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

好好活着/好好爱/自然生长/简单快乐/经历生命的真谛/享受爱的全部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6
  • 总访问量:214944
  • 开博时间:2004-02-05
  • 博客排名:第7713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春日贵阳别昌仁

  

黔中二日终觉短,来时雨雾别时晴。

油菜花边星巴克,福州街头阴谋论。 

高楼望远阡陌色,百日宴喜论酒声。 

人生难得一知己,海上天边何处寻? 

 

2015.3.8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日怀念父亲

  

年日怀念父亲

 

父亲生前是一名赤脚医生,2006年11月24日寅时去世,享年57岁。那年我曾写下这段文字:“怀念我的父亲,怀念那个逝去的年代。感谢他23年来对我的抚育,感谢他沉默的爱和呵护,感谢他给予我的谆谆教导,对知识的敬畏、对儿女的无私付出。他在那个虚妄的年代踏上行医路,走过的山和水难以算计。直到最后那些日子,他也没有尝过自己亲手栽下的果木结的果实。他的生命属于乡村,属于那里的山野、道路、夜气。愿他的灵魂安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玫瑰夜

  

夜晚,绽放玫瑰

最终被丢弃

生来为盛开

点燃烈焰

凋谢不必存在

春天来临前的冬夜

牵手的情人从树影下走过

没见玫瑰

消失在昏黄路口

 

2015.2.14,苏州河畔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甲应

  

——19个月前,给薛南的诗

 

清晨,神山燃起烈焰

雪水汇成的小溪一夜未眠,响声哗哗

经幡飘舞,传送菩萨护佑之意

 

孩子,爸爸见过洁白的雪山和山下开满野花的草地

草灌深处有狼和豹子

再走几天,可以触摸亮晶晶的冰川

 

这里有信仰,和对自然的敬畏

日子苦寒的人们绕转神山,祈祷、叩拜、施舍,以求来世安宁

步行数百公里,周而复始,年复一年

 

那时这里只有四户人家,没有学校、诊所和商店(后来我发现江措家有,在那里睡过两个晚上)

走进一户人家时,女人因少见外人而脸露羞涩

 

很少有人来

“外面去甲应的人不会超过三四百个”

 

你长大后会不会来?会不会去看隐秘的风景,走近别人的生活?

你是第几个?

 

汽车不能到达这里

我是徒步来的

走了整整一天

 

穿过遍地朽木的森林

不知前方是雪山还是白云

天空被林木遮掩,到处是附生“绿丝”和古树

 

不再有秘密和新奇的时代

人类足迹遍四方

心灵是否安宁、富足?

 

要多久,才能消除和草木、野花的距离

来自大地,又和大地融为一体?

 

2012年10月24日草于去甲应路上,2014年5月28日凌晨改定于郴州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恭喜我吧,找到密码了!

博客久不更新。密码忘了。以后多写东西给大家看。也恭喜兄弟老赵和解渴喜得贵子千金!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白

  
  生活在泥潭
  漩涡中心
  玩求生术
  存活至今
  无数人陷下去
  不再是人
  身体和思想不再属于自己
  任人摆布
  身体是你的
  却用别人的大脑思想
  笑或哭
  都不是你自己
  光怪陆离的世界
  一切扭曲
  等待恢复正常
  为了不让身体下陷
  用手推开掩过来的物质
  没顶
  弄一个小孔呼吸
  
  害怕循规蹈矩,朝九晚五
  像平常人过日子
  晚上熬夜,上网
  白天很晚起床
  年复一年
  沉迷网络不可自拔
  不再看书(以前也看得少)
  三十而立
  我干了什么?
  想有为少年著作等身
  羞愧难当
  如果我现在死了
  什么也没干
  白来世上一趟
  
  为生存
  工作已成为生活一部分
  我接受它
  命中注定
  上帝摆在面前的障碍
  跳过去就是另一个世界
  只是担心身体垮掉,早逝
  无法摆脱恶性循环
  好好过日子
  
  早点睡吧
  别再熬夜
  多看点书
  或电影
  每天做点事
  成为一个博古通今、见多识广的人
  在地府见到文弱书生
  免得被嘲笑
  后悔在人世知道太少
  
  2012.5.2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5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敬。流泪。

