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4764275
  • 开博时间:2005-03-24
  • 博客排名:第23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_月光

2017-06-13

不谅刀

2017-05-29

画蛇者说

2017-05-27

诗酒试年华

2017-04-25

大漠轻尘

2017-04-10

觉中

2017-04-09

y2999

2017-04-02

一心先生

2017-04-02

sweetswing

2017-03-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四季歌】(片段3)

【四季歌】(片段3)

刚写完两章,摸着石头过河,还没找到属于这篇小说的节奏和语速。贴出来请各位文友不吝赐教,得到回应寥寥,但质量颇高。

老友H说:那里,你要写小说可能要笔力坚决些,好多细节不能再是主笔了。

我说:是,主要是叙述不得力,因为对小说的能指不明确,我

分类:【陌路+故事】 | 评论:0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季歌】(片段2)

【四季歌】(片段2)

再往前走一段路。重读时发现又我在叙述上显而易见的问题,缓慢有余,力不从心,似乎根本没办法避免,那就迎面撞上去。

这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但也比躲着、绕着,而且还躲不及、绕不开来得自然些。

几位朋友读了我这篇习作,问小说主人公原型是谁,他们是否认识?我回答,抱歉,可能让你失望了,这个人物是完全虚构出来的。

分类:【陌路+故事】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季歌】(片段1)

【四季歌】(片段1)

法国作家居斯塔夫·福楼拜(Gustave Flaubert)曾说:小说家的任务就是力求从作品背后消失。

听到这话时愣了一下,我在想:这篇小说中的“我”消失了么?部分吧。至少这是我不熟悉的生活状态,相同的是作为人的境遇,大约是相像的。谈不上向往,也不值得仰望,我希望这里面有平视的目光,尽量用小说主人公的语言叙述他的故事——说到底,“我”仍未完全消失,甚至连故事的成分都忽然变轻了。

分类:【陌路+故事】 | 评论:1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暮的灯——留言2016】

【岁暮的灯——留言2016】

【岁暮的灯——留言2016

 

一年一年过得真快,似乎眨眼间又到了岁暮。这一年虽然停停走走,但也没前进多远,只是徒然增长了一岁。所谓岁岁年年,在今天变得异常清晰,一道凛然的分界线,即将工整地隔开去岁与来年。还记得去年此刻,在听英国歌手葛瑞·盖斯(Gareth Gates)的《With You All The Time》(时时刻刻),一些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心底慢慢扎根,一些快写到结尾的愿望在纸上悄然定格,一些悬而未决的决定还在岁暮的风中摇摆不定,至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还在耳边回荡。

在这个路口四处打量,自由的反义词或许不仅是束缚,而是勉强,是“不得不”为之的无奈。自由,不管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都值得珍贵。

近三年出差频繁,朝发夕回,即便是高铁也渐渐变得无感,就像出门逛逛街或去趟超市那么简单,有时会猛的茫然,我这是要去哪儿?目的不明。我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非常清楚自己不要什么,或者,这些那些都不是必须,像是简单的排除法。未来不会有太大变动了,这样也好,至少给自己一种安定、和持续发声的时刻。

在火车上看着车窗外疾速掠后的北方田野,忽然想起从前在阳台读一会儿书,看一会儿山的日子,竟然感觉那么不真实,好像不曾有过般陌生。或许,记忆也有其虚妄的、不可信的一面?但是它已印刻在过往,未必多么深刻,却不会自行抹去。

一种陌生的节奏,即使三年了仍觉格格不入。不过幸好在外地能路过一些开花的树,一些用心经营的小店,遇见一些聊得来的店主,一起聊天喝茶,天马行空,获得暂时的自由。总有这样的时刻,平时不显山露水,偶尔想起有过那样的日子,真好。

 

【岁暮的灯——留言2016】

 

