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非写字桶

诗歌写作给了我一事无成的欢乐!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08598
  • 开博时间:2005-03-12
  • 博客排名:第4011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网易《新世纪诗典》推介《黄昏草场》

  伊沙 (吴文健) :如果要盘点这一年的《新诗典》,我会写道:中岛为我们贡献了最有情感震撼力的诗、还非为我们贡献了最有人生含金量的诗……但是这样的诗人,反倒会令一些貌似强调技艺、功夫的自以为天才的同行不服,觉得他们是下足了老本才成全了单篇好诗(那你们怎么不下呢?),所以,还非一定会有的第三次出场,我推荐他一首小诗来掌这些脑子糊涂的同行的嘴!
  


  
  轩辕轼轲诗人:老还非的绝妙小令!
  
  东窗8文化评论:点数错觉让诗人返老还童!把技巧融化在血脉里的好诗!
  
  剑客朱剑诗人:见功力!好诗!
  
  
分类:诗人手纹 | 评论:0 | 浏览: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春

  黄昏。才4:30分,天就暗下来。地球好像转到哪儿深渊去了。
  阴冷。棉袄。火塘。炊烟。米酒。屋后。檐冰。腊梅。大寒。
  今天是2月2日,明天2月3日,后天2月4日,就是立春了。好,
  大地开始回暖:可我还是两手空空,布兜里一粒种子也木有。
  
分类:语言手淫 | 评论:0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与重男轻女无关



与重男轻女无关

 

我重男轻女,这不对。
闲着,我会偷偷流泪。这更不对。
是的,从现在开始,我要说服自己。
我每天到苏洲桥边上那块半亩园地上转转,几株枇杷和龙眼树,被荒草包围,春天开花季节将至,我非常想有儿子一起来把荒草锄干净,清理枯枝,再施点肥,那样看上去觉得很舒服,如果那样,我还会把它们写下来。但不行,我的两个女儿不会做这事。我只好叫文字来说服,一个仅干语言活儿的人,老担心会不会完蛋:我害怕。明天一起床,我就去园子里,验证一下心跳,在那儿,看看是否能说服自己。
太阳是男性,月亮是女性。没有月亮,没意思,人会有活不去的感觉,但没有太阳,人与大地万物,肯定就活不了。这是自然事实。
回到故乡老家后,他们都对我说:“为什么不去盖新房子?”我只生女儿,没男孩子传宗接嗣,族谱断了后续,房子盖起来,没人去住,白费力。我真想有男孩子。但是,这不对。许多活,重活,我干不动,昨天清洗大水缸,正好我弟弟回家,淘,倾,洗,搬,刷,倒,挪,大都由弟弟干好。这个时候,我想有男孩子就好。好多重活我都一个人干,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同志

  女同志
  
  围着茶桌,我们泡了一壶又一壶
  我问小耳的手机号码
  宗飞说别挂,太晚了
  大街上寒雨淅淅,警车尖啸
  师江与会说人话
  一个埋头抽烟,一个剥花生
  已有月余没聚,他们还好,而我总糟糕
  再一周过年,龙年,我本命年就过了
  四个男人总是那不着边的话题
  各自斜靠,痒啊,去往时间的墙壁上猛蹭
  是的,差一个女同志:五人,一个小组
  但小耳她肯定睡了,腊月夜
  这个小组太沉默,喝喝茶,等下次再说
  (2012年1月15日)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

  2
  好多东西没了,我以前家里用的,比如铁器
  那一把长铧磨得亮利,娘不让用,担心戳了脚趾,而她
  也担心(她:月亮。夏夜里,走哪儿跟哪儿。呵不提。)
  我是说那柄尖短刀
  过年杀猪用的
  但爷爷总不让我上手
  我偷藏在裤头
  避开他,混入民间,溜到屋后荔枝老树林
  枝柯交加:百年的刀枪剑戟,出招吧
  爽呀!没事操手中,挥左劈右
  好像才9岁?矮又黑
  提一小桶水溅掉半桶
  咵敢去闯天涯
  “坏了!”有时被逮住
  我吼我是男子汉
  他只瞪一眼,说一会儿就回家
  终于,我明白爷爷默许了:
  锋利,时光之梦,手痒得厉害
  如今我一直在找它:会在哪儿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2011-11)

  老家洲头(2011-11)
  
  1
  太阳落山了
  去屋檐把衣服收下
  这又想起,我儿时的娘:人一感觉
  饿,就乱糟糟,晚饭还没煮
  想吃地瓜,不刮皮:留下,多一些
  再加盐,葱花,一锅黄昏的汤,娘在哪儿
  门埕刚栽下五株木瓜
  指甲缝里还留点儿土
  好不舒服,堵,难受
  小剪刀在超市货架上
  世界之大,此刻,我需要,也就那么一小件
  但深处也有,我用力挖土,把自己搞热起来
  一块碎缸陶,瓦面有捏痕
  合对上手指的气息
  整个下午,我与老木屋爱不释手
   “什么宝贵?”邻居问
  他们说没事讨事做
  但看不见我真忙,我大汗淋淋,那只是表面
  而对手它又不在现场,比缸陶隐藏还多还深
  回洲头,单枪匹马,并不需要队伍,但盼望
  其平堂弟有时星期四来
  看有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圣诞

