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77525
  • 开博时间:2005-03-12
  • 博客排名:第613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丁香雨愁

 


 


  還是後海,還是這個叫荷花池的市場,不知道是因為荷花的名字,還是我喜歡這片靜靜的水域,不寬闊,卻不知所終的感覺,總是,喜歡和自己比較欣賞的朋友相約這裏。



  我把她帶來了,帶到這個地方,記得那年她說,枯荷,我們一起去鳳凰,坐在沱江邊,什麼話也不說,就這麼靜靜地坐著。



  我們沒能先去鳳凰,卻在這個春天最濃烈的日子裏,在北京後海的這個地方,靜靜地坐了幾個小時,或者等待,或者任時光流走。



  北京,幾乎所有美麗的花兒都開了,後海的玉蘭,碧桃,楊柳,春日裏的張揚在這裏無所忌憚的漫溢。



  她是這樣一個女子,當她像精靈一樣撲進我的懷裏時,我竟然是驚喜之外的空白。那個空結雨中愁的丁香,那個總要捨棄生命,把自己任意放逐的丁香,竟然能在她如此嬌小玲瓏的身體內爆發出那般爽朗明媚的笑聲。



  一切都是如此不同,卻又該是這樣的。



  與她行走北海,看那些煙柳垂楊,看那霧靄重重中的湖水白塔,那些悠閒而舞的幸福的人群,那些踏著春天的腳印,享受春光的人們。



  她是這樣的活潑,卻又是這樣的沉靜,她聰慧的眸子裏閃爍著躍動的光芒,沒有多少話,她仿佛要把整個春天都收藏在自己的眼睛裏。



  一路,是她輕鬆的腳步,一路,是她清新喜悅的笑聲。



  丁香,便似一個才出校門的學生,有著青春洋溢的面容,還沒有沾染世事的塵埃。這是我認得的那個丁香,這是靈魂超離於世,身體卻在紅塵中不斷流浪的丁香。



  嶽麓山屋,我也不確定自己是要帶她到這裏來的,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裏,有這樣一個親切的名字,是否能要她漂泊而來的靈魂有所依託,我不曉得。



  這個書屋裏有其他店面所沒有的東西,便是那些陳列在櫃子裏的書,丁香曾經開過一間名字叫《紅袖》的書吧。



  隨手翻撿了一本愛玲的〈同學少年都不賤〉,丁香看她的書,我看我的書,彼此這麼默坐著。書是我早已經翻過許多遍的,也在這裏,我和舊日的同學重逢,他與丁香同在一個城市的天空下。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覺,總叫人不忍多說什麼話。丁香的精神世界,總在你覺得抓住的時候,游離,飄散,然後無終。



  她望著窗外有半個多小時,就那麼靜靜地望著,這個在北京第一次看見丁香花,卻幾乎擦身而過的女孩,我看不見她眼睛裏的世界,也走不進她內心裏的空間,於是我把自己沉睡

分类:荷谈网事·网事 | 评论:0 | 浏览:10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聽濤,聽海,聽花開的聲音

 


  我見過大海,卻幾乎從來沒有喜歡過。

  深圳的大小梅沙,住那邊的兩三年裏常去,我沒有別人看見海的那些心潮澎湃,海水沒有我渴望中的那份藍,那份純淨得沒有一絲雜質的感覺。

  北戴河,天津港的海岸,更是失望,那裏別說叫我枕海入夢,便是臨風聽海,都有些叫人掃興。

  青島的海,還算是美的吧,可是洶湧而來的人潮,讓我以為人海的壯觀足可叫大海遜色幾分。

  或者是這樣的季節好,我去到煙臺養馬島的時候,人潮沒有如海水般洶湧而來,儘管是五一長假,但是我還是看見了一片寧靜的海灣。之前的海潮,我沒有目睹,所以看見她的溫柔,我便以為那浪高四米的驚駭,僅僅是傳說。



  從出生就與這片大海在一起的星月哥哥說,他心裏的海與我心裏的海是不同的。在我這樣的旅人眼中,海充滿了溫情脈脈的浪漫,在哥哥的心裏,海是複雜的,多少的親人被海水吞噬,只留一座座衣冠塚。或者,海水的澎湃之音,便是那些水中靈魂的哭泣。也或者,多少的人聽海,便有多少的聲音此起彼伏,交織成心中的樂章,或激昂,或悲愴。

  很多時候,對一個地方有感情,往往是因為那裏有你惦念的人。就如這片海,我能一眼喜歡她,怕也是因為在未來之時,我已經熟悉了她,在星月哥哥和花開的文字裏,我無數次和她相遇,彼此觸摸。也許海水的味道,已經順流文字的暗潮在我的心底留駐。

  即便是現在我已經與這片海域相隔遙遠,我還是情不自禁地會說,我愛她,愛她的純淨,愛她的蔚藍,愛她靜如處子的姿容,愛她潮來潮往的灑脫。

  養馬島有花開的海參池子,一直很奇怪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子何以能夠做那麼多男子才做的事。星月哥哥說,按照他們那裏的規矩,女人是不能下海的,也是不能養參的。漁船上從來沒有女人的身影,那是一個怎樣的傳說我不曉得,我只看見在近海之處,很多的人家掛著紅色的旗子,在風中飄動。星月哥哥說,那表示那些人家有出海的男人,這是保平安的,每次的出海都可能是一次不歸路,一面旗子上掛滿的是一家的祈禱和希望。

  花開,我深愛的女子,一個我願意與之常相廝守的女子,一個可以與之無所忌憚信口而來的女子。是網路讓我們離得很近,是文字讓我們相愛,是現實讓我們相偎相依。

  如果真的有人魚公主,花開便該是海的女兒。她有著海的胸襟與氣魄,有著海的溫柔與寧靜。尤其那爽朗的笑聲,仿佛可以驅散去所有的烏雲。星月哥哥說膠東半島上的男人都是敦厚可靠的,都是疼愛女人的。花開這樣女人讓我又相信,這片海域上的女人有著更多的魅力,除了那嬌美的面容,還有這海洋般的性格。

  愛這片海,是因為愛這片海上的人。

  在這潔淨的海岸,看那些與大海生死相偎的礁石,便覺得所有的詩都從心裏跳躍了出來。沒有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盛景,我卻能想像,海潮每次的襲來時,這些礁石都是用怎樣有力的臂膀去擁抱她們的回歸。這些時而溫順柔美的海潮,時而隨風而舞的海潮,時而氣勢洶湧的海潮,都被它堅實的臂膀攬在懷中,然後又把她們重新送回海洋深處。

  礁石被不斷的洗刷,滌蕩,斑駁淋漓,潤滑與褶皺同在,如同大海的溫柔與兇悍同存。他們的身上寫滿了我看不懂的故事,寫滿了千萬年來的滄桑與風情。他年輕著,在海水的滋養中不斷重生,他蒼老著,在海水的侵蝕中不斷衰退。此長彼消,生生不息,怕就是對這些礁石最好的注解。

  這海邊的人家,與海一起漲落。星月哥哥說,他結婚時的新房與大海只一牆之隔,每日清早起來,海水就漫進房來,屋裏的鞋子都漂浮著跳舞。這怕是真正的枕海入睡,我想像的是浪漫生趣,而星月哥哥又有多少酸甜苦辣的滋味在心間縈繞呢?

  花開講起前些日子的海潮,還心有餘悸。她帶著我經過那些被海潮席捲過的堤岸,殘存的痕跡還那般新鮮,否則,我斷然無法想像在我面前如此親近如此溫順如此寧靜的海,竟有這樣的破壞力,把這片隔離的養殖基地無情洗刷,所剩無幾。

  海潮過後,這裏平靜如新。風起浪湧只是人生的瞬息,就如這片海水中圓滑溫潤的卵石,多少的驚濤駭浪過去,它們依舊沉靜在這片海域裏,任多高的浪潮過去,任多少的柔情滑去,依守著自己的日子,與大海枯爛興榮,無止無休。

  便也明白,為何古往今來有這麼多的人願意擇海而居。便是我現在靜靜回味,也不明白海水的潮漲潮落為何竟是如此壯觀,來時海水在岸邊低回,走時海水已退守在百米之外。於是便想到了從前一直不太理解的對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雲長長長長長長長消。原來,大海就是如此,來去由心,瀟灑自得。不因你的留戀而多停留半分,也不因你的拒絕,而不再踐約。

  誰能拒絕面朝大海,坐看春暖花開的誘惑,又如何抗拒與星月同舞,看浪卷潮來的浪漫與樸質的生活。

  我在心底退守一片桑田,湧來一片滄海,聽濤,聽海,聽花開的聲音。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0 | 浏览:10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单向街

單向街,不是街,這裏沒有時尚女人婀娜多姿的身影搖曳而過。

  亦找不到琳琅滿目的時尚品。

  單向街,這個名字夠特別,就沖這個名字,都不枉跑去一趟。

  我是被倩的帶去的,倩是被別人帶去的。至於那個別人是被誰帶去的,就不得而知了。但凡這樣被帶去,都不會有一絲的後悔。而如果沒有人告訴你這樣的一個所在,你是否能尋跡而來,便是一個未知數了。

  單向街書吧的右邊還有一個名字叫左右間咖啡的館。左間書吧,右間咖啡館。它靜靜地在一座廢墟的一角,很安靜,很從容,時間只是陽光的投影在地面的不斷漂移,那些殘垣斷壁的蒼涼與悲愴是隔絕於藩籬外的另一個夢。

  歷史的遙遠與現實的貼近,在觸摸與沉思間遊走。

  告訴他來這裏的時候,我想,他會喜歡的。他應該是和我屬於同類的,我們都喜歡有油墨書香的地方,這樣的味道可以讓我們走近一些,不必為著一些陌生而拘謹扭捏。

  話題在書與書之間。

  簡單,素潔,話題如這書吧一般。如果矯情已經成了生活的必需,那麼這裏顯得過於落伍。房子是舊房子,一目望去就可以看出店主的取材簡單到了極點,沒有多少的修飾,就是牆壁上,還殘留著斑駁的舊跡都不肯修飾塗抹了去。



  書,只是沿著一面長長的牆滿滿當當地排列,從地上直到房頂。有點逼仄,卻有家中書房的熟悉與親切的感覺。

  主人對於書的挑選有些苛刻,幾乎到了不追求盈利的目的。那些排列開來的書,都是需要花費時間仔細閱讀的,在速食盛行的今天,還有多少人肯捧著一本書,在陽光懶懶的穿行中,坐上幾個鐘頭呢?



