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小舍

用文字抒写轻轻淡淡的过往......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292105
  • 开博时间:2007-10-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九十九间半的前世今生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15年6月,102岁的张充和先生在大洋之彼遽归道山,从此民国闺秀尽矣。我心中怆然一恸,一为充和先生归去,另为在我心中,从民国世界走来的最后的闺秀尚有可寻,她们或许未曾与九如巷的张家四姐妹一时名动,却与充和先生一般,阅尽繁华,不忘其心;一曲微茫,不改其志。她们曾是甘家旧宅的主人,如今亦曾执守九十九间半的几世风华,却终究已成那个时代最后的记忆。

恰逢友人相约,故地重访。与多年前一般,越过人影绰绰的主道,烟影稀疏的石巷内便现出一座门面并不宽绰的旧居,门前甘熙故居的石碑依旧隐在树荫里。

“今日汪老师可在?”我问询门口的工作人员。

“不在,有些时日未见了。你是来参加曲会的吧,直接进去吧。”对方打量我一番,片刻便又自肯定了我的来意,边答边边让开了大门。

分类:梨园惊梦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十九间半的前世今生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15年6月,102岁的张充和先生在大洋之彼遽归道山,从此民国闺秀尽矣。我心中怆然一恸,一为充和先生归去,另为在我心中,从民国世界走来的最后的闺秀尚有可寻,她们或许未曾与九如巷的张家四姐妹一时名动,却与充和先生一般,阅尽繁华,不忘其心;一曲微茫,不改其志。她们曾是甘家旧宅的主人,如今亦曾执守九十九间半的几世风华,却终究已成那个时代最后的记忆。

恰逢友人相约,故地重访。与多年前一般,越过人影绰绰的主道,烟影稀疏的石巷内便现出一座门面并不宽绰的旧居,门前甘熙故居的石碑依旧隐在树荫里。

“今日汪老师可在?”我问询门口的工作人员。

“不在,有些时日未见了。你是来参加曲会的吧,直接进去吧。”对方打量我一番,片刻便又自肯定了我的来意,边答边边让开了大门。

分类:南行北往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万历十五年》之张居正篇有感

    闲碎之余,重读《万历十五年》。

    黄先生手持利刃,不着痕迹地切开了表面四海升平实则日薄渊虞的1587年,或励精图治或宴安耽乐的皇帝,或专断擅权或调和中庸的廷臣,或凌云壮志或习于苟安的将军,或激进极端或因循守旧的思想者,最后的结果,又都无分善恶,无有不同,决堤之势早已不可阻挡。

    历史不可阻挡,只余洪流之下的铁骨英雄依然熠目灼灼。先生笔下群像不丰,着墨亦无几差,若说定要说这第一推崇之人,只怕也唯有江陵太岳公。

    虽为人臣,实为摄政,以铁血强势手腕,力挽帝国江河日下之颓势,缔造了万历新朝十年繁荣,不可谓之不传奇。如此一人,站在皇权与天下文臣的对立面,以自己的一身挺立于合理和合法之间,『如入火聚,得清凉门』,『虽机阱满前,众镞攒体,不知畏也』,不能不概然喟之,肃然敬之。

    熊十力曾言,『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任劳任怨,不疑不布,卒能扶危定倾,克成本原者,余考之前史,江陵一人而已』。明之近三百

分类:品茗读书 | 评论:0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浅述昆曲曲词之美

第一部分    昆曲曲词特点浅述

 

六百年的昆曲,曾经独霸曲坛两百余年,无人与其争锋。兴盛之时,曾经万众欢腾,家户传唱。在广阔的范围内引起社会性痴迷,就绝不仅仅是一种曲艺可以做到的,必然伴随的超越个人喜爱的触及人类深层心理的文化式样。

 

昆曲之曲,经魏良辅“尽洗乖声,别开堂奥”而令人耳目一新,名扬天下。昆曲唱腔以“功深熔琢,气无烟火”而风靡全国,技压群芳。昆曲是一种美学典范,甚至可以说是传统美学之最高典范,在于它集音乐、

分类:梨园惊梦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梦三生

    以前读过一篇文章,讲做梦的好处,现实一世,梦中却不知多少世,离合聚散,人世悲喜,梦中皆历,实在精彩了不知多少倍。大概信了这话,果然夜夜入梦,各有离奇。

    梦中精彩纷繁,却难以言述。大约梦里的逻辑总不可名状。

我要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似亲历,又似梦中。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庄生,亦不可知。

