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读斋

读书只缘养气质,问学岂为稻粱谋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96219
  • 开博时间:2007-09-08
  • 博客排名:第2230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开卷》《文笔》《艺文志》

南京宁文兄寄来《开卷》第11、12期和《译林书评》第6期。

进贤胡磊春兄寄来《文笔》春、夏卷。

西安崔文川兄寄来《艺文志》第5辑。

《开卷》《文笔》《艺文志》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1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滢兄赠《秋缘斋书事(五编)》

阿滢兄赠《秋缘斋书事(五编)》阿滢兄赠《秋缘斋书事(五编)》阿滢兄赠《秋缘斋书事(五编)》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8 | 浏览: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跟流沙河先生学认字

  

今年夏天,有两档关于汉字的电视节目很受欢迎,一是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一是央视的“汉字听写大会”。我也很喜欢,这两个节目都跟着看了好多期。

“汉字英雄”比的是记忆力,给的题目或是一个部首或是一个读音,两个孩子轮流写来,到谁写不下去算谁败下阵来。这个比赛蛮吃功夫。比如给一个竖心旁,你写“快”他写“慢”,你写“愉”他写“悦”,写着写着,常用的字都写过了,就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字。有时候看到电视里的孩子写到卡壳了,我也着急想,可是一样想不出。我就知道,我认得的字不比人家孩子多。有时候看到那孩子还能根据汉字的构字方法自己编一个他并不认识的字,甚或评委也不认识,于是查字典,说这个字真有,就算对了。我一想,我连编也不会,就觉得自己比那孩子差了好多。

“汉字听写”请了央视的播音员来主考,读题,当然是为了读音准确。可是汉字是单音独体,同音字很多,于是主考官又解释一下字义或词意。除此之外,并无更多的提示

分类:有不读斋札记 | 评论:4 | 浏览: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玩

 

    

     不知是哪位先生买了一本《学步集》的签名钤印本,就挂在孔夫子网上发售了,居然定价50元。这个事情蛮好玩的。以下是网址,可以去看看:http://tan.kongfz.com/96586/218072027/。可见在人家眼里,这个书还不坏。谢谢啊。

     不过,如果你真想买,还是直接与我联系吧。原价,原签,给你题上款。哈哈。

      也可以在这订购:http://tan.kongfz.com/18834/215623107/

      或者是这:&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2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余日报(11-29)和晚报(12-03)发表的两篇文章

新余日报(11-29)和晚报(12-03)发表的两篇文章

新余日报(11-29)和晚报(12-03)发表的两篇文章新余日报(11-29)和晚报(12-03)发表的两篇文章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6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志清的情史八卦

        读完《张爱玲庄信正通信集》(新星出版社2012年9月版)和《张爱玲给我的信件》(夏志清编注,台北联合文学出版社2013年3月版)。张爱玲这样一个天才作家,晚年贫病交困,晚景凄凉。夏志清说张爱玲后期没有能发挥出她的天才,实在是因为两次都嫁错了老公。

       夏书里有两段注,公布了他自己的情史,看着挺好玩的。原文有点长,懒得抄,贴出照片八卦一下。

夏志清的情史八卦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3 | 浏览:6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到书刊四种

     收到方交良兄寄赠《泱泱中文系》,快读一过。方兄回忆在西北大学中文系求学四年的经历,读来饶有趣味。还有关于他在西安拜访本校老师,在上海拜访一些老学者的记录,也是很有意思的。我很佩服他一个学生,敢于自报家门上门去拜访系里的老学者,在上海拜访年逾九十的老学者,真是勇气可嘉;据说黄裳先生是颇不好交流的。

 

     收到龙晓蓉女士寄赠《喜阅》两册。素朴清雅的民刊,很可一读。

 

     收到徐玉福兄寄来的《悦读时代》,本期刊发的小书《学步集》的书影。

 

     收到冯传友兄寄来《包商时报》。本期有袁滨兄为《秋缘斋书事五编》写的序,王成玉先生的《“失踪者”的“历史真相”》,徐明祥兄的《〈签名本琐记〉小引》,还有株洲聂鑫森先生的《齐白石与周汝昌》。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3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王成玉先生

