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765411
  • 开博时间:2005-03-24
  • 博客排名:第23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_月光

2017-10-18

lyxzhy

2017-10-14

毅智灯饰厂

2017-09-15

晴有阳光

2017-09-08

许闻静

2017-08-23

2017-08-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麦子:刻意延长的告别】



【刻意延长的告别】

作者:麦子

秋来了。这几天,天台园子里的花叶成阵地飘零,似乎再也打扫不完,闭上眼睛仍看见它们在风中如雨斜斜地落……
就在这样的季节读到了朋友那里的文章《没有人烟的家》。读过,如经过。
那里像年幼的孩子一样,依然在文里以亲昵的口吻称呼母亲为妈妈;像每个回到家的孩子,照例习惯地喊一声:妈,我回来了……;还像依恋的孩子般倚靠,但,而今他只能倚在妈妈的床头,沉于离散之痛,孤儿之苦。
过去一向会应声到来母亲,如今不在了。那里一扇一扇打开房间闭着的门,一盏一盏打开落寞的灯,而每一盏明亮灯火照见都是母亲不在之空。他孤零零地站在空荡的旧居里不解地问:“妈妈,又在哪里呢。”
回到烟火散尽的家,任谁,再坚强,又怎能承受得住这不可承受之空?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4 | 浏览:28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子:一块透视苦难的冰·读后】



【引言】这是麦子寄来的一篇读后感,阅读,和近似“重逢”般的相遇,也就在这字字句句中了。
这是收到的第八篇写给我的阅读笔记,假如记忆还可靠的话,另几篇是——
蓝月:《没有人烟的家,读后》和《山里的月光》;
忆遥遥:《天涯的灯光》;
慕容:《山在这里》;
一窗月色:《山,依然在那里》;
泽民兄的《深蓝色兄弟》……
还有一篇来自英国的禾君,只通过几封信,信中说:“不记得是因为怎样的感动我开始流泪,不记得又因为怎样的心情我微笑,脸上还挂着泪水。一个下午我沉迷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文字世界里。流泪,微笑,再次流泪……他一定不知道,在遥远的英伦的初夏午后,他的文字曾如此的打动了一个人。”
我想,与我也是同样情景的时刻,只不过是在写字的时候,你在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3 | 浏览:3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的天空·05】



【八】有些历史,也像烟……

烟云之中传来一首悠远的长调——如今终于见到辽阔大地,站在这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说,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乐。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心里有一首歌,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写到这儿似乎该收笔了,可面对历史的想念感觉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漫长的路。而前方呢,从草原到村庄,再到这个清晨算起来也不过几十年光景。窗外天光大亮,清澈的阳光洒进每一扇南窗,楼宇转折处有断定的线条,铁线银勾。我所陈述的历史没有具体的年代,只有时间留下的背影。眼前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
那座山也在阳光中精神焕发,是一座年轻的山。原野上,郁郁葱葱的大树转眼枯黄,转眼只余枝桠,转眼又是青春。而树后的天空一样的湛蓝,
分类:【怀念的岛屿】 | 评论:9 | 浏览:3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的天空·04】



【六】翻了翻从前的文字,类似的笔墨已经有过一些了,通顺下来该是这样的线索:历史——平原——青草——村庄——草原——遥远的村庄——还有一篇小说的开头,一生的水——至此,我想再引入两段倒叙,分别来自《历史》和《草原》。
其一:如果爸爸还健在,他才不过七十五岁,我也肯定会知道更多的来历。十五年,我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孤注一掷地交给了离散。
所谓历史,在半明半暗的记忆里,散成沉沙。我无法把那一块应该如铅的确凿握在手里,爸爸,就是这条血脉之源的那个断点——即使如此,我也一样地珍惜,几粒沙,几滴水里的思念,绵绵不绝,源远流长——河流的源头或许是更北方的草原,是我们的原乡。从那里引出来的故事,纷纷沉积,因为溯源的因由,才又大浪淘沙。沙之中,有一个这样的故事。故事里,有这样一个村庄。
其二:站在蓝色的蒙古高原,毫无陌生的感觉。我不愿
分类:【怀念的岛屿】 | 评论:17 | 浏览:3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的天空·03】



【四】这段记忆在爸爸心里是一个沉没的黑洞,连同曾经的荣华都不会产生什么光线了。爸爸名字里有个“荣”,叔叔是“华”,也许那才是父辈最为虔诚的祈望吧。那时候,我还没有关注到爸爸的承载能力,而是一再追问,爸爸真是出生在大富之家吗?真有三个保姆天天跟在左右?还有那时到底有多少亩地,是不是该叫地主?现在还剩下点什么呢?不一而足。那样的家境是我想象不来的,在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供我想象的蓝本。我让妈妈再跟我说说细节,好让我暂时体会一下原来有历史的感觉是这么好,可妈妈也仅仅知道这些,也不是爸爸亲口说的,而是侧面听到的传闻,经由爸爸证实确定有过那样一段岁月。
爸爸留有几张年轻时的照片,即使穿着朴素,但是难掩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到了儿女这一代人没有能和爸爸相提的,即使在乡间,那种清华和舒朗的气质既是天生,也需要后天的培育。前几年,我开始关心那个业已失散的“家
分类:【怀念的岛屿】 | 评论:12 | 浏览:4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的天空·02】



