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尼与太极天涯名博

天地自有一仲尼,人中自有一太极。浮光掠影千般过,深微潜藏造化机。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1
  • 总访问量:5895119
  • 开博时间:2004-02-04
  • 博客排名:第17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2-26

mukj049

2020-02-24

小奋青滤pe

2020-02-19

wanih

2020-02-18

林赶秋

2020-01-20

馨雨茶楼

2020-01-19

微澜四明

2020-01-14

列瓦雷士

2020-01-11

龚盾

2020-01-05

xingtukeji

2019-12-23

钓鱼舟

2019-12-12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当代历史学的维度

 

这个题目是倡导当代历史学应采取的路径,而非描述当代历史学的现实。

 

历史的存在功用主要是为未来提供一个立足点。从现实和未来出发,因而对历史学提出了种种要求。如不能致用,则历史学无存在之必要。历史学专业在当今社会之所以是冷门,即在于社会国家尚未遇到重大挫折也。而南宋史学之所以发达,在在于北宋靖康之变而遭遇耻辱也。历史学从古到今,经历了几大阶段,这由史学史可知。当代历史学对古近现代的历史学有继承,也有发展。值得指出的是,应从下面几个方向开展:

 

一是变。见盛观衰,承弊易变。凡事物发展之显著者,必先有小渐。凡事物小渐不止者,亦必有显著之变革。此变在三个方面尤为呈现,一为策略或方针。此一动不能无弊,亦不能无益。深执其一,则其弊见。故古人曰时中。故一策执,久则局变,该策之益减少而弊增多,此变之一也。二为社会层累之热点推进,此如潮汐涨落。即如今日之人工智能之热,盖基于电脑、软件语言、神经元网络等基础之上,层层推进者也。三,变到一定阶段必有拐点,此阴阳对立之尤著者也。总之,关于变,史家比普通人更为敏感。变之微者,不易察,而可观风向。此古人“小中见大”之法,太史公笔法屡用之,而占其风向也。古殷商之龟甲占卜,即凭龟纹以辨未来之走向。史家之著,尤龟纹者乎?

 

二是影响程度。史书多先从影响之巨者着笔。此影响有两方面含义:1此事对后世之影响。2. 此事对某主体之影响,此主体可为个人、阶层、集团、国家。影响有大有小,所谓大小者,相对而言,失之毫厘,差以千里。以个人和国家而言,早年之影响尤大,故从影响处拣择材料,不可不谓当代史家之重任也。

 

三 治理能力。大到国家,小到地方,太平而继之以富,富而继之以教,移风易俗,或抵挡敌国,友结邻国,此治理能力可为后世提供相关之经验,故可谓资治通鉴之尤有价值者。此治理能力又与用人和官僚结构有关。前者则曾国藩有观人术,此尤可为借鉴者。后者则西方有网络结构说,结构中又结点尤为重要,此网络之Robust特性之所在。一国之建立,即建结点之过程。故有非结点之损坏而不妨碍一国之自立,此不可不知者也。

 

四 超越传统维度的社会因素的关注。传统如政治、军事、文化等均有专史,但社会维度的因素存在于方方面面,于历史上的社会国家均有大大小小的影响,如垃圾的处理即为1例,此涉及公共卫生方面,但为通史所不道。然不可忽也。

 

史蕴诗心。历史学能得以成功者,在于刻画时代之精神与时代人物之心理,此治史学之感性所在也,故能通于古。然亦必刻画历史与地理加诸个人、国家之局限,同时以见个人、国家能动之选择。二者之结合,方能出史之真者,方能观史如观剧,而得史训之教益。知局限,方能跳出局限。于个人尤可见环境之抉择、策略之抉择。此史家之高境界也。

 

史家基础之工作,则在于历史碎片之拼接,复原历史完整之面貌,知历史变化的本末、寻其世变脉络之所在。然碎片之拼接不易,需史家发挥种种之想象力,然又不能过于主观臆造。则史家必具独有之眼光,见微而知著,如近世之侦探,当代之法官也。盖其知任何历史上之的偶然亦都是历史之必然,而历史之必然亦借偶然而发之。故小可见大、显可知隐、寡可知众。

 

以上论列,可有当代之史家发扬光大者乎?如是,则博通贯史者,必能左右逢源也。

 

2020年2月23日

 

分类:奥卡姆的剃刀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社会中的个人意志

 

《有机世界的三个定律》,偏向于holism,整体主义。《社会中的个人意志》,则强调社会中个体的差异性。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个体也是一样,这是毋庸多言的,因此不同个体之间免不了产生种种的意见不一致,这必定是普遍存在的。先验式的哲学性看法不同,这是较难调和的,反映在现实上,就是在公共场域中的权力争夺。

 

霍布斯在《列维坦》中曾预言了一切人对一切的战争,这源于人以自我为中心的本性。这种意志争夺的外放,便是所掌控空间的不断扩大。个体原本有三种空间,个人空间,个人所属组织的空间,以及整个社会空间。因为不同个体之间的先天差异,在个人所属组织的空间以及整个社会空间中必然存在不同看法。当个体的权力意志上升为理政时,这种差异的不同便成为一个主要问题的。

 

社会对这种差异的解决方式是权力的分配。首先,具有权力的只是组织上层的极少数人。其次,这些极少数人要么是开创者,要么是证明了其能力或品德而获得权力的合法化拥有。权力的分配使得组织内部即使存在个体意见的不同,但非掌权者的个体只是参与群体的舆论,而并非权力的运用和决策发布者,因此在组织的公共空间和社会空间中,在实际权力的运作、上,只属于沉默的群体。道德与法律又将个体约束在社会允许的秩序运行法则之内,从而使得个体间的差异不再放大,而权力者获得话语权与行政权。

 

在历史上,还存在其他的情况。即组织的崩解和权力的丧失,如东汉末年,如农民起义。这时道德与法律不再拥有束缚的力量,个体间的差异被放大,物竞天择,社会中的官僚阶层失去有效的军事庇护,权力丧失了根基,这时,个体的差异便成为了真正的关注点,因为只有这时,非权力在位者有僭越的可能。而这种差异表现在,在一些涉及利益的关键问题上不能取得一致意见。而原本的社会科层又处于坍塌的状态。这种坍塌首先从没有开明的官吏开始,慢慢到官吏之间的相互弹责,再到民意所代表的民众力量的兴起。中国历史上西晋时期的八王治乱,唐代的地方节度使之乱,再到晚清的地方势力的膨胀,都反映了中枢对地方的牵制和管理的不到位,乃至出现地方叛乱的情况。

 

在公共空间中,无论是组织的,还是整个社会的,都表现为个人意志的不足化,即个人需要参与到集体的博弈中去,才能完成权力的运用。这种博弈,并非说听取他人的意见或考虑留他人的策略,尽管这也常常出现,而是说整个权力的体系或权力空间中,个人所占的比例最大也不会涉及其中的每个角度(即使个体处于权力的顶峰),而只能占有其中的一部分。

 

历史的本质,在大通史中,表现为文化等的演进,但更集中的是表现为权力的争夺史,它是以战争和冲突的形式而出现的,其内在的本质即为不同个体间的差异,也并非仅仅利益所致,而有时仅仅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偏好不同。这些权力的争夺和权力的运用决定了当时的社会形态和组织形态,乃至当时的流行话语,但对后世来说,给出的教益不大。历史学真正给人教益的是,假如一个有才干的治理者在位,他采取的一系列手段使得政治清明,社会发展,那么这些手段则是给人以教益之处。但在未盖棺论定之前,也许存在对“正确性”争论,由于没有存在唯一的权威答案,导致纷争不断出现。但这种纷争只是用于权力的争夺,对社会并无直接的好处。但除此之外,也无更多的在权力架构机制的坍塌下,更好的解决个人差异以及从政需求的好办法了。

 

2020年2月18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机世界的三个定律

 

我并不想做有机界的牛顿。牛顿发现了物理世界的三条定律,并仅用这三条定律解释了物理世界所有的力学现象,甚至包括热现象中的分子运动和分子作用力。热力学也有三条定律,解释的是热的宏观现象与力的关系,算是旁逸斜出。有机界实际上也有三条定律,但也许并没有人明确说出过。也许有,我没有看到。这三条定律就是:

1 能量持续消耗与补充定律

2 容错律与修复律(这两个合为一)

3 节省律与完备率(这两个也合为一)

 

先来定义有机世界。简要来说,就是微生物、植物、动物和人自身构成的世界。它们不仅由有机物构成,而且这些大分子是有机地构成了一个整体。它们具有自动能动性,而非被动地适应环境。有机物并不一定构成有机世界,因为它们缺少自我能动性,它们没有感受器,也没有效应器。

 

有机世界按照热力学第二条定律,是要阻碍熵的增加,因此需要不断的消耗能量,以维持自身的秩序。这种消耗是通过类似燃烧的氧化完成的,葡萄糖的氧化释放出能量,促进肌细胞做功。最外在表现是人一日三餐,需要不断补充水分和粮食。因为它们都参与能量的生成。消耗是无时无刻不在的,它是一个矛盾,因为消耗就是无时无刻不在消解自我,没有停下来的时候,睡眠可以将这种消耗降至最低,但仍然无法完全避免消耗。生物为了维持自我,又不断地从外界摄取物质和能量,从而有机世界的“能量持续消耗与补充定律”成为最基本和主要的一条定律。

 

第二条定律是“容错律和修复律”。生物是一个体系,人是这个体系中相对最复杂的体系。它由很多小的部分组成。它是可以容许这些细节出现差错的,如蛋白翻译折叠错误。又如,人心脏的冠状动脉容易出现狭窄堵塞,但又可以发展出侧枝循环,因为生物的有机体世界天生发展出一种代偿机制,可以弥补这些小的错误。有机体内替代相近品的存在,是一个广泛现象。它自身发展出这种容错机制,可以使自身变得强壮(robust)而稳定,而非容易被环境一下子击垮而变得脆弱。

 

