点点。

     记得我平庸的岁月里,发生过多次滑稽的事件,大多发生在我的本命年,25岁的时候,我被大律师拉到了法院里,狠心的大律师为达到目的,他还会动用武力。37岁的时候,我被光头校长踹出了名校。真够幽默的。还有别的一些事情,令人啼笑皆非,我们去坡塘村的事情,记得家人被欢欢父亲的村里人给围攻了。大概是33岁的时候。总之,青年时代,受尽了各种非人之事。

     想起在稽山路那个学校的往事,我真的觉得像一个笑话。这段历史另我久久都不能忘记,至今难忘。我很难想象我们在那样封闭落后的地方,居然持续地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九月

     九月还没有结束,这是戊戌年的秋天,这个年份是有名的,不是发生这个,就是那个。著名的戊戌变法,就是百年之前的历史。而作为普通人的我,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季节。

     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呼啸,或者奔驰而去。时间一瞬间将我们变成为白发满头的中年人。鬓角已经星星点点。

     记得我平庸的岁月里,发生过多次滑稽的事件,大多发生在我的本命年,25岁的时候,我被大律师拉到了法院里,狠心的大律师为达到目的,他还会动用武力。37岁的时候,我被光头校长踹出了名校。真够幽默的。还有别的一些事情,令人啼笑皆非,我们去坡塘村的事情,记得家人被欢欢父亲的村里人给围攻了。大概是33岁的时候。总之,青年时代,受尽了各种非人之事。

     想起在稽山路那个学校的往事,我真的觉得像一个笑话。这段历史另我久久都不能忘记,至今难忘。我很难想象我们在那样封闭落后的地方,居然持续地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天在城里

    昨天我在城市里听课,听了两个花瓶的课,到这个时代,她们的课程还是那么老套,他们的作文尺度那么的小,陈旧而乏味的文课。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出来这些东西来的。城里的学校,不是静心专心于让学生健康地成长,而是各种花枝招展的事情不断,学生不能专心于学习和思考。

    昨天还看见了某学校的人和事情,看见了过去的那些“仇人们”,那些老老小小的女人们,好几个高级教师,以前风光无限,过几天大概也要退休了吧!还有急功近利的某某人等,我看见她们和他们,一般我都是不说话不理睬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发觉我真正的意义上有一种某某学校被打击后的心理落差扭曲综合症。而且余毒不断,我消除毒素很多年了,都消除不掉。我的行为和心理都是压抑到顶点和变态的。在学校里我一般都是独来独往的,没有任何群体的。其实我发觉他们其他人也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在学校里经受着煎熬,分数,地位,排名,校长的冷眼等等。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地。这里我不想说在学校里多年我的心理变态的程度了。我也懒得多提,一提就显示出我又强迫症或者心理有问题。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天在城里

    昨天我在城市里听课,听了两个花瓶的课,到这个时代,她们的课程还是那么老套,他们的作文尺度那么的小,陈旧而乏味的文课。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出来这些东西来的。城里的学校,不是静心专心于让学生健康地成长,而是各种花枝招展的事情不断,学生不能专心于学习和思考。

    昨天还看见了某学校的人和事情,看见了过去的那些“仇人们”,那些老老小小的女人们,好几个高级教师,以前风光无限,过几天大概也要退休了吧!还有急功近利的某某人等,我看见她们和他们,一般我都是不说话不理睬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发觉我真正的意义上有一种某某学校被打击后的心理落差扭曲综合症。而且余毒不断,我消除毒素很多年了,都消除不掉。我的行为和心理都是压抑到顶点和变态的。在学校里我一般都是独来独往的,没有任何群体的。其实我发觉他们其他人也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在学校里经受着煎熬,分数,地位,排名,校长的冷眼等等。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地。这里我不想说在学校里多年我的心理变态的程度了。我也懒得多提,一提就显示出我又强迫症或者心理有问题。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天在城里

    昨天我在城市里听课,听了两个花瓶的课,到这个时代,她们的课程还是那么老套,他们的作文尺度那么的小,陈旧而乏味的文课。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出来这些东西来的。城里的学校,不是静心专心于让学生健康地成长,而是各种花枝招展的事情不断,学生不能专心于学习和思考。

    昨天还看见了某学校的人和事情,看见了过去的那些“仇人们”,那些老老小小的女人们,好几个高级教师,以前风光无限,过几天大概也要退休了吧!还有急功近利的某某人等,我看见她们和他们,一般我都是不说话不理睬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发觉我真正的意义上有一种某某学校被打击后的心理落差扭曲综合症。而且余毒不断,我消除毒素很多年了,都消除不掉。我的行为和心理都是压抑到顶点和变态的。在学校里我一般都是独来独往的,没有任何群体的。其实我发觉他们其他人也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在学校里经受着煎熬,分数,地位,排名,校长的冷眼等等。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地。这里我不想说在学校里多年我的心理变态的程度了。我也懒得多提,一提就显示出我又强迫症或者心理有问题。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身处黑暗和绝望,却无能为力

不是我自己杀死我自己的,是这个复杂而黑暗多变的现实。我无能为力,我只能顺风而下,做清风明月的模样,浪迹江湖,在自己心的江湖里翻滚和急流湍湍。不是我不小心,而是我多年来的遭遇的折磨,让我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生活,他能够告诉我多远多久的过去和未来?我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在长久的黑暗里踽踽独行,而无法辨认方向,在隧道里走了一程一程,无法再接受光亮。我们这一辈子,就是这样消耗的吗?消耗于无边无际的无聊人事里。经过了多年,我们还是被学校里的各种事情所吓昏或者不习惯啊。你不可能习惯了。因为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方式,你怎么可能习惯呢?

看见流氓学生不习惯,看见各种没有教养的学生你始终不习惯,因为你太要面子。

使劲去抓分,去折磨学生你不习惯,因为你不喜欢折磨学生,学生把你的善当成了傻。

哎,你就是一个做不了屠户,又做不了佛的怪物啊。

看看啊,你这个怪物。

让想得到名利的正常人都去发疯吧,让你死我活演变成爆炸的地球吧,一切都是悄然而逝的,一切都是会归于平静和消逝的,就让他们去崩塌吧,最后归于灰飞烟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