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21157
  • 开博时间:2005-03-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夺命剑》:谁说了算?!

  小林正树的《夺命剑》,是非常工整的武士片。我印象中,武士片脱不了忠诚和背叛、
  伦理和情感、个人和集体的纠结,看看近年山田洋次的新武士剧都还是在重复这种主题。
  
  这部《夺命剑》说的是,娶妻休妻谁说了算?拿现在来说,挺个人的一件事,影片中中却弯弯
  绕绕、反反复复就是缠不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说了算,都要劝说别人按自己的意思办。藩主说了算,但家臣不接受呀,于是家老来劝,家老不行,领导来劝;女主人的想法,男主人还要接受呀,于是族人来劝;哥哥的事,妈妈管不了了,弟弟来办;少的说不通吧,劝老的;老的说不通吧,劝少的;男的说不通吧,劝女的……
  
  政治的残忍就在于,人不是单纯的个体,处于无所不在的集体网罗中。如果不是集体的权威,又要遂个人心愿,就只有在集体的网罗中撞个鱼死网破。
  
  人都把自己想象的正义强加给别人,就连赚人眼泪的女苦主也是一样。做藩主小妾时,
  她要把自己想象成替其他年轻女子受苦,才觉得自己的不幸有意义。当发现其他年轻女
  子不领情,上赶着给藩主当玩物时,就崩溃了。这就奇怪了,为什么就不能有其他人想
  着和藩主搞上的好处,欣然从之的事情呢?
  
  女苦主的自我意识当然好,但当时更多人也许没她那么坚决。《七武士》里那个和年轻武士苟合的乡下女孩,根本就不指望什么灰姑娘的童话,她只是呆在自己的命运里,那是多么残酷又真实。(美国山寨版Magnificant Seven当然是成双成对的结局,人家好莱坞标榜的就是自由平等博爱嘛)之所以武士片在日本也叫时代剧,就是反映当时的时代,觉醒的个人只是异数罢了。
  
  看惯黑白片里三船和仲代的人都会觉得,他们老了,我甚至在脸部大特写中看到三船的
  老人斑和仲代耷拉的眼皮。加藤刚是帅,不过,只是爸爸的好儿子罢了,在剧中的正气
  勇猛也没有自己的腔调。
  
  剧中的苦主年龄设定是二十三四,演员司叶子那时三十三四,按说东方女人老
  得慢,尤其是女优,怎么显得那么残呢。不过,年轻女子太红粉,没有沧桑感,不能在
  重大的压力下,很坚决的说“不”,所以也算没选错人。
  
  
分类:戏梦人生 | 评论:3 | 浏览:20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靓女心态

   总听说,也总说,心态心态。多半是什么患得患失呀,达观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呀,种种老调。我说的不是这个。
  我是看了些小姑娘的照片,很自然地想到这个词。
  
   因为也要放些照片在网上,免去传送之劳,于是在网络相册欣赏了几个青春靓女的相册。真正不看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我的结论是,小姑娘和如我这般的熟女,最大区别在哪里呢——不是皮肤的水灵程度,不是身材的走样程度,不是装扮的老嫩程度,这些都还在次,最大分别是心态!
  
   你说这么内心的东西,怎么从几张照片中看得出呢?就看得出。我自问影楼的化妆师已经把我化得白里透红,摄影师也把我拍得姣好无比,还把相片修得我见犹怜,但看我那一脸装不像的扮靓耍酷,怎么看,怎么没有几个小美眉的自然、家常,了无痕迹。
  
   动作可以摆,表情可以学,心态却不宜改,人家心态是轻盈的,真颓的,或真酷的,青春无敌,物质主义,个人至上,自恋无比。那样毫无顾忌的眼神,漫无目的的表情,做来没有负担,这些已经是他们骨子里的东西,有整个心理做后盾,看到的当然销魂蚀骨。
  
   什么你还不明白,这么说吧,我看到一种不驯服,纵然也是眼白看人、回身不屑地盯着相机,却和江姐上刑场不屈服的表情天差地别。我还看到一种怅然若失,却全没有林妹妹午后对着鹦鹉的身世之感。
  
