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装备天涯名博

借黎小姐之书名,轻装上路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382805
  • 开博时间:2005-03-16
  • 博客排名:第96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雨落川

2020-04-06

小奋青滤pe

2020-04-03

若芊我芊n

2020-04-01

苏守

2020-03-22

mukj049

2020-02-22

普鲁士蓝

2020-02-10

飘然若流星

2020-01-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挫败感

我最近有种很大的挫败感。

 

到这个阶段,我觉得自己之前对人生风险的意识太差。在20及30岁时没有及早的结婚或者多多攒钱。

 

真的,人生无论哪个阶段。多一点钱傍身才能路上不惊慌。

 

想想从原生家庭里获得的经验,竟然天真到以为自己不会重复。但其实,阶层固化之下,沦为底层终归是有沦为底层的原因的。格局小眼界窄,自以为是一叶障目。

 

这不是兜头大浪的问题,而是完完全全的全家上下毫无风险意识的问题。出了问题只会互相甩锅,谁也不想撑起来。

 

因为这种挫败感。我对三年五年后更悲观。届时我又更老一点,不知道失业和退休哪个先来,能够正常退休现在看来都属运气。即便侥幸等到那一天,估计收入也是有限。然后父母更老一点,大家都疾病找上门,风雨飘摇之中,恐怕怨怼和恨会积攒更多。

 

看别人繁花似锦,想自己烈火烹油。

 

我要是能穿越回2005,一定告诫那个初写博客的自己,不要太不食人间烟火,一毕业就敢借钱买2套二手房的小伙子实在值得追一追。以及,最晚不能超过30,30之前嫁了的话,孩子都上小学的我,应该没有现在这么惊慌失措。

 

在水里沉溺的滋味真不好受,每一天都是呼吸困难。

 

甩不掉的包袱,切割不掉的关系,日渐沉底的水面。敢于向某某抱怨,就是芥蒂全无,毫无感情了吧。

 

给别人看见难堪,也不过是快炸了的一点点。内里积攒这更多烦恼,并不想爬起来,也不想站起来。

 

真他妈的讽刺啊。我以前可真想不到,我怎么就活成一文不值了呢。

 

每天都不想奋斗,虽然从来没有奋斗过。我真是白白浪费了我的前半生啊。去年还去韩国喝咖啡的我,就像一场大梦。

 

虽然不会自杀,可真是觉得,唉,从前的自己可真是个250啊。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反常与如常

2019年底的时候,大概相当多的人都没有想到,2020年初,会来上一场逐渐蔓延全国的传染病。

 

不能说是突然,因为早在19年12月底,我就看到了相关报道。跟非典相隔17年之久,人们的反应依然滞后。

 

就,想起了许多许多,从前的事。

 

非典时才20多岁,还在上大学,对疫情当然不敏感。后来在傅真毛铭基的《藏地白皮书》里,知道非典也能促发爱情。

 

站在40岁的关口,对人生的认识不再只是抒情。

 

昨晚很久违的失眠了一小下。

 

成年人弹指一挥间的十年八年,在黑暗中,慢慢清晰起来。

 

说真的,30代初半段还在为突然发现自己不再那么喜欢深爱的人一惊一乍,到了临门一脚的40岁前,我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再去想什么爱人不爱人的问题了。对于我来说,突然地不是肆虐的病毒,而是避无可避的财务危机。而我所喜欢了N年的那个人,明知他心有的重担与愁云,我亦分担不了分毫。这就是爱是鸿沟吧,在不爱的红线下。

 

就觉得自己还是个骄矜的人,我们平行生活在这个时空里,既不能向他吐露自己的艰难,也不能给予他温暖与慰藉。俗称简称“没有缘”。

 

想起几年前,我们走在大学校园里,阴差阳错地开了对讲机,莫名奇妙和不知道哪里举行活动的现场同频,他孩子气地搞起恶作剧,让人家误以为“凭空多了不存在的人”。——那几乎是我这些年,最后的轻松时刻了。

 

比那更早之前的很多很多年前,一个傍晚,我们不知道被什么事情绊住了,聊起天来。在橘黄色的灯光里有说不完的话。仿佛时间停止了。在这个单方面被我忘不了地时间段里,有我无法释怀的“吸引力”——对我的。

 

