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472159
  • 开博时间:2004-02-02
  • 博客排名:第341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4

古来风

2018-11-13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叶小琛挪

2018-10-26

jfsvwn1746..

2018-10-18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深海悬崖

2018-10-18

dengbinhom..

2018-10-12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旧文:以摄像机的眼睛看本土文化

  

 

本土文化热正在兴起,其中原因众多,撮其要者,大致有:旅游产业市场机制的逐步建立,商品经济及其全球化市场所激发发起的怀乡情思,新型社区文化的兴起,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中固有家园意识的复苏,等等。以上种种促成本土文化热。
  本土文化热有多种表现形式,其中,追寻本土历史文化的电视文本的大量生产是其最重要的表现之一,如我们将要谈论的晋城电视台新近拍摄播出的电视片《沁河行》和以前拍摄并早已播出过的同类电视片《丹河行》即是此类。
  电视作为当代社会最重要最显赫的传媒,它对本土文化的倾心关注可以说是别有意味的。摄像机的眼睛并非盲目的,相反,那只大大的独眼正是现代社会的精神所在。这只眼睛的搜寻目标从来就不单纯,如果它今天瞄准的是某一块旷野,某一条河流,某一座山岗,那么,这河流、旷野和高山就已经不再是它们本身。同样,经过摄像机镜头过滤的历史文化也必然成为具有当代色彩的(消费性的五颜六色?),而不再仅仅是记忆的废墟上那一片单纯的时间之黑白。
  摄像机的镜头往往走在探险者和观光客的前面,到它开始关注本土文化的时候,它甚至能够走在考古学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叙述就是寻找

  叙述就是寻找
  ——序马宇鹏作品集《父亲的骨伤》
  马宇鹏又要出新书了。这回还像上回,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一锅烩,一样都不能少。写作之于他,如同人们常说的,那是一种耕耘,为的是收获,而非放弃。
  文学只是生活中的一件事,它远非一个人的全部。对此我现在不仅能够予以宽容的理解,似乎还比从前增添了几分同情,乃至佩服。
  我佩服老马这样善于经营生活的人。他孜孜不倦地从每一寸土地上去发现黄金,并且他果真就发现了。他的身上始终有着一个翻山越岭少年的影子,那个少年是去挖药材和打荆条的。少年时代建立起了每个人生活的哲学,这个哲学比从书本上学来的哲学更像哲学,并且更管用,因为它流淌在血液里;我更佩服老马的是,他双眼紧盯着土地,同时却又可以望得见天空,仿佛他不用直起腰来就能看得见一切。我佩服他这样接地气而又爱文学的人。
  老马每天下班以后,都要骑上他的老旧摩托车,摩托车后座上坐着他的妻子,他们奔往晋城一中,陪伴在那里读书的他的孩子,数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单位同事没人不熟悉他的口头禅:晚上还要去一中呢!第二天早晨,他风驰电掣地回来了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山西省报告文学创作会(保德会议)上的发言

  我没有报告文学的创作实践,几乎可说是门外汉,但这次会议给了我一个思考的契机。从晋城赶来保德的路途之长,又为我提供了思考的时间。我想到的是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我在散文的写作实践中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即我在生活中遇到的许多的人和事,给了我足够强烈的触动,但我却无法通过散文这种文体走进触动了我的那个对象本身,导致我最终放弃了把真实的内心触动形诸笔墨。任何一种文体,既成为我们走向世界的通道,有时也会成为一种障碍。这样我就觉得,如果能够在散文与报告文学之间打开一条通道,或许可以扩展我们的题材范围,甚至有可能取得一种新的文体意义;
  第二,是观察和写作角度的问题。我觉得现在的大多数报告文学作家都站得高,看得远,这样所取得的观察和写作角度当然是好的,是大的。但是,若我以后写报告文学,或者写拆除了散文与报告文学之间的界限的那样一种文体的话,我会把角度放得较低,把视角缩到较小,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够把我们的邻居,朋友,亲人,也就是普通人的苦难写出来,否则,他们就只能被淹没在大历史的叙述洪流,以及与意识形态脱不开干系的语言洪流之中。我认为这个太重要了;
分类:笔记 | 评论:0 | 浏览: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方周末网首页推荐《路上的春天》。各大网站均有连载

