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1177
  • 开博时间:2007-09-2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造访东都

造 访 东 都




    新泰东南十数里,有镇曰东都。
  东都弹丸之地,历史却很悠久。公元1966年,在其境内乌珠台村附近发现智人牙齿化石一枚,经古脊椎动物与人类研究所鉴定,属于更新世晚期。该化石的发现,证明早在五万年之前,东都一带即有人类繁衍生息。
  《新泰地名志》云:(东都)始名无考。传“东都”与“西都”(东都的一部分)之间有河,行人船渡,东去为“东渡”,西去为“西渡”,日久演“渡”为“都”,遂曰“东都”、“西都”。《地名志》所云,显然牵强附会,缺乏科学依据,难以服人。
  关于东都的来历,另有“相土建东都”一说。见于《左传•定公四年》:“取于相土之东都,以会王之东蒐。”相土者,何须人也?《史记•殷本纪第三》云:“契兴于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于百姓,百姓以平。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昌若立。……”相土者,乃殷契之孙,成汤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7 | 浏览:2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阳第一笔 放城不二人

平阳第一笔 放城不二人
                                           ——追忆我的舅父


    郗笃惠先生是我舅父。
    他老人家病危时恰逢大年五更。在声声爆竹阵阵焰火中,我跌跌撞撞敲开了寿衣店的大门。老板一家正吃年夜饭,大概嫌我来得不是时候,极不耐烦。随手拾掇了几件扔给我,临了问:“有呢子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9 | 浏览:27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行七日(五)

南行七日(五)

5月28日 星期四 晴



    黎明即起,沿南京路慢慢蹓跶。街上行人稀少,只有三三两两的晨练者。街道两旁稀疏的树木疲惫了一夜,显得无精打采。偶见几处花坛,因霓虹灯的彻夜辐射,亦没有多少精气神。白日的南京路少了几分神秘和朦胧,比夜晚朴实了许多。老字号店铺一步一个,把南京路的过去和现在迭映在眼前。询问店铺何时开门?答曰:九点半。令人咋舌。是沪人懒惰还是夜生活丰富所致,不得而知。
    回程穿越一条小巷,初升的太阳为两旁的欧式建筑抹上一层金黄,犹如狄更斯笔下的英伦街景。就在这条小巷里,我邂逅了“申报”报馆。上世纪初,“申报”可是轰动中国的媒体,它见证了中国近代的风云变幻,记录了申城的荣辱兴衰。为各个时代的仁人志士提供了一块抒发治国主张和抱负的阵地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6 | 浏览:2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行七日(四}

5月27日 星期三 多云


    应徐雁教授之邀,赴慈溪与上林书社的朋友交流。慈溪乃长江三角洲南翼的工商名城,距离宁波百里有余。沿途多山,植被茂密。高速路两旁香樟树郁郁葱葱,夹竹桃红白相间,宛如列维坦的一幅幅油画,美不胜收。十时许抵达慈溪,上林书社理事励双杰、慈溪市作家协会秘书长胡遐女士迎接。“上林书社”又名“慈溪市读书爱好者协会”,由市委宣传部、市直机关党工委、共青团慈溪市委三家主办,市政府每年拨款十万予以资助。其宗旨是“让阅读走进生活、让城市弥漫书香”。慈溪虽系县级市,城市建设却是大手笔。宏伟的“慈溪市图书馆”,其规模使得许多省城图书馆自惭形秽,充分体现了慈溪人的文化追求。馆名由余秋雨题写,潇洒磅礴,熠熠生辉,与这座威仪凛然的建筑相得益彰。在图书馆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厅里,由徐雁教授主持召开座谈会。与会教授、学者即兴发言,盛赞慈溪的浓郁书香。会后,慈溪众作家签名赠书,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6 | 浏览:1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行七日(三)