   什么是靓女心态,就是放下意义、目的,只给出动物凶猛的当下而已。
  
   记得在影楼,拍了五分钟之后,摄影师已经掌握了我的心态,他让我笑出牙齿,不用猜,他已经发现我怎样最自然,最好看。
  
分类:恋恋风尘 | 评论:1 | 浏览:1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胡兰成《今生今世》

   读罢《今生今世》,觉得胡兰成一生都是在和女人痴缠。女人是他生命中的主角,像一个
  个过客构成全幅流动的风景,他的政治生涯也罢、事业学问也罢全像边角料,只是他邂
  逅女人的背景和底色,有时甚至只是一个过场和点心罢了。
  
   不枉大家说胡兰成中文好,说“民国女子”一章堪称现代散文第一,他的文笔是好的,
  文思是动人,通篇是一种轻快平滑的调子,他对笔下女子都是欣赏感激,写她们像炫耀
  自己的财宝一样喜悦得意,也不隐晦,只是在他那里一切都在纸上化解,除了美好不留
  其他。他写她们的好,写她们的可爱之处,写她们在他面前表现出女性的温柔贤淑,从
  平凡中甚至能发掘出伟大,就像他时不时在离乱逃亡中遇着艰难时势、惨惨的人间烟火
  还能让他看到中国文化中稳定隐忍的世俗精神。
  
   他内心的想法我不得而知,但从书中看来,他避免对自己和那些女人们做道德审视,他
  对自己的见异思迁及种种没有纠结,没有斗争,除了享受恩爱和亲密之外,他没有一丝
  一毫疑问和反省。于是,我非常惊异于他这样一种为文的视角,可以完全从个人出发,
  个体经验出发,除他本人的感受之外,一切皆虚无。他很有些“六经注我”的气概,信
  手拈来,他把对传统的、古典的、民间的、文化中的种种理解融通起来,注解那由女人
  组成的人生。
  
   这种自说自话、自成一体的背后是怎样的心怀呢?这似乎与他摇摆的政治取向和失败的
  政治立场一脉相承。胡兰成从穷苦的读书人长成,徒有才具、胸有大志,然而短暂的飞
  黄腾达后,就一落千丈、如丧家之犬了,为当局不容、世人不齿,这种境地对他来说是
  很悲哀的。最后,可恃的唯有才气,著书立说,以求立身。可忆的只有女人,因为她们
  不离不弃、前仆后继。
  
   于是,他要选择一种立言的方式。是自惭形秽做忏悔呢,还是自我保护做辩解呢?我觉
  得胡兰成选择了一种比这两者都巧妙高明的手法:自成体系做说明。他用生花妙笔把“
  往事”一一道来,告诉我们他是怎样解释它、评价它、感受它的。但是,读者被他这种
  实为主观、却伪装客观的描述唬住了吗?
  
   没有人能要求胡兰成这个旧式文人写一部奥古斯丁式的《忏悔录》。人当然可以不信基
  督、不认原罪。当今社会法律普遍认可“无罪推断”,也是赋予个人自我保护的权利。
  人人有自保的本能,不当自证其罪、可以保持缄默、聘请律师,这都是受法律保护的人
  权。而这一切与道德自律无关。举重若轻的才子胡兰成纵然可以自说自话,他却忘记了
  举头三尺有神明,也忘记了保持缄默的体面,文章再美,始终是照出人品的。他抖落出
  的繁花似锦,分明是重重的大锤,砸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分类:东看西看 | 评论:4 | 浏览:37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外公

   在故乡,有一日去老宅,看望我的外公外婆。早先母亲就给我打了预防针,电话里说到外公外婆这几年的衰老,所以见面后,我没有觉得异样,反而欣慰下来,外公没有说的那么佝偻,只是行动更缓慢些,暮春季节已经湿热起来,他还穿着毛衣、翻着衬衫领。外婆也还是满头银丝整齐地梳到背后去,只是脸上的纹路深一些,不复以前的富态。
  
