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898772
  • 开博时间:2005-03-20
  • 博客排名:第175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5

小奋青滤pe

2018-03-21

ty_土蕃鼠

2018-03-1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新华字典》

  《新华字典》
  
  书柜里有一本非常旧的书
  深绿色塑胶封面
  小开本
  书页的边缘,已完全发黄
  在它的上面
  还压着一本同样开本的《中国地图》
  一本,适合于旅行与发现
  一本,适合于查对与纠正
  我抬头
  穿过玻璃看到书柜一角的它们
  时光仿佛穿过了一条隧道回到少年的课桌上
  当我不再去翻动它
  这字典,犹如分散的思想
  又一次
  被重新聚拢在一起
  
  2012/8/27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细节与碎片——诗的个人记忆(转)

  细节与碎片——诗的个人记忆(转)
  
  苏历铭
  
  46.
  
  2008年在《开》诗刊武汉首发式见到非亚,是我们的第三次见面,而前两次见面,他在一篇短文中记述过:“晚上,(清华大学)一个大阶梯教室,人很多,大概是一个诗歌交流会什么的,但具体讲了那些内容我全忘了。我坐在靠后的位置,讲座的中间,我后排有一个青年突然问我要看我手中拿着的《现代诗》,他看了一会然后告诉我,他叫苏历铭,我当然知道苏历铭是谁,86大展打出‘男性独白’旗号的吉林大学毕业的诗人,而那天分手之后,我再见到苏历铭,已经是十几年之后的2006在上海默默家里,很意外,但大家都清楚地记得1990年的事情。”他说的第一次见面,是六四事件的次年冬天,是我们精神和身心倍受煎熬和折磨的最痛苦的年代。
  非亚既是优秀的诗人,同时又是出色的建筑师,他的双重身份意味着对于城市与建筑有着某种不同常人的感悟。比如他谈到心目中的理想城市,认为城市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他喜爱久居多年的南宁——其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历史上少数民族和外来人口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狗》2首

  《狗》
  
  我坐在一张木椅上
  不
  是整个人弯曲着蹲在一张木椅上
  我穿着单薄的上衣
  和一条短裤
  身体蹲着
  抱着双手
  头抬起而眼睛
  看着前方
  在一个什么也没有的房子除了墙壁除了一种白色的粉刷过后的颜色
  在四周弥漫
  我在那里
  一个人
  像一条孤独的
  受过伤的
  狗
  等
  黄昏的降落和黑夜的来临
  
  2012-8-24
  
  
  《即日诗0821》
  
  1.在站台等一列火车,它缓缓地,好像开向月球
  2.想起几天前在杭州,一个人,正走在一条叫满觉陇的路上
  3.有一条狗。木头。房子。与孤独
  4.时间是,一把尺子,带刻度的
  5.孩子,孩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杭州满觉陇路》

《在杭州满觉陇路》

出租车带我,在一个度假宾馆对面下车
树林,一条向左转弯的路
我判断着方向,然后朝拐弯处走去
灶丰年间,是朋友约我晚饭的
餐馆,我低头看向手表,时间还早然后我
走向更远处,这里
有一幢幢白色的房子,坡顶,灰瓦
木窗,透露着江南传统的韵味
我途径的一个茶室,一个白衣男子站立着
在案桌上练书法,不远处
路边的一个招牌,指向后面一个墙壁
画了不少漫画的青年客栈
当我返回,汽车呼啸着从公路驶过,然后消失在
远处的树林,一个饭馆的青年
骑摩托,用托盘去送几份做好的菜
路边,一条狗在那里
嗅着黄昏的气味,我思考
如果月亮升起,月光穿过树林照临空地
我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

可能是降临此地的一粒
沙子

2012/8/23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慰剂药店》

  《安慰剂药店》
  
  安慰剂药店
  是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一个词
  来自于对一个圆形房子
  的命名
  两个小女孩在里面的斜坡奔跑
  一个女售货员对着玻璃
  想看清楚反射的
  自己
  墙壁分隔起外面的天空
  一个比内部复杂的世界就此分隔为两边
  安慰
  剂
  这个词
  又一次触动我的嘴和舌头
  我轻轻地念
  就好像
  一个女人
  被什么东西伤害然后一种东西安慰了她的灵魂
  肉体和
  性
  我呢
  我想象着自己
  有一次什么时候受了伤
  爸爸不在了
  而你远离了我
  安慰剂
  是一种药
  一种白色的粉末状的东西吗
  我的灵魂伸出手
  好像要接住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就是一个牢笼,树木清丽的时刻到了!!!