频繁进出医院、无数痛哭的深夜、无法为外人诉说的那些艰难时刻,我都是一个人。我的骄矜让我无法求助他人,或者这么说,有许多事,外人也帮不了什么忙,就像现在看到那些感染病毒网络求助但真正收效却甚微的普通人。

 

到了现在,我终于知道,即便我心中有许多温柔,但我活不出真正自我。我在我自己的危机里,并没有突围的硬气与勇气。

 

我们抒情的时候喜欢说,爱和希望,人类战胜一切的两大法宝。但这法宝并不能给我明确的未来,我的危机我的困苦我心中的酸与愁。

 

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可有谁想要这样的人生呢?是我选择的结果吗?我不知道。

 

在我讨生活的时候,我39岁。可以承担很多工作,做出许多牺牲。

 

但我想到情爱的时候,我好像还停在20岁。

 

我在最困苦无助的时候,更怀念无忧无虑暗恋一个人时光,我并不知道我的40岁会伴随危机而来,也不知道危机影响会持续到何时。

 

如果可以穿越时空,我希望停留在那些幼稚的时刻。

 

我想说,理性的我,还是会努力工作承担危机。但感性的我,却渴望有那么一个人,即便不是他,也能让我倚靠一下。就一下。

 

我想释放的温柔,无处投放。无论是那一晚,还是庸庸碌碌地这15年。

 

遇见的人都似流星,他们闪烁着或大或小的光芒与我擦身而过。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倾诉欲望变得差,真是成年的副作用。

 

小时候受一点点委屈恨不得写上三万字,但如今面对人生惊涛骇浪,家破人亡的变故,也只是眼泪转几圈吞回去。不去四,就得往前活,太阳底下无新事,受难的人每天都有的呀。

 

所以,气球会爆吗?曾经年轻时觉得,气球马上就要爆了,推翻此地的一切,走出去重新开始,迈向人生的其他自然段。然而,日积月累下来,不过是气球蒙了尘,慢慢把气撒掉了。

 

感情也一样。一度以为自己爱旁人爱的炽热,无非是自我麻痹的骗术,伊的人生套餐一条龙上,和睦美满犹如罩了隔离你的金刚罩,返身回看,那句句衷肠夜夜相思不过是种“托梦”与“臆想”。不能走向凡夫俗子烟火气的爱意,又怎么可能生出骨血结出果实,放在那里供人欣赏——喏,那是爱的凭证。

 

空口无凭的爱意,根本不算数,不但你这里烟消云散杳无痕,人家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爱吗?只是一腔热情、错觉、无聊的出口罢了。

 

从前喜欢钻山洞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现在到了理解鲁迅批判他们的年纪。饿死又有何用?

 

虽然爱不讲有用无用,但和伊活在一处,想想自己年轻时的辗转反侧,偶尔会觉得自己可笑,不是否定,而是产生新的价值判断,惶惶二十年,已经彻底沦为“以有用(有结果)”来计算的俗人。

 

啊,真怀念咬牙硬颈承认爱一个人的年少时,心里涌动的,似绵绵不绝的河流。如今,站在枯竭的河床上,不但不爱外人,连家人、朋友也无法再那么简单的去爱,报着随时失去他们的心情,活一日算一日,心中却并不痛苦,只是酸胀。

 

原来你预备失去他们的时候,也不过是酸胀而已。

 

那无意义的投射的爱意,是我的青春鲜活过的唯一印记,然而,也,真的是过去了,没有了,消失了。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角色扮演游戏

庄周梦蝶,又或黄粱一梦,许多时候,人生无非大梦一场。

 

从前小情小爱看不清楚,喜欢投射到文学作品里。爱得甘不甘心,端看你将那个人投射到谁身上。

 

自欺欺人,独角戏。

 

比如,他反正早选了人生伴侣,你畅想他是杨过,人生始终最爱小龙女,其它是路人甲乙丙丁,送命又好青灯古佛又好,反正一众莺燕同一待遇——谁也比不过小龙女。

 

换成你当他是令狐冲,心里就会不大乐意。他既得了任盈盈魔界的好处,又一心怜惜青梅竹马小师妹,说到底,其他人不过是该做赶紧出家的仪琳。深情无用,人家心里已分一二,哪里还有其他人的位置。

 

没有无私奉献的爱,也没有无尽的等待。不过是不甘心,求不到一想求一个二。待到有一日,发觉二也是妄想,便会感觉感情一齐消失。

 