   过去不觉得,现在看来客厅是过分狭小了,墙上那幅挂了几年的领袖像,看了尤其刺眼:花花绿绿的,了无生气,过了塑,始终磨合不下来的俗气。其实家里并没有人迷恋那领袖,只是一面白墙上需要点什么,就凑合点什么一样。
  厨房里的陈设陈旧了,碗柜、壁橱、灶台和排风扇上又蒙了灰尘油脂。白瓷砖操作台上还是那只电饭锅上着气,黄黄的纱布一角从铝篦子边搭下来,我想,外婆又把什么剩菜热在饭上了。
  
   在我和外婆说话的间隙,外公悄无声息地上楼去了,我心里想,那脚步一定是沉重的。过了一会,我也说上楼去看看,就也上去。那楼梯曾经走过十年,现在觉得陡而且窄了。到了四楼的平台,看见外公在侍弄花草,那瘦弱的背影,真是比以前要矮一些了。记得我小时候,外公迷过拉二胡,迷过瑜伽,迷过书法。那时我住在二楼,暑假闷热的下午,我躺在凉席上看小说,就听见楼下杀鸡似的二胡声。我曾见茶几上有几本讲瑜伽的书,只是没有见外公练过。外公的毛笔字倒是在报纸上看到过,那时我也在练柳体,一笔一划照帖临摹,比外公随心所欲的行书差远了。
  
   现在,似乎他最关心的只剩下花草。平台上一行行排着十几二十盆花,有君子兰、太阳花、黄月季和绣球花,水泥的栏杆上还有几盆我不知名的绿植。凉棚下简陋的工具胡乱摆在靠墙的一张废弃的条凳上,墙边还有一瓶发着臭气的墨绿色的浑水,用剪去一半的塑料油壶装着。我问那是什么,外公就告诉我这肥料是怎么做成的。我并没有再反感那气味,因为外公的花草长得茂盛可喜,而每天有点牵挂、有点劳动,对外公的身体是好的。
  
   记得小学时候,我的旧雨鞋破了,周六刹黑的晚上,外公带我去一元路一带的百货店去买新的。转了几个店子,天全黑了,我有点害怕,对外公说,这一带离家里好远,我们又不熟,迷路了怎么办。外公哈哈大笑起来,说,这一带,就是闭上眼睛走,也丢不了的。记得当时我完全信了,心里踏实下去。是了,外公年轻时,是那一带的巡警,每天要转好多圈的。如今,外公却会出去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去了想去的地方,觉得能回来,但城市里的变化太大了,公交车也许多路线改动,等要回来时就弄不清了。听说有个好心的出租司机把外公送到了家附近,还不要外公给打的的钱。这件事后,大家都很忧心,要么不让外公单独出远门,要么要他揣个家庭住址电话在身上。只是,外公并不就范,还是偶尔会出去。
  
   外公似乎还是很喜欢京剧。记得家里原来有好些磁带,后来他就看专门的戏剧频道。午饭过后,外婆和麻将搭子在后院抹牌时,外公就大开着电视看京剧,音量更吵了,我想告辞一声,悄悄走进去,发现他没有像过去一样两眼发光地盯着看,而是沉沉地在藤椅上睡去了。
  
分类:恋恋风尘 | 评论:5 | 浏览:2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乡或故乡——读白先勇《台北人》

  记得小时候,父亲教我吟诵于右任的“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惟有恸哭”,当时虽然懵懂,却莫名地被那深刻的悲恸所震撼。看到林青霞的琼瑶剧照,不禁想:山东美人是这个样子呀。又有段时间迷上齐豫齐秦姐弟,常向人津津乐道他们名字的由来。再后来,看龙应台回忆她留在湖南兄弟的故事,看蒋勋写母亲迁台后过新年的礼俗、写《四郎探母》在迁台士官中的流行,看朱天心写她眷村的兄弟姐妹。
  
  回想起这些零星接触过的台湾文艺,可能是这么一回事:由于特殊的历史政治背景,我所熟悉的那种台湾文艺,不是一种单纯保有地方特色的东西比如山东评书、陕甘文学那样,而是一种半世纪以来从中原迁到台湾的外来人及其后代,在台湾的文学艺术作为。如果说台湾的基本族群在1949年之后分为本省人和外省人的话,我接触过的台湾文艺其实是“台湾的外省文艺”。
  
