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省的诗

这被遗忘的,也可能是被缺少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87342
  • 开博时间:2007-10-23
  • 博客排名:第8973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7

若芊我芊n

2017-12-17

小奋青滤pe

2017-12-17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商铺里的灯火


这些商铺里的灯火胜过繁星
它们离我们很近
这里有鸽子的绒毛
炒栗子的围裙
和小女生放肆的尖叫
没有抑郁
和哲学的愤怒
它不飞
但也轻盈
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引火


我的母亲在门外
为煤炉引火
她点燃一张旧报纸,报纸
在炉膛内燃烧,在一个领袖肖像上燃烧
也在一个过路人的眼里
燃烧
母亲的脸霎时间变得惨白
我们的晚餐
也在餐桌上变得惨白
时钟嘀嗒
父亲的低声询问
像工宣队员黑着脸的讯问
厨房像暗室
洗碗的声音锋利
而刺耳
在卑微的日子里
一个家庭命运的轮盘就此开局
谁也别说
就让它堵在喉咙
让它变成沉闷的咳嗽
一夜
一个夜晚和随后的日子真的漫长
就像墙上的影子
在惴惴不安中
捱着变短
变成心底的刻痕
再慢慢
平息
像什么都不曾发生

分类:诗歌 | 评论:5 | 浏览:7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池塘


我们曾经在一个夏天去寻找一个池塘
传说中能够游泳的池塘
我们的脑子在神奇的想像中发酵
我们的凉鞋在行走中扯断
我们在毒热的太阳下
像鸭子一样崴动
我们的未知
像树影里的窗户
暗自发着幽光
我们在道杆拉起的马路上穿过铁路
我们穿过吵闹的针织厂
我们穿过墙洞
时间
在穿越中变得盲目
又在盲目中变得可疑
我们找得到我们想要的池塘吗
我们经历寻找
我们经历想像和兴奋
犹豫和沮丧
当然
我们也能经历找到
而我们找到的
就是我们能够游泳的池塘吗
我们在浅水的淤泥中
试着伸脚
又缩回
在两难中煎熬
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8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雨停下


如果雨停下
如果雨拍得再轻一些
我甚至能听到石头里的咳嗽和喘息
他们藏匿在树丛后面
此刻
我能听到
他们在沉默中说话
竟也像折下树枝一样简单

分类:诗歌 | 评论:6 | 浏览:8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路的常态与非常态之沉思


马路是马路的常态
它的非常态来自过多的雨水
把它变成河水
窨井的常态是有盖的
它的非常态是没盖,被取走
或者被打开,没有人来把它关上

一个孩子被一条马路上的河水吸引
这是常态。让他变成一条鱼
从窨井里游走,是非常态
而我们生活的非常态
只要每天经历或者发生,都会变成常态
所以在非常态变成常态的过程中
我们常常不觉、麻木
所以,所以在马路变成马路的非常态时
我们只会看到河水,而看不到泪水,这也是常态
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8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豚


我的海关钟楼
是一部老电影
我的铁路和公路的桥
是革命史中一对反目为仇的兄弟
我的褪色列宁装
是我母亲年轻的岁月
她羞涩地站在一个老式照相馆里
我的街边花园
是一遛小跑的迷失
几声啼哭让几位守桥的战士找到
我的工厂
是落满麻雀的工厂
我的父亲和母亲沿着它的围墙
走过了他们辛苦的一生
我的记忆之地
也是我的栖居之地
那些消失的
这些
闪烁的
就是这江面上忽然跃起的江豚
它的神秘主义让我感到美妙而吃惊
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10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们在挖掘

  


  他们在挖掘,
  他们的机器在整个夜里
  不断地发出轰鸣。
  他们让我在半夜起身,喝水。
  他们让我紧张,甚至放弃一个完整的梦。
  他们让我感觉到我们的内部
  在不断被掏空,他们
  拿走了我们的记忆。
  他们让我
  看起来像一个不断行走、询问,找不到门牌号码的人。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8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百货公司的走廊里

  

在百货公司的走廊里,

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曾在这里给我剥桔子。

我想起了

飞起来的军帽、

煤炉里哆嗦的报纸、

鹰一样的飞行夹克,

还有沉不下去的拖拍、

狂想和郁闷……

一个把鞋送入自动梯

受到惊吓的孩子、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9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箭矢之谜


微弱的光照在它身上,当我凝视那沾满泥锈、失去轮廓的身体,仿佛看见历史之心在跳动。……箭矢飞舞、步履狂乱,在黑压压的盾牌后面,还夹杂着你们的喘息和叫声。那高亢──是赴死的决心。因为你知道,只有穿越死亡才能拣回生命,胆怯已毫无意义。那悲鸣──是不合时宜的悔恨,是无可奈何的恸哭。这便是在赴死的途中,“如果生当如此?”你已看不出生的意义。那沉默中的喘息呢──是忍隐,或者偷生?或者是无望中的乞取?祈求幸存,这无情杀戮中生与死的决判,“留我余生吧!”……生就是顺从,我们的礼仪、兵法、乱世中的十八般兵器,你可以厌倦,但不可以逃避。命运呵!就是这箭矢──不知何时,不知何地,在空中飞来飞去,中断,或者持续。……折起地图,卸下铠甲,走出营帐。大地多么安祥,大地上的风声像一支怀乡的歌,我们掠杀过的城池,那么遥远,又那么苍凉,那就是我们想要的吗?……微弱的月光,照在它的身上,那是大地的书简,裹着碎泥和枯草,闪着谜一样的泪花。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0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阮籍


