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52963
  • 开博时间:2007-10-09
  • 博客排名:第1307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我的当代诗学观”讲座预告

“后花园诗丛”地面活动系列

 

著名诗人讲座

我的当代诗学观

 

主持人 王晓华(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评论家)

 

特邀学术嘉宾 曹清华(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

特邀出版界嘉宾 王凯(花城出版社著名出版人)

 

主讲人 马永波(著名诗人,翻译家,南京理工大学教授,诗集《词语的旅行》作者)

       远人(著名诗人,小说家,专栏作家,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作者)

 

内容:

两位中国重量级诗人的讲座

现场朗读

三方对话

凡光临现场的师生,都可能获得诗人亲自签名的诗集,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亚里士多德的遗嘱

 (博主最近读到了亚里士多德的遗嘱,觉得极有史料价值。遂辛苦打字,转帖于此。与网友诸君共享之。) 

希望一切朝好的方面转变,不过万一我——亚里士多德——有任何意外发生,以下则是我的遗愿:安特帕特是遗嘱的全权的和总的执行人,在尼卡诺尔接受遗产之前,阿里斯托美涅、提玛库斯、希帕库斯、迪奥泰勒斯以及赛奥弗拉斯特——如果他愿意并条件允许的话——负责照料孩子们以及赫尔庇利斯的财产。当这个姑娘(女儿皮提亚斯)长大能够结婚了,人们应当把她嫁给尼卡诺尔做妻子。如果在她结婚之前,或者在她结婚之后而没有生孩子之前她遭遇不幸,尼卡诺尔有权处理孩子和所有其它事情,以对他以及对我们都相称的方式做出决定。尼卡诺尔要照料这个女孩和尼各马科这个男孩,为他们做出考虑,一如他们飞父亲和兄长。如果有任何不幸发生在尼卡诺尔身上,无论是在他娶这个女孩之前,还是在娶了她但还没有孩子之前,他所做的任何决定都是有效的。如果赛奥弗拉斯特愿意和她一起生活,那么他有尼卡诺尔相同的权利。否则的话,以上我提到的监护人同安提帕特协商以最好的方式安排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川人,你为何如此野蛮?

 

 

1

武侯祠旁的马路上,行人灯已经亮起来,我和几十个人走在斑马线上,但几乎所有汽车都高速冲向我们。我愤怒地抬起手臂,提示司机礼让行人。然而,没有一辆车减速。个个摆出不碾死行人不罢休的架势。

2

都江堰,旅游大巴的司机蔑视任何红绿灯,不时逆行。我提醒他遵守交通规则,他满脸不屑。遇到陌生的乘客,这个瘦小的男人立刻变成了粗暴的判官,嘴里快速射出富有杀伤力的词汇。对于此君来说,危害他人和侮辱他人已经是一种习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6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福的历史

 

 

王晓华

 

自从人类开始理性地关注自我以后,幸福这个话题就总是显现出双重品格:既浅显得似乎无需多言,又复杂得让人如临深渊。面对多如繁星的相关论断,许多个体选择了最简单的道路——跟着感觉走,此心安处是吾乡。然而,感觉时常引导我们走向苦难,心灵的安宁并非总是意味着快乐。于是,喜欢思考者难免会追问: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幸福?有没有获得幸福的终极秘笈?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西方学者麦马翁(Darrin M. Mcmahon)追寻西方文明的轨迹,写下了洋洋数百页的巨著《幸福的历史》,虽则书中所述幸福观大多源于复杂的大脑,但对吾等凡人也不无启迪。

在西方文化的起源处,幸福一度被认为是来自上天的恩赐,与凡人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谁在杀害森林?

 

 

献给世界森林日

 

王晓华

 

  一部当代史就是森林的死亡史。从森林里走出来的人类似乎蓄意要与故乡为敌,一意孤行地向树木宣战。现代化的机械代替了以前的刀与斧,不会走路的植物只能忍受被集体杀害的命运。

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森林的家园正在变成森林的墓地。但是,人类对于森林的胜利大进军也是自取灭亡之路——在森林的亡灵徘徊之处,漫天的黄沙、滔滔的洪水、干裂的土地正恶作剧式地报复我们,整个地球上的人们都在为抵抗灾难而疲于奔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5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晚残存的歧视话语仍待消除

  

 

王晓华

 

 

近年来,央视春晚中涉嫌歧视的节目不断递减。这是一种可喜的进步。不过,歧视话语的残余依然存在,并且于不经意间再度出现于羊年春晚的舞台,让吾等观众不吐不快。

在羊年春晚中,蔡明式毒舌再次引发了不少吐槽。尽管她已经节制自己的讽刺欲,但还是部分重蹈了调侃生理特征的覆辙。譬如,称潘长江为“大个子”,就摆脱不了身高歧视的嫌疑。如此说话可能产生暂时的“笑果”,却可能造成或隐或显的精神创伤:其一,所有身材不高的人都会高兴不起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深圳媒体辩护

  

由于一位明星的辞世,深圳媒体意外地引起了空前的关注,但并未因此享受聚光灯下的荣耀,而是引来了无数居高临下的道德鞭挞。在这个过程中,它的弱势地位暴露无遗。作为一个在深圳生活了近二十年的文化人,我想为深圳媒体乃至深圳文化进行必要的辩护。

从我的角度看,这次事件实际上是深圳媒体某种深层冲动的显现。它是长久压抑后的爆发,演绎了弱者的说话策略。不在局内,你很难理解其背后的社会心理学缘由。要理解深圳媒体,就必须还原它所处的独特位置。谁都知道,作为经济特区的深圳处于香港和内地之间,可谓联结二者的桥梁,但很少人会想到由此产生的种种牵制。