  随着国民党党禁的结束、台湾岛内实行民主体制,原来被压抑而没有得到充分表达的本土意识觉醒抬头,台湾本土文艺渐渐兴盛起来,当代的台湾文艺不再需要避讳,可以从日据时代去寻根、质疑国民党统治时期的问题、进而以台湾为主体进行整个历史和文化方面的梳理和叙述成为可能。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代某种激进的“去中国化”全然是没有历史感的、渗透着政治倾向的愚昧行为,因为深受中原影响和迁移心态作用下的外省文艺在台湾文艺的统序中始终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而且直到今天依然对整个台湾社会的塑造有着深刻的影响。
  
  白先勇的《台北人》已经问世将近四十年,它无疑是这种台湾外省文学的代表作之一。说到作者的辈份,他随家人迁台时也只是十来岁年纪,只比以上提到的作家略大几岁,应该也属于第二代,但由于作者可以利用家庭的便利条件,去直接描画形形色色的南渡第一代人的状况。可以说,《台北人》站在外省文艺的源头,不是摹写生于大陆、长于台湾或生长于台湾的第二代人的共同体验,而是直接记录第一代的南迁经验:重点不在于他们来台之后的经验,而是突出他们过往的经验在迁台之后生活中的投射。
  
  所以,《台北人》这个名字有着反讽的意味,书中所描写的人物全不是土生土长的台北本地人,而是跟着国民政府撤退到台湾的一批旧人,可以说他们是南渡的移民,每个人都有着两段截然不同生活,像是一个人经历了前世今生一样。他们既是遗民,过去经历过京沪繁华,久久不愿忘怀。同时他们又是移民,台北是他们得意|失意、希望|失望|绝望的转折之所。
  
  过往的将帅、副官和普通士官,也就是那些曾经的军旅人物,由于与宏大的政治背景牵扯太过紧密,无可避免地经历一种复国无望、故国不再的悲伤。《国葬》中的将军去世了,多年前他遣散的副官,追忆起他的一生,他过往的战功和麦城,他的部下旧党,他的倔脾气,还有他迁台后的生活通过这位老副官的双眼,我们看到了一个宏大肃穆的葬仪,却仿佛看到人们在悼念一个辉煌落幕、寂寞萧索的背影、一个共有的命运。《岁除》里的老连长,孤身一人,在除夕来到过去下属家里吃团年饭,酒醉中吹嘘他过去的战斗经历和香艳故事,最后浑然醉倒——那些英勇事迹的真伪已经无从考察,只是一种眼前的郁郁不得志更是衬托年青时潇洒奔放的可贵。《那片血一般红的杜鹃花》里,舅妈家那个充当男仆的老士官,是个被抓壮丁的粗乡下人,他黑壮如熊,寡言少语,在大陆没有功绩,在台湾没有尊严,除了对家乡的思念,他什么也没有,最后他用极端的方式结果自己,完全是政治的牺牲品。
  
  同样的主题,白先勇可以浓墨重彩地反复吟咏,几乎让这种情绪达到了盈满充溢的极致。因为他一颗善述的心,发现故事往往是多角度的,经历类似的人还包括军旅人物的妻子、仆人、朋友、下属,作为旁观者,他们从种种侧面强调了那种失落和绝望的情绪。《思旧赋》里两个垂老的女仆谈论老主人家的境况——夫人过世,主人瘫痪,女儿出走,儿子痴傻,就像唐诗中白发的宫娥,闲话玄宗时的盛况。《秋思》里的夫人,在台北的庭院里,看到花开满园,想起抗战胜利时在南京,相似的时节,心境却迥然不同:是呀,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同样是迁到台湾,另一群相对离政治远些的人,作者的笔调更着重于他们当今的生活。他们同样对往日的繁华美好难以忘怀,但生活仍需继续……《一把青》里的朱青在上海经历了刻骨的爱和死,到了台湾反而轻松自在,用酒菜、麻将、曲艺和嬉闹过半辈子。《冬夜》里的教授不再是五四时期的风流人物,他们有着琐碎困窘的生活和老来现实的打算。《花桥荣记》里的老板娘重操旧业、惨淡经营,生意当然与在桂林时无法比。《永远的尹雪艳》里的交际花依然长袖善舞,但她想保持的无非是往日繁华中的气度和风华。《金大班的最后一夜》里,上海百乐门的头牌红舞女已经老矣,如今是半老徐娘要给自己谋身。每一个故事里的主人翁都不免尴尬地与过往对撞,今昔对比,不管他们多么留恋、也挽回不了那已逝的往昔了!
  
