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海心航天涯名博

恒河世界一浮砂,尘海心航处处家。梦里不知身是客,锦帆随意到天涯。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4
  • 总访问量:7760396
  • 开博时间:2007-10-31
  • 博客排名:第122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hl20180106

2018-01-16

洞箫紫竹

2018-01-16

文锦书屋

2018-01-16

helenxu122..

2018-01-16

池头洗砚

2018-01-16

感觉乱了

2018-01-15

冰释234白

2018-01-15

sunny088

2018-01-15

若芊我芊n

2018-01-15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秋的絮语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聆听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



最近,俄国作曲家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始终伴随着我。
1874年作曲家的好友、画家哈特曼不幸病逝,为了追悼和缅怀亡友,作曲家采取了一种独特的方式……用一首钢琴曲来寄托自己的深切哀思。他以亡友生前的几幅画为背景,为我们写下了这一千古绝唱。
第一次听《图画展览会》是在一个秋天的深夜。我将刚刚买来的CD放到光驱里,点击按纽,清幽的钢琴声宛如深山幽谷中淙淙奔流的清泉流进心间,那么澄澈,那么释然。万籁俱寂的长夜、窗前断断续续的虫吟、手下急促的键盘声,居然将穆索尔斯基这首从容而哀惋的钢琴独奏曲变成了一首绝妙的协奏曲!这是造化之手为我而作的“仙乐”!
最初,我并未在意那琴声的含义,听就是了。对于任何曲子,我都是采取为我所用的态度,“听其所止而休焉”。我写我的文章,穆氏在我的耳边窃窃私语,他似乎在说:没有人理解他此时的心境,一个生命就这样忽然在他身边逝去,没有人注意到亡友的死亡,“亲戚或余悲,他人已亦歌”,只有他仍然沉浸在悲伤中。琴声并没有悲声大放,震耳欲聋的跌宕起伏。这种匹夫匹妇式的肤浅感情在艺术家的的心灵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认识摩西

  
   ——《圣经·出埃及记》读后
  
  一
  过去曾读过《圣经·出埃及记》这段故事。对我这个没有宗教情结的人来说,当时它既没有感动我,也没有引起我深入的思考,尤其那些荒诞不经的巫术传说更叫人感到宗教的无稽。
  最近,我偶然翻开《圣经》,重读这段文字,忽然发现《出埃及记》并不是一篇简单的宗教说辞,只要我们能够耐心地用理性思维拨散缭绕其中的宗教迷雾,那么,一个庄严而伟大的主题就会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即:一个被奴役的民族怎样才能获得自由和解放。对人类来说,这肯定是个具有永恒意义的主题,值得每个民族世世代代去思考它。
  遗憾的是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却从未接触过这个庄严而伟大的主题。
  我在想,原因何在?如果从历史学的角度去考察,这很可能是因为我们的人文初祖黄炎二帝为我们创造了一部迥异于以色列人的历史,一部辉煌的历史,一部征服者的历史,一部奴役他族的历史。这种文化优势以至于使我们有了敢于喊出“戎狄是膺,荆舒是惩”的资本;有了挥舞着火与剑,疯狂地杀向周边地区不断开疆拓土的冲
分类:尘海心航 | 评论:2 | 浏览:21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经学”绞索


什么是学问?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回答。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门被认为是唯一的、最高深的、让读书人作了二千余年的学问,这门学问就是大名鼎鼎的“经学”。那么,一定会有人问:“如此高不可攀的“经学”究竟是属于哪一门学问呢?”这要从“经学”呱呱坠地之时谈起。
话说二千多年前的西汉帝国,有个皇帝叫汉武帝(公元前141一公元前87年在位),他作了龙椅之后,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即把过去是一家之说的儒家思想钦定为是绝对真理,而宣扬其他思想的学说通通都被视为是异端邪说,坚决予以取缔。从此儒家学派的五本书:《诗》、《书》、《礼》、《易》、《春秋》、(还有《乐》,当时已失传)就走了红运,它们被尊之为《五经》,并且成为读书人学习时的必读之物。汉武帝进而更把《五经》与“禄利之路”挂钩,作为读书人谋取富贵的敲门砖,也就是说谁想当官为宦,谁就得研究我汉武帝指定的这五本书,否则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用,非但没用,很可能还会因为你“攻乎异端”而身遭不测!《汉书·儒林传》记载:“武帝立五经博士,开弟子员,设科射策,劝以官禄”,就是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历史上的“英雄崇拜情结”及其悲剧


