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6
  • 总访问量:18941374
  • 开博时间:2004-02-01
  • 博客排名:第2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新书《少年游》封面、目录与跋:少年子弟江湖老

  

案:这是我的第五本书,月底将全面上架。此书之出版,纯属无心插柳。这两年遭遇出版之厄,想出的书,如《成为一个宪政主义者》(写到一半,反宪政潮起)、《公民说》(撞上了七不讲)等,一本都出不了。反而是随性写就的《少年游》,一路畅行,顺利面世。这么说绝非贬低此书,相反,这是我写过的书中最私人性、最富感情的一本。如果说《酒罢问君三语》是对我自身的见证,那么《少年游》便是我对这个世界的见证。

 

新书《少年游》封面、目录与跋:少年子弟江湖老

 

 

分类:时间的诗学 | 评论:6 | 浏览:38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炫文言风:语言的贫困

语言的贫困

 

 

英国歌手阿黛尔的名曲《Someone like you》,被人译作文言文,引来一片惊呼。我找来译本,其中最好的句子如“光阴常无踪,词穷不敢道荏苒;欢笑仍如昨,今却孤影忆花繁”,不过是方文山之流的水准。歌名译为“另寻沧海”,还不如此前流行的“似曾相识燕归来”。另一首《Rolling in the Deep》,译作“望尽天涯飘零处”,意蕴有了,却离题十万八千里。

不难理解国人的惊诧与赞叹,我们暌违文言文太久了(语文教科书上的文言文教学,将文言切割为单独的字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如此教法,完全败坏了文言的内涵与美感,只能使学生畏惧,正所谓“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

分类:思想起 | 评论:1 | 浏览:2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什么民智未开

说什么民智未开

 

 

权者生于智也,有一分之智,即有一分之权;有六七分之智,即有六七分之权。……今欲伸民权,必以广民智为第一义。

——梁启超

 

有一读者,读完《选举的故事》,发来感言。他说万万没有想到,农村贿选竟猖獗到这等地步,以他看来,江浙农民的素质,在中国该是首屈一指,连他们都无法运行民主,民主政治在中国的前景,不禁令他无限悲观。最后他感慨:“民智未开,民主堪忧!”

久违

分类:思想起 | 评论:3 | 浏览:27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贺岁

案:钞两首元曲,聊贺新岁。其一是张可久《殿前欢·次酸斋韵》,酸斋是贯云石的号;其二是阿里西瑛《殿前欢·懒云窝自叙》。殿前欢,不若举国欢。

 

 

殿前欢·次酸斋韵

 

张可久

 

钓鱼台,十年不上野鸥猜。白云来往青山在,对酒开怀。欠伊周济世才,犯刘阮贪杯戒,还李杜吟诗债。酸斋笑我,我笑酸斋。

分类:思想起 | 评论:1 | 浏览:2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善待王功權

善待王功權

 

 

当王功權解除了与陈有西、李道演两位律师的委托合同,他的妥协之意便呼之欲出。彼时有人预测,王功權可能会回家过年。果不其然,2014年1月22日晚,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微博,称王功權业已认罪并深刻反省。他向当局低头,换来了取保候审。

随之,北京电视台放出消息,其中有两点引来非议:一,王功權表示,自己非常后悔,对不起孩子和家庭,以后会断绝与許志永的来往;二,王功權表示,自己想不明白許志永作为一个法学博士,为何不肯认罪。

取保候审,并非彻底自由。刑刀依旧高悬,枷锁依旧纠结,因此王功權的话,可信度大打折扣。不可

分类:思想起 | 评论:1 | 浏览:2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缄默之中继续沦陷

在缄默之中继续沦陷

 

 

2014年1月20日晚,安徽望江县华阳镇的一位9岁儿童,在厕所自缢身亡。学校调查称,这个刚放寒假的三年级小学生,晚饭之时,听外公外婆说其父母不能回家过年,情绪低落,随后自寻短见。这一死因,貌似荒谬不经,仿佛出自卡夫卡的小说;实则无比写实,从一个残酷的切口,撕开了农村留守儿童的悲剧黑幕:从一定意义上讲,今日中国的农村,恰如卡夫卡笔下荒芜而孤独的城堡,那些留守儿童,则必须承受被父母与时代抛离的命运。

望江县地处皖西南。尽管皖南与皖北风俗歧异,好像两个省份,不过望江这一幕悲剧,却可视为整个安徽的缩影。倘你有机会路过安徽的农村,也许难以觅见一个青壮年的身影,入目皆是老弱病残,

分类:思想起 | 评论:3 | 浏览:2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怎样读胡适?

【谈胡适的第二封信】

 

 

怎样读胡适?

 

 

S兄:

 

……承蒙不弃,命我再谈谈怎样读胡适。胡适一生笔耕不辍,可谓“文名满天下,卷轶对平生”,其作品,中英文加起来,当在两千万字以上;别人写他的文字,更是无以计数。如果你要当“胡学家”,恐怕不能漏过其中任何一本;倘只想了解胡

分类:思想起 | 评论:1 | 浏览:3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选举的故事

选举的故事

 

 

偏居溪口乡下,恰逢农村换届选举,于是听来了一些故事。

第一个故事的讲述者,是我的朋友老蔡。这厮从事建筑工作,常与包工头打交道。有一晚包工头请吃饭,席间觥筹交错,杯杯见底,主人一张胖脸都快笑烂了。老蔡问:是不是接到新标,这么开心?答:非也,是竞选村长成功。“花了多少?”“六百万!”