生物体内还发展出自我的修复机制,即自身可以识别出这种错误并修复。否则小错误不断累积,会影响到整体的稳定性和秩序。容错与修复,二者构成一对矛盾和互补。一旦一个外源因素如病菌或病毒造成了有机体的内部混乱,机体内部的修复机制便被激活起来,从而要修复这种混乱。如果无法修复,最终会导致死亡。机体自身修复功能的存在前提,便是机体的稳定存在,容错机制又保证了这一点。

 

第三条定律是“节省律与完备率”。这是说,生物体会想方设法节省自己的材料。因为存在过多的备用材料,会产生较大的管理成本,需要较多的能量来维持它们,这是不划算的。用进废退便是反映了这一点。在宏观上,鸟有一双翅膀,便不会有草原动物那样善于奔跑的腿脚,因为翅膀已经替代了这一功能。动物的器官都有这一特点,绝不会产生那些重复冗余的构造。完备率是说,有机体自身构成了首尾相合的完整体系,相互呼应,分工协作,而不会有什么缺漏。这是长时段进化产生的。

 

这三条定律能解释一些生物学的现象,但不敢说所有现象。但通过这三条原理,可以构建起生物大厦的基础,这点是无疑的。

 

2020年2月17日

 

分类:养生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理思维与文字分析机

 

这个题目不是偶然的。文字分析机,让人想起帕斯卡在计算机诞生的早期对计算机发明所做出的贡献。回顾计算机发明的历史,无疑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启发。文字分析机,这个名字也不是偶然的,它是大规模文本传播和出现后,对能进行文字信息处理机器出现的一种呼吁。这样的机器要求能够接入信息,并能有目的地输出。接入是指它能对接电子文档,并能对文字进行理解和分析。输出是指,如果一个人对于一本书,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么这个人不用自己去翻书,而只需要询问这个机器,机器即能进行答复了。

 

这样的机器,现在还不可能出现,但将来一定会出现的。它给人类带来的益处是,极大的解放了人类,使人类从文字信息的重负中解放出来,同时提高了信息的生产力(这是另外一个议题,包括生产机制)。它使人类有更多的时间从事其他方面的活动。

 

同时这样的机器也有理由成为一个真正的博学之士。但说着容易,做着难,如何去发明一个这样的机器?

 

再来看题目的前一部分“原理思维”。一切发明(也包括重大发现,但非所有发现)都源于人的原理思维,即探讨事物运行的原理。没有原理思维,人对所谓的日常事物会司空见惯。一切发现都是建立在“问题”的基础上,没有一个好的问题,就没有重要的发现和根本性的进展。

 

因此,一切质疑、反问、驳斥、找出它的漏洞,都是在促进这个议题领域知识的发展。古今做出重大发明和发现的人,都是好奇心很强、同时又有很浓厚的“原理思维”的人。他们就有思维的两大特性:概括性和间接性。他们看到事物的表面,就会去猜想事物的内部及运转原理。

 

现象和原理是事物的两大存在。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和原理,就可以说这个人具有科学的思维和头脑了。现在再回过头看文字分析机。对于它,不禁要问:什么是有效的文字分析?什么算是对文字和语句的“理解”?对于后者,例如一个鸡蛋,怎么才算是机器对它有理解呢?首先,它要有鸡蛋的形象(这里可能要用到模糊数学或模糊思维,因为对于鸡蛋的大小、颜色等实在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其次,它需要知道鸡蛋是从哪里来的?最后,它需要知道鸡蛋有什么用处,以及对人类有什么益处?要回答后2个问题,它的脑海中还需要浮现出形象,例如母鸡、人的形象,它还需要能表现出关系,例如来源、走向、益处等。也就是说,要理解鸡蛋,需要能回答上述3个问题,这才算理解。但要回答这些问题,这个分析机还需要懂得别的方面的知识。于是,这就引出了一个关键概念:语义网络或语义场。

 

也就是说,鸡蛋的观念不是孤立的,它是与其他相关的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里的观念载体是词汇。它包括属性词,如颜色,大小;包括名词,如蛋壳,蛋黄,母鸡;包括关系词,如来源、益处。关系词到底有多少?名词有多少?属性词又有多少?将这些词正确的连接在一起,就构成了理解的基础。要完成这些工作,可以按照1~3岁、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的语文课本的顺序,一步步搭建词语基础以及语言的上层建筑。同时语法也是必不可少的。

 

有了这些基础,再增加新的知识,就不是难事了。这里的新的知识并非全是以语言为载体,它也需包括生活景象(即图像的资料)。这看上去并不是一个很难的工作。那么,现阶段语料库的建立又是达到一个什么阶段了呢?

 

接下来看对文字分析的要求。分析的根本要素是辨认文字的“水分”。干货就是那些精辟的文字,类似格言或警句,但比较抽象,不好理解。带水分的分子就是容易理解,但不精辟的文字。二者相得益彰。分析的要求一是能对文字理解,二是能够“画”出思维导图,明确几个意思之间的关系,三是能够对文本进行评判,指出它的优势和不足,包括语言的丰富程度、生动程度、逻辑的严密程度等。

 

最核心的还是语言能力(包括描述能力、概括能力、分析能力等)。文字分析机只能以计算机和软件为基础,结合眼、口而创造出来。现在已有单纯凭听力语音输入而对话的机器人,那么凭视觉和文字理解的机器的出现,必然是不远的事情了。

 

2020年2月4日

 

分类:语言分析札记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汉学师孔室书目小注(1)

《丁戊笔记》二卷,(清)陈宗起撰。案:陈宗起,丹徒人,年仅34岁。

《丛书集成续编》。案,此大型丛书多收近现代诗文集,多有偏僻之书,如丁国钧《荷香馆琐言》。

《刘盼遂文集》。案:作者崇拜段王之学,现代罕见。

《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多现代学人大著,颇有可观。

双白燕堂文集/外集(清)陆耀遹。案:陆耀遹,常州人,金石学家。其叔父为陆继辂,二三流学者也。

《语石校注》叶昌炽撰,韩锐校注。叶昌炽得潘祖荫之嫡传,此书可称为首部系统论石刻学之作,

《周季编略》,[清]黄式三•凤凰出版社2008。此书为战国编年史也。

《四库未收书辑刊》。案:多收二三流著作。该丛书收书301册。首册《吕子易说》二卷、图解一卷〔唐〕吕岩撰。似为吕洞宾之作也。《易义选参》二卷[清]魏际瑞、魏禧、魏礼撰,该书罕见,宁都三魏,易堂九子也。《易卦私笺》二卷[清〕蒋衡撰,该人曾观石经而重新手书《十三经》。《读易丛记》二卷[清〕叶名澧撰,是书甚有名。《周易旧注》十二卷[清〕徐鼒撰。案:徐氏曾与刘文淇游。《读易偶钞》一卷(清〕蒋学镛撰。案:作者有《读经偶钞》四卷,此书似为其一。是丛书又收入有任启运、王劼、朱骏声、吴光耀、张崇兰的《尚书》研究著作。又以下可读:

谢庭兰方宗诚张谐之

禹贡古今注通释六卷[清〕侯桢

毛诗明辨录十卷〔清]沈青崖。是书有桑调元、王鸣盛序。

毛诗订诂八卷附录二卷[清〕顾栋高撰

诗经逢原十卷〔清〕胡文英撰清乾隆刻本2辑 6—355 四库未收

诗疑义释二卷〔清]胡文英撰

毛诗读三十卷[清〕王劼撰

毛诗补正二十五卷[清〕龙起涛撰

羣经引诗大旨六卷〔清〕黄云鹄撰清光绪刻本10 辑1—707 四库未收

诗义择从四卷[清]易佩绅撰

诗音十五卷〔清〕高澍然撰清嘉庆十七年活字本4辑 4—537 四库未收

诗小学三十卷补一卷[清〕吴树声撰

三百篇原声七篇[清]夏味堂撰清钞本2辑 6—749 四库未收

韩诗外传疏证十卷[清〕陈士珂撰清嘉庆二十三年刻本9辑1 一399 四库未收

诗考补二卷[清]胡文英撰

诗考异补二卷[清]严蔚撰

周官参证三卷[清〕王宝仁撰

仪礼大要二卷[清]任兆麟撰

夏小正传笺四卷附大戴礼公符篇考一卷[清〕王谟撰

夏小正校注四卷〔清〕魏本唐撰

劻仪纠谬集三卷〔清〕孔继汾撰

明堂图说不分卷〔清〕熊罗宿撰

三礼通释二百八十卷首一卷目录四卷之一[清]林昌彝

逸礼大谊论一卷附逸齐论语一卷〔清〕汪宗沂撰旧钞本 1辑 5—423 四库未收

古经服纬三卷[清]雷繜撰 雷学淇释清道光九年刻本1辑 5—449 四库未收

四禘通释三卷(清〕崔适撰

公羊谷梁异同合评四卷〔清〕沈赤然撰清嘉庆刻本3 辑 9—501 四库未收

春秋钻燧四卷〔清]曹金籀撰

论语雅言二十卷[清]董增龄撰

小演雅一卷别录一卷附录一卷续录一卷[清]杨浚撰清光绪四年冠悔堂刻本8辑 2—739 四库未收

选雅二十卷[清〕程先甲

小学达诂录十一卷首一卷[清〕罗时宪撰

说文字原考略六卷[清〕吴照撰清乾隆五十七年自刻本3 辑 10—197 四库未收

说文偏旁考二卷[清〕吴照撰清乾隆刻本 3辑 10—305 四库未收

五经文字疑一卷九经字样疑一卷〔清〕孔继涵撰

说文字原集注十六卷表说一卷表一卷[清〕蒋和

六书假借经征四卷[清]朱骏声撰清光绪十八年刻本9 辑 2—567 四库未收

说文分韵易知录十卷〔清〕许巽行撰清光绪五年许嘉德葆素堂刻本9辑3—1 四库未收

说文楬原二卷〔清]张行孚撰清光绪十年后知不足斋刻本 9辑 2—623 四库未收

说文解字述谊二卷附说文新附通谊二卷〔清〕毛际盛撰清道光二十四年刻本9 辑 2—237 四库未收

字典考证十二卷[清〕王引之撰清光绪二年崇文书局刻本9辑 3—427 四库未收

六书通摭遗十卷[清〕毕星海撰清嘉庆刻本10辑 2—231 四库未收

仓颉篇校证三卷附补遗一卷[清〕梁章巨撰清光绪粱恭辰刻本10 辑 2—351 四库未收

韵字辨同五卷[清]翁方纲撰清乾隆三十年羊城试署刻本 1辑 10—517 四库未收

说文谐声举要十四卷[清〕朱士端撰清稿本 2辑 14-631 四库未收

古韵溯原八卷[清〕安念祖 华湛恩撰清道光十九年亲仁堂刻本 10辑 2-503 四库未收

歌麻古韵考四卷[清]吴树声撰清同治八年刻本 9辑 3—659 四库未收

古韵论三卷〔清〕胡秉虔撰清刻本9辑 3一 775 四库未收

苏斋笔记四卷[清]翁方纲撰清宣统二年北洋官报印书局影印稿本4辑 9—175 四库未收

经学质疑四卷〔清〕朱霈撰清嘉庆六年望岳楼活字本4辑 9一 377 四库未收

经传考证八卷〔清〕朱彬撰清道光游道堂刻本4 辑9—451 四库未收

秋槎杂记一卷[清]刘履恂撰清道光十九年世德堂刻本 4辑 9—521 四库未收

浙士解经录四卷[清〕阮元辑清嘉庆再到亭刻本 3辑10—465 四库未收

群经质二卷[清〕陈仅撰清光绪十一年四明文则楼陈氏活字本 3 辑 10—495 四库未收

七经读法七卷[清]孙乔年撰清道光五年天心阁刻本 3辑 10—543 四库未收

九经今义二十八卷[清]成本璞撰清末长沙刻本4辑 10—389 四库未收

雪樵经解三十卷附录三卷[清〕冯世瀛撰清光绪十一年冯祖宪锡版印本2辑 15—475 四库未收

十三经考文提要十三卷[清]彭元瑞撰清嘉庆六年刻本3 辑10—721 四库未收

十经文字通正书十四卷〔清〕钱坫撰清嘉庆二年文章大吉楼刻本4 辑 9—87 四库未收

史记评林一百三十卷 之一[明〕凌稚隆辑明万历四年刻本1辑 11—1 四库未收

望云寄庐读史记臆说五卷[清]杨琪光撰清光绪十年刻本6 辑 5—101 四库未收

史记订补八卷[清]李笠撰民国十三年瑞安李氏刻本6辑5一1 四库未收

汉书补注七卷[清]玉荣商撰 清光绪十七年刻本3辑 11—1 四库未收

汉书地理志稽疑六卷[清]全祖望撰清嘉庆九年朱文翰刻本3辑ll—83 四库未收

汉书地理志补注一百三卷[清]吴卓信撰清道光二十八年包慎言刻本4辑 11—1 四库未收

293

汉书地理志校本二卷[清]汪远孙撰清道光二十八年汪迈孙刻本 3辑 11—161 四库未收

汉书地理志校注二卷[清]王绍兰撰清光绪二十二年陈光淞遗经楼刻本3 辑11—213 四库未收

汉书引经异文录证六卷[清]缪佑孙撰清光绪十一年刻本 3辑 11—277 四库未收 汉书地理志

熊氏后汉书年表校补五卷附补遗一卷〔清〕诸以敦撰清嘉庆刻本6辑 5—131 四库未收

三国疆域志补注十九卷〔清〕谢钟英撰清光绪刻本 3 辑11—521 四库未收

南北史补志十四卷[清]汪士铎撰清光绪四年淮南书局刻本5辑4—1 四库未收

新旧唐书互证二十卷[清〕赵绍祖撰清嘉庆十八年古墨斋刻本5辑 4—337 四库未收

唐书西城传注四卷[清〕沈惟贤撰清光绪二十四年刻本8辑4—1 四库未收

宋辽金元四史朔闰改二卷[清〕钱大昕撰 钱侗增补清嘉庆二十五年阮福刻本10 辑 2—731 四库未收

辽史地理志考五卷[清]李慎儒撰清光绪二十八年刻本7辑 4—313 四库未收

竹书纪年六卷附辨误一卷考证一卷年表三卷图四卷[清]雷学淇校订清亦嚣嚣斋刻本3辑 12—49四库未收

竹书纪年二卷[清〕赵绍祖校补清嘉庆古墨斋刻本3辑 12—165 四库未收

竹书纪年二卷[清]张宗泰校补清嘉庆八年石梁学署刻本3辑 12—269 四库未收

明纪六十卷之一〔清〕陈鹤撰清同治十年江苏书局刻本6辑6—1 四库未收

明纪六十卷之二[清]陈鹤撰清同治十年江苏书局刻本6辑7一1 四库未收

续唐书七十卷[清〕陈鳣撰清道光四年士乡堂刻本2辑 20—433 四库未收

廿一史四谱五十四卷〔清〕沈炳震撰清同治十年武林吴氏清来堂刻本7辑5—1 四库未收

前汉匈奴表三卷附录一卷〔清〕沈惟贤撰清光绪刻本4辑 16—729 四库未收

新斠注地里志十六卷[清〕钱坫撰 徐松集释清同治十三年刻本6辑 10—113 四库未收

万山纲目二十一卷[清〕李诚撰清光绪二十六年长沙刻本9辑 6—411 四库未收

全校水经注四十卷补遗一卷附录二卷正误一卷[清〕全祖望撰清光绪十四年薛福成宁波崇实书院刻本2 辑 24—1 四库未收

水经注四十卷首一卷附录二卷[清]王先谦合校清光绪十八年思贤讲舍刻本3辑 18一1 四库未收

水经注图一卷附录一卷[清〕汪士铎撰清咸丰十一年刻本6 辑10—713 四库未收

续行水金鉴一百五十六卷图一卷之一〔清]黎世序 潘锡恩撰清道光十二年刻本7辑46—1 四库未收

历代黄河变迁图考四卷[清〕刘鹗撰清光绪十九年袖海山房石印本4辑 18-701 四库未收

江西考古录十卷[清]王谟撰清乾隆三十二年问松园刻本1辑 27—415 四库未收

西域考古录十八卷[清]俞浩撰清道光二十七年刻海月堂杂着本9辑 7—525 四库未收

西北边界图地名译汉改证三卷[清〕许景澄撰清光绪二十二年刻本10辑 3—425 四库未收

补后汉书艺文志四卷[清]侯康撰清光绪十七年广雅书局刻本3辑 20—l 四库未收

补后汉书艺文志一卷考十卷[清〕曾朴撰清光绪二十一年锡山文苑阁活字本9辑 9—575 四库未收298

隋经籍志考证十三卷[清〕章宗源撰清光绪元年湖北崇文书局刻二十二种丛书本3辑 20—45 四库未收

经义考补正十二卷〔清〕翁方纲撰清乾隆刻本2辑 28—1 四库未收

宋元本行格表二卷附录一卷补遗一卷〔清〕江标撰清光绪二十二年刘肇隅刻本9 辑 9—763 四库未收

金石契不分卷[清]张燕昌撰清乾隆四十三年刻嘉庆增修本2 辑 28—141 四库未收

吉金所见录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清〕初尚龄撰清道光七年古香书舍刻道光增补本2 辑 28—217四库未收

石鼓文定本十卷今文释音一卷辨证二卷地名考一卷[清]沈梧撰清古华山馆刻本10 辑 5—601四库未收

汉石刻考一卷[清〕刘鹗撰稿本 10辑 5—373 四库未收

孟子外书集证五卷[清〕施彦士撰清道光十年孟继烺刻本6 辑 12—73 四库未收299

荀子补注二卷〔清〕郝懿行撰清嘉庆光绪间刻郝氏遗书本6辑 12—1 四库未收

古经天象考十二卷附图说一卷[清〕雷学淇撰清道光五年刻本4辑 26一1 四库未收

圜天图说三卷续编二卷首一卷[清〕李明彻撰清嘉庆二十四年松梅轩刻道光元年松梅轩续刻本4辑 26-225 四库未收

交食捷算四卷[清]黄炳垕撰清光绪十年胡秉成刻本4辑 26—417 四库未收

古筹算考释六卷〔清]劳乃宣撰清光绪十二年完县官舍刻本4辑 26—621 四库未收

艺游录二卷[清〕骆腾凤撰清道光二十三年何锦刻本10 辑 9—211 四库未收

学强恕斋笔算十卷附测量浅说一卷〔清]梅启照撰清光绪八年东河节署刻本10辑 9-283 四库未收

算迪八卷〔清]何梦瑶撰清道光同治间南海伍氏粤雅堂文字欢娱室刻岭南遗书本5 辑 13—1 四库未收

屈宋方言考一卷[清]李翘撰民国十四年芬熏馆刻本10 辑 13—149 四库未收

屈子正音三卷〔清]方绩撰清道光七年邓廷桢刻本10辑 13—115 四库未收

楚辞叶韵考四卷附一卷[清〕徐天璋撰清钞本10 辑 13—165 四库未收

苍岘山人文集六卷〔清〕秦松龄撰清嘉庆二年秦瀛刻本5 辑 28—1 四库未收

苍岘山人集五卷微云集一卷[清〕秦松龄撰清嘉庆四年秦瀛刻本5 辑 28—55 四库未收

敬亭诗草八卷文稿九卷补遗一卷[清〕沈起元撰清乾隆十九年刻增修本8 辑 26—1 四库未收

吞松阁集四十卷[清〕郑虎文撰清嘉庆十四年冯敏昌等刻本10 辑 14一1 四库未收

东庄遗集四卷〔清]陈黄中撰清乾隆大树斋刻本10辑 21—421 四库未收

岭南诗集八卷[清]李文藻撰清刻本10辑 24—l 四库未收

松溪文集一卷[清〕汪梧凤撰清刻本10辑 28—143 四库未收

戴简恪公遗集八卷〔清]戴敦元撰清同治六年戴寿祺钞本10 辑 28—379 四库未收

贾稻孙集四卷[清]贾田祖撰清乾隆四十九年刻本10辑 28—563 四库未收

竹林答问一卷[清]陈仅撰 清镜滨草堂钞本9辑 30—747 四库未收

 

分类:乾嘉余脉杂钞 | 评论:2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欲知巴蜀,先观此书

 

去岁岁末,四川青年作家林君赶秋寄来新著《古书中的成都》。此书乃2019年11月由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挖掘成都之人文历史,殊有特色,于近日书林之列,不可泯没焉,故特为申说之,以备有心之君子留意购览。

 

巴蜀文明,在我国特居一端,早先即有三星堆文化,是为我国一独立之文明发祥地。秦汉以后,则为巴蜀文化,与齐鲁文化、燕赵文化、荆楚文化、吴越文化等并居一端。诞生之名人则有司马相如、扬雄、李白、眉山“三苏”,近世则有张大千、郭沫若等,皆享誉人类之文化史。不仅如此,古代过往之名人居蜀,如三国之诸葛亮、唐之诗圣杜甫、李商隐、词人韦庄、宋之黄庭坚、陆游等,不可胜数。道教南宗创立者张伯端入蜀,遇异人传授,始得丹法口诀。道学巨子杜光庭曾隐居青城山。清代槐轩学派以刘沅祖孙为代表,融通儒释道三教,影响甚大,道教学者黄元吉在蜀开乐育堂,亦教授甚众。南怀瑾之师袁焕仙在蜀亦建有维摩精舍,可谓洋洋大观矣。《古文观止》所收宋濂《送天台陈庭学序》,家喻户晓,诗人学人之成,其得于川蜀奇山水之助,岂可忽之哉?