  我惊异于自己能非常顺当地理解和接受《台北人》全书里的这种伤逝情绪,毕竟中国漫长的历史中,那几次著名的家国离恨,已经在心上烙下深深的痕迹。只是突然间,我又意识到,这可是跟我一直以来受到的正统教育完全相反的论调呀。不过马上,我就释然了:毕竟主体不同,感受迥异再正常不过:《台北人》里是一群与旧政权休戚相关的人,武官、文化精英、交际花、大商人、富豪等,他们与对岸没有出路的下层大众的经验当然不同。然而,现在可不可以不区分这样的阶层等级,就秉一颗平常心,试问就没有一种与特权、与财富无关的good old days,是全中国人共同想念的吗?
  
分类:秉烛夜读 | 评论:0 | 浏览:28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五十年,如梦似幻——迈克尔.杰克逊之死

6.26.2009
 人生五十年,如梦似幻——日本战国时,织田信长在与今川义元的战隙间,跳幸若舞,唱出这样的句子。
昨天得知MJ猝死,突然想到上面这句。尽管多年来,我已经在公众媒体的影响下认为他是个自作自受的怪物,但这一刻,却只剩下唏嘘和惋惜了。

 晚上,一边在几个新闻台之间转换看报道,一边在youtube上找初中时曾迷恋过的他的MTV。十多年后重温,心情已经不像当年那样战栗了,这是自然,我又受了这些年大片的视觉轰炸,好片的奇妙创意,还有什么理由能回复多年前的心情呢,至少,偶像早已经不是我生活中的最高和唯一了,而且,这还是一个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的偶像。

 如今,只是觉得,那些MTV中精心设计的故事,就像一场场梦幻。不管是Thriller里群魔一阵狂舞之后消失、教人恍惚,还是Remember the time里那个发生在古埃及王宫里的故事,从一片金沙中幻化而来,最后又化作一摊金沙飞逝无踪,不管是Rock with you里灯光迷蒙衣襟闪烁,还是Black or White里世界各地的风云变幻,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又虚无,仿佛梦境一样,似幻似真。

 纵观MJ一生,真教人分不出,他这五十年,哪些是真实,哪些是梦幻?他有个早慧的童年,人到中年却有股古怪变态的孩子气;他二十几岁年入上亿,却对金钱没有概念、对财产没有盘算;他站在事业和名气的巅峰,却饱受自我认同的困扰, 迷失在完美、肤色、性别、年龄的怪圈中;他是璀璨夺目的音乐全才、流行乐之王,却缺乏一个普通人赖以生存的智慧和安全,敌不过周遭的利用和攻击。于是,我们可悲地发现,时间无情地侵蚀他的容颜、身体和心智,关爱他的家人朋友,为他痴狂的亿万歌迷,却谁也帮不了他,离他那么渺远。

 人们常常拿梦境做比,叹的是一场繁华过后的烟消云散,叹的是金戈铁马之后的尘归尘、土归土,与无常和太虚比起来,一切都是短暂的。MJ,就当是喧嚣的美国,做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梦,最后醒来,发现一只遗落的镶钻手套……

分类:东看西看 | 评论:3 | 浏览:29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入殓师》

 看了《入殓师》这样的电影,照例不会是热血关张、有写作冲动的。那淡淡的、缓缓的情节,只配淡淡的、缓缓的喜欢,就像嘴角察觉不出的微笑,是一种默默的赞许,而没有大快人心的叫好。有人用了“腐”这个字去形容导演和片子,我虽然不确知其意,觉得还是恰当的。有人则问有没有恐怖镜头,这个问也太多余了些,问的人不看也罢。

