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472030
  • 开博时间:2004-02-02
  • 博客排名:第3422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在你声音的褶皱

  在你声音的褶皱
  我一惊一乍地走
  随山峦起伏
  升降
分类:不能算诗 | 评论:1 | 浏览:5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的隐者

《孤独的隐者——访聂尔》
  王夏威
  2009年01月20日 23:41

  岁末的雪,纷纷扬扬已经下了三天三夜,整个城市已然变成了雪国,然而这雪却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往日的喧嚣忽然间无影无踪,无论白日还是夜晚,都是清清静静。吃过晚饭,我便匆匆从家里出来,迎着飘洒的雪花赶路。说是匆匆赶路,然而走在雪地里,脚步定然不会很快,只是因为心里有一个期望催促着前行——在这静谧的雪夜,我将拜访聂尔先生。

  对先生的记忆,可以追溯到童年。印象中的先生总是一个人在缓慢地走路。之后的很多年,就只是偶尔阅读一些先生的文章,却不再有机缘见面。然而心中一直存留着结识先生的期望。

  走过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我来到了先生位于凤鸣小区的家。我看了一下表,时近八点。我想,这个时间原本不应当登门拜访。然而自己却实在按捺不下这份渴望,这才打电话约访。我是在笑声中走进了先生家的。进门之后,我仔细观察了先生的家,先生的家布置得十分温馨。我克制着没有参观先生的书房。对于自家的书房,我是很害怕别人进去参观的,己所不欲,
分类:转载 | 评论:2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恋爱中的哲学家

  恋爱中的哲学家
  作者:罗伯特·扎里茨基
  文章来源:译言网
  浏览:4 次

  2011年5月6日是大卫·休谟诞辰300年纪念日。据《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休谟是用英语写作的最重要的哲学家。今年,奥地利、捷克共和国、俄罗斯、芬兰和巴西等地举行了各种讨论会,说明这家百科全书所作的论断可能过于保守。
  
  与会人士将引述休谟对认识论、政治理论、经济学、史学、美学与宗教等产生的巨大影响,以及他对理性力量深深的怀疑。但是,他们并不会对休谟本人多加评论。
  
  这一点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休谟最为关心的是知识、伦理以及因果关系的本质,而不是创造日常生活理念。不过,与其作品一样,休谟的个人生活本身也可以给出关于如何生活方面的见解。这里,我们要描述休谟生活中的一个插曲,它反映了休谟本人提出的最富挑衅性而且最容易被被人误解的论断:理性现在是,而且永远是,激情的奴隶。可以预见,这段生活插曲发生在巴黎。
  
  17
分类:转载 | 评论:0 | 浏览:1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碑亭札记3

  
  他从别的角落看我。我没有抬起头来。
  
  我前行不是为了能够回头看去而是不得不,不得不从后往前看那走过的路及其携带的风景,重要或根本不重要的是它不可能荒芜一片,重要或不重要的是它在后面却也并不指给你前路之虚无或缤纷。
  
  人讲情感,我说思想。人的双脚用思想铸就而非情感。情感是无法独立行走的,情感只是思想的汗珠,它不是血。
  
  我们之间并非需要重新相互认识,而是要确认并凝定这有若初见的存在之境。这梅花般疏朗山峰样高耸迷宫式回旋的残酷而盛大之美不可能在人的一生中重现两次,如同人之不可能再生。
  
  哦,原来自由就是罪与罚!还以为它是什么呢。
  
  在如此的情境之下,你将不得不深深地理解并热爱上这个遍布玄机的人生格局。一切都是为你而设,你走不进他人的格局里。
  
  哎哟,那个木偶,他把一切都尽收眼底。
  
  在那钢铁般倒灌的秋雨之下,我在途中突然像摸到一根骨刺一般地意识到何
分类:笔记 | 评论:0 | 浏览:5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忆魏老师

