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交流天涯名博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5
  • 总访问量:1390524
  • 开博时间:2007-10-16
  • 博客排名:第105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爱水意

2017-03-30

夜啤酒先生

2017-03-29

清清淡淡ABC

2017-03-29

乡村野少年

2017-03-29

岭南雀巢

2017-03-29

hxlwanghui..

2017-03-28

觉中

2017-03-27

qqwweeasd

2017-03-27

旋木轻轻

2017-03-26

雪润竹心

2017-03-26

云雾中梦

2017-03-26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十里樱花

十里樱花

 

傍晚,踏着一条青草路去樱花园。雨水刚刚停歇,田野一片水雾茫茫。路边长满接骨草,羽状的复叶极肥硕,几滴露珠不安分地滚动着。啪的一声,一滴两滴跳落到泥地,霎时被吸收。球序卷耳、天葵、稻搓菜、泥胡菜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挤挤挨挨地拥簇着,热闹得很。我蹲下身子,似乎能听到它们纤细的呼吸声,还有汁液流动的哗哗声。谁家的屋后散落着几株老樟,树冠堆成一朵绿朵,新发的细叶呈

分类:秋思 | 评论:9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日迟迟,桑何萋萋

春日迟迟,桑何萋萋

 

我梦到自己变成一株桑树,长满翡翠般的桑叶。那心形的绿叶,有着细巧的叶柄,一条条河流似的叶脉,柔软而丰盈。阳光亲切地吻着我,微风悄悄拂面而过,一条条白胖胖的肉虫慢吞吞爬到我身上,蠕动着胖乎乎的身体。它们慢条斯理地啃食着我,一片树叶又一片树叶,一阵阵穿心的刺痛席卷了我。它们吃饱了,便懒散地睡在叶面上,醒后又埋头大嚼。最后,我满枝的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叶脉,面目狰狞地裸露在风雨里……

分类:秋思 | 评论:7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雾茶

云雾茶

 

南方的村庄要没有茶山,似乎就算不得正宗的村庄。

我站在禾场里,踮起脚尖,对面就是生产队的茶园。几十亩的茶园,红土壤,低山丘,向阳的山坡,极肥沃。每年冬天,父亲便修整茶树,砍去张牙舞爪参差不齐的树冠。再用锄头铲去杂草,堆

分类:秋思 | 评论:15 | 浏览:7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株开花的檫树

一株开花的檫树

 

一株开花的大檫树。褐色的枝猷劲有力,淡黄的花一簇簇缀满枝条,远远望去是一幅淡浓相宜的水墨画。这树多高,它轻轻地垂在附近三层楼房的屋顶。这花树多雄伟,多像披着金盔甲的花木兰,英姿飒爽,只待脚踏骏马,手提铁矛便要出征塞外。我心生痴念,住在这幢楼里多好,窗口对着檫树,春天有嫩黄的花,秋天有火红的叶,冬天更好了,白雪的枝头有喳喳跳跃着喜鹊。

分类:秋思 | 评论:7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田边菊

田边菊

 

我一直在被单上找一种花,很多年没有如愿。童年时,它们开在我的小手绢上,开在田野里,开在溪水边,开在一切我能目所能及的地方。就像小伙伴菊子一样。

这种花,母亲叫它田边菊,是不是像一个女孩儿的名字。田边菊,田边菊,我把双手卷成喇叭筒对着万物生长的田园喊。我的声音清脆脆的,不像现在浑浊如泥。喊田边菊就像我喊菊子一样,喉咙里有种说不出的微微甘甜。田边菊并不应我,只是抿着嘴儿笑,就像菊子一样,躲在草垛后面故意不做声,忽然跳出来吓我一跳。它们都是我心有灵犀的伙伴。

分类:秋思 | 评论:8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金园的春天

黄金园的春天

车子沿着蜿蜒的油道缓缓而行,青的山,蓝的水,黄的柳,白的屋,就像一卷水墨画徐徐展开。

阳光打在脸上,暖暖的。南风从耳边拂过,柔柔的。在大塘下车,一阵浓郁的花香横冲直撞入肺腑。什么花这样霸道?枝繁叶茂里,一朵朵碗口大小的花簇生在枝头,洁白的花瓣,金黄的花蕊,像朵朵小莲花。原来是深山含笑。背后是乌山。青砖黑瓦的民居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沿着山道向上,有大片大片的竹林,一望无际,风起时,竹子淅淅沥沥摇

分类:秋思 | 评论:6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数枝红蓼醉清秋

数枝红蓼醉清秋

     

     蓼在古汉语中纵横驰骋,活色生香,我对它的初识却是通过家畜的嘴和胃。小时候每天放学后,我们就四处采挖苦菜、荠菜、水浮莲、革命草等青饲料,春夏时枝叶鲜嫩的蓼也在其中。蓼是种寻常的野草,沟边水畔,田头地里,都能找到一丛丛纤细苗条的蓼。待到十来岁能下田做活时,对蓼却有另一种认识了。双抢时节,我们天微微亮就爬起来割禾扯秧,下田前先扯一把辣蓼,使劲在脸上颈上腿上一通乱搓,直到又辣又呛的蓼汁液浸入皮肤,这样才不招蠓虫的光顾。傍晚收工,我们将蓼砍一捆回

分类:秋思 | 评论:5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枞树

枞树

 

北风裹着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东北帽把父亲的头严严实实地包住,他不时转一下柚木扁担,肩上是一担劈柴。我围着黑白格子的厚围巾,提着一篮枞鸭婆,一步深一步浅地跟在父亲背后。早几天,父亲将晒干的枞树堆到禾场里,一段段锯好,一块块劈开,整齐码在台阶上备冬。果然,夜里就飘起了雪,清晨禾场里雪有寸把厚。父亲捡出一担特别干的劈柴,母亲则寻出一篮子枞鸭婆,准备送到村里的五保户谭爹爹家。

七十高龄的谭爹爹两公婆没有孩子,也没有兄弟姐妹,只一个远房表侄,过年时才走动下。谭爹爹个头不高,身形清瘦,常年

分类:秋思 | 评论:1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苦槠子

苦槠子

分类:秋思 | 评论:15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棕树

棕树

 

那时学校每位老师都有一根长教鞭,棕叶的长柄做的,二尺来长。班主任李老师讲解题目时,喜欢右手执棕鞭指点江山。学生们埋头做题目时,他背着手走来走去,仍紧握棕鞭,像一柄长剑,随时可行走江湖。孩子们讲悄悄话或起哄时,他两眉一竖,棕鞭啪地落到旧讲台上,斩钉截铁,弹起无数灰尘,还跳出一地碎粉笔头。李老师偶尔忘记落下棕鞭时,孩子们一窝蜂涌上去抢着玩。棕鞭是棕黄色的,因长期使用磨得光溜溜的,摸起来很温

分类:秋思 | 评论:7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8页/9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