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心若梦

每个人都在时间里面。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本博客文字均为原创文字,请勿私自转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093561
  • 开博时间:2005-03-26
  • 博客排名:第677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无题

  


  
  


  
  
分类:品味人生 | 评论:13 | 浏览:76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别文学的写作

   告别文学的写作
  
  夜空静静的,不静的是我心。最简单的事情最不容易做到,曾经以为一切都可以努力争取,然而学习佛法之后,方知自己的之见是多么错误,曾经做过多少错误的事情。文学固然对于现实世界有一定的思考性,然而一切都是我们徒然幻想的结果。也就是说人类总是在自己的之见当中想象着这个世界,然而我们并不了解这个世界。
  
  或许有人跟我一样,或者犯过这样的错误,认为佛教是迷信,然而恰恰相反,佛的教育无论从世间法也好出世间法也好,但凡我们能够真心去了解,去学习,才能够体会到佛教的真实意义,也就是按照佛所说的经书,才能够体会得到佛陀教育的真实含义。佛所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相比人世间的任何学问,可以说无不包含,只是作为我们不了解佛学知识,不能了解佛说的法,才会发生许多错误的认识。
  
  我们常常听到 “诸恶莫做,诸善奉行。”这句话看起来简单,如果真正行起来真是不简单,问问我们自己的心,我们能够做得到么。诸恶,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恶的本质,这就是个根本问题。什么是恶,这就是佛法所要说明的问题,如果不学习佛法,我们甚
分类:品味人生 | 评论:7 | 浏览:3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南

   江南
  
  那年六月,我在街头看见一则广告画册,那幅宣传画册上画的画甚至比吴冠中的那些水墨画还要大许多倍。那是一幅由粉白的墙,淡灰的亭台楼阁,一丛翠竹,一池碧荷组成的巨大的画。我站在那幅画面前,我觉得我走进了江南。天很快黑了下来,我又回到了现实当中。回到家里的当天晚上,我就决定参加那幅巨大画中的江南之旅。
  
  说是参加了一个旅行团,上火车的时候,这个旅行团只有我一个人。我在火车硬梆梆的座位上像是木头人一样坐了一天一夜,坐的身体几乎麻木了。火车穿过了长江大桥,我看见了江面的大桥上带我穿行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头,随后几小时火车穿过密密麻麻的村庄,我就抵达了南方的一个城市。
  
  我背着红色旅行包,走出人群拥挤的火车站。出站口众多的小黄旗中就就看见了那面江南旅行的黄色小旗帜,那就是我上火车前有人嘱咐我一定要记住的那面小小旗帜。我站在小黄旗面前,告诉她我就是她要等的旅客,她叫我在旁边等。小黄旗帜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又聚集了另外几个人,我一个也不认识,我们默默跟在小黄旗帜后面上了一辆大巴车。大巴车发动的时候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3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镜子里面的生活

   镜子里面的生活
  
  安是我的一个文学朋友,我们从来没有为一件事情有过相同的看法。
  
  安很少不打电话就过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我手头正拿着一叠从打印机里打印出来的旧稿,房子里到处都是我以前写的稿件。安坐在沙发上,那是我们第一次没有谈文学,而是安向我叙说起来一件奇怪的事情。
  
  她坐在沙发里,告诉了我最近发生在她身上奇怪的事情。她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迷恋上镜子里面的生活,她说那是一面神奇的镜子,让她欲罢不能。她看了一眼我的那些打印稿件,秘密地告诉我,每一个人都在镜子里面,只是不曾发现而已。
  
  她喃喃自语般的诉说,我不得不坐下来耐心的听她说下去。女人的倾诉是没有理由的,如果不找个人说说,时间久了像火山一样会突然爆发。女人的倾诉在很大程度上会缓解火山爆发的可能性。男人会心里成天会想些什么,我和安有时候也会探讨探讨。女人的内心世界很奇怪,会为了一件过去的旧事刨根问底。就比如成年女人的生活总会围绕着男人,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找到很多谈话的话题。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35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封信件

  一封信件
  
   颜抵达宋城的时候,太阳刚刚落下去。颜开着一辆墨绿色邮政面包车一路颠簸来到宋城,颜接到一个任务后看也没看那封信件直奔宋城,颜抵达宋城之后才发现那封信件没写具体地址,那封信件上只写着收信人的姓名。颜把绿色邮政车停在宋城的一条街上,周围全是汽车引擎发出的轰鸣,颜一路奔来,那一刻却一点办法也没有。颜所有的打算几乎都要泡汤了,一封没有填写地址的快件送往哪里呢?
  
   天黑了,颜开着小面包车缓慢地毫无目的的穿过宋城一条又一条街道,经过一家小酒馆的时候,被小酒馆散发出的昏暗灯光吸引。酒馆内人们围着一张木桌,不知道谈论什么话题。颜把微型小面包车停在那家小酒馆门前,走进小酒馆,小酒馆货架上摆满各种各样的酒,刺激着颜的鼻腔,颜禁不住想要喝上一杯。
  
   颜跟其他人一样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大家各喝各的酒,各谈各的事。颜喝了一口酒。他身旁的络腮胡子问他:“从哪里来,做什么事情。”他告诉络腮胡子:“从唐城来,送一封加急快件,还没有找到他本人。”络腮胡子含含糊糊的搭理了一下,继续喝他的酒。颜问络腮胡子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38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土陶

  土陶
  
  
  土陶那东西在我们那地方,是很普通的东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那么几只。比如装水的水缸,储油的瓦罐,腌菜的坛子。可是那年二叔扛回来的可不是一般的土陶,那是只会说话的土陶。
  