王先生尊鉴:

      大作敬悉,环诵再三,感念无已。晚生不学无术,闲读求趣,偶有所感,援笔为文,实无足观。邯郸学步,追慕前贤,深愧不能亦步亦趋,只好自说自话,先生如此褒扬,提携后进,高情厚谊,令人铭感。

      先生对书话史之研究,术有专攻,鄙意大作请交宁文兄,如能在《开卷》刊发,则先生之高见更广传播,于书话写作之探索极有指导意义。未知意下如何?

     另,文中引文“也只是想说自己想说的话”当为“也只说自己想说的话”,“躺在夜晚的书斋”当为“躲在夜晚的书斋”,无关宏旨,只求与原文一致耳。

     再次申谢。敬祝撰安!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7 | 浏览: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读杂览终有成-----读《学步集》(胡忠伟)

  

 

 

     “一本书就是一个故事,一本书就是一段历史。书籍的流转、聚散,承载着书的主人的情感和爱恋。书人、书事和书缘,演绎人间最纯净的情意,值得记忆,值得纪念,值得珍藏。有这一份情感留存心间,多么温暖。”这是江西易卫东新著《学步集》(读书随笔集,二〇一三年五月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中《书痴的爱情》里的话。

      易卫东是新余市的高中教师,创作有日记体书话《戊子读书记》《有不读斋日记》等,出版有《读书消暑录》。这一段话,既是夫子自道,也说出了爱书人之所以爱书的缘由。易老师从小时候读小人书,到后来读数学专业书,读中国现代文学,读外国小说,再到读“关于书的书”,完完全全是凭着自己的兴趣去做的。在什么年纪上读什么书,那仿佛是命定的。这样一读,就是三十多年,终于有了自己的成果,也有了聚书、读书的快乐。

      易老师读书,读得很仔细。他是数学老师,师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4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还是有错说到是鲃鱼还是鲅鱼

  

 

    去年的10月30日,我把读《故人书简》精装本(海豚出版社2012年8月版)发现的十一处错误列出一份勘误表(见《有不读斋日记(2012年10月28-29日)》),发给了俞晓群和梁由之两位先生,请他们在该书重印时参考。当时还颇为不客气地给俞总留了一句话,说“海豚文存”是一个不错的品牌,不要自己给弄砸了。后来觉得也许自己多事,言重了,于是又补了一句,说“读者爱书,不免深责,本意亦为支持,俞总自能体谅。”俞总雅量,说“图书出错,深感惭愧。蒙您不吝指误,警醒我等惜爱文字之责。”还赠送给我三本小书,作为对我给他提意见的鼓励。

现在看到《故人书简》简装本面市,不免好奇,又买来一本。重读一遍,发现简装本基本上是按照我的勘误表校改的,我未指出的三处误植(精装本第20页倒数第4行的“鲍鱼”和“钯肺汤”,第49页倒数第7行的“可见一般”——此两处已经周春先生指出,见周春《〈故人书简〉的两处错误》一文),则只改了前一处(“鲍鱼”改作“鲃鱼”, “钯肺汤”改作“鲃

分类:有不读斋札记 | 评论:9 | 浏览:6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易兄(进贤 郑明)

易兄:

 

好!

 

其实早已收到您的大作《学步集》,只因近日在农耕兄的毛笔博物馆帮忙整理一些资料,故回复延迟,还望见谅!

 

今天读完《学步集》,有个感觉很强烈,那就是:易兄您就是个书痴,您的文章也非常出色,正合蒲松龄说的:“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

 

书痴必是个爱藏书之人。看看书房就知道,由地及顶的六个书架,加上后添置的宽一米八、高二米一的两个书架,举目看过去,“环墙皆书也”。

 

书痴也是对书付出真感情之人。尤其是当他错过一本好书时。您就曾经错过《康妮》,而“成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因“无知”而没买《夏洛蒂*勃朗特传》,以后一直无缘再见,您直叹:“一件美好的东西,本来你可以拥有,竟至错过,留下沦肌浃髓的深悔,成为一个永远无法填补的心理空洞,蚕噬着无边的思念。”

 

您的读书态度让我仰慕。您在《闲读杂览三十年》里说,“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3 | 浏览: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5:收到赠书

收到一本《出版博物馆》2013年第3期(总第23期),封面左上角还印有“易卫东阅存”的字样,非常欣喜,又极感意外。实在想不出是哪位朋友寄赠的。谢谢!