  《构成》
  
  人生就是一个牢笼,树木清丽的时刻到了!!!
  想起很多年前读到的杨健的诗
  在这个我早早醒来的雨后的早晨
  裸露的身体之外,是金属枝条和无形之物的围合
  窗口通向更广阔的天空
  通向房屋,汽车,密闭的铁盒和渐渐熄灭的
  火焰
  我母亲,在门口的廊道和一个送报员
  打招呼,她已经七十多岁,瘦弱的身体
  经历了民国,抗战和国共三年的内战
  一个国家的诞生,以及之后的风雨
  几十年的光阴飞逝之后
  是脸上的皱褶和碟子上一颗风干的心
  我从没有觉得自己
  可以冲破一个时代的约束,金钟罩一样的墙壁
  在四周升起,诗,仅仅只是一种可能
  一种缝隙里的回音与
  震荡
  你的命,不单单由你自己构成
  也由其他人,由国家,宪法,边界,由魔鬼、独裁者
  武器,炸弹,也由审查和自我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QQ签名》

  《QQ签名》
  
  非亚:山山水水
  小古:为了保住我这条小命,还是戒酒吧
  赵旭如:无需多言
  衣:文萃报美术馆熊勇
  木偶:城门失火了
  低腰:一个个都他妈忠臣良将的摸样,那日本兵就在城外,打去呀!敢情欺负的还是中国人。
  张工厂:社科网选书
  赵菊:桃桃桃桃不掉 ↗
  陈振波:子曰:“重庆开始变热了,我也要开始写论文了。报告全国人民,我要写论文了,等等,先看个电影先!”
  小猛:真正的布施,是把烦恼、忧虑、分别、执著,通通放下。
  铂斯:做一个明媚的铝纸,哇咔咔。peace。
  清泉:后知后觉
  徐季冬:无
  莫俊:纯粹意味着一种力量!
  单和:日结一事
  贡马:观念决定出路
  黄彬:小人常有,此时特多!
  初清水:对于卤菜粉的过分热爱,让我的这次南宁之行显得不务正业
  桑梓:那些花花草草正长上了高远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整个早上都在看晨田的诗》

  《整个早上都在看晨田的诗》
  
  整个早上都在看晨田的诗以及在
  硬盘里,为妻子挑选几张孩子的照片去参加单位一个什么比赛
  我,在阅读的中间戴耳机听许巍的歌
  彩云之巅,难忘的一天啊
  和少年什么的
  许巍的歌和晨田的诗
  还有我上午茶时间吃掉的几片切开的梨
  以及一块苏打饼
  喝她们泡的一种包括了菊花、枸杞、冰糖和莲子心的茶
  它们
  有一种清热解毒的作用啊而我的皮
  肤,今天一早我去看医生
  脖子上的一块红斑
  医生说是过敏
  她给我开了一种瞌睡的药还有一种糠酸莫米松乳膏
  还问我是否开车
  我说开
  然后
  一楼的药剂师跟我说
  那个药啊
  晚上睡觉前再吃
  晚上
  睡觉
  吃
  一种
  瞌睡的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胡人的《相对论》

  胡人的《相对论》
  
  
  非亚
  
  
  因为出差和旅行,我和胡人曾在杭州见过几次面,他在杭州,和朋友一起办着一份已经十年的《野外》,不久前,因为《野外》十年,他邀我为他的一首诗写一个短评,我有些惶惑,总担心自己不能胜任。
  和多年来《自行车》的写作风格和我自己习惯的直接相比,《野外》诗人们的诗,在和生活保持联系之外,对诗歌的技艺、隐喻、结构之类,也保持着更多的兴趣,有关这个问题,我曾和《野外》的另一位重要成员江离探讨过,大概是,杭州丰厚的文化底蕴与历史沉淀以及希望诗歌中融合更多的思考,导致《野外》的诗人,对隐喻之类的技艺有了更多的兴趣。
  诗的题目叫《相对论》,一个来自物理学的标题,它让我想到和爱因斯坦的关系,我想这首诗想表达的,大概是生活中的某个隐秘的规律吧。诗的第一句“苹果可以使人进步”,使我马上联想到牛顿著名的万有引力定律,这个发现,推动了人类对自身以及事物的认识,苹果和进步的结合,大概表明了一种对历史进步的肯定。在这一前提下,作者由宏观的历史空间迅速进入到一个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婚礼结束了,诗人们四散,有人在树下呕吐,伤感有时

  《婚礼结束了,诗人们四散,有人在树下呕吐,伤感有时,真的是可以的》
  
  半夜开车回来
  慢慢地
  穿过午夜的城市
  外出九天之后
  我看到四中沿街的房子拆掉了
  友爱民主路口有一辆出租
  和一辆皮卡车
  撞到了一起
  而之前
  我的车,逆行,打着双闪,缓缓地
  沿竹溪大道的辅道去加油站
  加油
  我
  送朋友和他的孩子一起回家而我
  继续驾驶着车子
  行驶在午夜的朝阳路,花朵和灌木都睡了
  树木静静伫立
  收音机放着午夜电台的歌
  更早之前的婚礼
  早已结束
  现在已快到零点
  闹钟里新的一天又要开始
  想到黑夜啊如同从天空降落的一根根细线
  被灯光紧紧包裹
  伤感有时,就像一些树叶
  真的是可以的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行车:人物笔记(2)



 