尽管对浙江农村的富裕与贿选早有耳闻,我还是被这个数目吓傻了。此前我所知竞选村长的最大花费,不过百万。六百万,搁在中原或西北的贫困乡村,足够一村人辛苦挣一年;那一年的辛劳,却只够这位包工头在谈笑之间豪掷一把。对于我的惊诧,当过村官的

分类:思想起 | 评论:4 | 浏览:26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信公众号:公民说

以前我的玩法是,微博谈公,微信论私。如今微博渐趋无趣,遂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公民说”。今后,我自觉有意思的文章,皆在那里首发,翌日再发到博客与微博。敬请关注、推荐。订阅方式:查找公众号gongminshuo

 

谢谢您关注羽戈的微信公众号“公民说”。

“公民说”是对梁启超“新民说”的致敬与批判。从任公的“新民说”,经由鲁迅“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即‘愚弱的国民’)的精神”,至伟大领袖“灵魂深处闹革命”,一脉相承,激荡百年。

“新民说”依然隶属启蒙话语,“公民说”却从本质上拒绝启蒙,或者说,由公民自己启蒙自己。公民是公民的最好启蒙,正如胡适所云:宪政是宪政的最好训练。

分类:思想起 | 评论:0 | 浏览:3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年前我去宁波,《酒罢问君三语》的责任编辑吴波兄转来一封信。原来,杭州一位高三女生,读完《酒罢》,有所感,却不知我的地址,将信寄到了出版此书的宁波出版社。这一中转,遂耽误月余。更好玩的是,这位女生虽写明了地址,却未留下姓名(是粗心,还是存心呢),我的复信,无法投寄,只好公诸网络(她在信中提及尤其的出生,想来应该看过我的博客或微博),请速来认领。】

 

 

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分类:思想起 | 评论:3 | 浏览:4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爬行推进法治

【为《东方早报》所撰社论,此系原稿。两个版本最大的差异,在于谌洪果的事例,不许见报。】

 

 

爬行推进法治

 

 

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范忠信是我的学长,他进入西南政法大学,恰好比我早二十年。不知他读书之时,母校的校训是否这八字:博学笃行,厚德重法。他的行止,却生动诠释了这一格言的意义。

博学、厚德、重法,想必不难理解。何谓笃行?2013年初,范忠信在微

分类:思想起 | 评论:5 | 浏览:35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怕与爱

【2013年,甚至这32年来,我最大的作品,便是尤其的诞生。如今,近九个月的他渐通人事,咿呀学语(已经会叫爸爸妈妈了),晚上常常玩到十一点才入睡。我的读书与写作时间剧减,内心却前所未有的充实、平和。没有孩子的人生注定不够完整。因为尤其,我才充分领略了爱与自由的内涵。去年写过三篇关于他的文章,以后自然还要写下去,也许将来会像冉云飞兄那样出一本教育文集,不止是教育孩子,更是自我教育。】

 

我们的怕与爱

分类:思想起 | 评论:8 | 浏览:5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电视问政的弯路

电视问政的弯路

 

 

每一地方,每一任父母官,大抵都有独树一帜的政策或口号,以为政绩。譬如宁波的三思三创,武汉的治庸问责。

治庸问责是武汉的发明,后推及湖北全境。治庸,即“治理庸、懒、散、软”,“治庸提能,治懒提效,治散提神,治软提劲”,听起来像中医的药方;问责,是对治庸的落实。没有问责,恐怕连治庸本身,都将沦为庸政,沦为它所治理的对象,从而构成了恶性循环。

武汉治庸问责,堪称大手笔,不仅成立了治庸问责办,还主办了一档节目,叫“电视问政”——这就要说及两位名动天下的官员:一是绰号“满城挖”的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阮书记并不介意

分类:思想起 | 评论:2 | 浏览:17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法律人的救赎

法律人的救赎

 

 

谌洪果先生写过一本《法律人的救赎》。他的辞职决定,恰好呼应了这一书名。

我与谌洪果的交往仅限于虚拟的微博。从他公开的言行来看,这绝不是一个激烈的人,不是一贯剑拔弩张的斗士、勇士,相反,以公民自命的他,温和、理性、严谨、守法度,与我所见的大多法学院教师并无二致。如果一定要找出他与他们的不同,也许在于他的坚忍和固执,他一直在坚守他的合法权利、他的独立意识、他向往自由的内心,为了捍卫这些平常而高贵的事物,他愿意付出常人所不愿承受、不可理解、甚至无法想象的代价。譬如,当他的出行权受到了严重侵犯,他与学校三番五次交涉无果,遂选择辞去了在西北政法大学的教职。

分类:思想起 | 评论:1 | 浏览:19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豪华政府办公楼外的民意

豪华政府办公楼外的民意

 

 

二县争取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名额,其一失败了。记者问县长:为什么会失败?县长含泪答道:因为我们县实在太穷了……

这个段子,正可用在黑龙江省海伦市身上。去年,海伦市被纳入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列。事实上,它并不符合标准。然而,如你所见,贫困县的评选,当是一场哭穷的竞赛,其要义,在于装穷,而非真穷。真穷的话,如段子所嘲讽的那样,有时反而评不上。因为哭穷背后,则要比富、比关系、比运作。所谓关系、运作,必须依赖权与钱,两者必居其一。于是我们见识了荒谬的一幕:有些贫困县,一点都不穷,甚至还是全国百强县呢。

分类:思想起 | 评论:0 | 浏览:20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7页/8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charlene30..

2019-11-06

山园子

2019-11-04

浦江秋月

2019-10-29

六盘水评论

2019-10-28

余自义

2019-10-28

小奋青滤pe

2019-10-25

我很想墓

2019-10-16

Edda0415

2019-10-11

wj寻找

2019-10-10

sweetswing

2019-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