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交流天涯名博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1407254
  • 开博时间:2007-10-16
  • 博客排名:第933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Cynthia_X

2019-07-11

乡村野少年

2019-07-10

列瓦雷士

2019-07-09

北清子

2019-07-08

刘美凤

2019-07-07

云雾中梦

2019-07-04

周末来

2019-07-04

笨笨客栈

2019-07-04

dyrcja2017

2019-07-04

西沟散人

2019-07-04

风动芦苇

2019-07-03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构 树

      构  树

   

      赶时髦一样,我也到孩子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过起了温馨又艰辛的陪读生活。这个小区建在八十年代初,房屋、街道和相关设施都相当陈旧,到处都破破烂烂的,适合拍贫民窟为背景的电影。我还是喜欢上这里了,因为这里的树。到处都是水桶粗的树,遮天蔽日,郁郁葱葱,长到三四层楼高的树比比皆是。这里有桂花、海桐、冬青、泡桐、山合欢、香枫等树,最多的还是樟树和构树,它们像孪生兄弟一样遍布,彼此赛着生长,谁也不服谁,谁也离不开谁,都那么高,都那么茂盛。他们枝枝叶叶交

分类:秋思 | 评论:1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栾树

栾树

 

      早几年,新搬了单位,院内绿树成荫,鲜花似锦,这里也成了麻雀、斑鸠等鸟类的栖息家园。窗外,一排排威严挺拔的栾树,已成为我朝夕相对、心意相通的友人。

      在一棵高大的栾树上,一对喜鹊安了家。这对喜鹊从早到晚喳喳地飞来飞去,忙上忙下,原来在搭窝。它们分工明确,一只负责建造,在窝里调整树枝;另一只则外出寻找“建筑材料”。有一次,外出的那只喜鹊衔着树枝翩翩飞来,快到窝时树枝却掉地上了。它急忙跳到地上拾起,再飞到树干上,连续跃了两下,才跳到离窝一尺的树枝上。它翘了翘尾巴

分类:秋思 | 评论:3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认识一株野草

认识一株野草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认识一株草一棵树,我就像多了一个朋友。

    春天,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道爬山,走在长满野草的小径,大家不约而同对几株野生植物惊叫:这是龙葵,小时候我们掐嫩叶当小菜吃。看到一株开花的桃树也惊喜地喊,这里有桃胶,我们用来打汤吃。在湖边散步,发现草地里一丛丛鬼头鬼脑的地木耳也叫,这打雷菜就是太难洗了,做肉汤可鲜啦。这个是蒲公英,那个我也认得,叫韩信草,治牙痛的……那神情很像久别重逢的故人,亲切又亲热,喜悦又喜气。

     长沙湿润温暖,植物种类极大丰富,对我

分类:秋思 | 评论:4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紫薇,紫薇

 

一直喜欢“紫”字,上中下结构,端庄且灵秀。小时看电视就觉得,名字里有“紫”的姑娘都是好看的,比如袁紫衣,一袭紫衣,却掩不住清纯绝美的容貌;阿紫,古灵精怪,痴情得让人心疼;紫霞仙子,眉目如画,仙气飘飘。“紫”再加个“薇”,紫薇,紫薇,念起来都是好听的音节。

天上有紫微星,相传为天帝的住所;地上则有紫薇树,开娇艳的紫薇花。在唐朝,人们喜欢烂漫可爱的紫薇花。唐朝还有紫薇省,也就是中书省。唐朝真是个大气又浪漫的朝代,连庄严的行政机构都取这么天真浪漫的名字。中书省遍植紫薇花,而紫薇花在道教中有压邪扶正之妙用,唐玄宗笃信这一点,因此中书省也称紫微省,中书令则被称为紫微令。当时,读书人能入得遍植紫薇的中书省,便仕途风光,官运亨通。官至中书舍人的杜牧写过

分类:秋思 | 评论:1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一株黄花蒿对视

与一株黄花蒿对视

 

