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迷楼天涯名博

我们称之为爱者/是否体内虚弱的藏身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027202
  • 开博时间:2004-02-02
  • 博客排名:第1502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吴福清词no

2017-12-14

若芊我芊n

2017-12-13

冰释234白

2017-12-13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细数同声一个无





3万字配20幅图。整出倪元璐这张很是惊艳。此画表现山村欲雨,虽为米家山水,但笔墨技法颇受董其昌的影响,以浓淡不同的墨点和墨色,渲染坡坨层林,留白处宛如浸漫于岭间的云霭。
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18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踪多年的九十年代旧文

农事诗

1. 复作归田去

复作归田去,犹残获稻功。
筑场怜蚁穴,拾穗许村童。
落杵辉光白,除芒子粒红。
加餐可扶老,仓廪慰飘蓬。
(杜甫《复作归田去》)

那是杜甫羁旅漂泊生涯的第八个年头,那一年杜甫53岁。53岁的杜甫看起来已是一个齿根摇落、头发稀疏的颓唐老人。那一年,他在成都苦心经营了三年的草堂已经在战乱中成了一蓬草灰,他挈妇将雏,逗留在四川、湖北交界处的夔州这个峡谷小城里,在这里他得人资助有了一个小农庄,他雇用帮工经营庄园,生活看来是可以安逸了(但那也只是一个假象),而庄园的收成,也成了这个被饥饿困扰了大半辈子的人最关心的事情之一。
最早的年头(大约在他30岁至44岁之间),他感到的是政治上的饥饿,作为没落士族的后裔,那时候的杜甫策马骑驴,彷徨徘徊于长安的街头,他想做官几乎想疯了。公元8世纪中叶一次著名的叛乱中,他身陷叛军囹圄,逃脱后奔赴新帝的行在,这个忠心的行动得遂了他长年来想要当官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16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了解的同情





“所谓真了解者,必神游冥想,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对于其持论所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表一种同情,始能批评其学说之是非得失,而无隔阂肤廓之论。”(陈寅恪)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16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可以日不可以记

开第二瓶茅台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样子会难收场。后来开了第三瓶,时空感就消失了。好像接到过一个电话,又打出过一个电话。都迷迷糊糊的也记不大得了。天御足浴出来,又去宵夜。他们又喝黄酒,我一闻到气味就反胃。回家一点多了,冲了澡清醒些。雨极大。晨起口渴得厉害。2010年的酒,有些喝上了,还有N场待喝。反正要好好喝。酒喝多了就是要注意身体。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3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米沃什:德加的蜡笔画

  德加的蜡笔画
  
  ——米沃什
  
  那个肩。一个情色物被持续掩盖着。
  她的双手缠绕在未结完的红色发辫中,
  那么密,梳发时,使头垂下,
  一条腿,和下面另一条腿的脚。
  因为坐着,弯曲的膝分开,
  手臂的移动显出胸的轮廓。
  无疑在这里。在一个世纪中,一年
  完全消失了。怎么能触到她?
  怎么能触到黄色晨衣下别的什么?
  她涂着睫毛油,哼着一支歌。
  第三个躺在床上,抽着雪茄。
  看一本时尚杂志。她的细棉布衬衣
  露出白色的圆形和粉红的乳头。
  画家的帽子挂在阁楼上
  和她们的衣服一道。他爱呆在这,闲聊,
  画素描。我们人类的交流有种苦味,
  因为熟悉触摸和渴望的嘴唇,
  熟悉腰的形状,和不朽灵魂的谈话。
  它流动和返回。一个浪,一个海浪的叹息。
  惟一一个红色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2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萍破处,檐花帘影颠倒

豆友发来一文,作文者不知何人,看署着的写作时间,有两三年了。



《浮萍破处,檐花帘影颠倒》


周末居然独自一人,登时觉得日子无涯,尽可以随心所欲。
睡到自然醒,不过八九点;躺着、爬着看会儿书,不过十一二点。就餐前先往书店拨个查询电话:赵柏田的书可有?
有。却分别在两个书店。
步行,缓缓;一个一个去,不着急。

先得了《历史碎影》。“中华书局”四个字中规中矩得令人无比放心,一时也不急着翻开。
乘电梯,里面先有了一男士。遂把无处存放的目光暂时寄托在封底,且看看别人怎么说这个人也好。
只是,谁说的都算不了数,得自己说了算。
奈何文中那些“日常视野中的现代知识分子”,蒋梦麟啊、沈从文啦、苏青啦等如今只能“被说”了,被说成英雄、文豪也好,学者、作家也罢,全凭人家一张嘴,那些自己,早就是客了,历史的过客。

【万里归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18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的未来

前几日参观袁府书房,书的摆放如主人的大脑一般井然有序。背靠一架子台版书,放眼大陆使君与操耳。朋友们的书在触手可及的右手一侧。回来看自己书的摆放,怎一个乱啊。今天为找一本袁枚的书,就翻箱倒柜找了整一个晚上。前些年买书的恶习愈演愈烈,架上放不下了就打入纸箱,床底下车库里到处乱塞。近来做减法,像老朋友一样经常会想到的书可能也就200册左右。这已经是一个了不得的数字了。若是,我的书架大可空空荡荡。

