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1177
  • 开博时间:2007-09-2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也说素质教育



 (1)

 有一个身体、心理都健康的孩子,比有一个只会死记硬背的书呆子要好得多。后者虽然能升本考研,但以后你还会为他操心不已,因为他除了学习啥也不会干。

 (2)

 教训还少吗?名噪一时的柴玲、吾尔开希等人,都是被清华、北大高分录取的“骄子”,但关健时刻却与共产党分道扬镳。3.14藏独分子欲“炸平庐山”之时,中央民族学院不是亦有一些学生跟着起哄吗?
 ――政治思想教育应该成为素质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环。

 (3)
 “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素质教育应该培养学生自己动手的能力。要让学生意识到,谁也不能靠,只能靠自己到社会上汲取养料,挣一份好生活。

 (4)

 最近媒体不时报道双休日、节假日学生上课、教师辅导而校长丢职之事。这些校长长期经营升学教育,违反教育规律,加班加点,片面追求升学率。脑子里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39 | 浏览:2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墨石山一游

日前,携家人游墨石山,留影数帧,上传博客,与众友共享。



布衣书人夫妇与儿媳及两孙女留影



其乐融融



糖葫芦买了,怎么还不高兴?
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5 | 浏览:18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呼朋引伴淘书去



 老马也真够神通广大的。身在临沂,新汶的书讯却是了如指掌。这不,一大早打来长途――-“徐政书店有旧书,你赶紧去吧!”
 此时,余正在老干部活动中心挥拍酣战,大汗淋漓。知事不宜迟,胡乱擦了几把脸,即乘九路车前往。
 久未出门,春已迟暮。桃李铅华褪尽,不再芳菲;垂柳长发纷披,不再婀娜;麦苗蜂拥拔节,蝴蝶翩跹起舞,孟夏已届矣。
 无盐同淡,有盐同咸。好书来了,岂能忘记众书友。遂于公交车上,一边欣赏窗外景色,一边拨打手机通风报信。老书虫阿滢正在政协开常委会,闻讯,身在曹营心在汉,如热锅之蚁,坐立不安,会未开完,即半路开溜;弟子士心出发途中,急令司机调头折回;小徐安全帽未及摘除,骑摩托风驰电掣从工地赶来;小张寻理由,告病假,以获领导恩准……一时间,各路书爱家前脚后撵,纷沓而至。
 书堆摆于地,乃新汶矿务局一撤并图书室处理之。文史类居多,正合吾之口味。店面窄逼,人挤得掉不过腚来。机不可失,千载难逢,书友们来不及寒喧,忘却了问候,你推我搡,斯文扫地,趴在书堆上风扫一气。我挑的,他拿走了,他选的,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5 | 浏览:1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代名臣萧大亨》的优长与不足

明代山左泰安州,曾出一著名的边疆大吏,名曰萧大亨,嘉靖进士,官至兵刑两部尚书,以边地勋业闻名于世。然而,这位权倾三朝,独当一面,风云一时的重臣,时至今日,其事功鲜有人论及,其历史地位亦未能得到应有的论定,遂成明史之憾。何以如此?盖因其去今已逾四百余载,日月嬗变,时过境迁,有关萧氏之资料既少且散。加之传世萧著中多有论斥“异族”之语,深触满洲之忌,故清修《明史》不为大亨立传,萧著亦遭乾隆严旨禁毁。长期以来,后人欲为其作传立谱者,因考证乏据,大都望而却步。
泰山学院青年学者周郢,出于对乡邦英彦的缅怀和景仰,知难而上,“平地起楼台”(当代学者王传明先生评语),勇敢而谨慎地承担起了为萧氏作传立谱的重任。周郢治学向以严谨著称,勤而博、细而精是他一贯的研究风格。十五年来,他废寝忘食,广为涉猎,参阅各种史籍凡二百余种,遨游史海,爬梳钩沉,艰难寻找有关萧氏的蛛丝马迹——河北大城出土萧氏所篆李松墓志盖,周郢闻讯即多方寻访;青州博物馆所藏赵秉忠殿试卷,萧公为读卷官之一,周郢亲莅青州,予以查考;有些资料泰安、济南难以寻觅,周郢便进京查寻借阅;《慎修堂集》、《遁阉文集》为天壤孤本,今存台北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汶聚首



 老马好客。
 早前几天即数次邀余赴新汶一聚。盛情难却,欣然应允。
 孰料,临行之际,身体不适。墙倒屋塌、天旋地转般眩晕,且伴有剧烈呕吐。无奈,遂电话婉辞。老马连称遗憾。
 未几,老马于心不甘,又来电话:“好点了吗?兄可否坚持一下,陪客都在等候,您不来就没啥意思了!”闻此,毅然拔掉针头,抱病前往。一路之上,樱花芬芳,海棠妖娆。春风拂面,清洁凉爽。一时间,病好似除却大半。
 老马于饭庄门前恭迎,握手寒喧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矣!
 进得客厅,始知此行不虚。书法家齐泰广、作家董汉杰、李白研究专家毛清均、书店经理徐政……高朋满座,皆新汶名流也。
 客已到齐,一挂鞭炮啪啪炸响,渲染出一派喜庆。硝烟未散,老马毛遂自荐,表演拳术。饭庄门前恰有空场一块,老马脱却外衣,宽带扎腰,四六步站定,胸脯挺起,神色飞扬,一扫文弱之气,尽显英武之概。但见其猿臂轻舒,进退如箭,腾挪如飞,声东而击西,指南而打北,身法步法极是清晰快利,哪似耳顺之年?众声喝彩之时,老马一个箭步,蹿跳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8 | 浏览:20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弟子士心



