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素

时光倾泻,欲迎还拒,心慌意乱,渴望安之若素。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83531
  • 开博时间:2007-10-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冬天,欲念纷纷,书买不停

1、花事  [法]科莱特著 黄荭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花事,顾名思义,讲与花有关的事。封面很普通,可是你靠近了,打开了,便有惊喜:24张花枝藏书票。就这一点,便觉得此书的好。这可能对作者不太公平。可是除了这一点,关于书的好处,我也说不出来。

2、读史阅世六十年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何炳棣著

这书带有自传性质。读这本书,我会想到另两本:《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钱宾四著;何兆武著《上学记》;这两本书都由三联出版,当然也带有自传性质。

这三本书的作者,都是历史专业出身,与西南联大有渊源。看何兆武著《上学记》,因为是口述历史,因此会觉得亲切,看他侃侃而谈,觉得自己也亲身经历过一样;对西南联大生出向往之心;钱宾四的文章,用的是古文,书还没怎么翻,隔膜便先竖立起来。有比较,才发现何炳棣写文的郑重其事,你看了之后,心里有对作者起郑重之意。

3、鲁迅序跋集(上、下)山东画报出版社
不知山东画报出版社的书是怎么流落到街头,沦为旧书摊的一个摆设。这两本书
分类:书·单 | 评论:1 | 浏览:9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一月书单:桂花还没落,菊花正在开

 1、失败之书 北岛著 汕头大学出版社
  2005年,在洪客隆超市曾与此书有一面之缘,后来一直念念不忘记。如今到手,总疑心不是当初看过而想要总不及的那本。
 在冬天,坐在暖被窝里,阅读这本书,看诗人们的颓废、焦虑、孤独寂寞;觉得所谓的幸福便是安于贫贱。

 2 、 缄口日记(1966-1972,1974-1979)陈白尘著,大象出版社,又是李辉在主持。 日记说实在话不太适合我看,不知这本会不会例外?

 3 、 青春·北大 胡伯威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这本书是儿时童年领的路。

 4、 访问历史:三十位中国知识人的笑声泪影 李怀宇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读这本书,我才知道,在《最后的文化贵族》里访谈的记者是李怀宇。在此书中我看到了《最后的文化贵族》里很多相同的内容,同一年发行两本相似的书,一鸡两吃,不厚道。

5、 书时光 张宗子著,真是读书时光时写的字。
分类:书·单 | 评论:3 | 浏览:1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单:001桂花又开了,俺也买书了

1、一路走来一路读 林达著。

 边走边是很多人的梦想,这是一看法;难得他们还把历史与现实结合在一起,也是一看点。更喜欢读的理由,他们边看边说,有自己的观点体系。

2、芸斋梦余(名人名家书系),孙犁的书。

孙犁的书,我想要的是那本书话集,只好退而求其次。其实也谈不上次的问题,因为这些书我都没见过。

3、老人老事,贾植芳著。

 贾植芳的人生际遇比他的书丰富多了。如果能亲见此人,和他聊天,肯定比看他的书好玩。可是人无法亲见,只好读他的书,过过好奇的瘾。

 南方都市报曾经采访过贾植芳:谈到他四次坐监狱的事及不同感受:还是无产阶级专政厉害。国民党也好,日本人也好,北洋军阀也好,我坐监可以看书,家里可以送东西,看守的可以给钱让他给我买东西,可以吃大饼油条,一毛钱就给他两毛钱,最后那次坐监狱,不能买也不能送。开饭的时候我挑稀饭,可以多吃一点,中午饭都是菜皮烂饭,筷子都挑不起来。三年灾害的时候饿死
分类:书·单 | 评论:0 | 浏览:8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韦尔乔的插画



 我对韦尔乔知之甚少,有关他的丁点儿信息,均来自于《读者》。写下《韦尔乔的插画》也是偶然,在我看了《读者》知道他近况而突然决定为他写点文字。

 2007年第20期《读者》最后一页登录了韦尔乔的《病中吟》,旁边配有他自己的钢笔画,还有“编者按”,说道:2007年8月29日,韦尔乔先生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不幸辞世,《读者》失去了一位出色的插图作者。在此,谨以此文追忆韦尔乔先生。看到编者按,目光停顿了几秒,心陡地一沉,再也看不到他的新画了。

 把自己收藏的《读者》一本一本地翻出来,坐在地板上寻找韦尔乔的插图,用数码相机照下来,编号。爱人看我被杂志包围,忙得顾不上大小男人的呼叫,很是恼火,看我一幅不理人沉静的样子,不忍与我计较,随我自由。

 据我手边的《读者
分类:书·画 | 评论:3 | 浏览:35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絮002:关于偷书贼

 《偷书贼》这本书是我朋友从老远寄给我的,不是雪堂,是诗书。

 在我没看到此书之前,雪堂曾丢下一句话给我:“那本《偷书贼》,你看到一定要买,太可怕了,绝对残酷。”用“可怕和残酷”来形容对一本书的印象,这是很奇怪的评语。 虽然我和雪堂的阅读口味不太一样:他侧重理性,而我在乎的是清趣。可是这么久以来文字上的交锋,我很信任他对书的敏锐力。

 可是那时我常去的实体书店和当当网上书店,还没有出现《偷书贼》的影子。不久诗书和我谈到书影问题时,说她最近碰到一本极好的书,便是《偷书贼》,封面极有震撼力:一位戴着帽子的小姑娘,眼睛藏起来了,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无形中却令人产生怜爱之情。诗书说这句话的时候,让我很兴奋,没想到同一本书居然被我两个好朋友看中。