  屋外是竹林,竹林裏是休閒的椅子三三兩兩散落於院中,屋內有軟軟的沙發,可以一靠就是一天,只要你肯坐下,便不會有人攆你。

  和他在右間的林子裏閑坐,要上兩杯清茶,於是,許多的話在沸水的熱騰與冷卻中沉澱,散去。茶越沖越淡,話越積越多。

  從隔壁的映日荷花到此間的竹林清幽,從煙子到巴赫,從高山流水到義大利歌劇,從買書到偷書。我告訴他,去武漢的遺憾,就在於我沒有及時提醒他,煙子的兩噸書是不可不看的,煙子的老爸是一定要瞅一瞅的。那麼多的書,想想,我都流口水。還有那個嬌縱煙子的老爸,是我一直跟人推薦的老頭。他是煙子的一座山,沒有這座山,煙子走不遠。

  我告訴他,其實我小時候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書賊。現在想想都臉紅心跳,那時怎麼就有那豹子膽,把那些書一本本藏在書包中悄悄背回家,然後塞在床底下。

  那時,沒有現在的孩子這麼多零花錢。每年也就春節得到一些壓歲錢,那錢買上幾本書,就不會再有蹤影。

  於是,看見書,就有掩飾不住的欲望,就有據為己有的貪念在內心中滾動如潮,最後把尚存的羞愧浪般沖走。

  那時長得比較乖巧,學習又好,於是被派去圖書館學雷鋒做好事。圖書館的老師對於我們學校來的這些學生都極好,每次幹完活,都允許我們每個人挑選三本書回去看,下周再來的時候歸還。

  我看書極快,那時的記憶力超強驚人,三本書哪里能填滿我那些空檔的時間。在第一次無人知曉就把書帶回家的情況下,就有了下一次,再下一次,在我把這些書翻了又翻,看得再沒有欲望再看,全部歸還的時候,圖書館的老師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幾乎不能相信,我能在那些年的時間裏,拿走那麼多書。

  老師人極好,沒有說我什麼,而是給我辦理了圖書證,告訴我可以隨時過來借書。我卻不敢告訴她,這裏的書幾乎已經沒有多少是我有興趣再讀的了。我的心那時嚮往更大的圖書館,嚮往的是一座海洋。可是,我即便到現在也是感激她的,這個一輩子在圖書館裏裝訂圖書,也看了許多書的老師。

  就如我跟他說的一樣,書讀了這麼多,幾乎毫無用處,可是,我們卻依舊如饑似渴。那年在大街上偶然碰見這個老師的時候,她已經從圖書館退休了。讀了那麼多年的書,她的生活從來沒有改變什麼,書,原本也不是為了改變生活而讀的。這是我在見了她以後才明白的。

  閱讀,只是一個享受的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0 | 浏览:6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日杏花塢

 


  春日裏,北京喝茶的好去處攏共只大覺寺,後海,香山植物園三處而已。大覺寺的茶,有些貴族了,不是普通百姓能消受一二的,所以那裏一年去得一次兩次便覺過於奢侈。後海的茶,有些香豔了,聚攏的心緒還沒有整理,便被一浪又一浪的人群湮沒在人聲鼎沸的酒色中去了。


  只這植物園裏,雖無上等好茶,卻能喝出絕佳的感覺來。


  杏花塢,一個並不招搖,絕無奢華擺飾的木屋庭院,卻茶香嫋嫋,花香陣陣,未及入口浸心,便已然醉在這春色無邊的旖旎風情裏。


  這裏沒有“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買杏花”的閒適與雅致,卻也有那“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的清新與素樸。當星星點點的青翠在枝條上開始暈染,當鵝黃粉白在樹叢上氾濫,春天便這樣俏俏然給大地著上了新裝。


  院落的清幽,足可與近旁的雪芹故居媲美,兩座院落都掩映在杏花林中,在花影環簇中,綽約風致,真有那嬌憨柔媚不勝盈盈一握的美感。


  低矮的籬笆牆外,一條羊腸小徑穿越而過,一道開闊的水域在眼前緩緩展開,由南向北,逶迤而去,西山晴雪的美景只需在這裏靜坐便可盡收眼底。楊柳清風拂面,桃紅隱隱可現,一曲高山流水自雲間流瀉而來,在水面與樹影花間流連。


  獨自或三兩好友依席圍坐,隨意點上一道清茶,也不管那是隔年舊茶還是清明新茶,都可在這流水潺潺的音波中,在這杏花簌簌的零落裏,喝來春的詩情畫意。


  春天的門檻裏,有望不盡的春色,僅這杏花塢裏,就是賞不盡的美色。


  時有鳥雀婉轉啼翠,時有蝴蝶翩然掠紅,看落英繽紛染香徑,看紅消香斷襲心魂。持一卷古典詩詞,便有那杏花香魂縷縷來,便有了春風喜雨款款至。


  草堂前的那棵古杏,不知有了多少的歲月浸染,又有了多少的詩詞薰陶,它滄桑的脊背上,卻永是那清秀娟麗的容顏,讓人心生無數的豔羨。清清白白,卓然秀立,無須多的言詞吟唱,便是一首絕佳的好詩佳詞。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0 | 浏览:6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烏鎮人家



 




總是要住在烏鎮,才算來過這座古鎮。
  這座江南水鄉,並不比其他的水鄉更富庶,更美麗,卻有其他古鎮沒有的那份清雅與幽靜。在所有還活著的古鎮中,這多少是叫人意外的。
  因為許多的古鎮是死去的,是被剝離開生活,專門精心修飾一番後,展覽給來來往往的遊客們觀摩的。
  當然,我也不得不說,烏鎮也快要死去,在它西柵如火如荼裝飾一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時候,它在迅速地死去。
  或者有人是無比喜歡的,而我卻無論如何都喜歡不起來。我喜歡的古鎮無論多麼的古老,即便五千年,也該是有晨煙嫋嫋的,也該是有夜語低吟的。
  喜歡行走在烏鎮的街巷,聽自己的足音回蕩在夜空之中,喜歡透過一點點微弱的燈光,想像古屋中那些枕水人家簡樸的生活,喜歡撫摸那些舊年懸掛著不肯摘取的艾草,想像端午節裏江南水鄉傳統的風俗習慣。
  今年來烏鎮,依舊選擇了古鎮人家寄居一夜。
  這樣一說,便有廣告的嫌疑,記得離開湯阿姨家時我說要專門為他們寫一文的,卻擱置了這麼久,才動筆,這內心裏多少都是不安的。
  湯阿姨家很好找,過東大街古鎮第一座石橋,美人靠右手的第一戶人家便是。這比前幾年寄居的人家要幽靜整潔,屋內是兩張大床,對於我們兩個孤身女子來說,奢侈得無法想像。
  湯阿姨吳儂軟語,如糯米糕般絲絲甜膩。她很安靜,安靜得我每次都覺得自己的聲音大得有些驚人。想年輕時該也是丁香花般的女子,在這水鎮度過了多少的春秋,迎來了多少冬夏,卻依舊這般恬靜淡雅,宛如他們門前這條靜靜流淌沒有波紋的清河,從容淡定。
  丁叔叔也很沉默,這夫妻二人都屬於那種言語極少的,幹活卻都利索而乾淨,從這不大的閣樓就可看出他們生活的細緻精巧。
  我與倩都是夜貓子,來古鎮多半都不能早早入睡。在街巷裏閒逛了半夜才歸,丁叔叔還為我們守著門,這叫我心裏愧疚不已,他卻沒有絲毫怨言,卻告訴我們喜歡的話,可以再多玩會。
  烏鎮的雨把我從夢裏驚醒,我以為自己已經很早,卻發現丁叔叔更早地在廚房裏忙碌起來了。
  如果來烏鎮,不吃上一頓丁叔叔親手烹製的早餐,絕對是一大遺憾。白米粥,茶葉蛋,餛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0 | 浏览: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夢回烏鎮

 



  下午睡得過了,一覺醒來竟已是傍晚時分,頭有些暈暈沉沉,於是沏上一壺大紅袍,邊品茗,邊醒神。這時收到月兒發來的短信,告訴我她正在烏鎮。她要去烏鎮是節前告訴我的了,卻沒想在長假休到一半她才到那裏。


 



  過節,我基本不出門,行走到哪里都是人,不若在家中睡覺,不若回父母身邊聽聽嘮叨。月兒說她正躊躇是否晚上進入景區,因為夜間也是要收費的,想來她是沒按照我說的住進老街巷中的居民家,卻也驚訝于烏鎮何時也銅臭了起來,晚上也要賺取銀子了。



  原以為白天是屬於商業的,只有晚上的烏鎮才是褪卻了俗塵的浮華返樸歸真的。當一些古老的街鎮越來越稀少的時候,我們就越攢著勁兒地稀罕上這些或許在從前被我們嫌棄,被想著法要鋤舊建新的房子來。於是一些從前人跡罕至的地方,迎來了熙熙攘攘的人流,那些過客滿足著自己的好奇,把一些原本不屬於這些地方的東西也順帶著捎來了。 



  此時的烏鎮何等模樣,我未可知,月兒回來自有好文等著我細品。我卻知道那個從前的烏鎮,一個還沒有沾染上多少銅臭味道的小鎮。那時的烏鎮如清麗婉約的少女,在低頭頷首的瞬間,淺淺的一彎笑落在我的心底,自此再不能抹去,時時回味都猶如飲一汪清泉。