   
5月26日 星期二 多云



  
  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于今日上午举行换届聘任仪式。老会长,河南师范大学曾祥芹教授作了精彩的发言。他说:我已经74.3岁,廉颇老矣!常有“强弩之末势难以穿鲁缟”的感觉。对阅读学研究的许多高、难、尖端的课题,只能寄希望于中国阅读学的后起之秀……。老会长向大家介绍了新任会长、副会长,尽管频频出现“学贯中西”、“领衔人物”、“拓荒者”、“重量级”等赞语,但因为出自一个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之口,让人觉得并无过誉之嫌。激情洋溢的老教授本该就此打住,见好就收。没想到他老人家言犹未尽,又不厌其烦地对十几位阅读学界的著名人士逐一夸赞了一番。让人产生听觉疲劳,其结果是一个也没记住。
  新任会长,温文尔雅的南京大学徐雁教授作了题为《“全民阅读”的危机与中国阅读学的“时代使命”》的报告。可惜这一学术性很强、颇富前卫思考的报告因为掺杂了对本届年会的总结以及新老交替的话题,而显得顾此失彼。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2 | 浏览:1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行七日(二)

5月25日 星期一 小雨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凭窗望远,宁波城笼罩在一片烟雨中。触景生情,不由吟咏起宋人“渺渺天涯雨”的词句,昨日的烦躁感一扫而空。洗漱毕,吃自助餐,大快朵颐----睡好了觉一切都觉得美好。
  九点钟,全国“科学发展与全民阅读”研讨会举行开幕式。这次会议的主旨无非是倡导读书营造书香,不知为什么非要冠以“科学发展”。诚然,“全民阅读”与“科学发展”不能说风马牛,但其内在联系毕竟不太明显。硬将“阅读”与政治口号联姻,不是拉郎配吗?与会的同志议论此话题时,大都认为此系应景之举。民间读书团体生存的无奈和窘迫由此略见一斑。
  开幕式上有一美眉惹人注目。此人乃宁波市北仑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叶苗女士。三十多岁,面色白里透红,两颊艳若桃花。着一半袖衬衫,花纹白蓝相间。衣着素美,举止沉稳,无一般时尚女子的脂粉气。讲标准的普通话,以流利的口头表达先声夺人。介绍北仑概况如数家珍,即兴发言,不带讲稿,时尚新颖的辞令倾倒众人。我与阿滢私下叹道: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4 | 浏览:1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行七日(一)


5月23日 星期六 晴
日前,阿滢兄约我去宁波参加中国阅读学会年会,去还是不去?犹豫了老长时间。 俗话说:在家千般好,出门事事难。近几年对出门老是怀有恐惧。一则体质羸弱,不堪劳顿,路上偶有不适便麻烦了;二则在下与“林妹妹”同有择席之癖,头西则安睡,头东便无眠。况出门在外乎?一夜休息不好,第二天即烦燥不安,什么事也干不到心里去。既畏惧出门,又不想失去一次学习观光的机会。心情矛盾,权衡再四,最终还是战胜了自我,决定南行。
吃过早饭,与阿滢结伴上路,乘公交车抵泰安。山农大印刷厂韩厂长迎接。韩乃阿滢老友,人高马大,有侠士之气。别看他风风火火,待人却是诚恳厚道,热情有加。
  寒喧过后,韩将我们带至饭店午餐。餐毕,阿滢去印刷厂校对书稿,我去姐姐家休息。
  下午三时许,邀阿滢来姐姐家作客。姐夫举行宴会为我们壮行。气氛热烈而又隆重,众人频频举杯,祝一路顺风。
  酒至半酣,韩厂长驾车接我们去泰山火车站。七时许乘上了济南至杭州的T177次列车。该车名为“特快卧”,实则蜗牛一般,频繁停靠,站站晚点。列车员大都忙着推销垃圾商品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4 | 浏览:1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遵命之作