文友换了一行新签名:比如麋鹿、长号和无法捧在手里的雨。

我很喜欢,有灵气的句子。我问他是自己写的诗么,想读读全文。他说,不是,当时只是随便写了这么一句。

随意的叠加,有点像爵士音乐里的潇洒和无谓。为这句类似偈言一般的文字,找到合适的下文:蝴蝶,引子和热情的快板——来自德国音乐家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时常想起,无比美好。

还需要一段空白的时间,每一次认真的注视都是久别重逢。“如果时光倒流,你想回到哪一天?”其实这类问题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只不过提供给人一段回想的时间。睡不着的夜里,不定哪年哪月的陈谷子烂芝麻纷纷涌现出来,那些不重要的、轻易逃脱了记忆的追捕的旧事,连记忆的过程都不必,而在此刻却重新焕发了神采,眼前悄然闪现出星辰和大海。

如果时光倒流,总会想到一些春风得意的时段吧。相继而来的“那时候”总归是阳光灿烂或月白风清,比如18岁那年,两袖清风,放眼世界,无比自由的夏天;还有20来岁时,真是认真过日子呵,每周计划,每月小结,几乎天天写日记;再比如30岁那年,正当而立之时,尽管仍在坎坷之中,尽管经过许多午夜列车上的告别,但是纵横驰骋的信心和勇气还在…… 而这些在如今看来相当重要,就像走在茫茫夜路上,转弯看见一抹橙黄的灯光。

《时时刻刻》单曲循环了若干遍,然而,时间没有返回键。一些走过、路过和不得不错过的事物,在冬日的阳光里混成一片遥远的光影,或许有一盏灯忽然点亮某个时刻,回忆缓缓,故事慢慢。

 

【岁暮的灯——留言2016】

 

自2011至2015年完成了一本书稿,在近乎漫长的时间里自言自语,叙述着在这个时间段、或这个路口看到、听到和感受到的事物,今年我给自己放了长假,不急着赶路,也不急着记录,认真感受比匆匆记录要重要。在奔忙的日子里,时常忘了还有这样的感受,这样的记忆,这样的交流和这样的生活。

在回望的片刻里,眼前浮现、并叠加起一些意象,我想在尾声的部分再回旋一下:

落日熔金时分,少年跑过马群,逆光的剪影生机勃勃;海滩上的篝火,星星点点的火星儿如同获得了积极向上的生命,不断萌动、跳跃;在大雾中迷茫前行,睁大了双眼,思量起一些可得的和不可得的事物;灯塔上的光束,无言地秉承了对大海的忠诚,我常常在想,假如有这种忠诚,还有什么地方是无法抵达的呢?当徜徉的足迹渐渐被海潮抚平,异乡的行者枕着涛声渐渐安睡;还有那些在灯下书写的夜里,忽然看见天际线上一轮红日,那些倏忽而去的时间在黎明中展露微光;浓密无花果树掩映的窗外,闪过几个花红柳绿的孩子,一路跑,一路欢笑;雨后的林荫路一碧如洗,青草在更远处漫溯,枝叶缝隙漏出的阳光有些刺眼,一路走,一路闪耀。

这段路有这篇文字相伴,我觉得庆幸而欣慰,似曾相识,未曾相知,就当是个将醒或已醒的梦罢。就如同当年的日记一样,写下是为了更尽量完整、放心地收起来。不再说什么难分难舍的告别语,是我要的结果,告别的时候只需轻轻地放下。

当我合上笔记,然而旅途是真实的,这一路,终于……不曾辜负。

 

【岁暮的灯——留言2016】

 

岁暮的灯,感觉比平日温暖许多,在北方终日阴霾的天空下,或许我们都需要一些暖意来帮助彼此熬过凛凛寒冬,比如那年的雨水蝉声和往事,一些忽然闪亮的念想,几句问候,还有遥遥相望、却又依稀仿佛的开始,都暗藏着细说从头的意思。

