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8
  • 总访问量:1150110
  • 开博时间:2007-10-09
  • 博客排名:第1315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韩国知识分子的日常生活

  一个韩国知识分子的肖像
  
  王晓华
  
  K是对我影响最大的韩国知识分子。
  在我抵达韩国釜山的当天,他曾开车到机场迎接。车上还有位从中国移民来的女教授。从机场到寓所的路上,我们三个人用汉语谈论饮食、风景、文学、民族、现代性等诸多话题,谈到高兴处则开怀大笑。这个移动的汉语场与我刚刚离开的文化氛围形成了微妙的对接关系,令已经身处他乡的我有宾至如归之感。后来,我把这段经历写成短文,发表在中国的一本畅销刊物上。为了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我在文中特意披露了他的名字。本以为他会感到高兴,没想到却对那些赞美他的文字产生了怕的感觉。原来,韩国知识分子非常非常在意自己的名声,不喜欢别人在文章里随意提到自己,担心其中的叙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点与中国知识分子正好相反,因此,他的反应曾令我暗暗吃惊。明白了其中缘由之后,我决定入乡随俗,本文也将以K这个抽象的符号来代表他。
  既然是肖像,就不能不标画K的概貌。他中等个头,容貌清秀,见人喜欢微笑着鞠躬,给人以温良、谦和、亲切之感。属于才子型的知识分子,喜欢琴棋书画,说一口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5 | 浏览:53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肖鹰否认网络文学的言论让我想起种族歧视

肖鹰否认网络文学的言论让我想起种族歧视

 王晓华


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北京学者肖鹰的高论:“‘网络文学’不是文学。”
我曾与肖鹰先生把酒言欢,很欣赏他的大侠风格,也非常赞同他的某些论断,但极其反感他时常流露出的精英意识。这种精英意识经常驱使他对边缘文化、边缘人物、边缘精神做出歧视性评论。对于网络文学,他的评价就低得不能再低了:“文化民主颠覆了精英意识,这是‘网络文学’应运而生的前提。文学就是纯文学,它是有规则和水准的,我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认为‘网络文学’不是文学。那些出版商们四处寻找网络写手,寻找‘网络文学’,其实是在寻找文学的胚胎。”
这段有关网络文学的高论我想起了这样的命题:“只存在人,不存在黑人!”
不是吗?当年的白种人就把有色人种当作低于人的存在,甚至声称“我们不可能设想这些生命竟然是人”。现在,有人声称“‘网络文学;不是文学”,其论调与当年的种族主义者何其相似?
既然“网络文学并没有经过准入程序,没有获得文学准入证”,那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2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洪森:我所理解的王元化先生

我所理解的元化先生



 ——谨以此文悼恩师



吴洪森



先生以文名世。先生文章既有学术性又有思想性,两者融一炉,完美结合。因此,有人称先生是学者型思想家,也有人称先生是思想型学者。从学术角度看,先生文章思想深刻,发人所不见;从思想角度看,先生文章学养深厚、功力非凡。故而,称先生为学者型思想家或思想型学者,两者皆通。

先生晚年倡“有思想的学术,有学术的思想”。先生行文历来如此,此主张可谓夫子自道。既历来如此,何以晚年才提出?由此可见先生对口号之慎重:自己做不到或仅仅一时一事做到,决不可作为主张提出,唯反复实践证明自己确实能做到,才可作为主张提出。先生这种处世态度完全符合“知行合一”、“讷于言而敏于行”之古训。

百年来学界、文坛今日提主张,明日喊口号。文人、学者喜作无根高谈,阔论而不践于行。相较先生之严谨,高下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韩国现状看中国左派的幼稚病

  从韩国现状看中国左派的幼稚病
  王晓华
  
  
   到了韩国,我更清晰地感受到了中国左派知识分子的错误:他们的目标和他们选择的道路相悖。
   大陆左派普遍反对市场经济而又希望中国人在世界上能够扬眉吐气。这是非常愚蠢的。韩国是我们的邻国,也是部分国人眼中的“西方”。可是,当你真的置身于这个国家,你会发现它仅仅比中国先进“一点点”。韩国为什么会获得这“一点点”优势呢?不是因为它武力强大,也不是因为其国民信仰某种主义,而是因为它比中国早走市场经济道路几十年。几十年的时间差牵连出其它差距。如果中国不走市场经济道路,那么,差距恐怕就不是“一点点”了。现在,中国某些实行市场经济比较早比较成功的城市,在某些方面已经赶上甚至已经超越了韩国的相应城市。这也见证了市场经济的力量。中国要强大,国人要在世界上有面子,唯有走市场经济一条路。舍此,别无他途。
   左派都是些敏感之人,对自己所处的阶梯特别在意。有许多知识分子都是因为感觉“受辱”而向左转的。但是,他们的敏感却没有引导他们找到克服自卑感的有效路径。著名左派孔庆东曾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38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韩国人吃狗肉的哲学

在汉城大学韩国语学院的课上,漂亮的女老师教到“肉”,举例说明使用了猪肉、鸡肉和牛肉。好事的澳大利亚学生杰夫插嘴提到“狗肉”这个词。老师想轻描淡写地闪开,其他学生却纷纷询问是什么意思。

   杰夫得意地用英语解释,是狗肉。马上有人发出惊叹声,美国学生和芬兰学生的嘴半天合不拢。老师就问:哪个国家的人吃狗肉?我和另一位中国学生犹犹豫豫地 举了手。老师问蒙古学生:蒙古人不吃狗肉吗?她可能觉得蒙古与中国相邻,习性上也应该接近吧。蒙古女学生阿闹很大声地说不,然后又说:吃狗肉,不就是吃朋 友的肉吗?课堂上刚刚学了“朋友”一词,她用得挺顺手,发音也准得破天荒。