  月兒終於進入了夜色中的烏鎮,而我忙不迭得隨著黑幕的降臨,匆匆攬一江春水入夢,把一些遺失的古鎮印象從記憶中重新拾綴,裝點這個被黃沙吞噬的晚春。


  “苕溪清遠秀溪長,帶水盈盈匯野礦,兩岸一橋相隔住,烏程對過是桐鄉”,那年的春天,告別大上海的繁華,我一頭紮進了清幽靜謐的水鄉烏鎮。  



  去時,旅人已經如潮水般退去,或許她一直就這樣寧靜如處子,而我的到來卻驚擾了她一簾的幽夢。清脆的足音回蕩在青石板鋪就的街道上,我不知道會和誰的足跡重合,不知道會把誰的沉睡驚醒,更不知道會穿越誰的心房,落在哪個角落,只是漫無目的得行走著,仿佛要一下從歷史的這頭走向歷史的那頭,只是歷史太長,而我又何其渺小,哪頭都沒有我落腳的地方,於是心中就有些一惶恐,生怕在行走中迷失了方向,遺落在一個陌生的年代,一個陌生的水岸。



  雙手觸摸著雕花木版上班駁的舊痕,指與紋縫合,一點點摸出歷史中滄桑的故事,印在指間,在某個靈感突來的夜晚,流在紙端。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0 | 浏览:6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萧红:那抹无法褪去的暖色

 “现在他(指鲁迅)已经是离开我们五天了,不知现在他睡到那里去了”,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只觉所有温暖的泪水在这刻都花般地开了,那般使人自心肺处哀痛,又那般让人从心尖处疼惜。似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睁着那天真无邪的眼,在告诉世界,他没有离去。

  我的一个假想的私心里,那些如海的悼词与哀思中,先生怕是独爱萧红这一份吧。这些话里,只是些孩子般平常的言语,却能丝丝入扣,把人内心里最柔弱的那部分热情唤醒,这是人性深处最可珍贵的纯净。

  那年她给萧军的信中说:“关于回忆L(指鲁迅)一类的文章,一时写不出,不是文章难作,倒是情绪方面难以处理。本来是活人,强要说他死了!一这么想就非常难过。”这是多么纯粹的一种情感,没有深入骨髓的依恋与敬爱,如何能说出这样情真意切的话语。

  萧红一直在表达着这份纯净,这不被世俗尘埃沾染浸透的纯净。萧红,一个无邪纯真的女子,一直是这般孩子的心性。就是在这巨大的悲恸面前,我仍然在这些字句中捕捉到了那丝暖暖的底色,这是阅读张爱玲时绝对不会有的感觉。

  张爱玲,即便是一袭最鲜亮的红,也透着最苍凉的冷。而萧红,无论多么凄苍的冷,都是遮掩不住的暖。

  这是多少文字都藏不住的底色,一个人,一生,都有基调。繁华也好,潦倒也好,是与底色无关的另一层涂抹而已。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这样心性的萧红,为她一生的底色涂抹上了一层厚厚的暖。她或者是没有得到的,但是她始终是追求的,不放弃的,因此她的文字中常有这样令人欣喜的亮色,这些亮色跳动在那些对阴郁沉暗的社会底层描述中,让人的内心能够充盈希望。

  这么说,仿佛把萧红那些所有凄苦的过往都抹杀得干干净净了。是的,她的一生,又如何用幸福来度量。在她的身上,找不到幸福那欢快的影子,它们从来就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自顾着昏睡,偶尔探出头来,也不过是预示着更多的不幸即将来临。那些接踵而来的日子,从来不觉疲惫,就这样一桩桩,一件件,在这三十一年间纷繁演绎,成就了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成就了文人笔下纸端的传奇。

  所以,我不对她的情感作评,那些当事人都说不清的情感纠葛,外人又如何道?他们没有谁是错的,亦说不上谁是对的,只是在那时恰好这样了,便有了或悲或喜的故事。没有成心与故意,有的只是被命运的无数次嘲弄,而这些用最坚强的意志去抗争的人们在命运的面前也手足无措,也没能为力,于是一些哀婉的故事就不断地去背演绎,被涂抹,被毫不留情地任人评说,而这些对于当事的人又存在多少价值与意义呢?

  男人们在无力中为自己辩解,却远不如萧红的缄默来得更让人疼惜,更让人敬佩。这样的大度隐忍,当是丈夫气概。多少女子在喋喋不休的哀怨中了却一生的情爱悲欢,而萧红却把文字投向了更为广阔的天地,把目光延伸到那些在尘世中沉浮的底层人群,没有在自己的情感漩涡之中挣扎,沉沦。于是,我们看见了那部叫《呼兰河传》的小说,在她散文式自由散漫的铺陈中,“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就这样在我们的心底落根开花。而此时,单从文字看,谁能知道她已痛失自己的婚姻和所爱呢?

  只是,她的生命短暂到只有一季的花期,在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年龄离去。把所有的不甘所有的伤痛,所有的快乐都统统抛起在尘世间,再没有心力交瘁。

  戴望舒的那首诗,我以为是最为透彻诠释文学与人的佳作,也是足可以让早早离世的萧红慰籍的诗歌: “走六小时寂寞的路/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我等待着,长夜漫漫/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三月的原野已经绿了,象地衣那样绿,透出在这里,那里。郊原上的草,是必须转折了好几个弯才能钻出地面的……”,绿的原野上却再走不来那个如花般绚烂的女子,无论草如何地疯长,无论草如何百折千曲而来,从青到黄,岁月流走,她只端坐在历史的烟水里静看红尘的起起伏伏,迭迭宕宕。

  萧红怕是一生都未能如“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愿意长到天上去,也没有人管”的玉米那般恣意生长,也没有如“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的倭瓜那样任性而为。她所有的恣意与任性都仅仅是一种姿态的展示,她倔强地把这种姿势呈现在世人面前,内心蔓延滋生的苦难,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苍凉。她保留了一种暖色调,在文字的着色上,她还是肯去把一些春光明媚带给那些阅读的人。

  有一句话是:因为懂得,所以悲悯。萧红用她坚强而柔嫩,大气而敏感,细腻而豪迈的灵魂体验着人生百态,她的真诚让她不计较,用心灵最宽阔的海域去包纳世间的人与周遭的事。她忧郁着,却更热情着,她哀鸣着,却更深沉着,她把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体验用最富有诗意的语言镌刻在你心灵的深处。一个读者的幸福感,往往来自于作者在人生实践中萃取来的那些精华。在这些思想的沉淀中,能获得一二就是读者最大的幸运。能够把自己内心最深痛的那部分体验用文字的形式剖析出来,并且呈现给大众,这就是一个作家的良知与勇气。

  没有谁能真正做到感同身受,尤其对于那些经历没有相似,人格灵魂迥异的人来说。所以后来人对于萧红的评定,都是基于自身对世界客观事物的认知程度,都是基于自身生活情感的体验而来的。这绝对不是萧红的,萧红的情感无论悲喜都是独一无二的,都并不是后人简单的想当然就成事实的。所以我对孙犁先生的这句话深为赞同:“才知道任何文艺作品,离开了那个时代,没有共同的感情,就只能领略其毛皮而已。”

  我们谁也不知道她的情感中究竟谁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谁给了她最深切的痛,她的精神意志为谁而颓废,为谁而哀伤。只是,她的那些不幸福,被太多的人渲染,于是这些不幸福就成了萧红凄婉悲凉的人生。可是真实的萧红如何?怕更不是我们那些文学化,虚幻化,理想化或者其他行为后的萧红了。

  没有谁趴在她的心尖上,看不清那些沟壑纵横的心痕上都刻画着谁的印迹。我们唯一能够触摸的是她遗留的文字,唯一能钻进去的,是她这些文字中深深浅浅的情感流动。

  别人在为她的《呼兰河传》而感叹时,我却一次次沉浸在《回忆鲁迅先生》的文字中心潮难平。如同她其他的文字一般,这些回忆的文章如同是散落的珍珠,可以任由它们四处零落,散发着各自的眩目光采,又可串在一起,成为一条完整璀璨的珠链。毫无心计,只是随手写来,如悬崖处的花,没有事前的精心呵护,她便也还那样自在地开,如山涧的泉水,没有人工的开引,她便也还那样恣意地流。心性的文字才能写出有血肉之躯的人来,这就是自始至终存在于萧红所有的文学创作中的基源。

  用技巧勾勒并不是多么繁杂和为难的事,就如流水线上的工艺,早已经搭配好了骨架,连肉的分量都掂量好了,只需按层次与顺序把它们去组合而来就可。萧红的文字不是这样的,你若不能随着她情绪的波动而去体验,那么你绝然不知她文字的美妙可人来,也绝然不晓得那些平凡的字句中蕴藏着多少的情感,饱含着多少的心肠。

  它们只静静的平躺在纸上,而只有心的阅读,它们才从纸上活跃了起来,带着萧红青春的热情,铺卷开她内心世界中最为澄静的那片海。

  她的文字是诗,即便是朴素的言语,也能经由她的双手,变成流淌在读者心头的诗句。萧红的作品,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逻辑顺序,甚至没有什么精巧的布局,所有的文字几乎都是从内心深处喷发出来的,如同岩浆的滚滚不绝,热烈而抒情,潇洒而干净。或者这样的文字,是不太被适合看成小说家的手笔,也因此被那些小说评论家们所轻视。他们太钟爱气势恢宏的场面,太留恋那些上下几千年积淀的厚重,在萧红这看似清清淡淡的文字面前,萧红琐碎而平凡的民居闲事面前,他们不断地失态不断的失语。只因,他们从来不曾懂得,多高明的构思与构架,都远不如一句来自内心深处的话更打动人心,他们也没有亲自去尝试过用自己的心对着自己的手去写下每一个文字,他们更无从晓得,这些平凡人生的细枝末节,能用文学艺术的心灵进行再创作,并且获得这些区域生活外的人强烈的认可,这就是文学本身最为巨大的成功。所以他们便自以为高明地把萧红的文字看轻,以为她是无足轻重的,以为她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这样的忽略是对文学最大的讥讽,也是对文学最大的蔑视。

  所以他们不会理解鲁迅先生给萧红小说写下的这个词“力透纸背”中真实的意味,以为这仅仅是一个文学前辈对一个文学女青年的鼓励或者一种偏爱。鲁迅先生从来不会为了取悦谁,而昧着自己的心去说一些恭维话,去说一些让人欢喜的话,这是先生对萧红文字最为彻透的了解,尽管这时先生不过刚刚接触到她的文字,却已经了解,这是一个不同凡俗的女性,这是一个必定会在文学史上留下重重一笔的女子。

