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765372
  • 开博时间:2005-03-24
  • 博客排名:第23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lyxzhy

2017-10-14

毅智灯饰厂

2017-09-15

晴有阳光

2017-09-08

许闻静

2017-08-23

2017-08-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很浅的黑白,目录下】

【很浅的黑白,目录下】

【很浅的黑白,下】

 

来自灵魂深处的,我也要把它写进纸的深处去。

——奥地利作家弗朗兹·卡夫卡(Franz Kafka)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目录中】

【很浅的黑白,目录中】

【很浅的黑白,中】

 

回忆就是第二个现今。

——德国诗人诺瓦利斯(Novalis)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目录上】

【很浅的黑白,目录上】

【很浅的黑白,上】

 

我要回到无边的自我。

——德国诗人埃尔泽·拉斯克-许勒(Else Lasker-Schuler)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5:惟愿年年岁岁平安、且平静地度过……】

  

【2015:惟愿年年岁岁平安、且平静地度过……】

【写在2015即将到来之际】

接连几天,在写字的间隙里洗衣、除尘、打扫房间,整理分散四处的书册。除夕的午后,收拾好阳台上晾晒的衣物和床单,把大门擦拭干净,贴上了红彤彤的春联和福字,春联上年年岁岁写得都是同样的企盼,惟其如此才让人感叹时间的流速,匆匆,又匆匆。

用刷子蘸了细盐一点点侍弄几把不同时段聚拢来的紫砂壶,再给自己沏上一壶清亮的茶,坐在窗下的书桌前。这时候静极了,这一年的奔忙忽然定格,经过一小段寂静地转场,再借着岁末的掩护,退后,再退后。这个冬天已然被定义为“暖冬”,并且渐渐落实,没有多少施展抱负和威力的余地。外面的风很大,阴霾很重,看不见山,只偶尔听见远处零星几声爆竹,显得此刻的冬天特别空旷,此外和平常日子没什么两样。但也有些什么不太一样,这是辞旧迎新,是告别与迎接结伴到来的时刻。

一路的风景向前,目光朝后,很少停下脚步做展望状,也很少写诸如新年寄语那样的文字。前路仍有太多不确定,需要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既然已经可以坦然接受生命中的不完美,所以也没什么值得郑重相寄。一路走走停停,在2014即将过去的站台、或即将迎来2015的路口写给自己:

分类:【季节的声音】 | 评论:6 | 浏览:1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Wait】

  

【很浅的黑白,Wait】

【很浅的黑白/三句】

1)新年,却想回到老路上。

再怎么也想不到,这篇《很浅的黑白》几乎成了一个结,一个解不开的扣儿。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愿此时能像某串咒语一样立竿见影,卓有成效。

2)崔健在《假行僧》中唱着: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许多印记已经变得暗淡,许多东西真的不再稀罕,骗不了自己的,更不会欺骗他人。还是从某个(似是而非的)点回望,路过阳光,路过风雨,路过青草,路过荒原,也路过谷仓,路过美国诗人罗伯特•勃莱(Robert Bly)笔端“通宵都寂寥冷清的狭小大街”,走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12 | 浏览:36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Contents】

  



想写的,似乎还有很多,只是不知该如何记叙,横跨了三个年头的三篇交错的、可以互为索引的文字于此中断,保留在未完成状态。这期间,几次想要回到这篇未完待续的文字中来,仍遇到同样的疑问,止步不前。有些事情发生,同时也印证了一些事情,公平合理,得失恒定,这些、那些或无需总结,若干年后才见分晓。只是,你无法找到某个让自己身心安然放弃的借口,于是除了努力、也惟有努力能够帮你走到自设的终点。
写不下去了,别的也就不说了。OK,Suspend,就这么办吧。



【至此的目录】
INTROVERSION NOTE

【01/

分类:【写阅与背影】 | 评论:4 | 浏览:18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01】

【很浅的黑白,01】

——内向主义者笔记:INTROVERSION NOTE

 

【01/几句】

 

7月,有雨的夜。你站在廊前看灰蓝色的天,下意识伸出手,雨打在手上很是清凉。

夜雨里的窗,灯火里的故事正在发生。有时,窗里是别人的故事,有时仿佛看见自己在不同的地方,同样的、坐在桌前写字的那些夜晚——借着身后稀薄的灯光,你看见有一小团儿烟雾就在指间跳跃,轻灵地、震颤着。

在黑暗中,现实得以被燃亮。在沉默中,外界的声音逐渐渗入。

当无所谓“沿着”的时候,你立定,向周边打量,似乎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24 | 浏览:7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纸上染了蓝,结】

  