  这是几年前的旧文。看了远征军的故事,再次难忍眼泪。

70年前她就是中国的生命线


  

2008/6/15

  


  

















              



  

















              




它曾经是插在战火中的中国身上的惟一一根输血管道。它最近一次被提起,是2008年4月5日,那是滇缅公路开通70周年的日子。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薛小林

图/特约记者 赵昀 孙涛

在昆明市区的一辆车上,戈叔亚和我讲起24年前他在松山采药,被当地村民告知,这地方已经多年没有外人来过,日本人和中国人曾在这里作战,将这片山头化作一片焦土。

我和戈见面是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组织的重走滇缅公路活动媒体见面会上,戈是随队的二战历史专家。这一天是2008年4月7日,我们抵达昆明,959.4公里滇缅公路的起点。

《中国国家地理》组织的重走滇缅公路雪佛兰科帕奇车队。

①云南腾冲县国殇墓园中抗战烈士的墓碑。

②位于中国贵州晴隆县境内的史迪威公路标志“24道拐”已经基本被旁边的新国道所取代。

③83岁的抗战老兵黄良益接受二战专家戈叔亚(左)采访。

贵州 晴隆 从山顶俯瞰“24拐”的大景

“24拐”当时申报“文保”,并不敢直接称史迪威公路,而是“括号,史迪威公路”

“24拐”,曾被认为是滇缅公路中最艰险的一段,自1936年建成起就源源不断将物资通过滇缅公路运往重庆的生命线,却不在云南。

4月7日上午,我们从贵州黄果树直奔“24拐”。到晴隆县城附近一个水库边,换乘当地的越野车,攀上不远的晴隆山顶,这里可以看到“24拐”大景,当年美国记者的那张著名照片就是在这个位置拍摄的。

我认真数了一下,只有“21拐”。现场的晴隆县文物管理所所长陈亚林称,有的“拐”日后被拉直了,据说因为弯急,下坡时走在后面的车辆侧翻,前面的司机顿时可以发现车已滚到跟前。

下山时,司机说,目前有三条公路从这座山通过,一条是修于1930年代的“24拐”,一条是1956年修的320国道,包抄的路更远更舒缓,第三条是穿山而过的高速公路,目前已经打通,即将通车。
  

















              



  

















              




我们走国道转到其入口,一路有几家以“24拐”命名的店子,入口有警察,据说为保卫我们这群人而来。

一个广为人知的细节是,路面的石头是用手一粒一粒嵌上去的,然后用石碾压,征来修路的多是四川、湖南等地来的妇女、老人、孩子,稍后动工的滇缅公路也是用这种方式修建而成。我问陈亚林,路面上还有当年的石头吗?他说肯定没有了,从修建到现在已经翻修过六遍。这段路现在少有人走,除了那些想少走两公里的司机。

2006年它被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之前半个多世纪,人们都忌惮谈论与国民党抗战有关的事情,直到之前一年,国民党的抗战功绩第一次被官方肯定,才有了入口那块碑。

陈称,这段路原本可能铺成水泥路面,在当地文物部门的呼吁下,才于1988年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当时申报,并不敢直接称史迪威公路,而是“括号,史迪威公路”,即在抗战公路后面加上一个括号,里面注明史迪威公路。

这是关于“24拐”的故事。

云南 保山去腾冲 走了四十几公里正宗的“弹石路”

松山战役结束后,太多的骨头上燃起磷火,不止一个人听到砍杀的声音

9日,我们从保山去腾冲,走了此次行程唯一一段正宗的滇缅公路,四十几公里,据说这些弹石路,已经翻修过五六次,可我们还是习惯把它当成最初的路面,光鲜、规则,标准被打扮过的历史记忆。

过了惠通桥往龙陵县勐腊乡方向走,就到了松山,怒江的磅礴,在一路上的风光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有说法称,1942年惠通桥被炸毁后,被阻在西岸的日本人想用汽车填满怒江,然后冲过去,看来是很难的。从两岸山上下到江边,说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下,也不为过,一江清水向南流,没发怒之前,它的水还是蛮清。

在这样的地势下,据说那些徒手修滇缅公路的人,也只有曲折蜿蜒不厌其烦地绕道,把这条路拉得老长老长,像是在山体上无精打采地画线。这是在顺自然之力,没有捷径。

松山,一个让戈叔亚“总感觉两边的鬼魂在地下哀嚎”的地方。为争夺这片扼住滇缅公路来去的山头,山上的树被炸了个光,64年前上面长的是松树,以此命名,成一片焦土后长出来的仍然是松树。

