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教234

“萍水相逢,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相对天地悠悠岁月,谁又不是萍水相逢?”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838666
  • 开博时间:2007-11-01
  • 博客排名:第1606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来顺

2019-09-25

areite

2019-08-22

休克的灵魂

2019-07-2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留学记(二)







二

“驹场东大前”是“京王井之头线”上的一个小站。下车,既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换乘路线,又没有教人拿捏不准的多向出口,也没有林立的商铺和贯通的卖场,只有一个简易的月台,和月台上来来往往的青年学生。

车站“东大口”正对着驹场校区正门。出月台,穿过检票口,下一层楼梯,走一段砖石路,仅一两分钟,就可跨进校门。但从校门到教学楼,步行却要不少时间,所以上午九点,校园里,教学楼前,教室门口,总能遇上与我一样一路小跑、赶着上课的学生。

午间的车站最是清闲。月台上微风拂面,风里有隐约的草木香气,落在月台上的人影,正依着不动声色的阳光,或徐或急地变换角度。
这样的场景具备烘托任何浪漫情节的能力。比如一见钟情。比如等待。比如重遇。比如把手绢留在月台上,然后黯然又毅然地接受一场分离。
但我悠游等车的日子总是不多,无边幻想的时刻总是太少——只有在每周五中午从驹场出发去专修大学时,我才有机会慢慢剔除身在异乡的隔阂与疏离,放松一颗时时警醒与戒备的心,在蓝天白云下,在和风暖阳里,去感受,去感怀。

检票口有个灰色的投币电话。进站前,我总会给土屋老师打电话,确认下午的课程安排。如果没有变动,我就会乘车到“下北泽”,然后换乘“小田急”至“丘游园方向”一站,再从山脚开始费力却有趣的爬坡运动。






分类:北大十年 | 评论:5 | 浏览:25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留学记(一)


胡晴舫在《旅人》中这样写道:“旅人带着他的偏见赶路,有些旧偏见被印证,成为真理;有些被修正,形成新的偏见。经由旅人的闯入,则影响了没有离家的人们看待世界的态度——或,另一面的偏见。”

所以,我将断续写下的关于留学生活的一点文字,也仅仅是一双被“局限”的眼睛所看到的被“局限”的风景……

一

“晕眩坡上飘着缕缕热气。坡道上连一棵树木之类的遮蔽物也没有,只见整排的白褐色油土墙连绵不绝。”
翻看《姑获鸟之夏》,读到这条被作者反复提及的通向“京极堂”的坡道,我就会忍不住想起那年春夏自己曾来来回回经过十数次的那一段斜坡。

事实上,如果没有山脚下巨大显眼的指示牌,我肯定每次都找不准入口,也没有把握从某个不起眼的路口拐入,然后耐着性子爬坡,最后找到山腰里的学校——日本专修大学(生田校区)。现在想来,山路两侧的油土墙后,究竟是民宅、寺院、公园或疗养院,我都毫无印象;只记得山路蜿蜒,灰白色的路面不时左右倾斜,在午后明晃晃的日光下更显陡峭漫长。

也许是时间的关系,每次上山,前后都没什么路人。偶有巴士经过,乘客亦不多。公车站离校门不远,木长椅前或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等车。
汉语课结束,正值放学,校园里吵嚷起来,聚在校门内外谈天说地等人等车的学生也骤然增多。那些每日走读的学生如何下山不得而知,似乎有开车的,有骑摩托的,有骑自行车的,有乘巴士的,还有徒步疾走的……我坐过巴士,学校里专门往返于山脚山腰的接送教师的班车也乘过几次。

说到坐班车,当时,请我去教汉语的土屋老师还特地为我写了一封“教师身份说明”或“乘车资格证明”信——绿格竖纹的信纸上,详细交代了我的授课内容、上课时间与教课期限,信末不仅署了他的名字,还盖了他的名号章。
然而,就像小气的超市班车在送客时还要检查购物小票,我始终很难想象上车时被拦在门口,然后必须从包里找出那个信封,再从信封里掏出那张证明以便“免费”乘车的场景,所以早早下定决心,一旦身份受到“置疑”,就绝不再贪图那份“便利”。不过,在第一天下课,土屋老师亲自送我去乘车之后,班车司机就认识了我,所以直到期末,那份
分类:北大十年 | 评论:2 | 浏览:29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忆之大,无坚可摧——读《上海堡垒》


一下午读完江南的《上海堡垒》,天色渐暗,远处连续的爆竹声听来像“枪战”一样。

江南“很好玩”——他用洋洋洒洒十几万字纪念了那部曾经打动他的Robotech,同时也用role play的方式缅怀了一下自己已经“流过去的时光”——但他的故事却不怎么好玩。