  “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在这样低低的天空下,萧红用她的叛逆书写了最为波澜壮阔的文学人生。在文学里,她是女皇,她主宰着文字,她把现实中低矮压抑窒息的天空用文学的力量撑得很高很高,足以让须眉汗颜。她说:“作家不是属于某个阶级的,作家是属于人类的。现在或是过去,作家的写作的出发点是对着人类的愚昧。”能够站在这样高度认识的人,莫说女性,就是男性又有几人?在那时的天空下,就是没有一部可以出手或者轰动的文字,仅凭这一句话,我以为都是足可以在文学史上留下厚重的一笔。

  与林徽因们的优雅不同,萧红张爱玲们是断然不能用这种优雅装饰门面,她们在生存中挣扎,却又用心灵在感悟生命,她们那上天从来没有恩宠与眷顾的生命,却从来不因此而失色几分,倒有了更多让人敬仰的目光。这些萧红张爱玲们才是真正可以和命运搏击并且可以对着命运优雅从容而笑的女性。所以她们用冷触的笔调,用热情的颜色,在文字的世界里不断驰骋,文字之于她们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也不仅仅是可以炫耀优雅的资本,而是生命本身。失去了文字,萧红张爱玲们就是死的,是无法存活的,同那时千千万万同时代女性别无二致的。因为文字成就了她们的不朽,因文字让她们鲜活地存在于天地间。

  所以不优雅的萧红始终是饥饿的,她也会嘶喊着“我拿什么来喂肚子呢?桌于可以吃吗?草褥子中以吃吗?”,这对于林徽因这样优雅的女性们是不可能相比的,她会把自己埋藏起来,把最优雅的那面拿出来给世人看,有时近乎于一种表演。萧红这样的饥饿感觉无论是在文字上还是在她的情感上,都是很显见的。她把这种饥饿感在看似平静素雅的文字中无限渲染,在现实中无限实践,无处不在地弥散在生命中。

 “萧红,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虽然算不上是一位“大”作家,但却是一位独具风格的作家。”那次偶尔看见这样的一句话,当时就忍不住笑,此人怕是一向在文学的门槛外面看热闹看得太多了,从来没有进到里面看看它真实的世界,从来不晓得那些看似孤寂的文字里,是最真切与最深情的涌动。

  文学的开创性是一个作家能否成为大家的一个标准。萧红的文字无疑是达到了这个标准的,她不仅仅是一个风格独特的作家,更重要的是,她开创了女性文学的独特表达方式,一种迥异于男性的表达,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完全随着自己的心性信马由缰,奔腾万里,却又在情感与情绪的这条线上描画,不离不弃,始终遵循着内心呼唤的方向前进,就如野外最疏狂,最极致的美景,没有任何阻碍,也不设置任何的遮拦。这种女性的感性,细腻,流畅为新文学的创作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是一种崭新的尝试。

  萧红说:“一个有出息的作家,在创作上应该走自己的路,有人认为,小说要有一定的格局,要有一定的要素,不写则已,一写就得像托尔
分类:荷必多说·杂文 | 评论:1 | 浏览:1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朵尘埃里开出的花

  “倘使与你分开,我将只是萎谢了”,也不晓得如何就又碰上了这话,便止不住伤口的疼痛由表及里的蔓延开来,想当初说这话时,张爱玲该不晓得最后她是要与胡兰成分手的罢,如果知道了故事的结局便是萎谢了,她是否还会义无反顾地去爱呢?

  或许还是会的,要么她也便不是她了,这个依从自己内心的女子,又怎会因他的背弃而否决自己倾心之恋呢。他是汉奸也好,是负心汉也罢,都是自己曾用生命去爱的那个人,那么落难之时,又怎会冷眼旁观。那么孤傲的一个女子,肯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来,内心滚烫的热情又岂是寻常人能明了的,道义不过是披给他人的嫁衣裳,听从内心的召唤,才是张爱玲这样的女子去做的。

  读她的时候,还是懵懂年少的花般季节,记得父亲说,小女孩还是不要读张爱玲的书好,于是从他的书架上把她的书统统锁进了箱子里,不读她我倒并未有遗憾,因那时有太多的书让我翻阅,一个民国女子的书是难以让我有兴趣的,倒是父亲的举动让我颇为好奇。

  心中存了这样的心思,又怎可放过到手的机会。许是父亲忘记了,许是故意而为,他再次离开家去远方工作的时候,把钥匙放在了书架上,这样,我偷读“禁书”的日子到来了。

  箱子里放着许多父亲禁止那时我阅读的书,而我却只先挑了这张爱玲的书来,一读之下,便是中毒终身。现在仔细想来,她的书年少的女孩确实不该读的,如若我这样读成一个痴狂之人,孤寂淡漠之人,并没有什么好的。

  倘若第一本是《倾城之恋》,或者也就仅仅止于欣赏,偏偏读的却是那“文坛最美丽的收获之一”的《金锁记》,从此沉溺于她的文字难以自拔。

  文字的毒药莫过于此,她深入你的骨髓,让你欲罢不能,只能任由其摆弄乱了你的心性,总还是那话,书还是少读为好,性情总不会因你读了多少的书就如何好起来,却可能因你读了很多的书而变得坏起来,书能乱性,这原也该是真理罢。这是潜移默化的,是不自觉地对文字的妥协直至投降。从前我是不承认,人怎会成了文字的奴隶,若此那么文字便该是彻底放弃的,却又不肯这么放弃,偏要自己心甘情愿去被她所左右。

  大抵人都说张爱玲的文字有惊艳之感,惊艳这词用给张爱玲多少是庸俗了,却转念思之,她不正是那大俗至雅的女子吗。胡兰成在他的《今生今世之民国女子》中说:我常时以为很懂得了什么叫做惊艳,遇到真事,却艳亦不是那种艳法,惊亦不是那种惊法。

  且不论这胡兰成存了多少的真情真意在此文中,只这句话,想来张爱玲曾那般爱过此人,也并不枉然。只看那些文字的名,就让人觉着一份稀罕:《流言》,《张看》,《沉香屑》,《琉璃瓦》,《花凋》。这几年看时下那些不着边际的书名看得有几分厌倦了,人的思维与创造力萎缩到这样的田地,也难怪张爱玲会说:我们下一代同我们比较起来,损失的比收获得多。例如:他们不能欣赏《红楼梦》。

  端着咖啡,捧一本张爱玲的书,这怕是所谓的小资罢,怨不得人们把她奉为了小资的经典。小资是什么,其实我现在也未可知。曾有朋友说,小资就是当身上还剩一块钱的时候,也要吃的有品位。这让我不自觉地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来:他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

  是否小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获得了精神上的独立,是否获得了精神上的自由。张爱玲,一如她文字中描述的:她生命里顶完美的一瞬,与其让别人给它加了一个不堪的尾巴,不如她自己早早结束了它,一个美丽而苍凉的手势。于是她牢牢地掌控着自己的人生,就连死也便是绝然而去的自杀,唯一的遗憾怕也就是那胡兰成了。想来,我也并不是对的,胡兰成之于她未尝不算得是圆满,因这段爱情,张爱玲有了她文学生涯中最为辉煌的两年,而这两年恰恰是与胡兰成在一起的。之后的传奇,谁又能说,脱离得了这段红尘中滚滚而来的爱恨情仇。

  她的生命充满了一种诡谲荼糜的别样生动的神气,她的爱情总在人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爱情早不得,晚不得,总要刚刚好的两个人那么相遇,然后相爱。中国,她在全民抗日的年代与汉奸结为夫妻,美国,她在麦卡锡主义盛行的年代与共产主义分子结合。总是这样的惊世骇俗,却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叛逆。她只是,刚刚好,在那个时候遇见了走进自己灵魂深处的那个男人,她便再也不顾那人何种身份地位,这样的爱纯粹得没有一点的尘埃,干净得让人不能用所谓世俗的道德规范去玷污。

  胡兰成,张爱玲爱过的那个男人,人生总有一些悲哀是避之不去的,没有谁能为这样的男人粉饰,即便他有那么漂亮的文字,他说:张爱玲是使人初看她诸般不顺眼,她决不迎合你,你要迎合她更休想。张爱玲迎合于他的委屈,在文字中让人心疼。读了胡兰成的这话,更觉这委屈之深尤甚于前。

  记得早前读亦舒,并不曾为她的文字多叫好,却因《胡兰成的下作》而大喊痛快。我因爱着张爱玲之故,对胡兰成总也不忍用不堪之词,但是却很解气亦舒的文字:所谓丈夫,是照顾爱护抚养妻子的人,愿意牺牲为妻子家庭共过一辈子的人,自问做不到这些,最好少自称人家的丈夫。

  这话几乎道尽张爱玲悲剧的人生,她从来没有一个可以托付的丈夫,即便是那个美国末流作家的赖雅。女人,就算再强,也还是要有人可以依靠的,就算再清绝傲骨,也还是要一个可心疼的男人的。张爱玲终其一生,无所得,只握着满手的苍凉,枯倦的花朵,绝尘而去。

  女子的幸福多靠男子维系,孤标如张爱玲亦不能免俗。只是文章再好,不过悦的是他人,心底的哀与怨,喜与乐却向谁说。那么做一个张爱玲式的女人算不得幸福,女人的幸福也不会像她《谈女人》中那般吧:有美的身体,以身体悦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悦人。

  色彩之于她,是绚烂至极,是灰暗极甚,再艳丽的红花绿柳搭配其身,是掩盖不住的凄冷与哀婉,再黯然无味的低调隐匿,是倾泻而出的高贵与典雅。她总能把两种完全不同的色泽糅合得恰到好处,于是忍不住地沉浸在她营造的生前死后的世界里,于是忍不住在扑朔迷离的流光溢彩之外截取一分温与暖,冷与冰。