  土陶被二叔扛回来的时候,太阳正在落山,光影照在二叔黝黑的脸庞,随着二叔的走动太阳在他身后跳跃。那是一个初夏的黄昏,我正在村口那口井台旁跟其他小伙伴玩耍。我当时不知道二叔肩上抗的什么东西,就撇下其他小伙伴,跟二叔一路走回家。村子里的路低洼不平,二叔在前面走的吭哧吭哧,我跟在二叔后面跑的吭哧吭哧。土陶被二叔放在家里的当天傍晚,正是村里人准备晚饭的时候,村里到处弥漫着一股青烟和呛野韭菜花的味道。二叔坐在炕沿上直喘气,土陶就放在二叔脚下。二叔蹲下去用手敲了一下那土陶,发出铛铛铛的闷响。
  
  圈里的猪羊饿的干嚎,猪的长嘴拱着围墙,羊在圈里咩咩地叫。婶娘去地里还没回来,二叔不理会猪羊饿的在那里嚎叫。又是摸又是敲那个他扛回来的土陶,好像没看见我以及大大、父亲的存在。二叔的眼睛先是放出一丝亮光然后又是一个不易察觉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9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树花开千万树花

   初春的倒春寒一过,有细雨霏霏的烟雨朦胧,有春风徐缓的吹来,有阳光普照的地方,就会看见一些悄然而至的绿色。一切像是忽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阳光洒在大地的每个角落,一切都开始了变化,一株小草,一个嫩芽,缓慢的开始了它的伸展过程,这个时候你若注意一下经过的路边,每一株树都开始孕育自己的嫩芽和花朵,那站在暖阳中的树木不再是孤零零的,而是充满了生机,一天一个变化。随处可见的迎春花胡咧咧的就绽放出了那桃红的、嫩黄的色彩,再看那杏花也不甘落后,你绽放一朵我就绽放两朵,粉白粉白的俏立在枝头,竟然招来了不少的蜜蜂围着它开始飞舞。而那桃花不紧不慢先透一点妖艳的桃红,垂柳自然是江南水暖鸭先知的一副态度。玉兰树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落户在兰州的大街小巷,最初只看见过一树一树的花,开的像是小朋友的小手绢那般绚烂,数淡白的玉兰花最为多数,淡淡的透着一股子淡雅,从花苞打开的那一刹那直到完全的展开花蕊,还是那般的淡白,甚至于我一直不认识它是一种什么花。因为它只在早春花开,而其它的时候很不起眼,花落的时候,它才开始长树叶,像是不屑与群花争奇斗妍,等其它花儿群英荟萃时,它已悄然而隐去,静静地站在一边去。四月中旬的时候,真正
分类:岁月流逝 | 评论:2 | 浏览:3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事了

  花事了
  
  问花何烦恼
  花开自在开
  花落自在了
  若想知花事
  还往自我观
  若说真放下
  远离贪嗔痴
  谨防是疑慢
  功夫在日常
  若得此戒持
  方能皈三宝
  十方三世佛
  如此这般行
  妙智如浩海
  唯有求般若
  彼岸如眼前
  
分类:般若 | 评论:1 | 浏览:3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无题
  
  兰空医院整齐的房间
  白色的墙壁 白色的医护人员
  妙手回春的双手问诊 把脉 扎针
  排列整齐的床铺一直是那么安静
  白色的液体像是清澈的溪流流进病痛的身体
  富贵的贫穷的人们暂时安静
  每一天重叠在一起 白色的墙壁 白色的床铺
  窗外落过两场雪之后山又露出了它原来的土黄
  一株桃树矗立在医院门口
  准备好了绽放桃花朵朵
  马路边锯断的槐树白蜡树躺在地上
  来不及发出今年的新枝
  对面就是西北师大的校园
  紫色的丁香按捺不住吐出新绿
  一切都在生长
  有的朝着新的力量有的朝着坏的方向
  花儿盛开的情景
  重叠在人生的记忆里
  任凭人们如何努力
  总是无法抵达想要抵达的地方
  桃花总是会在三月底开始酝酿它的花蜜
  丁香也会在四月怒放
  我
分类:歌者漫步 | 评论:0 | 浏览:29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结痂

  结痂
  
  紫色的斑痕渐渐淡去,我怕说过那么多没用的话,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我看见一朋友在qq上记载,从此以后改正归邪,还看见一个朋友在qq上记载了本地区几家餐厅电话以及地址。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互相变的敷衍趋势,说假话几乎成了生活中常有的事。孔子所倡导的所谓仁者正是所谓的木讷者也。木讷的人不善言语之谈,正所谓君子是不轻易开口说话,就是怕说错了,会误导整个社会。
  
  我开始害怕文字的毒瘤,我甚至不敢写,浑浑噩噩的任自己在时光里流逝。春天似乎悄然而至,我恍惚看见了柳梢的绿意,而我再也看不见田野里青翠的绿色,油菜花的芬芳,蜜蜂的嗡嗡飞舞。我常什么也不想,我怀念那田野里蓬勃生长的植物,攀爬的力量,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油亮的紫茄子,青翠的麦芒闪着亮光,结痂的豆荚快要谢去的残花,一切喷薄而出。我坐在一间水泥钢筋的房子里,常常怀念儿时的情景,觉得过去生活在梦里。那梦是多么美好,流水静静地流,却从来不会说那么多,花儿自然的开,也不会竞相争媚,没有人赞美它们,然而它们美的实实在在,不像人那么会谗言,为了蝇头小利,什么话都敢说。
分类:岁月无痕 | 评论:3 | 浏览:29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9页/4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