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1146310
  • 开博时间:2007-10-09
  • 博客排名:第1320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身体主体地位的确立与美学的觉醒

 

——评王晓华教授新著《西方美学中的身体意象》

 

朱鲁子

(南开大学哲学系教授,哲学博士)

 

     自摄影术诞生以后,人类身体迅速从背景中凸显出来,美学也因此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向。然而,21世纪已经到来,这个过程还远远没有完成。甚至,我们发现,某种重要的事实仍被遮蔽——这就是身体的主体身份。

     按照流行的说法,身体是从属于灵魂主体的客体。但很明显,这种身体-客体美学(或灵魂-主体美学),一直有着自身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和悖论,以法国唯物主义者如拉·梅特里和德国思想家尼采等人为代表的非主流的西方美学从来没有放弃对身体主体美学的追求。20世纪以来,随着现代生理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忽略的人口生态学

 

 

王晓华

 

近年来,中国的人口学家迅速走上前台。他们纵论时事,密集发声,成功地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风头甚至盖住了经济领域的诸多大腕。不过,在频繁登场亮相之际,其视野上的欠缺也迅速暴露出来。

自上个世纪末起,有关人口危机的言说便不绝于耳。这些声音便来自人口学家。其要点颇为简单,可以归结为线性的数学运算:倘若不再增加出生率,老龄化社会就会到来,未来的国民将不堪重负。此说似乎合情合理,证据确凿,不容驳斥,因而迎合者众,并最终影响了国家层面的决策。不过,仔细想一想,其中的漏洞便昭然若揭。

首先,进入他们视野的是单一的变量。这就是人。然而,人并非孤独的单子。他/她不但是社会动物,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体之美的还乡之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列车上的底层腐败让我看到了可怕的事

前几年的夏天,我从深圳回东北老家探亲,需要从某个省城的大站转车。刚下火车,就听到“顾客同志们,到×城的不用出站就可以上车了”的喊声。循着声音望去,看见两个列车员在站台上卖票。我犹疑地递过钱,不放心地问:“有没有座啊?”卖票的女列车员爽快地承诺:“肯定有!你上车后到倒数第二节车厢,实在没座位就来找我。”

匆匆赶到倒数第二节车厢,发现车上人并不算太多,只是车厢破旧,没有空调,过道上到处是瓜果皮和向日葵籽的残骸,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在紧挨着最后一节车厢的地方,我找到了座位,静静地等待着。我曾在铁路上工作过几个月,知道最后一节车厢专供员工使用,只有少数有关系的顾客才可以到那里享受清净。买票的女列车员既然说过我可以找她,就可能会在某个时刻像天使般降临。这种隐秘的期待使我的目光不断在车厢过道上游弋,搜索女列车员的身影。车已经开了,女列车员还没有来。放不下心的我踱到最后一节车厢门前,想通过那个长方形的窗子看看里面的情况,但门窗被一块写着“×铁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9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词虚饰下的前现代游戏

 

——对一种批评观的批评

 

王晓华

 

 

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的文学生产机制发生了重大变化。主流话语与市场体制之间的罅隙似乎被缝合,官方荣誉不再是抗拒的对象。随着这种态势的发展,部分被精心筛选的批评家走上了前台,逐渐掌握了颁发国家荣誉的权力。与此同时,有关公正性的争议也此起彼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批评家王晓华入选《文学自由谈》封面人物

 

 

陈黎 

 

 

深圳晚报讯 (记者 陈黎) 近日,深圳批评家王晓华因近年来在当代文学批评方面的成就,被《文学自由谈》选为2016年第2期封面人物。此前,深圳批评家、诗人唐成茂也曾入选该刊封面人物。前者是民间批评家,王晓华则属于学院派,他们的先后入选显示出深圳文学批评全方位发展的良好态势。

 

创刊于1985年《文学自由谈》由天津市文联主办,是一本努力表达文坛民意的刊物,因坚持学院与民间并重的多元化理念而深受读者喜爱。自2003年起,该刊每期都推出一位作者作为封面人物。刘心武、李国文、冯骥才、蒋子龙、何满子、韩石山、邓刚、王蒙等名家都曾入选。

 

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晓华,一直在特区从事文学批评、美学、文艺学方面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尤擅长生态批评的推广和建构,曾多次在美国、韩国、瑞士发表相关演讲。在20余年的批评实践中,他在《外国文学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杀为什么是荒谬的?

