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1152926
  • 开博时间:2007-10-09
  • 博客排名:第1307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对高校增加学费的理性考量

王晓华

 

今年,部分高校决定增加学费,消息一出,坊间议论声四起。不少学者认为此事涉及高校的自主权,实属合情合理,但也有人担心此举会增加学生获取知识的成本,甚至加剧已有的教育不公平现象。

要从纷纭的议论声中做出正确的判断,我们就必须追问某些基本的问题:何为大学?大学究竟应该怎样运作?众所周知,现代大学制度起源于西方。在中世纪,部分牧师出资建立了神学院,招收愿意穷经皓首之士,共同探究神学之义理,由此结成的师生共同体被称为大学(university)。由于创校者并非全都是巨商富贾,故而其运营逐渐依靠两套收入体系:其一,设立理事(其中部分需要给予学校资助)等职位,使得投资路径多元化。;其二,由学生承担部分教育费用。文艺复兴以后,西方大学开始现代化,日益朝着综合性的方向发展,办学规模不断扩大,学生人数呈增长之势,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术讲座为何偏离了学术?

 

 

王晓华

 

 

这是个学术讲座满天飞的时代。在某些富裕而行政级别低的城市,相关海报常常多得让人眼花缭乱。有时候,各路学者们如过江之鲫,蜂拥而至。你方讲罢他又登场,好不热闹。不了解内情的,会觉得中国学术处于史上最好时期。明白内幕者,却不免摇头苦笑——如今的学术讲座大多已经偏离了学术,蜕变为复杂的利益交换仪式。

学术者,研习学问之术也。从字面上讲,学术讲座应该属于爱好知识、追求真理、喜欢对话的人们。然而,当下的学术讲座却常常以“权力为体,学术为辅”。如果把它比作频繁上演的戏剧的话,那么,权力就是其总导演,学术不过是其点缀。你只要观察站在演讲台上的人,就会发现他们大都具有点“背景”(或者“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犬儒主义者的蜕变轨迹

王晓华

 

 

作为一个流行的标签,犬儒主义特别受到文化人的青睐。他们频繁地使用它,用以自嘲或者讥讽自己的同类。在这两种情况下,它显然都是纯粹的贬义词。

不过,使用这个标签的国人大都满足于望文生义:犬者,狗也;儒,文人的雅称,书生的别名,知识分子曾经用过的大号。把狗和知识分子联系起来,显然具有明显的贬损意味:虽说众生平等,但人还是不愿意与狗相提并论。于是,它常常被用来意指某些猥琐的精神状态:随波逐流,见风使舵,蝇营狗苟,卑躬屈节,等等。然而,望文生义终究不可靠。面对翻译过来的词汇,它更可能意味着完全的误解。由于某些原因,翻译家有时也会制造幽默,譬如将白人哲学家的名字译成黑哥儿(后来改成黑格尔了)。事实上,犬儒主义这个称号有两个来历,但均不蕴含贬义:其一,其创始人曾经在一个称为“快犬”的竞技场发表演说,其二,该学派的人像狗一样生活简朴。显然,前者是个中性的表述,后者则近乎赞美。

根据流传下来的史料,早期的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9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津港爆炸暴露出的体制之弊

 

王晓华

(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

 

在天津塘沽大爆炸发生之后,中国公共安全问题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不过,迄今为止的反思虽然切中了问题的某些方面,但未敞开事件所暴露的体制之弊:缺乏相对独立的监督体系。

在反思此类事件时,我们有必要还原事件的总体背景:民间无法介入,权力体系对某些公共资源不受制约进行单独管制。单一权力独大,有相应背景的企业、部门、人就有获取不当利益的机会。以瑞海公司为例,我们可以看到其中的运作机制:公司实际拥有者就是天津港公安局长之子,这意味着一张地方性的保护伞已经悄然张开,形成难以轻易撼动的网络。于是,违规经营开始大行其道,周围居民则对此处于完全的“无知”状态,只能听天由命。由此可见,有利可图而缺乏对权力的独立监管,拥有权力者难免会走上腐败之路。也许有人会说,可以依赖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0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生被害案频发 必须反思流行的性别美学

 

王晓华

 

 