想起某年冬天看的一场电影,片头里,静静的城市飘着细碎的雪花。开场没多久,片中的女人说:我错过了所有美好的事……本想听她细说从头,可是她欲言又止。只说:我需要重新开始。满头白发的老奶奶不甘落后,紧跟着说:我也需要。

忽然很羡慕她们。或许只有行到水穷处,才能坐看云起吧。记得几年前朋友说我们虽未谋面却像是80年代的朋友,那种拥抱过的朋友……当时真的很感动。岁末之际,想起这么热腾腾的的文字,生命中的种种偶然,都值得感恩。流水流过,大浪淘过,剩下的都是美好的记忆,而且只关于美好。

此时此刻,2016像没有告别过的朋友。一些迷蒙的过往,借着逐渐明朗的节奏逐渐清晰,低沉的鼓声和轻灵的爵士勾勒出霓虹的线条,像老电影里的场景,像老唱片里的情由,前方仍是照旧的春光。当你困顿于此,什么都不曾开始的时候,或许任意一条路都是新的开始。

 

【2016-12-31】

【岁暮的灯——留言2016】

【岁暮的灯——留言2016】

分类:【季节的声音】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末的树——留言2015】

【岁末的树——留言2015】

【岁末的树——留言2015】

 

12月,平平常常的一天。清晨望着窗外灰沉沉的雾霾,不觉有任何惊奇,近乎麻木的见怪不怪,这已经是北方冬天的日常景象。午后,阳光和雾霾不知经过了怎样激烈的战斗,阳光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趁着放晴,赶紧出去走走。今天的主题词是仰望,就像齐秦的一首老歌:人能仰望,就是幸福。一路上拍了许多树,每棵树都漂亮,任何角度都可以成为响当当的主角,只要光线优质,其实怎么拍都行,只需仰望,真的不用更多动作。爱上一棵树,围着这棵树拍了许多照片。碎金,紫铜,一树荣华,季节在此时变化多端,不仅有风中的萧瑟,也是冬日里收获景象。

南方的几位老友不必特别羡慕,这也是本地入冬来掰着指头就能数清的晴天,此时的长空、流云,都是一种馈赠。

2015最后一篇文字,想写给岁末的树。仰望这片蓝,但愿停在这片蓝。

耳机里传来英国歌手葛瑞·盖斯(Gareth Gates)的《With You All The Time》(时时刻刻),此时听来格外深情。黑白影像里的歌者,双手交叉着在一扇斑驳的门前席地而坐,这是他的家么?静止地,仿佛可持续到永久,一片叶子悄悄落下,暂栖于他的肩头。晃动,再聚焦,和声呢喃。心底一直有一扇门的意象,似乎轻轻推开这扇门,就能迈向不同的区域。

岁暮想起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想起那些温暖的情意,即使在阴霾的天空下,也映衬得相聚时的晴朗特别珍贵。总是由衷感叹,所有的遇见都值得感恩。

 

【岁末的树——留言2015】

 

岁末的字,或许因为回望的缘故总是能够轻易浸染上沉缓的语调,比方说一个人慢慢前行时,想想今年都做了些什么,草草估算一下自己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来年还将追求什么,或者去向别的地方……诗人将此命名为:生活在别处。

假如一以贯之,且循序多年的“秩序”被突然打破,你要迅速地建立起另一种秩序,全凭个人的应变能力。若是达成,往后也许顺风顺水,若不成,也许你会在此滞留很久,不进则退。照片里的场景还是22年前送朋友踏上征程的站台,几乎没什么变化。他说像穿越了时光隧道,其实我偶尔也觉得恍惚,昨天还在眼前,可时间都跑哪儿去了。在孩子眼中这世界每天都是新的,可是站在这个路口看到的景象,多了一些从前没有的疲惫和涣散。