【二】在北方的大平原上,我也有一座这样的村庄——那是一个暮蓝色的村庄,半空中懒懒的炊烟,淡淡地……荡漾。
写过一篇文字,《遥远的村庄》。虽说遥远,但也是我在童年亲眼看到的。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另一个“传说”中的村庄。在历史的更深处,那里已然风平浪静,波澜不兴。那里的炊烟和半空的云朵凝结在一起,久久地……团聚。
爸爸走后,妈妈有时会对我说起我们家的历史,断断续续的,日久天长渐渐有了大致的轮廓。
历史。这个词儿沉甸甸的,有铅的质地。在我的印象里,“历史”的颜色也应该是铅灰色的,是一团变幻莫测的烟云裹挟的一块确凿,既看不太清楚,也无法接近。只是站在今天的断点上,一遍遍推测历史的温度和重量。如果说重量还是能从各自的阅历中大致掂量出来,可是温度呢?也只能是现在的、内心的温度。也许,“历史”只有在这个时刻变得可以亲近,其他时候,你
分类:【怀念的岛屿】 | 评论:12 | 浏览:4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的天空·01】



【一】有些时间,像烟……

炊烟,是村庄的灵魂。远远的,看见一座村庄,它坦然自若地栖息在大地的怀抱里,宁静,安详,与世无争,似乎无声无息地缓慢生长。冬去,春来,在一个又一个轮回的季节里,慢慢苍老了容颜。只有春天,它是年轻的,如同陷于青春回忆的老人,有着朴实的底色作衬,怎样绚烂的色彩都不会飞起来。只有秋天,它是富有的,眼前一派金黄,既是收成,也是尘世间独有的光影。一个村庄的春秋大梦,在青草和麦浪之间飘来飘去,随着年景流转的老人和孩子徐徐交替,老人渐渐成了孩子,孩子渐渐成了老人。在大地的篇章里,不需几行就换了人间,只留下一个曾经响亮或黯然的名字,立在村口或后山上,依然遥遥地守卫着自己的村庄。大地上的故事,一茬又一茬的,青了又黄,枯荣之间交代着祖辈的历史,口述心传,也是一颗尘世的种子,尽管没有土地的滋养,可是一样生根,开花,结果。一
分类:【怀念的岛屿】 | 评论:9 | 浏览:3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阳光中】



——2007年的第一篇文字,我想留给阳光

清晨,三月的阳光还带着露水,温温润润的,一如清新的童声合唱,一片片白云还没来得及聚拢,像是一张张薄薄的毛边纸,散淡地铺在半空中。天空还并不蓝,也是依稀的水墨,浅浅地晕染,不求均匀一致,空白的地方自有阳光来填充。太阳尚是一轮隐隐的“影子”,几只鸟从圆满处穿越,飞翔的过程一格格闪现,又归于无形。楼下的树刚有些绿意,既非断定的线条,也不是恳切的色块,有些青黄不接的尴尬。不过用不了半月,这些白桦和梧桐就会披上一袭新绿的,我还有时间等它们苏醒,就像在渐渐走远的秋天看它们一点点睡去。阳台上的长椅落了一层灰,周围的花花草草在阳光中显得很是羞涩,似乎早已习惯了阴霾的天气,自内而外的绿并不十分茁壮,也不理直气壮,
分类:【季节的声音】 | 评论:34 | 浏览:4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7·尘世】




谢谢各位文友的问候和留言。这段时间先暂停一段时间。有大家在,多久也不会荒芜。

常想起这个“愿”——愿你在尘世中获得幸福。再次感谢。
分类:【季节的声音】 | 评论:91 | 浏览:76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念的星星草】



在家里收拾旧物,看见这几行罗列在一起的长短句。那是90年秋天写下的,算来距今已有十七年了。那年爸爸刚刚离去,思念如潮。虽说时过境迁,可字字句句依然萦绕心间,只不过昏黄了笔墨,也昏黄了年景。
一次次更迭,来了又回,去了再来。
又快过年了,心底的慌乱如杂草一般,那些未尽的情意如草间的露珠儿,滴滴,晶莹。
离愁别绪,纷纷,扬扬。 

一颗一颗 寒星在夜空秉着孤光闪烁
只为奉献仅有的微光
而后 无怨地坠入冰河
只要曾经拥有过的
总会存在记忆的某个角落
默默地 唤起某段温柔的 老歌

一棵
分类:【怀念的岛屿】 | 评论:17 | 浏览:37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书写者·13】