 

清代中叶,四川有学者李调元,参修《四库》,著述满家;有三大性灵诗人之一张问陶,诗存三千多首。晚清,四川成都建尊经书院,蜀学蔚然兴起。学术名家有廖平、宋育仁、蒙文通、李源澄、向楚、龚道耕、赵少咸、庞石帚等人。著名诗人有赵熙。我国晚清,文化特出者,尤以湖湘与巴蜀为代表。今之川籍著名学者则有项楚先生等。然导其源,不得不追溯巴蜀几千年文化与山水之陶冶,盖此乃西方人类学家柯瑞柏在《文化成长之形态》中所言之文化之代际影响也。而欲知巴蜀古文化之典型风貌者,则可读《古书中的成都》一书也。盖成都之地,乃巴蜀文化之集中荟萃地也。

 

该书分为先秦卷、汉晋卷、唐宋卷、明清卷等,以成都为中心,历数重要文明遗迹,叙述当年名人行止,详说史地,又参以民风民俗,出处有据,读后令人开眼界,长见识,欲想见其风土之仿佛。只恨未曾踏进巴蜀一步,不能益之以耳闻目见也。

 

林君赶秋于川蜀文化深研有得,笔耕不辍,锱铢累积,以成其书。大部分篇什曾在报刊发表,才俊之称,播在人口。今敬贺其成,不惭拙笔,以为之颂扬也。

 

分类:语言分析札记 | 评论:2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秘主义认识论的开辟

 

今年的《文史哲》上刊登了一篇《知“道”》的文章,是一位西方汉学家写的,讲中国的认识论与西方不同,实际上是一种功夫论。这很讲出了一些中国传统哲学的特色。

 

原来,中国没有所谓西方的哲学,至少看上去主流如此,只有所谓知“道”,或求“道”,这才是中国传统的真正话语,并由天道而及人道,或者由人道而及天道。

 

这个道,不是靠抽象思辨,不是靠实验,不是靠知识积累出来的,而是靠体悟出来的。这个体悟,也是中国传统道学的特色。

 

悟,并非来自大脑皮层,而是来自深层的脑细胞,例如丘脑。大脑皮层活跃时,深层的脑细胞如丘脑就被抑制;大脑皮层被抑制时,深层脑细胞如丘脑就变得活跃。

 

悟,之极端者,有禅;其次,有道家;再次,为心学。最下,沾沽有理学。如果西方的认识论离不开语言,离不开差异的辨识,离不开经验;那么,中国传统的认识论,如果从求道中剥离出这一分支的话,那么就反其道而行之,即:不重视语言,要抛弃经验,要齐物混同。其结果就是玄览。

 

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是这种认识论的一大代表。禅家说:“言语道断,心行路绝”。《西游记》总结道:“若能无法又无心,便是真如法身佛”。如果以西方认识论的角度看这句话,便觉得不可理解,且不可思议。但如果抛弃掉西方的认识论,抛弃掉西方的立场,就会觉得,也许“我”一无所知,而且应一无所知,才能对之有所知。

 

庄子在《齐物论》里曾说过类似的话:你难道不清楚你所谓的知其实是无知吗?你怎么知道你所谓的无知,其实就是一种知呢?浮沤之外,对深隐的、细小的东西非常敏感,这是一种接近于存在论意义上的知。西方的认识论已让位于存在论,这是认识论的深入。

 

儒家在《易传》中曾指出,一个人发出一句言语,千里之外的人都会有响应。这是一种感应学说,类似董仲舒的天人感应,又让人想起张载的《正蒙》。感应并不是目的,感而遂通才是目的,也是自然的应化之机。

 

于是,这种直观体悟与西方的认识论无关,而感应与顿悟,却与西方的创造心理学与顿悟学说相接。顿悟是非线性、超逻辑的,重大的发明创造都是靠顿悟得来的,而非靠逻辑,这也是法国数学家庞卡莱的观点。

 

说到底,中西方本质是相通的,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老子说前人的东西都是糟粕,现在也可以理解了。因为那些都是逻辑的东西,而重要进展不是靠逻辑得来的。与之相近的是文士的灵感,可见陆机的《文赋》。

 

王阳明倡知行合一,而这实际上从孔子就开始了。孔子可谓求道之人,五经也被认为是载道之籍,人也被认为是道之载体。道本身是语言无法说清的,是比较模糊的,但又人人可知,因此可作为不证自明的东西。哪个事物还具有比道更本源的属性呢?道的含义并不仅仅是真理,对错。道在实证的古人看来,并不是文字上的东西,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它看不见,摸不着,有如物理学上的“场”。但它却是澄明地存在着,其本源在于人的心,是人修行后所发现的,是存在于世界之中。它先天具成,却并非后天现成。你我都是道之所生,因此先天具成。并非后天现成是因为它作为本源,极其容易被遮蔽。因此,“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这里的言,并非指言语,而是指所表达的内容。它是说言语所表达的内容,往往被言语漂亮的表达方式所遮蔽。因此,道家喜欢质朴,也喜欢冬天。

 

分类:写在人生边上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乾嘉余脉杂钞(432)

以下转引自龚烈沸《徐时栋年谱》,宁波出版社,2016年。

 

1837年,徐时栋与冯登府即有来往,冯登府为徐氏之师,曾为徐氏《游杭合集》作序。1841年,冯登府撰《浙江砖录》,徐氏以甬上唐咸通四年砖告之(见《诗集》卷十七《呈冯太史师》之二自注)。是年,与宁波府学教授冯登府同校补《朱氏逸经考》。(见《诗集》卷十七《呈冯太史师》之三自注)。

 

《诗集》卷十三载1843年作《罗萝村师课士诂经精舍分赋晋宋书隐逸传》10首。罗萝村即罗文俊,曾编订《诂经精舍文续集》。今人陈东辉有《《杭州诂经精舍课艺合集》前言 》,载《扬州文化研究论丛》,2018年01期。

 

1844年夏,徐时栋装订并跋《勺园丛书》,内载冯登府著作。中言“所有版刻皆为腥夷所毁。”

 

姚燮与徐时栋常有往来,1845年夏姚燮有《赠徐十三明经(时栋)四章》,见《复庄诗问》卷三十。

 

1846年,上元朱绪曾来鄞,与徐时栋相识,往来有借书论学之谊。见《诗集》卷十六。1848年,朱绪曾为徐时栋《徐偃王志》作序。《烟屿楼文集》卷六有《与朱述之司马书》。

 

1856年,董沛假馆徐时栋城西草堂,读其藏书,乃有《两浙令长考》之作。见董沛《正谊堂文集》卷一《两浙令长考序》。徐时栋又曾延董沛校《宋元四明志》,见董沛《六一山房诗集》卷三。

 

同年十二月,徐时栋撰《吕氏春秋杂记序》,言腊月成《吕氏春秋杂记》一书,凡八卷,乃校勘之作。

 

徐时栋撰有《征举孝廉方正郑君墓碣》(《文集》卷二十四),记郑勋学行。郑勋为二老阁郑梁后裔。著有《郑氏献征录》、《二砚窝读书随笔》、《二砚窝文集》。

 

1863年,城西草堂遭大火,书稿俱焚。

 

徐时栋说经著作,于《书》有《逸汤誓考》、《三太誓考》、《召诰解》;于《诗》有《山中学诗记》、《诗音通》;诸经论孟,各有论说,别为《烟屿楼经说》若干卷;他如《朱氏逸经补正》、《毛诗舜典补亡驳义》、《四书毛说驳正》、《春秋规万》,则纠近人之谬;《国语韦注正误》、《吕氏春秋杂记》则订古注之讹。但稿多亡失。

 

王引之次子王彦和(1794-1855),字子美,应顺天乡试未中,取誊录官,道光二年派陵工监督,竣工后以直隶州知州用,授广西郁(玉)林州,二十年任玉林知州,二十一年任广西太平府知府,二十六年任安徽宁池太广道,二十九年署安徽按察使。咸丰二年因剿太平军奉旨军营差遣,往浙江调办徽州善后,旋病卒。今有《养余室杂著》(《光绪再续高邮州志》卷四人物志政事)

 

刘履芬少时随父客居苏州从苏州名儒王韫斋读书(王韫斋即王汝玉,有《梵麓山房笔记》六卷,载《己卯丛编》,民国二十八年排印本或《清诗话三编》,又《梵麓山房丛稿》不分卷,《续稿》不分卷,《再续稿》不分卷,见《上海图书馆未刊古籍稿本》)。同治七年(1868),苏州设立书局,聘刘履芬为校讎,十一年升为提调。刘好抄书,其侄子刘毓家在《嘉定县知县世父彦清府君行述》也说:“学务兼综,不遗细屑。汎览四库图籍,名山金石,洞究源流。书贾射利者持一帙至,辄曰,此某年某家刻。独山莫郘亭徵君友芝,雅见推服。手所点勘,旁行斜上,朱墨烂然。或访假精本,经名人参校者,积录八百余册。尤嗜抄书,抄必端楷,课程无闲倦。垂三十年,盈溢箧笥,多世不见之本。”刘履芬卒后,藏书流散,时任浙江宁绍台道顾文彬收得甚多,一直珍藏于苏州过云楼中。

