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非写字桶

诗歌写作给了我一事无成的欢乐!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08577
  • 开博时间:2005-03-12
  • 博客排名:第4001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老家洲头16

  16.
  我现在闽江口西南平原上
  我的洲头村,鱼竿,水车,乡亲和女人
  离开她们太久了,日出月落,青春的热血,往到处浪费 
  今我老至,下午给她们挂了电话
  “真的回来了?”那是我熟悉的声音
  我回答了这一片港河叉错的土地
  我说正在煮晚饭,一个人,还住在老木屋
  你们路过,要拐进来坐坐,有腌螃蜞酱带一小罐来,我还爱
  岁月的门扣,锈迹斑斑
  我那往昔还认得吗:慈祥,沧桑,哦已是一个老人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15

  15.
  回到洲头,栽了七棵龙眼树
  园子里父亲留下的八棵
  这十五棵龙眼树,让自己开心
  我此生有属于自己的树了
  现在关心生长和结果,要忙,多去园子走走
  岁月很深,你不知道走多远
  但有树和根,我的深远,很甜蜜
  这又是自己的土地,很踏实
  哦,真好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14

  14.
  我祖父,务农,攒钱,做梦都想当地主
  我父亲,读书,年轻小经商,后当人民教师
  我,长大后离家,折腾大半生得一小官员,但谁想到却成了诗人
  退休后,闲散,宽心,自由
  辛苦三代人,仅我写作这门活儿,能干到死:挺住!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13

  13.
  春,春季,雷季,雷声不断
  堂兄德水说,谁谁谁,哪年哪月,被雷打死
  我听后,毛孔悚然
  思前想后,我此生干过坏事了吗
  对谁使坏了?NO!没有,但
  唯与我的主子不合作
  他给我肉吃,我还是骂
  阳光给我温暖,我还不舒服
  雷啊!我就这不对了。雷啊
  且放我一码,我现要做的事
  亦即尔之事:劈,我也劈
  我手操利刃,现在洲头村,但无从下手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12

  12.
  有娘在,有吃无吃都没事
  我这样说,他弯下身去提箩筐,歪转头笑笑
  55岁儿子同91岁老母,吃拉睡同一屋檐下
  我说你们母子俩命真好
  她说他没本事只种田地
  你读书做工作是公家的人,命里好
  我口接不上来,话堵,往四下里瞧
  绿树绕厝后,鸡鸭散埕前
  哦种田人母子一辈子多好
  我羡慕,温暖,感动
  他那屋里头大声嚷嚷
  有钱一切都好嘞没钱统统不好
  又细声哼起怪调:一粒橄榄丢过溪,对面伊妹是我妻
  我说我早没了娘,哪有你好
  见她走开了,他说:“啥好!死老货,不哓有多烦人。”
  四兄弟排行最后,小名“尾溜”
  戏他从娘肚子跟随尾后偷溜出来的
  分家后,妻奔,赌,嗜酒,以捕鸟钓鱼讨活
  他告诉我,没钱但老娘一定要跟他,没办法
  诗难写好凡间孝顺儿
  此仅记姓名:黄守兴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手记

  @还非写字 : 清明节将至,让心灵缅怀,恢复畏惧!
  
  转发(2) | 评论(2) 3月27日21:29 来自新浪微博手机版
  
  @阿角阿角:这年头,家园荒废,精神荒芜。
  
  回复@阿角阿角:奈何奈何?唯诗以安!
  
  
  
  ——以上是我与诗人阿角昨日在新浪微薄上的对话。
  
  
  
  时间涡旋式地拉引我往它的深渊下陷而落,淡定和不安,交集于心,然而,我希翼重获和再生:除了诗歌,无他。
  
  人活着,要为之事,能为之事,可谓之多。但灵魂总是饥渴。语言,万物归终于她。语言之外,至无。
  
  我写字,我以语言扶住家园的真理大树。我想,如此能获救。诗人,拯救舌头。
  
  大千世界,我仅悄悄地。
  
  是的,悄悄地来,悄悄地离开。信息时代,诗人面临危机,这危急来自自身:他快挺
分类:语言手淫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实的,惊奇的,希望的

  真实的,惊奇的,希望的
  
  
  
  1971年3月21日上午,我离开老家洲头老木屋,去闽西宁化县参加了生产建设兵团。
  
  2011年6月,我退休了,只一人回到老家洲头木屋里。9月开始修葺老木屋,今年春季搬入,写作,玩民间,过日子。
  
  时隔40年,光阴荏苒。
  
  今天,2012年3月21日上午9点许,我独自坐在茶座前泡日子,屋檐下细雨滴答,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隐雷!这是我今春惊蛰以来听到的第一声春雷。
  
  这是真实的。
  
  它让我惊奇。
  
  没别的意思,我希望这个40年的雷声,只为我的写作而来。写作是孤军作战。我只以写作靠近真理,暗示神性。
  
  
分类:语言手淫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11

  11.
  三月春,三月出大力气:牛犁田,来到春天的力气场
  我本农民,懂很多农事,望一望庄稼,我能掂量地力
  我也爱琢磨谚语
  要求土里土气些
  我尽量靠近,做出好手的样子
   “走开,走开!”旺俤死不让我过去扶一把
  三月苗青青,我知道他要赶时间
  说好只玩一下,不行,给他递烟,还不行
  噢你不在春天的现场就不知道我手有多痒
  当然,这不仅仅好玩:
  吃的东西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劳作累,耕种很辛苦
  大家都要爱惜粮食
  我还会写泥土的香气
  而眼前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牛来回走过把泥土翻起
  我归故乡也常说大话,滔滔不着边
  大牛角顶天
  扶犁老把式
  他们都说我就是一个嘴
  东走走,西看看,象这时候
  蹲一边看,看牛拉犁,看农民种地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10