曾骞:其人其诗
  
  大概是08年的时候,我和伍仟等人一起做广西诗歌“切片展”,快到截稿的最后,向王一杰和yellin约稿,王一杰说要向我推荐一个人,当时这个人还在外地漂泊,我等了满长一段时间并催促了好几次之后才收到他的稿子。之前,有一次我在乌青的“果皮网”上,看到过王一杰提起过他(好像是推荐他出任乌青电影的一个男主角吧),所以,当王一杰说到要向我推荐时,我当时就想:那个人,应该就是曾骞吧。
  
  没错,那个人就是曾骞,来自广西柳州附近一个叫融安县的青年,那个地方我一直没去过,我想象那地方可能具有比较浓郁的少数民族特色(它旁边的融水县就是一个苗族自治县),却从没想过那里会出现一个写诗的青年,而且是诗写得很好的青年。当时曾骞在广州生活,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南宁写诗

  我的职业是个建筑师,如果算上大学在建筑系求学的几年,我从事建筑设计已经快三十年,这个时间比起我写诗要略长几年,作为建筑师,很多时候,我感觉这个职业耗费了我太多的时间,你往往要用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去完成一个设计,和写诗纸来笔去的几分钟相比,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我理解、认识并接受它们的区别:一个是养家糊口的职业,一个,是收入无几的兴趣爱好。
  很多很多年前,我在民刊《他们》上读到韩东的短文《等待和顺应》,我理解灵感降临对于写诗的重要。当我想开始一首诗,我总是需要把自己置于一种氛围之中(我喜欢的瑞士建筑师卒姆托也谈到氛围对于他建筑的重要)——可以是音乐,可以是慢慢降临的黑暗,可以是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可以是站在窗前对外面一幕的注视,可以是一阵风,然后,我在一种情绪酝酿中,等待诗神的降临。往往在几秒钟,我被一种东西碰到,很快,诗在纸上出现了。
  分析起来,词语对于我,其实就是生活的一种延伸,词语是手和脚,是眼睛和大脑,是嘴巴和耳朵,是皮肤,也是灵敏的器官,而生活,却是操纵这一切的灵魂。
  仔细想想,我的大部分诗歌,几乎都是在南宁这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作,修改——《献给奥哈拉》

  《献给奥哈拉》
  
  那天我又跟你说,我还有一年零五个月
  就四十岁,这意味着我以后永远
  不再有三十岁,有一天,我在一个论坛上
  看见一个朋友,对一篇评论我的文章说,一些人
  已不属于青年诗人,这一点,我完全
  同意,我更愿意我现在
  就是一个老年诗人,拿一把雨伞
  或一根拐杖,四处指指点点
  愤愤不平,或者骂骂
  咧咧
  我认为,把城市弄得一塌糊涂的家伙
  都是些混蛋,而另一些贪婪的家伙
  就该下地狱,三十八岁,没什么
  可怕的,我依然
  愉快地旅行,在天上
  飞来飞去,但起飞之前,我总是
  祈祷上帝,平安地
  回到地面,我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写诗
  工作,陪儿子在公园玩
  在一个酒吧
  与你干两杯,我不愿就此
  结束,今天傍晚,我在报纸的一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行车:人物笔记(1)

  自行车:人物笔记
  
  
  非亚
  
  
  题记:
  自行车这个诗歌团体,二十几年来,有过乱七八糟、各式各样的人们,下面笔记的这些,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稿件来源于近10年写下的人物与诗评随笔,整合后重新作了修改、调整与补充。
  
  
  罗池的身份
  
  
  我和罗池都生活在南宁这座喧嚣,平凡,和诗歌没太多关系的城市,他人住江南,我住江北,地理上不算特别近,除了朋友聚会时偶尔见上一面,或有事通上一两个电话外,大家平时都各忙各的。
  90年代后期,罗池搞起了翻译,这,是我在2000年后准备复刊《自行车》时才发现的。
  我和罗池的认识大约可追溯到1992,那时他正在广西大学中文系读书,而我那时正和朋友办着一年一度的地下诗刊,有一次罗池的同班同学曾勇(商殇)邀我去广西大学参加他们举办的诗歌活动,在那个火热夏天的夜晚,我约上自行车的另一位朋友无尘,一同骑车前往西乡塘,在那个一起闲聊诗歌的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
  
  我儿子喜欢和同伴玩一种游戏,关掉所有的灯,让身体隐藏在各种地方
  在另一个孩子结束数数,去发现他们之前
  他们躲在这里和那里
  
  当他们冲出,大声地喊着“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尖叫犹如欢乐
  刺入每个毛孔
  
  “我在这里”,我也随着灯光的熄灭
  隐身在房间里,而那些孩子
  总是喜欢把椅子,桌子,门和卫生间
  还有窗帘,床铺,当做隐藏的
  道具
  
  窗外,高楼,天空,树木,外加几个行人,还有停车场的汽车
  构成另一个世界
  
  我离开了那些孩子,一个人来到阳台
  风的吹拂和夜色的洗礼
  让我意识到自己
  正置身于这里
  我抬头看上天空,楼与楼之间的云朵
  晾衣架的衣服
  和黑暗中的
  花草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8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