 
  魏填平是我在晋东南师专中文系三年级时的班主任,也是我们的元明清文学和中学语文教学法课的任课教师。他给我们当班主任的时间似乎是1982年春末至1983年夏,开始代课的时间可能稍稍靠后一些。他正式当上我们的班主任后,立即任命我为班长。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被赋予管理四五十人这么一个巨大集体的权力,而这个赋予者就是魏老师。仅此一点即可看出我们的关系非同寻常。
  1982年春天,魏老师在还没有正式当我们的班主任时,即代行班主任职责,带领我们班去到长子县一中实习一个月。初一接触,我们都有点怕他,怕的原因,一是他长得面貌凶恶,黑脸,不修边幅,说一口长治话(长治话本来比较生硬,从一个面貌凶恶的人口中说出就更加令人感觉像是一种不断的威胁);二呢,像他这样一副长相的人居然还是一个才子,那么他会是一个怎样的才子呢?真是叫人不敢猜测。此二者合并到魏老师身上,令他成为一个可怕的人。于是就发生了如下的一个情节。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一个急公好义又稍显鲁莽的同学找到我,他悄悄地向我透露了他对于某种情况的一个严重的怀疑,他怀疑魏填平可能和跟他一起带我们来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4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碑亭札记(2)

  流碑亭札记(2)
  
  惟有语言,这初始的和最后的家园。所有语言的异质最终都变为语言,它们在这惟一的家园里会找到它们各自的位置。时间不能泯灭掉任何东西,它只是把那些东西冲积到语言的平原上,深埋到语言的矿藏里,扔进阳光照不见的沟壑中。
  
  语言与时间的关系:时间是语言的厚度,语言是时间的发光的和幽暗的表面。
  
  作为一个人来说,如果无法领受这二者及其关系所给予的恩惠,所授予的荣光,所赐予的位置,那他就是一个被流放者。他会错误地理解人是没有归宿的这句话。人是有归宿的,人的归宿永在前方,然而,那雪地上的坟头却是指向后的。
  
  蔑视时间者是有的,比如情欲。那是因为它没有自身的语言,也就是说,它没有面孔,没有特征,没有进入宇宙空间的愿望。情欲是被语言和时间双双逐除的,未获准命名的,被褫夺了继承权的少量事物之一。
  
  人们活在世间是为了共同修习一种语言。人们看似漫无目的地走在家庭里,街道边,广场上,阳光下,河的一面……所为了的无非就是这一个目的而已
分类:笔记 | 评论:2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瞧这个人(关云摄)

  



分类:影像 | 评论:2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箴言

  
  
  1, 你可以宣扬你的价值观,但你不要企图以此改变别人,否则那人会用顺手抓住的任何一件东西敲死你;
  
  2, 不要高估任何一个人,否则他会让你对人性和人类失望。如果你已经这么做了,你必须把他降至他应在的位置上——这才是真正的悲悯;
  
  3, 是最后的一个谎言照亮了前面所有的谎言,因为人的言行如果不是为了走向他所宣称的预定的道路,你就不能说它们是真实的;
  
  4, 智慧对于小的谎言却是盲视的,因为它从不浪费心思在那上面;
  
  5, 天无绝人之路,指的是如果魔鬼不伤害你至彻底地绝望,天使就不会向你现身;
  
  6, 亲身经历任何事既不可能也不重要,重要和可能的是,你是一个人,你终究会认识到一切皆有可能,包括你的认识本身亦是如此;
  
  7, 当你做了或经历某件事之后,你应当将真相在第一时间揭示出来,否则,你想要再做回一个正直的人,你就得翻越悔恨和羞耻的大山,能不能最终完成救赎成为
分类:笔记 | 评论:1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年的一些事