中国传媒大学漂亮女生周云露被害,如花之生命就此凋谢,其结局令人唏嘘。此类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不能不让人反思女性以瘦为美的畸形时尚。过于瘦弱的女性手无缚鸡之力。一旦遇到危险,只能沦落为待宰的羔羊。想想看吧:如果歹徒遇到的是贾玲这样的女汉子,故事的结局很可能不这么悲伤。

按照流行的标准,女性越纤细、柔顺、娇媚,就越能受到宠爱。否则,那些用荆棘编成的桂冠(如女汉子)就在等待她们,后果那是相当的严重。有人可能想当然地认为,这种性别美学符合阴阳之道,其历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8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美国教授的社区养老生涯

 

王晓华

 

 

前几年,一曲《春风里》流行华夏大地,唱出了国人对老无所依的担忧。最近,著名学者钱理群教授入住养老院,又引发了同行和朋友的唏嘘之声。于是,有关晚年恐惧的话题再次兴起,变得无法回避。

在思考相关问题时,我的眼前常常浮现出一个美国老人的面孔。 2002 年,远赴美国访学的我打算拜访著名哲学家柯布教授。接到我的电子邮件后,已到古稀之年的科布教授答应了我的要求,还邀请我共进午餐。到了宴会大厅时,眼前的景象令我惊叹;逾百位老人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候机大厅里杀时间

 

王晓华

 

坐在候机大厅里,我频繁地看手表,计算登机的时间。虽然候机大厅宽敞华丽,但我却没有欣赏它的兴趣。家的形象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灵。那几间朴素的房子被我的想象镀上了金色的光辉,装满了只有我才能揭示的秘密。如果让此刻的我给幸福下一个定义的话,那么,我将毫不犹豫地说:“幸福就是立刻回到家里”。

就在我对家的想象达到极致之时,一个柔美的声音击碎了我的乌托邦:飞机因故不能按时起飞,至少要等五个小时。

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些许沮丧,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人在旅途,身不由己,有些事实是你必须接受的。

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打发掉这五个小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一个王林是谁?

        据报道,气功大师王林因涉及弟子邹勇遇害案,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如果案情属实,那么,又一个气功大师将走上穷途末路。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许多人心目中还是神。中国人具有崇拜大师的传统。只要某些人放射出某些神秘的气息,他/她就可能登上神坛。这个习惯源自远古,延续至今,从未衰落。在近些年,胡万林、张悟本、李一曾先后登上神坛,旋即又被打回凡人的行列。不过,神人的倒下并不意味着神话的破灭。正是当上述大腕先后失势之时,王林依然屹立不倒,创造了离我们最近的神话。马云、赵薇、成龙等巨星曾环绕他左右,试图分享他的神奇。

不过,邹勇的死法还是使王林神话破灭了。在与弟子结怨以后,在弟子不断向他发难之际,王林曾扬言用气功“戳死他”。倘若拥有此类异能,就非但不会涉嫌雇凶杀人,而且将周身闪耀着更炫目的光环。与他相关的一切——如字迹、什物、功夫——都将会被神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术的学派化与21世纪中国学术的建构

 

 

王晓华

 

 

二十世纪中国学术原创性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学派的稀少,学术界内部难以形成多元而富有张力的对话。学派的多元共生会使中国学术界具有更丰富和广阔的意义空间,因而超越汉语学术原创性不足的欠缺。所以,二十一世纪中国学术走向兴盛的前提之一是学派化。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化虽然经历了戏剧性的断裂和转折,但中国学人的创造性却未能在其间生长起来。回首二十世纪的中国学术,我们感到的不是丰盈,而是荒凉:没有伟大的思想家,缺乏独创性的学术体系,甚至执着于独立求索的学人也寥若晨星。即使是熊十立、金岳霖、李泽厚等自觉建构自己思想体系的大学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9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晓华:告别心灵鸡汤

 

 

前些年,励志类的心灵鸡汤曾大受欢迎。它似乎能滋补精神,催人奋进,推动芸芸众生踏上幸福之路。随着相应读物的畅销,不少煲汤者登上了神坛,众多饮汤者则变成了虔诚的信徒。

