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148519
  • 开博时间:2007-10-09
  • 博客排名:第1316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美国教授的社区养老生涯

 

王晓华

 

 

前几年,一曲《春风里》流行华夏大地,唱出了国人对老无所依的担忧。最近,著名学者钱理群教授入住养老院,又引发了同行和朋友的唏嘘之声。于是,有关晚年恐惧的话题再次兴起,变得无法回避。

在思考相关问题时,我的眼前常常浮现出一个美国老人的面孔。 2002 年,远赴美国访学的我打算拜访著名哲学家柯布教授。接到我的电子邮件后,已到古稀之年的科布教授答应了我的要求,还邀请我共进午餐。到了宴会大厅时,眼前的景象令我惊叹;逾百位老人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候机大厅里杀时间

 

王晓华

 

坐在候机大厅里,我频繁地看手表,计算登机的时间。虽然候机大厅宽敞华丽,但我却没有欣赏它的兴趣。家的形象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灵。那几间朴素的房子被我的想象镀上了金色的光辉,装满了只有我才能揭示的秘密。如果让此刻的我给幸福下一个定义的话,那么,我将毫不犹豫地说:“幸福就是立刻回到家里”。

就在我对家的想象达到极致之时,一个柔美的声音击碎了我的乌托邦:飞机因故不能按时起飞,至少要等五个小时。

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些许沮丧,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人在旅途,身不由己,有些事实是你必须接受的。

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打发掉这五个小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一个王林是谁?

        据报道,气功大师王林因涉及弟子邹勇遇害案,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如果案情属实,那么,又一个气功大师将走上穷途末路。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许多人心目中还是神。中国人具有崇拜大师的传统。只要某些人放射出某些神秘的气息,他/她就可能登上神坛。这个习惯源自远古,延续至今,从未衰落。在近些年,胡万林、张悟本、李一曾先后登上神坛,旋即又被打回凡人的行列。不过,神人的倒下并不意味着神话的破灭。正是当上述大腕先后失势之时,王林依然屹立不倒,创造了离我们最近的神话。马云、赵薇、成龙等巨星曾环绕他左右,试图分享他的神奇。

不过,邹勇的死法还是使王林神话破灭了。在与弟子结怨以后,在弟子不断向他发难之际,王林曾扬言用气功“戳死他”。倘若拥有此类异能,就非但不会涉嫌雇凶杀人,而且将周身闪耀着更炫目的光环。与他相关的一切——如字迹、什物、功夫——都将会被神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术的学派化与21世纪中国学术的建构

 

 

王晓华

 

 

二十世纪中国学术原创性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学派的稀少,学术界内部难以形成多元而富有张力的对话。学派的多元共生会使中国学术界具有更丰富和广阔的意义空间,因而超越汉语学术原创性不足的欠缺。所以,二十一世纪中国学术走向兴盛的前提之一是学派化。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化虽然经历了戏剧性的断裂和转折,但中国学人的创造性却未能在其间生长起来。回首二十世纪的中国学术,我们感到的不是丰盈,而是荒凉:没有伟大的思想家,缺乏独创性的学术体系,甚至执着于独立求索的学人也寥若晨星。即使是熊十立、金岳霖、李泽厚等自觉建构自己思想体系的大学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9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晓华:告别心灵鸡汤

 

 

前些年,励志类的心灵鸡汤曾大受欢迎。它似乎能滋补精神,催人奋进,推动芸芸众生踏上幸福之路。随着相应读物的畅销,不少煲汤者登上了神坛,众多饮汤者则变成了虔诚的信徒。

在现实生活中,要把活生生的鸡煲成稀薄的汤,就不能不将之投入沸水之中,使它丧失原有的形貌。当鸡被炖烂、分解、融化,变成渣子和液体,它的营养也差不多已经消失殆尽。与此类似,心灵鸡汤的制作者几乎总是忽略生活的复杂性,极力推销简单的人生感悟。他们总是先讲个小故事,然后立刻总结出相应的哲理。故事往往很生动,得出的哲理却常常失于空泛。譬如,某位西方作者先是叙述了一场车祸,随即以大彻大悟的口气说:“亲爱的,我们可以因有一部撞坏的车而烦恼,也可以因有一部撞坏了的车而快乐。总之,我们有一部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7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抗日神剧”的根本症结在于“人的失踪”