下面这个约稿答应了两三个月,总算交差了。


《书的未来》


以前每到一个城市,总要去书店看看,遇到中意的书,那真是邂逅相遇适我所愿的欣悦。现在很少有这样的心情了,一者,各地书店如同城市建筑般大同小异,殊少惊艳之感,再者,网购的风行使得找书不再成其为难事。书之遇亦如人之遇,要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书于千千万万种书中浮现,一路找寻的苦辛也会转成甜蜜的回忆,但在一个资讯如许发达的时代里,找书直如囊中探物,只须鼠标轻轻一点,功能强大的搜索引擎就会把你想要的书单如数呈现,尔后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30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谦恭

谦恭



我越长越矮,越长越小,

变成人间最矮小的人。

清晨我来到阳光下的草地,

伸手采撷最小的花朵,

脸颊贴近花朵轻声耳语:

我的孩子,你无衣无鞋,

托着晶莹闪亮的露珠一颗,

蓝天把手支撑在你的身上。

为了不让它的大厦

坍塌。



卡夫卡对雅诺施说:“这是诗——包着友谊与爱情的文学外衣的真理。”

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20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动花开的日子




风动花开的日子

——《良友》第10辑札记

薛原

《良友》第10辑以《风动花开的日子》为书名,这也是其中的一篇文章名,如同这个题目所显示的,仍与青春记忆有关,关于青春,关于校园,对于作者来说: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切都是她内心的一个禁忌,她拒绝回忆,也执拗地不与当年的同学联系,轻易不去碰触那一部分记忆,她总是小心翼翼地绕开它们,彷佛那里埋藏着一个巨大的潘多拉盒子,只要掀开盖子,懵懂岁月里那些朦胧青涩的爱恨情仇和挣扎疼痛就会奔泻而出,将她从头到脚地覆盖和淹没。那时候,少年气盛的她没有勇气面对那个惊慌失措灰头土脸冲动倔强的自己。于是,只有逃走。可逃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20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78年的桑塔格

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19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吸入了他们的尘埃”

自序:“我吸入了他们的尘埃”

这本书写的是一个家族与一群人的故事。这个显赫的家族即执掌明朝江山近三百年的朱氏皇族,这一群人,是堪称那个时代精英的士大夫和文官集团。整整一年与笔下人物为伴,我时常想起的是法国历史学家米什莱(Jules Michelet)的一句话:“我吸入了他们的尘埃”。
历史如同生活本身,一个个转瞬即逝的景象,在无穷无尽的运动中编织出无数个悲欣交集的场面。然而在它纷繁的外表下,却有着恒定的结构,制度结构即其一。朱元璋之所以在十四世纪中叶建立起了当时世界上最完备的文官制度,是因为他亟需儒家知识分子来使政权合法化,而后者也需要国家来保障他们的利益。皇帝和文官集团的共同作用,使得明朝从一开始就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在这个权力结构中,皇帝把自己放在了至高无上的拱顶石的位置,庞大的文官集团与皇帝的合作与角力则维系着这个结构长达近三百年(准确地说是1368-1644年的277年)。
从较长时段着眼考量人物,决定命运的不是性格,而是制度。制度决定生死。正是制度的不断调整导致的权力结构的嬗变,决定了文人/官员们的荣辱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3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下的中国士人


聂作平,川人,才子。一本《帝国的隐痛》写得荡气回肠,一首写给李香君的情诗更是香艳无比,连侯方域再世也要自叹不如。当下历史写作者甚众,真正得着写史之道的也就三二子,聂君即占一席。





《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下的中国士人》

聂作平



背负难以跨越的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面对浩瀚无际的太平洋,古老中国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因为这种负山面海的地理环境,决定了这将是一个内省的、封闭的国度。在这片辽阔的、足以自给自足的土地上,作为一个帝国,古老中国走过了两千多年的历程。如果说秦汉时期是这个帝国英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2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见

初见

knight 发表于 2009-12-25 7:51:00

我在此刻再次遇见你,薇依
你还是一个人,独自在期待中
往东方朝觐的路上,没有你的同伴
十字架下,人们在窃窃私语

我要感谢你,薇依
你给了我勇气,让我也敢于拒绝
那些聪明绝顶的人,不至绝望
犹太人、日尔曼人、化外人与希腊人
无神论者和神学家,还有一边快乐着
一边掏出人间食粮的导师
以及随风而去的糠粃

我被你真正刺痛,薇依
你这个拒绝受洗的姐妹
我看到了你在门外的双眼
我的信心却搁在冬天的门槛上
比起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大门
囚牢的门小多了,虽然骆驼也能进去

我不知道为什么走近你,薇依
这也不是你的期待,你不记忆过去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18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夜

年内最后一次工作到这么晚了,“我吸入了他们的尘埃”。奇怪的是这么早就醒了。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16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日运程

处女座(8.23-9.22)

今日运程:细节决定成败,而你对细节的把握会变得相当好,思想变得具有系统性。


分类:人与事 | 评论:0 | 浏览:16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