万户曈曈日,新桃换旧符
                  ——青云街道社区更名纪实  


  
  地名,乃文化和情感的载体。
  大到一个城市,小到一个社区,不管它装扮得多么五光十色,如果没有一个体现气度、展示底蕴的名字,也就没有了精气神。
  新泰,集国家园林城市、全国卫生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于一身,她的名字早已蜚声中外。作为拱卫、载负她的青云街道十八个社区,当然也应该有显露各自特色,炫示各自文化的靓丽名称与之相区配。
  青云街道原有的社区名称,或陈旧过时,或缺乏大气,或土俗不雅。城市发展了,名字却不能与时俱进,严重影响了社区的开放和发展。
  为了彰显名城的文化魅力,提升街道的文明形象,展现社区的开放胸怀,促进居民的观念更新,青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6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不清的聂元梓

  
  我与聂元梓有一面之缘。
  记得那天是1966年11月1日。我校革命师生赴京代表团参观北京大学。初冬的北大校园寒气逼人,道路两旁的树木经不住北风的凛冽,叶子大多凋零,只剩下一副副骨骼。朔风裹挟下,一队队白发苍苍的老教授,胸前挂着“反动学术权威”的牌子,由红卫兵押解着,踉踉跄跄,不知去往何处。干道两側的大字报蓆棚绵延数里,内容大多是批判刘少奇、王光美的,吸引了不少外地师生驻足观看。堂堂的中国最高学府,此时已听不到朗朗的书声。未名湖畔,呈现一片喧嚣和躁动。是日,适逢北大“校文革”举行集会。听说聂元梓要出席,我们早早赶到会场等候。
  此前,聂元梓的大名已是如雷贯耳。因了她那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受到领袖赏识,而声名鹊起。毛主席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中开篇即称赞:“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写得何等的好啊!”继而笔锋一转,猛烈抨击刘少奇等人“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聂元梓一纸檄文,吹响了向所谓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进军的号角。自此,一场全国性的大动乱迅速蔓延开来。
  人在
分类:往事钩沉 | 评论:4 | 浏览:1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歌当哭祭舅父



(作者与郗笃惠先生(右)在齐鲁夹谷会盟遗址考察)

郗笃惠先生是我的舅父。
他老人家病危时恰逢大年五更。在声声爆竹阵阵焰火中,我跌跌撞撞敲开了寿衣店的大门。老板一家正吃年夜饭,可能嫌我来得不是时候,极不耐烦。随手拾掇了几件扔给我,临了问:“有呢子外套,要吗?不要,关门了!”“要!”我没有犹豫。可怜舅舅一辈子没件像样的衣服,而今要走了,就让他穿得体面一些吧。
似乎知道众人都忙着过年,舅舅很知趣,依靠呼吸机艰难地撑到了初三。最终参术无灵,群医束手,无奈地结束了他七十八年的人生之旅。撤除了插在身上的粗粗细细的管子,他终于获得了自由,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像是酣睡,又似在沉思……
北风凄紧,奇寒砭骨。我为其穿上了那件呢子大衣,将其抬上灵车。泪水止不住滂沱而下……
舅舅于1930年7月,出生于新泰放城。是夜,风雨交加,土匪郭马蜂洗劫放城街。姥姥抱起刚刚落地的婴儿,随着逃难的人群涉过滚滚河水,一口气跑到椅子山上,这才发现孩子是头朝下抱上山来的。此时舅舅已是面色青紫,几近窒息。
舅舅年少时迷戏。别看他举止文静,像个大姑娘,却擅长扮演反派角色。上高小时,演《平鹰坟》,他扮“庄阎王”的仆从。头戴礼帽,身穿大褂,一副墨镜架在鼻梁上,嘴角画着两撇小胡子,吆三喝四,逼着佃户披麻戴孝哭鹰爹,一行一动,活脱脱一个狐假虎威的狗腿子。台下观众误以为真,一片喊打声。村里成立庄户剧团,因舅舅唱腔 扮相俱佳,十几岁便成了台柱子。舅舅生性不怯场,观众愈多,其兴愈酣;叫好愈多,其状愈癫。据说十四岁那年,他曾随一外乡剧团“私奔”,被姥爷追上,扭着耳朵拽回家中。现在想来,如果当初没有姥爷的横加干涉,舅舅的人生之戏可能要按照另一个脚本来唱了。
下渤海时,有一次露宿野外,雪花飞舞,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冻得睡不着,同志们便让舅舅唱戏听。舅舅灵机一动,将《断桥》中的唱词“金山寺前打一仗急忙逃走,骂一声贼法海你这害人的妖僧。”改成了“为革命转战千里挨饿受冻,骂一声蒋介石你这
分类:往事钩沉 | 评论:8 | 浏览:26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一位苦苦跋涉的川上纤夫