 

王晓华

(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

 

     近段时间,因“裤裆藏雷”等出格情节,“抗日神剧”的病态趣味再次引发热议。不过,许多貌似义正辞严的批评并未击中要害:神剧之为神剧不在于泛娱乐化,而在于“人的缺席”。

略通汉语的人都知道神的含义。网友们用“神”字来形容抗战戏剧,无非是因为它的正面主角都具有超人的能力:如同传说中的神仙,他们可以手撕鬼子、用弹弓打飞机、靠弓箭对抗坦克;与他们相比,剧中的鬼子则根本称不上对手:他们几乎个个弱智、无能、滑稽,总是被戏弄于股掌之上,迎接命中注定的毁灭。从这个角度上看,神剧中的角色可以分为两个系列——超人和非人。于是,屏幕上虽然热闹非凡,有血有肉的人却失踪了。曾经折磨众生的苦难被淡化,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重转型时代的汪国真热

 

 

王晓华

 

 

在哀歌《面包和酒》中,德国近代诗人荷尔德林曾经真诚地追问:“在一个贫乏的时代,诗人何为?”再次思考汪国真热时,这个句式也不断在我的头脑中盘旋。

断言某个时代“贫乏”,很可能失于武断。去掉这个形容词,相应表述会更具普遍意味:“在……时代里,诗人何为?”它揭示了这样的事实:诗人总是生存于特定的时代里;他/她既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又可以反过来影响时代;作为主动的生物,个体的选择至关重要。如果我们理解到这个层面,就有可能恰当地解释汪国真现象。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0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合法性危机

 

王晓华

 

 

当代文学批评始于上个世纪70-80年代的转型,其言说策略、言说方式、言说内容都与此相关。这次转型可以归结为两个关键词:其一,改革;其二,开放。前者剑指僵化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后者则表达了一种走向世界的生存姿态。对于这两者,人们最初的设想虽然还比较抽象,但总的方向却非常明确:从禁锢到自由,从依附到独立,从一元到多元。落实到文学批评维度,当时最重要的改革意向便是:重建主体性,进行相对独立的话语生产。正是在这种改革的努力中,中国文学批评获得了当代性。然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社会的转型进程开始变得迟疑和谨慎。在这种背景下,文学批评家的立场逐渐趋于暧昧和保守。经过20年左右的徘徊,种种问题的积聚正使中国当代文学批评正在逐渐丧失当代性,面临严重的合法性危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韩国人为什么觉得中国位于“东方”?

 

——旅韩手记——

王晓华

 

 

 

 

前些年,阅读萨义德的《东方学》时,我头脑中的东方-西方之间存在明晰的边界。然而,自从来到韩国以后,东西方的边界就变得模糊了。在韩国,我时常感到困惑:自己究竟在哪里?东方?西方?从地理位置看,它处于中国东部,但很多人却习惯于称它为西方国家。如果处于东方的韩国果真是西方国家,那么,它就是东方中的西方,地理学意义上的东-西之别也就失去了意义。要弄清楚自己的当下位置,我不能不进入更复杂的定位体系。

    在当今世界的主流学术话语中,西方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圳需要一流的研究型大学

坚定地建设一流的研究型大学

王晓华

(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

 

近日,一个消息令鹏城教育界分外兴奋:经广东省教育教育厅正式批准,深圳大学又有5个学院开始被纳入一本招生的范围;至此,该校已经有10个学院33个专业进入一本招生的行列,并有望于明年全面进行一本招生。显然,随着高等教育的转型,深圳已经迎来了重绘精神版图的机遇。

要理解这个变化的意义,首先应该弄懂全球高等教育的基本格局。在世界范围内,大学通常分三种:研究型;教学研究型;纯教学型。其中,研究型大学以创新带动教学,能够吸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当代诗学观”讲座预告

“后花园诗丛”地面活动系列

 