活得够久,就是不断推翻自己。

 

从前认的爱,爱的人,如今通通看着像笑话。

 

所谓大梦一场,都是空。

 

再去找新的树洞,新的投射,新的故事,新的篇章。

 

anyway,反正我不爱令狐冲。

分类:艳.遇 | 评论:1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倒退

今天刷公号刷到一句很煽情的话,算是比较有“时代”特色——美团的创始人王兴,在自己的饭否主页上,发表了一段若有所指话:“听到一个段子: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2008年,什么次贷危机、金融海啸,刚开始进入社会讨生活的我们,一无资产二无未来,谈不上什么惊心动魄,甚至,还有来得及心惊,4万亿就来了。

 

2018年可不一样,持久的贸易战,止不住的股市下跌,以及,到处疲软的经济生态……我们也不是愣头青了,背着房债的、养儿育女伺候老人的,也比十年前更多。

 

更可怕的是,整个社会的活力,那种80年代欣欣向荣地奔向希望的田野的那种氛围,没有了。

 

满拧、倒退、灰心与挫败,有时会袭来。

 

所以会想起、会回味起从前的“好日子”,好日子是一种假想,当时虽然不算什么好日子,但因为此刻“不好”,所以连带从前滤镜一层层蒙上去,就觉得十分好。

 

人生处处是错觉,从前错觉辛苦,现在才知道不是苦。现在错觉年关难过,是否真的是难过呢。

 

叫咱们拭目以待。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就是不断迎接散场

昨天韩寒新电影媒体开放日,一矮胖子上去讲话,讲真,认不出是中年韩寒。

 

说起来,从前在微博卖弄美照的小四也久了不露面了。反正就是大家集体老了。

 

老还不是最可怕,死也陆续造访。

 

社交媒体上,有人突然公布死讯,那些由细看到大的人,陆续走入另一重世界。看着确实一阵心惊。但再仔细一想,别说远在天边的星,就是人在近旁的亲朋故友,也是各种人情冷暖花样体验人生悲苦了。

 

总有人说时代走远了。时代其实永远处于正在进行中,有时代走远错觉的人,是根本没有意识到,你早不是被捧在潮头的新生力量了,更新的人层出不穷,中流砥柱的这样的词汇早晚都要交棒。

 

从前看《时装时刻》,黎坚惠说他们紧衣缩食买牛仔裤的趣事,是那样的青春洋溢,转眼成云烟了。

 

还是会怀念曾经的20代吧,报刊杂志把我们描述成改变新世纪的力量,看着70后们逐渐淡出,以为我们的新世界到来了。整版整版的杂志里,试图呈现80后初露峥嵘的样子。

 

那时候并不知道,我们手里握着一生中最有价值的一段时光。像金子一般的时光。

 

假如把那一段时光投资到有意义的事情上,也便能留下一些什么吧。

 

1936年11月19日萧红在日本给萧军的信里写道:窗上洒满着白月的当儿,我愿意关了灯,坐下来沉默一些时候,就在这沉默中,忽然像有警钟似的来到我的心上:“这不就是我的黄金时代吗?此刻。”于是我摸着桌布,回身摸着藤椅的边沿,而后把手举到面前,模模糊糊的,但却认定这是自己的手,而后再看到那单细的窗棂上去。是的,自己就在日本。自由和舒适,平静和安闲,经济一点也不压迫,这真是黄金时代,但又多么寂寞的黄金时代呀!别人的黄金时代是舒展着翅膀过的,而我的黄金时代,是在笼子过的。从此我又想到了别的,什么事来到我这里就不对了,也不是时候了。对于自己的平安,显然是有些不惯,所以又爱这平安,又怕这平安。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世纪曾嬉戏

最近除了真情实意的追追星,似乎什么也没干。

 

就连生日那天都破天荒的没有发博客。这还是我开博以来的第一年。

 

宇宙出版社倒还是老样子,莫羡渔却从青葱少艾熬成了老干葱一枚。当然也并非全无变化。

 

十年前,因为一刀切的行政命令,我们从黑工变成派遣工,十年后,又是一个内部调整,我们这班已经旷日持久碌碌无为者又跳到一个新的东家——至此每隔两年一续签的状态,会改为无固定期限合同。

 

无固定期限——听上去就让人颓丧。

 