谁是英雄?不同的时代对此有着不同的理解。如果我们抖去历史的尘封,翻开一部厚重的中华民族史,认真地作一次追本溯源的巡礼,这对于理解我们的主题将是很有益处的。
通常讲中华民族史,大都习惯于从人文初祖黄、炎以降的“五帝时代”开始,那也就让我们从这里开始发议论吧。
“五帝时代”被称之为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时代”,因为在这时,我们的祖先为了本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在与大自然和周边其他民族的斗争中,涌现出了一大批巨人般的英雄。今天的人们肯定要问,这一时代的英雄都是些什么样的英雄?那时侯的人们对他们面前的英雄怀着什么样的感情?这显然是些并非尽人皆知却又十分有趣的问题。对此,我们还是让古人来回答这个问题更好,古人说:
夫圣王之制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尧能单均刑法以仪民,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拷问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人格

——评张景超《文学:当下性之思》

一

一个疑问始终困扰着我:49年以后,中国文坛上为什么没能产生哪怕一位世界级的文学大师?为了寻找答案,我曾看过一些“文学评论”之类的东西。有人对此避而不答,饶着走;有人说外国人看不懂中国的东西;有人说那是“极左思潮”制造的灾难。这些答案都很难令我满意。避而不答者,我无法让其敞开那世故的心扉;说外国人看不懂中国的东西者,无非是在文过饰非,妄图把真相掩盖在谎言中;说那是“极左思潮”制造的灾难者,似乎有些道理,但我不禁要问:在前苏联,在斯大林主义淫威肆虐的严酷环境中,为什么会出现像帕斯捷尔纳克、曼德里施塔姆、索尔仁尼琴、阿赫马托娃、布罗茨基……这样光照千古的文学大师群体,而与此同时,我们的文坛却万马齐喑,任凭文字垃圾污染我们的眼睛和心灵?
最近,我有幸读到张景超的文艺批评论文集——《文学:当下性之思》。读后,颇为欣慰,而且感慨良多。欣慰的是,在曲学阿世之作恶性泛滥的今天,我竟然能够读到一部不同流俗的力作,从而为解答我的疑问提供了许多值得遵循的线索;感慨的是,在轻浪浮薄之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住手,打人者!





打人是一种野蛮、违法的行为,这个道理恐怕连孩子都懂得。但是令人惊诧、愤慨的是这种野蛮行为居然成了社会上某些特殊公民恃强凌弱的手段、成为他们横行霸道的工具,成为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可忍,孰不可忍!
据不久前电视媒体披露: 在黑龙江省,截至目前,全省13个地市共受理农民投诉举报5000多起,接待民工代表近万人,涉及拖欠工资金额上千万元。这本来就是有悖天理、良心、法律的重大恶性事件,被告理应认错服法、痛改前非。常言道:欠命的偿命,欠债的还债,此乃公理。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偏偏有些特殊公民却反其道而行之:欠债不仅不还,而且居然诉诸暴力,对债权人拳脚相加!也许有人不愿接受在阳光下出现的这种罪恶,不过事实胜于雄辩。我们清晰地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了这么一幕:几个民工几次三番找一个饭店的女老板讨要久拖不发的工资,态度近乎乞求。而那位女老板却盛气凌人的叉着腰,一付女流氓像,她始则破口大骂,继而大煽一个民工的耳光……
这种野蛮行径是个别现象吗?否,我看这已经成为某些特殊公民的时尚了!为了证实我的结论,我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杂感



人的荒谬之处就在于他必须用理性去生存,但是 他又绝不愿意相信理性的忠告。
因为“理性”太残酷了。
它明确地告诉每一个人必然得死。
它明确地告诉每一个人生命本无意义。
它明确地告诉每一个人生命得忍受本能的折磨。
它明确地告诉每一个人得像西西弗斯那样徒劳无益地劳作下去……
总之,它明确地告诉每一个人:人类无法摆脱宿命的力量。
然而,人类又决不甘心像其他生物那样任凭造物的摆布。
于是人类就创造出信仰。用自己编制的幻梦来抚慰自己那迷惘、无助、祈望永生的心灵。
不过如此。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远的张中晓