舅父病逝,几位文友作文悼之,转帖如下:

一位苦苦跋涉的川上纤夫

□ 阿 滢

《论语》载:“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川上”是指山东省新泰市放城镇之洙水,洙水下游名胜“小三峡”以西为春秋古道,相传为孔子“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行迹处。在这个古老的乡镇生活着一位孜孜不倦的文史学者——郗笃惠。
郗笃惠是地方名人,之所以有名,不仅仅是因他从事文史研究所取得的成绩,更引人瞩目的是因了三次婚史,他在小城引起轰动。作家萧乾一生经历四次婚姻,最后与小他二十几岁的文洁若结合,被传为文坛佳话。而郗笃惠在左得要命的时代不合时宜地发生婚变,自然成为人们指责的对象。上世纪六十年代,小城曾发生一个“秘书告状”的故事。一位中央首长途径县城,县委高规格招待,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郗笃惠给中央写信如实反映情况,中央把信转到省委,省委转到地委,当县委领导在会上传达地委的批评后,想追查信是谁写的,这时作为县委秘书的他正在列席会议,他当时就说,信是他写的。一言既出,众人皆惊。后来,他从县委机关下放到老家放城镇工作。从此这位外表看似柔弱,而却是铮铮铁骨,敢爱敢恨,敢作敢为的汉子走上了一条坎坷不平的道路。
放城始建于春秋,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因系孔子弟子林放故里而得名。亦是明代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官至太师兵、刑两部尚书的萧大亨故里。回到乡镇的郗笃惠并没有消沉,在他看来只要能有个地方读书写作足矣。郗笃惠家庭负担重,生活清苦,但他会苦中作乐,从浩瀚的史料中寻找别人所体会不到的乐趣,从党史、文史资料征集工作中找到了一种精神寄托。他足迹踏遍了放城的每一个角落,走访革命家庭,整理记录先烈们的革命事迹。探访考察历史遗迹,挖掘整理文化史料,勤于著述,先后出版了《历史不会忘记》《旌旗猎猎》等书。二〇〇五年,郗笃惠在放城一座高山的悬崖峭壁上,发现了一处元代摩崖石刻。据专家考证,这是山东省目前发现的惟一一处大型元代佛教造像群,对研究元代文化历史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中央及地方电视台到放城采访,总要郗笃惠作为地方学者介绍这一名胜。
郗笃惠的字体别具一格,字体上方左飘,自成一体。我的另一位朋友云南的马旷源教授的字与郗笃惠正好相反,上方右飘,如果把他们二人的书信放在一起欣赏,更是别有一番风味。郗笃惠外柔内刚,马旷源内外皆刚,两人都是特立独行之人。
郗笃惠的谦恭也是有名的,每次相见,他都毕恭毕敬地以师相称,作为晚辈,每每被他叫的不自在,多次给他纠正,但第二次见面却依然如故。狂妄自大者有两种人,一是身怀绝技,有真本事,另一种则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浅薄。而谦恭者则多是有学识、有水平、有修养之人。
己丑新年刚过三日,传来郗笃惠病逝的噩耗,不禁愕然,本想节后向他约稿,没想到他却走了,走的那么匆忙,连个招呼也没打。此前,他每次进城买药都到我办公室小坐,有时送来新作,有时过来闲聊。问及他的身体,只说是腿痛,并无大碍。最后一次见他时,他还说把自己的文史文章整理了一部书稿,准备出版。不成想那次相见,竟成诀别。
郗笃惠一生婚姻坎坷,仕途多舛,但他过得很快乐,因为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按自己的想法活出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逝者如斯夫”!时光像流水,不知不觉间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郗笃惠的七十八道年轮在历史长河中也只是短暂的一瞬,但他的文史之作却会延长他生命的长度。