戈带我们在当年留下来的战壕、掩体遗迹,以及停车场之间穿行,那些痕迹仍然清晰可见,当然,如果没有人讲解你也不知道那是战争留下来的。当从缅甸北部进行反攻的军队和扼守在怒江西岸这座山上的日军进行决战时,美国人的飞机,负责掩护中国士兵进攻,把山头炸成一片废墟,留下的一个个大的弹坑至今仍可以看到。

早在1944年6月4日中国军队反攻之前,日本人就占领了这个扼住滇缅公路咽喉的高地——松山,并用了近两年的时间在这里开展防御工事。在那样的情况下,可以说上去的中国军人几乎是去送死。据说有一个日本兵一人打死了60多个中国军人,若干年后他来到中国谢罪,未获死难者后人谅解。在这片不大的山头牺牲的中国士兵有六七千人,双方伤亡的比例是1比13!

戈叔亚称坑道、掩体等痕迹仍在的松山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战争遗址之一,他希望有一天,在这里建一座战争博物馆,尽管是以多胜少的战斗。战争结束后,太多的骨头上燃起磷火,不止一个人听到砍杀的声音,政府接到报告后,请了一个师傅做道场藉以平息。

[GEOGRAPHY 背景]


滇缅公路:

建成后七年的道路史全由鲜血写成

1937年底,在中国沿海交通线逐渐被日军封锁的情况下,为获取国际援华的抗战物资,国民政府下令修筑一条由昆明至畹町,再辗转与缅甸、印度相沟通的国际通道。云南举全省之力,以九个月的时间和举世罕见的艰苦耐劳精神,建成了一条全长959.4公里的道路——滇缅公路。其后七年的道路史完全是由鲜血写成:中国远征军沿这条路赴缅甸作战,日本军队也沿这条路进犯云南。中国军民与日本侵略者鏖战于滇西、缅北的丛林和山野,用二十万条生命的代价将日寇驱逐出中国的西南门户。而这条“血路”至今仍坚实地盘旋在云南的崇山峻岭之中。

[GEOGRAPHY 记者手记]

腾冲:滇缅公路的侧翼支点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选择生活的地方,我会选择腾冲。”在云南二战史专家戈叔亚看来,腾冲是有着希腊、罗马一样开创精神的地方,这座有着499年历史的石头古城,毁于1944年9月14日日机的疯狂轰炸,“几乎没有一片未被轰炸过两遍的树叶”。

腾冲并不在滇缅公路上,但它却是这条援华物资通道的侧翼支点,被激烈争夺。

这个以“火山”、“热海”闻名的边地小城,过去30年里,被人知道得更多的是它英勇抗战的历史和还原历史真相的勇气,也许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本来就和那些在紧要关头奋力抗争的历史融为一体。

曾担任腾冲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的李正,讲述了“文革”后恢复国殇墓园的经历,最棘手的是复原阵亡将士纪念碑,上面有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

“当时都差点抓人了。”李正回忆,经请示上级的领导,被告知“按原貌恢复”,最后还是把青天白日旗刻上去了。

2007年,腾冲县政府打算为30多万名远征军战士修建一面纪念墙,刻上所有远征军名单。现在找到五六万,绝大部分没有下落。我问戈,政府做这件事是不是受西方纪念犹太人大屠杀影响?他略加思索后称,“可能是的”。他说,腾冲人有根植于土地的是非曲直信仰,哪怕是在非常不合时宜的时候,都想着办法恢复那些军人的荣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握手

  我手触电了
  要真电死了
  你会来看我吧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
  没有人会告诉你
  警察也侦察不出来
  ——我敢保证
  你觉得
  这是谋杀还是自杀呢
  
  2011.5.19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归

  月亮在晃
  月亮在晃
  接着就看不到了
  很难看到了
  头晕
  眼花
  憋尿
  快到家了
  感谢有睡意
  
  2011.5.13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送多马去非洲

  狐狸露出了尾巴
  春天正在变暖
  这是前所未有的季节
  接下来的日子
  我着手洗衣
  
  我浮躁得棉花都掉不下地来
  饥渴得看见树咬上去
  我不要喝水
  不要说话
  嘘嘘嘘
  再等一会儿
  好好玩呢
  开始了
  我们玩游戏吧
  
  我闲得蛋疼
  闲得脑瓜子都不知往哪放了
  放过我吧
  亲爱的兄弟
  我们去非洲
  好吃好喝
  祝你万寿无疆
  游泳回来的时候别忘记带鲸鱼
  我们说好的
  还记得王家湾这个欢乐得无处安放的地方么
  我们拜上帝为鬼神
  去非洲,去非洲!
  