 

录冯振诗二首

 

钱默存新婚即偕往英京留学赋此志贺

从此连襟与共柯,不须更赋忆秦娥。

词源笔阵驱双管,鬓影眉峰艳两螺。

坐驾波涛度瀛海,羞谈牛女隔天河。

张华妍冶休轻拟,要识风云气自多。

 

寄钱子泉先生暨默存兄湖南蓝田师范学院

浪迹江南岁月深,君家父子托苔岑。

文章早许追洵轼,学术何惭继向歆。

每忆旧游如隔世,再难一面到而今。

漓江水接湘江水,直到湘西寄此心。

 

《金石学稿钞本集成》(初编)收有《金石鉴》(清)秦鼎彝撰,稿本,《江左石刻文编》(清)韩崇撰,吴县潘氏宝山楼钞校本,《山东金石志稿》(清)孙文楷、高鸿裁撰,稿本,《关中汉唐存碑跋》(清)王志沂撰(字鲁泉,陕西华州人,道光22年开始编纂,成书3年。另辑有《陕西志辑要》)。

 

《金石学稿钞本集成》(二编)收有《百甓斋金石文字目录》(清)陈璜编 稿本(璜字寄磻,上海人,室名“泽古斋”。嘉庆中,张海鹏刊成《借月山房汇钞》不慎于火,书版散佚。璜买残版,加以补刊,并将原书舛讹之处,进行订正,易是名曰《泽古斋重钞》。有道光三年(1823)重编本。),《小蓬莱阁金石目》(清)黄易撰 稿本,《历代金石目分域编》(清)丁嘉葆撰 稿本 ,《舆地金石目》(清)吴式芬撰 稿本,《待访碑目》(清)吴式芬撰 稿本,《金石文跋尾》(清)吴东发撰 稿本,《翠云草堂金石近存考略》(清)蔡鼎撰 稿本,《金石补编》(清)潘志万辑 稿本,《金石镜二卷》(清)李宗颢撰 稿本,《金石镜四卷》(清)李宗颢撰 文素松补 稿本,《金石三编》(清)王仁俊辑 稿本,《周秦两汉金石文选评注》王有宗撰 稿本,《周金文存释文 三代古铜器物之研究》王有宗撰 稿本,《龙渊炉斋金石丛书》(清)杨宝镛撰 稿本,《篴盦题跋》(清)杨宝镛撰 稿本,《金源金石目》(清)钮树玉撰 稿本,《振绮堂藏碑目》(清)汪宪撰 张开福编 稿本,《铁如意室金石目录》(清)刘世珩撰 稿本,《石鼓疑字音义斠诠 蕅丝龛印学觚言》(清)吴浔源撰 钞本,《乐石搜遗跋语》(清)沈巍皆撰 稿本,《仁民爱物斋手藏碑目并考证》(清)丁绍基撰 稿本,《五百经幢馆唐志跋》叶昌炽撰 稿本,《两罍轩校汉碑录》(清)吴云撰 稿本,《越中金石录》(清)沈复粲辑 钞本,《河朔金石文字新编》顾燮光辑 稿本,《诸城金石志》(清)尹彭寿撰 钞本,《畿辅金石略》曾朴辑 稿本,《直隶顺天金石目录》曾朴辑 稿本。

 

今日尚存如下钞本:

經義聞斯錄不分卷       清胡秉虔撰    清抄本

群經釋疑六卷       清黃維清撰    抄本

十經文字通正書十四卷       九經通借字考十四卷   清錢坫撰     清抄本

經字攷二卷    清朱大韶撰    縣王氏學禮齋抄本

說文考異五卷附錄一卷       清顧廣圻撰    清劉履芬抄本,潘錫爵抄本(存卷一至四,清伯淵校並錄孫星衍批注),又有顧氏說文學二種八卷    清顧廣圻撰    清劉履芬抄本

唐本說文木部箋異質疑一卷       柯劭忞撰       民國間抄本

惠氏讀說文記十五卷    清惠棟撰 清江聲參補       民國間 興劉氏嘉業堂抄本

惠氐讀說文記不分卷    清惠棟撰       清 縣朱邦衡抄本(任銘善、王欣夫跋)

說文廣詁十二卷    清郝懿行撰    清抄本

說文正字二卷       清王瑜、清孫馮翼撰    清道光間抄本(存卷下)

說文考正二卷       清淩曙撰       清江都淩毓瑞抄本

通考說文引經三十四卷       清魏本唐撰    清抄本

說文部目分韻一卷       清陳煥編       清抄本(存卷一至六、八,清龔麗正、清王萱齡跋)

说文形声指荄 清 章敦彝撰

古泉山館金石文編殘稿不分卷 清瞿中溶撰 清第一生修梅花館抄本

古泉山館金石文編殘稿不分卷 清瞿中溶撰 繆氏藕香簃抄本

隨軒金石文字九種 清徐渭仁輯 清光緒元年海寧張氏杏花仙館抄本

周秦漢魏六朝隋唐金石記不分卷 清潘應椿撰 清抄本

金石臧匧記一卷 清朱效端撰 清抄本

歸樸龕金石跋一卷 清彭蘊章撰 清淩霞抄本

求古精舍金石圖初集四卷 清陳經撰 清抄本

求古精舍金石圖初集不分卷 清陳經撰 清抄本

香南精舍金石契二卷 清崇恩撰 清方氏碧琳瑯館抄本

攗古錄二十卷 清吳式芬撰 清宣統元年抄本(存卷一至二 五至六 八至九 十一至十二 十五至十六)

金石錄一卷 清淩曙撰 上元宋氏癖泉書屋抄本

攀古小廬雜著三卷 清許瀚撰 稿本及清抄本

二銘草堂金石聚目錄不分卷 清張德容輯 椿蔭簃抄本

?齋金石跋一卷 清張穆撰 清淩霞抄本

巢經巢金石筆識不分卷 清鄭珍撰 抄本

金石古文考一卷 鄭業斅撰 宣哲抄本

山右訪碑錄一卷 清魯燮光撰 清抄本

吳郡金石志一卷 清瞿中溶輯 清抄本

兩浙金石志一卷 清莊棫輯 清同治九年莊棫手抄本

湖州金石錄八卷 清鄭元慶撰 清抄本

台州金石錄十三卷闕訪二卷 清黃瑞撰 清抄本

福山金石志殘稿一卷 清王懿榮撰 宣哲抄本

續中州金石考一卷 清常茂徠撰 清抄本

嵩陽石刻集記二卷紀遺一卷 清葉封撰 清抄本

石門碑醳一卷補一卷 清王森文撰 清蔣光煦補 清道光十年沈廷玨抄本(秦更年跋)

和林金石文一卷 清李文田撰 清長洲葉君宜抄本

和林三唐碑跋一卷 沈曾植撰 抄本(王國維校)

海東金石存考一卷 清劉喜海撰 清抄本(清陳宗彝跋)

周盂鼎銘釋文一卷 清陳介祺撰 清抄本

克鼎集釋一卷 清李文田等撰 清抄本

銅僊傳一卷 清徐元潤撰 清抄本

?易漢鑑圖釋不分卷 清朱百度撰 清抄本

延煦堂金文拓本目一卷 清潘祖蔭撰 清同治十三年胡義贊 王懿榮 祁瑞符抄本(清陳介棋批清潘祖蔭校並跋)

桂未谷先生藏碑跋語一卷 清桂馥撰 清抄本

碑錄二卷附一卷金石雜錄一卷 清朱文藻輯 清魏錫曾抄本(清魏錫曾校)

僞石考二卷 張祖翼撰 宣哲抄本

漢碑題跋一卷 清桂馥撰 清抄本

漢碑跋不分卷 清魏源撰 清何氏小蓬萊仙館抄本

兩罍軒校漢碑錄六卷 清吳雲撰 抄本

兩漢石續六卷 清溫忠翰撰 清光緒二十四年翁同龢抄本(清翁同龢跋)

漢魏碑全文不分卷 清莊棫輯 清同治九年抄本

小眠齋讀書日札不分卷 清汪沆撰 清抄本

北山集不分卷 清朱緒曾撰 清抄本(清甘元焕跋)

四部寓眼錄二卷 清周廣業撰 鐵如意館抄本(張宗祥跋)

國朝諸人著述目錄補編一卷 清文廷式撰 清抄本

四庫闕書一卷 清徐松輯 清劉氏味經書屋抄本

 

分类:乾嘉余脉杂钞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9我的思想史(1-3月)

 

思想是不易寻觅的,有时如草丛中的蛇,转眼即溜走,且又多变!溜走又回顾又有什么意义?也许是不忍其成为过客,且其出现,必有当时的意义。

 

思想史不同于生活史,它存在于头脑中,但非无足轻重。有的思想只是个火星,有的思想却可以燎原。1月份,关注过德国人埃克哈特·托利《当下的力量》和日本的《叶隐闻书》。《当下的力量》是对目标生活的反叛,因为它只关注当下,即正念,让人察觉人的妄念,且治疗人的习气和不良心绪。但它并不容易做,且需要大量练习。对于它的回响,直到11月份发现“围城”的泛心理化倾向及跳出心理围城的方法,即佛教的四念处,这也是快乐的源泉,尽管快乐并非一种终极目标。《叶隐闻书》充满日本武士道的秘气,使人又一次看到执心一处,无事不办,这也是一种境界。与之并列的两种境界是庄周的内静通达,拔除茅塞,以及崔瑗《座右铭》之儒者境界。他们都具有形而上的倾向,具有跳出形而下桎梏的自由能力。

 

这种能力也表现在康德实践理性与思辨理性的关系上。智慧具有驾驭知识而不为知识所困的能力。心与物亦然。心者,君主之官,故独高且尊。跳出桎梏的自由能力也体现在文明的进步上。文明进步的标志一是对事物的分辨率不断提高,二是对事物的改造能力不断提高。它其实是人类整体文明进步的表现。对于个体,则是处事皆得宜,它来自良知之用,这是因王龙溪会语而悟的,其实与宋人论中庸并无不同。

 

境界并非一个褒义词,其有高下之分。再回到庄周,境界下者即表现为身心粗,就是隔。境界上者即是细腻,便是不隔。境界下者易被扰,境界上者则心定。倡虚者,其缘由即在于心有一执着,身即有一病。

 

年初颇有五千米开跑的架势,但未过三个月即懈,其缘由颇耐寻味。曾记:“行气为文章之第一要义”,来自曾国藩语。气,是前进的动力,因有3月份关注体适能,下旬始站桩(结合庄周之境界),且知“只有竞争和困难才能促进进化”之意。此处即分出两岔,一涉及他人,二涉及困难,则曰:“每于历史成败之际,人老病衰之时,思道之所在,则当下有省”。

????

