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74713
  • 开博时间:2005-03-19
  • 博客排名:第1250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旧日理想

◎旧日理想

 

站在讲台上

她用指尖,就将那台小小的地球仪

玩得呼呼生风

 

与其说,她在转动地球仪

不如说,她在转动地球,转动那颗小小的狂野之心

 

从小到大

她一直热衷于这个游戏

 

2016-04-26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天涯(外)

◎在天涯

 

没有剑

我也不想学什么古人

没有海誓山盟

我也不想画什么同心圆

我能做的

只是悄悄地避开同伴

如同避开滚滚红尘

我把双脚浸入海水,宛如一粒沙藏身于大海

 

2016-04-18

 

◎沙之书

 

一个女孩

一个绿衣女孩,在沙滩上

画了一颗心

又画了一颗心

然后,在两颗心交叉重叠的地方

一笔一画地写下两个名字:一个叫爱,一个叫情

 

2016-04-18

 

 ◎遇见

 

一块石头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春天

◎画春天

 

桃花,用自己的胭红

将春天,一瓣一瓣地晕染

直至,用尽——

最后一瓣

 

春天,有多美

桃花就让人有多心疼

 

2016-03-15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突 然

◎突然

         

弹性,突然丧失——

让他的亲人

一下子,陷入悲痛之中

 

望着他渐渐僵硬的躯体

我知道——

 

这个被生活压弯了腰的汉子

在死神面前

终于,挺直了腰杆......

 

2016-03-13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暂的……

◎短暂的……

 

而短暂的,两次婚史

已将这个八零后女孩

由花朵,锻打成匕首

又由匕首,打磨成念珠

如今,她待业在家

时而精神错乱

时而,将一串念珠

圈住两个幼女:一个是与前夫所生,三岁

一个是与前前夫所生,刚满七岁

 

如果走近她

除了那串被她捻得呼呼生风的念珠,和口中念念不绝的“阿弥陀佛”

你不会知道更多……

 

2016-03-10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谢!谢谢祁鸿升先生的精彩点评!~

兰雪简介:

 

 原名,李宪珍,山东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在《诗刊》、《星星》、《天涯》、《瑞典日报》(瑞典语)、《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山东文学》、《青年文学》、《诗潮》、《诗林》等媒体发表,多次获奖,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并被翻译成英语、瑞典语等多种文字,出版诗集《清风明月》、《雪落无声》、《一个人的乌托邦》,龙源期刊网签约作家,参与主编《2004年度中国网络诗选》、《女子诗报年鉴》等。2012年开始小说、剧本创作,并有中篇小说、剧本各一部问世。2011年,获山东省首届“齐鲁文化之星”称号。2013年获“黄河入海口”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2015年诗集《一个人的乌托邦》获德州市首届长河文学奖。

诗歌理念:我写,故我在。

 

 

兰雪的诗:

 

◎阿香,这个名字

分类:雪中送炭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一年》(外)

◎又一年

 

开头是雪

收尾是雪,中间的部分

绿意参差

 

没有花

花已谢尽。枝头上

氤氲的,只有若有若无的香

 

若有若无的香气中

一棵树,老得如此优雅,如此从容——

 

从容得就连一片叶子的枯黄,飘落

都那么悠然自在,不疾不徐……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地上的一棵枫树(外一首)

◎在冬天

 

那个以码字为生,以敲字取暖的女子

经过四季的轮回

仿佛只能开出一种花:雪花——

只会使用一种语言:雪,雪,雪——

 

她动用一朵雪花

复述生之美好,逝之自然

并试图,动用整个冬天的白与冷

将这个尘世的污垢与喧嚣

彻底覆盖——

 

2015-12-19

 

 

◎雪地上的一棵枫树

 

一个是天上

飘下来的美;一个是树上

长出来的美——

 

“火红与雪白”

 

两者,以不同的方式

向尘世

表达着,同一个主题——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题:小路

◎小路

 

“迷雾重重……”

当我写下,那条小路就从我的梦境中缓缓浮出——

不见起端,亦不见终点

那么突兀

又那么合情合理

我知道——

小路上的一根根栈木

属于我;栈木上斑驳的苔痕

属于我;栈木下,潺潺的流水

属于我

就连流水中,那一声清脆的鸟鸣

亦属于我

至于,小路的终点是什么

不再重要

终有一天——

终有一天,这条小路会被一场大雪覆盖

会被一只仙鹤衔走

包括团团的迷雾,迷雾中

不知所措的春夏秋冬……

 

2015-12-9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题:孤山放鹤

◎孤山放鹤

 

孤山是我

我是孤山。当我老到一定程度

孤到一定程度

那只鹤——

就从我的体内飞出

 

那么孤独

又是那么美好。像一片雪花

在空中旋转,飞舞

渐渐消融于苍茫的暮色之中

 

2015-12-9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日大雪

◎今日大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

一部分飘向北方,一部分飘向南方

还有一部分

就飘在一个女子的体内

 

飘向北方的

应时应景,让人欣喜

飘向南方的,因为温差太大

变雪为雨

 

只有——

只有,飘在一个女子体内的那些雪花

亦悲亦喜

欲落未落

 

让这个冬天

不知所措——

 

2015-12-7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灵魂的底色

◎灵魂的底色

 

如果,真的

有灵魂,我想——

我的灵魂是白的,雪白雪白的那种

或者,是蓝的,蔚蓝蔚蓝的那种

偶尔,呈粉色

——极其短暂

而雪白之上

盈着一汪蓝

或者,蔚蓝之上

飘着一朵朵白

则是我——

一直想抵达的至境……

 

——这是年轻的时候

现在,我老了

灵魂已被揉搓得辨不出质地

辨不清颜色。所幸——

人,老到一定程度

老,就成了一种沉淀,一种过滤

于是,浮华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于我,是个意外

        诗歌于我,是个意外

    ——一个诗写者的内心告白

                        兰 雪    

              

    秋天来了。

    一个农妇,站在田间地头,手握几棵干瘪的谷子,内心肯定是羞愧的。

  &n

分类:兰雪随笔 | 评论:0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

◎十年

 

一株小草

几番生死;一棵小树

已成栋梁

而你——

躲在时间的背面,一直磨着那把现实的刀子

“噌噌——”

“噌噌——”

彻夜的磨刀声

让石头凹陷,让时间弓起柔软的脊背

而越来越锋利,越来越沉重的刀刃

却始终斩不断一段情缘

 

2015-8-8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眠

◎失眠

 

黑,好黑!

 

凌晨三点

你从梦中醒来,从漆黑的湖底醒来

意识清醒处

一块块黑,被撬动

一块块疼,被弄醒

 

此时此刻,你按得住千军万马

降不住这小小的失眠……

 

没有人强迫你什么

是你自己——

 

是你自己

将整整一夜的黑

饮尽——

 

而隔岸,似乎

既不观火,亦不知情——

 

2015-8-2

 

 

 

分类:兰雪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2页/198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