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省的诗

这被遗忘的,也可能是被缺少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87296
  • 开博时间:2007-10-23
  • 博客排名:第8971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古诗、新诗、写诗 《象形2008》记者会访谈三题

问:季羡林、韩寒认为与古诗相比,新诗是失败的,从你自身的阅读和写作出发,如何看待这样的观点?

答:这个问题最近很热闹,更多是一些骂季、韩的声音,这本身就说明了诗坛的浮躁,容不下不同声音。这可以说是执着,但更可能是脆弱和不自信的。写诗的人,包括我,我们都可能脆弱,但必要的自疑还是要有的。这是我们自信的必要前提。

我对季、韩的言论的感想:

第一,季、韩对当下汉语诗的语言垃圾化行为有着惊人的直觉。
看看我们的陶渊明、李白......许多现代诗是看不下去的。常常是散文胡乱分行,甚至还不及散文。诗那么几行,仅靠一点灵气,不研究语言与形式,可行吗?

第二,季、韩忘记了,或没读到最好的白话汉语诗?
季、韩说白话诗不如古诗,我是不赞同的。古诗也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古汉语格律文本到了明、清时期就已经衰落了。形式绞杀了经验的鲜活表达;语言远离了日常口语。
五四白话诗是一场真正的语言革命,它拿来了西方诗的自由表达形式,走出了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7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雪


又是清晨

又是明窗见雪

这眼前的街
在昏睡中苏醒

我们也在苏醒

一个季节的平衡点

一颗孤独的心
和一个逆行的冬泳者

还有手里的热气

在我们的书橱里
哪一种思想比得上这雪

当我们扔起了雪球

谁能告诉我
该是庆幸,还是悲哀

雪球在飞,雪在飘落

雪像是在说
你们的诗和音乐

是拉不长的,没法持久的

你们的生活也是

雪还像在说
裸露的不一定是真相

也可能是谬误
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7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宏的信:回复钱省兄,或可请《象形》同人一思

钱省兄你好!

读了你的博文《乱谈诗与时代,兼致夏宏兄》,面对你的思索和坦言,我必得认真反思自己、作出回应。
和写诗的朋友在一起,不会戒备什么,喝酒,放言,洗刷日常里的世故一面,但可能也会忽视别人的感受,只顾享受着自己心里涌动的激情。去年最后一夜的聚会,从接着喝啤酒到回家的这一段时间,在我的记忆里几近空白。为什么我会谈到那样的问题?
稍前的时候,同一位我尊重的报人闲谈起看过的电影,都认为德国的《窃听风暴》是部佳作。当时我突然有了这样的感慨:十几年了,俄罗斯实在没拿出什么令人震撼的电影,文学上也是,东欧却出了一些好作品。(其实我应该加上一个限定——在我的视野里。)又说到,在某一点上,俄罗斯惹人注目的新闻和我们的很相似,那就是和钱有关。
商业意识形态对社会生活的影响可由这样那样的专家去研究,钱的地位变化对个人生活的影响当由每个人自己去体会,我想说的是个人感受,周遭的生活里,越来越是钱为王,这种王者地位的确立,伤害了太多的东西,冷冻了太多的东西。为什么是在这样的趋势下,一些写诗的朋友聚集为《象形》同人?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阵风吹过了湖面


一阵风吹过了湖面
也吹入了湖边的池塘

(昏暗中的走廊亮起了红灯笼)

一阵风吹来他们的笑声和酒声
吹得山影如黛车影潜行如兽

(夜饮像船一样在水上漂浮、摇荡)

一阵风吹乱了啤酒瓶
也吹落了他们手里的杯子

(昏喑中的池塘不时闪出一尾银光)
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8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谈诗与时代,兼致夏宏兄

  
   07末夜,即2008前夜。大家在一起喝酒,夏宏兄尖锐地谈到,诗在当下该如何发言?并列举了苏联解体到俄罗斯时代,没有出现好的文学。而正是苏联解体前后,东欧,特别是波兰,却出现了像米沃什、赫伯特、扎加耶夫斯基那样的好的文学。我听到后,觉得这的确是个值得思考的好命题。我不是做理论工作的,我想站在写作者的角度,杂乱说说我想法。
  
   好像每个时代的文学,都有一些代言的角色。如苏联时代的《日瓦戈医生》,如文革时代的《金光大道》。这样的小说,同样是代言了时代,但前者是成功的,后有却是失败的。我在此举例是想说,时代之代言不都是正确的。关键在于谁是反映了真实。而前者真实,后者不真实。
  
   涉及到真实,麻烦就来了。理论家们看作家像选美,一千个理论家眼里有一千个美女,即有一千种真实。哈,大家应该清楚我说什么了。我想说,大问题应该首先是一个小问题!即谁的笔下是真实的?而每个真实又是不同的,都是冰山之一角。这里说到“象形”了,要判断黄斌也好;沉河也好;川上也好;老钱也好......应该看他们是否接近了内心的真实。这是第一个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6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发第一枝,《象形2008》正式出版了!