一

我们的忧愁像湖边的水草一样疯长。没有缘由,这世上许多事情都没有缘由,在巨大的遗忘中我们终会感到生的疼痛──就像粗壮的树枝忽然折断,那“咔嚓”的声音在心头颤栗。沿着波浪盈盈的湖面望去,高楼的影子若隐若现、若即若离,冷的雾霭中一个海市蜃楼的景象在浮现,我们已无法觉察那里头潜伏着那么多的坚强与哭泣、那么多的享乐与生死。没有缘由,这向晚时分的光景──这灰暗中的山影、人迹,这灰暗中明亮的衣衫的白,都是那么轻盈、幻美。我们的忧愁像一阵风在空荡荡的游泳池里游荡……

二

我们总是招致太多的误解,那又怎么样呢?我们的抵抗多半是无效的,我们只能返回到对青春和身体的迷恋,那是人生最好的春药。那些善行与恶行我们早已分清,它写在每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已经用不着去辩解。我们的生命总是在沉睡中不断被春风唤醒,那欢爱也是致命的,我们是自己的春药,是火或者灰烬。呵!我们在不断喝下光阴的毒汁,我们不断生长,又不断衰老──这几乎是宿命。我们的文字,出自那青春和身体的妄念,为不尽的消逝挽留,又为那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9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想这海星


想想这海星,它在我手里的确是件很偶然的事情。这个小海湾,只是几只船的避难所,潮水退去,海滩上落满了海的废弃物:一截残木、磨破的轮胎、饮料瓶、贝壳,还有海星。我拾起的是海星,它的沙黄、它的石灰的白,在我手里已是那么陌生而荒凉。这苍苍的海星,曾是多么绚丽的生命呵!它的玫红和淡紫,它的水中妖娆之色,我们到哪里去拾取?海呵!海的世界深不见底,如同我们的思想,它常常在我们的想象力中生长。我曾经潜水,真实的海底是浑浊的,那寂寞的美就生长在浑浊中,它安静、妖娆地躺着,任由咸涩的海水吞噬。而我们的慨叹,大都来自那些美的替代品:一张人工聚光的静物图片、或者水族箱里一只仿真的赝品。这样的美该是多么徒劳,又是多么无奈!想想,还是多一些空白吧!生命中太多的迷恋就是对生命的伤害。美的替代品,或者美的骸骨,在这非此即彼的选择中,我只能选择骸骨。这便是残忍的实景,它的再生从一个生命的尽头开始,它并非因我而生,那只是在一个偶然间被我拾起:我苍苍的海星。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孩子的疑惑


站在钟鼓楼上远眺,中轴线上的紫禁城是何等的恢弘。走得近些,就可以看到灰头土脸的寝宫。“这是皇帝住的地方吗?”孩子疑惑的眼神,分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不透人为什么要旅行


我想不透人为什么要旅行。我想不透那些陌生的寻常景象为什么会在一个旅人眼里总是会放出异彩。最好的旅行是不能被打扰的,仿佛入梦,我们已经跳出了那个寻常的自我。又像影子,我们短暂地逃离了我们谓之叹息的身体,悄然过起了我们洞入仙境般的游乐生活。生活之美,就像隐秘的爱情,多半是由心酿造出来的,那是一个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朦胧场景:它在我们的视力之内,有距离地闪现着它迷人的光泽,却不容你靠近、拾取。它只是不停闪现。在你忧烦之时,闪现。那昏暗中的闪现,像音乐,会让你沉迷,也会让你慢慢地平静下来。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默,或歌唱


沉默,或歌唱
像乐器,她的沉默
是为着期待,期待
是为着奏响
沉默,她的沉默像积雪
她的力气,是柔软的
有一点点折弯
有一点点弥散的光线
她的身上,游动着
一丝丝感人的气息
某个时刻,只为某个人
无风,摇曳。从无风到摇曳
某个人,或你。为你歌唱
像昙花,那是真正的
昙花。歌唱,那是你能看见最虚妄的
最深的,也是最美的歌唱
那绽开的表情,快得
无从知晓
或许,也能
知道
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8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山

 在美国后现代诗人中,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显得最为奇特,一方面是他的经历:从里德学院到西北山区林业工人,又东渡日本出家习禅,并在一所寺院生活了三年,回到美国后,定居加里福尼亚北部僻山,身体力行地抛弃现代文明,走向自然。另一方面是他的诗歌:大部分评论家认为斯奈德属于垮掉派,但其诗风又明显有别垮掉诗习见的疯狂、繁复,而倾向质朴、明朗,当五十年代垮掉派盛极时,他的诗却不太引人注目,但在近二十年来大多垮掉诗人走下坡路时,他的创作却一直在发展,并以诗集《龟岛》获得1975年普利策奖,也是反学院诗人第一次得到这个由学院派控制的奖金。
 斯奈德从第一部诗集《砌石》(1959年)就已确立自己通向峡谷的道路。诗人所寻求的是大自然中超验的知识,而且常常是孤独的感受。“把这些词象石头一样/放在你的思想前面”或者“用铁皮杯子喝寒冽的雪水/越过高爽宁静的长天/追看百里之外”。其语言直接而又明晰,倾向感官的快乐,朝向持久的人类心灵敞开。于此同时,也侧映了诗人在西北山区朴素的生活。
 从整体上看,斯奈德的诗尽管很平静,也没有语言上的张力,但却有着叙述以及堪称为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7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1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