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1177
  • 开博时间:2007-09-2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犬子赠书

  犬子晓东,平日里少语寡言,与我很少沟通交流。爷俩儿在读书、藏书方面更少共同语言。我整日忧心,本人一旦呜呼,藏书何去何从?今日犬子却给我抱回四本书,一本《郑板桥全集》,齐鲁书社1985年6月1版1印,精装竖排;一本《中国隋唐五代习俗史》,人民出版社1994年1版1印;一本《回忆陈嘉庚》,文史资料出版社1984年10月1版1印;一本《陈洁如回忆录》全译本,团结出版社,1992年12月1版1印,大32开本。都是我心仪的书。这小子,虽不言语,但内心知道老子性喜聚书,今日破天荒投其所好来了,我还真是有点儿受宠若惊呢!
  知我者--犬子也。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8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印象周村>>见报

 《印象周村》一文见诸《泰山周刊》。占据一个整版,配发照片一帧,图文并茂。标题排列与版面布局相得益彰,令人满意。这篇散文写得很随意,没想到会产生如此大的反响。阿滢兄读了首先叫好,并发在他的博客上。继而跟帖者一片喝彩。《泰山》、《新泰文化》等刊物亦与我联系刊用。此文的发表,了却了我的心愿——谨以此文献给周村的袁滨等朋友,感谢他们的热忱款待。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玉磊诗歌研讨会发言草稿

我是第一次参加新泰的文学沙龙活动.这次活动专题研讨吴玉磊先生的诗歌《东方之舞》,这个策划本身就具有创意,令人耳目一新。
 我和玉磊是老弟兄,又是盟友,自然应该说几句,最起码也应该讲几句捧场的话。可惜敝人乃一介诗盲,于诗歌创作、诗歌欣赏都是门外汉。你要我谈谈吴玉磊其人,我或许能说出个子丑寅卯,若要我评论其诗,无异于赶鸭子上架。何况诗歌这劳什子,其显著特性就是抽象,空灵,形象思维,是无声胜有声,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千个读者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要想开掘一首诗的意蕴,诠释一首诗的内涵,解剖一首诗的架构,其实并非易事。它需要评论者高屋建瓴,需要评论者理性的思维,需要居高临下的俯瞰。诚如体坛的教练大多出自国手,愚以为一个称职的诗歌评论者首先应该是一个优秀的诗人。而敝人才疏学浅,对于玉磊的诗作只能仰视,叹为观止却又讲不出所以然,今日文友云集,鸿儒满座,又岂敢班门弄斧,妄自置喙?还是免了说三道四吧。
 给大家助助兴,我朗诵《东方之舞》的一个片断----“火之舞”,如能引起些许共鸣,则心满意足矣!

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6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吊唁郭伟之母

 郭伟之母仙逝,与诸文友前往吊唁。
 八时许,中医院办公室主任王超驾车来接,《新泰文化》总编朱英谋、诗人吴玉磊、作家吴峰同车前往。
 中午,《泰山周刊》执行总编石灵设午宴招待前来吊唁的泰安市作家协会主席石锡波一行,邀我作陪。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五日杂记

 昨日回老家参加侄儿婚礼,忙了一天,今日觉得累。《新泰文化》总编朱英谋催要稿件《印象周村》,骑车前往编辑部,与朱交流。朱赠《新泰文化》四册。回家之后,仰卧读报。下午打乒乓一个小时,大汗淋漓,沐浴完毕,写《中共新泰地方史》千余字。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高主任修改回忆录

连续两日为已退休的人大高主任修改回忆录,今日清晨改毕。高的回忆录名为《深秋回眸》,感情朴实,语言却实在不敢恭维。虽担任过县委秘书,但属机要秘书。文字功底浅薄,语病多,错別字不少。许多琐事堆砌在一起,缺乏条理。欲为其另起炉灶,实非易事。根据郭伟的意见,我对其文字进行了疏通和润色,使之通顺流畅,无阅读障碍,并将一些大而空泛的小标题逐一改动,虽非画龙点睛,却较原来生动得多。高主任一再道谢,何必呢,我舅舅的老同事,是前辈,帮帮忙应该!......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高主任修改回忆录

连续两日为已退休的人大高主任修改回忆录,今日清晨改毕。高的回忆录名为《深秋回眸》,感情朴实,语言却实在不敢恭维。虽担任过县委秘书,但属机要秘书。文字功底浅薄,语病多,错別字不少。许多琐事堆砌在一起,缺乏条理。欲为其另起炉灶,实非易事。根据郭伟的意见,我对其文字进行了疏通和润色,使之通顺流畅,无阅读障碍,并将一些大而空泛的小标题逐一改动,虽非画龙点睛,却较原来生动得多。高主任一再道谢,何必呢,我舅舅的老同事,是前辈,帮帮忙应该!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0 | 浏览:5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亦师亦友延在兄

与延在兄相荆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一次教师集会上。他手捧一个硕大的搪瓷茶缸,到我们房间参加讨论。一缸酽茶热气腾腾,茶缸的烤瓷多处脱落,“为人民服务”几个红字斑驳可见。时值“一打三反”方兴未艾,错说一句话,就有可能被揪出来批斗。老师们人人自危,噤若寒蝉。延在兄很善于调动气氛,他谈吐诙谐,妙语连珠,进门几句话便逗得我们哄堂大笑。如此氛围之下,能于公众场合博取大家一哂,实属难得。海侃神聊,惹得众人喷饭之余,延在兄却是满脸的淡然和自若,没事人一般看我们捧腹。
人说幽默是智慧的象征,我觉得仅用“智慧”二字诠释“幽默”,尚不足以达意。一个人的阅历、修养、学识,乃至口头表达、外在形象、机敏程度,均是构成幽默的要件。于此,管窥延在兄可略见一斑。
七十年代末,延在兄出任校长,成了我的顶头上司。此前一位校长与我有同窗之谊,因而一直不习惯以官衔相称。总觉得原本窗南砚北,共玩共读,现在又何必拘谨客气?于是还像儿时那样或直呼其名,或喊其绰号,一点儿顾忌都没有。殊不知时位移人,该同窗已非昔日吴下阿蒙。渐渐地,我在他眼前便有些讨嫌了,竟至寻了一个不是,将我发配至一所村小任教。那时还年
分类:往事钩沉 | 评论:0 | 浏览:10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印象周村

连日赶写一部书稿,头晕眼花之际,电话铃突然响起——是《泰山周刊》总编阿滢老弟,邀我明日去周村访友。
周村?我颇感陌生。此前除了“周村烧饼”之外,对其几乎一无所知。就是“周村烧饼”,给我的印象也颇不佳。薄薄的几张,装在一个圆柱形纸壳里,膨化之后,体积不小,分量寥寥。咬一口,一股焦糊味,令人难以下咽。“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在新泰,拉着小车沿街叫卖的“周村烧饼”,是“橘”还是“枳”?我一直疑惑不解。
一为换换环境,二为尝尝正宗的周村烧饼,我欣然答应了阿滢老弟的邀约,决定陪他走一遭。


(与阿滢(右)在蒲松龄故居)
翌日清晨,汽车驶上莱新高速。秋高气爽,金风习习,感觉满目清新。司机老王外表看去意态晏晏,开起车来却如泰森•盖伊的百米冲刺,风驰电掣。车窗外,大地一望无际地绿着,天空辽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0 | 浏览:1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1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