著名诗人讲座

我的当代诗学观

 

主持人 王晓华(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评论家)

 

特邀学术嘉宾 曹清华(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

特邀出版界嘉宾 王凯(花城出版社著名出版人)

 

主讲人 马永波(著名诗人,翻译家,南京理工大学教授,诗集《词语的旅行》作者)

       远人(著名诗人,小说家,专栏作家,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作者)

 

内容:

两位中国重量级诗人的讲座

现场朗读

三方对话

凡光临现场的师生,都可能获得诗人亲自签名的诗集,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亚里士多德的遗嘱

 (博主最近读到了亚里士多德的遗嘱,觉得极有史料价值。遂辛苦打字,转帖于此。与网友诸君共享之。) 

希望一切朝好的方面转变,不过万一我——亚里士多德——有任何意外发生,以下则是我的遗愿:安特帕特是遗嘱的全权的和总的执行人,在尼卡诺尔接受遗产之前,阿里斯托美涅、提玛库斯、希帕库斯、迪奥泰勒斯以及赛奥弗拉斯特——如果他愿意并条件允许的话——负责照料孩子们以及赫尔庇利斯的财产。当这个姑娘(女儿皮提亚斯)长大能够结婚了,人们应当把她嫁给尼卡诺尔做妻子。如果在她结婚之前,或者在她结婚之后而没有生孩子之前她遭遇不幸,尼卡诺尔有权处理孩子和所有其它事情,以对他以及对我们都相称的方式做出决定。尼卡诺尔要照料这个女孩和尼各马科这个男孩,为他们做出考虑,一如他们飞父亲和兄长。如果有任何不幸发生在尼卡诺尔身上,无论是在他娶这个女孩之前,还是在娶了她但还没有孩子之前,他所做的任何决定都是有效的。如果赛奥弗拉斯特愿意和她一起生活,那么他有尼卡诺尔相同的权利。否则的话,以上我提到的监护人同安提帕特协商以最好的方式安排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川人,你为何如此野蛮?

 

 

1

武侯祠旁的马路上,行人灯已经亮起来,我和几十个人走在斑马线上,但几乎所有汽车都高速冲向我们。我愤怒地抬起手臂,提示司机礼让行人。然而,没有一辆车减速。个个摆出不碾死行人不罢休的架势。

2

都江堰,旅游大巴的司机蔑视任何红绿灯,不时逆行。我提醒他遵守交通规则,他满脸不屑。遇到陌生的乘客,这个瘦小的男人立刻变成了粗暴的判官,嘴里快速射出富有杀伤力的词汇。对于此君来说,危害他人和侮辱他人已经是一种习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6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福的历史

 

 

王晓华

 

自从人类开始理性地关注自我以后,幸福这个话题就总是显现出双重品格:既浅显得似乎无需多言,又复杂得让人如临深渊。面对多如繁星的相关论断,许多个体选择了最简单的道路——跟着感觉走,此心安处是吾乡。然而,感觉时常引导我们走向苦难,心灵的安宁并非总是意味着快乐。于是,喜欢思考者难免会追问: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幸福?有没有获得幸福的终极秘笈?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西方学者麦马翁(Darrin M. Mcmahon)追寻西方文明的轨迹,写下了洋洋数百页的巨著《幸福的历史》,虽则书中所述幸福观大多源于复杂的大脑,但对吾等凡人也不无启迪。

在西方文化的起源处,幸福一度被认为是来自上天的恩赐,与凡人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谁在杀害森林?

 

 

献给世界森林日

 

王晓华

 

  一部当代史就是森林的死亡史。从森林里走出来的人类似乎蓄意要与故乡为敌,一意孤行地向树木宣战。现代化的机械代替了以前的刀与斧,不会走路的植物只能忍受被集体杀害的命运。

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森林的家园正在变成森林的墓地。但是,人类对于森林的胜利大进军也是自取灭亡之路——在森林的亡灵徘徊之处,漫天的黄沙、滔滔的洪水、干裂的土地正恶作剧式地报复我们,整个地球上的人们都在为抵抗灾难而疲于奔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5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