从前写宇宙出版社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冰窖,里面永远比外面冷三度,隔着宽宽的院墙,路上看着红尘滚滚车水马龙,其实离我们的书桌远着呢。世道好与坏,等折返到打工者的餐桌上,且需一段时日,人们痛感麻木、迟钝着呢。

 

还是说说偶像的事吧。

 

真情实感追的小明星,原是查无此人的小透明。笑起来,咯咯咯,特别像个傻子。

 

现在卖惨已经不时兴了,新时代流行家世背景皆好的乖宝宝。身材高大360度笑脸服务,一看就是没受过伤吃过苦,不用咬牙切齿做人上人,初出茅庐就有人爱护,面对世人,像白雪公主进了森林看什么都新奇,只需卖力卖萌。出街永远是感恩社会感恩粉丝,冒出头只说自己幸运不再提辛苦、奋斗,总之,人前没有负面情绪,被人诋毁也还是招牌咯咯咯。

 

这样的乖仔,谁不喜欢。

 

上世纪苦大仇深的偶像,都是老黄历。周润发新片卖了11亿,新闻稿里还是写他是乡下穷小子出身。可是现阶段的青春偶像,谁不是家里有钱,玩得就是高兴。

 

看着胶原蛋白充足,阳光帅气的脸,人家又跳又蹦又唱还不喘,这么年轻,看着就像能凭空借力令自己也年轻几岁。

 

小伙子新近为粉丝开免费演唱会,说这是自己24岁的生日礼物。

 

我24岁在干嘛,怀念初恋,暗恋同僚,职场新人,又苦闷又白痴。

 

再看看新世纪儿童,真想重新活一次。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些新感受

人不可能永远活在违心里,这是我最近的一种体会。

 

假装很乖,是我近年一直在做的事情,比如交高额会员费去婚介去相自己压根不想相的亲,跟完全不喜欢的人浪费三五个月的约会时间;又比如,跟明明不是很合得来的朋友相处,接受那种沉浸在买买买氛围中的闺中生活;再比如,告白暧昧失败后自怨自怜,要隔很久才从不良情绪中走出来。

 

许多时候,把“这个年纪该成为一种什么样的普通人”当成悬在头上的剑,又紧张又违和又反复自我惩罚。

 

最近的最大感受是,就是要接受一切啊。

 

学会接受父母的爱会有倾斜,学会接受别人不会按照理想状态出现,要接受“心里不愿意的事情无论如何其实也接受不了”。

 

人啊,不可能违心的过很长时间,当你的自我已经定型,根本很难改变。

 

那个妄图遵循所谓的“社会意志”而存在的我,其实很难存在。这是我最近的心得。

 

虽然那种种约束都是想象出来的自己给自己的镣铐,但最终,仍觉得,这些镣铐烤不住任何东西。栓不住真正的自我。

 

最近一直在反复徘徊、挣扎,很想看清楚内心真正的诉求,而那种诉求似乎离开了“让父母爱我”、或者“找个人来爱我”的范畴,往更深远的地方去了。

 

37岁,人生在懂事之后度过了两个12年,尤其是24岁之后的这个12年,读完书入社会,总是在试图厘清自己,在这一份工中所结交的社会关系,积累的人生经验,让我反思。

 

没有一条路是天然对的,人生也不是只有一种可能。

 

我比许多人都自由的多,只要我愿意。

 

所以,是时候想一想,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自由的问题。

 

愿我心无挂碍。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退潮之后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无论如何,时间是检验的唯一标准了。

 

最近与人起了龌龊,一群平日看上去还能一起杀时间的人,都躲得远远的。而你真的需要的朋友,居然都还在。

 

能说什么呢?人与人之间的了解与默契是非常奇妙的,跟相处的时间长短无关,跟智识、见识、认知正相关。

 

啊,真的瞧不上说反正你心情不好,给你充分空间与时间的人,珍惜雪中送炭的人。哀乐与共的人呢,比较值得交往。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抽空了

长假期里,非常滞后的看了《七月与安生》。

 

不知不觉,庆山已经是一个消失很久的名字了。从安妮宝贝到上海宝贝也退出视野很久了。

 

久到就像把时间放进物品压缩袋里,呼一下抽尽了空气。

 

想起近日浏览的两则新闻,其一,韩寒投资的某连锁餐饮停店关张欠薪;其二,郭敬明的电影爵迹二改档上映。

 

好像他们由文坛走出来执导筒,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风光还在昨日,今天就无声无息的过气了。

