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海心航天涯名博

恒河世界一浮砂,尘海心航处处家。梦里不知身是客,锦帆随意到天涯。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5
  • 总访问量:7768584
  • 开博时间:2007-10-31
  • 博客排名:第122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清清淡淡ABC

2018-05-20

孤魂拿拿

2018-05-20

qqwweeasd

2018-05-20

簪子木

2018-05-19

heise13

2018-05-18

gzsz666

2018-05-18

书香剑冷

2018-05-17

helenxu122..

2018-05-17

春天0829

2018-05-17

感觉乱了

2018-05-17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赠来访诸网友(拍摄于三亚湾)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大秋韵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干部“知识化”以后



过去,切身的经历使我对毛时代“外行领导内行”的政策深恶痛绝,因为我们这代人曾长期身受那些长期窃据要津的“大老粗”们“瞎指挥”的折磨,颇有切肤之痛。当时我暗自思忖:中国为什么这么落后?就是由于“干部”没有“知识化”。
“改革”之初,当权者出台了一系列拨乱反正的措施,“干部知识化”更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为此,我兴奋了好一阵子,以为这回中国可该吏治澄澈、河清海晏了。然而,十几年过去,眼前的现实无情地粉碎了我的期待。
今天,干部确实知识化了,他们普遍拥有大专以上的学历,甚至还有不少硕士、博士侧身其中,但那又如何?政治的腐败不是日甚一日吗!事实证明知识分子出身的官僚更无耻,更下贱,更贪婪!据说最近中央又出台了新的干部政策:高级干部要有博士学位,而且还得是“洋博士”。听到这一消息,我哑然失笑,即使如此那又将怎么样?
每当想到自己过去那种思想上的幼稚病就非常惭愧。若是一般人有此幼稚的谬想还情有可原。而我竟然自称是个研究历史的人!
综观历史,中国的“官僚”,自古以来(毛时代除外)不就运作在“知识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革命”为什么会吃掉自己的儿女?

  
  
  
  友人推荐我读一读彭小莲写的回忆她父母彭柏山、朱微明的长篇记实文学《他们的岁月》。本不想读,因为类似的悲惨的故事太多了,更何况“我们的岁月”比起《他们的岁月》似乎更有悲惨之处,因此,我们有必要再听别人的哭诉吗?不过,在友人的督促下还是翻了翻。
  事情很简单,两个出身贫苦的知识分子投身“革命”,出生入死,为革命理想而奋斗,并且终于盼到了“革命”胜利的时刻,满以为自己是革命的功臣,会论功行赏,成为新政权的主人。事与愿违, 1955年彭柏山因与“胡风反革命集团”有染,被捕入狱,从此彭氏一家与有类似经历的家庭一样就在劫难逃了。彭氏在“文革”中被活活打死,其他家庭成员的下场也就不问可知了。
  读过类似的回忆录,有一种千篇一律的感觉,它使我联想到古代那些跪在衙门口拼命喊冤叫屈、希望那些制造苦难的“青天大老爷”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的受难者。今天,我们的一些受难者仍然在重复着古代顺民们的“思想悖论”,这是否显得太肤浅了,“苦”是否白受了?
  难道他们不想问一问:“革命”为什么会吃掉自己的儿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满江红·咏鹰

观雨鹰图有感,步岳武穆韵,赠诸网友。

猛鸷凌空,
瞰人世,
几番衰歇。
狂飙起,
绿纷红骇,
谁堪忠烈?
最恨疮痍容社鼠,
常忧霾翳遮明月。
竦英姿,
应急切!

云水怒,
炎赫雪。
丰蛇惧,
城狐灭。
任河澄万里,
九州无缺。
换得清凉新世界,
英雄未必轻嗜血。
整雕翎,
一啸入重霄
游天阙。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桥鹭影

 摄于三亚白鹭公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进心灵的《波莱罗》

 如果你孤独一人拖着沉重的脚步,在一望无际、连绵起伏的荒漠中艰难行进,头顶着炎炎的烈日,灼热的劲风抽干了你嘴唇上最后一滴水分,焦渴煎熬着你那疲惫的心。苍灰色的天空低吻着毫无生息的寂寞的世界,道路在哪里?绿洲在哪里?凛冽的甘泉又在哪里?你定会望眼欲穿地期待着,难耐地期待着什么?期待着什么……
这时,突然在遥远的天际传来若隐若现的、节奏分明的乐声!你猛然停住脚步,凝神屏息谛听:什么声音?难道也是一个筋疲力尽的旅人在远处发出绝望而虚弱地呼喊?还是虚无缥缈的天籁在戏弄你那过敏的听觉?不,都不是,那乐声虽然微弱而辽远,但你分明感受到有股生气勃勃、神秘的生命张力在向你一步一步地逼近!它是那么从容不迫,那么充满自信,那么坚定不移,那么不可阻挡,那么激情四射!这股逼来的生命张力宛若泛滥的春潮渐渐溢上河岸;有如喷薄的朝阳冉冉升起!更像一队气宇轩昂的勇士,以其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将这死寂世界的统治者——死神逼得节节败退,使地狱重现光明,让勇气和希望扣打你的心灵!于是你拔出深陷在沙中的双脚,欢呼着向那逼近的乐声狂奔过去,并且毫不犹豫地融入那充盈天地之间的强音的洪流中!
不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的艺术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是一种艺术