这一年,为稻粱谋的奔波、在路上的自由空间、和身在边缘中的读读写写,好像经过平均分配一样,各占1/3,假若把读读写写作为职业,可能会累、会厌倦,或许因为远离庸常而操劳的生活,似乎显得无关紧要,正是这一点芯子,才是至爱所在,是所有的理由。想起一部葡萄牙电影中的语句:我会继续自己缓慢、谨慎、稳当的步伐,因为这是生活中唯一合适的步伐。

《时时刻刻》单曲循环了若干遍,周围静极了,这一年的奔忙忽然定格,经过一小段寂静地转场,再借着岁末的掩护,退后,再退后。

一路的风景向前,目光朝后,很少停下脚步做展望状,也很少写诸如新年寄语那样的文字。前路仍有太多不确定,需要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既然已经可以坦然接受生命中的不完美,所以也没什么值得郑重相寄。

 

【岁末的树——留言2015】 

 

有阳光的日子,有些像岩茶的滋味,猛烈而绵长。在阳光中翻开去年写于此刻的日记,对照一下,看看那些做到了,哪些正在努力达成,哪些还有修正和提高的空间:

若说个人愿望的话,希望在这一年尽量远离心不在焉的状态,多一些认真和关注;远离语焉不详的人和事,让自己保持清醒自知;至于曾经看重的应该看淡些了,懂得欲望的世界无比广大,而自己所需甚少,有些并非必须,既然是自己积攒起来的,也要自己择出去;至于期待,还是留一些吧,但无需太多,而且只针对于用自己双手和劳动可以创造的,不再虚委给不可托付的事物;至于坚守的部分也要目光向内,悉心挑捡一些经得起时间的磨砺、依旧至爱的来继续了,开始学习适可而止,不再执拗地与力所不及的事物或自设的任务较劲,尽可能少的和自己宣战,随缘顺势,达成某种和解,做一个内心祥和的人。

惟愿年年岁岁平安、且平静地度过……就这些,可以了。也愿意和在未知旅途中不断寻找自己的人,共勉吧。

岁暮的灯,感觉比平日温暖许多。一路走走停停,在2015即将过去的站台、或即将迎来2016的路口,告诉自己:每当繁华落尽,才会自我清晰,一如冬天的树。

 

【2015-12-25】

分类:【季节的声音】 | 评论:13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结】

【很浅的黑白以后,结】

 

【10/最后,几句】

 

最后,我想要一个温暖些的结尾,仍然。

今天是2015年11月8日,立冬。清晨,将之前装订起来的文稿收拾完毕,这些物证现在除了留作个人纪念品,已毫无作用;书房里的物品和书册渐渐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就这那一刻,连日冷雨的天气忽然放晴,阳光照进窗子。若放在早些年,我会觉得惊奇,仿佛冥冥中的某种启示,现在不会轻易地引入惊奇了;夹克里有烟,裤兜里有火,站在阳台点了一根烟;拿起相机拍了几张照片,拍各种植物在书桌上的影子,背景是玻璃板下藏红为主色调的唐卡;或许正因为镜头的缘故,我注意到阳光忽明忽暗,看来未来两天仍然阴晴无定;昨天几位外地朋友在微信上晒雪景,而这个北方小城离冬天或许只差一场雪了。

2015年只剩下54天,时间过得真快啊,尤其是在文字中。在回望的片刻里,眼前浮现、并叠加起一些意象,我想在尾声的部分再回旋一下:

落日熔金时分,少年跑过马群,逆光的剪影生机勃勃;海滩上的篝火,星星点点的火星儿如同获得了积极向上的生命,不断萌动、跳跃;在大雾中迷茫前行,睁大了双眼,思量起一些可得的和不可得的事物;灯塔上的光束,无言地秉承了对大海的忠诚,我常常在想,假如有这种忠诚,还有什么地方是无法抵达的呢?当徜徉的足迹渐渐被海潮抚平,异乡的行者枕着涛声渐渐安睡;还有那些在灯下书写的夜里,忽然看见天际线上一轮红日,那些倏忽而去的时间在黎明中展露微光;浓密无花果树掩映的窗外,闪过几个花红柳绿的孩子,一路跑,一路欢笑;雨后的林荫路一碧如洗,青草在更远处漫溯,枝叶缝隙漏出的阳光有些刺眼,一路走,一路闪耀。