  女老师一瞬间的表情很不自然,仿佛一个民族在狗肉问题上曾遭遇的尴尬都写在了她的脸上。她嗫嚅着声明:在韩国,吃狗肉的,都是些“阿糟细”。这个词相当于汉语里的“老爷们儿”,意指那些结了婚的,年近四十的,一脸胡茬的,男人们。粗俗、好酒、大腹便便、大大咧咧。

  她的这种态度,是相当一部分韩国人现下的真实心理。吃狗肉,喝烧酒,鼓盆而歌,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0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葛红兵:个体及其在世结构——与王晓华商榷

一、个体的诞生

"立人"一直是中国现代思想的核心,鲁迅终其一生都在为此努力,但是,也正是在这个问题上,鲁迅遇到了他的真正难题,显然这个难题鲁迅并没有解决好:单从人性的角度"立人",并不能走到那个本原性的"人"那里去。20世纪80年代后,中国大陆思想一直涌动着解决此一问题的热情,但路径单一,"主体论"思路并没有从根本上摆脱20世纪初期"人性论"的视野。20世纪中国"立人"思想存在着把人与社会、人与物对立的倾向。[1]

王晓华先生《个体哲学》[2]的面世无疑将此一问题推进到新的高度,王晓华不是单从主体的角度,也不是单从客体的角度,而是通过"虚在ㄈ[3]实在"、"虚践ㄈ实践"("虚践既是意义操作,同时也直接是人的实践活动")这个中介,试图把主体和客体统一起来。可以说,王晓华的目的部分地达到。虚在、虚践概念的提出,丰富了传统唯物哲学对实在和实践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永波:中国现代性的形态学研究——读王晓华《在现代

中国现代性的形态学研究
————读王晓华《在现代和后现代之间》
马永波
上午看了王晓华的新书《在现代和后现代之间》,看了不到79页。基本明白了他的个体叙事的思路。他认为个体主体性的普遍兴起是人类社会获得充分发展的前提,个体主体性的普遍弘扬是现代化进程的最大功绩,个体主体性和人类主体性的关系在笛卡儿哲学(现代性的哲学宣言)中有着清晰的表述,那就是,进行普遍怀疑的“我”既是个体,又是人作为一个类的具体化,因此从我出发就是从人所是的类出发,个体的高贵就在于它完整地分有人的类本质。在早期现代性话语中,对个体主体性的承认直接意味着对社会和自然的征服意志,主体在征服和改造客体中见证自己的力量。现代化作为个体主体性和人类主体性的共同实现,展开为作为个体的人对社会和作为类的人对自然的持续改造,以完成人的双重解放——摆脱自然力和传统等级制社会。与此现代化进程相应的文学艺术在本质上都是解放叙事,主题均为人的解放。中国新文化的启蒙带有激进的革命色彩,是与传统社会的诀别,辞旧迎新的逻辑普遍内化为知识分子最深沉的生命冲动。如鲁迅将现实比喻为“铁屋”,认为惟一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希望杨帆教授能反思自己的不足

希望杨帆教授能反思自己的欠缺

作为一名高校教师,我也时常要面对机智的逃课者,当然能理解杨帆教授当时的心情。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杨帆教授的做法至少有两点不妥之处:
1、 随意制定规则
学生迟到一定次数,便会被取消考试资格,这是高校普遍采用的游戏规则。不超过这个次数,就不能随意剥夺学生考试和获得学分的权利。杨帆教授却因为学生恰巧在他点名时不来就不给成绩,显然属于私定规则。规则本身有问题,相关行为的合法性就无从谈起。
2、 缺乏对话精神
事件发生时,杨帆教授不是与学生对话,而是企图以骂来解决问题。此举违背师生平等的现代大学精神。事件进行中时,杨帆教授又意欲通过给“院领导”和“上级部门”打招呼等方式来解决问题,走的是由权力解决问题的老路子。这也反映了部分左派学者的思维定势。
当然,杨帆教授患有高血压,很难时刻控制情绪。我也患有此疾,偶尔也会突然进入暴怒状态,对杨帆教授的爆发深表理解。但,拥有自由意识和平等情怀毕竟是现代大学教师的基本素质,因此,我希望杨帆教授能够反思自己的精神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8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死亡

关于死亡

王晓华


一
我第一次严肃地思考死亡问题——更确切地说,被这个问题猛然击中并俘获——是在八岁时的某一天下午。当时我正在东北山区中的一个水库大堤上独自行走,看见水面的波纹不断向远方推进,产生,消逝,产生,消逝,突然间心中一凉:“人是会死的呀?!”
这个问题来势凶猛。它像一头从我心中冲出的猛兽,瞬间就吞没了我。
恐怖,第一次感到恐怖。只有知道自己会死的人才会感到恐怖。
我再也没有心思散步了,更不敢再看宽阔水面上不断消逝的波纹,像只被狼追逐的小动物一样逃回了家里。
母亲正在简陋的房子里劳作。她虽然只有小学二年级的文化水平,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却是智慧女神,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
我怀着一线希望问:“妈妈,所有的人都得死吗?”
她头也没抬:“那还用说?!有生就有死。人都是要死的。”
细细的一丝希望化作了乌有。恐怖变成了绝望。我在黑暗中不断下沉。
每个人都要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0 | 浏览:49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