  把世俗的气概演绎成飞扬的冷艳,把落魄的情怀描绘成传世的神奇,俯瞰人世间林林种种,涂抹成文字里意象万千,盛名之下,谁挽一地的苍凉,“成名要趁早”,那么她是否有悔名之所累,终不及一个里弄街巷小妇人唇角之边那抹浅浅的微笑。随意揉捏而就的文字,冰凉刺骨的忧伤,孤欢寡合的性情,是否只是为了印证:悲壮是一种完成,而苍凉则是一种启示。她选择了决绝的姿态,遗世独立尘世间,把那些关爱与关怀隔离在你心之外,任由别人蜚短流长,只做自己想做的,而不是别人要她去做的,这份坚持与坚守,是人类最高贵的品性,被张爱玲独自演绎成了上个世纪的经典,用细碎而犀利的笔触,把人生的悲情凉意字字穿透,把世人的残损缺憾娓娓道来,那些虚伪中的真实,那些浮华中的朴素,勾勒着那个时代的人生百态,文学是艺术化的历史。那个寂寞而又不寂寞着的文坛,她是一枚凄迷绝丽的罂粟,那样恣意而开,那样颠倒着众生的意乱情迷。

  捧着那朵尘埃里开出的花朵,但愿得冷落了天涯的春花秋月,温暖了心底的沧海桑田。
分类:荷必多说·杂文 | 评论:5 | 浏览:10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念袁文婷

  这些天来,只是不断的看着有关地震灾区的所有能搜索到的信息,没有任何的心思写任何的文字。
  
  文字之苍白映照于生命,是多么的无力。惟有内心的祈祷,无时无刻不在。
  
  可是,却又必须得为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去写一篇文字,哪怕再支离破碎的语言,也必得写文予以纪念。尽管,再多的语言,在她美丽的生命面前,是不值一提的,却期冀着更多的人怀念她,不仅仅是为了怀念她的美丽,不仅仅是为了怀念她的勇敢,也不仅仅是为了赞美她以自己青春的年华换回了十余个小天使的生命,这些与之所有的付出而言,是不够的。
  
  如果能使得我们日渐苍凉的心,逐渐的温暖起来,能使得我们冷漠的情怀,逐渐热情起来,能使得我们对他人的爱,逐渐多起来,那么,她的牺牲,便是真的值得,而不仅仅是那十余个鲜活的小生命,是使得我们这成千上万的灵魂得以受益,得以洗涤,得以在我们失望与悲观的现在重现光明。
  
  什么样的力量支撑,我们已经再不能从她那里得到回答。而我便以为,这是一种大爱,在危难的关头呈现的人性的光辉。在对这个民族的种种丑恶已经绝望的时候,这闪烁着人性的光辉为我带来了无尽的希望。在这普通的女教师身上,这种光辉的展现无疑让我在为生命逝去的难过中,又得到了另一种慰籍。
  
  这样的美丽生命,在我们眼前消失,除了哀痛,怕更多的意义在于,我们的不能忘记。这许多感人的瞬间,该如何珍藏于我们的记忆,永恒的保鲜,不致在今后的时日中淡漠。否则这样的美丽,于我们又有何意义?
  
  我还是不能用我所知的汉字组合成我的怀念。在我阅读到她的事迹与看见她的照片的瞬息,我已经完全被她虏获,这样清纯秀丽的姑娘,这样一个洋溢着青春热情的女孩。
  
  文婷妹妹,让我这样的称呼你,尽管从前便是陌生的,此时,我们更是生死相隔,但是,我却觉得,我们如此亲近。看着你的照片,便如看着我疼爱的妹妹,文婷,你可知,此时有多少的人与我一样,这般怀想你,这般的爱着你,天国之上,是否也会感觉到我们这思念的真与切。
  
  我想,你的心里也是有着所有女孩子绮丽的梦,却如何肯舍弃这些梦,如此绝然把生的希望给了那十余个小天使?当你把一个个的孩子用你那双柔弱的臂膀抱到安全的地方时,你可曾知道,你离死亡便在一步步走近?死神掐着秒逼近你的时候,你还在用最后的时间拯救两个小小的生命,他们都是你的学生,他们今后也都是你的孩子,这些你用生命去疼爱换取的孩子。
  
  这彻骨的悲酸在我的心间如惊涛骇浪不可遏制,我该如何用我笨拙的文字为你写一篇像样的悼文?我没有能力去痛恨天灾之外的人祸,没有更多的力气去痛斥这场灾祸中触目惊心的豆腐渣工程是如何夺去那许多孩子的生命的。我只能在这里为你写一篇小小的悼文,仅此表达我对你的那些爱意与敬意。
  
  才思此时衰竭,便这泪花打湿的文字亦模糊起来。死,是对生的告别,原已经伤痛的让人憎恨这所有的情感为何是这样的炽烈,而你的告别,却美得让人找不到一个可以表达的词句,这世间上哪里能搜索到配得上你美丽灵魂与生命的词句?
  
  你的身影便如此留存在26岁最璀璨的年华,你最后的目光中是多少的眷念无法企及的拯救生命的渴望。那些对生命恋栈的目光在你的目光中惟有羞愧得闭合,你的眸子中只是为了让更多孩子生还的迫切流光。
  
  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些苍白的可以唾弃的话语,这些无力的可以践踏的文字,如何能够给天国的你,带去我丝毫的思念的痛切,如何能带去我仰望的情怀。
  
  文婷,我的好妹妹,当我的窗外也稀落落地开始下雨,当它们捻成万千的音弦,如飞泻的清涧奏响山谷的低鸣,我的心间上,也是这样轻轻应和着哀婉着一曲又一曲,无止无休,无休无止。
  
  2008年的 5月12日,我不会忘记,天国飞回了无数的天使,那些无数的天使中,我永恒记得,你是最美丽的天使之一。
  
  
  
  
分类:心事成荷·叙事 | 评论:1 | 浏览:833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苏州印象





  岸花香染舞衣边。野草无名随路满,直到江南。
  ---题记
  
  与苏州相遇,是场意外。
  
  这意外来得美丽异常,在我还在去往南浔的途中,苏州都还未在我的思念边缘。
  
  多少年前的苏州了,早在记忆中模糊得没有了模样,即便偶尔掠过心头的风景,却也不知是从哪里生搬硬套来的小桥流水,全然没有一丝鲜亮的气色。
  
  当把行程里添加进苏州二字,一切的疲劳瞬时消失,抖擞着十足的精神,向那梦中的江南奔跑去。
  
  苏州,不似南浔,乌镇,即便短短的时日,依旧可以从容踏过那些古老的石桥街巷。
  
  我只能匆匆来去,在那些繁花般缭乱的景致中随手摘一处两处来打量,这是我这样悠闲的性子所不能忍受的,却又在日程的紧促中不得不屈就。
  
  我一直觉得苏州人其实是很大度的,吴侬软语的柔婉与清秀面盘的娇俏下是一颗博大的胸怀。
  
  随意翻开一些关于苏州的典籍,都会在那淡雅悠闲的浮光掠影中寻得一些叫人仰目的恢宏篇章。
  
  这便是懂得生活,又知晓大义的苏州人。因此,苏州历来都是美的,美的容颜,美的灵魂。
  
  当车窗外的苏州,在我的眼帘中风一般飞过,便不由得去喜欢它,便止不住内心的激动想去触摸它。
  
  苏州是小巧的,是精致的,是没有丝毫粗糙的,柔滑如丝绸般质地的。这调子是轻缓如四月溪泉的流淌,这底子是妩媚如二月春花的盛开。
  
  记忆中的风景是做不得数的,当它们活生生鲜亮亮在你面前的时候,是你无法拒绝的美丽,无法抵御的温柔。
  
  苏州的故事会叫你迷茫,如坠云雾般不知所终。刚还在想唐伯虎的风流倜傥点秋香,转瞬即被文征明的紫藤花架论春秋吸引过去。这些才子,那些佳人,在你未及思,不及想的时候,一古脑都蹿进你的脑子中,纷纷演绎着旧时的月色苍茫。
  
  这里不是威尼斯,这里是苏州,谁把苏州唤作的“东方威尼斯”?真如井底蛙,白白把苏州几千年的文明,在这浅薄的字眼中糟蹋得干干净净。
  
  苏州是古老的,却绝对是常青的,她固守着传统的典雅清秀,却又吸纳着新鲜的元素,混合进古老的历史中,于是苏州可以一代代一朝朝成为文人墨客梦中的天堂。
  
  苏州,不是凝固的风景,她流动如穿梭城市的舟楫,在轻盈的滑行中,绘制成眼眸中隽永的画卷,留一行清波的碎影,斑斓成诗歌的翅膀,在文字自心间跳动而出的那刻,泼写成华美的篇章。
  
  北京无时无刻不在张扬自己的大气与深刻,却在回望那些历史的时候,无法躲避去耻辱柱上刻画的一道又一道叫人低垂头颅的印痕。北京有许多的王府,这许多的王府无一不在做着江南的春梦,他们照搬江南的园林,妄图在黄沙漫漫的京城里享受春花秋月的娇媚。
  
  可是,京城到处是达官显贵,到处是朱门狗肉臭,清秀灵动着的江南水色,铺着一层又一层权利的霸气,金钱的陈腐,所有曼妙可歌的词曲在这里都好似没有了些许的灵气。再精美的建筑,没有了那些荡人心魂的传奇故事,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神话,都是冷冰冰没有多少冷暖气息的摆设。
  
  苏州是水墨晕开的,在这里随处都是诗,处处都是词。这些诗词来自那些逶迤而去的水域,出自那些袅娜而来的嫣红。所以有了桃花庵里的桃花仙,有了摘来桃花换酒钱的唐伯虎,这潇洒与风流,才是苏州的精魂。
  
  如此喜爱着苏州,喜爱着她空气中湿润朝暖的空气,喜爱着她园林里不散的旖旎风情,喜欢那些吴侬软语下的娇怯,喜欢那些嫩红粉白上的飞霞。
  
  如果需要细细的描绘,便是多少的笔墨都嫌不够,多少的颜色都嫌浅淡。
  
  于是,就这样,把苏州存在心底,在渴望江南的梦里,醉不归。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4 | 浏览:1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湖寻梦






说是游西湖,莫若说是去凭吊一个个在历史的尘水烟雾中若隐若现的那些灵魂罢。

这样说来便是煞了风景,可是不若此,西湖又美得有多妖娆,美得有多眩目,便觉得有些不是我愿花费心思去深究的事了。湖水再美,美不过九寨的灵秀幽澈,湖岸恁是花团锦簇,又怎及野外的花潮汹涌。

几千年,一朝走遍,这历史再是深远,再是陈厚,便也薄如眸敛轻烟,细如履底沙尘。

世人都道苏轼白居易为西湖的今日居功甚伟,我却不以为然,如若那些袅袅娜娜的曼妙女子都不曾驻足西湖,芳迹无踪,怕这西湖也香艳不起来,也柔媚不得。还有多少的文人骚客肯纷涌而至,便未可知,就是我,不也是为着那几个香消玉殒的女子而来吗?

