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field

Irunwiththewindthroughcottonseedsblownhighabove.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0814
  • 开博时间:2007-10-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红沙发

  


  
  红沙发
  2010-6-30
  
  这是一张普通的,古旧的,老式的红沙发。
    放在离窗最近的位置。
    清晨,薄雾初开的时候,会有熹微的日光,洒落在沙发靠背上。
    映着一幅消瘦的面孔。
  骨骼清晰,身材瘦长;眉眼间皱纹深刻,手背上血脉清晰。
    他习惯把右腿搭在左腿上,手肘支撑着旁边的小木桌;
    桌上摆着一只打火机,一包烟,一盏玻璃烟灰缸,一小盆芦荟或者君子兰,和
  一只养着泥鳅的玻璃罐头瓶。 
  泥鳅总是静止不动,却总是维持着自己的生命。
    就
分类:草子 | 评论:1 | 浏览:1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Back to the moment

  我身处在人群里,感到孤单。
所有人的笑脸定格成一幅幅画面——
有没有一个笑容,能让我看到花朵初开时,青涩却饱满的模样;
有没有一个笑容,固执,纯真,让那些各自远去的飞蓬,再回到我身边。
我在陌生里徘徊,徘徊,终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想念你们。

想念你在高三所有人埋头自习的体育课上,拉着我顶着太阳出来打球;
想念你在下课铃响的走廊上,懒洋洋地伸出手臂,搂着我的脖子喊我,“熊~~~”;
想念你在听说我的消息的时候,满头大汗地跑来说,“小熊,我很担心你!”
想念你老是叫我陪你上厕所,老是说,“请我吃饭吧”“你欠我一顿饭啊”;
想念你,在漫长岁月里的深夜和清晨,和我一起睡眼惺忪,和我一起安静地望着雪地上方枝桠间融落的流光;
想念你们的话语,想念你们的笑容,想念你们,不会嘲笑我的无厘头,不会冷落我的奇思怪想,永远支持我的疯狂,又永远原谅我的悔痛。
你们对我的鼓励和承认,从来都不是出自怜悯;你们看
分类:草子 | 评论:0 | 浏览:1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曾经

一个夏日的午后,阳光明媚,全世界都在午睡,只有我沿着江边走。忽然我看见了一个小孩子,就坐在树丛中间的石凳上,低着头想心事。她细瘦脆弱的手臂,被一层淡金的毛茸茸的光晕所包围,双腿轻轻摇荡,短发整齐利落地掖在耳后。我停了下来,不忍心打扰她的思考,看了她一小会儿,然后才鼓起勇气,慢慢地靠近她。
我轻轻地坐在石凳另一侧,她抬起头,不经意地扫了我一眼,又把头低下去。停顿了几秒钟,她忽然惊异地抬起头盯着我。她认出了我。
我想我应该和她说话了。
“最近还好吗?”
她愣了一下,没有预料到我会这样说。随后她放松了下来,点点头说:“嗯,挺好。”
挺好。她总是这样回答。
随后她低下头去,想了想,问道:“你还在写字吗?”
沉默。她果真这样问,可我却没有预料到会这么快。我还没有做好回答的准备。
我该怎么回答她,她会有什么反应?
我想了半晌,轻声一叹,终于决定说出事实:“很少,很少写了……其实,是几乎不写了。”我小心翼翼地低声说。
她好像一下子没有反应过
分类:草子 | 评论:0 | 浏览:10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到……

“我想到……”



 我想到我们家那条小街门口,唯一路过的一辆公车。生锈的变了形的小站牌,上面模模糊糊地写着“北安里”。站牌往往是孤零零地站在那儿,不过如果有候车的乘客的话,也一定会有公车耐心地停下来。因为这一站离始发站不远,所以上车后看到的车厢总是空荡荡的。我永远都只坐两站地——北安里,大东门,珲春街。之前和之后的路线,五六年以来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个谜。只记得有一次,是在初中毕业的暑假,我和家里人坐着晨光中的第一班公车,一直坐到了终点——一路上我困意不断,睡眼朦胧,只隐隐约约地记得公车一次又一次停靠,窗外模模糊糊的风景忽走忽停。等到我清醒的时候,公车已经远去,我的双脚已经结结实实地踏在地面上。所以,我仍旧不知道这辆公车究竟走了哪条路线,停靠了哪些地方。

 那个终点延伸到市郊,我们从一条山坡小径蜿蜒而上,途中有贩卖花篮寿衣的小店,门前大多是老人,码个小凳子呆呆地坐着。再往上拐,就是江南陵园。我的外祖父就静静地躺在那片墓地中。

 虽说是陵园,却丝毫没有
分类:草子 | 评论:0 | 浏览:10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091019

大学生活究竟是什么?是黑白颠倒的作息时间?是没完没了的学生会活动?还是鲜亮的指甲油或者高挑的长筒靴?

 或者这三个疑问显得过于夸张刁钻或者苛刻,不过“学在华理”还是没有错的。比起四年之后就业,我倒更想继续读书,纠缠于高数和化学。虽然有时候,玩不懂这种头脑游戏,不过比起古怪的社会人际形势,游戏更加容易应付。

 心理测试说我有压力,没错,虽然这一阵子接连不断的糟糕事让我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和压力的释放。不过,怎么说,一切才刚刚开始,头痛要命或许还在后面。据说华理的自杀率很高,本部的研究生院总是有人跳下去。他们跳下去的时候到底想没想过其实不一定只有那一条出路。人活着,就已然是幸运的了。

 史铁生说,其实我们每时每刻都是幸运的,因为任何灾难面前都可以加一个“更”字。不管是自我鼓励还是自我麻痹,这句话总能让我好过一些。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标准,同时企图升华灵魂提高觉悟。你说这到底是阿Q精神还是超然物外?我不知道,如果觉得自己崇高,那就超然物外吧。但是你超然之后,为什么羞于启齿呢?不屑启齿?想着想着
分类:草子 | 评论:0 | 浏览:2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