 

我们20岁中段,我们青少年期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文字,什么春树、张悦然、新概念……一代人青春都彻底过气了。你再去看胶原蛋白饱满充满欲望的脸,尽是90后、00后了。

 

就,稍微感受到了时间的不友好。

 

那种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情,是20代的天真。

 

人啊,果真是在握着好牌时,完全不会知道,那真的是稍纵即逝的好运气。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抗

人到中年,一无所有,因此常常生出各种各样的心思。

 

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的30代,还有3年就要过完。听过了各种各样的劝诫。

 

从生活到工作。

 

人生对庸常的反抗,可以很脆弱,很虚妄,也可以很具体,很刚强。

 

对着只有一次的人生,已经生不起消耗的心。已经在舒适区对生命消耗的足够久。

 

从前,我以为自己会在宇宙天长地久。

 

然而是不可能的,对一个人的爱都可以消失,何况是宇宙出版社。

 

终于来到这一天,我意识到,在宇宙出版社故事可能不会有大结局了,我可能要从自己的第三自然段,突兀地跳转到别的故事上去。

 

在这里的一切,那些在宇宙出版社看到过经历过的事情,终有最后的段落到来之际。

 

希望永远有好运。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矛与盾

有时候,一想起来,就觉得自己还是喜欢某个人。

 

实际上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向生活全面投降的日子,总会在低潮时,想起爱那个人感觉。很久不曾出现也无法出现那种“我爱你,不要未来与你无关”的情绪体验。

 

仔细想想,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停止爱一个人而爱不上别人,还是因为爱不上别人而一直停不下心中的爱。

 

非常虚空又无所凭借无处投递的情感,像感情荒漠里的流浪儿,到底是畸零无着。

 

怎么办啊,一直没有爱上别人。走啊走,走在看不到尽头的一条路上。

 

钝刀割肉,时时凌迟的是自己。

 

不知道如何开始新生活。又到了沮丧的时刻,因为发现自己开始不了所谓的新生活新感情。

 

身边有两种人,一种提醒你珍惜自己的珍贵,一种劝说你放弃坚持。两种声音,都无法解决我的困顿。

 

我拿着自己矛与盾,不知该如何是好。

 

离我的25岁,已经过去12年。但我仍然没有想清楚,日子该怎么过。

 

唉,没钱没目标没感情生活,一切都特别糊涂、特别焦虑、特别崩溃。

 

我为什么就爱不上一个别人呢。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甜品有毒

铺天盖地,市面上又兴起一轮姐弟恋的影视热潮。

 

不论是从前的败犬女王,还是如今的熟龄小姐姐,总是一旦给配对个小弟弟,必定是又忠犬又甜宠的人设。怎么着,瞧不起同龄乃至高龄的男人不会宠人还是咋滴。

 

我一向不买此帐,觉得有毒。

 

当然我见识浅薄,但是影视归影视,生活归生活,我在现实生活中遇上的小弟弟们,可没有一个这么美好。真的,他们有他们的审美与诉求,并不因为晚生了几年,就痴恋起多吃几碗饭的姐姐们。

 

也可能跟我这种老阿姨毫无吸引力有关。

 

总之跟小弟弟乱搞暧昧,在我这里只有相当糟糕的经验,而不是美好回忆。

 

是有那么一两次人生中难堪的境遇。迂回的暧昧,还未来得及去踢那根红线,对方就急吼吼昭告天下遇上真爱。——心里当然非常搓火,一为自己走这么多夜路还能会错意,二来是满腹牢骚委屈无处诉说。那种暧昧不成反遭扇脸的小故事,让我对姐弟恋从此免疫。

 

真的,非常糟糕的情感体验。

 

小弟弟的甜宠忠犬,要怎么检验呢?完全没有章法可言。有一派独立又自强的女性,总是说,恋爱归于恋爱,爱的开心就好。那种境界与姿态,我一直学不会。

 

我在爱情的赌桌上,从来都是稻草当浮木,抓住就不想放。

 

甭管是不是小弟弟,先给我来一沓先。

分类:私.奔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要停

不要停下东写西写的脚步,那是我人生的纪录。

分类:一地鸡毛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闻说双溪春尚好

不知不觉,进入我台已逾14年。14年前,我台刚刚度过了它10周岁的生日。彼时,我们都很年轻。

 