南方周末: http://www.infzm.com/content/74047
凤凰网: http://v.book.ifeng.com/read/book/book_info/13823.htm
搜狐:
分类:笔记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帕斯捷尔纳克与斯大林通电话的故事

  (抄自伯林《苏联的心灵:共产主义时代的俄国文化》一书)
  ……有一回,他正是在这种亢奋的情绪中向我讲述了他与斯大林通电话谈论曼德尔施塔姆被捕一事。这段著名的对话流行有许多不同的版本,而且至今还在流传。我只能靠记忆来复述他在1945年向我讲述的这段往事。据他说当时他正与妻子和孩子待在自己在莫斯科的公寓中,家里没有其他人,突然电话响了,电话里的声音告诉他电话是从克林姆林宫打来的,斯大林同志想和他通话。他以为这是别人开的一个愚蠢的玩笑,于是把电话挂了。但电话铃又响了,电话里的那个声音不知怎的让他相信这次是真的。接着斯大林问他是鲍里斯 帕斯捷尔纳克吗,帕斯捷尔纳克回答我就是。斯大林问曼德尔施塔姆朗诵一首讽刺他斯大林本人的诗时他是否在场。帕斯捷尔纳克回答说他在不在场在他看来并不重要,但能和斯大林通话,他感到非常荣幸;他说他一直相信这一天会到来;他还说他们必须就一些至关重要的问题进行面谈。随后斯大林问曼德尔施塔姆是否称得上是一位大师。帕斯捷尔纳克回答说作为诗人,他们有很大不同;但他很赞赏曼德尔施塔姆的诗歌但感觉不是一个路子,但无论如何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
  在他向我
分类:笔记 | 评论:0 | 浏览:4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月十四日

  天懒懒
  人影憧憧
  逃逸留守哭笑
  在哪里
  
  音乐飘
  香烟升起来
  白墙
  红玫瑰
  
  什么在窗边飞来飞去
  是鸟声
  树兀自
  时候已不早
  
  2012年2月14日
  
分类:不能算诗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

  冷酷淡然伸出美人胳膊
  严冬弯弯腰要去往地下
  我差点就喊春来了
  忽又记起
  曾几何时雪白血红
  所有转圜只如人意
  没逻辑,阴晴无定
  内在的诡计总是这样
  无论人的还是自然的
  无论淫荡的风
  甜蜜,欺骗,尖叫
  
分类:不能算诗 | 评论:0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前后

  你伏在我的肩头是在为我哭泣吗
  你从你的脸上擦干我的眼泪走了
  我手握剩余一滴坐回到角落里
  沉默地等待明天和新的一年
  
  元旦早晨桔红色的太阳真大
  像你和我签下的那纸协议
  像我和你预支给新年的悔恨
  像风一般美丽的毒蛇盘在天上
  
  想去年此时阳光跌下来时满地污泥
  相似的记忆都来了如同陈年老雪
  那以后我每天翻阅草稿却无从修改
  我的手愈来愈哆嗦如寒冷中的嘴唇
  
  可它今年仍将继续写一些有关虚无的谎言
  无非每天说一说人生来为的就是要活下去
  
  2012年1月3日
分类:不能算诗 | 评论:0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聂小晴《汉代琅华照寒烟》之自序及东吴大学教授推荐序

自序
琅華千點照寒煙

  這本與漢代文學有關的書,在北京的四月最終完成。正在草長鶯飛、櫻花零落的時節,這些文字在鍵盤上面靜靜綻放,各自長成不同的生命,如同靜靜飄落的雪花一樣,遠離塵世的喧囂。這些樂府詩和漢賦,在書中獨自構成了一個寧靜世界,裡面有荒涼的戈壁、也有千年不倒的胡楊枯樹,還有那片遼闊山河上徐徐拉開序幕後,演繹出一幕幕愛恨情仇與恩怨是非。