  2011圣诞
  
  
  
  我已回到
  乡村
  老家
  故土
  这个地方叫
  洲头
  位于闽江口西南湿地
  今晚,我将参加洲头(黄氏)泰山宫举办的一个活动:
  瀛洲祖殿泰山府温康二千岁驾前苏唐二大将千秋华诞
  大红请柬上写着:
  黄飞先生
  合家平安
  万事如意
  呵圣诞老人
  今夜我不在家
  也许很迟回来,喝多了
  在村里汉母语大“福”下呆坐
  你要是来了,老木屋柴门虚掩着
  烟囱今早刚清扫过
  年旧的灶膛也已生起火
  你爱从这时间甬道溜下来也行
  小心点,别担心弄出声音
  你不懂,我们过节都喜欢鞭炮
  礼物别留下:我简单,少
  櫉里有一罐米酒,邻居老太太给我的
  酿得不错:我们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秦屿,秦屿

  秦屿,秦屿
  
  
  1
  秦屿镇在太姥山下
  现在已被改为太姥山镇
  今后,我的写字,又少了一个母语兄弟
  它将不再出现在街市巷闾
  一年级小学生也不会在作业本上
  写下秦屿小学,外乡人到来
  口头话不知不觉被刷新一回
  从牛郎岗海边升上来的太阳
  大道依然,屋子、树、河流还是原来
  它却以为走错了路
  我从一个巷口拐出来
  看金色的阳光瀑布从两个女孩的长发上泻落
  轻快的步子,一个叫林芳,另一个叫林丽芳
  “姑娘好!”它再一次
  悄悄的祝福,我听见了
  并最后一次珍藏:美丽秦屿
  
  
  2
  秦屿,书写共16笔划
  太姥山,也是16笔划
  冥冥中是否有什么暗示
  我无法去做太多的叩问
  只感觉秦屿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1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法随笔:小楷大家,墨人郑伟

  小楷书家,墨人郑伟
  
  
   我现在霞浦郊外,一场秋雨过后,窗外檐水如注,临望松山渔村,大海灰曚,尽收眼底。闲懒莫远眺,务实点,干活儿,我要写点什么。乡野,雨后,秋空,触景易滥情。突然,远天黑压压一大群鸟儿掠过,黑点如豆,密密麻麻,在雨后的秋空中群起群落,急上急下,忽左忽右,每一只黑点自由翻飞,花样百出,但这一群鸟作为一个整体,似服从一个方向,某一趋势:是雨后觅食的欢快飞掠,抑或顺应高空大气层气流而过。大美哉!来了,时空机缘与我合作而谋动,这一群大自然精灵,不就是我在郑伟家室看到他抄写的密密麻麻蝇头小楷数十尺长卷时,那细丝般吐织出大气滂沱的墨势,犹如这空中群集飞掠的黑点,带给人震憾的视觉冲击,所留下审美快感的注解吗?
   与郑伟交已有年余,虽短,但一见如故。相识缘于闽东茶叶达人王超奇的“茗科茶苑”,王君斗室,往来皆鸿儒,那一天,见了郑伟,其貌不扬,握手缘结。过后,在茶苑里多是邂逅而会,友情自然渐厚。人到耳顺,与人交,无论身份地位,水深水浅,我看到觉很舒服就行,没太多此非彼是。更何况一个草根而高贵且名声鹊起的书法家:久仰!郑伟
分类:后现代写字 | 评论:0 | 浏览:1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网易微薄上的读诗评论(二)

  在网易微薄上的读诗评论(二)
  
  ◎诗歌以它原来的面目出现,令现代性的阅读有了粹不及防的感觉。句式,用词,场景,造势,都让人进入了时间停滞下来的语言艺术现场:多么的原生态,在这地方,看“百花仙子”如何羞答献媚!鬼叔中是我诗友加自驾哥们,去年他担心我老了(我自己猜的),没敢带我一同横越无人区阿里,我好不舒服。
  我想,伊沙怎么知道这个比我低调得更加低调的,在诗坛上无半点痕迹的诗人鬼叔中呢?(当然,鬼叔中近年在记录片影视制作上已声名渐起),而且这首《惊春》又是哪儿读找来的?可见伊沙做事认真和诚挚的程度!
  
  
  ◎《债主》应是女性主义的艺术作品了。欣赏性极强的诗作。
  
  ◎是的,就在你说的厉害的地方“这儿”!很多我身边的诗友,不读,但我劝他们读,就是读不出伊沙口语的核心——厉害的“这儿”!这毫无办法,当今写作之硬伤。
  
  ◎“几只麻雀”,几多酸辛!
  