读张中晓的《无梦楼随笔》,随时都会感到:有一个特立独行的青年思想家无时不在在用他那思想的闪光为你照亮前面浓重的思想迷雾,激活你那呆滞僵化的思想,迫使你去反思,去探索,去重新评估那些所谓千古不易的“公理”。这正是当权者最为惧怕的事情。历史证明,一旦人们沿着这类“异端”的路数走下去,那当权者苦心玩弄的一切政治魔术便要彻底破产,被愚弄的民众便要觉醒,魔鬼的宫殿就要动摇,这就是思想者的威力。所以,当权者必欲置张中晓于死地而后快。这与西方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将布鲁诺送上火刑柱没有什么两样。但感谢上帝,张中晓虽然惨死于暴政之下,可他的思想却假以这本薄薄的小册子保存了下来,得以使后来者有可能接着他去进行思考。古人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相信这是真理。
张中晓在《无梦楼文史杂抄》(1956——1961)中的“一三七”条杂感中,对“公”与“私”这两个直到今天仍然十分敏感的概念进行了历史的考察和深刻的剖析,他的勇气足以让人佩服,他的剖析足以发人深省。
谁都知道1956——1961是个什么年月。
1956年镇压“胡风反革命集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谈自由



1人无法选择自己的生,也无法逃避自己的死。
2生命本身就是一个悖论,方生方死。
3从宇宙演化的角度看,生命不过是其永恒变化的一个环节,所以本无价值可言。,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是此意。
4人的特殊性就在于他能够自觉地意识到自己的死亡。
5为了反抗死亡,人必须赋予生命以价值和意义,这是自由这一观念诞生的起点。最初的反抗就是人类认为灵魂不朽,灵魂不朽既是一种虚幻的自由。
6自由可以说是宇宙中最奇特的一种存在。无论是上帝在掷骰子,还是上帝不是在掷骰子,都不会创造出个自由来,因为自由的本质就是反对上帝的存在,或者说它要占据上帝的位置。所以一切必然性都视自由为死敌。
7自由也是一个悖论。自由在哪里?如果在未来,那就必然陷入理想主义的泥淖,斯大林主义的自由观已经把我们引向“古拉格群岛”。如果说他在现实中,可以说,现实本无自由。
8自由既然属于价值论的范畴,那就只能由人自己来设定。我觉得人类应该迎接一个个性化时代的到来。没有个性化就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恶”为什么泛滥?!



晨起,习惯地打开收音机。
一则消息引起我的愤懑和思索。
5月15日,哈尔滨某路公交车在行驶的过程中,有人发现小偷在行窃。司机在乘客的帮助下,将车开到一处派出所,那里的警察说,这事不归他们管;于是司机又把车开到公安分局。那里的警察说这事他们处理不了。司机只好眼睁睁将几个窃贼放跑…………
类似的事情其实何止一,两件而已,只是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这则消息仍然让我难以平静。
难道我们面临的就是这样腐败,恶劣的环境吗?难道挥霍着纳税人大量钱财的政府其职能就瘫痪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吗?当我将自己的愤懑情绪倾泻给周围的人时,不少人认为我为此区区小事而大动肝火实在可笑。
他们说:“这还算好的呢,多少黑恶势力在他们那里找到了保护伞,倘若那个司机碰上这类警察,那就不是一走了之了,恐怕还得教训教训你呢!,所以最好少管闲事……”
他们的议论使我感到未尝经验的悲凉!
设想一下,在这种听任“恶”随意泛滥的社会环境中,善良的人该怎么活下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权者为什么看中孔子

——孔子散论之三

孔子这个人确实很有趣,如果说历史上有什么打而不倒的人物,大概非他老人家莫属了。几千年来,不管中国历史上发生多少次“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沧桑巨变,孔子这尊偶像不仅不倒,而且被当权者越炒越暴,其间他即使偶尔遭到某一异端的政治势力和社会思潮的否定,但也很快会被当权者重新必恭必敬地扶起,洗去污垢,再镀金身,使之继续通体放光。人们会问:当权者为什么这么看中孔子?
稍有点先秦思想史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在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中,孔子的地位与其他诸子并无高下之分,孔子的话不过是一家之言,至于孔子生前的际遇,那就更惨了,为了兜售自己的主张,他不得不像小商贩似的沿街叫卖:“有美玉于斯,沽之哉,沽之哉!”,然而却四处碰壁,找不到一个理想的归宿。最后他连自己都称自己是个“丧家之狗”,但万万没有想到,在他身死几百年之后,却突然被当权者被捧到“先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明;后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法”的绝对高度,生前的寂寞与身后的荣耀之间,反差竟如此之大,实在让人眩目!
其实,对一个人的“骂”与“捧”,这全是当权者玩弄的政治魔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有两个孔子