  漢朝建立之初,劉邦一曲《大風歌》激起了狂狷之氣,而後卻又隱忍克制,奉行無為而治,終於將秦末的荒蕪扭轉成了日後的繁榮。然而漢室的張揚不羈,卻也在波瀾不驚的表面下開始蠢蠢欲動。

  休養生息、獨尊儒術、平定匈奴、天下歸一。漢朝雄風忽然刮起,一發不可收拾。當漠北的大風吹起,漫天的風沙席捲而過,掠過那片荊楚大地,一直到海岸盡頭。歷史中多少金戈鐵馬、觥籌交錯、倩影翩躚、曠世才情都在流動的時間中深深留下了烙印。

  這些烙印隨著時光流逝、歲月沖刷而日漸模糊,唯獨深藏在文字中的故事歷久彌新,芳香如故。翻起泛黃枯皺的書冊,彷彿就可以遁身進入悠
分类:转载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聂小晴跨海出版

  漢代琅華照寒煙:漢賦與樂府詩
  作者:聶小晴
  出版社:野人文化
  出版日:2011/10/6
  ISBN:9789866158537
  語言:中文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定價:280 元
  特價:79 折 221 元 (可得紅利2點)
  
  

分类:也算日记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佳惠说俺

  
  以写作为生的聂尔的散文像一块几经磨砺的珠玉,光华四射的背后散发着天才的气息。他引领你让你深陷其中但想要评说时却又几近失语,这与他不同寻常的生存背景和人生体验不无联系。我一直认为上帝是不想破坏自己在世间创造完美的原则,所以才在给了他聪慧的头脑,早熟的心性的同时剥夺了他健全的体魄,九个月时的小儿麻痹使他的一生都必须生活在病中,尽管高考分数遥遥领先还是与北大中文系失之交臂,在父亲的帮助下才得以到晋东南师专就读,世界在向他关上一扇大门的同时也向他打开了另一扇大门,这些独特的生命体验注定了他与现行体制及主流意识形态的疏离。他谦卑而孤傲,狂热而冷漠,执著而叛逆,他愤世嫉俗却又心地澄明诗心洒脱,默默地蜇伏却又不甘寂寞。他的性情和经历注定了他对卡夫卡、弗洛伊德、乔伊斯、普鲁斯特、顾城、海子,残雪等人的迷恋。他的作品是关乎生命,关乎灵魂的写作。我想他一定是把写作作为通向灵魂的秘密通道,他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洞见那里的秘密,他的所有喜怒哀乐都在找寻的过程中凸显于那支颤抖的笔下。他知道“一切的豪华和荣耀都与我无关”(《道路》),他知道“远方没有欢乐的宴会在等我”(《在小旅馆里谈自杀》),
分类:转载 | 评论:0 | 浏览:5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小岸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12月10日,山西省作协在阳泉开小岸刘慈欣作品研讨会。我作了关于小岸作品大意如下的发言:
  小岸小说的故事性很好,她善于写故事。大家的发言中也都说到这一点。但是,我们作为传统文学的职业读者,即使是很好的故事,要让我们承认它是小说,并且是好小说,也并非易事。那么小岸小说中的故事究竟有何特点,那些故事中有些什么东西打动了我们呢?我觉得那是一种“绝望感”。小岸的整个的叙事过程是对一种绝望感的缓慢积累,积累到最后,达到一定的强度,就来到了一个“坍塌时刻”,小说中的生活、天地在最后,瞬间塌掉了,于是,这种“绝望感”的叙写就完成了。小说人物带着这种“绝望感”走到了小说之外,消失了。小说结束了。
  《车祸》的最后,主人公看到,她的“复活”是所有亲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大家都愿意她是一个已死的人,是一个永远不要再活过来的人,如果她后来真的死了,那她是死于心碎,而不是死于车祸;《水仙花开》的最后,50岁的水仙把青梅竹马的伙伴情意绵绵的文字投入熊熊炉火中烧掉,她得到了一种绝望的快感;《温城之恋》的主人公无法爱上任何人,他所爱的人存在于“时间虫洞”里,他即便住到温城,即便每天呆在
分类:评论 | 评论:2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编后絮语

