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4769266
  • 开博时间:2005-03-24
  • 博客排名:第23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21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苏小桃

2018-10-25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如水的灵魂

2018-10-23

叶小琛挪

2018-10-22

青湖的思念

2018-10-20

九州神国阜

2018-10-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忆遥遥:天涯的灯光】



【引言】这篇是忆遥遥两年前写的,特别喜欢的一篇文字。一直收在《笔谈》的文件夹中。时隔两年,读来依然亲切。这篇文字与其说是写给我的,不如说是遥遥寄语所有寂寞书写者的——
顺着《天涯的灯光》的思路又写了几句,作为引言。
一个独行于深夜的人,灯火就是他的家园。远远地,看见淡如流萤的一盏灯光,淡淡地悬在地平线上。在银河的俯瞰中,它是那么渺小而微弱。渐渐地,灯火成片,似乎在飘摇了,那一盏灯也融入了夜之波澜。有如召唤,隐隐地发声。
彼岸,是一个无比美好的意象,除了稳妥的终点或归宿,更是让你我为之奔波,为之追索的那么一个地方——也许不是转瞬或明天就能抵达的地方。时间无岸,那里是“远方”的另一个名字——更深之处,总还有更远的地方。
他们在那里,一直在那里。
我只是循着一条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48 | 浏览:44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空:一些心语】



【一本书,一所房子,一个家,一些心语】

作者:天空

1、一本书

那里的书《山在那里》出版在即。想着他们齐刷刷站出来的样子,内心总是欣喜。曾经与那里一起分享过他的一幅又一幅的封面设计、出书中一些小插曲以及部分文字。记得,那里说,我知道你喜欢哪一幅设计。我说当然,是那个简单的蓝色。那里说,哈,就是。而今,好像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蓝色,果然。蓝色、文字;蓝色、心情;蓝色、路途;沿伸下去的,是一派蓝色的风景,安宁的样子。我想,蓝色,或许就是这本书浑然天成的一种气质。在此,祝贺那里。

2、一所房子、一个家

那里在《为了沉默的诉说》一文里说到,曾经想为已经存在的文字建一所房子,成一个家,安放他们。我想,这本书,是那里部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 | 浏览:2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季:写给那里】



【写给那里】

作者:fljc(雨季)

我相信世间一切的缘份。就如,会在很不经意的时候遇到那里的文字。这样的遇见,让人欣喜,又让人亲切,是小巷里相视的一笑,也是仰望星空的淡淡的想念。

从小就喜欢文字。墨香里的世界是可以飞翔的世界。只是,越来越少遇到真正真诚的文字。很多人将文字象敲打的键盘一样任意拼装,看上去很美,却总也少了些质感。

那里是个例外。每每读他的字,就仿佛可以看到他伏案的样子。窗子开着,一位孤独的男人的背影在案前,风吹过,有英雄纯蓝墨水的芬芳。清明,澄静。不激动,不流泪,不大声欢笑。只静静的看着。陪着。然后随着那些字,慢慢的走进一个心灵深处,有深深的感触,也只是抬头的一声长长叹息。

风从那扇开着的窗子,一直吹到心里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4 | 浏览:2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伊人独酌:写给那里】



【写给那里】

作者:伊人独酌

进山的博客,却发现,博里的内容,隐去了许多。不管是《秋冬卷》、《春天里》还是《夏影录》或是几天前完笔的《秋日和》,均只留下第一篇和最后完结篇。一路看过来,如今想回头再细细看,细细品味,却再也看不到,心里怅然。

但可喜的是,从网友的长长回帖中,我了解到了山的不为我知的一面:率真,至情至性,我行我素,甚至不屑于误会。为了逃避令人无比烦闷的调资会议,他可以向头儿提出我不要加工资能不能不参加会议。不但如此,他还会当面说头儿,我瞧不起你。又因为不想说话,免得大家都尴尬,居然让一个远道而来两年没有见面的已在路上的朋友赶紧调头回去,只说自家门前车没地方调头。他坚定地说,我对“误会”很不屑。还有,他喜欢做琐碎的家务事,涮锅洗碗,捋起衣袖就做,甚至于大清晨跑到朋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7 | 浏览:2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慕蓉:山在那里】



【山在那里】

作者:慕蓉

想为山在那里写一篇评论。后来还是怏怏做罢。
没想到散文那边,山在那里发的帖子有如此之多,象是没完没了似的从过往的过往之中一再涌现。越翻找下去,就陷的越深。
最初以为是个新手。固然在一开始就了然于心的明白前些日看到的字儿是些陈年往事的翻晒,却也料不到密密匝匝的竟自蔓延到地平线那头。只能望而兴叹。
确实很难得会有谁的字,让你动弹一下落笔的念头了。上一次,是听风,这一次是山在那里。不知道下一个又会是谁了。网络,忽然的,就多出了可以流连的理由。虽然,先前一直就流连着。只是,相较于那些儿的浮华飘悠,这次,大约的要厚实些。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6 | 浏览:2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蓝月:阅读山在那里】