《象形2008》已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从本月中旬开始,全国各大新华书店开始发售。
需要《象形2008》的朋友,可以到书店购买,或通过长江文艺出版社发行部邮 购。
长江文艺出版社发行部地址:
武汉市武昌雄楚大街268号湖北出版文化城主楼B座9-10层
邮编:430070
电话:(027)87679361 87679362 87679363 87679364
网址:http://www.cjlap.com


《象形2008》目录:

黄 斌 卷 
□ 诗二十四首
  江水 咏神农架冷杉 江夏初春地貌 武昌城曾经的月光
  江城五月落杨花 鳇鱼或中华鲟咏 江夏民居记 麻城柏子塔下
  忆鄂州灵泉寺 黄梅四祖村下 谒大师黄侃之墓 我的诗学地理
  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对陶渊明抚木的猜度
  听陆耀东教授古音诵读韦庄诗《应天长》 令人敬畏的书写 接骨术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生活与诗

  
   从年轻到年老的过程,就是从梦想专业到业余的过程。现在我要做个业余诗人。
   年轻我做了什么?那是指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我在大学学的专业是美术,奇怪,我的梦想从来不是做画家、设计师之类的,我的梦想是诗人。
   人生有些事真的很难说清楚。我父亲是个革命干部,文革吃了很多苦头,他苦闷的时候就写日记、练书法、吃花生。他的日记我偷偷看过,有许多旧体诗。我总感觉我性格上像我父亲。读中学时,迷《水浒传》,下课看,上课也看。有一次上课看,让老师没收了,交给我父亲,我父亲一气之下,扔到炉子里烧了。他怕读闲书,影响我考试,但老实说,父亲还是喜欢我热爱文艺的,不然,我在学校参加美术班,他也不会支持.
   至于我的初次写作,应在大学时期,我读了一些西方文学作品,特别是瓦莱里,他的短诗、长诗,都让我震撼。那种阅读的愉悦,难以言说,像一个奇妙的窗子被打开,他的《海滨墓园》我到现在还是认为是不朽的,多少人生的叹喟,都浓缩在了一首诗里。还是翻译文本,都让我都读出了思想和音韵,若是原作,那又是何等的神奇呀!我最初的诗,是有些西化的,受到了象征主义的影响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6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史

  
  我们的青春史
  多半是些个
  逃也逃不掉的
  逃跑史
  
  怀揣着异乡
  它有两头
  一边是生存与荣耀
  一边是散文一样的爱情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与耿林莽老师的散文诗缘

   最近,我与耿林莽老师相隔十多年后,又开始通信了.
   那时,我狂热现代主义诗歌,在文坛属异类,官办文联作协之类,视我们这班诗坛小兄弟为叛逆,心好冷.
   1990年,邹岳汉先生主编的《散文诗月刊》,每期有一个专栏,评介外国散文诗作家.我连续写了一些评介夏尔,勃莱等诗人作品的文章.在刊物上也发了一些自己的作品.
   也是那年,高柳兄拉了一班诗歌兄弟到青岛参加世界语诗人大会,我不懂世界语,但我知道我好些神交已久的朋友要去,我就去了.在那次会上,我见到了耿老师,他是青岛作协领导,又是散文诗名家,他在主席台上.散会后,他老人家竟向主办方打听我,我当时有些激动.一是,他是大人物.二是,他还懂兰波,懂我的青春呓语,我很惊讶!回武汉后,我就与他有了书信往来,他的书信,我一直珍藏着.我刚办公司那几年,忙于打拼,不知心灵为何物.那些书信我偶尔翻到,真不敢看呀!我看一次,就会唤醒些什么,我好羞愧.
   又过了几年,突又接到《长江文艺》谢克强老师电话,说开会碰到耿老师了,他在打听我的消息.我给他写信,没回音.我想可能搬家了.
   前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4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能看透