  本期评论栏目奉献两篇好稿,一是浦歌《对小说创作的观察和体会》,系他在11月初的《太行文学》蟒河笔会上的讲演稿;二是荫城的《青桐琐记》,是作者积30年之功,厚积薄发而成的一组阅读札记。此二人均为文学阅读和写作上的苦行派,庶几可以视作现代社会隐士一流人物。
  苦行也好,隐士也好,其实只是在某种标准之下,对作家这个行当的一个具有普遍性的要求而已。一个高调的明星式的时常在电视上侃侃而谈的人,但他同时也写作,也出书,也有读者,我们当然不能否认他是作家,但他至少可被视为一个人格分裂型的作家,因为他的心理、思想和行为已经分担了一部分演员的任务,因而他不再成为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作家。他的这种心理、思想和行为当然会影响到他的写作,当然也更会影响到读者对他的阅读和理解,而后者正是北岛所痛恨的粉丝现象的原因。
  此处涉及到的问题很多。我们只说另外的一点话。
  平时我们就都知道,或者说我们不能否认,博览对于一个作家是重要的,理论和思考对于作家也是重要的,但却并非所有的作家都能知其所以然。我们来看浦歌是如何提出有关问题的,他郑重其事地问:“自我会成长和发育吗?”对这样
分类:也算日记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忆我那些忧伤的妓女

睡美人:《回忆我那些忧伤的妓女》
  作者:约翰·麦克斯韦·库切

  译/ 张雅琳
  文/ [南非]约翰·麦克斯韦·库切
  
  1.
  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结尾处,费洛伦蒂纳·阿里萨与他一生爱恋着的远方的女人终成眷属,他们乘坐一艘飘着标志霍乱的黄色旗的蒸汽轮船在马格达莱纳河上来来回回。此时此刻,这对夫妻已分别是76岁和72岁高龄。
  为了将他的爱毫无保留地献给深爱的费尔米纳,费洛伦蒂纳结束了一段正在进行中的恋情,恋人是一个受他监护的十四岁女孩。每个周日下午,他们在费洛伦蒂纳的单身公寓幽会,他向女孩传授鱼水之欢的秘诀(她在这方面是个聪明的学生)。后来,费洛伦蒂纳在冷饮店给女孩买了个圣代冰淇淋,提出了分手。女孩在迷惑和绝望中自杀,将她与这个男人的秘密带入坟墓。费洛伦蒂纳悄悄地流泪,偶尔为失去女孩感到痛苦,但仅此而已。
  阿美利卡·维库尼亚被一
分类:转载 | 评论:4 | 浏览:19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太行文学第五期编后絮语

  
  本刊去年第一期编发杨红的一个短篇小说时,我们就认识到杨红的小说语言有着一种特殊的韵味,本期再发杨红两篇小说,也是因为开卷之初,首先就被她的小说语言所颠倒。杨红谦逊,说把小说投寄过来,不是专求发表,而确实想征求意见。编者的意见是,杨红小说语言上好,叙事和缓,也许整体上看还稍欠力度,后者的原因大概在于小说的结构。
  语言好,说起来真是容易,却并未道尽一切,更不必说作者为此所花的时间,所做的功夫。果然,杨红说,她真是迷醉于语言的好,如果要她在此有所牺牲,为的是追求别的效果,她是断然不肯的。她还说,她早已看出大多数作家在语言上毫无理想,以至于以面目粗鄙而自得。而她自己确实是下过一番功夫的,她的功夫在元明戏曲,她爱《牡丹亭》和汤显祖。她甚至说出,为何不可以与汤显祖一较高下,把我吓了一跳。想到赵树理和汪曾祺也都是通过借鉴戏剧得到了他们独特的语言功夫,也许可以推定,中国语言的最浑厚底蕴只在戏剧之中?我自己亦有此体验,我曾在听过本地戏剧名家的一场专场演出后,十分冲动地想要以以下题目写文章,这题目就是:你是我的声腔!因为于戏剧实在外行,文章到底未敢写出,但在冲动之下的
分类:笔记 | 评论:0 | 浏览:5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9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