这段路有这篇文字相伴,我觉得庆幸而欣慰,似曾相识,未曾相知,就当是个将醒或已醒的梦罢。不再说什么难分难舍的告别语,是我要的结果,告别的时候只需轻轻地放下。

当我合上笔记,然而旅途是真实的,这一路,终于……不曾辜负。

 

【2015-11-08,立冬】

 

【很浅的黑白以后,结】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9】

【很浅的黑白以后,09】

【09/我之为我的一段旅途】

 

回想起至爱的葡萄牙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Fernado Pessoa)所说:写下就是永恒。

或许,作为一个写作者来说,连这点我也不做期许,而只是将未完成(To Be Continued)的碎句几近抵达完成的片段。留下的一些印记,依然清晰。

终于写完了,没有想象中的紧张或兴奋,或诸如此类的相对不寻常的状态,只是慢慢收拾起四处散落的草稿,有些在窗前被雨打湿过,皱皱巴巴,有些在书桌沾染了深深浅浅的咖啡和茶渍,有些纸页已然泛黄,有些在阳光下晒出斑马一样的纹路,积攒起来竟有厚厚一沓,厚度大约10多厘米,将它们装订在一起,比平时细致一些;再来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8】

【很浅的黑白以后,08】

【08/愿意坚守的部分】

 

忘了是哪部电影里的台词,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看地图的人和看镜子的人,前者将要远行,而后者准备回家(大意如此)。几乎不知不觉间,在一篇长文里走了整整5轮春秋。

这篇文字来得偶然也必然。若放到早几年,还没有充足的贮备,可能距离还太近,可能跑得不够远,也没有充足的准备和积淀;若晚几年,同样的话可以再说一遍,到那时我可能没有充足的精力和坚持写完。即使有心完成,也不会再花费5年时间,即使任性不改,恐怕也没有充裕的精力和心劲了,它会渐渐消失,从涌动到消失真的用不了多少时间。左右不过自己的时间,用在哪儿反正也留不住。

断断续续地书写,有的章节不知不觉重复了老路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1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7】

【很浅的黑白以后,07】

【07/走过几段长长的夜路】

 

整理旧字,我发觉自己的文字和深夜有着不绝于缕的关系,几乎无法悉数搜寻。我将写字的时间挪到早晨,挪到午后,这是有效的办法么?现在还不知晓,许多深夜,克制着,还是留到明天早晨吧,记取一些明亮的声音,不管是窗外还是心底,可能会不一样。那时有广大的光,不仅仅是桌前狭促而昏暗的灯影。

想做一个这样的人,在清晨微凉的风里,坐在窗前写下昨晚从阅读中、或旧字感受到的一点东西。不是多宽广的面积,而是曾于此停顿、浸入的星星点点,以及在“那个当口”稍稍逡巡几圈的时刻,一个沉默的写字者,看着阳光如何在窗台上渐渐褪去,像落潮的过程。

当有写字的想法,甚至更为难得的冲动时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1 | 浏览: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6】

【很浅的黑白以后,06】

【06/坚持的力量,及其背面】

 

不是没想过放弃,而且好几次感觉已成定局,就是到此为止,告一段落。

尽管不甘心、也不舍得就这么轻易放弃,非常清楚要做到正常的继续很难,难到无力完成。走到疲惫时,每一步都是障碍,每个章节都像是爬山。几次三番以《回到》为题的章节,似可说明那时遇到的困难。很长时间里,我几乎安心地任其保持“未完成(To Be Continued)”状态,像是丢在风里的叶子,只能静静等待风干的结局。

“与未完成相比你更需要拥有业已完成的生命。”用某评论家的话说,俄罗斯诗人安娜·阿赫玛托娃(Ahmatova.A.A.)的作品充满了“未完成、未获得、有所缺”的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5】