【按】这些文字大都留在我的文字的“阴影”之中,今天以札记的形式展露在你的面前,特意将关于“那里”的题目逐一删除了,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这里,至于更早的从前我没有充裕的时间逐一收录,这里的留言仅仅是从二○○五年七月二十八日——十月二十一日。以时间为序……

【阅读山在那里】

作者:蓝月

【1/阅读】阅读一种,喜欢这样的表达,就如喜欢山在那里把自己所有散落的文字集积在一起串联成的感动。我无法记得每个片断后到底曾经有怎样的故事和心情,那些句子像散落的星子,跌落在过去的日子里。
没有光,却曾带给我深深的感动,因为只是当时的心情,只是那一刻心中拥起的,一种对于你文字的眷恋,那种眷恋还夹杂着一种类似于心疼的不能及的遗憾,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9 | 浏览:28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未名者:一封信】



来信收到,很短,但是让我沉默很久,也许无憾,也许怅然。
你说:“是在文轩连锁的三楼鞋带松的时候看到的深蓝色……我也好爱他的爸爸,还有妈妈,有时候觉得难过了,就会很认真地把它一读再读。”我不知道那种感动可以维持多久,我期望的是瞬间的进入,而后很快走出。但是带给我的感动是:我的爸爸妈妈,被一个陌生的读者爱着……是我应该说感谢的。
虽没留下没有称谓和本人的名字,但是看见邮箱上有一个相同的“THERE”,感觉异常亲切。
最后一句:“我想我会带着那本书走很远。”
这一路或许还会这么走下去。
那么,一起走吧。


【未名者:一封信】

是在文轩连锁的三楼鞋带松的时候看到的深蓝色,之后我开始像听故事一样读它,我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25 | 浏览:2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窗月色:山,依然在那里】



【山,依然在那里】

作者:一窗月色

山,在发这个帖子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跟着走。我几乎是跟着他的速度在浏览。我先浏览了那些绝美的画面。那画面给与我视觉上是眩晕的美感。落日余辉下的沙漠、野渡无人舟自横的码头、远山、层林、阳光下的绿叶、沙滩上的贝壳……我知道,与这些画面相配的还有那些唯美的语言。我需要细细的读出来、品出来。我没有急于去快速的阅读、也没有急于的马上跟贴。虽然,按常理我是应该马上跟贴的,毕竟这是我们评论团推出的第二颗评论之星。

山惜时间如金。山,没有QQ。因为他不想在网上挂的时间太长,他说:那样会使自己浮躁。山写完文章发出来后,也很少去回头看,就像一个不问收成的农夫。他只是用一沓洁白的稿纸,在许多夜晚在纸上自言自语,他,贴着土地,贴着野草,让自己的文字时而流淌,时而空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21 | 浏览:34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容安:珍重】



【引子】想说感动。我知道,我们也许都是不会轻易说“感动”的人,对于一种真诚地给予和付出,感动,只是这条路上偶然遇见的某一站,而这一路慢慢记住,慢慢通行的是“朋友”,是一个愿意给,一个愿意接受的通途。多么美好的遇见——在茫茫网际,在人潮漫漶的路上,原来,你也在这里。
原来,我们同行了许久。许久之前,许久以后。
阅人,如同读己。总是相辅相成的。文字,既是惟一的因,也是意外的果——所谓的因果,于此成立。
书写和阅读,成就了作者和读者在一篇文字的内外,一段时间的远近,一番叙述和聆听之间的聚首——虽说我们一起阅读的“时间”并不在同一个层面,或许可以这么说,我是站在现在的断点上遥望从前,你是在自己往日的空间里凝视现在——这一篇文字,这一段时间,这一场旁白和声音本身的效果——是激昂的、或者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50 | 浏览:50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子:寂寞书写者·读后】



【寂寞书写者·读后】

作者:麦子

题记:我来自偶然,亦归于偶然。

2007年10月28日 星期天 阳光明媚

今晨,读完了《寂寞书写者》,共八篇。
这篇文字,也只适合以此种方式来阅读,在头脑清醒时分用大段的时间,浏览与粗读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读完后,顺及又回过头去,温故熟悉了一下、起先读时略觉晦涩的《寂寞书写者又一章Ⅰ、Ⅱ》,而且,循着这一线脉络,仿佛还可以溯汲《低些,再低些》心绪的水之源、木之根。
书写者偶然得文:“这几篇文字的来路确属偶然,本来就是随笔记下的一些素材,想着日后再作整理”,说的便是《寂寞书写者》,时间是公元二零零六年年末,情景是人在旅途。年末,可以说是恰逢天时;旅途,则归于地利,最宜抽身物外,作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 | 浏览:20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书写者·再二】



