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交流天涯名博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8
  • 总访问量:1394825
  • 开博时间:2007-10-16
  • 博客排名:第103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1-19

旋木轻轻

2018-01-19

德音流韵

2018-01-19

风动芦苇

2018-01-18

冰释234白

2018-01-18

拾青里

2018-01-18

一心先生

2018-01-17

qqwweeasd

2018-01-15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泡桐一树一树花开

泡桐一树一树花开

 

九岁那年春天,姑姑嫁到邻近乡镇。随着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叫铜官的地方。

这个产陶的千年古镇依山而建,错落有致的房屋镶嵌在矮山里,东一丛西一片,像雨后冒出来的蘑菇。四月的古镇烟雨朦胧,路边一树树泡桐开着紫白的花朵,给古镇染上一抹淡雅的仙气,紫气东来是这种紫么。青石板上铺着一层泡桐花,拾起一朵,紫色的底子,花筒底部泛着白色的圆点,像少女的裙子。每一朵都有酒杯大小,

分类:秋思 | 评论:6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大功劳

十大功劳

(阔叶十大功劳)

 

十六年前,我所在的单位有个颇有些年份的老四合院。不大的地坪里,种着桂树、樟树和石榴,还有一丛丛不知名的小灌木。灌木的叶子细长,茎杆生着小刺,四季常绿,冬天开着小黄花。年少不懂得珍惜时光,任日子浑浑碌碌地过去,小灌木自顾自一天天生长开花,谁也不曾仔细打量谁。某天,看到街上居民陈姨猫着腰掐灌木。她说,摘叶子熬水可治病,在城里打工的儿子感冒发热,还咳得

分类:秋思 | 评论:5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玉兰:天遣霓裳试羽衣

玉兰:天遣霓裳试羽衣

 

人到中年,越来越喜欢清静。看花亦如此。热热闹闹的红花黄花,呈星火燎原之势,即使开成花海云涛,我也是不喜欢的。惟独安安静静的白花,开得有些寂寥,有些孤清,才得我心。我喜欢这些不说话的花。

玉兰花是不说话的。

  正月,寒风依然凛冽,吹得脸上冰冰的,像一层清凉的面膜贴着。这时,一阵一阵的香气透过来,清雅却执着,从鼻腔钻进肺腑,全身都浸染在香里。原来玉兰开了,一树一树的白花开满枝头,就像

分类:秋思 | 评论:6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苍耳: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苍耳: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在花花草草的世界里,性子最野的要算苍耳。枣核形的种籽布满钩刺,大模大样地扎在泥巴里。羊腿、牛尾、人类的裤角和袜子,都是它们快乐的小火车。鬼头鬼脑地蹦上去,它们便坐着这火车四处流浪,高山、平原、河滩,甚至石缝,然后开开心心地生根开花。这些冒险的小家伙,既有无所畏惧的勇气,还有一种随遇而安的底气。这些野性十足的植物,前生一定是四海为家的吉卜赛人,流落到再贫困的地方也能载歌载舞。 

分类:秋思 | 评论:9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城的法国梧桐

小城的法国梧桐

 

说起法国梧桐,总让人情不自禁想到民国的上海,想到那条熙熙攘攘的霞飞路。浓荫如盖的法国梧桐树下,夹着书本翩翩而至的蓝旗袍女学生,朝气蓬勃,像早晨刚开的牵头花。《色戒》里有一个经典镜头,王佳芝着素色旗袍灰色风衣,也是从梧桐树下缓缓走过,温婉秀丽,却惘然。法国梧桐,法国梧桐,我刚刚轻声念出,一种怀旧的情绪就氤氲开来,带着一个时代的印记。

分类:秋思 | 评论:6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湘江风水里流淌出的《水墨村庄》

       湘江风水里流淌出的《水墨村庄》

     

         湘江从这里流过,灵动中的一叶荷一洼菱足以构成一幅清丽动人的风景,况且金紫湾的麻石也可以让人流连忘返。所以,这部《水墨村庄》散文集的出世便是早晚的事了。蔡英,一位石匠的后代,生长于斯,这小女子得山水滋润,成为了一棵“会思考的芦苇”。读她的文章,让人轻松愉悦,宛若听着萨克斯在行走、在游历,任思绪飞扬。

 

分类:秋思 | 评论:13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方南,我的南酸枣

南方南,我的南酸枣

 

南方,有一种普通的树叫南酸枣,望城人习惯叫作它酸枣子。

秋风初起,草木清香里夹着微薄的凉气,酸枣子就在风中渐渐黄熟。结果的酸枣树都很雄伟,十多米高,树皮有着高贵的灰色,纵裂呈片状剥落。粗壮的枝条上长着浓密的羽状复叶,像一把把扇子,将秋风一阵阵送到鼻尖。仰头望去,青色的枣

分类:秋思 | 评论:13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襄荷:失去的恋人

 

 

襄荷:失去的恋人

 

世间总要许多惊艳的相遇,桃园结义的英雄壮士肝胆相照,诗仙诗圣李白杜甫的一见如故,《西厢记》才子佳人的一见钟情,人与草木之间亦如此。

那年三月,我和朋友们踏

分类:秋思 | 评论:3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薄荷:绿衣美人

薄荷:绿衣美人

 

聚缘路有户人家门口种着一小块薄荷,散步时,我总要驻足欣赏一番。圆圆的绿叶片片对生,边缘有细小的锯齿;紫红的方茎,或直立或匍匐。清晨,一株株薄荷凝着细小的露珠,在阳光下煜煜生辉。南风轻轻拂来,晶莹的露水像泪滴下,我心里无端变得温软起来。这片绿薄荷多像绿衣绿裙的少女啊,她们昂着头,背着小手,给你唱歌给你跳舞还给你背诗,一派纯真可爱的模样。我特意向主人讨了一株,栽在白瓷盆里,搬到楼下的空地里,让其自由自在地汲取阳光雨露。不经意

分类:秋思 | 评论:7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合欢花,相思树

 合欢花,相思树

 

      那天,一位喜欢摄影的朋友兴奋地告诉我,他在云南拍到一种非常奇特的花,花丝细密修长,远看像朵绒球,近看像日本艺妓手里的折扇,影影绰绰的夜色里,则像一朵朵倾情绽放的烟花。一瞧图片,原来是合欢花。这株合欢树高大清朗,宛若临风挺立、羽扇纨巾的男子,而那粉红的花朵,掩藏在细密的羽状复叶里,恰如豆蔻年华、粉面含羞的女儿。其实,合欢大江南北都有,望城本地也有少量野生的。

分类:秋思 | 评论:6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1页/10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