  10.
  美人,美人,油菜花
  我洲头土地最后的美人,油菜花
  站立村口,苦苦等我回家,风中摇曳的油菜花
  看一眼,我便心旌荡漾,油菜花
  爱死你呀油菜花
  天下人尽面若桃花,醉吧美人,今夜满一杯,油菜花
  福州三环挨到咱乡,面友和手帕,私房积多少了,油菜花
  改革开放迎来好日子,还爱吃煮地瓜吗?油菜花
  我写字,你洗衣做饭,油菜花
  干嘛哭呢?油菜花
  电视很糟糕,中东枪战你也不懂,油菜花
  过来让我看看,美人,手冻红红的,油菜花
  灯火吹了,我们去睡吧,油菜花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9

  9.
  四十年前离开洲头,太阳
  照在老木屋顶的瓦片上
  这座老木屋,如我骨肉兄弟
  默默站在大樟溪南岸田塬上
  每天依然笑脸迎来早晨的阳光,等我回家
  我回来了!太阳公公
  我娘喊我回家吃饭了吗
  月光光,照厝堂,我孤独一人
  夜来冷风掠孤雁,料峭春寒
  雾锁闽江,塬上隐隐传来的鹧鸪声还在
  屋前那棵苍老的荔枝树还在
  娘已不在,比我娘更老的邻居依姆嫂,95岁,还在
  有时拄着拐杖,端一碗番薯叫我吃,她笑着,我只把泪咽下
  民间真情在,还有我要好的大眼睛秀兰妹,嫁哪儿了
  我想去打听一下她
  看看老的什么模样了
  恋旧情?是的,一罈美好的酒
  在散发悠久的醇香:诗歌
  去人间,快走出老木屋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1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8

  8.
  从前,洲头村有几个第一
  我爷爷是村里的“第一骂”
  洋油盐米价飞涨骂
  庄稼被牛踩骂
  果园发现脚印骂
  谁干的谁听见了虚怕,饭难咽,夜寝不安
  村里头第一酒鬼,第一饭肚,第一赖皮,第一吹牛,第一胡说
  个个心怀鬼胎,往人堆里扎,都会逼让一边
  我想我也该是村里“第一写诗”
  我还想遗传我爷爷的第一骂人
  刮风骂,下雨骂,踩到狗屎骂
  他骂天骂地,我也几样别来惹,特告示:(略)
  但仅一件必须说白:
  别妨碍我诗歌写作自由
  (如果还有,最好别碰我的女人)
  此二件,一为公,一为私
  谁要是惹我火了
  何止洲头第一骂?
  我敢满天下骂,来试试!
  爷爷凭族亲威望,我借哪的胆:母语弟兄
  晗远山,秋声阵阵
  骂痛快了便老木屋死,奈我何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7

  7
  父子俩相貌几乎同一个人
  村夫黄长青,现在有60多岁
  愈活愈老愈像其父,以为我小时候看到他爹,黄元坤
  以为元坤伯还活着:低头,三七分华发,边走边假咳
  碰面算招呼了,树挂枝头果,我往自个的地
  黄长青也是,小推车撂路旁
  歪铁钳捡起塑料瓶,低头不瞧人
  也会轻咳两下:时空把同一样形声
  保存
  重叠
  谁灌我三碗大酒?恍兮惚兮
  我有洲头村相貌复印机
  来来一个五角,便宜:拐个弯
  就出来了,矮仔,秃头,眯眯眼笑
  黄可忠,其父黄永存(在世),亦如是
  不信去把96岁的永存伯叫出来看看
  村里还好多,父亲死了,其儿子
  几乎同一人
  几乎一样性格
  那些眨眼皮,咧嘴龅牙的,步子比猫轻的
  精气神,一晃,如我惊讶的写作:诗也几乎是
  我常悲哀于宇宙无答案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6

  6
  推开小柴扉,春风一下子扑面而来
  春风从太平洋西岸吹过闽江口湿地
  灌入我洲头老木屋:上午好!诗人
  
  蓝色的车子停在树下,我的马,它
  在唤我上路,不,春天的人要勤劳
  东边一大片菜地,农人的背影弯下
  
  我也有园子,那些果树,也要施肥
  把写的字同粪肥搅拌一块撒到地里
  我收获时,你也来吧,三月有枇杷
  
  我得恢复劳动了:干活
  写字没用,换不到饭吃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

  5
  北向板壁,本来想开一扇小门
  如果或也许,我该悄悄溜走
  这有多好,一板之隔,时间通道般狭又长,如果干出错事,坏勾当,或者扫兴了
  靠语言炼金术的一身胆量
  从此出道
  这民间,我不醒的欢宴:
  好了,老木屋,门你自己关上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洲头

  4
  老木屋传留三支木桨,没用,没人动,给它握一把
  耳顺之人,还没用拐杖,有想改做它一支
  水路与陆路通用一生,再拄往那天路
  这都说哪儿?快回头,回忆的快乐
  大樟溪上游没发洪水了
  河汊年久淤堵
  水鬼也没人谈说起
  船板子无踪影,从前,南港九十三乡,出门划船
  我六岁时用桨比身高:桨啊,我要出江口
  木桨今无用处,谁要,随便拿去
  某日,我去握它,操扛在肩头
  像古代远征大刀卒,威风
  自个瞧着笑:有意思,好玩,不给人了,留着
  行路有伴
  我爱木桨
  
分类:诗歌手稿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31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