至善之境亦分出两岔,一曰他人,二曰自我,因有曰:“个体的价值最终是由他人确定的。个体在为他人的同时,也有失去自我的危险,这是一个二元对立。需要平衡。”而至善之境亦需定义,曾曰:“至正之道,一在圣贤书里,二在良知之中。此外,别无所在。”

 

至善之境与吾国哲学传统相关,1月底记王夫之将“诚”提高到哲学的高度,但此“诚”与周敦颐与《中庸》之“诚”又不同,有深体实在之谓。2月电脑上观蒙培元讲座,论中国哲学乃在体验之,而非认知之;此存在论之境界又与西方存在主义相呼应,因有读中华书局版《克尔恺廓尔》,曰主观真理;在微信读书上看英文本康德《实践理性批判》,以知善之所在,其中有论德福等片段,尤佳。后因于善而深论之,以知至善之何谓也,成《善的二元矛盾性及中庸》一文,又察《中庸》《大学》本文,悟“一止于善也,曰诚”,“格物,即意在拟人化的施德”。

 

1月下旬,阅桂坫《晋专宋瓦室类稿》、《瞿鸿禨集》。是为道问学,以补尊德性之不足。

 

2月,欲有所为,读《唤醒心中的巨人》。其隐约之义在于正向促发展也。又见其旨颇主专一,颇为然,以为可收道问学之庞杂。时又关注战略目标和战略要素间的关系,此可补专一之弊。

 

时弈棋,觉悟机会之重要,其为作之机也,寓有为之意。

 

又欲其实而不为虚想,则书写兼具实操与益健康之用,后者见于当时所读西人之书籍。

 

3月关注social support,以补个体之不足。又明社交之基础,以继至善之境与他人相关之思想。其曰:人性,使人与人结成了共同体。死亡,使人与人结成了命运共同体。这是社交的基础。 ????

 

本月有经世之意,关注左宗棠生平,《天下郡国利病书》、《读史方舆纪要》。左宗棠经世,一曰轻重,二曰先后。知轻重则择其重,显其要,著其效。明先后则以时进,次第清,而大可图。又听傅佩荣音频讲生活密度和踏实感,很受益。

 

清人之关注引申出格局之“大”与国家治理,搜集相关书籍,多为政治历史著作。

 

明学问细化之途径在于讲,曰:“讲学的学好不好不是问题,是不是在一直讲才是问题”。

 

时购人工智能之教材,盖与时俱进,且深度学习与发展可相类比。有悟曰:对于一个图像的轮廓,是可以通过卷积运算得到的。对于一个作品的内部轮廓,也可以这样得到;卷积和分层,是人工智能的最大启示;价值策略与强化学习,前者是policy network,后者是reinfocement(心理学意义上的)。

 

本月读《赵尊岳集》电子版,此不变之搜也。

 

分类:写在人生边上 | 评论:1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类文明的内涵和意义

 

内涵云云,其意是在文明的方向。文明可以是多元的,有各种方向。马来西亚人民的方向,和新加坡人民的方向就不相同,没有哪一个正确。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认为正当的方向,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

 

这个局与个人的环境、知识结构、能力和需求存在有一致性。不同身份、社会位置、学历背景的人,其能力、眼界、目标也有所不同。个人所属的组织,无论是生活组织,还是社会事业组织,也都有一个局,并且也与这个组织的内部外部资源、历史、领导和未来规划息息相关。个人与这个组织的需求也存在一致性。而该组织所在的国家也有一个局,也存在资源、特定历史条件和未来目标,组织与国家的需求也存在一致性。

 

而特定历史条件所决定的是“势”。势好比有水势、山势、势气、势力,虽然抽象,然而存在。势,正是由这个主体的历史所决定的,是一种由过去到未来的意向性。文章,也有文势。兵,有兵势。

 

因此,人类文明追求的是一种多样性的和谐统一。同时,又因每一个主体(人、组织、国家)产生出一种最佳的诉求或需求。所谓最佳的,即这种当前的诉求是一种主要矛盾,是一种矛盾集合体的突出代表,而非唯一存在。这种诉求则与人先天的脆弱性交织在一起。因此人类总有缺憾(关于脆弱性,见帕斯卡《思想录》)。

 

历史,是由英雄书写的,也是由人民书写的,二者均起作用,但作用的内涵不同。二者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没有领导者作为组织核心,产生凝聚力,就没有组织合力而产生的贡献。没有群众的力量,领导者又无从领导。人类的组织结构决定了,领导者只能是很少一部分人,他们具有领导特质(见西方的领导理论theory of leadship),具有梦想、高能量以及鼓动性,更重要的是具有组织资源(即权力,见西方权力理论)。

 

文明的层次性和维度最终决定了文明发展的方向。

 

分类:写在人生边上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乾嘉余脉杂钞(431)

据赵成杰《朱文藻学术交游与清中叶金石学的繁荣》,朱文藻(1735-1806),字映漘,号朗斋,又号碧溪居士,浙江仁和人。诸生,少嗜学,精六书,尤好《说文》及金石之学,著有《说文系传考异》《济宁金石志》《碧溪文集》《校订存疑》《碑录》《金石补编》等,著作大多未予刊行,以稿抄本传世。

 

朱文藻是编纂金石书的重要人物,王杰曾延请文藻至京师,助校《续西清古鉴》,后与阮元商讨金石,成《山左金石志》,又受王昶之聘,纂《金石萃编》,“属以搜采题跋,商榷考证。其后书成,又与钱同人共任校写,盖始终其事也”。

 

王昶《蒲褐山房诗话新编》称朱文藻:“自《说文系传》《佩觹》《汗简》及《钟鼎款识》《博古图》诸书,无不贯串源流,会其旨要。手亲摹写,非徒以形声点画,自名小学者可比”。

 

朱文藻是吴颖芳的入室弟子,其学出自吴氏。吴颖芳,字西林,号临江乡人,仁和人。朱文藻家曾失火,后移居吴颖芳家。朱文藻《崇福寺志自序》:“文藻移家临江乡二十余年”,后“西林逝世,朗斋尽收遗稿”。时吴颖芳以《说文》闻名,朱文藻《说文》之学源自吴氏。朱文藻《重校说文系传考异跋》:“是岁吴丈西林亦来共晨夕,主人比部鱼亭先生(汪宪)精研六书,吴丈则专攻《说文》……余从旁窃闻绪论,许氏之学亦由是究心焉”

 

朱文藻自乾隆二十四年(1759)馆汪氏振绮堂,协助同乡汪宪编纂《说文系传考异》,“己卯自浦城还,授徒里中,馆振绮堂汪氏任校雠之役。汪氏富藏书,主人鱼亭比部,风雅好客,方唱吟社,耆宿踵至,君亦得藉兹发挥蕴蓄,自是学益富,文名日盛”。朱文藻在汪宪幕中校勘、讲学长达三十年,朱文藻《宋刊汉书残本跋》有“余馆武林汪氏者垂三十年”语。

 

乾隆五十八年(1793),朱文藻入黄易幕府,协助编纂《济宁金石录》。朱文藻《与邵二云书》:“今岁应兖州运河司马黄小松之聘,就馆济宁,课读其子。司马富于金石,属纂《济宁金石录》,响拓其文,摹绘其画,备采诸家题跋,附以管见考证”。《金石萃编跋》:“时文藻尚留黄小松司马署中,获侍仗履至州学,摩挲汉碑,留连竟日,互相唱和而别。”

 

朱文藻《校订存疑》十八卷,南京图书馆藏清抄本,凡四册,各卷卷首钤“丁氏八千卷楼藏书印”。

 

《金石萃编》将乾嘉时期重要的金石著作搜罗殆尽。

 

朱文藻〈榕城詩話跋〉言:[杭氏]罷歸後,尤勤於著書,年七十餘,讀書日以寸計。余生雖晚,猶幸得親老成,備聞緒論。著述之富,撮其大者,若《史、漢疏證》、《三國志補注》、《金史補缺》、《歷代藝文志》……。每讀一書,必有考證,零星墨瀋,散見簡編,若悉加裒輯,皆為後學津梁。諸書間為藏弆家傳鈔,惟詩文集近已梓行。吾友鮑君以文,留意鄉先輩論著,亟取余所錄,刻入《叢書》。詩話自《榕城》而外,尚有《桂堂詩話》,家居所作,當更為校錄,以成以文之美舉也。转自陈鸿森先生《被遮蔽的学者——朱文藻其人其学述要》

 

胡敬《先友記》說朱文藻「博覽群書,勤於手錄,竟晨夕筆不停綴,無倦容」。转自上文所引胡敬《葑唐府君年譜》。

 

据赵成杰《《金石萃编》校订考》,罗尔纲在一九三四年至一九三七年在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考古室整理缪荃孙艺风堂金石拓本,期间利用艺风堂拓本对《金石萃编》中的隋、唐部分石刻进行校勘,一九三六年访得清张敦仁藏本《金石萃编》,从中辑录张氏校补文字,连同自己的考证校勘,辑为《金石萃编校补》四卷。

 