  &
  年三十值夜班,在办公室下网络围棋几乎一整夜。
  本来也十多年不看春晚了,今年离得春晚更远一些,连一丝动静也没听见。
  看我下棋的是一位太极八段。我一边下棋一边跟他聊天,问他为何不看春晚,他说没劲儿,我问是每年都不看,还是今年不看了?他说因为每年都看了,才觉着没劲。我说我是十多年不看了。太极八段说,咱这人还没免俗。我问,你是说谁免俗了?他回答那就不知道了,他是光说他自己。太极八段的幽默感在除夕夜比往常更多出了一些,令人可喜。所谓太极八段实际就是我的远在青岛的同学老吴。从我们近三十年前在师专分手后,老吴对我,我对老吴,从未有过一丝因时间和空间的阻隔而产生的陌生感。这一事实非常地能够给我以安慰。无论在北京街头(他原在北京工作),还是在青岛海边,我和老吴一坐到一起,就用我们青年时代建立起来的语调说话,说我们的青春往事及其他,说个不停。老吴多少次地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是靠不住的。我说的靠得住,指的是老吴永远是老吴,二十岁的老吴活在三十岁四十岁和近五十岁的老吴的心中,看来永不会死去。
  
分类:笔记 | 评论:7 | 浏览:4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浦歌:关于《太行文学》及其他

  看到聂老师博客文章,才想起关于《太行文学》的一些观感和感受,一直没来得及说。
  
  装帧清雅,淡定,大气。
  
  《太行文学》小说最大的特点是,鲜活,少匠气。匠气有两种:一种是小说月报体,那就是专门讲故事的那种絮絮叨叨、陷于无聊的匠气,一种是披着先锋外套,但文字略显空洞的形式主义匠气。《太行文学》里所选的文章不管长短都有原发的爆破力,挺拔鲜嫩,尽管在某些地方显露出一些缺陷,但总有一种独特的价值存在。
  
  散文意涵高远,聂老师的作品算是名家名作,是压轴之作。
  
  诗歌意象饱满跳脱(其中只有几句是失败的),属我写的那几首充满匠气,像盔甲一样套在文字身上,这在以后我会注意,把盔甲脱掉,不再让人有隔膜之感。
  
  有原发力、给人一种茁壮之感的小说,中国现在非常缺少,山西大概只有杨遥早期一些篇目,手指的一些东西算得上这种力量。其他大都陷于越来越深的匠气。许多人陷入王安忆的琐碎笔触里不可自拔,但忘了最重要的精神,许多人在古典意象里意淫,没有真正体现出现
分类:转载 | 评论:5 | 浏览:4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的事

  今天上午去了陵川县西河底镇吕家河村。
  老王父亲去世,我和三位同事代表单位去看望,慰问。
  吕家河村不小,但村中人影子很少。
  两口棺材停放在村委会大门口(不知为何是两口),准备在那里搭棚。棺材露天停放在街上,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这里的风俗是五至七天出殡,不请阴阳先生择号。
  老人活了九十多岁,俗称喜丧。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命名,一个生命去了,居然也可称之为“喜”。
  我问老王老人病逝的过程,他语焉不详,只说老人摔断腿后,病在床上几个月,然后死了。再加追问,老王只好坦白他也不太清楚。情况似乎是,人们认为如此高龄的老人,他究竟如何死的,不值得细究。
  在荒凉的村子的中央,停放着两口棺材。
  这就是今天上午看到的。
  躺在里面的那个老人,我只是认识他的儿子,他的儿子从未向我谈起过他,当我今天因他而来时,我没有看到一个人的形象,我看到的是停放在村子中央的两口棺材。
  我不知他在哪口棺材里面。
  从吕家河返回时我拍照了来时就看见的一个标语
分类:也算日记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太行文学》的2010

  2010年我的主要工作是编《太行文学》。《太行文学》是一个内刊,就是没有公开刊号,只用于赠阅的那种。编这样的刊物,做这样的工作,一个人的价值感时常会受到怀疑,或者简直总在怀疑中。我或许可以把这说成是背对着价值观的一项工作,好在也算是一项文学工作吧。
  《太行文学》选稿用稿着重于当地的作者,老话叫做“培养本地作者”,但是本地作者群体太小,整体的水准不可能高,所以当这样一个编辑的难度和无奈可想而知。我的编辑方针是,每一期保证有一到两篇好稿,其余可以有限度地凑合。为了这一到两篇的“好稿”,我往往需要付出极大的时间和精力,并且往往是在已经感觉没指望的情况下,才柳暗花明。没想到我们的工作居然还出了“成果”,由《太行文学》发表出来的部分稿件被上面刊物数量不小地选用,这些刊物包括《山西文学》,《作品与争鸣》,《散文(海外版)》和一部散文年选,目前为止全年六期《太行文学》共有八篇稿子被上述刊物选用。我还问过《小说选刊》的编辑他们是否从内刊上选作品,回答是必须得发到公开刊物上才能备选,这样妄图让《小说选刊》选用的想法是不行了。作者们可以通过《太行文学》与外界建立起联系,算是对我的被质疑
分类:也算日记 | 评论:4 | 浏览:5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衣和新鞋