 

 王晓华

 

 

在世界图景化的时代,万事万物似乎都变成了可以观看的对象。人们历来畏惧的死亡也仿佛混杂于其中,好像能够被反复打量,可以展示终极之美。于是,死亡被无数想象浪漫化了,后者衍生出一种致命的诱惑:越过生命的边界,体验坠入黑洞的快感,创造丰盈之至的诗意。

诸如此类的想象展示了抵达终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问题疫苗与独立监督体系的缺席

                                                                                                              上次问题疫苗出现时写的文章。数年过去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体信仰的奠基之作

 

——评王晓华《西方美学中的身体意象》

 

王韬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副研究员)

 

从唯灵论转向肯定俗世之躯,是西方自文艺复兴以来的浸润,但肯定肉身并非弃绝灵魂。几个世纪以来西方人对禁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炮儿》:有关人类命运的寓言

                                                                  本文被誉为迄今为止对《老炮儿》最深刻的评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5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乡村转型的建设性路径

 

王晓华

        (原载2016年3月1日《深圳特区报》)

 

 

近些年来,有关农村的话题屡成热点。尤其是在某些返乡日记发表后,有关其衰落景象的描写击中了读者的神经,引发了连绵不断的感叹。不过,迄今为止,参与议论的大多数人文学者却很少提出建设性的思路。相反,他们眼中的农村不过是精神上的“故乡”,是业已陌生的“他者”。这同时折射出情感上的隔绝和理论上的贫困。事实上,对于转型期的中国农村来说,需要的绝非怀旧的挽歌,而是新生的序曲。

首先,部分乡村人口减少不过是表层现象。它属于一个酝酿已久的转型计划,具有无法抹去的历史必然性。由于现代耕作技术的升级,乡村所需要的劳动力越来越少,而有关中国农业人口过多的忧虑早已出现。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减少乡村人口成为现代化过程中的重要选项。经过近40年的努力,中国乡村常住人口仍有61855万人,为总人口的45.23%,而欧美发达国家乡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怀女人意味着什么?

                                                                                  三八妇女节又到了,性别关怀又成为热门话题。那么,关怀女性究竟意味着什么?本文或许会给你启迪。

 

女性主义是当代最富颠覆性的文化立场,其咄咄逼人的追问态度甚至令擅长解构的后现代主义者心存畏惧。在所有话语中探察残存的父权制思想,毫不留情地剖析任何可能的批评对象,无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反思国学热:我们需要怎样的文艺复兴?

王晓华

 

                                                                                                                 本文原载2016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要奢侈还是要毁灭?

 

彭 程

 

《书屋》杂志2002年第3期刊发了王晓华的《自由经济悖论与人类的困境》一文。在从若干方面论述了“以市场体制为基础的自由经济是迄今为止人类所能设计出的最好方案”之后,也指出了它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它在造就全球性的经济繁荣和自由氛围的同时,也在毁灭着人类生存于其中的生态系统,甚至有可能使人类不再拥有未来。

  对增长的无限制追求,是自由经济与生俱来的本性。所以,“就在生态系统不堪人类之重负的同时,经济学家和各国首脑所考虑的首要问题仍是如何刺激消费,推动经济增长”。因为道理很清楚,“所有人不奢侈,自由经济将死去”。

  这样,对一种可能出现的前景的忧虑就不应被看作是杞人之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猴年春晚为什么没邀请“美猴王”?

        这两天,“六小龄童节目被毙”的消息传遍了网络。许多网友自发情愿,强烈要求央视邀请六小龄童上春晚。在微博和微信上,相关请求大受欢迎,转发数动辄破万。显然,观众是真心想在猴年春晚看到美猴王啊。

       的确,从大众心理学的角度看,这不但合情合理,而且分外喜庆:猴年春晚请美猴王,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趣的玩法呢?不过,后来的消息扫了大家的兴:春晚节目组根本没有邀请六小龄童,所谓“六小龄童节目被毙”的消息属于空穴来风。

  仔细想想,吾等读书人就会琢磨出其中缘由:猴年的猴与美猴王扮演的孙悟空虽然都是猴,但其实国籍不同——一个是地道的土著,一个是外国朋友;在中国人的猴年里,请一个外国猴撑门面,可能不那么理直气壮。或许,这正是节目组没有请六小龄童的初衷吧?

  要明白个中道理,还要回顾下历史。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是《西游记》中的人物。《西游记》叙述的是唐僧取经的故事。它的主要情节脱胎于佛教和道教中的传说。其中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30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