 为师四十载,课徒知多少?
 孔圣人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在下虽非圣人,屈指算来,所授之徒,似乎亦不逊于此数。
 古人云:师徒如父子。其实“师”与“父”毕竟有别。光阴如梭,转瞬毕业,莘莘学子,各奔东西,泥牛入海者居多矣。走向社会,依然感恩于师,承师衣钵,与师灵犀相通者少矣!孔夫子浪迹异邦,颠沛流离,落荒而走,累累若丧家之犬时,自始至终随侍其后者止子路、颜回、冉求、子羔几人耳。
 也别说,芸芸众徒中亦有待师侍父几无二致者,万士心即为其一也。
 士心年逾而立,中等身材,长方脸形。目炯炯如炬,鼻挺挺如梁。眉宇之间充溢英武干练之气。初始之忆,士心表现一般,成绩凡凡。为逃英语课,常溜至校外土沟,仰面朝天,晒太阳,翻《聊斋》,读金庸。是时,余为班主任,英语老师屡屡告状曰:此生朽木也。唯一予人印象深刻者,乃其作文一篇。写元宵之夜,为祖父上灯,伏于坟头,哭至天昏地暗,灯尽油枯。读之,缠绞人心,欲泪欲涕。身为语文教师,余虽无伯乐之慧眼,但相马之术尚具一二,喜其文才,遂刮目而视也。后辗转升入高中,晤面渐少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5 | 浏览:1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京留影

3月23日至26日,余偕夫人北京一游。应阿滢兄之约,将北京之行照片上传数帧,鄙人形象畏琐,贱内更是不堪入目,有污众网友眼球,敬希见谅!(照片日期系相机故障所误)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6 | 浏览:1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喜

 今日双喜临门。拙作《亦师亦友延在兄》载3月23日《齐鲁晚报》“青未了”版,此为一喜;仰慕硫璃厂,思念潘家园,夙愿实现,下午出发去北京旅游。此为二喜。拜拜,诸位网友!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7 | 浏览:1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友老马

老马者,名福祥,临沂人也。供职新汶铁路机修厂。庚齿已近耳顺,看似不惑出头也,面容清癯,精神矍铄,食唐僧肉乎?
少时性喜读书,懵懂启蒙之年,令尊每日予其菜金两角,忍饥支出一角,租读连环画。日复一日,遂瘦骨嶙峋,与张乐平笔下三毛几无二致。
及至而立,致仕为官,由刀笔小吏直至党委书记。政务之余,仍能摒俗拨冗,手不释卷。逢会讲演,旁征博引,贯通中西,恣肆汪洋,众皆服膺。才情略见一斑。
宦海沉浮,岁月蹉跎,转瞬已是离退之年。退即退矣,角色迅即转换,心态适时调整。人澹如菊,痴情如初,心无旁骛,专事读书。
近年热衷淘书。骑车二十余里,风雨无阻,往返新泰、新汶,于旧书肆寻寻觅觅。或倾囊以购,或以书易书。收得心仪之书则喜不自胜,徒手而归则怅然若失。遇有品相破损者,去污除尘,粘贴修补,加压平整,缮抄缺页,乐此而不疲也。几年来,聚书逾万。或栖于椟,或陈于案,或枕籍于床,或堆积于厅,俯仰四顾,无非书者。起居饮食,悲忧愤叹,未尝不与书俱。夜深人静,持卷忘情,如醉如痴,个中况味,非常人所能知也。
日前,以蝇头小楷,分门别类,整理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友张军

今日偕门生致远访书友张军。
张军者,年轻后生也。供职医药公司,衔称政工科长。中等个儿,略发福,人实在,性憨厚。言谈慢条斯理,举止沉稳持重。识荆予人以木讷之感。
聚书以美术类居多,兼藏文史。汗牛充栋,满目皆书。居室尤显逼仄,转身亦觉困难。令人倍感文化重压。
少时喜翻连环画,崇拜程十发。心有灵犀,信笔涂抹,惟妙惟肖。近年专攻三国人物,所绘关公雄姿英武,长髯拂胸,骑枣红马,持偃月刀,炯炯有神。惜设色欠佳,暖色过浓,悦目有余,养眼不足,乃玉之微瑕也。
观书赏画,畅谈良久,乐忘思蜀。忽闻致远手机振响,铃声执着。遂依依惜别,起轿回府。
时在戊子早春,二月初一也。
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8 | 浏览:10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友聚