  ◎一个漂泊的母语诗人,无法以母语温柔美丽的一面,歌唱自己的
分类:语言手淫 | 评论:0 | 浏览:9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年7月份小结

  2011年7月份小结
  
  重读《诗经》七月流火篇
  流火,古对天体命名
  外孙问,那六月干嘛?
  我说被谁翻过去了
  墙上日历像一团烟云
  被乱撕成有一页没一页的:
  1日,通知收视北京纪念大会
  我没敢请假,去了,坐6牌?号
  7日,领导找谈话让我退休
  那天不知说错话了没有
  感恩吧,请时间继续捎我往远方
  10日,梦老家屋檐下小卧,裸,惊而醒
  17日晚与阿角电话聊
  他隔几天就来电话,近渐少
  老了,害怕哥们一个个将远离而去
  20日,晴,晨掀花帘
  见窗下偎依两只小麻雀
  蹑步,侧退,怕惊动
  这一天,我好开心
  23日,晚饭,呷白二两,与老妻骂吵
  突然,央视播温州动车追尾事故
  微博关注,如火上浇油,接着骂
  25日不慎,跌碎一件心爱的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1 | 浏览:7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网易微博上的说话(原文备忘)

  在网易微薄上的读诗评论
  
  极其欣赏西川这一类型的抒情佳作,比如《在哈尔盖仰望星空》等。西川的诗歌,现在的新作很少读到(有新作吗?),可能是我了解的阅读渠道不多。但相对传统的抒情构不成诗歌写作的挑战。而时代当下的新现代人文情怀(比如伊们沙写作的内核),才是诗歌修辞要继续不断地开拓和关怀的写作动力和源泉。
  
  我读分行文字如走楼梯:有的如上楼梯,一级级读着往上而气喘嘘嘘,意象密集,语调高亢,但高处终有风光。有的如下楼梯,一级级往下脚步舒缓,语言平淡,其实不淡,而诗味舒揽。读阿吾这首,是后者:好诗!
  
  对雪的逻各斯认识,与对雪的审美认识,是有区别的。我想更多人对于雪更愿意接受审美上认识。洁白无比的雪!当然,潘君这首的写作角度,并非追究雪的不洁性,而是借雪的自然真实面貌来说话:谬论都披着美丽的外衣。
  
  对于千古爱情,诗人她,痛着,思着,我读着读着,感觉她的文字骨子里头还是相信着!85后诗人的有如此文字和修辞,而诗思却胜过自己的修辞。赞!
  
分类:语言手淫 | 评论:0 | 浏览:5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作2个

  再等等,快了
  
  
  天没亮,他醒过来,暗中
  也不开灯,背靠床头,枕边摸过纸和笔:
  5点?差不多,太阳快露山头了
  这是他开始劳动的时刻
  这一时刻,诗人感到伟大和荣耀
  也有些坚持不住,腰酸,头昏,拉尿子
  要退却了么?不,他很坚强
  只要豆腐嫂给他剜大块一些儿
  就感恩,清晨的太阳
  就每一天常新
  会的,勤劳的人民总能多给:哦多情的早晨
  他劝慰自己,再等等,快了
  (2011-6-20)
  
  
  
  下午三点钟,三沙,三个诗人在五0三房
  
  无始终的三点,从来不理会这三位诗人
  腥味海风的三沙,不知道操不同口音的三个诗人
  五0三房,锁孔只识别电子卡,才不管你是不是诗人
  一个发短信
  一个抽烟
  一个泡功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3 | 浏览:6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城:洗尽铅华的生命悲歌

  洗尽铅华的生命悲歌
  
  
  
  石 城
  
  
  
  《大限祈求》
  
  
  
  作者:还非
  
  
  
  再给我十年吧。
  
  十年之后,
  
  祈求递减:
  
  再给五年。
  
  再三年。
  
  再一年。
  
  再一月。
  
  再一天。
  
  再一小时。
  
  再一分钟。
  
  再一秒……
  
  以上愿望实现,约十九年,足矣。
  
  要这些时间做什么,多吃一碗米饭?
  
  十九年后的某一场
分类:诗人手纹 | 评论:0 | 浏览:5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诗典》选评旧作:大限祈求

  伊沙:应该这么说,真好诗都是活出来的。 ||@写诗的那个刘斌:有的诗是活出来的。伊沙:还非,有着朦胧诗人的年纪,却是在新世纪这十年间以网络诗歌新人的面目出现。如果没有网络,他还将继续被埋没下去;铁板一块的诗坛,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写不好倒也认了,事实上他写得很好!《新诗典》是干吗吃的?替诗行道!读了这首叫人想哭的《大限祈求》,请你记住这个名字:还非!哪怕忘记其他名字!
  
   《大限祈求》
  
   作者:还非
    再给我十年吧。
    十年之后,
    祈求递减:
    再给五年。
    再三年。
    再一年。
    再一月。
    再一天。
    再一小时。
    再一分钟。
    再一秒……
    以上愿望实现,约十九年,足矣。
    要这些时间做什么,多吃一碗米饭?
    十九年后的某一场雪,
    白色包容,
分类:诗人手纹 | 评论:0 | 浏览:9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31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