【很浅的黑白以后,05】

【05/剪辑实际上是自己跟自己说话】

 

年岁渐长,抗压或抗击打能力越来越差,记事本上不能超过多行的必办事项,否则心浮气躁,在极短时间内引发连锁反应。这不是非常态的“存在”。我觉得一点都不合理,甚至很糟糕。献身自由太久了,以至于忍受不了些微的束缚。再怎么追查、解析、讨伐都是白费,盘根问底的结果不是归根结底,类似自圆其说这事儿,真没什么意思。下一轮小幅度动荡又风尘仆仆及时赶来。

可以安静写字的时间并不多,比想象中要少。不仅因为周边事务繁杂,而且时常浮躁与虚无结伴来袭。尽力抵挡着到了晚上,本是清风明月夜,开始和自己斗争:写字还是睡觉,一直争,一直争,最后胜利者常常是困倦,昏昏睡去。不由地怀念那些睡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4】

【很浅的黑白以后,04】

【04/所谓格局】

 

写到将近中间的时候,我曾将漫长的、不知什么时候结尾的叙述定义为《内向主义笔记(INTROVERSION NOTE):中篇1,或短篇4》,也只不过人为地简单、武断而机械地划分了一下篇幅和篇目,以往写的尽量不再改动(直到最后没力气修改),不然的话肯定完成不了这项自我定制的、越来越艰难的任务。当然我也清楚不会凭空铺排出文字中的层次。

这样划分的好处是既往不咎,以前写过的统统都不算了,可以忘记,把此刻想到的当成新的、相对重要的关注点,而且实际上,在写字过程中我屡屡犯规,仍止不住修改、删减,仍止不住转向身后路一遍遍逡巡。

此刻摆在我手边打印、装订好的文稿是这些分散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3】

【很浅的黑白以后,03】

【03/写作是对个体最大的安慰】

 

没想到走走停停、断断续续从2010年的秋天写到2015年冬天,写了这么长时间,日渐隆重,也就不好意思再提什么“礼物”了。就在2015年生日那天悄悄许了个愿,今年一定要把这组文字写完,不管是中篇1,还是短篇4,我不会让其拖到下一个年份(话说那时距离年底之约还有5个月)。我异常期待《很浅的黑白》上、中、下三章合体的那一天,每时每刻。那对于我这个与其相伴了许久的人来说,将是个节目。

我昨天在路上想,到底想写怎样的文字?舍弃了一些可有可无和不那么诚实的结果是:不过时的,或不会很快过时的。这就要求你删去那些想要迎合当时的,或积极顺应的东西,这样的话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会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2】

【很浅的黑白以后,02】

【02/如果必须加诸上几句中心思想】

 

我想写一个人20—40岁“内心”的变迁。内心,可以加引号,就是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和角度。这对我具有非常诱惑,吸引我前行。我觉得可以用来当小半生的总结,像雾、光、或者行走的影子,像是自己在跟自己对话。是一篇相对务虚的东西,我想在这个年龄写一篇这样的字,是感悟、感觉的交织,可能是大多数人不在乎,不看重的东西,相反我异常珍惜。起意中大多叙述都会遵循“从前……”和“现在……”诸如此类的句式和回望片段,至于后来潜意识里的反观,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没有预计,也不曾设想走多远,能写下多少篇幅,只是忽然被这个念头打动,请容我满怀期待。没有立马行动,似乎埋下一颗种子,有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浅的黑白以后,01】

【很浅的黑白以后,01】

我默写寂静与夜色,记录无可名状的事物。我确定缤纷的幻影。

——法国诗人阿尔蒂尔·兰波(Arthur Rimbaud)

 

【01/几句】

 

现在,可能就是我想要的那个“最后”了……

半夜,雨大风急,你起身关窗,看看

分类:【很浅的黑白】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8页/22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