村庄的夏天,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金色海洋。那些翻涌的水稻,常常让父亲和母亲深陷重围,我们挥着镰刀助阵,共同打开一个缺口。可是前面更大的“敌阵”在等着我们。以年纪还小的诸多理由,我们总能轻易逃走。但父亲和母亲,却不能。太阳的灼热和禾穗的尖锐,他们都必须同时接受。每一丘田里都有喜悦与疼痛,惟有手可以拯救荒芜与贫困。水稻无数,劳作无边,而他们只有一双粗糙的手。每年叫双抢的时光里,谁不晒得脱下一身皮,磨得骨头散

分类:秋思 | 评论:11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樟树

老樟树

 

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樟树,就想抱一抱。

最好的年华里,我在林专读书。实习时,在森林里测量树木的蓄积量,举着简易却精巧的仪器,眯着眼一瞄,然而大声读出树木的直径。久了,肉眼也能报出极精准的数据。那些被识破秘密的树木会轻轻舞动腰肢,叶与叶轻轻拍打,似乎是赞赏。于是,我就有了轻盈的春风得意。走出深山时,我总要张开手臂抱一抱这些树,与杉树,枫树,乌桕树,喜树,檫树,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树木告别。这些树,是寂静时光里的伙伴,伴我度过一个又一

分类:秋思 | 评论:6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妙的草木时光

美妙的草木时光

——《南方草木记》创作的起因与动力

 

 

朋友们:晚上好!我是来自湖南长沙的蔡英,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今天,我很荣幸与大家一起分享拙作《南方草木记》的创作起因与动力,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参加工作后,我一直从事办公室工作,写公文一度成为赖以生存的饭碗,加班到半夜甚至通宵是常事。苦闷之余,我就开始写散文,结果一发不可收拾。2012

分类:秋思 | 评论:2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青春:秉烛夜读

致青春:秉烛夜读

 

在我印象里,校园里所有的粉色都汇聚在三月,就像青春的我们坐在三楼这个教室。从窗口望去,都是深深浅浅的粉色,一片片蔷薇花开了,开得花香满园,开得柔情四溢——也开得惊心动魄。我不知道,还有哪种花能开得如此烂漫天真,如此纯真娇美俏,开到青春的我们心底去呢?

寝室熄灯后,一团团灯光渐次亮起,同学们打开手电筒开始夜读。外边静悄悄,南风夹着清香一阵阵往窗口涌进,沙沙沙,清脆的翻书声响起。谁也不说话

分类:秋思 | 评论:8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个邪邪的夏天

那个邪邪的夏天

 

那个夏天邪邪的。风从一棵树吹往另一棵树,发出怪异的呻吟。花朵刚开了,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水沤烂了。明明就要期末考试了,我整天提不起精神,恹恹的,像一株刚被移栽的秧子,被太阳晒得枯萎。说不清哪里痛,全身的骨头散了架似的,头脑一片天地未开的混沌。一阵阵浓烈的睡意袭来,刚起床便倒在枕头上昏睡过去了。好容易拖着笨重的身体到教室,用手支起灌了铅似的脑袋,做了一会儿习题,便昏昏然倒头大睡,睡到天昏地暗。奇怪的是,班上一些同学都是这样。同桌突然凑近问我,你不会得了肝炎吧?

分类:秋思 | 评论:4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只丑鸭子

我是只丑鸭子

 

高中开学了,班主任是位年轻俏丽的女老师,在少年的我眼里称得上花容月貌。教室里黑压压地坐着人,我们是重点班,都是各校成绩优异,但中专落榜的学生,退而求其次读高中,所以脸上看不到一点喜气。陌生的面孔,压抑的气氛,我心里开始发毛,绿茵茵地长成一片深暗的苔藓。

重点班,老师们寄予的期望自然高些,要求也格外严格,同学之间没有完全认识,但无形之中竞争气氛已形成,日渐浓烈。大家各自埋头学习,生怕落后遭人白眼,一张张看不见的壁垒横在新生面前,似乎很难打破。同桌是位叫鹃的女孩子,小巧玲珑

分类:秋思 | 评论:14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5页/104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