【5】我渴望记叙这样的时刻——

低头看书时,办公桌明净的玻璃板上映出一群鸟儿斜斜地飞过。待到抬头看天时,却已是灰蒙蒙一片,于是,在记忆里回放那些鸟儿的出现,和消失——读秒声中,翅膀和翅膀翩翩地叠加,云朵和云朵徐徐地纠缠——像一场电影里的视觉映像。
鸟儿飞走了,玻璃板上只剩下长青藤的倒影,像一幅剪纸小品,原本茁壮葱茏的叶子倒显得纤细而柔弱,图像的边缘还有另外一层幻影,随着视线的变化游移不定,那是玻璃的厚度,大约一厘米,所有的影像有多了另一种表述方式,一厘米之内的,一厘米之外的。
厘米并不是惟一的计量单位,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它可以是某天,某月,某一年——有时我会细细比较“某”和“一”的区别,“某”是有确指的,虽然作者不想明说或无意说明。所谓“某”对他而言是有清晰的坐标的,有如一把直尺上所明确划分的某个格子,
分类:【寂寞书写者】 | 评论:2 | 浏览:28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书写者·再一】



再走一程……

【1】寂寞的书写者,书写寂寞,是我长期迷恋的主题。在许多时候,于我来说就像是一种珍藏——尽管这些隐隐浮现的文字大多还不曾落实到白纸黑字的“存在”,想起萨特的《存在与虚无》,有一种理解却是,存在即虚无。是缺失、隔离和分散的一片空茫,甚至,虚无还能超越存在,犹如庄子所说,浮游,不知所求,也不知所往。
记忆,是否也是一种妥帖的存在呢?不仅有过或者活过,而且是流淌出来的时间,在某个空闲的下午,或在这一张洁净的白纸上。写下的,是否能够印证往日的那个时刻呢?窗外的白云淡淡飘远,西边的山渐渐隐入云层,楼下的梧桐开满浅紫色的花朵,桌畔一本泛黄的书,任清风随意翻阅……似乎是一无所求的,整个下午纵身悠远的阅读,慢慢读出清香。在缺失/存在,可能/未来,或者消失/落实中间,阅读和书写又能担当怎样的对话者呢?许多时刻,当我们身
分类:【寂寞书写者】 | 评论:15 | 浏览:3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蓝月:一个人的风雨】



【一个人的风雨——没有人烟的家·读后】

作者:蓝月

〖1〗第一时间读了这篇文字,竟不知道说什么——阳光的温暖也不能晒干心底的潮湿。沉重和轻松,像网一样纠缠。想给那里写一段话。不过还是有担心的,怕自己生涩的文字轻薄了这份心意,像那里此时的心情……真的怕……写轻了……
和那里及那里的文字算是神交,但并非俨然“记”里的偶然。曾经和“那里”共同完成一次关于阅读的栏目。并非推介,只是彼此阅读,做为独白出现。
没理由的喜欢,以至于在文字里相望。一直认为自己有点冷漠,对于友情更好象若轻若重。然,这样的关注,却一直持续着,不需要理由。原来说过,只一眼即成一生的相望。
崇敬英雄,但更喜欢自然。那些大彻大悟,或者极端奢华的文字我是不敢亲近的。而小人物,小世界里的悲欢,还有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1 | 浏览:3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子:刻意延长的告别】



【刻意延长的告别】

作者:麦子

秋来了。这几天,天台园子里的花叶成阵地飘零,似乎再也打扫不完,闭上眼睛仍看见它们在风中如雨斜斜地落……
就在这样的季节读到了朋友那里的文章《没有人烟的家》。读过,如经过。
那里像年幼的孩子一样,依然在文里以亲昵的口吻称呼母亲为妈妈;像每个回到家的孩子,照例习惯地喊一声:妈,我回来了……;还像依恋的孩子般倚靠,但,而今他只能倚在妈妈的床头,沉于离散之痛,孤儿之苦。
过去一向会应声到来母亲,如今不在了。那里一扇一扇打开房间闭着的门,一盏一盏打开落寞的灯,而每一盏明亮灯火照见都是母亲不在之空。他孤零零地站在空荡的旧居里不解地问:“妈妈,又在哪里呢。”
回到烟火散尽的家,任谁,再坚强,又怎能承受得住这不可承受之空?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4 | 浏览:28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子:一块透视苦难的冰·读后】



【引言】这是麦子寄来的一篇读后感,阅读,和近似“重逢”般的相遇,也就在这字字句句中了。
这是收到的第八篇写给我的阅读笔记,假如记忆还可靠的话,另几篇是——
蓝月:《没有人烟的家,读后》和《山里的月光》;
忆遥遥:《天涯的灯光》;
慕容:《山在这里》;
一窗月色:《山,依然在那里》;
泽民兄的《深蓝色兄弟》……
还有一篇来自英国的禾君,只通过几封信,信中说:“不记得是因为怎样的感动我开始流泪,不记得又因为怎样的心情我微笑,脸上还挂着泪水。一个下午我沉迷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文字世界里。流泪,微笑,再次流泪……他一定不知道,在遥远的英伦的初夏午后,他的文字曾如此的打动了一个人。”
我想,与我也是同样情景的时刻,只不过是在写字的时候,你在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13 | 浏览:3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8页/22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