很多时候,文字里的蕴藏的真诚缘自他安于/或陷于寂寞或孤单的程度,他能退到哪里才能触及到最为内心的部分。

对我而言,这些年的文字之路,就是不断地向外界索取到不停地向内在挖掘的过程。但是这里还存在一个“向……”,也许会有那么一天,这个所谓的指向也消失了。

我想,那时的文字才是令我信服和珍视的——是一种类似于“在……”的状态,浑然,无告。

文如其人,有时,文字里的品质比人更深奥。承认孤单,并坚守寂寞,我想这样的文字/或人,才是我所倾慕的。

一个人是否认清自己,或者说,怎样对待扑面而来的种种诱惑,才是可以作为底气或底色的东西。相对而言,那才是真诚和有力的——你放弃了什么,才能真正拥有什么——两个“什么”确有所指,大抵可以代表两种截然相反的志向,如果前者是繁荣
分类:【寂寞书写者】 | 评论:27 | 浏览:4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书写者·12】



这几篇文字的来路确属偶然,本来就是随笔记下的一些素材,想着日后再作整理。每篇两千字尚不算很难,难的是保持同样的语速。还是说积习难改,对着冷冰冰的电脑屏幕,把握不了正常的叙述。

仍旧写在笔记本上。每天晚上涂涂抹抹两三小时,早上起来用半小时录入电脑,成了这几天必备的功课。写得匆忙,比较散乱,这一篇好像又一次“另起一行”,还没写完,至少自己开始期待。

这个月接连重看了几部异常安静的电影——《小城之春》,《清洁》和《孔雀》。真的喜爱这样的电影,平铺直叙地展开过日子的架式,声色之中还有柔和的光线,一点一点亮了,一点点,又灭了。

可以纳为知己的文字也是这样,看似波澜不惊地聊着家常里短,其实芯子里是浑然一无告的体悟,轻轻,渐渐,徐徐,慢慢地走到你的面前,淡淡一声问候——
分类:【寂寞书写者】 | 评论:28 | 浏览:54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书写者·11】



【场景七】

我渴望记叙这样的时刻——

当你慢慢收拾四散的书,从家中的各个角落把它们聚在一起,层层叠叠。

再一本本分门别类,摊派成几个小小的部落,就像是在搜集许多曾经属于你的深夜和午后,它们往往被统称为“时间”。

这些心爱的书册是从四面八方、山南海北辛苦淘来的,看着它们面目疏朗地依偎在一起是那么和谐,是许多旅途上的采摘和收获,你常常不舍得把它们秩序地归入林立的、有玻璃隔门的书架,情愿它们就随意地散在四处,可以随时看着它们,这些寂寞的书——封面上有薄薄的灰尘,书页间或许还夹杂着一两篇零碎的笔记,那是书之外的自己,断断续续,声声慢慢。

有时,你仿佛隔着很远,猜测当年那个读者,因由什么抄下那么长的段落,记下那么多长长短短的语词和断句
分类:【寂寞书写者】 | 评论:17 | 浏览:3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书写者·10】



【场景六】

我渴望记叙这样的时刻——

徐徐翻阅一本新书,闻着淡淡的油墨的清香,它刚刚迎来自己的新生,还来不及沾染时间的斑驳,好像一切都是簇新的,它的世界一尘不染。

一遍遍翻着,眼前黑色的字迹和白色的行间距,混成一片灰茫茫的天空,有清风涌动。总也闻不够,这种味道稍纵即逝,可能正因为短暂,才更加贪恋。

这种感觉异常熟悉,是童年随着新学年开始发到手里的新课本,那时候就已经熟读的一种感觉。书中的所有尚属未知,你将一步步走近它们,文字/图像/知识/未来/学习思考和反思/阅读别人,以及发现自己——都在此刻,在一种漂浮的气息中,得到苏醒。

相对而言,画册的味道更硬挺一些,不容亲近。满是文字的书相对和蔼可亲,似有似无的沁人的气息,简单说是“
分类:【寂寞书写者】 | 评论:35 | 浏览:35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书写者·09】



寂寞书写者,一个隐隐约约的、长期迷恋的主题,借着一段年末的远行,借着一个人在转身凝望的时刻,逐一呈现——

想起里尔克/加缪/卡夫卡/克尔凯戈尔/马塞尔•普鲁斯特/弗吉尼亚•伍尔芙/让•科克托/罗兰•巴特/基耶斯洛夫斯基/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让-菲力普•图森/菲力普•德莱姆/汉娜•阿伦特/艾米莉•狄金森/凯尔泰斯•伊姆莱……

还有忘不了的费尔南多•佩索阿……

这些掷地有声的名字,依然缝纫着关于文学,关于人性最深切的关怀。

虽然说各个时代中堪称伟大的作家犹如湛蓝夜空中熠熠闪烁的群星,但能够准确传达远方的/陌路的一个读者内心声音的,相形之下却微乎其微。

为了这种难得的遇见和通达,我想即使用再多的时间和精力都不为过吧。这些时常默
分类:【寂寞书写者】 | 评论:17 | 浏览:3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8页/22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