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羌姆

迷幻摇滚中有个词叫酸性,致幻剂LSD的俚语。

面具就好像宗教或者民间信仰致幻的LSD触媒剂。遮住脸子便笃信自我消解、魂魄偷生,五感和末梢神经悉数张开吞噬寻常恪守的格局,肉身呈现出一种酸性的姿态。。

一直以来对面具有种无法厘清的着意。

比如小时候去贵州,其他一概无感,定要拖回来几只怒目圆睁的地戏面具挂在闺房里。。比如十年前
2013年2月6日

酥油花

塔尔寺酥油花的美,可以美到感时花溅泪。。

2013年2月6日

人人都有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2013年

  

2012年过的心神俱裂分崩离析。。重塑价值观的过程好似滚石的西西弗斯,反复着无效劳役却从不哀悼虽生犹死,观念和思想在一次次阵痛中慢慢坚韧明晰。


虽然这么多年一直被周围的人纵容活在简单率性的世界里,可是就像工场手工业敌不过工业革命,凡胎脱去总要换骨,屋顶的老鼠都换了一拨又一拨,心性上拒绝长大的孩子终究无法在随波逐流里逆行。世俗社会里的真空舱从来是个不堪卒读的童话。。
2013年0月4日

永失吾爱

今天把你葬在了楼下花坛里,你天天都会看见我们,不会孤单对不对,你最喜欢有人陪了。等水泥干了,给你围个小院子,放一块小碑,种一些花草。种什么花儿呢,你好像只喜欢草呢,你总喜欢在草丛里扑腾,还总喜欢啃草,嘴里叼着很神气么。金豆豆金豆豆金豆豆。。。

昨晚连夜把你接回家,对不起让你等的那么辛苦,你好冷对不对,,你是那么那么的怕冷的。。我们回家了回家了一起回家,对不起离开了你那么多
2012年8月0日

雀替花牙子,纱阁小戏人

平遥清虚观内的纱阁戏人,是个颇有意思的东西。它杂糅了诸多繁芜的元素,比如宋以后民间丧葬纸扎明器的传承、明清时期民间祈子风俗、元杂剧衰落到山西中路梆子繁盛、晋商的商贸习俗及对晋剧的亲缘关系。。如是,皆浓缩进一阁一戏,一戏一场之中。

清光绪三十二年,平遥城内六合斋纸扎店的艺人许立廷(许老三)制作了36阁纱阁戏人,每阁两千文,用于年节社火活动时在市楼内展出,或新婚夫妇买灯祈子在
2012年7月2日

水母馆





2012年6月0日

手起刀落

用漫长的时间粗放的方式拒绝改变,结果不过就是五步溅血引颈向刀,信仰不再坚固骨骼不再坚硬。这个过程本身就很戏剧,有点掘尸的意思啊把十年前的自己挖出来,拍拍土,防防腐,袖手旁观的嘲笑一下曾经那个地下丝绒时代nico一般爱无能反常轨冷硬如石的孩子,再毫不客气的打碎重埋一次,假装宛若新生。假装的意思是你必须学会规避的技能。
  
在仙居拜一尊以功利为目的的可笑的佛的时候,想起一个月
2012年5月4日

胆大心细不要脸

好几年,腆着生人勿近熟人不拘的面孔,,不邦交不睦邻。。

是因为经历过一女人两男人合计三条人之后,,微斯人吾谁与归的空置,再没与人心照不宣的张力。。恩,条这个量词,在于今天忽然看见一方言摇滚小乐队名叫五条人,,既然杜可风这个量词滥用被人贼眉鼠眼抄的雄赳赳气昂扬,我也可劲儿的打个小抄无妨。。

你说一刀马旦铿铿锵锵铿铿锵锵和人棋逢对手长枪对打,打的迎来
2009年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