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心慧手——陈会设博客

我要做遠方的忠誠的兒子和物質的短暫情人。電郵:chenhuishe@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388439
  • 开博时间:2007-10-26
  • 博客排名:第95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命运·风暴

命运·风暴命运·风暴

高三,后期,平静单调,重复乏味,所谓的教学沦为发试卷和讲试卷。然而在这样的无聊中,似乎也会有美丽与风景扑面而来,当然,前提是你要有一颗敏感而丰富的心。

分类:爱思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桂子之沉郁,荷花之热烈--我读柳永《望海潮》(上)

不管在中学还是大学课堂上,经典文本的微观解读都是难点,也是弱点。

难在学生面对文本,一目了然,间或文字上有某些障碍,求助于注解或者工具书也不费事。这和数理化或者英语课程不同,课本上那些难点、疑点,如果教师不加阐释,学生不可能凭着自发的感性理解悟透彻。自然科学或者外语教师的权威建立在使学生从不懂到懂,从未知到已知。而语文教师,却没有这样的便宜。他们面对的不是惶惑的未知者,而是自以为是的“已知者”。如果不能从其已知中揭示未知,指出他们感觉和理解上的盲点,将已知转化为未知,再雄辩地揭示深刻的奥秘,让他们恍然大悟,就可能辜负了教师这个光荣称号。语文教师的使命,要比数理化和英语教师艰巨得多,也光荣得多。数理化英语教师的解释,往往是现成的,全世界公认的,而语文教师,却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作独特的领悟、探索和发现。不能胜任这样任务的人,有一种办法,就是蒙混,把人家的已知当作未知,视其未知如不存在,反复

分类:教学笔记 | 评论:0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传奇

传奇

你静默着的微笑里

小小柔弱的身体中

我嗅出海苦涩的味道

我看见蛰伏在深渊里自舔伤口的怪兽

 

我认出致命的风暴

分类:爱思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渡越你那一份忧伤

渡越你那一份忧伤渡越你那一份忧伤

昨夜辗转晚眠,整个上午被拘束着死盯屏幕,批改试卷。午间少睡,再去操场万米长跑,再感艰难,禁不住再次追问自己,为何每日甘愿承受这重复不尽的艰难与苦痛?

分类:讀·思·詩 | 评论:1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被催成墨未浓

--记忆里的一些诗句书被催成墨未浓书被催成墨未浓

我的宿命分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以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 

分类:讀·思·詩 | 评论:0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宁静致远

1(序言)

我是一个怪人,惧人声,怕嘈杂。

酒桌上,我常常扮演那个安静落寞的角色;办公室,沉默寡言是我不多的自卫的武器。面对他人茶余饭后家长里短左邻右舍千年不变的故事,耳机往往是杀手锏。时或沉迷诗意亦或心境烦闷之时,他人絮叨之声又起,如同一个无知无识的老妇人提着喇叭扯着噪子在你耳边聒噪之刻,你甚或有想要立身而起,紧握钢刀,手刃其人的冲动。

然而,如果办公室是一条喧嚣的小溪,那学校则是一个人声鼎沸的大海,再加上这与时俱进的双面楼里上得万人的学生,想要杀的人过于庞大,即或真的行凶杀人又太过麻烦,于是最终我暂时还未能够躲到安静的狱所里。在这样的环境里,做到可以一人一室的领导,是我唯一留存的幻想。只是,即或真的可以一人占据一间偌大的办公室,每天来示好的呈媚的要钱的讨官的脸庞也够人厌倦的,于是那幻想目前还留存在幻想的阶段上。

分类:讀·思·詩 | 评论:0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逝

  

事隔经年,若他日相遇。

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乔治·戈登·拜伦《春逝》

题记

1

以今日之衰萎与落寞回望他年之丰盈与绚烂,以今日庸常苟且的零余者回望自己,回望青春里纵情欢歌骄傲不羁的自己,回望那别一个骄傲不羁的背影。烟尘满面的青丝如霜的我唯有以舞当歌,以泪代酒,以无言替诉说,诉说你说知的过往,诉说你所不知的过往,诉说你或信或疑的情怀。

2

分类:爱思 | 评论:0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的扣问(一)

  

--我的读书写字生活

人干嘛要写作呢?活着,并且繁衍得兴旺,人是从哪一刻忽然想起写作来了呢?从孤独的一刻,从意识到了人之局限的那一刻。我一直相信,写作,即是为了有限的心魂能够同无限的存在联接起来。譬如一个孤单的音符,因为牵系进一曲无限的音乐,而有了自己的价值,而发现了存在的意义。