许梿的外曾孙严曾铨(1858—1891)亦通《说文》之学,著有《说文解字汇纂》,存稿本,藏南京博物院,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即在此基础上成书。严曾铨时时向谭献请教说文,见《谭献日记》2013年版第154页。

 

潘志万《金石补编》(1880年)有稿本传世。毛凤枝《金石苹编补遗》(1895年)亦存。

 

顾炎武《金石文字记序》:“ 余自少时即好访求古人金石之文,而犹不甚解,及读欧阳公《集古录》乃知其事,多与史书相证明,可以阐幽表微,补阙正误。”

 

况澄(1799—1866),字少吴,广西桂林人。道光壬午(公元1822年)进士。任翰林院庶吉士,户部主事,河南按察使。后还乡归里。著作有《西舍诗钞》、《西舍文集》、《粤西胜迹诗钞》等。其侄况周颐是清末著名的词坛大师。其父亲况祥麟,字皆知。嘉庆五年(1800年)举人。精篆籀六书之说。著有《六书管见》二十卷,对文字学,音韵学都有精深的研究。

 

据章琦、赵成杰《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藏《说文解字》批校本三种初考》:“吾吴惠半农先生及其子松厓先生,博极群书,多 著述。曩游大梁,于秋帆先生所获交于惠雅南先生。雅南半农先生之孙也。善饮酒,笃于友谊,有长者之风。其绪论本诸先人,颇得要领。行箧中犹有半农先生《尚书疏读本》、手批《山海经》等书,丹黄甚精,因录其《山海经》语以归。次年,闻雅南客死于坂,余既伤悼之,至其家,问其遗书,巳尽散佚,为可惜也。辛亥之秋客绍兴,遇陈拭斗泉, 出半农先生父子所批《说文解字》,因借录之。其于六书之学未甚精到,所考证面多发明也。今其门弟子江君声盖过之。江君在秋帆先生门久余得闻其说甚详。乾隆壬子三月幼度氏朱叔鸿记。”

 

冯世澂(1850-1917)),字伯渊, 吴县附贡生,冯桂芬孙。覃精小学,研求形义,于许氏之书,类能校释辨证,校定冯桂芬《说文部首歌》,并《读段注说文解字日记》(1896)。俞樾《春在堂杂文六编补遗》有《冯伯渊考定文字议疏证序》。

 

据《清末民初文人江翰研究》,1885-1888,江瀚在易佩绅幕府,与易氏父子十分要好。

 

江庸《趋庭随笔》第29页:“余十歲時侍父母居蘇州藩署,極蒙易順鼎實父、順豫由甫、朱銘盤曼君、費念慈屺懷、張祥齡子馥、文焯小坡諸丈憐愛, 每出游, 必携余同往一時(疑當爲“日”) ?滄浪亭,家父與諸丈談藝正酣,余潛出至亭下石橋畔,高唱唐人‘水邊楊柳石欄橋一絶’,爲實父丈所聞,大爲欣賞。”

 

光绪24年江瀚与皮锡瑞在长沙有会面,皮锡瑞日记云:“江叔海以所著《吴門銷夏記》見示,隨手雜拾,罕有獨得之見,經學並無師承。此人以布衣到掌教,而所學止此,恐未足饜湘人之心也。” 

 

 

分类:乾嘉余脉杂钞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媒体的褒扬与批判

 

这里的批判是哲学意义上的,并非贬义。这是一篇关于媒体的推导。媒体分为大众和小众。大众媒体的作用显然不可忽视,主要因其影响力,受众面广,尽管影响较浅。大众媒体主要包括报纸、杂志(不含专业期刊)、电视、广播、网络上的门户网站等,其受众人群又可根据节目或版面进一步细分。其具体的采集数据包括收视率、订阅人数、听众人数、流量(点击率)等。关于受众分层,例如,新闻联播的观看者主要是40岁以上的人群,又以官员和平民百姓为主,都市白领观看的很少。

 

媒体影响力是双向的,一方面是对人群的影响,另一方面是订阅人群进一步捧红了媒体。按照二八法则,媒体上的大部分内容是不受重视的,但它构成了一个背景发声。少部分内容则成为热门话题,影响甚大,其根源有时在于洞见,说出了心声;有时在于爆料了一个独家消息。媒体爱报道明星,是典型的追星族,也是因为明星本身的影响力进一步又提升了媒体。如果并非明星,但稿件质量不错,媒体也会捧红稿件的作者。总之,媒体的影响效应与作者名气的影响是相互作用的。

 

名气在媒体中是一个占相当比重的元素。因为名气或权威可吸引注意力。文章的题目也可以,如果作者没有名气,就需要在题目和头两段上下功夫。总之,如果没有受到关注,则一切都白搭。

 

媒体还可以是某一类人群的内部刊物,讨论平台,如民国时期的一些期刊,成为知识分子发言干政的阵地。这些人群的发声,只有通过媒体,才能传达到大众耳边,从而起到一种引领启蒙的作用。

 

每个媒体的创建都有其初衷。关于媒体人也有其特质。例如吴宓特别喜欢做媒体,认为可启发大众,推动社会进步。媒体人喜欢关注热点、焦点(通常充满矛盾、反差,或是新生事物、高科技领域),并剖析它们,有如《南方周末》喜欢关注弱势群体,替他们发声。媒体在搜寻当代社会中存在的每一个反常角落、异样动态(有时是回顾历史)。每个媒体因内容的叙述方式和表现形式而形成自己的风格、基调(在这方面像一部电影)。同一内容领域的媒体有自己的内部排名,不仅是按照订阅量,也按照影响人数,而影响,有时是反映自转发引用率。媒体排名越高者门槛也越高。媒体有自己的支援单位(主要指资金支持)。广告和订阅费是媒体的主要收入。

 

媒体人大多也是个作家或记者,能进行写作或采访,这样稿源不足时也能顶上。然而大众是从哪里了解到这些媒体呢?邮局的订阅目录仅仅是一个窗口。在其他报刊上登广告也是一个途径。发行渠道和口碑传播则显得更为重要。媒体的发行就是要找到潜在的受众,进行推广,鼓励订阅。如果订阅人数长期不足,则媒体只好倒闭,除非有后台资金的支持。有些媒体开始是挂靠于出版社或编辑部,则不存在倒闭的问题。

 

媒体会向有影响的人物约稿,同时也会在来稿中筛选,同时把握稿件质量。而这个质量,自然是有一定的标准,它要符合媒体的创办主旨,同时未发表过,具有创新性,具有社会价值,或者风格突出,能吸引读者,有些则还要求确保它的真实性。评价期刊的一个指标是权重因子,其实对于稿件内容也同样适用,名人的稿件以及不知名的人但内容确实不错的稿件都会刊登。但媒体有时过于局限于圈内人的约稿,以至于内容和稿件质量受到制约,不能有进一步的提高,而且脱离大众较远。有些期刊采用匿名审稿,则不存在这一问题。

 

媒体同时会收到受众的反馈,例如电台的长篇小说栏目会收到听众的来信,报纸的订阅量的变化也从一个侧面反馈办报的质量。听众或读者对媒体的来信,主要是对该媒体的关爱、感激,想和作者联系,同时也想通过提建议或意见的方式对该媒体施加一点影响,使该媒体向自己的方向偏移。媒体如果办得不好,读者也会恨铁不成钢。媒体主要提供的是精神食粮,是对时局的及时反映,而杂志、书籍对时事的反映就要慢得多。当然,周刊之类是个例外,它们会对一周的大事进行总结,是那些无暇旁顾的人,只需一周阅览一期,即可了解当周要闻。

 

媒体的内容一般倾向是百花齐放,这正好比大超市,卖的东西多,可选余地大,来的人也越多。商品量小,光顾的人自然也少。又有如博彩,希望有的信息能抓住读者的心理,从而留住整本杂志。不同媒体对信息的载体敏感度不同,广播对声音敏感,电视对镜头敏感,报纸对文字敏感,杂志对图片(含照片)和文字敏感,期刊则对内容的创新性、重要性和专业性敏感。

 

媒体对社会的影响究竟若何?不好说。如报纸天天看过也就过去了。但它构成了人精神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个精神世界也许是别处难以寻找的。文化人最关注自己的精神世界,因此订阅量方面,除非是专门面向农村的杂志,否则订阅人群大多以都市为主,因为那里正是文化人聚集的地方。但书籍也同时承载文化,所以真正的订阅者实际上也具有另一特质,即他们对时局和社会环境敏感,这样的人具有更多的现实主义和实用主义倾向,关注practical wisdom,而不关注categorical wisdom。

 

媒体有时也刊登专业文章,或采访专业人士。媒体本身就是一个信息的平台。对社会的整体影响除了政治机构和经济组织外,在文化上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超越或取代媒体,尽管有时媒体也受政治机构和经济组织所左右。对于后者,因为明星就可以是经济组织的代言人。但是,文化的影响对于社会来说又有何意义呢?媒体并不能真正地传播“硬”技术,而多在人文和社科领域进行耕耘。这两方面都与人打交道。与人打交道就与社会关系和市场销路有关,与社会环境和生活环境有关,与新思想和对人的服务有关。因此它是“软学术”,看上去与人关系也最密切。然而这种与有机体之间的关系作用也就容易被稀释化,而变得效应不显著。

 

不过近代以来的新文化运动是个特例,它以《新青年》的大火为代表。它自觉于与过去的割裂,通常表现为一种激进主义的态度,因而具有一种革命性,也就容易火。不过《新青年》的好景并不长,与它对立的《甲寅》、《学衡》也出来了,与之抗衡。通常出现一种反常姿态最易引起社会的注意,但同时如果深度不够,也就不容易持久。同时,也遭到了保守派的反对。

 

有些杂志是一种组织刊物或小团体刊物,但对一些机关组织具有积极的推动力量,因而虽然未得大众的关注,但在基层机关具有很多订阅,从而成为需要统一思想战线或推动基层改革的启发读物或助力器。

 

总之,媒体是与社会的共同成长,而要做时代的见证人。因此要报道时代,报道社会,这既是它的抱负,也是它的责任。而人之个体则困于自我之耳目之狭,不得不求助于媒体。但媒体的不足之处则主要见于媒体人自身的一些认知和知识局限,因此其偏颇之处也在所难免。