  一切都解决了
  并不算烦恼的事
  去那里后
  我不再写诗
  专门卖药
  福尔马林是多好的药啊
  埃及的法老用过吧
  这个世界可以用什么防止内心的腐烂
  浑身是蛆也闻不到臭?
  
  不再写了
  就此打住
  不是抒情的时刻
  西出阳关也没有酒喝
  
  2011.4.27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诗集下载:

  

这是我的诗集,并未出版,感兴趣的可免费下载,仅供交流学习,请勿作商业用途:
  《过去的歌——初清水诗集》
  有话说请发我的邮箱:chuqingshui@126.com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告

  天涯不好玩,社会主义天堂不好玩,所以我要关闭这个博客了,暂停更新,一年后销毁、关门。在忍耐了很久、犹豫了多次、反复了多次以后,我做出了这一非常艰难的决定,最终还是决定到万恶的资本主义的墙外说话,一个说话也要跑到墙外,听说话者还要翻墙的国度,无疑是悲催的。我把墙外博客和推特的地址告诉你们,以飨一直以来关注着我的朋友,对你们的关注我在此谨致谢意,以后你们要关注我,麻烦你们翻墙了:
  
  博客:http://chuqingshui.blogspot.com/
  
  推特:http://chuqingshui.blogspot.com/
  
  初清水,2011年2月24日凌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首

  《情人节》
  
  在贵国
  每个地方都是衙门
  连厕所都是
  这是谁干的?
  
  在情人节
  我努力做到不谈政治
  为了不成为这世上最无趣、最不懂风月的男人
  
  中午,在一辆坐满各色人等的车上
  在去看望一位非情人朋友的路上
  我说一声情人节快乐!
  
  我的情人未开微博
  我会把祝福复制粘贴给她
  隔空共度情人节
  
  2011.2.14
  
  
  《大屋》
  
  我们骑摩托车去大屋
  就是为了在路边买一副手套
  花掉五块钱
  
  小镇找不到一个地方吃粉
  负了弥撒托付
  
  2011.2.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祭谌烟

  我没见过你
  你离开后
  很多次说起你,一个叫谌烟的女孩
  看到姓谌的人,我会说“谌烟的谌”
  你已去天堂很多年了
  而我还在人间
  天人相隔两不欠
  多么干净
  多少年过去
  你我还是素昧平生
  
  2011.1.14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一次喝酒

  那天杨奋来长沙
  在赵旭如家喝酒
  喝酒前
  老赵先送走了朗朗和保姆
  喝到中间
  廖国核老师也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廖国核老师
  戴着一副眼镜
  瘦而不长的脸蛋
  都说廖老师语出惊人
  可能是我那天运气不好
  所以没听到
  其他几位老师也来了
  不过由于我记性差
  想不起名字了
  我们在老赵家喝完
  又去了晚风KTV
  堕落街也有个晚风KTV
  我也来过这个晚风
  只是那天才想起
  原来堕落街的晚风搬到这里来了
  我模模糊糊记得
  在离开老赵家前
  还写了一篇小说
  大约有几十个字
  我在晚风唱了一首最拿手的海阔天空
  就不行了
  趴在沙发上睡觉
  期间去了洗手间呕吐
  其实唱歌说话的声音
  我还是听得到
  不过我是不行了
  我们下楼后
  老赵竟然在大醉之后开着他的车回到住处附近
  我们先是在车上睡了一会儿
  杨奋和廖老师先把老赵送回家中
  再回来接我
  其间我想开车门吐
  又打不开
  只有忍着
  杨奋和廖老师把我送回老赵家后
  去了廖老师处
  我就睡在了老赵家
  
  2010.11.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3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