    我的祖父是一个慈祥而本分的老实人,晚年丧妻,本该晚景凄凉。我祖母的离开,却是对另一对有情人的成全。却原来,祖年年轻时曾有一位青梅竹马的爱人,战火纷飞,家世之隔,终究让有情人劳燕纷飞。祖父的恋人从此远涉重洋,投身于商场,终身未嫁,却也再未踏足故土。祖父遵从父母之命,娶妻生子,平凡一生。从此,一个是华裔精英,一个是本土农民,再无交涉。

缘份的年轮总不会薄待有情人,光阴逝去,岁月无痕。两鬓斑白之际,两人终又成了自由身,爱从

分类:心情杂记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日碎语--生活感悟

关于情绪

1、每个人都有自己情绪表现的方式,有人怒目相向,有人喋喋不休,有人哀伤忧郁,有人沉默寡言。情绪,非愤怒,非不满,非委屈,非抱怨,只是片刻的不够圆满,你认识了它,它便跳脱了出来,随风而散。

 

2、是情绪控制你,还是你控制情绪,其实可以选择。是堵,必郁结于心;是化,必如冰遇水,随水而融。

 

3、你的愤怒是无关紧要的,那还愤怒干嘛呢?

 

4、做情绪的主人,不要被情绪左右,不论我们面对的是什么。

 

 

关于缘份

1、一切美好的相遇,缘自于自我的完整与完善。

 

 

关于人生

1、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不是青春年少,而是历经繁华,无忧无惧。

 

分类:南行北往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答案

 

    从遇见,到放下,不过短短一个月,这个春天注定短暂而风华无限。

 

    走过漫长的玉兰花海,花落如雨。玉兰绽放之季绚烂之极,只转瞬即逝,几日光景,已是落英飘摇,枝头空落。

 

    逝去的伤感,如影随形。青春零落,花期难至。人世的轮转,与这花期一般无二,触不着,留不下,却曾经绽放了最美的容颜。

 

    放不下的,从不曾是时光与世事,只是心中的执念。一念执,万般苦;一念轻,诸事抛。放下与接纳总是一子双生。放下执念,接纳的便是缺憾;放下得不到之失,接纳的便是对于美好记忆的封存;放下对于春季短暂的慨叹,接纳的便是万物复苏的欣喜。

 

    这时节,柳枝初冒嫩芽,残梅尚并枝头;樱粉桃红争相艳,玉兰花落

分类:心情杂记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笑傲红尘

笑傲红尘

    湖边初遇,酒逢知己,令狐冲的眼里全是惊艳与赞赏。

 

    这眼里的光亮怕是华山之巅的两小无猜,绿竹巷里的知音相对,也无法比拟的。东方教主凌驾于天下人之上的豪迈与骄傲,哪有常情女子可以比拟。动则争霸天下,静若处子娉婷,如此雌雄莫辩,光彩照人。

 

    如此一见,情根深种。

 

    再见之时,仍是刀光剑影。灯火下的一个侧影,让他急急收招,原来是她。她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全然没有思考,也

分类:南行北往 | 评论:0 | 浏览: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旅行记—新叶古村

  • 1 微访古村

 

