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者

拼搏进取,胸怀宽阔
博主:红樱桃A

深陷

  深夜把心拉进去
  一如既往的热情
  掉进这漩涡
  
  这尘世
  石头和墓碑上的等待
  像两只哭干了的眼睛
  
  在等待
  我知道它们在等待我
  体内的孤独
  
  
  也在以无声的力量
  抗衡和妥协
  等待宣判
  
  星星和月亮
  草地上盘旋的虫子
  和在丝瓜秧下的蟋蟀
  
  都不同于我
  它们不能预见的
  我将一一述说
  
  不只是干枯的躯体
  还有墓志铭
  像水一样
  
  从石头上
  流向他人的心里
  儿子或女儿
  
  或是别的人
  都被寒风吹过
  不留痕迹
  
  那时候
分类:未分类浏览:102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远方

  沙土地
  在风中跳舞
  
  荒野的内心
  飞了起来
  
  隐藏的太阳
  在默默燃烧
  
  梦想的意义
  最好交给远方的召唤。
  
  
  
  
  
  
  
分类:未分类浏览:82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绝经的女人

  我嗅到了干裂的泥土
  鱼的腥味
  和不堪记忆困扰的飞鸟
  都已远离
  
  像绝经的女人
  干巴巴的眼睛和夜色相对
  这些悲凉的念头
  妙龄少女从未体会过
  
  就像蛮荒时代的爱情
  忽的走向了衰颓
  对于夏天大把欲望的渴望
  沉入了燥热的土地
  
  风依旧吹着
  树抖动的涟漪一片土色。
  
   2011.5.30
  
  
分类:未分类浏览:51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远山

  积冰向太阳妥协
  泥土堆耸起的绿意
  像绵长的吻
  
  我要走向那空山
  那奇绝的风景
  和飞远的鸟
  
  穿过一层层尘埃
  是否还记得
  曾经满山的清纯
  
  在身边的一切都走丢后
  可以独自观赏
  所有的过去
  
  我的远山
  在不停向我召唤。
分类:未分类浏览:52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那只瘸了腿的狗
  蜷缩在街角
  目光呆滞
  是只未成年的狗
  
  眼角下结痂的分泌物
  颓废而杂乱的毛卷曲着
  它从垃圾堆旁猎取食物
  偶尔在阳光下舔着受伤的脚
  
  这难熬的冬天
  久未下雪
  这只流浪狗的命运
  是否熬得过对未来的惶恐
  
  它何时回家
  也大抵没有家了
  我抱起它
  也就拯救了自己。
分类:未分类浏览:53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在长满青苔的晚上