  
  谁能看透
  在你宁静的背后
  有一种东西会忽然胡冲乱撞
  没有一丝征兆
  
  像暴风雨来临前
  正午的阳光下,行人影影绰绰,蔷薇花正盛开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7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柳向阳博小叹

  有什么永恒可言?我们都要学会珍视人生的每一个闪亮的瞬间呵!
  人的内心总是要有一些我们视之为瞬间就是永恒的爱物,让我们战胜生之虚无.
  余虹之死,让我们深感无论是有没有学术,或学术之厚薄,只要是人,只要面对着生死,我们都是面对了同一个问题.
  弗洛伊德的《论非永恒性》是具有启示性的,于人生,于诗,那些短暂的美总是让我们流连,不觉生命会老.它是我们战胜时间最好的利器.
      
      附. [转]弗洛伊德《论非永恒性》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象形不只是诗

  
   我们出了个象形,写点什么?在此,我不只谈文学,更不想谈诗江湖。
   在我眼里,象形不只是一本书的简单出版,它的意义在书外,当然也在诗外。社会物质化,本也没什么可非议的,人都要吃饱,穿好。关键在于我们的精神生活,要在物质基础之上有一个质的提升。唉,打麻将的人太多了,不是说麻将不好,我是说在麻将之外还有更多,更好的东西,让我们选择。
   功夫在诗外,就说诗人黄斌吧,相对于诗,他更关心进入他生活视野的那些东西,中国古文化、哲学、楚家乡、书法、牛肉面等等,这都是让我们生活变得高尚而丰富的支点。与诗相比,它们都同等重要,并更为博大、广阔。其实象形中的每一位诗人,都在这么做着,从不同的角度回到我们伟大的文学传统,让诗更质朴,更贴近人心。
   我们都是生活的实践者,诗只是附属品。象形的同仁们,上班、远游、养花、写博客、喝酒、谈论诗学、他们让生活简单,宁静致远。
   生活太复杂了。包括诗人的生活中,都夹杂了许多浮躁。许多写诗的人,诗与生活太不一致了,这种情形之下,诗又能走多远?象形的不同在于,先弄清楚生活中的那些东西,再来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饮料罐之歌

  
  咣当当,咣当当
  孩子在踢着地上的饮料罐
  饮料罐在
  地上
  唱着饮料罐之歌
  
  被喝掉了
  被扔掉了
  想到往日的好时光
  我的心独自悲伤
  
  没有了
  我的厨香
  我过节的红衣裳
  在新铺的格子桌布上
  你的吃吃喝喝
  恭喜恭喜
  一叠红包
  
  没有了
  早就没有了
  谁还会带着我
  在一个灯芯绒的口袋里
  嗅着她的体香
  那么隐秘
  那么芬芳
  
  没了
  都空了
  都要挥霍光了
  你的负气
  你的吊而锒铛
  大盆羊肉,大碗酒香
  哥们都随奥迪扬长去了
  剩下我和你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内

  
  仿佛
  月亮就是太阳
  河内被节日的灯火点燃
  我像在梦游,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
  携着几丝新奇
  几丝沉默
  几丝母语的孤独
  
  与我
  纸上的游历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异
  像个旁观者
  只是短暂地抗拒了时间
  潜入记忆
  我的调色板里,满是
  浓郁的绿
  温暖的黄,和白
  
  还有
  缠绕着我的那个蓄着胡须的人
  在发黄的相片中
  那个瘦小的人
  让他身边的
  那些持枪者敬畏
  
  真是
  让人慨叹
  回想起人生的种种轨迹
  想起芸芸众生,与不凡
  多少有所醒悟
  
  仿佛
  又看见了年轻的光景
  河内土生土长的摩托小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躲避

  
  我要躲避这市声的嘈杂
  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它早已变成了我的影子
  尾随着我
  我熟知的
  广场、立交、车流
  充满了生机
  我的生活
  在不断堆积
  已在不觉中扩充到庞大
  无法加载
  也无法清理
  我总是在想搬家
  从拥有书房
  到花园
  承载得越重
  生命就越轻
  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我和兄弟们
  谈到修为
  说树
  和非树
  我想就躲到思想的内部去吧
  观我
  嘈杂
  非嘈杂
  用大脑统一行为
  让生活
  入诗
  变成巨大的静
  从经济学
  到老子
  从EMBA到帝王学
  让躲避
  在时光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1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