导演侯孝贤曾说,“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构成不了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回首过往,这些年度过的日子,亦萃取出许多专属于我的“吉光片羽”。

 

因为25周年台庆,我颇费了一番气力找回当初注册的第一个邮箱。互联网时代大浪淘沙,雅虎的邮箱服务器被迫在2013年关停。不知是不是巧合,就在雅虎邮箱关停的10年前,2003年12月22日,我发出了第一封寄往waitforxiaofeng@163.com的求职邮件。但我与我台以及《小凤直播室》的缘分,还要再往前追溯5年。

 

作为上个世纪末的青少年,枯燥的夜间晚自习后定点收听《小凤直播室》,是小城青年的风尚之举。1998年的小城镇里,最时髦的是街边游戏厅、录像厅,互联网还是完全陌生的词汇,通过电波收听小凤采访先锋人物,认识到闻所未闻的书籍、电影、音乐,简直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或者坐着火箭来到了地球外——哇,原来有这样的人生;哗,可以有这样的选择!

 

那样的新鲜探索与求知,一路保留到大学。大学生活中虽然多了校外网吧这种时代产物,但当时的我们,更多地将时间用在QQ聊天、局域网看影视剧、打游戏上,并没有在互联网上挖掘新鲜资讯、获取有益知识的自觉。所以,当我在2003年的冬天,听到小凤直播室招聘助理的消息时,简直是乐疯了——那种想见偶像的兴奋、与最前沿思想碰撞的难得,连同找工作的迫切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不可理喻的蛮劲。不管小凤姐有没有回信,我一口气写下十几封毫无章法的碎碎念,完全算不上什么正经求职信。但饶是如此,我还是得到了在小凤直播室实习的机会。直到今天,这仍是我20代最幸运的事之一。

 

2004年大学毕业后,编辑助理成为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懵懵懂懂,以一个从财务会计专业毕业的准门外汉身份,接触节目的剪辑、编辑、制作。那时的我,真是又快乐又“无知”啊。快乐来源于得偿所愿,“无知”是因为以当时的年纪和心智,还无法理解“工作”、“职业”、“责任感”、“使命感”这些词汇究竟意味着什么。

 

2007年,《天天读》节目组成立。这是我开始大量接触社教公众类节目稿件编辑的一段时期,虽然已经工作了3、4年,但仍是青涩的很。从选材到编辑到录制,不断地在犯错中积累经验值。我最感恩的,是藉由这个节目拥有了一位宽容开明的老师。那些在日常编辑、剪辑、制作中犯下错,都成为日后的“笑话”。可在当时,这些“笑话”鞭策着我成长。

 

再后来,我在我台逐渐接触到不同类型的节目,编辑做过、主持人做过、记者也做过。借“鲸彩”手机客户端这个平台,也做了与自己偏爱的港台文化有关的自媒体节目《随意登台》。

 

近几年,我做为记者参与过“最美乡村评选”、“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我的长征继续前进”、“中国绿公司年会”、“品牌建设大会”等主题报道,深刻体会到作为记者的兴奋,与做编辑、做主持人都不同,记录好中国故事,是一件有意义又艰难的事。

 

一个人不可能永远懵懂、永远青涩。当做过一些节目、积累过一些经验,回头再看自己可能会比从前更客观。1998年,我只是一个爱听节目的小孩;2004年,我并不知道自己在求职的是一份怎样的工作;2007年,我对广播媒体的认知仍然称得上浅薄。但在我台的日子,十年倏忽已过,日复一日的工作慢慢会呈现出它该有的意义。

 

“在采、编、播一体的广播电台,我究竟适合做什么”曾是困扰我的一个问题,但最终,我得到这样一个心得体会——“一个人选择职业的时候,不仅仅是寻找一生的幸福,不仅仅是追寻你的信仰,还要看到你的能力”,2018年,我在某档视频节目里,找到了答案。

 

在创意25周年的宣传片时,我写道“与时代同步,不负每一秒光阴”,我台的25年里,我有14年与它一同度过。希望将来自己可以自信地说,没有辜负在这里工作的时光。

 

闻说双溪春尚好,看起来是歌颂春天,但却是一首颇为哀怨的词,因为虽然心里想的是“也拟泛轻舟”,但却载不动许多愁。

 

人生境遇,所逢种种,究竟是乐是愁,心中自有答案。

分类:艳.遇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8页/116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