外星文明入侵。人类躲在一个个“泡泡”里负隅作战。虽然整日“生生死死”挂在嘴边,但时间久了,神经也变得壮硕起来,于是打游戏的还要打游戏,唱KTV的还要唱KTV,暗恋的还要暗恋,结婚的还要结婚,搞婚外情的也还要搞婚外情……生活照例五味杂陈,无非是多了捕食者呼啸来去的背景。
然而,即便如此,作为故事的男主人公,江洋,在那片“紫色大丽花”不断盛开的传奇又诡异的天空下,还是显得“英雄气太短,儿女情不长”。

他有北大文凭。擅打“帝国时代”。除此,似乎再没什么过人之处。
他喜欢林澜,但直到她要嫁人,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句“我爱你”。

比起“上海堡垒”,江洋内心的堡垒实在坚固,以致14年的恒星际战争完结,12年后与曾经“生死与共”的路依依重遇,他还像个青涩的小男生一样害怕被拒绝。
或许只因为他“不够爱”她。
但江洋本人,痴情比不上杨建南,英勇比不上大猪,深沉比不上将军,洒脱亦比不上老路……实在没什么“可爱”之处。

人说写故事的最大难点就是让读者最爱主人公,例如《楚留香传奇》虽也塑造了胡铁花、薛衣人、无花、中原一点红等熠熠放光的角色,但毫无悬念,读者最爱的必定是“我踏月而来”的楚香帅。
太空堡垒里有一群舍生忘死的英雄男女,例如福克、马克斯、本、克罗地亚,但是每晚六点半守着电视机的小孩子们最喜欢的,多半还是黑头发黑眼睛的瑞克•卡特少尉(后来是上尉、少校、上校、上将)。

那个年代的日本动漫差不多都有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男一号”,例如“圣斗士”中的星矢,《魔神坛斗士》中的里奥,《宇宙骑士》中的D-Boy,《天空战记》中的修罗王一平……黑头发黑眼睛多少带有点日本人的自我陶醉,但“男一号”是故事里正义和勇气的核心,这一点总毋庸置疑。
分类:读读小说 | 评论:7 | 浏览:39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辞旧迎新



即将到来的春天,我的小说和散文会分别出版。

所以隐藏了旧字。请同学们原谅。

2009,再接再厉。


分类:一点说明 | 评论:25 | 浏览:40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着——读《澜本嫁衣》(小题大做版)


一

这是一本用环境友好型纸张印刷的图书,装帧、手感都不错,但是,无意中发现封面暗自妖娆的孔雀蓝,竟沾水褪色。

清水滴在封底,如往常轻轻一抹,却抹出一道白色。措手不及。

二

对书,我总是过分珍视,有偏执的嫌疑。阅读,从不圈点,也不折卷。遇到好词好句,惯用分门别类的卡片记录。无论读到哪里,都用一根木书签标示,不愿在起身离开时草草将书反扣,任其张牙舞爪,坏了形状。读至高中,仍在开学时将每科课本用旧时的挂历包好书皮。而用至期末,课本虽翻得绵软,却依旧平平整整,无一处折痕。

那一年,他送书给我。全是英籍作家彼得•梅尔的散文《山居岁月》、《恋恋山城》、《一只狗的生活意见》、《有关品味》……书半新旧,书皮也半新旧。包书皮的挂历是当时流行的样式,一月一页,上面的三分之二空白,用来贴色彩斑斓的塑料纸,底下的三分之一则是月历。他揭了塑料纸,用半是白色半是柠檬色月历的那一面做书皮。他采用的“三角包”法,比一般的“书套”包法繁琐很多,但紧致稳妥,无论怎样翻看,书皮也不会脱开。而这种手艺,在那之前,在那之后,除了父亲,我便没有在第三人处见过。

彼得•梅尔曾是某个广告公司的高级主管,曾在广告界叱咤风云15年。但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他却携着妻子珍妮隐居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地区,潜心写作。
然后便有了他所钟爱且希望我会喜欢的种种……但我的醒悟就犹如今日的忆及,早已晚得失去意义。

长年买书。新书在手,第一件事就是在扉页上记下购书时间、地点和同去的购书人。有时也用藏书印。或用闲章。

收过不少礼物都是书。但自己的书却从来舍不得转赠。如有推荐,就去书店重新买本一模一样的送人。似乎连留在书页间的阅读时的一丝气息都很吝惜……或许,还是偏执。

总之,褪了色的封底令人灰心丧气。如何修补?找了彩色铅笔、水彩笔来比对,都有差异。最后用水彩调了近似的颜色,才算勉勉强强遮掩了过去。

三

那日在书店,又看到一本关于张爱玲
分类:读读小说 | 评论:9 | 浏览:2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3页/2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