昨日午后,阿滢兄过访寒舍。节后一直未见面,盼望一聚。但我住的楼层太高,阿滢兄腿脚不便,不好意思让其攀爬。见其拄着拐杖,拖着沉重的躯体,气喘吁吁爬上五楼,颇有些于心不忍。坐定之后,观藏书,话书友,谈社会,聊人生,相晤甚欢,客厅里洋溢着笑声和欢快。邀三二朋友作陪,还打了几圈“升级”。
晚餐欢宴“聚缘阁”,喝“杏花村”两瓶。微醺。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7 | 浏览:10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徐政经理



与徐政经理因书而结缘。
徐政在新汶百货大楼附近开有一间书屋,卖旧书兼营影碟。经书友老马引见,曾与之聚饮。见其人豪爽义气,遂不时出入其书屋,或淘书或聊天,不亦乐乎!有旧书到,徐政必先打电话告我。一次,徐从一图书馆收得一批旧书,我一气挑了三袋子,见搬运困难,他特意让其儿媳开车相送。我见书钱还抵不上车费,开玩笑说:你入不敷出了!他哈哈一笑,说:我还得不偿失呢!你忘了咱俩是朋友?买徐政的书我从不还价,他要多少,我给多少。我知道他不会多赚我的钱,但大小是买卖,我也绝不让其赔本。徐政经理曾将一幅《六顺图》送我。六条鱼肥瘦有别,活泼如生,摇头摆尾,嬉戏追逐。画面取鸟瞰池塘中的自然姿态,在浓淡变化的墨色中,鱼的体积和肌肉的弹性得到生动的表现。虽无一笔水纹,戏水之声却犹在耳畔。我送装裱店揭裱之后,悬于客厅,客厅立马溢满生机,遍布活力。
徐政经理读书不多,是个买卖人.其性情敦厚,待人以诚,在买卖人中并不多见.新泰人讲话――这人中交!
――徐政明日欲过访寒舍,因以记之。
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5 | 浏览:9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件小事

 家乡宫里镇教办,出版了一份颇有品位的教育刊物。宫里地处和圣柳下惠故里,刊物遂起名《和圣教苑》,充溢着浓郁的儒文化色彩。《和圣教苑》征集“教育故事”,恰有两件小事萦绕心头欲诉之笔端,随手拈来,滥竽充数。冠题邯郸学步,套用树人先生《一件小事》,略改一字,遂成《两件小事》。俗了一些,却图了若干清闲。

 三三得六

我六岁启蒙。小学一、二年级时,对算术特感兴趣。跟二叔赶集卖青菜,加减法张口就来,心算笔算都快过二叔。为此,颇识几个字的二叔常夸我:“这孩子将来是数学家的料儿。”可是升入三年级时,因一件偶发的小事,我的爱好却发生了逆转。
记得那是一堂算术课,学乘法口决。老师提问我:“三三得几?”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三三得六。”老师大声追问:“再想想,三三得几?”我暗想:两个三还不就是六?老师莫不是考验我?于是自信而大声地说:“三三得六!”不知是我的声音高了八度,还是态度表现得不够谦恭,老师听了,马上变了脸色,扬起教鞭,气冲冲地对我说:“仔细数一数!”随后在我头上连敲了三个三下,问:“三三到底得几?”这三个三下虽
分类:往事钩沉 | 评论:6 | 浏览:10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书(六)

近午,接阿滢电话。时代书社处理文史资料,令我速去。一块煎饼未吃完,扔下,顶寒风驱车前往。阿滢已等待多时,各县市的文史资料选辑近百本已被其一扫而光。我挑选了十六册全国政协的文史资料合订本,打捆过称,3元一斤,费银50元。记得在蒲松龄纪念馆,同样的书一本即索价18元,还价免谈。接过书,自是喜上眉梢。阿滢老弟信息灵通,传递及时,愚兄给你鞠躬了,谢谢!改日请你吃三鲜水饺。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8 | 浏览:9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采,在历史的隧道

 开采,在历史的隧道
 ——记新泰市博物馆馆长马培林

 王玉民

新泰,是泰山脚下最早进入人类文明的地区之一。论其历史文化积淀,算得上是一座“富矿”。这有乌珠台出土的智人牙齿为证;有杞伯鼎、淳于戈等商周青铜器为佐;有摩崖刻石、梁父古城遗址为据;更有儒贤林放、和圣柳下惠、 乐圣师旷等一大批风流人物彪炳史册,在这座“富矿”中熠熠发光。 开发这座 “富矿”,无疑是一件有意义的工作。只是现在这年头儿,红尘滚滚,市声滔滔,愿意干这寂寞、清苦之差者,已是凤毛麟角矣。
也别说,就有一个人,甘于寂寞,耐得清苦,20年如一日,不辞劳苦地守护着这座“富矿”;叮叮当当,一镐一锹,发掘清理着这座“富矿”。这人就是马培林,新泰市博物馆馆长。

 (一)

1980年,马培林从剧团改行从事文物工作。当时,文物属图书馆代管,专业人才匮乏,技术力量薄弱,库
分类:往事钩沉 | 评论:5 | 浏览:1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1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