--史铁生《湘月的写作》

1

记得母亲曾经问我,教了这么多年的书,为什么还天天看书。

于母亲而言,读书教书只是一种手艺,一种谋生的手段罢了。这种手段和技艺一旦锻炼纯熟就不再需要努力了,接下来所要做的只是重复罢了,一如每天的做饭,收拾家务;一如播种,收割,贮藏。

分类:流年碎影 | 评论:1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夜的言说

  

--再读史铁生《病隙碎笔》

1

许多年前迷恋过史铁生,也读过他的《病隙碎笔》。记得那时的教材上还有他的《我与地坛》,也听过许多关于《我与地坛》的公开课,在心中也曾在静默无人的时刻反复诵读此文之后萌生好好写一篇关于史铁生和《我与地坛》的文字或公开课的想法。(后来《我与地坛》被逐出高中语文课本,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那是人教版最为卑劣的行径,也曾不止一次为之做过补救,给学生印发《我与地坛》连同《呐喊自序》的讲义,有意无意之中在课堂上提起史铁生和《我与地坛》中的文字。)

许多年前在《当代》上第一次读到他的《务虚笔记》时,为他的哲思而击中陷入无边的沉思,后来在下一期的《当代》上看到许多读者来信说是《务虚笔记》的晦涩难懂时,不禁哑然失笑。

其实,就自己而言,当初

分类:阅读笔记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默的歌者--我的音乐记忆

  

1

文字的尽头是音乐。

许多许多年前,在我刚刚喜欢阅读的时候,这句话就烙在了我的心里在。而实际上我却是一个典型的五音不全的人。

唱歌跑调,不识五线谱,不懂任何乐器。甚至我都不知道,中师毕业的时候,音乐这一门课是怎么过关的,那是抽到了最最简单的两个题目蒙混过关的吧。

记得总有许多这样的时候,当初春薄暮的烟霭在田野时升腾而起的时候,当那些青春与爱的忧伤弥漫堵塞在心间无以排遣的时候,就会一个人哼着那些年流行的曲子借以消愁与救赎,郑智化的《水手》罗大佑的《恋曲1990》周华健的《花心》……都曾陪伴着我走过最迷惘躁动的青春。

分类:心情絮语 | 评论:1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劣师”驱逐“良师”

  

--读黄武雄《台湾教育的重建》

教师在目前大班大校的环境中,只有施展威权管理,才能要求学生安静且作息一致,像午休时间强迫睡觉便是一倒。真正重视人性教育的教师不易在此情况下生存,更不会受到鼓励。反过来善于管理学生,善于维持秩序的教师,却变成学校大力倚重的人物。师资反淘汰现象,是大班大校自然的产物。在大班大校的环境下,好的教师有强烈的无力感,其中只有极少数人能终生坚持教育理想,但工作十分艰辛,多数人后来都只好妥协或甚至放弃……

--黄武雄《台湾教育的重建》p56

1

黄武雄《台湾教育的重建》中提到四一

分类:教育随想 | 评论:1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学读书之余(一)

  

教学读书之余(一)

在基础教育受灾最为严重残酷的高中,高三的所谓教学--以试题和灌输为主线--则枯燥乏味至极,然余于教学之时--或在备课(我之所谓备课更多的用是指阅读)之初,或在课堂之上,有时是课后检索补充--多有琐屑偶起之感,如凉薄之寒冬旷野,突现之野梅,灿然可爱,为之一喜。然此种骤起之思想文字弃之可惜,藏之无处,因以《教学之余》为题编之,存之,后将陆续补充之。

1

现代汉词规范之建议。高三讲成语,遇二词,一为一曝十寒,一为秣马厉

分类:教学笔记 | 评论:2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忧伤而永在的青春

  

--致我的二零一五

忧伤而永在的青春

曾几何时,我也有梦,那时希望高扬,生命绚烂,我梦想爱能永恒。

那时的我年少无畏;梦想丛生又肆意荒废,那时的我无牵无挂,无歌不唱,无酒不欢。

总有梦想,终将成空;总有风暴,无法掌控。我曾梦想我的人生,与此间的

分类:心情絮语 | 评论:1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醉与对抗

  

本地关于喝酒有两种说法:N1N+1。其中的N意指人数,+-指的白酒的瓶数,意即五人减一为四瓶或加一为六瓶。

自己本不善饮酒,然那年在外飘泊的日子里,与友人长夜对坐,或课余无处可归的日子里,便常于登

分类:心情絮语 | 评论:0 | 浏览: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洗早

  

清晨,操场,万米长跑,淋浴,更衣。路边小摊早餐,于热闹的人群中感觉着自己的温润平和与纯净,一如通明的哲人,好奇的孩子,或初临人间的神。

这是1122日的说说,也是自己近来心境的写照。

5

分类:流年碎影 | 评论:0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2页/10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