中国文化被称为“伦理文化”,因为我们几千年以来就把伦理层次当作人生的最高层次。
《礼记·大学》一文,开宗明义第一章就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千头万绪讲的就是上述的意思。
什么是“至善”?用今天的话讲就是“绝对的善”。 “绝对的善”要求我们做什么呢?孔圣人说要求我们“克己复礼”,即对生命的欲求进行绝对的束缚和否定。
人能否达到“至善”?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以为首先应该郭清生命的欲求是什么?
我看就两点:
追求爱欲的满足。
追求食欲的满足。
前者是保障人的“类存在”的必要条件;后者是保障个体生命存在的必要条件。二者构成了个体生命不可或缺的内在冲动。也是个体生命之所以是个体生命的最突出、最鲜明、最富生机的标志。
不过,人类是群体动物,群体需要秩序、制度、公认的价值观念,等等,否则群体就不成其为群体了。这样个体生命必然要与群体发生冲突。因为个体生命有自由意志,有内在的、永不满足的内在原始冲动。如何解决这对矛盾?就中国传统文化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的絮语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聆听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



最近,俄国作曲家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始终伴随着我。
1874年作曲家的好友、画家哈特曼不幸病逝,为了追悼和缅怀亡友,作曲家采取了一种独特的方式……用一首钢琴曲来寄托自己的深切哀思。他以亡友生前的几幅画为背景,为我们写下了这一千古绝唱。
第一次听《图画展览会》是在一个秋天的深夜。我将刚刚买来的CD放到光驱里,点击按纽,清幽的钢琴声宛如深山幽谷中淙淙奔流的清泉流进心间,那么澄澈,那么释然。万籁俱寂的长夜、窗前断断续续的虫吟、手下急促的键盘声,居然将穆索尔斯基这首从容而哀惋的钢琴独奏曲变成了一首绝妙的协奏曲!这是造化之手为我而作的“仙乐”!
最初,我并未在意那琴声的含义,听就是了。对于任何曲子,我都是采取为我所用的态度,“听其所止而休焉”。我写我的文章,穆氏在我的耳边窃窃私语,他似乎在说:没有人理解他此时的心境,一个生命就这样忽然在他身边逝去,没有人注意到亡友的死亡,“亲戚或余悲,他人已亦歌”,只有他仍然沉浸在悲伤中。琴声并没有悲声大放,震耳欲聋的跌宕起伏。这种匹夫匹妇式的肤浅感情在艺术家的的心灵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认识摩西

  
   ——《圣经·出埃及记》读后
  
  一
  过去曾读过《圣经·出埃及记》这段故事。对我这个没有宗教情结的人来说,当时它既没有感动我,也没有引起我深入的思考,尤其那些荒诞不经的巫术传说更叫人感到宗教的无稽。
  最近,我偶然翻开《圣经》,重读这段文字,忽然发现《出埃及记》并不是一篇简单的宗教说辞,只要我们能够耐心地用理性思维拨散缭绕其中的宗教迷雾,那么,一个庄严而伟大的主题就会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即:一个被奴役的民族怎样才能获得自由和解放。对人类来说,这肯定是个具有永恒意义的主题,值得每个民族世世代代去思考它。
  遗憾的是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却从未接触过这个庄严而伟大的主题。
  我在想,原因何在?如果从历史学的角度去考察,这很可能是因为我们的人文初祖黄炎二帝为我们创造了一部迥异于以色列人的历史,一部辉煌的历史,一部征服者的历史,一部奴役他族的历史。这种文化优势以至于使我们有了敢于喊出“戎狄是膺,荆舒是惩”的资本;有了挥舞着火与剑,疯狂地杀向周边地区不断开疆拓土的冲
分类:尘海心航 | 评论:2 | 浏览:2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经学”绞索


什么是学问?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回答。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门被认为是唯一的、最高深的、让读书人作了二千余年的学问,这门学问就是大名鼎鼎的“经学”。那么,一定会有人问:“如此高不可攀的“经学”究竟是属于哪一门学问呢?”这要从“经学”呱呱坠地之时谈起。
话说二千多年前的西汉帝国,有个皇帝叫汉武帝(公元前141一公元前87年在位),他作了龙椅之后,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即把过去是一家之说的儒家思想钦定为是绝对真理,而宣扬其他思想的学说通通都被视为是异端邪说,坚决予以取缔。从此儒家学派的五本书:《诗》、《书》、《礼》、《易》、《春秋》、(还有《乐》,当时已失传)就走了红运,它们被尊之为《五经》,并且成为读书人学习时的必读之物。汉武帝进而更把《五经》与“禄利之路”挂钩,作为读书人谋取富贵的敲门砖,也就是说谁想当官为宦,谁就得研究我汉武帝指定的这五本书,否则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用,非但没用,很可能还会因为你“攻乎异端”而身遭不测!《汉书·儒林传》记载:“武帝立五经博士,开弟子员,设科射策,劝以官禄”,就是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历史上的“英雄崇拜情结”及其悲剧


谁是英雄?不同的时代对此有着不同的理解。如果我们抖去历史的尘封,翻开一部厚重的中华民族史,认真地作一次追本溯源的巡礼,这对于理解我们的主题将是很有益处的。
通常讲中华民族史,大都习惯于从人文初祖黄、炎以降的“五帝时代”开始,那也就让我们从这里开始发议论吧。
“五帝时代”被称之为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时代”,因为在这时,我们的祖先为了本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在与大自然和周边其他民族的斗争中,涌现出了一大批巨人般的英雄。今天的人们肯定要问,这一时代的英雄都是些什么样的英雄?那时侯的人们对他们面前的英雄怀着什么样的感情?这显然是些并非尽人皆知却又十分有趣的问题。对此,我们还是让古人来回答这个问题更好,古人说:
夫圣王之制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尧能单均刑法以仪民,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2页/93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8 59 60 61 6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