首先,这意味着它的中介性(过渡性)。深圳毗邻的香港具有国际性影响,拥有若干世界性的大学和媒体,文化地位突出,远非它所能比肩。迄今为止,后者并没有将深圳当作文化层面的平等合作伙伴。相反,其目光常常越过深圳,直接射向文化地位更为显赫的内地城市。与此相应,内地有影响的文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超越中西方文化的二分法

  

 近来,有关中西方文化之争又成热点。意味深长的是,某些权威说话时设定了一个前提:中西方文化不但性质各异,而且处于对立状态。事实上,这个观点并不新鲜。前几年,季羡林先生曾在《中国文化》等多家刊物上发表了有关东西方文化关系的文章,主要论点有三:(1)中国文化的根本原则是天人合一,西方文化的主要特征是天人二分;(2)中国文化重综合,西方文化重分析;(3)世界文化的发展趋势是以综合为基础的天人合一的中国文化取代以分析为基础的天人二分的西方文化(1)。在我这个曾专攻西方哲学史的人看来,这些观点具有明显的不符合事实之处,建立在应被扬弃的二分法基础上。

中国文化中的天人合一观念具有比较复杂的内涵,不单纯指自然之天,还具有宗教和伦理—政治上的含义,但是天人关系归根结底是人与世界的关系,因而天人合一指的就是人与世界的统一性或者说人对世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授炮轰深圳大学,老伙伴们都惊呆了

  

 南都讯 记者贺达源 深圳大学第六届教代会最后一次会议前天闭幕,会上出现了不少小插曲。原省人大代表、该校历史系关志钢教授在教代会分组讨论时炮轰学校部分政策,指学校不重视人文学科发展。校方对此表示否认。

 

    关志钢1991年博士毕业后到深圳大学任教至今,曾经是广东省十届、十一届人大代表,曾多年连续在人代会上追问广深高速收费高、服务差,多次呼吁扩路降价。作为深圳大学第六届教代会(职代会)代表,在前天上午教代会的分组讨论上,关志钢把矛头对准了学校的部分政策。他认为学校目前的办学指导思想和政策制定功利倾向太过浓厚,不重视文史哲等基础学科的发展。另外,关志钢还在讨论会上指称,学校人事工作黑幕重重,各类人员引进乱象纷纷,政策执行缺位。其中特别提到了医学部雇员问题和前人力资源部主任王某某安排自己的亲属进入学校工作等问题。

 

    “本学期我两次去校长办公室求见,均被其秘书以未提前预约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晓华教授谈生态文学诞生和发展的政治学背景

  

王晓华教授谈生态文学诞生和发展的政治学背景

2013年10月22日下午14:30,由王晓华教授主讲的讲座“生态文学诞生和发展的政治学背景”在文科楼办公区1200会议室顺利召开。王晓华教授以其精湛的专业知识和独到的学术见解,吸引了外国语学院和文学院的部分师生到场聆听。

王晓华教授系中国生态批评家学会副会长,中国文艺理论研究学会理事,先后在吉林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攻读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曾赴英国、美国、韩国、香港和台湾进行学术访问并发表演讲。

讲座伊始,王教授简介个人,向到场师生说明自己探索生态文学的原因,加强了到场师生对生态文学这一学术领域的认识。接着,王教授切入正题,以时间为线索,文学作品为载体,讲述了生态学概念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8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星之死与媒体的狂欢

  

 

 

王晓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9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踪的快乐

  

 

王晓华

 

          我们中的大多数同类都在固定的地方生活,每天都会出现在若干熟人的视野中。过于熟悉的东西难以引起兴奋的感觉。有时候,熟人们看我们的表情与看石头或树桩之类的东西没什么不同。显然,在对方的眼睛里,我们已经丧失了人的生动性。他们常常推开你的门,望着你的脸说:“屋面没人呀?”

你会感到气愤:“难道我不是人吗?”但是,你不会说出这句话,因为你知道他所说的“人”不包括你。你也会对着熟人的面孔说同样的话。所有的眼睛都喜新厌旧。在一张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中呆得太久了,人们会渴望遇到新的形象新的东西总是好的。这是一个荒谬但人人都会在某些时刻赞同的观点。为了遇到新的面孔和风景,我们会去旅游,加入各种协会,摇动手机,或者在大街上没有目标地乱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8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艺理论研究》2014年第6期目录

  

《文艺理论研究》目录(总第197期) 二〇一四年第六期

           专题:康德美学研究

         “鉴赏判断的二律背反”补正 / 曹俊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中国学者在朝鲜

  

 

1

22日下午,延吉边境,圈河口岸,入境大厅,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朝鲜军人,我们的眼睛变得贪婪。这些身着深绿制服的男人大都黑瘦、身姿挺拔、表情严肃、目光放射出一股狠劲。不过,例外也有:一个干部模样的军人略微发福,亲昵地击打着某个中国胖子隆起的腹部,然后迅速奔向远处。不少商贩模样的中国人聚集于此,脸上照例洋溢着玩世不恭的表情。

过关以后,中巴车立刻驶上了一段石土路,扬起阵阵灰尘。正当我感慨朝鲜的落后时,双车道的水泥路又突然出现了,上面行驶的机动车大多挂吉林牌照。 道路两边是树木和整齐的农田,偶尔可见屋顶上晒着辣椒和玉米的农家院落,朴素而洁净。剩下的就是无尽的群山,主角是各种姿态的松树。我关注的主要对象是路边的人。在我们的前方和侧面,骑自行车的村民大都挺着腰板,慢悠悠地前进。戴红领巾的儿童三三两两地走在路边,看上去营养状况不算太差。由于路窄,两辆车并行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差异之美与其他

  

一个中国生态主义者的瑞士之旅 

 

  原载2014年12月12日《中国绿色时报》

                      王晓华

 

1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9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