在现实生活中,要把活生生的鸡煲成稀薄的汤,就不能不将之投入沸水之中,使它丧失原有的形貌。当鸡被炖烂、分解、融化,变成渣子和液体,它的营养也差不多已经消失殆尽。与此类似,心灵鸡汤的制作者几乎总是忽略生活的复杂性,极力推销简单的人生感悟。他们总是先讲个小故事,然后立刻总结出相应的哲理。故事往往很生动,得出的哲理却常常失于空泛。譬如,某位西方作者先是叙述了一场车祸,随即以大彻大悟的口气说:“亲爱的,我们可以因有一部撞坏的车而烦恼,也可以因有一部撞坏了的车而快乐。总之,我们有一部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7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抗日神剧”的根本症结在于“人的失踪”

 

王晓华

(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

 

     近段时间,因“裤裆藏雷”等出格情节,“抗日神剧”的病态趣味再次引发热议。不过,许多貌似义正辞严的批评并未击中要害:神剧之为神剧不在于泛娱乐化,而在于“人的缺席”。

略通汉语的人都知道神的含义。网友们用“神”字来形容抗战戏剧,无非是因为它的正面主角都具有超人的能力:如同传说中的神仙,他们可以手撕鬼子、用弹弓打飞机、靠弓箭对抗坦克;与他们相比,剧中的鬼子则根本称不上对手:他们几乎个个弱智、无能、滑稽,总是被戏弄于股掌之上,迎接命中注定的毁灭。从这个角度上看,神剧中的角色可以分为两个系列——超人和非人。于是,屏幕上虽然热闹非凡,有血有肉的人却失踪了。曾经折磨众生的苦难被淡化,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重转型时代的汪国真热

 

 

王晓华

 

 

在哀歌《面包和酒》中,德国近代诗人荷尔德林曾经真诚地追问:“在一个贫乏的时代,诗人何为?”再次思考汪国真热时,这个句式也不断在我的头脑中盘旋。

断言某个时代“贫乏”,很可能失于武断。去掉这个形容词,相应表述会更具普遍意味:“在……时代里,诗人何为?”它揭示了这样的事实:诗人总是生存于特定的时代里;他/她既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又可以反过来影响时代;作为主动的生物,个体的选择至关重要。如果我们理解到这个层面,就有可能恰当地解释汪国真现象。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0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合法性危机

 

王晓华

 

 

当代文学批评始于上个世纪70-80年代的转型,其言说策略、言说方式、言说内容都与此相关。这次转型可以归结为两个关键词:其一,改革;其二,开放。前者剑指僵化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后者则表达了一种走向世界的生存姿态。对于这两者,人们最初的设想虽然还比较抽象,但总的方向却非常明确:从禁锢到自由,从依附到独立,从一元到多元。落实到文学批评维度,当时最重要的改革意向便是:重建主体性,进行相对独立的话语生产。正是在这种改革的努力中,中国文学批评获得了当代性。然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社会的转型进程开始变得迟疑和谨慎。在这种背景下,文学批评家的立场逐渐趋于暧昧和保守。经过20年左右的徘徊,种种问题的积聚正使中国当代文学批评正在逐渐丧失当代性,面临严重的合法性危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韩国人为什么觉得中国位于“东方”?

 

——旅韩手记——

王晓华

 

 

 

 

前些年,阅读萨义德的《东方学》时,我头脑中的东方-西方之间存在明晰的边界。然而,自从来到韩国以后,东西方的边界就变得模糊了。在韩国,我时常感到困惑:自己究竟在哪里?东方?西方?从地理位置看,它处于中国东部,但很多人却习惯于称它为西方国家。如果处于东方的韩国果真是西方国家,那么,它就是东方中的西方,地理学意义上的东-西之别也就失去了意义。要弄清楚自己的当下位置,我不能不进入更复杂的定位体系。

    在当今世界的主流学术话语中,西方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圳需要一流的研究型大学

坚定地建设一流的研究型大学

王晓华

(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

 

近日,一个消息令鹏城教育界分外兴奋:经广东省教育教育厅正式批准,深圳大学又有5个学院开始被纳入一本招生的范围;至此,该校已经有10个学院33个专业进入一本招生的行列,并有望于明年全面进行一本招生。显然,随着高等教育的转型,深圳已经迎来了重绘精神版图的机遇。

要理解这个变化的意义,首先应该弄懂全球高等教育的基本格局。在世界范围内,大学通常分三种:研究型;教学研究型;纯教学型。其中,研究型大学以创新带动教学,能够吸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