  她们为我买回一件棉衣,一双皮鞋。
  棉衣是青灰色的,一眼看见就是喜欢的颜色。鞋是棕色的,棕色得恰好。大小也都合适。
  棕色的新鞋放在地上,明天就可能会穿它出去,今晚它横亘于商品和用品的间隙里,显得那么新,那么好看,没有丝毫的损伤,两只鞋的差异和对立隐匿不见,商品的微光仍在其上闪烁,那光可能至少会消耗到明天才会完。那光是独对着我的,就像一双会眨动的眼睛。
  棉衣挂在衣架上,不如鞋子这么生动,这跟它的颜色有关,青灰色不会有光芒射出,小晴说那也叫大地色,而我认为是天空色的变异,具有一种包孕和藏纳的性质,仿佛其中和其后演绎着故事,历史,物质的沸腾和冷却。与鞋子相比,棉衣静静地在衣架上,像一个站立的人的后背,但这个人还不是我,而是一个理想的人。它作为商品所具有的那种欺骗性,要等到我明天穿了它以后才会开始消散。
  换下的旧皮鞋就在新鞋的旁边,如同一个熟人百无聊赖地呆在那里,它完全不能跟凡高的鞋子相比,只是稍有一些变形,里面有一点破损。她拿起来,翻转它,指着说:你看,鞋底是完好的。她说将给小b穿,对于小b它将是一双好鞋。那么,这双“好鞋”随
分类:笔记 | 评论:4 | 浏览: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别也是一种欢聚”

  “告别也是一种欢聚”
  
  最后一届神利文化沙龙于元月15日下午举行。我起的名堂——“告别也是一种欢聚”作为本次活动的主题,意思是这是最后一次,持续10年的一个东西到头了。本次活动以音乐会的形式进行。
  我本来准备发言时说一个意思,但被叫到时又不想说了。把原来想说的记到这里。我想说的是,是最后的一盏灯把整条道路照亮,最后一盏灯让整条道路变得完整,并规定了其性质。这和生命的过程相契合。死并不就是生,它只是使生变得完整和具体,并使得生命有多长,它的影子就有多长。
  但是,我当时说的却是,现场的这么美的音乐令人无语。音乐使人产生一种处于无名状态的精神的丰饶。在这样的音乐中,也只有在这样的音乐中,才可能真正体味“告别也是一种欢聚”。有可能所有语言的无名状态都可以用音乐来代替,代偿和唤醒。
  实际上我没有这样说,我只说了第一句的意思。因为我觉得这个意思不可以用口头语言来表达。
  而我说的音乐实际上指的只是杜鹃小姑娘的中提琴独奏曲。真想有机会再能听到她的现场演奏。
  
分类:也算日记 | 评论:3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并非一个人,在雨中
  
  雨,淋湿所有人
  尽管有房子和伞
  但是雨,淋湿所有人
  
  鞭子从天空到大地
  钢铁般地落下
  落在每一个人
  
  雨,落在每一个人
  鞭打每一条脊梁骨
  拷问匍匐的良心
  
  雨,鞭打不一样的爱情
  雨点般大小的心灵
  空空的爱,哦鞭打
  
  雨,无关于彩虹和云
  无关于闪电和雷
  无关乎大地哦那悬空之水
  
  雨,淋湿每一个人
  雨点样心灵蛙鸣般觉醒
  雨,淋湿每一个人
  
  在雨中,并非一个人
  
  2011年1月13日于流碑亭
  
分类:不能算诗 | 评论:3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9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