可是,如今的西湖注定是叫人失望的,如我一般,还能满怀着那些久远而绮丽的故事,到得这里,便会空落落,失魂落魄的。断桥,便不是那座断桥,新得几乎以为是才建好,还未来得及擦拭光滑的。否则被那许多年代的人踩了又踩,被那许多的人抚摸了又抚摸的石头,缘何如此这般的失去着岁月沉淀后的质感?

西湖不再是锦绣文章随口吟,漫卷诗书一手挽的西湖,看着那些逐渐被新的建筑取而代之的旧影陈迹在波光粼粼中不复往日的繁华,想念着那些越走越远的故事和人被眼前这些摩肩接踵的人群挤得几无转身之隙,便不由得惆怅。

这惆怅来得没有多少由头,西湖一向是热闹的,她从来不缺少人的青睐,不乏故事的推陈出新,总有人制造着事端,为她增上一笔。只是此时的西湖缺少了那些风流的韵致,多少款款风情的浪漫与缠绵,只是那些枯卷中的文字,惟其鲜活于心,才不致被淡漠的忘却。

彼时的西湖是一个妖精,妩媚无比,灵秀至极,说是凡间女子,便是少了她的风流体态,说是九天仙女,便是减了她的狐魅之味,不好落笔着色,颇有增一分则浓,减一分则淡的感觉,一入字便俗。所以苏东坡的“浓妆淡抹总相宜”便有些不实,想起张岱先生的《西湖梦寻》序言中有“一入于诗便落脂粉”,东坡的诗也少不得胭脂香粉味道多了些,其他的诗句细琢起来,都有些兴意阑珊,读着读着那调子便走了。

就算是我二十余年前随着父亲寻访西湖,那时也还落得几分雅致与清丽,父亲随口吟咏的诗词,脱口而出的典故,都叫我对西湖充满了迷幻般的依恋。杨柳扶风,荷塘月色,依稀烟波,远黛含翠,由着性子走,都仿若踩在旧日的霓虹之中,倘佯在唐诗宋词的旖旎之内。

此时的西湖,除了一汪碧水如故,那些楼台庭院的名字依然,却再忆不起前尘旧事的斑斓光影,也当不得那些诗词歌赋的诸多曼妙之处。带着那些发黄的古卷来看西湖,必会扫兴而归,西湖只可在诗句的古风流溢中去胡思乱想,当不得真。此时的西湖再不能从古典的浪漫中走来,美则美矣,却若那整容了无数次,精雕细琢得无可挑剔的面容般,再无顾盼间的风情万种,流连处的熠熠生姿。

好在,她有许多的故事层叠堆积,随你怎样的挑拣,那些故事总比这眼前的风景动人心魄些。我也是带着故事来的,寻访百年前西泠桥畔苏小小的旧墓,拜谒那个死后都要流连于花丛之间的芳魂。

自然,墓已是面目全非,也做不得美女的最后归宿所在,真实的小小墓被摧毁殆尽,新建的不过是一个应景的摆设,这倒也无妨,中国的坟墓任是奢华,也逃不过大馒头与小馒头之别,美感皆无,只是内中的人与物件天壤之别。而她的不远处,却是武松之墓,这样的一种搭配,倒叫我那些才稍稍爬上眉梢的诗情画意一时无影无踪。一个粗粗落落,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壮汉子,杀个人如拍只苍蝇的草莽英雄,和这千娇百媚的名妓毗邻而居,总觉得是轻慢了,就如这慕才亭上无所不在的诗词,不知为何,叫我生起多许的厌恶,任谁都来题上几笔,也不管这诗词对墓中佳人的唐突与冒犯。

桃花沓水归,哪管流年度,那个如花般盛开旋即又飘然零落的姑娘,是没有多少叫人遗憾的,她是无憾而去的,在最美的那时,绝然而去,这本就是一首再不能续的绝唱。后人的诗篇不过是沉淀自己的世事沧桑,只是都无苏小小的轻灵与超逸,堪不透人世不过春花秋水须尽欢。

就如此次,我千里迢迢而来,近在咫尺之间,也未曾拜谒我那倾慕的一代才女陈端生。西湖本就被糟蹋了,又不在意对这个弱质女流的轻贱。多奢华的新楼,又如何与那衰落惨败的旧舍相比。只那柳浪闻莺故居之名勾山樵舍,便叫多少的人望而兴叹,拙陋至极方为大雅,也只这勾山樵舍不负这西湖的万古风流。

第一次来这勾山樵舍都已二十余年,那时的砖瓦尚清晰可鉴于心,又怎能把这修饰得没有旧痕的新楼与我的才女故居相联?陈端生,这生于西湖长于西湖,真正属于西湖的才女,却没能得如李清照,苏小小这些偶留西湖畔的才女们获得同等的尊崇。她只寂寞地困守在这湖光水影,她的《再生缘》,天下传唱,却有几人知道这样的宏篇诗章,出自这样一个命运多桀的弱女子。

景致总在风景外,新鲜的砖瓦上沉淀不下那许多陈年的旧事,密密匝匝的心事又何以在这粉饰一新的灰墙上投注疏影。

我沿着西湖走了整整的一圈,从正午的太阳走至日落,从日落到子夜,我把整个西湖都翻遍了,没有翻出一段我熟悉的故事,梁祝化蝶千古青冢翩迁,白蛇寻情万年塔底苦守,都沉在了这湖底,还是飘落在了他乡?李清照曾在哪块石头上歇息?秋瑾又在哪座阑干旁倚靠?收尽眼底的风景,竟不如掬水月在手般真切,这美丽的风景是与我毫不相关的,我听着时光流走的声音,却不能追溯着与她一起离去。

听着湖水夜晚轻轻的吟唱,我站在一座不属于自己的水岸,迷失在这古典与现代紊乱无章的水域,没有来路,也找不到去路。

西湖,你涌动的暗潮里,可会留下我这一段忧伤的歌谣?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5 | 浏览:9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曾经繁花如春梦,而今海角各天涯



 


每每想到荷花,便想到徐志摩这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
——题记


荷花当是那依水而居的女子,在潋滟水光中,不胜娇憨的可人,池花影落中,更有别样的风情旖旎。人若如荷花,便有了古典的情怀,便有了清雅的风韵,即便是素衣素面,也有那丽人款款行,清风徐徐吹的婀娜景致。莞尔一笑的嫣然是那粉白花瓣上泛着的胭红,淡水回眸的一瞥是那翠绿叶擎上滚动的清露。

荷瓣漂浮水面,便有了载梦兰舟的诗意催发,溪亭日暮沈醉归,藕花深处白鹭飞,一些曼妙婉约的词句便随着荷香袅袅升腾,在水波荡漾的涟漪中扩散,词染荷香荷染词韵,在缱绻中层层叠叠而来,在徜徉中分分散散而去。水里水外的故事,在时空的隧道里走走停停,散落在历史的烟痕水迹中,等待一些寻荷人偶尔的一探手,就能拾起一袖的香魂。

醉卧荷塘枕荷香,半卷诗书度清梦,那静若处子的风姿在习习凉意中温暖一些跌落水中的灵魂,鱼儿戏水于东,戏水于西,只为仰望与倾听,即便有孟浪的跳跃,也只为一亲荷花的芳泽。蜻蜓蹁跹飞舞,又何尝不是为了与荷花的生死相依。

池水之荷居水中央,绿痕涌动红裳翻浪。花开无声,却让我们在清丽碧婉中聆听到天籁之音,平平仄仄的诗词自水中隐隐而来,氤氲而开,红尘滚滚中兀自缭绕,清了心,清了身,清了这尘尘与埃埃。

荷花是诗歌的仙子,是梦的孩子,花开时的热闹,如孩子的雀跃撒欢,花落时的静谧。如仙子的凌波微步。荷花是风的知音,惟有风能让荷低垂清绝与淡雅的身姿,打开心锁倾诉沧海桑田的冷暖,荷花是雨的知己,惟有雨能让荷敞开高贵与孤傲的灵魂,拨动心弦演绎高山流水的清音。

荷花袭水踏月,拨云推雾而来,在翡翠妆砌的舞台吐露绝世芳华,叶是佳人手拈的翠,花是佳人身披的红,逝水之上,曾繁花绚烂,花影相落的瞬间,是千年的一叹,于是花落去,是刺痛记忆的痕,浅留在花托之上,深藏在根水之间,待来年沉淀的相思打捞起水灵灵的新荷。

所谓伊人,她在水的中央。

做不成一个如荷的女子,我也愿意静静伫立水的中央,等待有一天你的溯水而上,一起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1 | 浏览:25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紫桐花儿落






  四月,北京的花仿佛已经开得没了生气的时候,桐花却悄悄地把一片片的淡紫染在了街街巷巷中。也或许没有人会去等待她的花开,她便有些自觉地退避到寂静的角落,等着那些红杏枝头闹够了,桃花嫣红散尽了,才从这个小院子偶尔地伸出半寸头来,从那条窄窄的小巷子中探出半拉身子来。

  也或许没有人特意地去栽种,她们也就多了几分轻松与自由,稀稀落落不成规矩地遍布在寻常人家。北京那些宽阔的大马路两旁多的是绿柳成荫,白杨成林。春天里,我怕了那些在和煦的春风中也消融不去的漫天“白雪”,于是春季里这场躲之不去的“降雪”,同每年如约而至的黄土沙尘,竟成了我心头年年的灾。