——孔子随笔之二
不久前,写了一篇名之曰《三个孔子》的杂文,大意是说历史上有一个真孔子,一个被捧成“圣人”的孔子,一个被贬为“罪人”的孔子,共三个。
后来我一想,即使是春秋时代的那个真孔子,也应该是两个:一个是在野派的孔子,一个是当权派的孔子。地位不同,为人处世,差异也极大,有时甚至判若两人,这岂不是又出了两个孔子吗?。如此一来,孔子竟然凑成了五个,确实有些出人意料!
孔子在野时是个学者,而且是个很杰出的学者,他那“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学者风范,不仅赢得了当时人们的尊敬,而且也足以垂宪百代,成为中国学人的榜样。
说心里话,作为学者的孔子,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亲切可爱的:一个“温而厉,威而不猛”的老先生,学问是那么渊博,思想是那么深邃,教学是那么认真,方法是那么灵活,对学生是那么关怀和体贴……,尤其是“有教无类”的主张,更是开一代风气之先,为当时多少被排斥于传统贵族教育的底层人提供了受教育的机会,从此使他们也有可能参与国家政治生活了,真是功德无量啊。还是那句话,作为学者的孔子是非常可亲、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个孔子

——孔子散论之一
历史上有几个孔子?
如果有人这么问,绝大多数人会对这个人轻蔑地说:“白痴,孔子还能有几个?一个!”遗憾的是,我则不幸地属于被轻蔑的白痴之列,因为我真有点搞不清孔子究竟有几个。
这并非我糊涂,其实,早在古代就有人没搞明白这个问题。南宋的大词人辛弃疾曾就此发出过疑问,他说:“盗跖傥名丘,孔子傥名跖,跖圣丘愚直到今,美恶无真实。”但在那个把孔子偶像化的时代,他要想把“颠倒过来的历史再颠倒过来”,还孔子一个“真实”,可以说没有任何可能性,要知道,那时在孔子的头上始终悬着一把寒光闪闪的专制之剑,无时无刻不在为这尊偶像保驾护航,所以,随便拿孔子开玩笑是要付出代价的。于是,头脑清醒的辛弃疾只能发发感慨说:“简策写虚名,蝼蚁侵枯骨,千古光阴一刹时,且进杯中物!”(《卜算子·饮酒败德》)还是让酒精把自己弄得糊糊涂涂的好。
今天搞清楚这个问题就那么容易吗?否。如果回顾一番49年以后我们是怎么对待孔子的,肯定也会发出稼轩式的慨叹。半个世纪以来,随着政治风向标的狂转,一会全民“批孔”,一会全民“尊孔”。“批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需要格瓦拉吗?

  
  
  
  买了2001年第3期的《世界知识画报》,这期是“古巴专刊”,其中有大篇介绍格瓦拉的文字和图片。
  格氏是我青年时代心目中的英雄。
  岁月如流,阅尽沧桑,终于使我认识到“没有英雄的国家固然不幸,然而需要英雄的国家更不幸”,以及“伟人之所以伟大,那是因为我们跪着”的这些朴素真理。从此,以往我心目中的那些“英雄”身上涂抹的油彩逐渐剥落尽净,甚至变得面目可憎,因为,我以为如果世无英雄,恐怕灾难要少多了。
  历史上所谓的英雄,不过是些妄图坚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造时势”的政治强人或军事强人。这些人有两个特点,其一是喜欢用“吊民伐罪”的大旗进行自我包装;其二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哪怕血流成河、尸积无山,也在所不惜!格瓦拉就是这类英雄。他是阿根廷人,怀着“英雄造时势”的理想,参加了古巴革命。古巴革命胜利后,他又想点燃解放人类之火,于是只身潜入非洲和南美的丛林,试图用暴力手段打出个“公平”的天下。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饮恨黄泉。
  革命家无不喜欢玩弄“人类”这个词汇,但“人类”这个词汇实在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2页/9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8 59 60 61 6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