 他们的极力推荐,让我痒痒,可惜眼前无书。诗书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急切样,大方而又热情地说,“我寄给你好了。”惹得雪堂眼红:靠谱,你比我还早看到《偷书贼》了。”这便是有贴心的朋友得意处。

 《偷书贼》这本书的确能打动人。首先讲故事的人很特殊,他是死神。场景也很特殊,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一个小镇上。
分类:书·絮 | 评论:0 | 浏览:9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絮001:聚散总关情

 001:聚散总关情

 母鱼曾写过一篇《聚书录》,在三味书屋颇有反响。《聚书录》当然谈的事与书有关,谈她买的书,谈她读的书,谈她自己的感受。文字干净,看似波澜不惊,却是风生水起。风是微风,水是净水。见过购书记,书单,书话却没有见过“聚书录”,不知为何以“聚书录”为题。

 看《满堂花醉》中《聚散但看身畔书》有些文字与聚书有关:“我自知软弱,不敢追随古人,视书为宝藏之物,为免却日后事到临头骤然承受那样的伤怀心情,索性就借明季澹生堂主人祁承《聚书训》的说法,把自己的书称为‘聚书’而不称为‘藏书’,一早预备了有聚必有散。”

 沈胜衣也是心思缜密而又会表达之人。想不到‘聚书’两字,经他这么一说,暗藏人生际遇。想想与书打交道的路上,人不比书更耐久磨。那些我曾经翻过而不曾占为已有的书,如今流落到何处?即便现在是占为已有的书,他日我死了,他们又会出现在谁的手上呢?

 书的聚散还没搞定,更急切的问题摆在我面前:如何说服爱人不烦我买书,不烦眼前净是书。
分类:书·絮 | 评论:0 | 浏览:9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001:投玉抱瓜,永以为好

 我一寂寞,便想写字。我的字是顺水而漂的花叶,无人驾驭,随波逐流,落到你的手中,是我的幸运还是你的幸福?写字的时候,是真想一些事,假想一些人。

 001:投玉抱瓜,永以为好

 因为网络,因为有缘,相识相亲。
 凤凰之行的约定,我一直记得,只是遗憾,本来有机缘能成行,最终却擦肩而过。我们都是心动比行动争先的人。

 去年的八月,你约我凤凰之行。而我当时贪吃,在剁鸭子时,剁到自己的手指头,流了很多血,吓死我了,趁此机会,向爱人撒娇。凤凰的美景抵不过爱人的温情。虽然很心安理得地享受爱人给予的温情,可是拒绝你还是不安。

 今年的八月,我约你凤凰之行。那时我正疲惫不堪,心想远行。而你再不如当初那般自由,为生存工作而忙碌。

 看你在Q上的留言,知道你不能成行,并不觉得难过,同学聚会的热闹来得很快。可内心对凤凰还是有所期待,便急着讨好爱人和儿子,希望他们能成全我:一起同行。想着即便不能与你同游凤凰,但是如果我们一
分类:书·信 | 评论:0 | 浏览:10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胭脂花·地雷花·晚饭花

   刚才不知窜到谁家的博客,见到了胭脂花,那不是老妈院子里的小喇叭花吗?又发现了一种花的秘密,真是惊奇。这种花有很多名字:草茉莉,紫茉莉,晚饭花,晚香花,地雷花,夕阳花。
  
   曾在洁尘的文字里看到过地雷花。她描述她母亲单位有一个花园,小时候常在花园里穿行。现在还记得花园里“除了那些学名叫草茉莉,俗称为晚饭花,我们小孩子叫成地雷花的草草花之外,就是那些沿着通道蜿蜒长成的芭蕉了。”当然洁尘的兴趣是芭蕉,晚饭花,地雷花一笔带过。看她文字表述,地雷花是种很平常的花,便好奇着:地雷花长什么样?象地雷么?可惜没见过地雷,想象不出它的样子。原来我见过地雷花的。
  
   这花易种。老爸不知从哪儿拿回的一株树苗,栽下,印象中不久便在院子里红红火火地开着。记得后来老妈嫌花开得太盛,枝长得太浓,影响桔树生长,当年便把花连根拔起。可是第二年这花儿依旧活波波热辣辣地开着。肯定是因为花开结籽,落在土里,顺时而长,依时而开。
  
   这花叫草茉莉,是因为有茉莉的香味,可是却没有茉莉的高贵和典雅。此花也叫晚饭花,在晚饭时分,悄然开放。是真的,通常到娘家都是在傍晚,记得有一次,天渐黑,看不清,一两只蝙蝠已经在空中无声地飞着,热闹的院子突然沉静下来,好象只有我被遗落在空荡荡的院子里,隐隐约约看到红红火火的花,一时恍忽,不知自己在想啥。不过此花寿命较短,第二天便谢了。
  
   曾经问过老爸这花叫什么名字,老爸也答不上来。只说这花好看,红得象胭脂。原来此花还真叫胭脂花。而我以为花开时象小喇叭,就一直认它为小喇叭花。原来它有自己的名字,是不肯让我随随便便叫的。
  
   此花还有白色。前几日,在姐家对面的路边上,看到白色的花开,还寻思着:这花怎么这么熟,在哪儿见过,只是颜色不对劲。当然还有别的颜色,我没亲见。
  
   现在的季节,正是晚饭花开时,想回娘家吃晚饭。回到娘家吃晚饭时,晚饭花儿已经不开了,被老妈剪枝了。不过汪曾祺曾有一作品集《晚饭花集》,幸好不叫胭脂花,不然文不对题。
  
分类:书·画 | 评论:0 | 浏览:10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