【纸上染了蓝】

——时间和文字的对话

【01/几句】

【02/请让我记得】

【03/远的路、远的人、远的时间】

【04/路上一小段过场】

【05/独语或对话:雨中的字】

 

【06/重逢,比离别多一次】

【07/灯塔,最接近信念的存在】

【08/仍是旧句子】

【09/我宁愿留下曾有的波折】

【10/对话一:越悲观,越勤奋】

 

【11/浮躁和纯粹】

【12/且以匆匆对匆匆】

【13/空格,茶语】

【14/去证某个可能】

【15/对话二:越简单,越干净】

 

【16/记得这条路……】

【17/但,如果那是你的梦想】

【18/黑暗里看不清滚滚红尘】

【19/他以为,自己有轨外的世界】

【20/对话三:越流淌,越清澈】

 

【21/时间,在粗粝的风里回旋】

【22/席地而坐的寂然】

【23/你就不动如山的写吧】

【24/俯瞰和仰望】

【25/偶然瞥见命运的身影一闪而过】

 

【26/那些陪伴过我们的曾经】

【27/诚实及其所创造的】

【28/书写者的怕与爱】

【29/留言,彼此】

【30/自说自话:越嘈杂,越安静】

 

【31/取决于追忆的能力】

【32/沿着最初相遇的原点,倒叙】

【33/偏蓝的影子,有点苦】

【34/我一直听见自己的声音】

【35/倒叙一:时间和文字的对话】

【36/倒叙二:纸上染了蓝】

【37/倒叙三:钟的秘密心脏】

 

【38/后记:夜雨】

 

分类:【写阅与背影】 | 评论:4 | 浏览:44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纸上染了蓝,01】

  



——时间和文字的对话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就这样,在偶然一念里想到一个旧日的场景,用场景支撑起一段记忆,用文字召集、定格一段时间,长夜很短,短句很长,借着许多随着回忆上下翻飞的句子,慢慢誊清来路。
在钟的秘密心脏里,有一封写给时间的信。——题记,2010-05至2011-07

【01/几句】

许多时候,漫无边际地想,“想”就是一切作为。似乎是一篇连一篇的格式,静静地,接连而来,没有波澜壮阔的景象。在浮想中能走很远,有时端正地坐在沙发里,有时斜斜靠在阳台上,有时在街角的咖啡店等人的空格中,除此以外,大多时候都在走着,身边掠过熟悉或陌生的街区,萎靡或茂

分类:【写阅与背影】 | 评论:14 | 浏览:67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黑得很早,结】

  

【天黑得很早】

一些声音、一些场景和一些对话

【01/声音Ⅰ:几句】
【02/场景Ⅰ:有风的甬道】
【03/场景Ⅱ:空旷的迷宫】
【04/对话Ⅰ:墨绿和苍蓝】
【05/对话Ⅱ:面对背影】
 
【06/声音Ⅱ:或者,歌哭】
【07/对话Ⅲ:黑与白,一个世界】
【08/对话Ⅳ:偶尔看看窗外的山和树】
【09/场景Ⅲ:幕间,或空格】
【10/对话Ⅴ:性格和因果】
 
【11/声音Ⅲ:在记忆里,在忘记里】
【12/对话Ⅵ:黑白线条勾画成的奔向】
【13/声音Ⅳ:偏蓝的影子,有点苦】
【14/场景Ⅵ:吉卜赛的心】

【15/场景Ⅴ:留下的,和留不下的】

 
【16/对话Ⅶ:我所要的……】
【17/声音Ⅴ:在风琴中,就几乎是风】
【18/对话Ⅷ:背向浮华的身影】
【19/对话Ⅸ:做一个安静的人,我的理想】
【20/场景Ⅵ:远远地,远远】
 
【21/场景Ⅶ:迎来一段空格】
【22/场景Ⅷ:格子外的时间】
【23/声音Ⅵ:如你期望的那样】
【24/对话Ⅹ:写一封信,写给许多年前的自己】
【25/声音Ⅶ:回旋,在不知名的时空】
【26/后记:愿某地方】

 

分类:【写阅与背影】 | 评论:2 | 浏览:55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黑得很早,01】

  



【天黑得很早】

一些声音,一些场景,和一些对话

很远的小岛,很静的海岸,沿着空寂无人的海岸线散步,远远看见怀抱花朵的孩子一颤一颤地跑来。我多想记住那一刻忽然降临、且纷纷飘扬的感动啊……请让我记得。——题记,2010-11至2011-05

