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飞鹤的网站

吴安臣,男,文字工作者。龙源期刊网签约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600余篇,80余万字作品散见于国内外多家纯文学刊物和数百家报纸杂志。著有散文集《草从对岸来》。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513
  • 开博时间:2007-09-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夜,奔突

  
   夜,奔突
   文/吴安臣
   夜色浓稠,刺开它一角的是明亮的车灯,风在车窗外撞击,仿佛扯着裂帛,尾随着车的只有天上的星星,没法分辨出是哪一颗一直在头顶,但是总觉得有一颗必定是悬在车身上的。无数次我有这样的感觉——漫长的旅途,剩下这寂静的世界和一辆奔驰的车。风离开了车子一样会制造出响动,但是碰到了阻碍它的车,立刻充满了愤怒般带着锐响;车子离开这黑的浓稠的夜色,一样不会发出这样的呼啸声,轮胎在地面上沙沙的声音似乎是蚕在食桑叶,黑色的路就是一片巨大的桑叶,正在喂养车子这条条小小的、贪婪的蚕,而人卧在这条蚕的身体里,彷佛停止了呼吸,远离了世界,远离了一切。
   我的沉沦开始于这奔突的车,在有限的空间里,刺鼻的气味和噪音慢慢就游离开去了。我进入混沌之中,迷迷糊糊的梦乡。那时我发现夜真的陷得很深很深,比大海还要深,我就这样堕入一种恐慌中,感觉身体在下坠,仿佛是从山顶往山下滚落的一种冒险和尝试。汗涔涔的背让我在梦境里分不清这样的感觉是真实还是虚构,这多像卡夫卡小说中那个变成甲虫的人,怪异的思维导致灵魂脱离了肉身一般,我是那样的惶恐和不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离天很近的村庄

   离天很近的村庄
   ■吴安臣
  
   细数星辰
   我和好友成仁端坐在狮子窝的天空下默默地数星星,浩繁深邃的夜空近在头顶。
   狮子窝是成仁的老家,也是我倾慕很久,早就想到的地方。星星稠密,清亮得像是我们的童年,伸手仿佛就能摘到,但是伸出手时,突然想到,“伸手摘星辰,恐惊天上人”?那么近的看着似乎触手可及的星辰,还是平生第一次。这样的星空下适合无语静坐,周遭的山野是静默的。小的时候我坐在平原上看星星,夜空高而辽远,每一颗星星都是模糊的。母亲说,那星星离我们太远了,太远,所以目力难及,关于牛郎和织女的故事也就飘渺。然而狮子窝的星星让我探究银河故事的念想变得很强烈,向天空象征性地伸伸手,抓到的其实还是虚无,那些星星仍在和我们捉着迷藏。其实我知道这样做是徒然的,纯净的狮子窝让星星走近我们,天不再辽远,心因此离得很近。记得岳父在前几日教女儿认星座,女儿仰着小脸,一脸虔诚地望着浩渺的夜空,跟着她的外公,小嘴里念叨着,这星星怎么这么远啊!岳父说星星离咱们有好多光年哪,光年是个什么概念,女儿并不知道,但是她清楚星星离我们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庄念想

  
 村庄念想

 我时常想,我应该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特别是面对村庄变化的时候,我总是在追寻,总是在回望,试图找回些什么,然而这根本就是徒劳的,旧时影像依然像洇了水的墨迹,模糊不清了。这些旧时影像似乎有些根深蒂固。

 村西是一片坟地,长着高大的树木,但是等我前不久回去的时候才发现,那些树木被伐掉了,那里已经变成了工业园区。我们的祖先被工业园区占领了他们的方寸之地,村民们为出卖祖先的方寸之地获得了一些回报。我们的祖先似乎很久以来,一直就在村西的山岗上望着村子里的炊烟升起乃至消失,但现在他们望不着了,因为他们被迁往了更远的山里,他们的魂灵被搬来搬去。我想如果这些先人们有知,定会伤感不已,生者和死者的距离原先很近,就那么几步之遥,可现在遥不可及。

 记得小的时候大人们常会告诫我们,别在晚上乱跑。村西那片坟场上,很多鬼在那跳舞,小心被鬼捉去,那时心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而现在那些所谓的鬼魂似乎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水泥厂、预制板厂等厂子的彻夜不熄的灯光,听到的是噪杂的声音
分类:散文 | 评论:13 | 浏览:2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315出击]揭露和声讨文偷钟华波冒充华南师大07级研究

坚决打击该贼!我会坚持到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8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雨落在平原上系列散文(一——四)

 雨落在平原上系列(一——四)
 [size=4](已发《边疆文学》2008年第11期)[/size]
              □吴安臣
  
            一、烹青蛙
  
    一场接一场的大雨把平原变成水乡泽国,天漏得令人绝望,总是黑着脸,像一口锅罩在人的头顶。这场雨不知要惩罚谁,总之所有的人都遭殃了。
   特别对于我们一家人来说,带来的更多的是灾难,要吃没吃,要穿没穿,本以为靠着辛勤劳动满足下温饱,可所有的庄稼全在烂得无法进的地里。几乎所有的柴禾也淋湿了,每到吃饭全家人愁眉苦脸,空气压抑低沉。我这个云贵高原的旱鸭子马上要变成水鸟了,在高原上,水汇聚在低处时我们可以跑往高处,但是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我们往哪跑呢?青蛙和癞蛤蟆的鸣叫声此起彼伏,窝窝头已经吃够了,逮只耗子来吃似乎已经是一件难事,据说在大水来临之前,耗子都爬树上去了。但是在大水来临之后,我也曾仔细观察,但是在树上我没发现耗子,我不知道这地上的耗子哪去了,比起听天由命的人,这些耗子似乎就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灿若桃花和某些死亡

 灿若桃花和某些死亡



 □吴安臣

 死亡和灿若桃花似乎是两个不搭界的概念,但是在这个春天居然形成了交集。艳的桃花浪漫在阳春三月,素的梨花引来了蝴蝶和蜜蜂,死亡也像一场雨后的风带着寒气倏然而至。记得作家习习的《桃之夭夭》里说,生命无常,死亡是硌脚的石头,让时光的滑行之声呜咽悲怆忧伤,死亡的阴影在这个春天的一片明媚中再次出现,叫我更加怅惘并忆念。这个春天我亦如是想。

 一个朋友的爷爷过世了,棺材前面的桃花正在绚烂,缭绕的烟烛中几个孙子正在哭泣,是的,有几张面若桃花的泪脸闪烁在桃花的下面。死亡似乎不该让一株树来制造不协调,但是灿烂的终究要在春风里灿烂,没人能够阻止,花儿没有悲伤,一挂接着一挂的炮仗在花下膨胀着,迸裂着,花瓣在硝烟里飞落数朵,仿佛是对主人家哀伤的嘉奖,粉的桃花落在白色的孝帽上,在孝子们低头俯首间又滑落在地上,不断的有脚踏上去,成尘!成泥!在一双双忙乱的脚下消失,于是有几朵桃花也在这个春天涅槃,那艳丽的花装点着归去者的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次入住天涯这个家

今天是第一次来天涯博克社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