 二〇〇九年一月三十日于秋缘斋

青山独对忆郗公

□ 周 郢

乙酉正月初四,阳气初萌,我策杖登山,欲探岱阴明月之嶂。当行至南天门阁时,手机铃振,甫一接听,却系一位新泰友人打来的报讣电话——放城耆老郗公,已于昨日溘然谢世。
挂断来电,一句古人的诗句蓦然涌上心头:“当君白首长归日,是我青山独往时!”
独对青山,追忆故人,往事历历,皆闪回于眸间。
我与郗公的缔交,始于二十年前,而订交之由,则是缘于萧大亨研究。1990年夏,于肥城夏晖发现一部传为萧大亨家族的谱牒,泰安学界多览而信之,马老铭初且撰作《萧大亨故里考》(《泰山区文史资料》第二辑,1990),据此定萧公为夏晖人。我观览此谱后,则多所蓄疑。因旧志称萧大亨为“放城里人”,很想向放城方面求证一下,该地是否有萧公的遗迹、文献可寻。于是便投函于放城镇政府,请求惠助。
不几日,便收到一位署名“郗笃惠”先生的复函,自言其供职于放城镇机关,接获我信后,依所述线索作了调查,确认萧公故里在放城之萧家庄。读后,深为这位乡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1 | 浏览:1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扑克语汇



 语言这东西说来也怪,拈断茎须冥思苦想得来的句子,往往让人觉得苍白乏味。不经意间甩出的话语有时却生动得活蹦乱跳。本家有位老叔,有人问他,大爷高寿啦?他说:“‘老不死’了,撒尿都不背人了。”一句话逗得在场的人捧着肚子笑。还有一位表嫂,生性泼辣,口无遮拦。表哥是矿工,表嫂农转非后,整日在渣子山捡煤。煤矸石倾泻而下,黑烟滚滚,尘飞灰扬。一天下来,咯吱咯吱大半块肥皂搓上,还洗不净身上的“黑鳞”。表嫂与我开玩笑说:“可别跟渣子山上的女人胡搞。”我傻呵呵地问:为什么?她说:“跟她们睡一宿,还不撒三天黑尿。”我听了,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前不久出席一个创作座谈会,一老作家语出惊人——“创作不应该像撒尿,而应该像射精。创作需要激情!”言之慷慨激昂,不见半点羞涩。听者先是吃惊,继而喷饭。
 其实,稍一留神,生活中类似的语言俯拾即是。我所在的单位地处偏远的乡村,业余时间除了看看电视便是打扑克,除此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可供娱乐的项目。尤其到了年节,大伙儿凑到一块儿,只要人数可以被四整除,就绝无人员闲置——开局打牌。在下牌技甚差,有时围上去,看看热闹,三缺一
分类:生活琐记 | 评论:4 | 浏览:10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窝儿