【01/声音Ⅰ:几句】

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轻得像是一声不愿让人察觉的叹息。在叹息的空格里点烟,烟一下子漫出了阳台,想起一句话:存在可以何等安宁又何等深情。
想想,也只有借着文字的帐幔才能这样放心表述吧。平常日子里不需要如此清澈的定位,或者释义。大多时候没什么大风大浪,也没有值得铭刻的缘浅缘深。存在,或者留守,差不多是同一条路上的小站,没想到这一停就这么久。

分类:【写阅与背影】 | 评论:17 | 浏览:47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记:2009·第二本书】



【1】音乐一起,夜就深了。
在我的电影随笔中,不曾出现过“观众”——我将其设定为只此一人的“观影者”。当灯光暗下来,所有,都可以忽略不计。
电影,是注视一种。如同文字,是声音一种。在自己的目光和声音里,去努力接近“灵魂”里的真实光影,阅读时间里的伤痛和感动。
秋暮,整理和改写了半年多的电影和音乐笔记将近尾声,如同重新看了许多场旧日电影,听了许多老去的歌谣。
拉塞尔•雅各布比在《不完美的图像》中急切告白:一个丧失了乌托邦渴望的世界是绝望的,没有乌托邦理想就像旅行中没有指南针。
活着,把一些时间、一些情感交付给心爱的电影,多好啊。
电影和音乐对于我来说,就是我恒常日子之外的乌托邦,是我光影交织的理想国。

【2】看一场电影,好像不
分类:【那里影音馆】 | 评论:12 | 浏览:40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里影音馆,今日开麦拉】



因为元旦假期,附有藏书票的新书还纵情驰骋在路上,各位文友还需要再陪我多等一两天。尤其是提早寄来书款的文友,请多多、多多原谅。
卖书的事儿,平生第一遭。本人在这方面不仅不灵光,而且笨得可以。捣鼓了两天,终于才理顺了基本“通道”。假如这两条还不够或感觉不方便,可来信索要邮局的通信地址。
最重要的是写清楚收件人的地址和姓名(最好留个电话号码,保证不泄密)。另外一点,目前有五位文友多寄来的账款,会随书一起如数奉还。请各位文友体谅,各自算清应付书款和邮费,千万不要多寄。
应该是一本小众图书,没想到打开邮箱时看到一大片冬天里的春天,诧异之余,深深感谢。

【那里影音馆,今日开麦拉】

书名:《纵情声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41 | 浏览:7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余泽民:上帝不会吹萨克斯风】



《纵情声色——那里影音馆》序言

有一天,上帝不仅睡得很糟心,醒得也很糟心,感到身疲气倦,眼睛生痛。他怀疑自己得了角膜炎,对着浴室的镜子照了好久,他注意到眼球上罩了层薄薄的黏液,于是使劲眨眼,试图把黏液聚到一起,他转动眼珠,眼珠上布满了难看的血丝。
厨房里,上帝迅速跟母亲完成了那个礼仪性的拥抱,然后坐到餐桌前吃早餐。他一边吃着烤面包片,一边翻看天使从人间发来的巡查报告。上帝知道,他派下去的一个年轻天使迷上了一个名叫安娜的匈牙利女人;他还知道,这个已经怀上第四个孩子的女人,暗恋上了捷克大作家赫拉巴尔。上帝轻轻叹了口气,因为他也爱上了安娜。
“吃饭别老吧唧嘴!”母亲训他。
上帝跟往日一样烦躁地辩解,说他并没有吧唧嘴,他只是在嚼青椒。
早餐之后,上帝趁母亲洗碗的时候悄悄溜出厨房,去到天堂的阳台上朝人间瞭望,看到安娜

分类:【写阅与背影】 | 评论:14 | 浏览:5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陈寺:老友的书】



走着,聊着,掐指这么一算,当年的小朋友现在都成老友了……
朋友小陈为我写了一段话。陈寺,是我给他起的“笔名”——这个名字曾是我几篇小说里的主角,我异常大度“赐予”他。他应该从来没用过,也不怎么领情。我想就借着这段文字,正式启用吧。可能,他更希望自己叫陈肆,肆意的肆。
陈寺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一阵子,大体算来隔一年会消失两年的样子。我曾和他开玩笑说:这样的朋友似乎真的很好做。就以你出现的频率,即使做多少年朋友都不成问题,基本没有产生矛盾的空挡。
原文题为《黑白老友记》,我笑,怎么整得跟“无间道”似的?二话不说,退稿。还有,文中列举的诸多“数字”权当听听而已吧,至少我不承认。他改来改去,还郑重其事地拿出好几个“方案”。我挑了最朴实的一个:《老友的书》。
分类:【回声,回声】 | 评论:40 | 浏览:4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8页/22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