  “莫道春花已怡尽,点滴桐花春不老。”在这样芳菲将尽的时节,总还有一些可以期盼的等待,如不经意间一树桐花的盛开,你便会重新拾起一些惊喜,也便在这些惊喜中打发日渐稀疏淡漠的日子。

  我看过一树桐花的盛开与凋零,在一条窄窄的小巷里。

  巷子两旁挤满了高高矮矮的平房,有年深久远的,如那座明清时遗留的清真寺,有刚刚用简易材料搭建的,用来做小买卖的商铺。这些或新或旧的房子,我每周总要经过两次,也有别的路可走,我却偏执地不肯改道,因为有些路你可能今天走了,明天便消失了。

  周围已经是一片工地,那些扬起的尘土从我的脸颊眉梢轻擦而过,也或许感觉到了它们那微弱的存在,也或许嗅到了那些陈旧土地的气息,我总能觉得内心那丝隐若可现的感动在时不时的跳跃出来,酸了鼻子,疼了眼。

  这是一处与我不相干的生活,那些四合院里的朗朗笑声,那些鸡鸣狗吠的嘈杂,也是我生活外的风景。一些老大爷老大妈总会坐在自家院门口,也不知他们在做些什么,只是那么清闲地看着眼前如我一般的行人走过去了,又走回来了。有时也会见他们喝着茶在那里三两成群的下着棋,也可能是在那里逗着还蹒跚学步的孩子,生活是如此漫不经心,如此随性,那些闹市中繁忙匆匆的脚步,在这里是看不见,那些叹息得太过沉重的声音在这里是听不到的,有的,是岁月涂抹后平滑柔和的痕迹,是沧桑历尽后淡定从容的微笑,日子老了,老得没有谁想扰了这清宁。

  这些院墙内外总有三三两两的桐树毫不遮掩地支撑着她们暗灰的枝桠虬髯着伸向天空,似乎在仰望着岁月,似乎在询问着未来,似乎只是为了迎接一缕阳光的斜照,一抹月光的倾洒。

  “春风不忘遗落痕,催得桐花半醒来”,那些寂寞而开的桐花,在春天的花事将尽时,却会在某个雨后的清晨为你带来那么一树的欣喜,也或许,没有人会去在意她的开放,因为整个春天,花开得太热闹了,人们的眼睛里盛了太多的姹紫嫣红,所有春天的记忆都被塞满了,许是春天美丽得有些倦了,这紫色的花朵高高地挂在硕大的树木枝头,谁还会抬眼张望那黯淡着毫无光泽,没有一丝张扬气息的桐花呢?紫桐花,没有丁香的婉约如诗,她是如此朴素,甚至有些笨拙,除了那抹若隐若现的紫,便再没有别的惊喜,便如不施粉黛的裙钗,静静地,没有一丝愁怨的散落在寻常人家的院墙内,为春天妆点最后的色彩。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倒不知道有些花是在盛开与凋零中相互交替,花开着,花也落着,不停地开,也不停地落,倒有了一些壮观,只是那一地浅浅的紫色,才晓得或者在一眨眼的瞬息便有一颗芳魂的散去。

  便如这个小巷的周遍,那些邻次而起的座座楼宇,那些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的低矮平房,和这些平房中抬眼可见的生活。

  “月下花所有,一树紫桐花,桐花半落时,复道正相思,殷勤书背后,兼寄桐花诗。”拾得桐花抱满怀,我也无法写出半句诗。我总在拾着别人的日子,那些遗落的痕迹,就如我这样欣喜的捧着桐花,却还是会在另一个日子里把她们埋葬在一个寂静的角落。

  推土机的声音响得有些让人生厌了,电锯的吱啦声也异常地刺耳。一棵桐树在不远处轰然倒塌,大地仿若不自觉地震颤了一下,树上的花那么脆弱,纷纷扬扬着落在地上,伴着飞扬的尘土如蝴蝶翩舞着四处飞散,我在落花与尘土中迷了双眼。

  这条小巷是要消失的,只在不久之后,等不到下一个春天的到来。那么这一树的桐花我便再也不能随手拾起,她们也要随着小巷消失了。这些街巷中寻常人家的生活是否也如桐树,只要有一颗种子,有一块土地,便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直至一树花开。
  只是我还能记得,你曾以一树的芬芳,为我留驻了一季的春光,我的身后依着一片暖暖的海洋。

  后记:这条小巷终于消失了,所有的平房都拆了,那些曾经伴随着这些居民无数岁月的桐树也随之消失了,我为他们新的生活祝福,却又忍不住为一些美丽而平凡的事物而伤感着。那我曾经欣赏过多年的桐花,将在我的记忆中开落。


分类:荷年荷月·游记 | 评论:3 | 浏览:1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纪念张国荣】谁曾在你的记忆中行走




  春天就象孩子摸不透的脸,一忽冷了,一忽又热了,滴上几滴雨,又倏地不知道去了哪里。月亮在这样的晚上似乎也不情愿露出头来,于是一些思绪如一枚扁舟,在窄窄浅浅的河面上飘来荡去,一时没了方向。
  
  风敲着窗棂,仿佛一只鸟儿拍打翅膀的声音,那可是传说中那只没有双脚的鸟?累了是否停息在风里睡觉?三年前一个春天的夜晚,那是一个连天空都在落泪的夜晚,一直在天空飞翔的你,终于如这鸟儿一样,在死亡的时候,第一次落在地上。那些殷红的血,如盛开的红玫瑰,绝艳,凄丽,让人不忍相望。


  如此精致的面孔,绝美的容颜,动人心魄的歌喉,如何相信,你就这样的选择了离去。


  “我愿做你翼下的风,我知道,你正在承受着一段别人无法去承受的艰难岁月,花朵悄悄的谢去,鸟儿黯然的离开,留下孤单在空旷中落寞的起舞,分开也许只是一种概念,分开的天空充满怀念。荒芜中夜夜笙歌,遥遥红尘,滚滚流沙,我愿做你翼下的风……”于是在思念的风里,我一次次把你的歌回放。


  有些伤心还来不及开始,一些怀念却永远地继续。在你跃身的一瞬间,时间凝固,那座高楼从此是否就有了抹之不去的记忆,那块水泥地从此是否就有了刻骨铭心的思念。于是,每年的四月一日,我把怀念折叠成一束兰花,摆放在那个你最后落脚的地方。


  风还会继续的吹,可是那个风华绝代的人却去了哪里?


  曾想,在通往天国的路上,必有红叶为你曼舞如雨,必有兰花为你扑香如径,你的眼神依旧如蓝光下独绽的那朵绝傲的玫瑰,在转身回眸的时候是否曾有半丝的眷念。这个世间最美的身影飘向了天堂,从此后天堂里就是歌来舞往。


  《胭脂扣》的迷离,《霸王别姬》的绝美,每一个都是你,每一个又都不是你,你演绎着别人的故事,却伤心着自己的泪水。



  青涩年华里,总有一些故事泪痕满面,那些听着你的歌曲入眠的夜晚,那些枕着你的电影梦去的夜晚,总是在该来的时候来,该走的时候走,于是整个青春里写满了你的名字,于是你在青春的记忆里不停地行走,直到一些岁月老去。
 
  歌衫泪影里,把你搜寻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是模糊不清的你,款款深情的嗓音,似喜又哀的眼神,于是歌声在耳畔回荡,你的影子在一点点走近,我那些青春的故事,却在渐渐地走远。踩踏不上你狂劲的舞步,合不上你忧伤的节拍,我只好躺在沙发上,任音乐四起,沉浸在你的歌声里。


  你用最凄艳的红,在那最绝色的伤口上涂抹着最动人感伤的生命线。于是,没有什么可以把你从我的记忆中擦拭而去,你就在那里,每个四月第一天来临的时候,伤口就在隐隐作痛。


  以这段文字,纪念青春岁月记忆中曾经行走过的人。


 



分类:曾几荷时·影视 | 评论:3 | 浏览:18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华为员工非正常死亡兼与前世行顾问王育琨先生商榷

  生命的不可复制,叫我们在面对别人的死亡时会不胜唏嘘,兔死狐悲莫过于此。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珍爱生命的,尽管她很可贵,可贵到失去就不可复得。我们到今天为止,面对自杀性的死亡一直力不从心,尽管对于自杀人群的关注已经较从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数量越来越多的自杀事件,让我们无所适从。

  在又一名华为员工跳楼自杀事件发生之后,朋友约我再写一篇关于华为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看法。说实话,我并不想写,任何的文字与话题,一旦和死亡相连,便不自觉地沉重,无论死的原因是什么。

  而在所有非正常死亡中,自杀是最叫人感觉扼腕痛惜的,因为即便有千万条理由死去,总有一个理由是可以叫你活的:生命只有一次,无论她高低贵贱。

  今日看见天涯首页上推荐的前世行顾问王育琨先生专栏上的一篇博文 《没有悲悯心的科学心走不远》,文中大量没有真实调查数据的支撑,叫人对该文不敢恭维,尽管标题和他文章所要阐述的中心主题是我也赞同的,但是正如,媒体有监督披露事实的权利,但是绝对没有造谣夸大其词的权利。在对待一个特定的具体对象的时候,任何的不实之词,都可能带来并不良好的结果。对于事件的解决以及对于未来可能发生类似事件的预防都没有丝毫的好处。如果仅仅为了逞一时之嘴皮子欢快,那么不过是满足了自己的某些虚妄的“正义感”。

  如文章中说:3月6日中午,华为公司深圳坂田研发基地有一名员工从华为食堂三楼坠下后不治身亡。其后关于其死亡原因等情况一直没有公布。显然,王先生不是华为员工,并不知道这件事在很快的时间内就已经通过电子公告的形式告知所有的员工了,包括海外的员工也知晓了。如果是说对外公告,那么我想请问在世行做过顾问的王先生,您的服务单位对于死亡员工可是一一公告于世?