  和我一并安睡的
  村庄的月亮
  还有漆黑的河水
  
  柳枝摇曳倾斜的地方
  有一对游泳的野鸭子
  它们飞走后很久都没有回来
  
  多年后重又在梦中飞入
  拖着细密的的绒毛
  从晚霞掠过的路口
  
  遥远的
  小孩子样的叫声
  那些大雁每年也都在迁徙
  
  哦这个冬天
  就忘记它们吧
  像忘掉春日汩汩的河水
  
  让它们飘过
  冬天的炉火旁
  恋人的臂弯
  和我们浑然不知的白发里
  
  在临近我的村庄的时候
  我看见哭泣的妈妈
  挎着菜篮子
  
  满是青苔
  遮盖着她经年累月的落寞
  和我与她一年年擦肩而过的伤感
  
  妈妈扔掉它
分类:未分类浏览:40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伪哲学家的夜晚

  篝火旁
  滚烫的脸
  
  喝醉酒的朋友
  在地毯上酣眠
  
  她说过去都去哪里了
  我无从细说
  
  那条涨满鱼腥味的河
  还有一起攀爬的山
  
  那些彼此印刻的脸
  和黑夜中的哭泣
  
  我都无法述说
  一如现在这平静的夜晚
  
  被死亡般的睡眠剥离出来
  唐突得站立在田野里
  
  听我和她的断续
  呼吸也变得舒缓下来
  
  迄今为止
  我猜不透的生命意义
  
  没有人和我们一起探讨
  一次次重回原点后
  
  一次又一次上路
  没有时间去祭奠
  
  死去的父亲
  还有大把溜走的时间
  
分类:未分类浏览:618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关于河的述说

  你是否还记得那条河流
  曲折的地方
  裸露着土地的斑驳
  
  它的归去和来去
  沉静和喧嚣
  都依着水的本性
  
  谁是神性的守护者
  河畔的枯荣的野草
  还是沉默的垂钓者
  
  落日之前
  薄暮还没有笼罩的时候
  请告诉我答案
  
  河流不能告诉你的
  我会悉数给你述说
  关于那个哭泣的妇人
  
  还有她被淹死的丈夫
  丛林里的猎人
  曾被一只凶猛的狮子吞下
  
  那个光脚的娃娃
  考上了大学
  娶了漂亮的老婆
  
  这些宿命和河流的关系
  都是那样紧密
  是你也是我。
  
   2011.1.11 郑州
  
  
分类:未分类浏览:37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西装

  我穿着西服
  穿梭在人群中
  一个个问号
  像雨前乱走的蚂蚁
  
  这问号是一把把刀子
  逼问着我这种活法的意义
  我真的无法回答
  只是若有所失
  
  那些赤膊下地的人
  那群朋友
  都被生活一刀刀割掉了青春
  我躲避着
  
  在黑色的西装里
  我不停质问着自己
  那些虚伪的话
  是否真的会变成一把把刀子
  
  一次次切割下
  我年少轻狂的野心
  和送给乞丐500块钱的执着
  我若有所失
  
  在乞丐横行的大街上
  都是无数冷漠的眼镜
  穿着黑色的西装
  像杀手一样。
  
  
  
分类:未分类浏览:47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假如我们没有相爱

  假如我们没有相爱
  脚下的泥土也不会看透
  
  彼此盘根错节的相依
  和曲折坚韧的过程
  
  我祈求来过和走过
  一路曲折之后的相遇
  
  在秋日的水畔
  脱下尘世牵附的衣裳
  
  忘掉坑洼的泥路
  和过去的缕缕忧伤
  
  假如我们没有相爱
  清池里戏莲的鲢鱼也不会嗅到
  
  掠过我身边如水般柔静的气息
  从碧汪的水波边荡漾出来
  
  开出偌大的睡莲
  在宁静的夏夜悠悠散香
  
  我祈求来过和走过
  所有生长的痛苦和跋涉
  
  从一粒浑浊的莲子里
  悠悠散发花一般的迷香
  
  假如我们没有相爱
  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泥土还
分类:未分类浏览:701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埋在城市里的未知

  我很久没有见到燕子了
  那些尾巴像剪刀一样的鸟
  
  从南方到北方
  一肚子村庄的牵念
  
  我的祖母已经等不及了
  她命中的下一个春天再也没有光临
  
  燕子会不会来继续找自己的巢穴
  也未可知
  
  以前每年都来的燕子夫妇
  去年只来了一只
  
  呆滞地在巢穴的边缘立着
  无比孤单
  
  树木开始被街道卷起灰尘
  一棵棵突兀的枝桠
  
  我走着走着
  满脸的疲惫和期待
  
  重复得叙说着
  我什么时候已经被城市埋没。
  
  
  
  
分类:未分类浏览:734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黑炭.记录

我叹息着
这余烟未灭的炭火
在它是树木的时候
是否预料到现在的柔弱

我们始终忙碌着
湍流不息的过客和见证者
在静下来的时候
是否孤单过

家乡那干涸的小河
那晕黄的落日洒满山坡
在它丰沛的时候
它是否哭泣过

老黄牛早已腐烂的尸体
在黄土下依然被父亲驱赶着
在他们活着的时候
是否想过这结局的落寞

每一个女强人和浪子
醒来后看看昨天的选择
在你们最春风得意的时候
是否有东西错失过

每一个有梦想的孩子
爬过了所有吃苦的坎坷
在现实黑暗的浊流里
是否能趟过那条信仰的河

越来越没有人去听我们诉说
分类:未分类浏览:746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活着

  

昨天是水
  柔弱却惹人怜爱的女人
  吸附着过往干涸土地
  
  今天像石头
  一个个横亘在眼前
  沾满了晒干的鱼鳞和绕不过去的绝望
  
  明天是山
  祖父爬过去了
  父亲猝死在半山腰里
  
  我走着走着
  无比疲倦
  知道只有明天是可以攀登的
  
  今天的堆垒
  明天的高度
  脚下汩汩流淌的水也就清澈起来
  
  过去的透亮
  因由着石头的衬托
  和逶迤的
分类:未分类浏览:77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庭院花

  



我从河畔经过时
月季正开得楚楚动人

我想起很久前
那个深锁的庭院

疯了的女人在丈夫走后
栽种了一大片鲜红的月季花

后来那个女人也走了
她的女儿早已嫁人

听说是背着一箩筐的花
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偶尔我会不断怀想
她会有怎样的命运

每个人都想有个美好的前程
再后来我听说她也走了

她的丈夫是个虐待狂
越美的花朵越有不屈的花骨

河畔的花
分类:未分类浏览:66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爱让我们洗尽铅华

  在出门的时候
开始想拉住你永远的怀抱

生命的光华已被时间的背影拖走了三分之一
或者更多

迟暮的黄昏和洒满阳光的清晨
都楚楚动人

而立之年的所想
总在掉进记忆深处后溢出来

如果这是最后一次拥抱
生命最后的十分钟

总有这样的时刻
我希望在热泪流干后与你深情相拥

而我现在受着这样多的纷扰
我总是对共有的时光倍感珍惜

在我化为烟尘之前
在我们的爱情成为灰烬和历史之前

让我们慷慨地拥抱
爱让我们洗尽铅华。


分类:未分类浏览:879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共16页/22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