《出版博物馆》是由出版博物馆(筹)主办,出版博物馆编研部编辑,主编林丽成,责任编辑张霞。本期文章中,《郑振铎与上海古旧书业》(俞子林),“三联后人谈”中的《坐拥书城》(范里)和《“两个半人”中的那“半个”》(姚亢),都是很有意思的好文章。

收到广西作家刘美凤寄赠的散文集《一地落叶》。很有诗意的书名。

收到株洲宋林云兄寄来《湘江边的旧书摊》,这是株洲新闻网在每年株洲读书月活动中编的年刊,文章选自株洲新闻网的博客。本期看有我的《香港访书》。宋兄赠书一册,《湖湘文史丛谈》(第二集)。

孔网已售书26册。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4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4

《北京十年》买回来就放在书桌上,一直想读的,而竟至于没有读,也有好几个月了,大约是它看着太厚了,担心一时不得终卷。上周五拿起来翻翻,一读就沉迷其中,周末杜门未出,很想一次读完它。

我一边读一边好奇地想,不知道这个书是不是做了删减,做了多少删减?有许多议论,按惯例大约是难于见诸公开的出版物的。

在“积书缘”群里给书友赠书,寄出三十本,有些收到书的朋友给了回复,还有一些不知是不是收到,寄的挂刷,按说应该不至于丢掉吧,也难说。洛阳徐兄建议我把书挂在孔网代售,我觉得可以一试,就请他代为操办了。承徐兄费心帮忙,书讯发出当天就售出几册,真是一个好兆头。

我自己的文章,回头看,自己也觉得还算满意:文笔是清楚干净的,没有虚假的意见,也不故意拉开作文的架势。不满意的是,恐怕见识未必高明,究竟是没有什么学问的东西。自己玩玩,也许真是“只可自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12 | 浏览: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而告之

       我在“积书缘”群里送掉三十本书,因此又认识了许多新朋友,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存书一概奉送,确也是个负担,这个你懂的。洛阳徐兄建议我把《学步集》挂在孔夫子旧书网店寄售,我觉得可以一试。一事不求二主,干脆拜托他操办。于是他就把售书的讯息贴在了他的孔网书店(网址http://tan.kongfz.com/18834/215623107/)。书当然还是由我从邮局挂号寄出 ,并许以“签名钤印”的卖点。书售原价包邮,这就差不多打了折扣了。书是我写的,倘有售得的银子也归我得,我自然有责任广而告之:

分类:我的书缘 | 评论:13 | 浏览: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3:买了一堆书

         当当店庆,VIP折上折,算下来66折,就把原来挂在收藏夹里的几种等降价的书,下单买了。

陈子善先生的三种《沉香谭屑》《沉醉春风》和《钩沉新月》,真是巧合,陈先生三本书名都带个“沉”字,其实陈先生几十年的工作也大都是沉潜在故纸堆里钩沉爬梳。钟叔河先生的《念楼小抄》也是在收藏夹里挂很久的书了,这些书早读晚读都一回事,所以没有急着买,坐等降价。

《读书年代:带上所有的书回巴黎》是安妮·弗朗索瓦的读书回忆录,本来只想买这一本的,可是在当当搜索“读书年代”,还带出了《1968——撞击世界的年代》和《我与八十年》,看看也许有点意思,就一起买了。《我与八十年代》是一本访谈录,我看到访问对象里有刘再复温元凯金观涛等几位,就想翻翻看

分类:有不读斋札记 | 评论:12 | 浏览: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1页/4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