  又称这已经是华为近一年来发生的至少第五起内部员工非正常死亡事件了;而据华为内部员工称,这已经是近期华为非正常死亡的第38例了!显然,王先生连在网络上已经公之于众的几起死亡,都没有时间上的概念,更不要说对于死亡的事例究竟多少是否有真凭实据了。38例,这是我目前为止看见的第一个,因为在早之前,最早讹化37例的网站已经在该站的首页公开致歉了,没有任何真实可查的数据支撑37例的说法,那么王先生的38例怕是这以讹传讹之后的衍生物了。

  正是在诸如王先生这样没有调查就传播的流言之下,华为被民众塑造成了一个冷血的公司。而事实却是,到目前为止,华为公司在网络和媒体上被大肆渲染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如下:

  1、2006年5月28日晚,25岁的胡新宇因病毒性脑炎被诊断死亡。胡新宇2005年硕士毕业以后直接到深圳华为公司从事研发工作,经常在公司加班加点,打地铺过夜。4月28日,胡新宇身体极度不适,他请了假去医院就诊最终不治身亡。
  2、2007年5月5日,肯尼亚航空公司从喀麦隆杜阿拉到雅温德的航班(KQ507)在杜阿拉附近坠毁。经核实,南非片区产品行销部产品经理刘胜(工号28919)在KQ507航班的登机名单中。
  3、2007年7月18日下午,年仅26岁的华为员工张锐在深圳梅林某小区的楼道内自缢身亡。进入华为只有60多天的他,生前曾多次向亲人表示工作压力太大,并两度想要辞职,为此父亲两度来深看望劝说。但在父亲第二次来到深圳时,张锐选择了以这种方式与亲人告别。张锐的家庭也非常的贫困。在武汉一家工厂工作的父亲早已下岗,每月只有几百元的下岗费,而母亲没有工作。4年大学下来,家中债务高达近5万元。
  4、2007年8月11日17时30分左右,在长春市国联小区,华为长春办事处员工赵炳与人在电话里争吵20分钟后,纵身从7楼跳下身亡。
  5、2007年12月5日上午,在深圳华为工作的乔向英起床后进入洗手间梳洗时突然倒下猝死。
6、2008年2月26日中午,成都华为研究所,刚参见工作的李栋兵从天府软件园B7栋4楼跳下,当场死亡。

  从以上资料我们可以看出,除2006年胡新宇的死亡可能与华为的工作压力和劳累有关之外,其他的死亡事例几乎没有一项是和华为直接相关的。而且其中乔向英之死更是纯属好事者恶意转嫁给华为的。乔向英不是华为的员工,只是一名租借在有众多华为员工居住的万科四季花城中的上海汉得公司的员工,在深圳是完成该公司从华为接的外包订单。

  网络传媒的力量是无穷的,当他们要刻意打造一个邪恶的主体时,并不是很困难的事。尤其当媒体的传播对象大部分是对该主体一无所知从未接触时,这样的打造是非常成功的。
关注华为员工死亡的人,我并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对生命真正出于怜悯与爱惜的。因为除了铺天盖地的指责,对华为的,也有对死者的,我很少看见关于自杀本身的理性分析,并能以此为生命者本身产生良好引导的文章。这只说明,非理性的新闻喧哗对于事件本身来说,是起不到良好导向作用的。之前我曾以最大的恶意揣度网络媒体的用心,而今天,我已经对此疲惫了,在那些悲痛之外的幸灾乐祸,唯恐华为不出事的心态,激不起我任何的鄙夷了。

  在谈及死亡,自杀之前,我想对于我所了解的最新自杀事件的真相做一个大概的表述。如果以为我是为华为辩护,那么我也不置可否。

  深圳食堂坠楼的员工张立国,在事发前一日,即3月6日早晨7时许,曾到宝岗派出所报案,据该所民警说,当时他的精神就不太正常,可以看出已经有明显的精神分裂症状,先是说被人追杀(据称,他与房东曾在事发前发生口角,被击伤头部),后又说做了坏事要自首(据称,是他07年11月入职华为所报的资料皆是伪造)。后来,警方派人将张立国送回华为公司。该员工所在部门领导很重视,在与张立国沟通长达两个小时之后,又专门派两名员工与之沟通,并随时注意该员工的状况,以防意外的发生。在坠楼当日,看护他的两名员工去排队打汤的时候,意外发生,他跃身跳楼,后不治身亡。之前,他在ZTF上班,从他们原公司的同事贴在网络上的邮件看,他是一个相当敏感的人,进入华为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华为的人并不知晓。他是按照特招入职华为的,待遇薪酬比一般的新员工要高。他曾经因太太怀孕生孩子从中兴辞职,这点很让人费解,在未能得到其他资料的时候,不好妄测,因为生孩子就辞去工作,这无论如何都叫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因为国家有相关的规定,男性也有产假。从中兴辞职的真正原因,我想相关的部门还是应该做一下调查的,这也是对死者负责,也是对其他第一自杀污染群体负责,也是对他死前所在公司负责。

  从以上的一些情况,我是很难把该员工的自杀和华为的企业文化和其他工作压力等联系在一起的。如果因为一个精神本身存在问题的人发生了自杀的意外就蛮横指责一个公司,我想是不负责任的。当然,在这里我并不觉得华为相关部门的领带可以推卸自己的责任,首先是该员工的直接部门领导,在发生员工精神异常的时候,应该把心理方面的工作交给专业的心理导师,而不是用自己的那些一般沟通解除该员工的精神问题,这是无效的,且可能埋下意外的隐患。但是,在对中国的企业稍作调查,就会发现,对于心理问题,并没有在各个行业内一起该有的重视,而员工本身对于心理的不重视也是极为普遍的。很少有人能对自己的精神状况心理状况实行科学的调节和治疗,更少有人能够求助于职业心理医师的辅导。

  其次,从华为非正常死亡的员工资料看,基本都是新员工,那么人事部门的责任恐怕是最大的。这几年,华为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和国际市场的不断拓展,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人荒,但是这绝对不是可以招人泛滥与随意的理由。对于人员的把关不严,没有招聘到适合华为企业文化和企业工作特色及适合这些工作压力的人,导致了人员的不适应,及这些突发自杀事件的发生,人事部都难辞其咎。去往一个企业,并不仅仅要看他的业绩和薪金福利,更要看自己是否能适应该企业的环境,这些环境就包括各种的竞争压力,工作强度的压力,还有其他各种压力。

  自杀,是一个世界性的社会问题,非华为独有。

  2003年9月10日是第一个世界预防自杀日。根据有关研究机构的数据表明,世界上每年有100万以上的人死于自杀,而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自杀性死亡的高发区,每年我国至少有25万以上的人因各种原因自杀,还有200万以上的人自杀未遂。而在这之中,据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的调查分析称:自杀已成为15至34岁人群的首位死因。在另一些数据中显示,自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10万人中有22.2人自杀,每2分种就有1人自杀、8人自杀未遂。而自杀对于身边人群的影响也是相当大的,给当时人的亲属朋友等会造成或多或少的精神伤害,并留下心理阴影,因此,自杀已经不是单纯的个体生命的结束,不局限于私人问题,已经成为威胁我们生命健康安全的杀手,自杀已成为世界各国关注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因此,在自杀发生之后,对第一现场人群和与其相关的人群的心理辅导和引导是相当重要的,目前在我国,这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我们可以古今中外不胜枚举地写出一系列的名字出来,这些名字都与自杀有关。从我国古代的大诗人屈原到当代的诗人海子,从亚里士多德到梵高,从海明威到三毛,从阮玲玉到张国荣,几乎我们可以在自己所喜欢的各个领域内找到自杀的精英们。

  有为疾病而自杀的,有为维护尊严而自杀的,有为选择自由和寂寞而自杀,也有抗诉清白而自杀的。死去的人,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解脱了那些纠缠于身的痛苦。可是我们却知道,那些活着的,曾经和他们无比亲密或者对他们无比敬仰的人们却是异常痛苦的。

  死亡,终究是一场最凄绝的诗,无论多美,都叫人心痛欲绝。

  而更多的自杀中的普通人,他们成不了公众的诗歌,他们只在自己亲人的泪水里永恒。

  加缪曾经说:自杀是唯一真正的哲学问题。自杀是对个体生存意义的否定和对个体所在社会的否定。

  那么当我们面对每年如此汹涌而来的自杀人群,我们该真正思考的是什么?我们该怎样在自杀来临之前成功逃逸?当我们不能认识到自杀的本质,不能通过心理的解压,科学释放我们背负的越来越沉重的社会负担和压力,那么我们未必不会成为自杀中的一员。

  这些时日,华为不到十天的两起自杀,确实叫人震惊,但是很多的人在没有事实依据的前提下,就妄自对其所在的公司进行各种非议甚至上升到道德的高度进行鞭挞。而对真正的社会问题和自杀者本身存在的问题却鲜有人关心。仿佛道德批判已经成了我们无所不能的利器,可以任意在各个领域横加干涉,而无往不胜。

  那么是什么使得我们的一些大众和媒体选择性失明呢?是为了社会的轰动效应,因为华为树大招风,还是满足我们日益焦躁的心理,俟机发泄内心的恐慌与不满。这些建立在不健康基础上的批判,不仅损害了公司的形象,也伤害了其他无辜的员工,加剧了人们心理的恐慌情绪,更对自杀这一事件于事无补。

  自杀者是IT行业的从业者,而IT行业,是目前世界高压一族 。华为公司作为其中的一员,是不能独自幸免的。如果单纯的把华为拿来为压力下死亡的员工顶罪,那么所有的IT公司都无一幸免,所有的高兴技术企业都是刽子手。

  且不说在警方的调查中,根据成都死者的女朋友证实是因情自杀这一事实,也没有搞清楚深圳食堂自杀者精神本身状况出现异常自杀的事实(该员工的家属在没有得到任何调查结果的前提下,就称其是精神分裂导致自杀,这也颇让人玩味一番,为何不是工作压力直接导致自杀呢?而先称其是精神分裂,后又怪责是华为压力大导致其精神分裂),即便如一些民众揣测是因为工作的压力自杀,华为公司的管理欠缺人性
分类:荷必多说·杂文 | 评论:0 | 浏览:1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8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