 老伴儿、老友儿、老底儿、老窝儿乃老年人的四大法宝。在下老伴儿健在,相夫教子,勤劳贤慧 。书友、文友、球友你来我往,倒也不觉寂寞。老底儿虽不丰厚,维持温饱足矣。屈指盘点,唯独缺一个老窝儿。
 常言道:嫁女如泼水,生儿必砌房。前几年省吃俭用,东拼西凑,先后为两个儿子各购置住房一套。两套房累得我衣带渐宽,人比黄花瘦,哪有力气再为自己搭建老窝儿。与孩子同住一室,三世同堂,倒也不乏天伦之乐,但老少几代一个锅里摸勺子,难免磕磕碰碰。十对婆媳九不和,不时生出一些闲气来。人老了,生活习惯与年青人格格不入,诸多不便亦相伴相随。有鉴于此,想寻个老窝儿过几天清净日子的愿望,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日俱增。老母风烛残年,每逢要她来城里住几天,她老人家总是知趣地说:“儿的孝心我领了,你那儿人多住不下,等你自己有了窝儿我再去吧!”于此,我时时心绪黯然。
 时光总是不动声色地流逝,转眼到了2008年,这一年可真是命运多舛。虽然北京奥运给国人带来短暂的欢悦,但雪灾、地震、金融危机纷至沓来,让人心头沉甸甸的,像压上了一块块石头。有一首歌儿唱道:“你的人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8 | 浏览:1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病中偷闲读圣哲


余自幼患耳疾,几十年间反复发作,至今不愈。致使右耳失聪,听觉仅凭左耳。戊子岁尾,左耳又发炎,不时有浓水外溢,不日,两耳皆聩。医生诊断为神经传导性耳聋,听力不可逆转。初始有点儿躁急,不时有无名怒火涌起。亲朋每以“耳不听心不烦”疏导,天长日久,渐趋平静。
“既来之则安之”,近日在医院一边输液消炎,一边断续阅读《永远的海岱居》。该书系缅怀已故著名学者徐北文先生的散文集,史料丰富,文笔大多朴实动人,扼腕击节之处比比皆是。读后,深为徐先生的渊博与敬业所折服。惜封面设计单调平庸,予人以新人旧衣之虞,乃白玉之微瑕也。
此书最早见于阿滢之“秋缘斋”,泰山学者周郢贶之。羡甚,多方询购不得。一日,闲逛旧书肆,此书突兀惊现,激动不已,耗银二十元购之。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缘何对此书情有独钟?盖因在下曾与徐先生有一面之晤,交谈甚洽。先生屈尊持大著签名赐赠,并馈以墨宝。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一代学人竟然如此礼贤下士,鄙人受宠若惊。于此,已有拙文《书缘墨缘人缘》记之,不再繁絮。此后,每遇先生之大著,必欲购之读之方后快。
分类:书人书事 | 评论:8 | 浏览:1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遇扒窃


 在新泰至泰安的公共汽车上,我遇到了扒手。
 我身上带了两千五百元,其中一千五百元放在了胸前的内衣口袋里,用别针别牢了。还有一千元装在西服的右口袋里,扣好了扭扣,自以为安然。事后回忆,作案的肯定是坐在我身后的两个小伙儿。其中一个衣着整洁,西装革履,给人以文质彬彬的印象。两人上车约二十分钟后,要求下车。待车停稳,遂扬长而去。谁能想到,素昧平生,我却成了他们的猎物。扒手似乎受过专门训练,活做得漂亮极了,不动声色,将我的西服右口袋划了一道十几厘米的口子,我竟然毫无觉察。下车之后掏钱打的,才发现一千元不翼而飞。数量不多,却犹如吃了一只苍蝇,脏了情绪。
 好在我这人颇具阿Q意识,着急了一会儿,便很快恢复了镇静。破财免灾,权当我周济了这两个小子。何况他们偷去的是我的钱,又没有要我的命。如若当场发现其作案,我也没有勇气去做“徐洪刚”。再说了,扒手只窃取了我右口袋的一千元,胸前内衣口袋的一千五百元安然无恙。更值得庆幸的是,做贼的是两位小伙儿而非鄙人,想到此,内心又不免沾沾自喜起来……

分类:厅主出游 | 评论:7 | 浏览:1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1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