 

2019年11月26日

 

分类:写在人生边上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界文明史与中国文明史

 

文明史是属于人类共同体的,本文与论其他文明史的文章不同的在于,只揪出几个关键的成就,并说明未来文明的走向。

 

文明总体说来分为两个大部分,科学的和人文的。前者关注真和善,后者关注善和美。文明发展阶段的刻画,则在于关注文明的技术含量和艺术含量。两者常常交织在一起。

 

先来看世界文明史。从科学和技术层面看,它到今天可分为六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水火驾驭阶段。水是水利,通过水利和用水卫生设施的使用,保证了生活饮水、用水卫生、农田灌溉和家园的安全。用火主要是烧饭、制陶或青铜器、狩猎、取暖等方面的用途。第二个阶段是纺织、宫室建造、金属打造工艺、玻璃的发明。第三个阶段是牛顿力学的建立和机械学的广泛应用。第四个阶段是有线电和无线电、道尔顿原子理论和阿伏伽德罗分子理论的建立。第五个阶段是基本粒子、光谱、微电子、核物理、材料科学、电气自动化、固体物理、色谱、高分子化学、基因工程和qPCR的建立。第六个阶段是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生物芯片、微流体芯片、高通量测序、生物信息学、MULDI-TOF、分子模拟和高通量筛选技术。

 

再来看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里程碑式的成就有五个:一是轴心时期的古希腊哲学和先秦诸子学,二是近代的文艺复兴,三是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和哲学的认识论转向,四是现代逻辑、存在论转向和超个人心理学。五是社会网络、语义分析与知识图谱。从美术史看,世界美术经历了古典主义、印象主义、立体主义和抽象主义四个阶段。

 

中国文明史经历了几个阶段呢?中国文明史与世界文明史有相重合的一面,不过也有自己的特点,主要是更看重精神层面和意义象征的人文方面的内容,对形而下的事物较为忽略,以至于许多参与者没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从物质形态和技术含量上看,可分为青铜玉帛时期、汉唐造像时期、宋元绘画时期、明清戏曲时期。

 

从文化上看,可分为西周礼乐、先秦诸子、汉代儒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乾嘉汉学、近代经世实学和现代马学。

 

2019年11月25日

 

分类:奥卡姆的剃刀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历史的地理枢纽》

 

这是电子书,1985年商务印书馆出的英国人哈-麦金德写的《历史的地理枢纽》。但原书实际上是1951年写的。

 

这本书不厚,只有70页,4万7千字。它实际上是2篇论文,第二篇的名字才是《历史的地理枢纽》。第一篇是《地理学的范围和方法》。

 

这两篇文章都曾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上宣读过。第1篇是在1887年读的,第2篇是在1904年读的。

 

80年代初,一个美国人曾列出过潘恩的《常识》等十六本书,称为“十六本改变世界的巨著”,其中就有这本书。具体是哪个美国人和哪十六本书,待考。

 

作者曾在牛津大学攻读过自然科学和近代史。他对政治怀有强烈的兴趣。1886年他加入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1947年去世(生年是1861年)。作者曾在牛津大学讲过六百多次课。最初的主题是“新地理学”。

 

第一篇文章,谈到的几个主要观点是:人类基本上是“他的环境的创造物”。政治地理学的只能是探索人类和他的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地理学应去探索因果关系,而不是摆出一堆孤立数据。岩石圈及相关地质学可解释地貌形成的原因。地理可以决定了矿产、土壤、动植物、旅游、气候、经济城市的出现。牛顿力学可以应用于地质学。发展文明的两个有力条件:人口稠密和交通方便。

 

第二篇文章,和第一篇开始一样,都认为地理探险已经结束了,应该来好好研究一下地理。

 

这本书令人想起侯仁之先生的历史地理学著作。

 

分类:语言分析札记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乾嘉余脉杂钞(430)

 

民国三十五年李肖聃有《湘学略自叙》,其中曰:“民国十三年七月,长沙《大公报》成立十年,新化李景侨抱一属余为文以纪,余草《湘学小史》数万言以应。后又十年,抱一又属余文其记念之册,,复为《湘学叙录》十余篇予之。今年夏,余来岳麓分教文学,湘乡谭戒甫先生督述湖南学术以诏诸生,爰辑旧闻,重加新案,粗述其略,待后加详。”

 

《湖南文献汇编(一)》有谭延闿《衡山向乐谷墓志铬》。案:向燊(1864~1928) 字乐谷,号抱蜀子,湖南衡山人。受业衡阳船山书院山长王闿运门下,通春秋谷梁氏传、毛诗、尚书。后留学日本,卒业宏文学院,归为衡州府中学堂监督、南路实业学堂监督,被举为湖南省咨议局议员。1916年任湖南湘江道尹,翌年兼任湖南省财政厅厅长,后弃官居沪以卖字鬻画自给。与李瑞清、曾熙友善。今有《向乐谷先生遗著暨文献汇编》。

 

李肖聃《廖次峰先生墓志铭》,言“受法于父友隆易观无誉,以静深有本为旨。”

 

近人有《刘書年年谱》,提到1837年,刘書年隨潘錫恩先生讀書。見書年詩《上少司馬潘蕓閣師六十韻》。

 

張之洞與劉書年兩名宦世家亦親亦友。張之洞長姊嫁劉書年長子劉肇均,肇均之女嫁張之洞長子張權。

 

1857年,郑珍与刘书年有往来,见郑珍《劉仙石太守書年書》,见《巢經巢詩文集-文集》卷三。1858年,鄭珍《說文逸字》成。劉書年為此書校勘並作前序见。

 

莫友芝与刘书年亦有往来,见南京圖書箱藏友芝是年四月致劉書年信。1857年,刘书年聘莫友芝为家塾講席。

 

張之洞《贵陽府知府劉君墓碑》曰:“君自少好學知名,散館試,擬揚子雲《長楊赋》,宣宗皇帝獾置第一。後益肆力於經史小學,於書無所不讀,手寫口誦,至能諷而已。成進士,出同考官、今毅勇侯湘鄉曾公門下,最為曾公愛重,以學行相切劇。所友善如河間苗夔、善化孫鼎臣、貴築黃彭年、遵義鄭珍、獨山莫友芝輩,討論學業,長大不衰。其在館閣典郡、軍旅行役、憂患疾苦中,未嘗一日去書。晚尤好三《禮》之學。其說經,罵守本朝諸大師,益務為詳密,欲有所著述,未就。”

 

《劉貴陽說經殘稿(附經說)》中載有一條劉書年向苗夔請教文字問題、交流學問的記錄,即《弃》篇考證“弃”字時,“然宂屬揣測之見,未敢信為確證也。予友苗仙麓言幼讀《說文》“熊,從炎省聲”,思之不得其故”。

 

阅《近代江西藏书三十家》,略录数人。朱舲(1808-1898),伯父朱振采,堂兄朱航都是著名藏书家兼学者,朱振采还著有《九芝仙馆文钞》、《豫章经籍志》、《江城旧事》等。黄兹爵说他“生平无他嗜好,惟好聚书,积卷至三十万卷有奇”(见《江城旧事》卷末黄兹爵《铁梅朱君墓表》)。朱舲著有《古欢斋文录》,与当涂夏燮为好友(卷四《书夏氏颂芬录后》),与仪征阮亨亦为友。

 

毕沅著有《说文旧音》一卷。

 

王欣夫藏有刘庠《意林校补》五卷,见《蛾术轩箧存善本书录》之《辛壬稿》卷三。刘庠还撰有《俭德堂文存》、《俭德堂读书随笔》二卷、《同治徐州府志碑碣考》、《同治徐州府志經籍考》等。

 

(清)程炎撰有《说文古语考补正》,傅云龙有补正,书藏国家图书馆。

 

陈邦瞻,江西高安人,明代,著有《元史纪事本末》,李有棠曾受之影响。吴士鉴曾奏荐表推荐他。

 

文素松,文廷式侄孙。1926年刊行《寰宇访碑录校勘记》、《补寰宇访碑录校勘记》二卷。文素松藏品有《汉熹平周易石经残碑》,盖1922年洛阳太学旧址发现,先后出残石一百余。

 

以下出《湖南文献汇编(二)》,余廷灿《存吾文集》四卷颇涉考证。

 

李桢《说文逸字辨正》二卷盖补郑珍之书。

 

杨树达称程颂藩为学三变:“幼嗜小学词章金石记录,继又习汉学家言,旁及舆地考证,最后乃笃嗜宋儒朱子之书,有志于身心性命之学。”

 

称瞿鸿禨“尝游于郭嵩焘周寿昌诸人之门,耳濡目染,自与俗学不同”。见《瞿文慎公文稿一卷》,内有考证文三首。

 

王闓运撰有《论语训》二卷。

 

杨树达称皮鹿门“经术湛深,治学谨严”,“王先谦不逮其精深,王闓运远输其谨严。”(见《经训书院自课文》二卷)

 

叶德辉《释人疏证》二卷,盖读孙星衍《问字堂集·释人》而疏通之。

 

王先谦任岳麓书院山长时,学生有孙文昱(精小学,熟于经训)、郭立山(研礼经,尤工古文)。见第248页王啸苏《萧延祉传》。

 

郭焯莹少从王先谦游。其门人为任凯南,后任湖南大学校长。见王啸苏《郭焯莹传》。

 

王文清(1688-1779),字廷鉴,号九溪,湖南宁乡人。专治朴学,著述甚多,大部分毁于兵火。其中《锄经馀草》和《锄经续草》经其六世孙赓猷兄弟校刊为《九溪遗书》行世。

 

刘善泽精经传注疏之学,曾与湘阴郭复初(立山)编修立约,合疏小戴记,以补乾嘉诸儒新疏之缺。不久郭氏殁,他乃漫游四方。1925年,国民政府教育总长彭允彝邀其北上任要职,婉拒未赴。先后任湖南国学馆教务长、湖南省佛教君士林林长,以及湖南大学、民国大学、清华大学教授。与杨树达、谭戎甫、李肖聃、王啸苏等倡立“麓山诗社”,被推为社长。

 

分类:乾嘉余脉杂钞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8页/28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