    微旅行,重在一个微字,微字怎么解?大约不在于千里风光,连绵锦绣,仅在于一个访字,细细微微,不急不缓,那每一处的景致也就在这细微里体味到了。

    江南多景致,实在也无需远走,随处访得一处,便是远山如黛,近山含烟,再隔着千百年的岁月去看,又处处是厚重的人文。

    昆曲社一行几人的第一站,便定在新叶古村,其一为访古,其二为访昆曲。

    据传昆曲在新叶自成一脉,百年相传。想昆曲素被视为高雅艰涉,这民间一脉,何以至今户户传唱,实难猜测。不禁兴致勃勃,想一窥其庐山面目。

    访古,新叶确不虚传。一入村落,斑驳的石壁,层层迭落的马头墙,无不彰显出这座村落古老的历史。

分类:南行北往 | 评论:1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浙里记事

     “浙”里记事〕——浙江大学昆曲研习社成立五周年社庆暨纪念洪昇诞辰370周年公期曲会成功举办

转自《浙里昆曲》

    2015年6月14日,浙大昆曲研习社在杭州西湖之滨的马一浮纪念馆内,成功举办肇社五周年庆典暨纪念洪昇诞辰370周年公期曲会活动。乙未之年,浙大昆曲研习社转眼经五载,从创社之初的“筚路蓝缕启山林”到积淀之余的“洗尽铅华呈素姿”,在每一次穿越雨幕的梅子季节,曲社韶华不言、随年成长,清雅的古典自觉流淌于浙水之滨。乙未之年,恰逢一代戏曲剧作家洪昇诞辰370周年,洪昇生于钱塘,殁于如杭途中,与杭州有着不解之缘。为了《长生殿》里深情不老的纪念,为了曲社肇建五周年的盛典,西子湖滨一场以弘扬昆曲古典美学为名义的雅集如约而至。 

    本次曲会雅集定名为“和光同尘”,追其究竟,一则上承道家所言“和其光、同其尘”,务求恬淡谦逊、磨砺锋芒;中取国学大师马一浮先生所作浙大校

分类:梨园惊梦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在楼宇,心越千山----写给《神山下的访客》

  

    朋友推荐了一篇文章,是他同事的一篇辞职信。

    辞职信啊,日日在这都市的甬道漫天飞舞,理由千千万万种,形式千篇一律中,早就见怪不怪了吧。既他特意的发了链接给我,多少会有些不同吧。

    我驻天涯已久,他的帖正在天涯一隅,顿时生出了某种亲近。逛天涯的人,或许都有些难泯的情怀,身在天涯,心在天涯。

    明日天涯----我的辞职信

    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内心的声音告诉我,快跟梦想私奔吧!

    再见!高楼!

    你好!雪山!

    好一篇性情别具的辞职信,据说这封信群发了全公司同事,离别时,整层的同事肃然起立送别。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都住着一颗向往自由的性情之心

分类:南行北往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园入梦——记2015年裕阳年会《游园》演出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自读了此句,真真是再也没有什么曲词胜似这句了。

那天与同事讨论穿什么颜色的帔,她道如果是首开心的曲子,就穿粉红色,青春喜人;如果沉静一点,就穿蓝色,寂静优雅。

我说,一首游园,演绎千百遍,各有不同,亦喜亦悲。喜的是姹紫嫣红,悲的断井颓垣;喜的是春光乍好,悲的是青春虚度,不得自由。同一支曲子,同一个舞台,有唱的青春灿漫,有唱的哀怨沉思。这倒底是喜是悲,倒真难以言述了。

08年的秋天,我独游江南,在苏州的园林邂逅了园林版的昆曲演出,同样一支游园惊梦,一见倾心。虽是初见,

分类:梨园惊梦 | 评论:1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法忘却的崖山

  

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宋元明清后,皇朝至此完。

自小学始,这样的歌谣,我们耳熟能详,倒背如流。历史的更迭,在儿歌里,几番欢唱。

有一天,当你年长,再来回望,同样的歌谣,唱的却是激昂悲壮,兴衰荣辱,循来往复。

我读史,不算很好,总是有一搭没一搭,正如儿时读朝代歌,几千年兴衰,不过周而复始的几句歌谣。再至后来,了解整个华夏文明史的大概脉络,也不过从数个历史的文人著作中略窥一斑,看到的也只是一人一物的流逝与更迭。直至有一天,完整的读到宋末最后一战——崖山海战,数十万人湮灭在苍茫的海上,民族的震痛原来从不曾消逝。

分类:旧史新评 | 评论:1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盛夏莲花

  

七月江南花事休,芙蓉傍水影自幽。

西湖风光胜西子,故人无迹梦旧游。

盛夏莲花

 

盛夏莲花

 

分类:闲散小品 | 评论:3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繁华逝水---读《金粉世家》

  

民国时期的文人作品多有一览,读恨水先生的著作竟是头一回。

每次读完一本书,免不了沉思一回,尽是有万千头绪不能言。

思之燕西与清秋的悲欢离合,竟似容若公子一阙木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人生的美好只得初见一回,一旦拥得了这些美好,又有谁会去珍惜呢?这样思想时,未免浅薄了些,终究世事如梦幻泡影,爱情也只是昙花一现,并非恨水先生着

分类:品茗读书 | 评论:1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