 腐,是不是非主流的低调和少少变态的意思呢。好像是同仁们心中有,却不可为外人道的一件事。主人公从乐团解散、到回乡、到做入殓师,常人看来明明是每况愈下,而对他本身,却是寻到了踏实和意义的道路一样。最后,妻子、老同学都理解了他,像交到了好运一样,他有了好上司和同事,有了好邻居和朋友,在工作中体会到了意义,最后还和父亲重逢,确认他是一直有父爱的。一切的圆满,都在于回归这个主题——影片强调人的心灵之乡,其实与长久的追求和远大的理想无关。

 片中的入殓,就像茶道,就像园艺,就像看能剧,就像做寿司,似乎都是在把某些日用平常从熟悉亲切的气氛中拔高为仪式,教人体会出神圣和庄严来,成全一种日本文化特有的美感。联想到孔子要复的周人之礼,记起史书中常提到的斋戒沐浴,想那寻求次序、心怀虔敬的传统,还真是我古已有之的东西,可惜在这样快节奏、西方化的现代社会,已经被西式的轻松自在、插科打诨给消解了。所以,导演很聪明的把这样情节放在了山形县,这个日本最偏僻穷困的小地方。

 主人公在田埂上拉小提琴的段落,稍稍改动后出现过很多次,我很喜欢这个悠扬寂寥的过场,像整部片子的窗子一样,在适当的时候开启呼一口新鲜空气,荡涤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思绪,又像一夜酣甜的沈睡一样,欣欣然蕴蓄力量,开始一段新的讲述。

 女主人公出走又自己回家的情节,教我想到《协奏曲》里的宫泽理惠。两口子生气,女人离家出走回娘家,这在东方是很熟悉的一幕生活剧,然而我印象中日本片子的处理总是女人主动回家,而不像中国片子一般是男人去求情接回家。可能是日本太太婉约求全、以丈夫家庭为念,而中国丈夫则总要自己肚量大些,不和女人一般见识吧:)

 只是不喜欢男主角的肢体,白而粗短,真枉了他大胆的裸露。

分类:戏梦人生 | 评论:6 | 浏览:3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正的喜欢

   眼前的一树星点红花还是红草的,说明不了什么,除了松柏是绿的外,哥伦比亚一切的树都还是枯枝,不配叫树,刻薄点说,就像老奶奶,没人叫她女人一样。满地的绿草也有点假,真叫人沮丧。电视里的西装笔挺气象男,口若悬河有什么用呢,看看数字就行了,华氏57/42,不用拼命心算,就知道是冬天。这才发觉,亚利桑那虽说什么也没有,就是那永远晴朗碧蓝的天空,也是好的。
  
   DC的樱花节又改期了,官网慎重推算着日子,似乎有很多人翘首以待似的,想起懒猫也说要过来看樱花的。到那时,国家大草坪上一定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远远地看到点樱花的影子,就会在很多人的心里留下宝贵的回忆。一样是樱花,想我当时守了四年的樱花,下了课去走一圈就落满一身的花雨,那才叫哀艳凄绝呢,何用等,真正的幸福都不是等待,是遇见不期然。
  
   我在琢磨什么叫真正的喜欢。摩登的大床、皮咖啡座运来了,一秒钟之内就索然无味。屁颠屁颠去赶一顿韩式饭,吃完就翻胃。更不要提那些花费大量时间在店里逡巡,搬回来的只能照个脸、铁叶子四面八方张牙舞爪的镜子,摆来摆去的画框和意大利水晶杯子,死气沉沉的干花枝蔓,这一切都是死的。同理可推,我为什么不愿去费神决定再买辆什么车,去狡猾的车商那里试车玩弄他们的感情。

CR-V or RAV4,还是Prius Hybrid,还是东方不败Accord,黑的,金属灰的,银灰的,对我有什么分别呢,一点惊喜都没有。有时候想,也许是自己挣得的,就能看重点,恐怕真是那样,也累得没有心力去感觉了。如果一得到,或者确切知道能得到,就不珍惜,这一定不是真正的喜欢。
  
   我承认人的世界就是自己的一种情绪,客观都是别人在看,不是自己。真正的喜欢是自己的一种感觉,不是广告里精心营造的殷实之家、天伦之乐。真悲哀,无边的空虚不是物质能够填满,无尽的寒冷不是空调热风能够唔暖。
  
分类:虚实心情 | 评论:2 | 浏览:3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1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